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五百六十五章 獸性發作   
  
正文 第五百六十五章 獸性發作

第五百六十五章 獸性發作

洛林看到那紅色的禮花,當即心中一沉.

那朵煙花所代表的意思很明顯-出事了.

自己這邊才遭到狂熱的宗教恐怖分子自殺炸彈的襲擊,那邊就有報警的煙花升起,洛林知道這代表著敵人是在多處同時發難的.

而最讓洛林不安的是,他對現在的情況一無所知,甚至不知道自己的敵人具體是誰.

他上前一步,厲聲喝道:"說,誰派你來的?這一次你們來了多少人?在什麼地方彙合?暗號是什麼?"

隨即卻看到那名刺客臉上一臉的茫然,洛林心中當下一歎:這個家伙只是一名死士刺客,就跟衛生巾一樣,屬于典型的一次性消耗品.任何重要的情況,他都是不可能知道的∼

洛林在心里暗自下定決心,不管這一次他的對手是誰,洛林都會將他們連根拔起,斬盡殺絕.

敢于使用刺殺手段的斗爭,都是已經超出了游戲規則,如果不將他們乾淨徹底的解決掉,洛林說不定連覺都睡不安穩.

只有千日做賊,哪有千日防賊的道理.

洛林向著旁邊的侍衛一揮手,道:"算了,把他先帶下去,好好地問一下.任何一個細節都不要放過."

那侍衛呲牙咧嘴地一笑,道:"放心吧,大人,我們會好好地問他的."

他說到'好好’兩個字之時,特意加了重音,很顯然打算學習一個大米國的下濺痞子們在阿布格萊布,以及關塔那摩熱情周到地招待囚犯們的先進經驗.

洛林看了看那刺客,見他的臉上仍然一臉殉道者的表情,不住地低聲念著禱詞."縱然是穿越充滿了死亡的陰影山谷,我也無所畏懼,因為有你,偉大的父神,有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洛林臉上不由閃過了一絲厭惡的神色:這幫該死的東西,完全沒有自己的思想和判斷力.永遠都是被人利用,當成炮灰,籌碼犧牲掉的可悲命運.

舉著正義的旗號殺人放火,用神的名義搶劫擄掠,滿手沾著女人和孩子的鮮血,還堂而皇之的享受著從別人骨髓里面敲出來的黃金,最後神奇的還能被教廷總部給封為聖人,這種宗教和一個邪教,一個恐怖組織又有什麼區別?

最讓人惡心的是,就這種人的臭腳,在幾百年之後還他**的有人捧.

他冷冷地看著刺客,道:"父神?他親自打電話告訴你,要你來殺我嗎?既然他那麼罩你,那為什麼你沒有成功?看起來,他好像是站在我這邊的."

凱拉爾也不理他,當下以更高的聲音,尖聲唱道:"偉大的父神,請你……"

洛林冷冷地打斷了他的話,道:"不要再叫父神了.你叫他的名字,簡直對父神就是一種玷汙.

你認為他真的會安慰一個卑鄙的謀殺者?還是說,你以為父神會像你一樣,是一個會謀殺天真孩子的劊子手?"

凱拉爾當下愕然一愣,抬起頭來看著洛林的眼睛,感到一陣刻骨的寒冷從心底升起.洛林的話一下子擊中了他心中最為致命之處.

作為教會的面子工程,《神典》編的可極是漂亮,從那上面挑不出一點毛病來,句句光明正大,悲天憫人,該做什麼,什麼又不該做,白紙黑字寫的非常清楚.

做為一名虔誠的信徒,他也是懷疑過,如果父神那麼寬厚仁慈,光芒萬丈.自己采用這種陰暗的,不光彩的手段,已經違背了《神典》的教義,是不是真的會得到他的贊同?

從小接受的教育,就是人在世間做的一切,將決定他死後的去向.

那麼……

天堂和地獄,究竟哪一個才是自己真正的歸宿?

但是隨即他又低下頭去,尖聲唱道:"偉大的父神啊,這魔鬼是在威脅,利誘,引使我的墮落.動搖我的信念,偉大的父神,請您幫助我,堅定我的信念……"

洛林厭惡地一揮手,心中暗道:這種傻瓜,你就是再怎麼和他講道理,他也是不會聽的.

講道理如果管用,這世界也就不需要監獄和斷頭台了.

他也懶得廢話,冷冷地看著凱拉爾的眼睛,道:"希望你經過蓋世太保的三百七十六道刑法之後,還可以保持住你對于父神的信仰∼"

當下一招手.

旁邊有兩名侍衛立時上前,拖住了凱拉爾,將他拖了開去.隨手扔在一邊空曠的草坪之上.

一來,現在大家的主要任務是保護好洛爵爺兩人.當然是越多越好,省的再有什麼照顧不到.暫時還抽不出人手來,在侍衛們看來,危險還沒有完全過去.

二來,也可以將他當個魚餌,萬一有人想要過來將那個刺客滅口的話,大家說不定還可以再釣到一條大魚.

洛林轉頭看向了旁邊的那名黨衛軍軍官,剛才就是他撞破窗戶,沖出來喊破了那個刺客的身份.

他是用手臂罩著臉撞破了窗戶,在軍官頭上和身上還有無數的玻璃碎片,額頭上,手上還有些地方被玻璃片給劃破,留下了一道道的血痕.

漂亮的黨衛軍軍官制服也被刮爛了,撕開幾道大口子.

剛剛就是他一聲大叫,提醒了眾人,可以提前預警,要不然,說不定洛爵爺還真是有些玄乎.

此時,雖然看到刺客已經被拿下,那軍官仍然是驚魂未定,氣喘籲籲.

洛林當下笑了笑,道:"你叫什麼名字,干的不錯.剛剛謝謝你了."

那軍官雙腳一碰,敬了一禮,道:"回大人,我叫萊特曼."

他頓了一下,然後又接著道:"大人,剛剛我審查的時候,就一直感覺他不對勁,可是沒有抓到什麼證據.是我審查不嚴,還請大人治罪."

洛林看著那軍官誠惶誠恐的面容,當下大笑了起來,

洛爵爺可是清楚地知道這暗殺行動的卑鄙之處,就在于它是防不勝防的.這也為什麼它是最令人感到惡心和害怕的原因.

當年,林大肯同學在大戲院里面一槍給崩了腦瓜.

肯尼迪同學坐著汽車被人用狙擊槍暴了頭.

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導火索,斐迪南大公在薩拉熱窩被人用槍干掉.

甚至里根同學被人用小手槍啪了一槍……

這些古無數的事例說明.只要是刺客抱有必死的信心,鎮定的心理,以及一點點兒運氣,那暗殺最起碼有百分之八十都是可以成功的.

而自己能躲過去,有很大的一部分因素,就是在于這個軍官叫了那麼一聲.

更何況,如果不是現在還有緊急的事情,洛爵爺都要沾沾自喜一下.

俗話說,不招人恨是庸才∼

洛爵爺現在居然也能混到被人暗殺的地步,這也是充分說明了他老人家現在的價值了.

當初,以鐵腕統一了南方,使得大米國真正成為了一個國家,名垂青史的大統領林大肯同學,在大戲院里,被人從後面一槍崩了腦袋之時,那刺客也是大喊了一聲:'這就是暴君的下場∼’

沒想到居然自己也能混到總統級別的待遇,而且還是像林肯這種可以名垂千古級別的.

這以後要是寫起回憶錄什麼的,根本就不用再搞什麼炒作,那版稅就已經是嘩嘩的,跟流著金河一般了.

他當下揮了揮手,道:"治罪?治什麼罪?你想要治了你的罪之後,以使的以後有人發現了不對,也不敢出聲糾正?再說,你做的很好.要是輕易能被看穿,他們也就不會派刺客來了."

那軍官當下汗顏,道:"大人……"

洛林笑著一揮手,道:"萊特曼,是嗎?我記下了.如果以後我忘記了的話……你知道這種事情是經常發生的.如果以後我忘記了,你也記得提醒我給你加工資.知道嗎?"

雖然洛爵爺說的輕描淡寫,但是那軍官卻是大喜過望.'提醒爵爺’,也就是說以後有機會可以和爵爺大人直接說話,光是這一項,就足以讓那些同僚們眼紅的甚至願意用靈魂去換.

他當下又是雙腳一碰,敬了一禮,干脆利索地道:"是,大人."

洛林看了,不由更加贊賞起來.這種當仁不讓的態度才應該是年青人的做風,就像他洛林爵爺,送上門的財富和官位從來沒有推脫過.

那種被所謂的謙虛古風給洗了腦子,結果裝13裝成傻13一樣,只是假裝謙虛,實際上恨不得把所有好處都占盡了的偽道學家伙,很是令人厭惡.

那軍官看洛林還有事情處理,當即極有眼力地敬了一禮之後,就退到了一邊.

洛林轉眼看了看趴了一地的賓客,這些人都被嚇個不輕,個個驚魂未定,大多數人的臉色都是慘白慘白的,老老實實的抱著頭趴在地上,頭都不敢抬.

有幾個不停侍衛話的,被狠揍了一頓,現在還躺在地上哼哼.

洛林當下高聲道:"已經沒事了,現在這里安全了,諸位請起吧,女士們,先生們,發生這種事情,我也很抱歉.讓大家受精了,等一下,請各位可以到飛鷹公司那邊登記一下,回頭會有小禮物相送.以示歉意."

洛林身邊的一個侍衛小聲的說道:"大人,在場的人可都有嫌疑."

洛林"嗯"了一聲,低低說道:"把他們都抓起來有點出格了,會讓人笑話我小題大做,讓蓋世太保看緊他們就行了."

侍衛點點頭,當即對身後的戰友打了一個手勢.

賓客們當下一陣苦笑,看著洛林的手勢,這才緩緩地站起身來.連聲謙讓道:"不要緊,不要緊的."

"只要總督大人和小公爺您二位沒事就好."

"總督大人客氣了,該是我們說對不起,沒有第一時間阻止刺客,是我們這些人無能啊."

"是啊,是啊……"

洛林也不願意與他們多廢話,當下點了點頭,然後看了看無事,這才在眾侍衛的護衛之下,轉身向著後院走去.

而在另一邊,小白被那驚天動地的大爆炸給嚇著了.

盡管有雷歐在旁邊一個勁地安慰,但是它坐在地上仍然是嚎啕不己.

那孩子哭的那叫一個傷心喲,跟個淚娃一樣,眼淚鼻涕一起往外流.在抽泣大哭之時,時不時地還用力地擤上一下鼻涕.

讓人也不知道那麼長的鼻子,它是怎麼做到的.

這可憐的娃子,又是委曲,又是傷心.那長長的鼻涕噴的到處都是.眼淚跟個雨點兒一樣,把雷歐身上的衣服都給浸透了.

好容易收住了淚水,它看著地上那些個沾了髒東西的金幣,想要用鼻子去揀,但是又嫌髒,可是如果扔了不管,但是那可是自己的勞動所得,說什麼卻也是舍不得就此丟掉.

它哼哼唧唧了半天,不住地用鼻子拱著雷歐,點指著地上的金幣,想要讓雷歐幫著自己去揀.

旁邊的侍衛和賓客們全都是看著好笑,當下和雷歐一起將那些金幣揀了起來,將在一張純絲制的手帕之上.

可是它卻是又怕別人將金幣偷走了,在一邊瞪著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

一直到所有的金幣全都揀了起來,它這才放下心來,又是重重地擤了一下鼻涕,極有禮貌地伸出長鼻子,在所有的賓客們的手上碰了一下,表示感謝,然後跟著洛林兩人,晃著那肥胖碩大的大屁股,一搖一擺地向著後院走去.

一邊走,時不時地還要再擤一下鼻涕.

眾人看了當下一陣苦笑.這小象也是真有夠極品的,和小公爺兩個倒是一個脾氣.什麼時候都是忘不了收錢.

就在此時,卻見那小象一調頭,掙脫了雷歐,又跑了回來.

眾人全都是一愣,就連洛林那邊也是停下了腳步.全都向著那小象看了過來,也不知道它這究竟是想要干什麼.

緊接著,就見那小象跑到了凱拉爾的身邊.然後抬起它的大腳丫子,運足了力氣,對著凱拉爾的肚子就是一腳踩了下去.

在此同時,還'呦∼∼’地長長鳴叫了一聲——讓你丫的打翻小白大爺的盤子∼

小象這半年來,每天除了吃就是睡,又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個頭體重一個勁兒地飛漲,現在的體重最少也有了六百斤左右.

它這一腳踩下去,當即就聽凱拉爾慘叫了一聲.

草坪上的眾人隨即嗅到一股臭味,顯然它這一腳下去,將凱拉爾給踹了一個屎尿齊流.

眾人看到這里,當下一陣大汗.這位大爺的脾氣也真是有夠不好.而且還是挺記仇的.

以後可要記得,千萬不能得罪啊∼

虧的當時它表演的時候,大家全都是給了金幣,萬一這要是得罪了它,讓它那大腳丫子給踹上一腳,那後果……

想到這里,眾人不禁又是一陣後怕.

縱然是再凶殘的人,他也和大家有共同的語言,可以聽到別人的話語,再怎麼獸性發作,也只是一個形容詞而己.可是這位大爺發起脾氣來,那可就是真正的'獸性發作’啊∼

此時小白仍然是不肯罷休,再次抬起了它那八十三號半的大蹄子,就要再次往凱拉爾的肚子上踩去.

旁邊的侍衛急忙跑過去,將它拉住,省的這位大爺真的下力氣,將那個刺客給踩死了.

雷歐也是急忙跑了過去,又是一個勁兒地安慰了一番.

小白這才算是罷休,但饒是如此,它還是用長鼻子卷起了旁邊的一個殘破的椅子腿,在凱拉爾的身上又是很砸了一下.

洛林雖然是心急靈焚,但是此時看了,也是不禁啼笑皆非.這都是什麼德性啊?等事兒過了,還要再上去揍一頓.不過這倒也是真和雷歐的脾氣挺對的.

等到雷歐過去,將小白重新拉住,然後洛林帶著眾人一起趕向後宅.

畢竟,他先得確定這里安全了,這才敢出去.

他們剛走到一半,就見一大隊的娘子軍提刀帶劍,殺氣騰騰地沖出來.

凱瑟琳眾女正在後院悠閑地喝著上午茶,聽到動靜,知道不對,當下這是過來增援的.

雙方這一碰面,眾女當下呼拉一聲,全都圍了過來,將洛林雷歐兩個圍在了中間,又是掐又是摸,好好地檢查了一遍.

小白看到眾女,原本還以為是來安慰自己的,當時還晃著小尾巴,打算好好地撒撒嬌,可是沒想到,縱然是拿著長鼻子指著自己,指了半天.那些八婆們卻根本就看不懂自己的暗未,壓根兒就不理采自己,這讓小白很是受傷——我才是受害者啊∼

此時洛林將自己遇刺的事情經過一說,眾人當下不禁是失聲痛罵.然後又到了一邊,好好地安慰一下被冷落了的,今天的大功臣——小白.

雷歐很是失望地發現,這小家伙也跟自己一樣,也是一個吃貨.那幫女人們拿出了幾個香蕉蘋果,當下就把它給哄住了,興高采烈地趴在旁邊的地上,一陣大嚼.

洛林也不理會他們,看幾個女人全都沒有出去逛街,而是老老實實地呆在家中,這才放下了心來,然後匆匆地和眾女說了一遍心中的擔憂.

眾女當下也是一陣的擔心.她們可是知道,希爾梅莉婭一旦是落到教廷那些個人手中,會是一個什麼樣的下場.

洛林也沒有多說,當下一轉身就又從側門走了出去.在那里,一百精銳禁衛已經全都做好了准備,整裝待發.

看到洛林到來,旁邊有人急忙給他牽來了戰馬.

洛林當下也不多說,翻身跳上了戰馬,然後右手一揮.

緊接著,旗手猛地一揮戰旗,寬大的戰旗呼拉拉一聲迎風展了開來,露出了一只巨大而猙獰的飛鷹.

隨即,就聽嘹亮的號角聲響起.

前方的大門轟然頓開.

洛林也不猶豫,當下一抖缰繩,戰馬就已經飛奔而出.那一眾禁衛們也是不敢怠慢,紛紛怒吼了一聲,催動戰馬,狂奔而出.

由于接到了緊急出動的號令聲,百姓們要麼回家,要麼是在城衛們的喝令之下,乖乖地讓出了中間的道路.

大街之上顯的極為通暢.

洛林率領著一眾騎士,也不減速,飛快地從大街當中穿過.鐵蹄重重地踏在青石板上,濺起一溜的火星.發出雷鳴一般的聲響.

在那滾滾的雷聲當中,戰馬揚起了煙塵,徑直穿過了城門,飛快地向著南方遠去.

洛林縱馬狂奔,頂著那呼嘯的狂風,不停地揮鞭打馬,雖然表面上不動聲色,但是心中極是焦急:也不知道現在還來不來得及?

×××××××

在奈安,在世界的任何一個地方,要問一個莊園里最不缺的是什麼?

除了糧食之外,當然是要屬農夫了.甚至農夫們比起莊園里的大牲口都多.道理很簡單,馬牛驢子,這些個大牲口可全都很值錢的,而農夫卻是極不值錢.

尤其是一個剛剛經曆過了戰亂,又抓了大批的俘虜,可以充做勞動辦的地方.

荊棘莊園也是這樣.

這個莊園不大,但是卻也有著一百多號的農夫.

這些人當中,有不少是當初戰敗被俘的半獸人,還有從大陸其他地方來,尋打活路的農夫.另外還有大草原腹地過不下去,聞聲過來的半獸人打工者.

這些人因為在這里穩定了下來,因此上,將家人也是接了過來.在這個地方紮下了根來.

因此上,這個莊園也就成了他們生活聚居的地方.

這天上午時分,身材魁梧的半獸人農夫法爾默,遠遠地看著那些身著黑衣的人們在前面的院子里來來回回地忙碌著.

其中還是眾星捧月一般,伺侯著一個人,又是肉,又是酒的,看那樣子,幾乎和以前的酋長大人過的都好吧?

那肉,那酒可都是真香啊∼

隔著這麼遠,都是可嗅到那股子香味.

他不禁喃喃地道:"按著俺們草原上的規矩,見到的人都應該分上一份兒的∼"

盡管這樣想著,但是他卻也不敢靠近.因為莊園的那個管家狗腿子說了:"誰靠近了,回頭就加三成的年租."

法爾默雖然性情仍然像是以前在大草原時一樣的爽快,而且一家人現在可以吃的飽,穿的暖的,但是加三成的年租,這個大棒子往這里一放,他還是沒有勇氣去挑戰那個他早就看不順眼的管家狗腿子.

就像是當初,他看不慣酋長家那個搶了自己三只羊的二兒子,但是卻又沒有其他的辦法,只能是忍氣吞聲.

他當下提了提褲子,然後很很地朝著地上吐了一口濃痰,轉身就要走.

就在此時,一輛馬車快速地馳了進來……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五百六十四章 象之咆哮∼!!!    下篇:正文 上架感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