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五百八十章銀翼飛馬(求票∼!!!)   
  
正文 第五百八十章銀翼飛馬(求票∼!!!)

第五百八十章銀翼飛馬(求票∼!!!)

看到那兩個小小的黑點飛速向著這邊馳來,當即一聲嘹亮的軍號聲響起.

緊接著,就有數名魔法師騰空而起,向著他們兜頭飛了過去.

經過半獸人圍城和前一段時間的刺殺之後,奈德爾城和總督府的防衛接連數次升級.

奈安雖然年年都有戰事,但奈德爾城卻承平日久,城市的城防系統按照帝國標准的行省首府設置,但守衛城市的部隊多有懈怠.

在經曆了一場大戰之後,洛林回頭檢查奈德爾的城防提醒,才發現以他的眼光來看,簡直是漏洞百出.

本應作為奈安最安全的地方的總督府,已經發生了一場戰斗和一場刺殺.

在發生這種恐怖襲擊的時候,保衛城市的城衛軍根本指不著,他們面對突發事件行動緩慢,而且缺乏訓練.

就像雷斯特說的那樣,洛林對自己的老窩可是最看重的,別的不說,洛林和幾個女孩子們的大筆財產,可都放在總督府的保險庫里面,

自從黑暗法師在圍城期間偷襲了總督府,洛林就看到老窩的安全隱患.

這要是被人掏了,自己這就等于白干了一年.

洛林以黨衛軍和禁衛軍為基礎,建立了奈德爾城的快速反應體系,這里面包括偵查,預警,快反,增援,後勤等等幾大體系.

雷斯特說洛林這里跟魔神堡一樣,倒真是很貼切.

事實證明,這一快速反應套系統發揮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不管是在德伊波勒被埋伏,還是在這一次的卡拉多斯發起的刺殺行動,快反部隊都成功阻止了敵人陰謀的得逞.

在屢立戰功,證明自己的價值之後,洛林爵爺自然是不吝投入,大把的經費投入到防衛系統的當中.

現在,奈德爾城任何一點風吹草動都逃不過黨衛軍的眼睛.

兩個不明身份的飛行目標一出現,聽到警報的禁衛軍里值法師離開升空攔截.

由于對方一直沒有表態,情況不明.因此上,一眾魔法師們絲毫也不客氣,全都抽出了魔杖,准備好自己最拿手的法術.只等有一情況,就將對方當場轟殺.

而位于總督府旁邊的魔法塔在值班魔法師的控制之下,也是開始閃爍起不祥的光芒.

數道赤紅色的光芒從魔法塔頂端射出.

那些光芒極是奇怪,聚而不散.如探照燈一般劃過了藍色的天空.

任誰一眼也可以看出,那些光線當中充滿了死亡的能量.只要一被那些光線給罩住,最終的結局必然是灰飛煙滅.

這是雷斯特與洛林那兩個心腸歹毒的家伙共同想出來的.他們一起動手,盜版了當初楓葉丹林的防禦系統,建立起這個被洛林稱之為TD的地方防禦系統.

雖然洛林現在手里有技術成熟的前膛火炮,但他總不能將那些火炮部署上總督府的高牆,總督府外面可都是居民區,洛林還沒米國人那種厚臉皮,管被炸死的平民叫附帶損傷.

火炮被否決之後,最理想的武器自然是魔法炮了.

洛林原本以為魔法炮這種神秘的東西會很複雜,但在雷斯特和羅琳娜的解釋下,才發現原來也不是那麼回事.

畢竟比起當初的那個時代,已經有千年過去了.魔法技術也有了長足的進步.

在雷斯特親自設計監督建造之下,TD系統很快就部署就位,畢竟阿黛兒和羅琳娜,薇拉都住在奈德爾的總督府里面,為了她們的安全,雷斯特也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來.

雖然這個裝置沒有楓葉丹林的耐用,威力也遠遜于楓葉丹林號稱可以毀滅魔神的魔法大炮很多.

但是是在效率和實用性上面,要比楓葉丹林那個強很多,畢竟楓葉丹林的魔法炮,一次充能就要好幾個小時,還必須有雷斯特這種魔導師親自操持才行.

洛林建立的TD,用來對方現在的襲擊者已經足夠了,用雷斯特的話說,只要來的不是魔導師級別的大能,絕對突破不了TD的防禦圈.

但是再次的魔法炮,它也是魔法炮,從建起了那一刻起,燒的就是黃澄澄的金幣.

不過好在這些錢全都是報公帳的∼

洛爵爺再怎麼小氣,那也是對自己私房錢而言的.

做為鎮守一方的封疆大吏,他可沒有那個必要替帝國省錢.

更何況,這虛報公帳,可是官員撈錢的不二法門.一個十塊錢的東西,他們在發票上不開個二百萬,就已經是很有良心了的.

TD系統可是以保護帝國未來的繼承人雷歐小公爺,還有賢良淑德的凱瑟琳長公主殿下的名義上報給茹曼城的國家級重點工程,由茹曼城中央財政直接撥款.

除了虛報,這其中還自然還有做工程的常用的各種摟錢手段,比如將對不上的開支都列成辦公用品或者文化用品.

洛爵爺現在有錢了,而且旁邊還有帝國長公主殿下看著,他也不好意思硬是朝國家級工程里面伸手.

但是想要他老人家省錢,那是萬萬做不到的.

而且所謂的當官兒,要的就不是這種感覺?

花別人的錢,辦自己的事情,就一個字'太爽了∼’

而重金砸下去之後,這效果也是顯現了出來.

光是有這個防禦塔在,縱然是再強力,再狗膽包天的魔法師,也不敢在十公里的范圍內飛翔∼

此時,那兩個黑點已經越來越近.

眾人已經隱約可以看清他們的模樣了.

雷歐當即瞪圓了眼睛,驚奇地看著那兩人,小嘴巴大大地張開,連口水都要流了出來.

因為來的那兩人並不魔法師,而是騎士∼

在天空中飛翔的騎士∼

他們全身甲胄,手握龍槍,騎著一匹長著巨大雙翼的戰馬.

銀翼飛馬∼

這玩意兒比起獅鷲來,可是更加少見.

在千年前的衛聖戰爭當中,就是他們,戰鷹,還有獅鷲三者組成了空中軍團,為了爭奪制空權,與魔族聯軍當中的那些死靈,石像鬼等等那一眾空中的惡魔展開血腥的戰斗.立下了無數的功勳.

在楓葉丹林學院的正門口處,就有它們偉岸的雕像.由此可知它們在那場戰爭當中,做出了何等偉大的貢獻.

眾人看到這里,當下全都遲疑起來,不約而同地向洛林看了過去.

因為大家全都知道,現在,只有一個地方才有這支繼承了千年傳統的偉大部隊.

教宗陛下的直系衛隊,神之侍從∼

這些驕傲而強大的戰士們只服從一個人,一個聲音.

偉大的光明之神指定的,在人間的代言人.眾門徒之主之後繼者,最高祭司,歐卡拉大陸宗主教首席主教,梵帝諾國元首及光明神之眾仆人之仆人,為偉大的光明之神放牧世間萬民執杖者,受賜于光明神,'釋放’與'束縛'之匙的擁有者,lun理與信仰之上永無謬誤,光榮在位,偉大而崇高的教宗陛下.

在這個封建愚昧的時代,出于從自就接受的洗腦教育,大家雖然從來都沒有見過那位教宗陛下,但是卻從心底深處相信,那個禿頭的老家伙就像太陽一樣,照耀世間,永放光明.

雖然太陽也會有黑子耀斑,但是他老人家卻絕對是永遠正確.

教宗從來沒有犯錯,這句話甚至都是被法律保護的,教廷內可有一部法律來保證教宗說的每句話都是不容置疑的真理.

他從來不會放過一個壞人,但是卻也不會冤枉一個好人的.

只要是不做虧心事,他老人家永遠不會派人來敲自己的門,找自己麻煩.

在這一通狂轟亂炸的瘋狂洗腦之後,大家縱然是再清醒,再理智,再不相信,但是不管怎麼說,對于教宗陛下的敵意也是最低的.

在那些個封建王朝時期的老百姓們吃了苦頭一樣,他們甯願相信,這只是英明神武,文韜武略,氣吞山河……的皇帝陛下是受了身邊奸臣的蒙騙.再怎麼樣也不願意相信,其實這一切都是那個王八蛋自己蹩出的壞主意.

就像是大家相信當初殺害岳飛的是秦檜,而不是那個被金兵嚇的得了陽痿病的王八蛋皇帝指使的.

這些士兵們也不愧于精銳,縱然是現在心中猶豫,但是扣著弩弓扳機的手指,卻也並沒有絲毫的放松.

既使這樣,洛林看出他們的猶豫,當下並沒有說話,只是不滿地微微地一揚眉毛.

只是微微地一揚眉毛,但是這卻也已經足夠了.

眾人立時心中一凜,然後全都集中了精神,緊緊地盯著天空中的那兩名騎士,只等一有不妥,就萬箭齊發,將他們射成刺猬.

神之侍從現在盡管已經淪為教廷的禮儀部隊,跟花瓶一樣是用來擺出來看的,但誰都不敢小看他們的戰斗力.

銀翼飛馬可是魔獸,飛馬騎士也都是千挑萬選出來的魔武士,論戰斗力不必**師差,看到他們,就是洛林手下傲到沒邊兒的魔法師們,也得小心翼翼的應付.

此時就見那兩名騎士已經飛近了.

他們和那幾名迎上去的魔法師說了幾句什麼,然後隱約看到他們又扔了一個什麼東西過去.

那幾名魔法師略略驗看過了之後,隨即向天空中打出了一個安全的信號彈.

羅琳娜看了,不禁猶豫了一下,然後轉過頭去,詢問地看向了洛林.

不管私下里怎麼樣,但是這里的指揮官卻一直都是洛林.

別說是瑟琳幾個女人,縱然是奧巴赫姆,雷斯特兩人在這種情況之下,也全都是要聽從他的調度.

這也是千年流傳下來的傳統——'讓專業的人干專業的事情∼’

這句話,雖然簡單直白,誰都明白,但是這卻是用了無數的鮮血與生命驗證過無數次的.

洛林看著天空中的禮花升起,並沒有直接回話.而是向著旁邊打了一個響指,隨即一伸手.

在接到警報聲的同一時刻,薇拉就已經飛快地跑了出來,乖乖地站在洛林的身後.

由限于那個靈魂契約,這純真嬌憨的少女從來也沒有離開過洛林身邊三步的距離.

不過縱然沒有那個契約,她也從來沒有想過要離開洛林三步的距離.就像是左手從來沒有想過要離開右手一樣,極其的自然.

(薇拉:這里吃的好,玩的好,睡的好,時不時還能抄個家,受個賄,什麼都不用金幣就嘩嘩的流進口袋里面,傻瓜才不干那)

此時,薇拉見了他的手勢,急忙伸手去摸身上帶著的望遠鏡,但是卻摸了一個空.她不由一驚.急忙轉過了頭去.

卻見雷歐已經在一邊,高高地舉著那個單筒望遠鏡,眯著一只眼睛,認真地打量著天空的騎士們.

薇拉當下氣惱地一跺腳,然後毫不客氣地一伸手,就將望遠鏡奪了過去.

雷歐被閃了一個趔趄.

小公爺當下勃然大怒,他老人家正慘無人道地對那種生物進行圍觀呢∼卻有人跑來搶他的東西?

他瞪著眼睛,轉過頭來,想要找麻煩,但是隨即看到薇拉明亮的湛藍色大眼睛正惡狠狠地盯著自己,小公爺當即像是拔了氣門的氣球一樣,一下子就軟了下來,不住地點頭哈腰,賠著笑臉.

薇拉這才一皺自己小巧可愛的鼻子,得意地哼了一聲,將那個望遠鏡交到了洛林的手中.

"不就是比我的大一點兒,好看一點兒嗎?看的遠一點兒嗎?有什麼了不起的,我又不是沒有望遠鏡."雷歐扁了扁嘴,小聲地碎碎念了幾句.

他一邊說著,轉過頭去,去摸小白身上裝的望遠鏡.

但是隨即卻發現,小白那個小流氓居然已經拿出了望遠鏡,正用鼻子卷著望遠鏡,放在右眼前面,正看的津津有味.

由于眯起左眼的力量過大,那左半邊的肥臉都已經是皺了起來.

雷歐當下大怒,伸手一把就奪了過去.然後就象剛才的薇拉一樣,得意洋洋地舉起了望遠鏡來.只余下小白垂頭喪氣地站在一邊.

但是這個小家伙也極不是東西,惡意地伸著自己的長鼻子,擋在望遠鏡前面.

雷歐當下也是不好意思,道:"好了,我再看幾下,就給你.這總行了吧?"

一邊說著,一邊伸手從……呃,從薇拉的口袋里面摸了一個零食過去,塞給了小白.

小白也是一個記吃不記打的個性,看到有糖,當即象顏大悅,連連地點頭.它一邊嚼著糖塊,一邊催著雷歐快看.以便早一點兒輪到自己.

洛林也不理他們,舉著望遠鏡看了一會兒,

銀翼飛馬一種非常美麗的生物,尤其是它們飛在天上的時候,這種魔獸的強大是勿庸置疑的.

看著在天上慢慢翱翔的魔獸,洛林不自覺的咂摸咂摸嘴,對著飛馬流口水,心說:自己要是有幾個飛馬,別說多,就一個分隊就好了,配上火槍**包,想滅誰滅誰.

但洛林也知道這只是意yin而已,銀翼飛馬只生存在遠離大陸的精靈國度,本來就蹤跡難覓,想馴養更是幾乎不可能.

現在的銀翼飛馬,都是精靈王國多年以前馴養的後代,專門提供給教宗衛隊的,在精靈王國,銀翼飛馬也是王室專有,同樣數量稀少.

馬上的騎士身穿描著精美花紋的皮甲,背上背著短弓,手持銀色的長槍,這些裝備一看就知道出自精靈們的巧手,馬上的騎士看起來如同天神一樣威風凜凜.

他見那兩人確實不像有什麼惡意的企圖,這才微微地一點頭.

羅琳娜當即纖指一彈,向著天空中發射了一個枚魔法彈上去.

那天空中魔法師看到信號,這才讓開了道路.以便那兩名騎士繼續前進.但是他們卻也並沒有離開,在一邊緊緊地跟著,名為護送,實則監視.

而魔法塔上看到信號之時,上面的放射出來的那些光芒當即熄滅了數道,但是卻也是仍留下了兩道赤紅的光芒,射向天空中,不住地游走擺動.

那兩名騎士看了,不禁是暗暗心驚.

以往他們所到之處,盡皆是夾道歡迎,沒有一絲的警惕.現在到了這里,卻是有一種步步驚雷,不敢妄動的感覺.

在此同時,他們非旦不怒,反而是心生敬佩.

"這才是真正軍人應該有的風范∼這位總督伯爵,真不愧被稱為飛鷹戰神,果然是治軍嚴整,不容小覷∼"

他們在那些魔法師們的監視護送之下,徑直在天空中,飛過了大半個城市.

銀翼飛馬在奈德爾城內引起了巨大的轟動.

看到那銀翼飛馬拍打著翅膀從頭頂上飛過,正在大街上做生意的眾人紛紛駐足觀看,議論紛紛.

居民區的人大呼小叫的,百姓從家里面跑出來,仰頭看著天上飛過的身影.小孩子們嗷嗷的叫著,沖出家門,追著銀翼飛馬的蹤影跑出去.

據有人統計,在十五世紀,一個鄉下人一輩子所得到的資訊,也只有十九世紀初,一張《紐約時報》的大小.也就是說,是一個十九世紀的普通人一天的信息量.

也不奇怪,簡單的說,那些貴族的農奴們,他們一輩子都會出一趟遠門,也許能到達最遠距離,就是當地的小城,對他們來說,家長里短,婚喪嫁娶也就是全年八卦的全部了.

而在奈德爾城,這雖然也是一省的首府.但是卻也並不例外.

大家在這里住了這麼久,何曾見過這許多的熱鬧?

在以前,光是看到一個魔法學徒,回去一說,就已經是驚的鄉下那些個土包子們瞪圓了眼珠子.

也就是洛爵爺來這里當上了總督之後,大家這才算是真正地大開了眼界一番.又是魔法師,又是半獸人什麼的滿街亂竄,比狗都多.

原本以為,見了這些東西,回去之後就已經足夠自己吹上半個月的牛了,可是沒有想到,現在連銀翼飛馬,這種只在吟游詩人頭口存在的高級兵種都出現了.

在此同時,眾人心頭也是盤踞著一塊陰云:雖然洛爵爺如此的英武不凡,但是聽說那半獸人的詛咒也是極其的厲害.

光是聽說,前些日子,爵爺就差一點兒被暗殺了.

只是現在這些飛馬騎士前來,不知道又是什麼事情?

洛爵爺好容易領著大家過上了幾天的好日子,可千萬別出了什麼不好的事情,真的中了那個預言∼

聽說洛林爵爺在阿爾摩哈德撈夠了,自然是看不上咱們奈安這點小東西,真要是換個沒喂飽的來,我們可怎麼辦啊∼

此時,那兩名騎士在魔法師們的護送之下,一直縱馬飛到了總督府前院,這才催馬落在地面之上.

由于飛馬的速度極快,慣性也大.他們向前沖了二十余步,這才緩緩地停了下來.

寬大有力的翅膀鼓起的陣陣狂風,將整個草地上的碎草雜屑全都吹拂了起來.揚上了天空.最後飄飄灑灑地緩緩落下.

那兩人跳下了馬來,然後徑自來到了奧巴赫姆的身前,然後撫胸一禮.道:"見過大人."

奧巴赫姆看著他們沉默的表情,當即神色黯淡了一下,然後定了定神,道:"埃留提利烏斯他……"

其中一名騎士也不抬頭,沉聲道:"是的,大人.聖座現在精神很好,但是卻是以聖泉續命.所以命令我們來請大人."

奧巴赫姆紅衣大主教有一項最為重大的特權,那就是在教宗病危的時候,在光明大評議會上,主持下一任教宗的推選工作.

既然現在派人來請奧巴赫姆,這也就意味著,教宗陛下的時日確實是不多了∼

奧巴赫姆雖然心中有所准備,但是此時聽到這個消息,卻仍然是舉首看天,久久地不曾說話.

洛林看了,當下上前,道:"兩位,你們遠道而來,一定是有些勞累了吧?咱們別在這里了,進屋去,好好地談談吧."

那兩名騎士對視了一眼,其中一人以手撫胸,道:"您一定是洛林伯爵吧?早就聽聞閣下的大名,正要好好地向閣下討教一下."

'討教一下’,這句話,可是可大可小的.

可小?比如說,大家一起打麻將,然後很很地討教一下,故意點張放炮,輸個三五十萬的.做為見面禮,送給爵爺.

這種事情一般大家全都是心照不宣,縱然是帝國檢查部追究起來,最多也只能算是白灰色收入.

而可大,那就麻煩了,決對,對槍.砍大刀,拼命,刀刀見血,槍槍咬肉,這都有可能.

洛林愣了一下,但是卻也是絲毫不懼.LGBD,爵爺我現在要槍有槍,要炮有炮,就算是打麻將,叫上小白,也就可收拾你們∼

他當即笑了起來,道:"好啊.咱們有的是機會."

那兩名騎士當即也是哈哈大笑了兩聲.

其中一人回過頭去,向著旁邊的侍衛說道:"這位兄弟,麻煩你們照顧一下我們的馬兒.上些好豆,來些牛奶,最好再來幾斤燒酒.對了,我知道你們這里飛鷹公司產的那種高度數白酒不錯.它們是最喜歡喝了."

那侍衛當下一愣,這飛馬果然是非同一般,還要喝酒.居然還要喝高度數的白酒?

但是看到旁邊洛林點頭,當下也是答應了一聲.

那兩人這才放下心來,然後在洛林的指引之下,一起向不遠處的客廳走去.

洛林看著他們興致勃勃的模樣,當下落後了一步,向著奧巴赫姆低聲問道:"我說,他們這兒是不是有什麼問題啊?"

他一邊說著,一邊伸手在自己的太陽穴邊上轉了兩圈.

奧巴赫姆苦笑了一下,道:"他們全都是教廷最為精銳的騎士,一直苦修不斷,極少和外界接觸,所以說話辦事一直全都是很單純直接的."

洛林聽了,當即大喜過望.

自己前不久前剛派人將紅衣大主教卡拉多斯給掛了,現在梵帝諾城內應該正處于權力大洗牌階段.

雖然里面還有自己的情報人員,但是畢竟是接觸不到上層.許多隱秘的事情無法知道.

有這些教宗的衛隊前來,當然可以打探出不少的消息.尤其是他們這些家伙腦子簡單,想要套什麼話出來,不是更加容易?

當下他緊走了幾步,和著那兩名騎士不住地攀談了起來.

眾人來到了客廳坐下,有人奉上了香茶.大家一邊喝茶,一邊細細地聊著教廷現在的情況.

在談話過程當中,洛林也是了解到,現在卡拉多斯一死,麾下的勢力立時土崩瓦解.

其余的紅衣大主教以及那些聖騎士們看到他們群龍無首,當下像是惡狼一樣猛撲了上去,將卡拉多斯身後留下的那些地盤勢力全都刮分了一個乾淨.

其中不少人生怕引起了洛林誤會,還特意將卡拉多斯留下的那些人員徹徹底底地清洗了一遍.

而教宗陛下身體原本身體就不好,後來被卡拉多斯在暗底下一逼宮,更是不好.

雖然現在洛爵爺……呃,深明大義的不明身份人員將那個擾亂教廷的絕世大奸賊給殺了.

聖座也是極是高興.但是也是越發不行了.他現在飲下了聖泉之水,強自支撐著,要將整個教廷大權交到下一任教宗的手中.

現在紅衣大主教的召集令已經全都傳了下來,各路的紅衣大主教們在十五天之內,就會彙聚在梵帝諾聖城,召開光明大評議會全體會議.推選下一任的紅衣大主教……

此時,在那客廳外面.

雷歐拉著小白,兩個小流氓圍著那兩匹銀翼飛馬不住地轉圈.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五百七十九章雀聖小白(求票!!!!)    下篇:正文 第五百八十二章戰列艦出航(求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