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四百六十八章大殺四方   
  
正文 第四百六十八章大殺四方

二次得了洛林的點撥.知道接下去又能收禮收到年軟了..4自然是樂開了花.

前一段時間只能收那些有條子的人的孝敬,這些沒條子都被洛林給晾那了.看著這些人每天都捧著大包小包的上門,卻只能讓外面門房給擋住.看到吃不到,雷歐不知道有多心疼.

雷歐暗自激動,心道:現在小終于又可以大殺四方了.

三步並作兩步,一溜小跑的趕往飛鷹公司的總部的,進了總部的門,雷歐就嘈嘈道:"今天有沒有來走本總裁門路的?"

一個經理恭敬的站著說道:"回總裁,今天有兩個地區商業合作人求見總裁.不過都攔下了."

"人走了嗎?"雷歐問道.

"還沒有,一直在休息室等著那."

雷歐一敲手心,道:"好,這是送上門的大魚."

然後拿出總裁的風范,交待經理道:"讓他們來見我."

赫曼和阿德拉斯都是和飛鷹集團有商業合作的貴族,飛鷹集團在各地都有一大批原材料供應商和分銷商,這兩人正是其中的一員.

這兩人都算不上是大貴族.要不然也不會全力投入到商業上面,兩人所在的地方是茹曼帝國的中心地區,權貴林立,兩個人雖然有錢,勢力卻很難擴大.

此次的搶地風潮,這兩人也不遠千里的來到了奈德爾城,想著如果弄買下幾千畝地,評他們的財力建個莊園不成問題,手里捏著大宗土地,心里才會安心.

因為聽說土地賣是由飛鷹集團全權負責,因為和飛鷹集團的合作.這兩人就將關系走到了雷歐這里,不過雷歐也不是那麼好見的,這兩人都是地區級的合作伙伴,平常和他們打交道的都是飛鷹公司分公司的經理,為了見雷歐總裁這兩人已經跑了好幾趟了.

此刻一個大媽級別的女秘書走進來通知他們,雷歐總裁准備接見他們,這兩個人是喜出望外,連大媽那張胖乎乎的圓臉在他們眼里都變成了絕色.

所有人都知道一個事實,不管是奈安的總督府還是飛鷹集團的總部,都不會雇傭年輕漂亮的女秘書.

下面分公司的經理可以堂而皇之的大玩辦公室動作片,但洛林和雷歐的跟前卻只有一群更年期的大媽們.

當然,誰都知道.這是為了咱們總督(董事長)好.

雷歐坐在自己那間極富特色的豪華辦公室里面,繃著小臉,拿出總裁的氣派.看著走進了的赫曼和阿德拉斯.

兩人走進雷歐的辦公室,看到靠著牆壁的架子上面,擺了滿滿的模型和玩具,即便是個不懂行的人,也能看的出來這些東西皆非凡品.

這兩人心里暗呼僥幸,幸好上下打點的得力,打探出了雷歐的喜好,選對了禮品,不然送上一般的東西,還不一定能打動的了雷歐.

兩人和飛鷹集團打交道不是一天兩天了,都知道想拍的雷歐高興.不能叫殿下,得叫總裁.等兩人說著"見過總裁"向雷歐施禮之後,看著兩人手上捧著的特大號的禮盒,雷歐的小臉上才露出一點笑意.

雷歐將洛林的作派學了個十足,大大咧咧的說道:"自我介紹一下吧."

赫曼趕忙又一躬身,道:"回總裁,在下路德,赫曼,我是咱們集團在大都區的木材供應商."

阿德拉斯也跟著說道:"佐格,阿德拉斯見過總裁殿下,開了家銅礦,承蒙總裁的集團提攜,才能生存的下去."

"哦"雷歐,道:"赫曼,阿德拉斯,是吧,有點印象"

然後一指對面的椅子,道:"坐吧.你們兩個,大老遠的怎麼跑到這里來了?"

其實雷歐根本沒聽說過這兩個人,只是看在他們兩手上大盒子的份上說句好話.

不過赫曼和阿德拉斯聽雷歐這麼說,都是喜不自勝.

赫曼趕忙說道:"自然是來求見總裁您的,知道總裁您什麼都不缺,一點小玩意."

說著赫曼站起來將手里的盒子放到雷歐的桌子上,阿德拉斯也趕忙站起來,道:"我也一樣,請總裁笑納."

雷歐咧著嘴笑道:"好,好小笑納了,笑納了."

當著兩人的面毫不客氣的三兩下將包裝的緞帶撕開,小手一掀將盒子打開,只見一個里面裝的是一套怪獸的玩偶,組裝的十分精巧,各個肢體都能活動,可以擺出各種姿勢.

雷歐拿在手里擺弄了兩下,喜笑顏開的說道:"好,好."

打開另一個盒子,里面裝的是一個金盤,擱在一個銀制的托架上面,金盤的中心有用各種貴金屬和寶石拼成的飛鷹公司的標志,異常的華麗,在光線的照射下,反射出七彩的光芒.而且分量十足,十分趁手,一看就是個很不錯的擺件.

雷歐心里暗爽,按照那幾個女人脾氣,這兩件都是她們都是不會喜歡的,這就意味著都歸自己了.

雷歐擺弄下手里的玩偶,又抱著金盤掂了掂,自己先玩了半天,才說道:"不錯,不錯.

你們兩個有心了,來人,給總裁我把東西收起來."

在雷歐身後的侍衛走上了小心翼翼的將兩件東西從桌子上抱走,雷歐指揮著侍衛,道:"就擺到右面的架子上,對對,就那.唉,看來櫃子不夠用了.記住,明天再去定個特大號的."

"是"侍衛答應一聲,看著擺了滿屋子的模型和玩具,心里暗道:再弄個櫃子來,哪還有地方可放啊.

雷歐網還咧著嘴笑得開心,然後看到赫曼和阿德拉斯微笑的表情,雷歐心里記起洛林收禮時候一本正經的樣子,趕忙一斂容,吭吭的咳嗽兩聲,一挺胸坐直了身體,正色說道:"有什麼事,你們就說吧."

阿德拉斯和赫曼對視了一眼後說道:"總裁殿下,有您的飛鷹集團提攜,那真是沒得說,掙錢是嘩嘩的,咱們的產業一年就擴大了一倍,這不,手里有點余錢了嗎,就想投資點保值的東西,比如"就這個土地了什麼的,老話說的,手里有地,心里不慌不是嗎,聽著咱們集團在做地產生意,我們就想求著總裁您,能不能

雷歐"哦"了一聲,然後看向赫曼,問道:"你那?你是為什麼來的?"

赫曼連忙點頭哈腰的說道:"回總裁,我的想法和阿德拉斯閣下一樣,看看咱們集團有沒有多余出來的土地,當天

雷歐說了句"這樣啊"然後靠回了厚厚的椅背上,手搓著下巴,肥嘟嘟的白淨小臉上一副為難的表情,"嗯"了一聲,然後好半天不說話.

赫曼和阿德拉斯面面相覷.看著對面一副嚴肅表情的雷歐,兩人感覺對面坐著的不是一個十一歲的小孩子,而是一個縱橫商界幾十年的老家伙這種為難的樣子看不像是裝模作樣.

兩人的心里不免的惴惴不安起來.

雷歐謹記著洛林的交代,耍是演砸了,飛鷹置業和飛鷹不動產就變成一錘子買賣了,就這一段時間,兩家地產公司已經為飛鷹集團賺取了五六百萬金幣的利潤,比飛鷹集團去年一年的利潤還高.

雷歐可是深刻的理解為什麼以前洛林一提起賣房賣地就激動的忘乎所以,地產行業真的有這麼掙錢.

土地自從但古以來就在那里,洛林只是在地圖上畫了一個全,這些草原就全變成自己的了,完完全全的一點成本都沒有,反倒是能賣出大價錢.不光是賣地拿手續費得錢海了去了,在土地開的時候,飛鷹集團的其他業務也跟著蓬勃展.

因為洛林准備的充足,飛鷹集團甚至連個競爭對手都沒有,完全奎斷了所有的農具農機,車輛,原料市場,薇拉現在每晚上做夢都能笑醒了,她投入飛鷹集團的一百多萬資金,今年一年就可以掙回來了.

雷歐想著洛林要是在地圖上再畫上一個大大圈,飛鷹集團還能再摟到比現在多得多的錢.

在心里默算了一下,雷歐感覺自己的小心肝都是顫的,連忙在自己大腿上掐了一把,心里暗道:"鎮定,鎮定,得把這幫人忽悠住了才有錢可撈."

看雷歐一副沉思的表情,赫曼和阿德拉斯大氣也不敢出,知道雷歐覺得憋不住了,這才"唉"的一聲,長歎了口氣,道:"這件事情,不好辦啊."

赫曼和阿德拉斯兩人愣住了,阿德拉斯急道:"總裁,您可一定要幫幫我們啊."

雷歐一擺手,道:"你們聽我說嗎,不是我不願意幫你們,你們都是集團重要的合作伙伴,既然是伙伴嗎,你們求到我這里了,那我豈能不幫忙.

然後雷歐一攤手,道:"現實的問題是,真的沒地了."

阿德拉斯奇道:"怎麼會,聽集團宣傳.不是所有兩億畝土地那,這才不到兩個月,就沒了."

雷歐點點頭,道:"沒了,賣完了.聽我給你們解釋一下."

雷歐扳著指頭,道:"先說小這個地那.遠遠沒有兩億畝,實際上也就一億七千萬還不到.

你們也知道,這一億七千萬里面,也不是所有的地都能賣的.先得留出規戎.給道路的那一部分,然後還要留出公共用地這一部分,以後用了建個小鎮了.市場了什麼的.光兩個就占了好大的一部分."

阿德拉斯和赫曼理解的點點頭,這些都是少不了.

雷歐接著說道:"算下來,剩下能夠拍賣的不足一億四千萬了.看著很多.可是架不住狼多肉少啊.先就是奈安本地人這一塊,打完了仗總得給人軍功,好幾萬士兵,還有奈安那些有功的官員麼,這就先賣掉了一部分.然後就是東方諸省那里,那才是大頭,光是從東方諸省過來的人就有一兩萬,更別提為了安置那些退役的士兵出去的土地,海了去了."

提起儒略大公的慷慨來,雷歐心里就在滴血.不光沒收錢,自己還貼進去不少.

雷歐苦著臉搖著小腦袋,又長歎了一聲.道:"茹曼城還有幾家需要照顧.那可是大戶,一次就來要走了好幾豐萬.更別說"

雷歐突然往前一探,兩手按在桌子上,腦袋伸出來.低低的說道:"我見咱們是合作伙伴的份上才告訴你的,你們知道就行了.可別說出去啊."

阿德拉斯和赫曼對視一眼.見雷歐神神秘秘的樣子,暗道:這里面難道有秘聞?

兩人趕忙說道:"總裁您大可放心,我們的嘴巴是很嚴的."

雷歐嗯了一聲,壓低了聲音說道:"教廷也來人了."

阿德拉斯和赫曼都是"啊"的一聲,顯然對這個消息都很驚訝.

雷歐道:"他們那些人的脾氣,你們也知道,教會一貫錢多的都沒地方放,這些人胃口太大了,來的時候可直接帶了兩條船那,剩下的那些土地.他們全都給包圓了."

阿德拉斯和赫曼只有無奈的歎了口氣,被教會這幫家伙們盯上,那是連骨頭都不會留下一點渣來,兩人只有在心里暗罵兩聲.

阿德拉斯道:"這個,也只能怪我們聽到消息行動晚了,唉,要是剛知道消息那會就過來就好了."

赫曼也跟著說道:"是啊,都怪家里的婆娘,非要等幾天.大家都買了她才急.還是來晚了.那,我就告辭了.不打擾總裁了."

雷歐沖他一招手,示意他坐下,道:"別急嗎,現在沒有了,不等于以後沒有了啊."

阿德拉斯和赫曼眼睛一亮,心道:有門.

赫曼道:"總裁殿下,請您明示."

雷歐裝模作樣的沉吟了起來.看著阿德拉斯和赫曼急切的目光,雷歐心里暗爽,暗道:上鉤了.

雷歐做足了樣子後,才慢悠悠的說道:"土地那,其實還有很多,可就是現在拿不到啊."

阿德拉斯道:"沒關系,總裁殿下,我們可以等."

雷歐道:"你誤會我的意思了.你們都知道這地是怎麼來的吧?"

阿德拉斯道:"是.在洛林總督和總裁您的英明領導之下,咱們帝**官打敗半獸人,殲滅敵人十余萬部隊,取得了帝國近年來少有的勝利,總裁殿下您還親自率人與一群黑法師戰斗,逼得一群黑法師自爆了事."

雷歐得意的笑了起來.眼睛都眯沒了,道:"說的不錯,說的不錯."

阿德拉斯心里拍對馬匹了,眉飛色舞的接著說道:"半獸人一潰千里,咱們帝**團乘勝追擊,拿下了大草原上廣大的土地,洛林總督和總裁殿下您實在是帝國最近你開疆拓土的英雄."

雷歐滿意的點點頭,大言不慚的說道:"事實基本也就是這樣吧,因為咱們奈安軍力有限,地盤只能往南擴那麼幾百里,圈下這一億七千萬畝的土地.

但這並不是說就只祜,二工馬偵杳的很清楚,從泣里直到千里外的茬比糊,蟹麼大一片廣袤的草集上,現在可不剩多少半獸人了.

你們說說,這該有多少土地!尤其是星星湖一帶,我聽說那里可是大草原上最肥沃的地方.

要是加把勁,能把這些地方都收到帝國手中,別說你們一個人要個三千畝五千畝了,就是三萬畝五萬畝也是小意思."

阿德拉斯和赫曼心里也是一震,心道:是啊,現在是沒地了,可要是洛林能再往南打,那不就有地了嗎.

雷歐看著兩人思索的樣子,心里暗道:好了,按洛林說的,點他們一下就行了,再說就過了.

雷歐道:"好了,奈安人少,想想就行了,兩位都是飛鷹集團的好朋友,以後有什麼共同財的計劃,一定第一個通知你們."

阿德拉斯和赫曼知道這是雷歐送客的意思,站起來向雷歐行禮,道:"打擾總裁殿下了."

雷歐看了一眼架子上金光閃閃的盤子,笑著說道:"沒事,沒事,換衣以後常來."

等阿德拉斯和赫曼走出了飛鷹公母的總督,赫曼問道:"阿德拉斯男爵,你怎麼看?"

阿德拉斯想了想的,道:"等等看吧.未必是沒有機會."

赫曼道:"要照小公爺這麼說,那可是一塊大肥肉.洛林總督下面還有行動?"阿德拉斯搖搖頭,道:"沒停小公爺說,好幾百里地都沒有半獸人,要拿還不是輕而易舉."

赫曼道:"行,我得給親戚朋友們捎個信,這次可不能再放過了."

在總督府書房旁的休息室里面,凱瑟琳頭枕在洛林的胸口,然後拉起被子蓋住光滑圓潤的肩頭.

洛林攏了下凱瑟琳的長.手在她溫暖柔軟的背上慢慢撫過.

凱瑟琳像個貓兒一樣,舒服的在洛林身上拱了拱,然後在被子下面抓住洛林的另一只手,道:"別亂動,讓我歇會."

洛林兩只手攬住了凱瑟琳的腰,聞著她清雅的體香.

凱瑟琳突然問道:"你和雷歐,在搞什麼鬼?"

洛林在被子下拍了凱瑟琳的翹臀,道:"這時候說這個干嘛.煞風景.

凱瑟琳撒嬌在洛林身上扭著有體,道:"說說嗎."

洛林眼前一下子就飄過了紂哥的身影,看來妖精干政都是這樣來的,關鍵是,只要是個正常男人,一個絕色美女在你懷里使小性子扭來扭去,更關鍵是兩人都沒穿衣服,擱誰也受不了啊.

洛林趕忙握緊凱瑟琳,道:"好好,你再扭就出人命了."

凱瑟琳心里甜蜜蜜的.暗想這個法子真不錯,以前光見阿黛兒這樣膩在洛林身上撒嬌了,現在自己使出來,效果也不錯.

洛林道:"咱們的地不是快賣完了嗎."

凱瑟琳"嗯"了一聲,道:"沒剩下多少了,老爸那里還打招呼讓後半年再給他留點."

"教廷來的這些個人,給我一個啟示,就是需要土地的人,還多的很."洛林道.

凱瑟琳抬起上身,瞪了洛林一樣,道:"說起來,你可真敢,威脅一個樞密大主教,一個制裁官,一群紅衣主教,你就不怕他們生吃了你."

洛林道:"不管誰敢找你們麻煩,我都饒不了他們."

凱瑟琳想想洛林為了她和拉塞爾還干了一場,哼了一聲又趴在洛林的身上,道:"算你厲害.行了吧."

洛林得意的一笑,道:"不管是茹曼城.國內其他地方的貴族.還是教會什麼的,對土地都有著無限制的渴望."

凱瑟琳懶洋洋的"嗯"了一聲.

洛林道:"帝國中心地方,現在已經是人多地少了,也許幾十年,也許上百年,土地又會成為帝國的一個大問題."

凱瑟琳對這些事情知道的自然很清楚,道:"說的很對."

洛林道:"咱們消滅了近九萬半獸人.這差不多是他們全部兵力的三分之一了.短時間內半獸人對咱們構不成威脅.

整個南方草原已經沒有了半獸人,哪怕土地比咱們賣的還要大上三倍.有人需要土地,在咱們觸手可及的地方又有大片的土地.這個買賣為什麼不做那."

凱瑟琳笑道:"做,當然要做了.怎麼說也得給雷歐上任攢上些家底."

洛林拍拍凱瑟琳的背,道:"現在的問題就是咱們手里沒有足夠的兵力."

凱瑟琳道:"需要多少人?"

洛林道:"這跟防守不一樣小這是主動進攻,保守估計,大概需要二十到三十個軍團,還要有同樣數量的城衛和民兵運輸補給."

凱瑟琳驚訝的說道:"這麼多!"

洛林點點頭,道:"所以說憑咱們自己的實力,想把那塊地方吃進嘴里,難!就得集合帝國的力量."

"這就是你跟雷歐打的鬼注意?"

洛林道:"現在想要買地人在還在不停的往這里湧,茹曼城的人更是將關系通到羅琳娜那里了,我讓雷歐放出話來,土地不是沒有但是得打,打下了才有,而咱們不是不想打,而是實力不足,他們想要土地,就得支持咱們反攻草原的行動.

我想茹曼城的那些人,很快就會替咱們說這個話了.土地這個香魚餌拋下去,還怕他們不會上鉤."

凱瑟琳笑道:"你能想得到,茹曼城那些人自然也能想得到.怕是現在我大伯跟前已經議論紛紛了吧."

洛林道:"與其等他們商議出一個結果,還不如咱們自己行動,現在就要春耕了.春耕之後一直到秋收,都是一段農閑,正好是出兵的時機.我現在就是要推他們一把."

在距離奈德爾城很遙遠的南方,在星星湖畔,一個半獸人的營地.營地中間立著高高的圖騰柱,那圖騰柱上的圖案表明,這是脫姆托族的營地.

清晨,太陽還沒有升起.

由于夜間的低寒.在那湖畔.雖然沒有結冰.但是草叢之間卻飄蕩著縷縷白色的霧氣.

但是此時,那營地當中,已經是炊煙嫋嫋.

那些半獸人們已經開始了一天的忙碌.

身體粗壯,大屁股的半獸人大媽們的身影,不停地在營帳當中來回穿梭.中間還夾雜著孩童不情願早起的哭鬧聲.

那些位脾氣不太好的大媽們對于這些小小忘二丁從來不會有什麼好的耐性,當下就輪起只掌,時著懵川一孩子的屁股,就是一頓狠揍.

啪啪啪",的聲音也是不住地響起.

有些小孩子甚至是哭鬧了起來,"哇哇哇,的大哭個不停.

緊接著,怒罵聲,吵鬧聲.鍋碗瓢盆的碰撞聲"各種各樣的聲音紛紛響起,交織在一起.變成了一種巨大的嘈雜聲,籠罩在那營地上空.

而當太陽升起之後,所有的聲音全都停了下來.

這些半獸人們紛紛走出了營地,開始了一天辛勤的勞動.

他們當中,絕大部分都是婦女和兒童,縱然是只有五六歲大的孩子也得要抄著鞭子,跌跌撞撞地趕著羊群出去放牧.

盡管已經是到了初春,氣溫有所回升,但是當寒冷的北風吹來之時,那些孩子的臉蛋還是被凍的紫紅紫紅.有些人的手上還長像嬰兒口大小的凍瘡.

而且不管是老是幼,全都是衣著襤褸.

就連那個營地也顯的破破爛爛.

他們不管是干什麼,但是只要是一有風吹草動,都會立刻停下來,向著北方張望.想要盡力從那地平線上看到一些什麼東西.

自從去年冬天,半獸人們聽從了蠍子王維欽及托列克的教唆幾乎全員出去.跑到北方的人類城市去搶東西,搶錢,搶女人.

當時大軍出之時,大家全都是興高采烈,熱情地歡送那支耍放手大搶一番的軍隊.

而那些小伙子們也全都一個個挺胸抬頭.在姑娘們含羞帶怯的明亮的目光注視之下,得意洋洋地舉著手中的木棍,皮盾等等簡陋的家伙,意氣紛地邁向了北方.

而大家在看著他們遠去之時,也不停地討論著,那些人類的富裕.

比油脂還光滑的絲綢,堆積如山的糧食.白花花的大米,鋼鐵鑄成,沒有一絲裂痕的大鍋.香醇的美酒,各種各樣漂亮的衣服,華麗的飾,還有雪白雪白的鹽,各種好吃的甜到膩的糖"

總之,那里有數不盡的好東

而且那些東西好像就是放在那里,只是需要大家走過去,然後隨便便就地可以拿走一樣.

大軍剛一開拔,大家就在家里不停地計算,有時候,手指頭不夠用,還要把腳指頭也算上.

姑娘們想著,那些凱旋而來的勇士們能不能給自己帶來一些漂亮的衣服飾,

而娘們兒則是計算著,將家里的那口破鍋給換了.最好是再添一把可以切肉用的菜刀,省老是借別人家的.盡受人家的白眼兒.

大家每天都是蹺盼望著,看那些男人們能帶著一大堆的東西回來.

但是天氣越來越冷,他們沒有回來.

當冬天的冷風吹來,他們沒有回來.

當百草枯萎時候,他們還是沒有回來.

到了最後,終于有人來了.

那是人類的鐵騎"!

他們的人數並不太多,只有區區數百人.但是對付這些營地當中的老弱婦孺,卻已經是足夠了.

戰火燒到了半獸人的頭上.

那一段日子,就像是噩夢一般.

他們在這塊大地上,到處地燒殺搶掠.

由于青壯盡出,營地當中,只剩下了一堆老弱殘兵.根本就無力阻擋他們.

那鐵蹄聲,驚碎了所有人的美夢.

正如一句古老的該語所說:"出來混.終究是要還"

大家這才意識到.不光是自己能去搶別人,而別人也會過來搶自己.想要去搶別人的東西,就得要做好被別人搶的覺

那支騎兵如狂風烈火一般席卷過了草原,所到之處.寸草不生.

一時間,星星湖畔全都是人心慌慌,大家每天都可以看到在那天際處.又有幾處滾滾的黑煙升起.

那是那支像是惡魔一樣的兵團又燒了某某處的營地,又殺了多少的人.

而且他們每到一處,總是要將牛羊牲畜全數殺死,糧食全都燒光.手段極為毒辣.

人們躲避那支騎兵,就像是躲避瘦疫一般.只要一聽到那戰馬的鐵蹄聲響起,全都是有多遠逃多遠.

到了後來.那支舉著黑色飛鷹戰旗,像地獄惡魔一般的猙獰恐怖的騎兵終于消失了.

人們戰戰兢捷地返回到了原來的營地,這才現他們准備過冬的糧食物資也幾乎全都被燒了一個乾淨,只有隨身帶著那一些東西才躲過了一劫.

而且不少的部落營地全都被燒成了白地.

這樣一來,這個冬天也就更難挨了.

而這還不算完.

當冬天快結束的時候,這才有消息傳來.半獸人大軍折戟沉沙,盡數戰

十幾萬的大軍,只有三萬人生還故鄉.而且他們還全部都不是英勇奮戰,這才回轉,而是在戰場上做了逃兵,可恥地逃回來的.

消息一出.幾乎家家都嚎啕了.

他們不敢詛咒那支舉著飛鷹戰旗的軍團不敢詛咒那支軍團的指揮官,但是卻不停地詛咒蠍子王維欽及托列克,就是因為他的鼓動,所以才有這麼多人戰死沙場.

但是不管再怎麼悲傷,再怎麼憤怒,哭完了之後,那生活還得要繼續.

半獸人們早就已經習慣了面對這惡劣的環境,他們仍然要堅強地活下去.

只是大家偶爾還聽說,某某某家有人沒死,只是在戰場上迷了路,後來又跑回來了.于是不少人心底又燃起了一絲希望:或許自己家的那位也沒有死或許他也做了逃兵,不管怎麼樣,縱然是做了一個逃兵,那也比死了要好上許多"

因此上,大家沒有得到確切的消息,在忙碌之余,仍然是向著北方眺望.

然而一天天的過去了,卻仍然是沒有什麼消息.

直到了今天.

就在眾人又是魂不守舍地向著遠處眺看的時候.原本以為還是會一無所獲,在收回目光之際,卻現那天際上出現了一個小小的黑點.

人們頓時一陣激動.紛紛扔下了手中的工作,爬上附近的一個小小丘.

此時,那黑點越業越近.

當人們看到多列塔族長的鮮豔羽毛頭飾.當下全都歡呼了起來.

大家全都湧了上去,歡迎自己的這位族長.

不少人甚至是像看到了父母的孩子一樣.忍不住嚎啕大哭了起來.

多列塔族長這一二溜溜地回來的,卻沒有想到眾人居然是如此歡仰自拜,懵也是激動萬分.

人們將多列塔族長擁進了營地,然後紛紛地向他打聽自己家人的近況.

當初多列塔族長率領自己的族人在克羅尼城下和洛林打仗的時候,多了一個心眼兒,光是磨洋工,到了後來,看到情況不對,更是率領全軍投降.

但是這畢竟是戰爭.

因此上,不少人都得到了家人還健在,在戰俘營里吃的好,睡的好的消息.但是卻也不乏"某某某在克羅尼城下死了,的噩耗.

一時可有人悲,有人喜,場面極是混亂.

多列塔族長看到眾人的樣子小也不禁有些訕然.雖然他可以很自豪地拍胸脯說,就是因為自己英明的領導,這才保全大多數族人的性命,但是畢竟是打了敗仗,也不太光彩.

當然了.在整個述敘過程當中,他和那些打了敗仗逃回來家伙一樣,將所有的責任當然就是推到了蠍子王,推到了維欽及托列克的頭上.

眾人不禁又是一陣怒罵.

多列塔族長這一路雖然是坐著馬車,但卻也是極其勞頓.只是想起自己在洛林面前的保證,當下也是顧不得許多.

他咳了一聲,然後像一個傳銷課老師一樣,向著眾人道:"大家想不想過好日子啊?"

眾人聽了頓時大驚失色,紛紛高聲叫道:"族長,族長.好容易才得到大家平安的消息,您就別再折騰了.小心那一幫惡魔再殺過來了.大家可都不是貓,只有一條性命的."

多列塔當下老臉一紅,然後慌忙解釋道:"其實是這樣的,打完了仗之後,我去求見了那個人族的大官…

"人族的大官,那是什麼小有多大的官啊?比大薩滿還大嗎?"

多列塔當下不悅起來,繃著臉,道:"多大的官?那人長的身高八尺.腰圍也是八尺.眼睛像是銅鈴一樣,嘴巴里可以向外噴火.而且一說話就震的山搖地動的,你說那官兒大不大?"

眾人頓時閉上了嘴巴.以他們貧乏的理解力,當然知道:能從嘴巴里往外噴火.這可是連大薩滿都沒有的本事.能有這麼厲害的官.那肯定是大的不能再大的官兒了.

多列塔這才繼續道:"我和那大官說了,因為咱們的族人都在他們那里干活,所以你們要是也想去人族那邊的話,我可以帶著大家一起去.到了那里僅可以和家人團聚.而且以後也可以吃的飽,穿的暖"

眾人頓時像是炸開了鍋一樣,紛紛議論了起來.

多列塔停了一會兒,道:"你們愛去不去的,自己看著辦.我可是跟人家那個大官.好說歹說了半天.人家這才給我這個面子.而且還說了.這也就是看我的面子,換一個人來的話,他肯定是不會同意的."

眾人聽了,不由全都沉默了下來,互相之間不停地打量.

多列塔耐下了心來,繼續道:"在他們那里,我可以給你們打保票.只要是肯干活,保證是吃的好,穿的好,而且住的也好.

凡事還有我給你們頂著.根本就不用害怕.

我這一次回來,就是想帶著大家一起去過好日子的.這件事情.千萬不能讓其他外人知道.要是他們知道了,也搶著去了.那可沒咱們的份了.

更何況.你們的家人也在那里,怕什麼啊?"

眾人不禁又是一陣低聲的議論.

有人甚至是想起:某一個部落最近一直受到別族欺負,後來也不知怎麼,突然間就消失不見了,好像也是去北邊了.難道他們也是被人給招過去的?

多列塔頓時心頭一緊.

當初他可是向沙金打過包票小一定會將自己的族人遷到奈安去的.

而洛林看到奈安那邊勞力著實是太過緊缺,空有大片的土地,卻沒有多少人可以耕種,正在愁呢,這邊遞了一個枕頭過來,他又怎麼不答應下來.

如果有這些人做為榜樣,相信,再過不久,那些半獸人還不是聞風而動.全都投靠過來.

這可是兵法當中不戰而屈人之兵.

到時候,可以不費一兵一卒,就可以得到大量的人力,而且還可以取得大片的土地.這又是何樂而不為?

至于說擔心有人會報複自己?那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當年僂瓜小蘿蔔那麼凶殘,但是卻也沒有見他們動麥克阿瑟一根毫毛,而且一個個還全都是俯貼耳的,比狗都要聽話.

可是雖然他清楚地知道,當資本這個恐怖的怪物開始成長的時候,是會異常的可怕的.但是卻還是沒有預料到.不光是他一個人看到了這一塊市場.

因為勞力的極度短缺,已經有人開始動這些半獸人的腦筋.雖然有帝國的廢奴法案在那里管著,但是大家偷偷地從半獸人部落里拉些人出去,給自己干活,這總是不違反帝國法令吧?

而半獸人部族之間,卻存在著弱肉強食,這一殘酷的社會競爭法則.

那些敗逃回來的半獸人,他們的力量並沒有受到多少的損失反倒是那些英勇的奮戰的半獸人全都死蹺蹺了.

那些逃兵們就像曆史上著名的大防師團一樣,雖然打仗不行,但是干下流事兒,卻極其在行.

他們看到這邊的部族男人全都死差不多了,當即就將歪腦筋動到那些位烈士的妻子兒女的頭上.

這些渣子們不僅是要搶那些勇士們死後留下的財產,殺光他們的後代子孫,或都將他們變成自己的奴隸,而且還要搶他們的妻女,給自己當小老婆.

因此上,那些曾經以勇武著稱的部落受盡了欺辱.今天要進貢一個半獸人美女給這個,明天要送上三五十只羊糕給那個.

他們為了生存,也不得不尋找其他的機會.就算是給人類干活,又怎麼樣?再壞也比現在這種境地強吧?

更何況那些前來招人的,大部分還都是以前見過的,當初極其明智地投靠了洛林的半獸人同鄉.

這些痞子們只要是將自己的新衣服穿出來,往人前一站,再隨手扔上幾件鐵器什麼的,當下就有人二話不說,跟著走了.

甚至是有些痞子還利用機會,在這里面大包二奶.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四百六十七章招商引資(下)    下篇:正文 第四百六十九章三角貿易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