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四百六十九章三角貿易   
  
正文 第四百六十九章三角貿易

今年來個旱災,就死一大片的人.

明天來一群狼,又是死不少的人.

到了後天流行病再起來,嘩嘩的,又是死一大片的人.

而且物資極其的匿乏,雖然草原上不缺寶石之類的礦產,但是那玩意能吃嗎?能做飯嗎?能填飽肚子嗎?

許多家庭有一口鐵鍋,那就是大財主了.更別提做帳篷用的木料,甚至他們連燃料這些東西都缺.

毫不誇張地講,大家全都是指著牛糞過日子的.

這聽起來好像有些好笑,但是當面對它的時候,你卻會現那是一種殘酷的事實.

不管是春夏秋冬,把那些牛只拉出的,滿是草根的大便,就用手撿到自己的筐里面.回家之後,糊到牆上,晾干.等做飯的時候,把那些牛糞扔火里面做燃料.

有時候,為了爭搶一塊月被牛拉出來的,熱騰騰的牛糞,人們甚至是能打起來.

但是縱然是面對如此惡劣的環境,這些半獸人們仍然是堅強地在這里生存下來,原因無它.

苛政猛于虎

在這片大草原上,他們還能生存下去.而去了別的地方,他們就只能是當奴隸,像條狗一樣過活.

而自從洛林爵爺當上了奈安總督,第一件事情就是帶著手下的那一幫小弟們,"打擊豪強,抄人家產."呃,嚴格執行帝國"廢奴.法案.彰顯人類的文明之光.

由于措施得力,所有的半獸人奴隸全都得到了釋放.到了後來,更是有部族千里來投.

再後來,那些半獸人當中,有著遠見目光的英明領袖們敏銳地覺察到了這其中的危險性.

現在可沒有萬里長城,拍林牆,以及隔離牆之類可以將人們完全封鎖住的東西.老百姓們也不用簽證,可以隨便到處亂跑.

這些英明的領袖們清楚地知道那些手下們全都是牆頭草的德性,

如果人族那邊廢除了對于半獸人的苛政,可以讓他們過的好一點兒.那幫不知道一點兒感恩的家伙知道了以後,他們還不得全都跑光了?

這以後大家手底下沒了小弟,還當個屁的老大.撿牛糞都要自己動手了.

沒有了手下,沒有可以供自己錄削吸血的百姓,自己也就沒有人供養了,那自己娶的那麼多的小老婆怎麼養活?

到時候,她們還不得跟著別人私奔,也全都跑光了?

因此上,或是出于自覺,或是出于本能.他們聚在了一起向著人族動猛

希望以雷霆萬鈞之勢,將這種對于他們的統治來講,絕對致命的危脅撫殺在蔭芽當中.

數以萬計的半獸人在他們的鼓動之下,如蝗蟲一般向著人族起了瘋狂的進攻.

如果換一個人做為人族的指揮官的話.說不定他們還真的就成功了.

但是那個人卻是洛林.

在他的指揮之下,只用了區區數支軍團,就將敵人盡數全殲,只余下數萬余的半獸人倉皇南逃而去.

一舉解除了困擾帝國二百余年的半獸人的瘋狂侵襲.

從此之後半獸人再也沒有力量北侵,而且相反的是,他們也無力抵抗帝國對他們的逐步蠶食並吞.

而經此一役,"飛鷹戰神,之名也是不脛而走,響徹了整個大地.

洛林也因此一戰,濟身于這個世界上絕少的名將之列.

而這個榮譽,也使的他那個便宜老丈人儒略大公極為光火.

因為這老家伙到了現在還在費著勁的折騰,帶著手下的小弟們今天砸這個場子,明天踹那一家的大門,後天再挑了某一家的夜總會,目的只有一咋"那就是為了有一天也能在那當中混一個個置.

草原上的部族經此一役,喪失了大部分的青壯勞動力,元氣大傷.人們的生活也就更加艱難起來.

在以前,他們嫁女兒,還要縣三五塊的鹽巴,一口鐵鍋之類的當做聘禮.

而現在由于青壯年男性的缺失,男女比例嚴重失調.

冉于巨大的網需市場的存在,使的那些位于傳說當中的人類社會生物鏈頂端的終級生物丈母娘們不僅不能推高房價,甚至是不得不大幅地降低了標准.那些家伙們在娶妻的時候甚至是反了過來.變的相當的挑剔,向人家要陪嫁,沒個三五十只羊什麼的,還不娶了.

這還不算,而且小老婆,小小老婆,二奶什麼的,一個也不能少.

大家一個個全都是幸福的像傻子一樣,在這個漏*點燃燒的歲月當中,每天都過著陽光燦爛的日子.

但是不管怎麼說,因為這一次的戰敗.絕大多數的半獸人的日子也就更加難熬了.

那些正當壯年的男人們力戰死了.家里的貯存的,用來度過冬天糧食也被那幫舉著飛鷹旗的可怕的騎兵給燒的差不多了.

現在又是青黃不接的時候,幾乎家家都沒有余糧,甚至是陷入了饑荒當中.有些人家甚至兩天只吃一頓干飯,其余的全都是拿骨頭,草根,加些白水之類,燒開了自己騙自己.

這邊灌了一肚子,那邊一泡尿下去,就又全沒了.

家里的那些個小崽子們一個個餓的嗷嗷直叫,全都是育不良.走起路來都打晃.

而草原上的狼群因為這個冬天也是無處覓食,已經開始大著膽子向他們這邊不住地試探.現他們的力量軟弱之後,那些惡狼也是越來越肆無忌憚起來,大白天的,就敢在營地周圍轉悠.

時不時的,在那營地當中,就會傳來嘶心裂肺的哭泣聲.

不用問,一准就又是誰家的孩子頑皮,出去玩耍,結果到了夜里都沒有回來,到第二天再出去找,只是現了被狼拖走的痕跡.再要麼就是找到一只鞋,半只腳什麼的.

到後來,那些原本投靠了洛林的半獸人們為了招工,趁機跑了過來.這些位大爺們跟在洛林爵爺的屁股後面,可是混的風聲水起.

不說別的,光是那大爪子伸開,十個手指頭,每一個指節都帶用大大的戒指.張嘴笑,再露出滿嘴黃澄澄,金燦燦咽出

當下就把那些個鄉巴佬們羨慕的眼珠子都掉了一地.

更何況這些個大爺們極其豪爽,一袋袋雪白雪白的,從來都沒有見過的鹽,隨手就扔了出去.

不說別的,就是當初網需不是那麼旺盛,很多人娶不上媳婦的時候,那一袋鹽在草原上也值好幾個老婆的.

再加上,那些家伙們跟在洛林手下,耳濡目染之下,順嘴胡吹起來,也是極其的厲害.一說現在的奈安,簡直就是遍地的黃金.

雖然現在茹曼帝國奈安堂的堂主洛林那個紅打手,雙花紅棍坐鎮,但是只要是不惹著他,不去搶他的東西.只是老老實實地干活賺錢,那還是可以的.

更何況,這里面還有大把大把的財機會.

不說別人,就看我吧?當初在草原上,不就是一個小癟三嗎?但是現在也是成功人士了.天天都是法拉力的馬車坐著,凹漲的美酒喝著.

另外還有好幾個老婆一起服侍著,,

什麼?

最後一項你們不在意,那好吧.

不過在那里,因為當初打仗的關系,好多半獸人當了俘虜,他們可都沒有老婆的.一個個年青力壯的,而且還過了這麼久的苦日子.就是看到母豬也當招小蟬.

這樣一來,別說是年青人了,就連丈母娘也是有些心動了.女兒眼看就長大了,要是再嫁不出去變剩女,以後一出門,就要被人戳脊梁骨了.

可是自己又沒有能力去置辦那麼多嫁妝.沒有嫁妝就沒有要.再沒有人要,說不得就要變成傳說中的剩斗士了.

這要是去了北方,那邊的半獸人也挺多的.到時候,別說是還按了以前的老規矩,給自己再送聘禮,哪怕是對方向自己少要一些嫁妝,自己也不用這麼為難,再稍稍攢一些,說不定就足夠了.

部落里的男女老幼們一個個當即就鼓動的蠢蠢欲動,甚至是為了避免麻煩,悄悄地舉族北遷.

多列塔也不例外,為了讓自己的部落北遷,也是鼓動起了三寸不爛之舌,好一頓的猛吹.

為了證明自己的實話,族長大人也是將自己帶來的食鹽,一個勁地散.唬得那些半獸人們全都是一愣一愣的.

多列塔族長將一包鹽隨手扔給了旁邊一名半獸人老者,道:"拿好.使勁吃,不夠的話再"

那老頭看著手中的被紙包的嚴嚴實實的鹽包,卻不由一個勁地愣.心中很是奇怪,這是鹽嗎?怎麼看著灰不了幾的.跟個皮子差不多.

他猶豫著伸出舌頭,想要舔上一舔.

多列塔族長當下大笑了起來,伸手從那人的手中奪過了鹽包,然後熟練地一撕紙包口,當即露出了里面白花花的食鹽.

他將鹽包舉過了頭頂,道:"看到了沒有?是這樣吃的.用的時候撒上一些就行了

那老者看著那鹽,不由一下子瞪大了眼睛,驚呼道:"天啊,我的大神,這是鹽嗎?怎麼這麼白啊?是不是真的能吃啊?"

多列塔當下大怒,怒聲罵道:"真是沒見過市面的鄉巴佬

說著,抬手就拉過了那老頭兒,然後用左手一掐對方的脖子.那人當即張大了嘴巴.

多列塔毫不猶豫,抬手一翻,就將那包鹽到進了那人的嘴里.

那人頓時就被鹽給感得直翻白眼,雙手卡住了自己的脖子,不住地咳嗽.

多列塔松開了手,然後將那鹽包扔在了一邊,哈哈大笑,道:"怎麼樣,咸吧?這可是上等的鹽."

那人連滾帶爬地跑到一邊,然後抄起了放在一邊的水壺,狠灌了一通.終于緩過了氣來,這才道:"咸,咸.真的是很咸.我"我活了大半輩子,沒想到居然能吃上這麼好的鹽.值了,真的是值了."

眾人看了那撒了一地白花花的鹽,不由全都是一臉的可惜.

多列塔呲牙咧嘴地笑了起來,道:"這算個屁跟著我,以後還有更好的日子可過呢

說著,一抬頭,看著旁邊畏畏縮縮小但是卻又充滿了好奇的眾人,道:"來,都來.一家一包,大家盡可以使勁地吃."

眾人這才小心地走上前去,從多列塔的手中接過了鹽包.

他們捧著那以前從未見過的,白花花的食鹽,激動的熱淚盈眶.然後對著多列塔一陣千恩萬謝.

而族長老婆在旁邊看了,當即就沖淡了心頭重逢的喜悅,心痛的在旁邊不詮地咬牙切齒.

多列塔族長以前可是個怕老婆的,但是此時卻是毫不在意,仍然是一個勁地向著大家散,可謂是豪氣干云,義薄云天.

眾人在感激之下,不住地大拍馬屁.一時間頌詞如潮.

多列塔將分鹽的工作交給了旁人,然後自己坐到了一邊,一轉眼,看到族中的那些個小崽子們全都是躲在大人們的身後,向著這邊不住地探頭探腦,很是好奇.

多列塔當下心中一動,又抄起了旁邊另一種更小包的東西,向著那些孩子們招手,道:"都過來.嘗嘗這個."

小孩子們膽大,好奇心強,當下就跑了過去.

多列塔將手中的小包撕開,然後熟練地捏住了其中一個孩子的鼻子.

那孩子不由自主地一張嘴,多列塔就將手中的東西倒進了那孩子的嘴里.然後這才松開.

那孩子趕緊跑到了一邊.

有家長看了,心痛不己.又不敢對著族長說什麼,只得急忙拿起了水壺,就要給那孩子灌過去.道:"小心咸著了,趕快漱漱口

但是卻見那孩子砸了砸嘴,也是一下子瞪大了眼睛,高聲大叫道:"甜的,甜的.很甜很甜的東西.真的很好.

眾人不由又是一陣驚奇.

多列塔當下一臉鄙夷,道:"這是糖.這在奈安可是很多很多的,許多的小孩子都把這個當零食吃"小

"零食?.這可是半獸人們從來沒有聽到過的詞,眾人不由

多列塔當下道:"零食就是大家沒事.哄孩子吃著玩的."

眾人不禁大驚.

用吃的東西哄孩子?而且還是沒事的時候,隨便吃的?

這怎麼可能啊?現在大家可是數著飯粒下鍋,都不敢飽著吃.

在此同時,他們不禁對奈安更增添了一絲向往.

多列塔看著一眾傻頭傻腦的族人,當下不屑地道:"一幫沒見識的東.

說著,一探手,又捏起了旁邊另一個眼巴巴看著自己的孩子就將那糖倒進了他的嘴里.

那孩子當下也是一陣驚喜的大叫.

看到這里,其余的孩子也是坐不住了,全都圍在了多列塔的身邊,眼巴巴地看著那個族長,希望他也能將那糖倒進自己的嘴里.

多列塔不禁又是一陣哈哈大笑,全然沒有現老婆的臉更是黑了下來.

其余的眾人看了,卻金都知道那個太上族長已經到了飆的邊緣.當即全都是小心翼翼,領了東西之後,立刻就遠遠地躲開.

多列塔給眾人完了鹽.又拿出了十多包的糖,給那些孩子分完之後,這才向著眾人道:"我這次回來,就是帶大家去享福的.不過誰要是不想去呢,我也不勉強,給大家一天的時間,好好地想一下.

不過我預先說明啊,明天就得要回去,現在那邊大把的賺錢機會.只要是干活,就想吃什麼就吃什麼.但是要是去的晚了恐怕就被別人給搶了.好了,今天大家都回去吧

眾人聽了,當下又是一陣千恩萬謝,然後這才各自轉回自己的帳蕊

這一件事情,他們可也得要好好地思量一下才行.

不過由于多列塔的歸來,大家得到了親人的消息,營地當中一掃往日的頹廢,甚至有些歡樂了起來.

中間不乏有拿了糖的孩子在營里當中瘋跑大叫,但是大人們也無心去管他們了.也不乏有人偷偷從孩子的手里拿過糖來,嘗上一嘗.現那東西可真是甜

真的跟那咋.老頭兒說的,這輩子有這些東西吃,說不定就是已經值了",

多列塔等眾人全都走了之後,這才轉回身看著自己的老婆.好像是沒有看到老婆鐵青的臉色一般.道:"家里的,過來,讓我看看,你的屁股是不是還跟以前的一樣大?"

說著,伸了大爪子就要去摸.但是隨即就被那婆娘給拍了開去.

族長夫人怒聲喝道:"你瘋又是鹽,又是糖的,那些東西得值多少錢啊?你就把它隨隨便便地送出"

多列塔當下撇了撇嘴,道:"知道個球幾!這些東西在奈安那邊,一個銅板就可以買很多.全都是便宜貨.我挑個最瘦的羊糕賣了,就夠咱們全家人吃半年的

族長夫人聽了,這才氣消.但是卻仍然道:"就是那樣,你也不能白送啊."

多列塔大大咧咧地一揮手,道:"女人家家的毛長見識短,我要是把大家全都帶到奈安去,我就是包工頭了.多一個人干活,就相當于咱們一年就多了好幾十只羊.這個帳,你還算不出來嗎?"

由于資本的趨利性,這些家伙們雖然並不是太有商業天賦,但是出于本能,在不知不覺間,他們已經完整地展出了類似于當年喪盡天良的黑奴貿易時最為著名,也是最為成功的黑三角貿易.

這些痞子們在奈安買一些便宜的食鹽.糖,以及鐵器,然後將它們送到大草原上,從那里騙來了大批的人口,將他們送到奈安的各個農場,工廠等地,從中間賺取傭金,然後再購買那些便宜的商品,再到大草原上騙人.

族長夫人聽了,當下全身一震,狂散黃世仁,南霸天等著名成功人士的王霸之氣,斷然地道:"那你還愣著干什麼?你是族長,把大家全帶走不就行了.我就不信,你說的話,他們敢不聽.誰敢不聽.往死里收拾"

多列塔頓時大怒,抬手就是一巴掌扇了過去,道:"我先收拾了你".

他頓了一下,看著自己老婆驚愕而憤怒的表情,不由心里咯噔了一下,當即觸了"怕老婆"這一項被動技能,語氣軟了下來,道:"今時已經不同往日了.這世界已經改了.在以前咱們可以這麼干,但是現在有老大了.

洛林伯爵,你知道吧?,小

那婆娘一聽他提那個名字,當即想起了當初在草原上燒殺搶掠,如同惡鬼一樣的膘騎兵們,臉上一白,露出了驚恐的表情.連話也說不出來,只是連連地點頭.

多列塔道:"我可是親眼見過他,就用我這雙眼睛.

別看人們都把他傳的,像一個殺人狂一樣.但是其實他是最講道理的.對所有人全都一視同仁.公平公正.絕對不會有一絲的偏袒

那婆娘當下一驚,道:"對"所有人.那,那不就是跟斯通恩大神一樣."

多列塔道:"要是咱們用強對待別人.那他也會同樣對待咱們的.臨來之前,已經有人提前警告過了,只能是用自願的原則.

要是人家不願意去,結果被咱們強拉去了.到以後,出了事情像是逃跑了,殺人了之類的,咱們可是也要負連帶責任的."

那婆娘頓時說不出話來,但是卻又不甘心權力就此失落,過了半天之後,這才道:"那咱們也太虧了.

多列塔道:"虧個毛,說你個傻老娘們,你還真是一個傻老娘們.別人不用再擔心受咱們的欺負,那咱們不就也不用再擔心受別人的欺負?凡事都有洛林爵爺給咱們做主.到時候只要顧著賺錢就行了.

當個破族長算個屁啊.人家那里一個農夫過的都比咱們舒服.你願意在這里當個窮的丁當響的族長老婆,還是要去奈安那邊過個整天衣食無憂的日子.而且還有漂亮的衣服,飾"不光是這些,那里的蛋糕,點心.牛肉,羊肉,大米.這些全都是隨便的

要是能混的好,咱們家的那幾個小崽子以後也不用再放羊了,更不用

狸糞討日子了,說不定壞可以講到那位爵爺年底下當官圃洲!怎麼樣,也不比這里強上一萬倍?.

那婆娘沒想到多列塔居然還替孩子們打算好了,當下驚喜地叫了起來:"當,當官兒,"

她雖然不知道那究竟是什麼,但是卻也明白,是在那個爵爺手底下干活,到時候,大大的優差,那一定是錯不了

這時,多列塔再將那大爪子伸過來之時,她也是沒有再拒絕,假裝無力,一下子沒站穩,倒在了他的懷里",

第二天一大早,多列塔穿好了衣服,從自己的帳篷當中鑽了出來.看到眼前的情景,當即吸了一口冷氣.

只見整個營地里的人已經全都收拾好了行裝,已經站在營地中間的空地當中,靜靜地等著他了.

多列塔看了,當下也不多說,將自己的婆娘也叫了起來,匆匆地收拾了一下,然後帶著值錢的家當,領著一眾族人向著北方而去.在不知不覺間,那星星湖畔,又少了一個部落.

多列塔帶著眾人一路曉行夜宿,向著北方而去.

因為剛剛經曆了戰爭,在這一路之上,並沒有碰到什麼人.行程極其的順利.

他們一直來到了奈安的邊境線上,這才遇到了一支巡查的騎兵隊.

那些族人看到騎兵高舉著的飛鷹戰旗,不禁一陣的驚恐.當初那支膘騎已經殺得他們心膽欲裂,將恐懼植根在每一個人的心底.

多列塔卻是毫不慌張,張開雙手,迎了上去.

他和那騎兵隊長說了幾句,以掏出了洛林爵爺親筆簽下的命令,給那隊長看了.

那隊長這些時日沒見遇到過這種情況,一一檢查清楚之後,也不刁難.當下放行.又交待了多列塔一定要先去移民局報個到.然後就帶著手下,縱馬呼嘯而去.

多列塔帶著眾人按著那軍官的指點,越過了邊境線,來到了一處接待站,然後在那工作人員的幫助之下,替自己的族人做好了登記.

由于當中許多半獸人都沒有名字,中間少不得又麻煩了那些人給他們起上一個.鬧了大半天,這才搞定.

那些半獸人每一個手中都拿上了一個臨時的簽證,在今後幾年當中,如果一直沒有犯罪記錄,而且交稅情況完好的話,他們就會再換上一個綠卡,成為一個正式的茹曼帝國的百姓.

這些半獸人卻並不知道這些,只是牢記著要拿好了那張紙片用那個可以在那招待所中,換上一大碗香噴噴的飯菜,而且全都是管飽管夠.

這對于他們來說,已經是足夠了.

而且在以後,他們還將和自己的親人重逢,然後一起生活下去.縱然這當中還要面對許多的困難,但是再怎麼樣,也比在那個大草原上過著朝不保夕的生活要強上許多.

在這個大開的時期,不管是半獸人,還是人類,這些百姓們每天都在努力地工作.

洛林卻是打著工作的旗號溜進了風險投資公司的總部,給具倫交代一聲,讓他給自己打好掩護.然後才會悄悄的趕往阿德玲和德伊波勒住的地方.

知道自己家里的幾個女孩,除了薇拉是個實心眼的傻丫頭之外,另幾個一個比一個聰明,每次去見阿德玲和德伊波勒,洛林總是提前將准備工夫做足了.

不然以阿黛兒,凱瑟琳和羅琳娜察言觀色的功夫,可是很容易露餡的,希爾梅莉婭雖然心眼也很實在,但在楓葉丹林和那群調皮搗蛋的學生們斗了很多年了,眼光也毒著那.

阿德玲住的這個院子,在初春時節已經繁花似錦,從大門直到住宅,一路上兩邊盛開的鮮花.

洛林看到她們兩個的時候,阿德玲和德伊波勒都一身長裙,正蹲在花叢邊剪枝.

阿德玲是一身火紅,正好映襯著她英氣勃勃的氣質,露出女性少有的颯爽的美感.

德伊波勒的長裙則是略顯暗淡的紫色,配上她病美人一般的慵懶和柔軟,還有那一頭長,在嬌豔嫵媚中帶著神秘的氣質,就如這個女人的身份一樣.

德伊波勒現在的身體已經恢複了,只是大傷之後一直很虛弱,還困在這個住宅里面,在加上心里一直心事重重,體質很虛,多走兩步都會氣喘籲籲,看起來很嬌柔無力.

阿德玲對洛林的腳步聲已經很是熟患了,懷里抱著一大把花束,歡快的從地上跳起來,快走兩步迎向洛林.

絕美的容顏配上怒放的花朵,阿德玲看起來仿佛如同從畫中走出的神仙人物一樣.

阿德玲走到洛林跟前,小手勾住洛林的手,笑道:"你來了

洛林握緊阿德玲的手,道:小心刺手,交給他們來做就行了

阿德玲微笑著搖搖頭,道:"沒關系,反正我和德伊波勒也沒什麼事可作

洛林接過阿德玲手里的花束,一手攬住她的腰,將她拉近自己的懷里,在阿德玲光潔的臉頰上吻了一下,歉然的說道:"最近街面上不平靜,滿大街都是紅衣主教,沒辦法帶你們出去了

阿德玲抬手撫摸著洛林的面頰,大眼睛癡癡的看著洛林,然後踮起腳尖在洛林的嘴唇上啄了一下,道:"我知道,你是為我們好,就是辛苦你了

德伊波勒存阿德玲的身後,目光複雜的看著洛林和阿德玲在一起纏綿,尖尖的臉上表情凝重,緊緊的咬著嘴唇.

一吻之後,阿德玲推開洛林.拉著洛林的手走向住宅.

等洛林走過德伊波勒身邊的時候,這個小妞白了洛林一眼,重重的"哼"了一聲,高傲的一仰頭,轉到一邊去了.

洛林看著德伊波勒像個被寵壞了的小公主一樣的表情,感到十分好笑,心里暗道:要不是阿德玲罩著你,早就把你抓過來打屁股了.

阿德玲拉著洛林走進室內,將剪下來的花束插進花瓶里面,然後拉著洛林的雙手坐了下來.

洛林感到今天的阿德玲和平常的不太一樣,好像特別

德伊波勒也跟著走了進來,嫌惡的看了一眼和阿德玲緊挨著坐在一起的洛林,也將手里的花擦進花瓶,還故意出很大的聲音.

阿德玲對德伊波勒招招手,道:"德伊波勒,過來."

仿佛走進了洛林就渾身不自在一樣,德伊波勒說了一句"干嘛?"

然後一小步一小步的走到阿德玲跟前,不情不願的做到阿德玲的另一邊,撅著鮮紅的小嘴,目光向前,就是不看洛林.

阿德玲對洛林歉然的笑了笑,握緊了洛林的手,洛林搖搖頭,示意自己不會和德伊波勒一般見識.

阿德玲沉吟了一會,突然說道:"我要走了

洛林和德伊波勒同時一愣,都定定的看著阿德玲.

阿德玲看著洛林呆滯的表情.心里說不出的甜蜜,暗道:這個呆子還是很在乎我的.

然後柔軟的小手拍拍的洛林的臉頰,噗哧一聲笑了出來,道:"瞧你那傻樣

洛林道:"怎麼突然就說要走了?"

德伊波勒也緊緊的抓住阿德玲的胳膊,一臉緊張的看著阿德玲,看那樣子,急得眼淚都快下來了.

阿德玲道:"我出來太久了,再不回去他們該起疑心了."

洛林心里算了一下,阿德玲帶著德伊波勒跟隨著自己已經差不多兩個月了,每天都來著這里看上阿德玲和德伊波勒一樣,不知不覺已經成了洛林的習慣.

洛林默然的看著阿德玲,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阿德玲分別抓住洛林和德伊波勒的手.笑道:"你們不用這樣,我又不是不回來了,回去打個招呼,一有機會我就回來這里看你們的."

洛林心里也清楚,總會有這一天,阿德玲遲早還是要回去的.道:"那就好,不過出來這麼久.回去是不是不好交代,需不需要我做些什麼?"

阿德玲道:"放心吧,沒問題的,我經常在外面一跑就是好幾個月

然後阿德玲看著德伊波勒說道:"德伊波勒,我走了以後要照顧好自己,族里有新消息,我會第一時間帶回來的."

德伊波勒眼里泛著淚光,"嗯"了一聲點點頭,抹了一下眼角的淚水,道:"我會照顧好自己的."

阿德玲抓住洛林和德伊波勒的手,將兩人的手放在一起,洛林自然明白阿德玲的意思,毫不客氣的握上了德伊波勒的小手,德伊波勒手臂一顫,躲了一下,不過還是伸手和洛林握在一起.

這是洛林第一次握上德伊波勒的手,她的手掌冰涼,手指纖細,不用力都能感覺到手上的骨節,手上的皮膚卻異常的光滑,就像是用玉石雕成的一樣.

德伊波勒在握上洛林的手後,不情願的一撅嘴,給了洛林一個白眼,說道:"你別想歪了啊

洛林早就對德伊波勒的態度免瘦了,和阿德玲相視一笑.

阿德玲道:"你們兩個要好好相處,洛林,我把德伊波勒交給你了

洛林鄭重的說道:"你盡管施心,在我這里沒有任何人能傷害到她."

阿德玲點點頭,轉身對德伊波勒說道:"你要好好的,不要和洛林再斗氣了

德伊波勒看著阿德玲明亮的大眼睛,雖然還是一臉不情願的樣子,還是說道:"知道了,放心吧

阿德玲拍拍兩人握住的手,道:"那我就放心了."

德伊波勒再怎麼不情願,也知道自己該消失了,張開雙臂抱緊了阿德玲,道:"你也要小心啊.還有,別被這個小子占了便宜."

阿德玲拍拍德伊波勒的背,笑道:"放心吧,我可比你會照顧自己."

德伊波勒站起來,道:"我先去休息一會."

然後警告性的瞪了洛林一眼.

等德伊波勒窈窕的身影消失在樓梯上.阿德玲撲到洛林懷里.雙臂纏上洛林的脖子,主動的貼上去,忘情的和洛林熱吻起來.

洛林一邊和阿德玲口舌交纏,一邊環住阿德玲的腰,將她抱的緊緊的,阿德玲越來越無力,洛林壓著她慢慢的軟倒在沙上.

一直到兩人都快喘不上氣來,洛林和阿德玲才依依不舍的分開,阿德玲因為激動臉蛋變的又紅又燙,洛林看到阿德玲紅紅的眼睛里,兩行清淚慢慢流了下來.

洛林輕撫著阿德玲的頭,道:"我真舍不得你走."

阿德玲乖巧的"嗯"了一聲,輕柔的說道:"我也舍不得你.在這里的兩個月,是我從小到大過的最韋福的日子."洛林在心底歎了一口氣,阿德玲畢竟不是一個普通的女孩,這個像夜精靈一樣的女人,有她自己必須要去的地方.

洛林道:"會有那麼一天,你哪都不用去,只需要靜靜的陪在我身邊

阿德玲看著洛林的眼睛.道:"我相信

然後阿德玲推推洛林,拉著洛林從沙上站了起來,牽著洛林的手,道:"我不在了,你這個花心大蘿蔔不許欺負德伊波勒.當然如果是她自願的那就算了

洛林"悄.了一聲,然後撇撇嘴,道:"怎麼可能?那個女人簡直不可理喻."

阿德玲笑道:"和她相處久了,你就知道了,德伊波勒其實很可愛的."

洛林一聳肩心里暗道:那個小妞是挺妖的,但可愛就談不上了.

對德伊波勒這位大脾氣的小姐,洛林還真是一點興趣都沒有,論長相,德伊波勒很漂亮,可洛林家里哪一個都不比她差,論性格,德伊波勒是個小辣板,洛林可不會給自己找不自在.

阿德玲笑著搖搖頭,道:"德伊波勒是耐不住寂寞的人,你幫忙給她找點事情做吧,要不然她會憋壞的."

洛林道:"好,你放心吧

阿德玲又抱緊洛林,和洛林深吻在一起,之後小嘴湊到洛林的耳邊,輕聲說道:"閉上眼睛"(未完待續)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四百六十八章大殺四方    下篇:正文 第四百七十章 德伊波勒的新工作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