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五百五十章困獸(求票)   
  
正文 第五百五十章困獸(求票)



眾人聽到那警報聲當下一怔.( )連室內的音樂都停了下來.

會場內的人面面相覷,急急的互相詢問"發生什麼事情了?"

"快去看看!"

他們互相對視了一眼,緊接著全都湧到了窗前,透過巨大的玻璃窗,向外看去.

那一枚枚的照明彈緩緩地劃過天空,如同禮花一般,綻放開來,照亮了城市的天空,驅散了沉沉的黑夜.

一時間幾乎令人產生一種奇怪的錯覺,好像大家置身于一個奇怪而瑰麗的夢境當中.

"這真是太美了……"有人甚至低聲喃喃地歎息了了起來.

但是那刺耳尖利的警報聲卻是提醒眾人,這並不是一個夢幻,而是真實的場景.

總督府內的禁衛軍立刻行動起來,軍官們大聲的發令,召集禁衛軍官兵們集合.

響亮的口號聲清晰的傳到會場內.

接著會場外面響起了整齊的腳步聲,軍官們伴隨著軍官的口令,大隊全副武裝的禁衛軍士兵邁著整齊的腳步走近會場,迅速分散把守著會場所有的門窗和通道.

更多的士兵著跑上了總督府的城堡,嚴密的監視著整座總督府.

禁衛軍士兵們迅速而且專業的行動,看的會場內的賓客們都呆住了,看著士兵們凜冽的目光,他們很快意識到這是出了大事了.

賓客們不安的看著前面的洛林,一邊交頭接耳的議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會場內的氣氛突然從愉快變成了緊張,安格斯看到這一場面,不覺的皺皺眉頭,轉頭看看洛林.

安格斯發現洛林也是蹙著眉頭,眼睛盯著窗外,就知道洛林應該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安格斯輕咳了一聲,用平常的聲音說道:"有什麼嗎~!這里是總督府.何況雷斯特魔導師也在這里."

安格斯的聲音不大,但正好夠邊上一圈的人聽得清清楚楚.

這幾位賓客恍然的"哦"了一聲,心里也知道,不管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情,在奈安城,沒有比這座總督府更安全的地方了,更何況那個殺人魔王雷斯特還在這里,就算是有幾萬人突然從地底穿出來攻擊總督府,那個老殺才也能一手給他們滅的干乾淨淨.

話傳開之後,賓客們都停止了騷動,關切的看著洛林,等著洛林告訴他們發生了什麼事情.

雷歐在警報響起的第一時間,就轉身奔了出來.

他一路小跑地穿過了走廊,回到大廳當中.然後看著洛林,高聲叫道:"老大,有人來砸我們的場子.快吹哨子叫人,咱們抄家伙去砍死他~!"

那清脆的童音,還有那充滿了江湖口吻的老練語調,再配上揮舞著的粉嫩的小拳頭,怎麼聽怎麼覺的不太協調,令在場的眾人全都是感到一陣的汗顏.

心里都在納悶:這難道就是正宗的皇家教育?怎麼感覺培養出來的是一個小流氓?

此時,薇拉也是一手捏著裙角,一手抱著一大堆武器跑了回來,然後在旁邊侍從的幫助之下,手忙腳亂地將那些武器給洛林系在身上.

只是在數息之間,洛林已經是全副武裝,隨時可以出發行動.

在場的眾位賓客看了,當即發出了一陣低低的驚歎.

果真是盛名之下無虛士~!

洛爵爺能立赫赫的功勳,果然是非同凡響,不說別的,僅就是這一身武器裝備上身的速度,就足以令人歎為觀止了.

只用了區區數秒,就已經是刀劍在身,武裝到了牙齒.可見他平時是何等的訓練有素.

就在他們感歎之際.已經有魔法師從遠處快速飛來.

他直飛到廳前,然後這才落下,跑到了洛林的身邊,低低地向洛林說了幾句什麼.

洛林當下眼中閃過了一道精光.

"亡靈巫師."

"圈套~!"

"德伊波勒被擒."

僅僅這幾個詞,就已經是說明了問題的嚴重性.

這里可是人類的精華區,居然有亡靈巫師膽敢出現,可見此人是藝高人……呃,藝高鬼膽大.

而'圈套',則是說明,他是有備而來,有預謀和有針對,事前做過周密的准備.

而'德伊波勒被擒',也就是說明了,對方的目的.在防衛嚴密的帝國行省,在眾兵環視之下,一旦德伊波勒被對方從奈安大搖大擺地給真的帶走了.

那麼所有人都會知道,奈安行省號稱無敵的軍事力量事實上也就是虛有其表,就算是被人給指著鼻子罵飯桶,也是不敢出聲.

洛林已經想到了這件事情的嚴重性,首先德伊波勒對自己很重要,她熟悉草原,在這次的戰爭中立下了莫大的功勞,而且以後完全馴服半獸人,還要依靠德伊波勒.

而且更重要的,這是魔族或者黑暗議會對自己勝利的嘲諷,他們是想要告訴天下人,洛林的勝利是徒有其表,魔族和黑暗議會甚至還有實力給洛林搞中心開花.

南方廣袤無邊的大片新近征服地區,現在雖然局勢平靜,但是畢竟是新征服區,人心不穩.黑暗議會這種行為無疑是在給他們打氣.

如果那些半獸人當中心懷不滿的份子,看到行省的防衛如此的虛弱,也是趁機做亂,制造事端的話,到時候可是有的頭痛了.

想到這里,他當即厲聲令道:"傳令下去,城衛部隊和保安隊全體行動,活要見人,死要見尸.不惜一切代價,也要給我把那個王八蛋留下來~!"

說到後來,那聲音從牙縫里擠了出來.

那帶森森殺機的語音當即如同極北的冰風暴橫掃而過,大廳當中的溫度立時降到了冰點以下.

幾乎在場的所有貴族地主們全都感到一陣的心悸,看著這位赫赫威風的年青總督全都是嚇的連大氣也不敢喘一下.

那魔法師答應了一聲,然後一轉身奔出了門去,因為事太緊急,他剛一出了門之後,當即就縱身躍起,飛上了空中.

此時,凱瑟琳眾人也是匆匆地從內室奔了出來.

羅琳娜還沒有張口詢問,雷斯特已經在旁邊大聲叫了起來,道:"這是怎麼回事啊?有警報響?奶奶個叉叉的,居然有人敢鬧事?不知道本大老爺在這里嗎?"

說著,使了勁地用手指在胸前禁咒大魔導士的徽章上重重地一抹.將那個閃亮的徽章擦的更加耀眼奪目.

然後加重口氣說了一句:"真真是活的不耐煩了~!"

看到自己的外公如此臭屁,簡直是到了丟人現眼的地步,阿黛兒在旁邊當下以手加額,低低地呻吟了一聲.

而旁邊凱瑟琳卻是微微一笑,然後秀眸一轉,掃過了大廳當中的眾人,猛然間看到大公躲在人群後面,仍然在狂灌著袖酒,不禁是俏臉一沉,黛眉微微挑動了一下.

大公久經沙場,六識敏銳,當即感到一股殺氣襲來.當下打了一個哆嗦.

但是大公那是何等樣人~!

血手屠夫,那威名可止小兒夜啼.

他飛快地將酒杯一扔,然後斜斜地倚在桌邊,抬起頭來,斜看著天花,假裝一臉無辜地吹起了口哨.

那模樣和雷歐干了壞事之後,死不承認簡直就是一模一樣.

旁邊眾人看了,不禁是啼笑皆非.心里對皇家的教育確實越來越失望了,在心里質疑,帝國到底是怎麼撐了這麼多年的?

此時,洛林已經將事情簡單地說了一遍.只是在提到德伊波勒之際,很是含糊其詞,只是用一個'工作人員'做為代替,一閃而過.葉^子#悠悠 YzUu.

眾女當下一陣的狐疑,很是審視了洛爵爺一番.

凱瑟琳有心想要問清楚,但是此時事態緊急,倒也不是急于一時,大可以等事後再說.

而雷斯特禁咒大魔導士卻是歡呼了一聲,大聲叫道:"又有亡靈巫師,這幫狗賊,真真是好大的膽子.,我到那他們就追到那.今天我非要讓他們嘗嘗厲害不可~!"

說著,大袖一擺,已經是飛了起來.

緊接著,在眾人的驚呼聲中,他呼哨一聲,如箭一般從那大廳當中飛了出去.

洛林看了,不禁有些哭笑不得.心里暗道:拜托,說的好像他們是沖你來的一樣.

他這一冒冒失失地沖出去,沒有號令,沒有標識,萬一有人認錯了,將他當成了敵人,那可就麻煩了.

羅琳娜此時也是意識到了不對,向洛林苦笑了一下,然後叫道:"老師,等我一下."

說著,也是飛了起來,緊跟在雷斯特的身後,沖了出去.

而這一邊希爾梅莉婭也是挺身而出,道:"我也去……"

旁邊奧巴赫姆當下冷哼了一聲.

他對于希爾梅莉婭'怒其不爭’幾乎是到了極點,但是此時見她逞強,當下又是一陣心疼.怒聲說道:"你去什麼湊什麼熱鬧,現你都已經是有了……"

說到這里,他突然意識到不對,急忙改口,用更大的聲音說道:"你不是暈車嗎?好好歇著.我替你去~!

亡靈法師,不出意外就是黑暗議會那一幫家伙,有我在,看哪一個王八蛋敢要囂張~!"

說著,眼睛里的寒光四射,惡狠狠地掃了一眼大廳當中的眾人.

眾人當下愕然一愣:他這是從戰略上蔑視敵人嗎?怎麼感覺,好像是在威脅我們的意思啊?

但是大家隨即心中一輪,當下也是明白了過來:這老家伙這確實是在威脅自己.要大家是少傳閑話,否則他可真的是會殺人滅口的~!

此時奧巴赫姆也是已經大步走了出去.

緊接著,就聽一陣碌碌的馬車響動的聲音傳來.他也是已經坐上馬車,向著出事地點,狂奔而去.

洛林猶豫了一下,然後微笑著向眾人道:"女士們,紳士們.希望這件小事情不會掃了大家的興致.

不過稍後,等我抓到那個亡靈巫師的時候,相信那個有趣的故事對大家會是一個補償的."

眾人聽了,當下爆起一陣熱烈的掌聲,向著洛爵爺致意.

洛林微微地欠身一禮,然後大步地向門外走去.

在他經過客廳大門的那一刻,突然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好像自己才是一個反面的角色,不然也不會發表一個那樣聽上去很是自大的宣言.

而在一般情況下,像是這種反派角色總是在千鈞一發之際,沒有抓到主角,最後只能是被狠狠地打臉的.

想到這里,他不禁是苦笑了一下.要知道這種自負的話,他一般情況下可是不會說的.

但是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因為大廳里這麼多的來賓,如果不去穩定一下人心.誰知道那幫八卦黨的黨棍們究竟會是怎麼想,明天指不定會傳出什麼樣可怕的八卦出來.

他來到了門外,此時早就已經有侍衛牽著戰馬在外面等著.

洛林也不說話,縱身跳上了戰馬,然後一抖戰馬的嘶缰,當即就沖出了門去.

在鐵蹄的轟鳴聲中,一行人已經飛快地馳了出去,最後消失在遠處.

眾人當下不禁又是一陣咂舌感歎.這才是洛爵爺,這才是帝國奈安的保衛者.不管是干什麼,只要是一有事情,當即就沖出去,身先士卒,英勇無雙……

盡管是洛爵爺已經是騎著馬跑遠了,但是大家卻還是發揮了'死跑龍套的'的敬業精神,不住地大拍馬屁.

因為大家全都知道,洛爵爺是跑了沒錯,但是他老人家的那幾個女朋友還在這里站著呢.

大家可都是過來人,知道甯得罪爵爺,也不能得罪女人,這個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真理.

因此上,越是這個時候,越是不能放松.

如果現在不狠狠地多拍幾下馬屁,萬一到時候,那幾個漂亮的讓人一看,就小心肝撲騰撲騰亂跳的妙齡少女們在洛爵爺耳邊上,略略地吹上一下枕邊風,說:"哎呀,我記得那個誰誰誰,你走了以後,可是光說你的壞話喲……"

那個時候,可就是倒了血黴了~!估計光是那些描寫自己悲慘遭遇的省略字都要有一本書那麼厚了.

洛林率領著一眾騎士們,沿著大道,向著信號指示的方向狂奔而去.

當初調查局苦心經營,建立起來的情報網發揮了它巨大的作用.

布滿了整座城市的情報網點在接到了警報的第一時間就行動了起來.

他們按照指示,紛紛掏出了照明彈,然後拉動導火索,將那些照明彈射上天空.

他們在發射了照明彈之後,就站在院中,密切地監視著天空和街道上的動向.一旦有事,他們當即就吹響口哨,發出警報,指示帝國的特種部隊過來搜捕.

這些人雖然沒有經過專業的訓練,而且能力有限,但是他們現在這樣做,對于帝國來說卻也已經是足夠了.

那一雙雙敏銳的眼睛共同組成了天羅地網,使的敵人無處遁形.

如果不是親身經曆,很難知道,這種身陷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當中的感覺,是何等的恐怖.

只要是稍不留神,就會被淹滅致死.而縱然是打起精神,提起十二萬分的小心,但是卻也知道,這只是徒勞掙紮,只會像是掉入了蛛網當中的昆蟲一般,越是掙紮,越是讓身上的繩索捆的更緊~!

德拉克斯此時也是同樣的感覺.

他此時才算是知道了洛爵爺的厲害之處.

以前,他也是號稱到過茹曼城,去過帕提亞,在梵帝諾聖城外的河里洗過澡,往水里撒過尿的狠角色.

不管是什麼地方都是來回縱橫,完全不將人類的牧師魔法師們放在眼里.

但是卻沒有想到,在這個小小奈安卻是栽了跟頭.

盡管是他提前做了不少的准備,但是卻沒有想到在這短短的時間之內,洛林居然將這個奈德爾城經營的風雨不透.

他帶著德伊波勒在天空中來回地飛行,但是在照明彈的照射之下,卻是無所遁形.

不管是飛到哪里,都會有尖利刺耳的哨聲響起,給後面的殺氣騰騰的追殺部隊提供指示.

各路部隊也全都出動,圍追堵截,使盡了各種方法.將自己給牢牢地困住.

而且在他們的壓迫之下,這個中間可以活動的范圍也是越來越小了.

他也不是沒有試過強力突圍,但是那些圍堵的部隊也是極為奸滑,只要是看到有什麼不對,當即就是一蓬箭雨射過來.

雖然不可能對自己造成多大的傷害,但是卻可以遲滯自己的行動,然後隨隊的牧師們就開始吟唱.

對于那些聖光法術,黑暗法師們一向是視為天敵.

縱然他再厲害,也是不能不有所顧忌.

但是如果一旦是停下來,和那些牧師們展開對戰,那天空中追捕的魔法師們就像是嗅到了血腥的鯊魚一般,嗅著蹤跡,猛撲上來.

雖然德拉克斯對于他們也是絲毫不懼,但是他清楚地知道,奈安可是有兩大實力高強的人物坐鎮.如果停下來和那些人們交戰,那麼那兩人就會隨時從黑暗當中沖出來.

到那個時候,形勢逆轉,自己縱然是有三頭六臂也是無力回天了.

因此上,他只能是不住地暗暗叫苦,盡管之前知道那個洛林的能力非凡,自己也是在事前進行了充足的准備,但是卻沒想到還是低估了他.

那個人竟然厲害如斯,簡直是到了妖魔的地步.

現在想起來,自己還是被他那個冥神之友,刮地皮高手的名頭給迷惑了,以為一個只認錢的家伙應該是沒有多少的能耐.可是現在想起來,這刮地皮刮的這樣高超,號稱'天高三尺,地薄七分’的人物能是沒有本事的嗎?

盡管是他在心中後悔不迭,但是現在卻也沒有後悔藥可以吃,只能是在天空中來回逃竄.

而此時,那包圍圈也是越來越小.只余下了一個街區的大小.

德拉克斯看著遠處街道上影影綽綽的人影,天空中向著這邊迅速飛來的黑點,最後一咬牙,伏低了身體,一下子竄到了一個院落當中.

他落入院中之後,首先就是直撲臥房.看到驚醒過來的主人夫婦當下不假思索地扔了一個'昏迷之云'過去,將他們全都迷昏了過去——這些人說不定一會兒也可以當成人質使用.

德拉克斯查-本文轉自--看了一下房間,發現再沒有其他的情況,這才將德伊波勒放在了一邊.

此時就聽頭頂上衣袂響動.

德拉克斯謹慎地將窗戶拉開了一道小縫,向外看去.

只見頭頂的天空當中,數名魔法師如同捕食的禿鷹一般,快速地掠過.

德拉克斯見他們並沒有停留,當下長長地出了一口氣.

他一邊坐在旁邊休息,一邊心中暗歎:這也太邪門了~!這幫人究竟是怎麼做到的?居然搞出了這麼大的動靜.

這又是照明彈,又是魔法師,又是哨子什麼的,這一旦是觸動了警報,跑都是沒地方跑的,還好我機靈,躲了下來……

看這個情況,只有在這里先躲一陣子再說.

就在此時,就聽外面一陣雷鳴般的轟響.

緊接著,大隊大隊衣甲鮮明的騎兵出現在了街道之上.

隨後,他們將整片大街給圍了一個水泄不通.一個個弓上弦,刀出鞘.殺氣騰騰.

德拉克斯敏銳地發現,那些弓箭手們當中,有不少人的箭矢前端全都閃著一種淡淡的袖色光芒,在那滿天照明彈的照射之下,折射出驚人魂魄的光芒.

德拉克斯當即倒抽了一口冷氣.這里的部隊究竟是什麼人啊?居然如此的奢侈,將小型的爆烈水晶鑲嵌在箭矢之上.

如此多帶有爆烈水晶的箭矢,如果一輪齊射下來,縱然是鋼筋鐵骨也是抵擋不住,肯定是要被轟殺成渣.

此時,就見一名年青的騎士在眾人的簇擁之下,來到了大街之上.

德拉克斯雖然不認識洛爵爺,但是看著那架式,卻也知道這位就是威名遠播的洛大爵爺了.

此時有人跑了過去,向洛林低低說了幾句什麼.

洛林愕然一愣:"在這一片失蹤了?"

他略略思付了一下,然後大聲令道:"給我找,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把人給我找出來~!"

說完之後,他突然感到這句詞好像是有些熟悉,仔細地一品,這才想起,這是當年《地道戰》中著名的偽軍湯司令的台詞.

眾人當即齊齊地答應了一聲,然後分頭開始行動.

他們或是引弓戒備,或是踹開身邊民居的大門,在男人的怒罵和女人們的尖叫聲中,展開地毯式的搜索.

一時間人聲鼎沸,極是熱鬧.

德拉克斯聽到那嘈雜的聲音向著自己這邊直逼了過來,當下不住地叫苦.

但是看到旁邊仍然在熟睡當中的德伊波勒,隨即眼中閃過了一道寒光~!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五百四十九章搞出人命了(求票∼!)    下篇:正文 第五百五十一章 真實的謊言(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