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五百九十一章聖城難進(求票)   
  
正文 第五百九十一章聖城難進(求票)

第五百九十一章聖城難進(求票)

隨著一聲號角聲響,在旁邊數艘飛鷹公司的運輸船的幫助之下,瞬間從岸邊一直到河道中間的戰列艦上搭起了一條長長的跳板.

在勝利號入港的時候,梵蒂諾的各位大人物就收到了奧巴赫姆到來的消息,

那些教廷的一眾高層們,還有已經到達的紅衣大主教此刻能來的全都聚集在碼頭上,一早就已經在此恭候.

洛林遠遠在船頭上就看到了在迎接奧巴赫姆的隊伍,看著那深紅的主教袍擁擠在一起,就像是一個城市廣場的大花壇一樣鮮豔.

奧巴赫姆長出了一口氣,雙手整整自己的衣襟,還"咳咳"了兩聲,擺出一副大紅衣主教的儀態.

然後回頭看了一眼站在洛林身邊的希爾梅莉婭,她此刻臉上滿是急切和激動的表情,探著頭張望著遠處教宗宮殿的尖頂.

奧巴赫姆瞥了一眼希爾梅莉婭的腹部,見希爾梅莉婭的肚子還看不出異常來,無奈的喘了口氣,心里暗歎一聲:父神保佑.

然後又瞟了一眼洛林,暗罵一句:真想掐死你這個壞小子.

卻見洛林的眼光一直盯在港口的紅衣主教們身上,臉上是一副很遺憾的表情,還意猶未盡的舔了一下嘴角.

奧巴赫姆氣的腦子里"崩"的一聲,暗罵道:你小子這表情什麼意思?

雷歐一直趴在船舷上,這會兒轉過頭來看著洛林,用很遺憾的口氣說道:"這要是朝人群開幾炮,咱們就省大事了."

洛林身邊的眾人全都是一副贊同的表情點點頭,雷斯特尤其惡劣,一邊大點其頭,一邊大聲的說道:"嗯,就是,就是,要不∼咱們試試?"

奧巴赫姆老眼瞪的賊大,怒視了雷斯特一眼,雷斯特老臉一紅,摸著胡子訕訕一笑,趕忙道:"玩笑,玩笑."

奧巴赫姆搖搖頭,決定不和他們計較,不然自己這把老骨頭不等下船就交代了.

跟著領航的小船,勝利號緩緩的靠上港口.

在岸上苦等的各位紅衣主教,一看到這一艘巨大的戰列艦,立時知道.這就是洛爵爺一直以來,像是露著'咸蛋超人’小褲褲一樣,迫不急待地炫耀出來的,像是傳說中的'霜之哀傷’一樣的強力神話裝備.

不管是什麼居家旅行,打怪升級,還是下副本,刷BSS,全都是靠著這個戰爭堡壘的.

由于洛爵爺在經過地中海之時,很耍了一把流氓,又是搶錢搶東西的,外帶著殺人放火,留下了一地的殘骸,而且還憑著一艦,就擊敗了西塞羅帝國的海軍.到後來,更是為了報複,以自己強大的火力,炮擊了西塞羅帝國的數座海港.留下了沖天的火焰.

這些任務雖然並不是主線任務,但是卻也很漲聲譽值的.

洛林爵爺在海上的這些作為,梵蒂諾的大人物們可都聽的耳朵起繭了.

僅靠著一艘戰艦就能縱橫四海,可以想像這艘戰斗堡壘的強大,盡管眾人心中早有准備,但是此時看到這一艘巨大如山的戰艦,卻還是不禁一陣暗暗心驚.

但是他們也全都是一方人物,只是一瞬間就將那驚奇按在了心底.

洛林再強大又怎麼樣?我們又沒有惹他,再說這次來是辦大事的,可沒空和那個爆發戶糾纏,那家伙可是個麻煩制造者,誰惹上誰倒黴,離他遠點.

此時看到戰艦停穩,這一眾長衣飄飄的聖職者們,當即迫不急待地一湧而上.

這些雄踞各方,跺一腳震三震的大人物們因為手握重權,平時全都是養氣功夫極佳,就算是泰山崩于前而不變色的角色.但是此時他們的老臉之上顯露出了,堪比保險推銷員的笑容.

這讓雷歐與小白兩個立時警惕了起來,在第一時間就緊緊地捂住了自己的錢包.

但是還不等他們反應過來,那些一個個看上去七老八十的老家伙們已經健步如飛,從他們兩個的身邊匆匆走過.

只那些平時手握重權的紅衣大主教們全都直奔奧巴赫姆,離的多遠,就已經聽到大家熱情而親切的呼喊聲.

"奧巴赫姆師兄."

"我親愛的奧巴赫姆."

"奧巴學長……"

"奧巴大哥……"

"……"

大家的嘴巴上像是抹了蜜一般.圍著奧巴赫姆不住地問長問短,噓寒問暖.熱情盤暄.就是當兒子的見了干爸爸,也不過如此.

但所有熱情的紅衣主教們沒有一個人瞟洛林一眼,就像洛林,雷歐和勝利號的水手們的都不存在一樣.

奧巴赫姆看著眾人也是面帶笑容,不住地應酬.

隨即他還來不及和洛林眾人說一聲,就已經被眾人簇擁著,一起步下了戰列艦,來到岸上,然後一起坐上馬車.

希爾梅莉婭做為奧巴赫姆的親信弟子,和重要副手.也是被裹脅在人群當中,身不由己.只能是眼睜睜地看著洛林,然後向他遞了一個歉意的眼神,帶著一臉的苦笑,也是被眾人擁上了馬車.

隨即一聲令下,那些豪華的馬車不約而同地揮動鞭子,驅馬馳向了不遠處的聖城.

只在後面揚起了一溜的煙塵,隨即就消失在長街的盡頭,就連旁觀的路人都能感受到紅衣主教們迫不及待逃離此地的感覺.

勝利號上的眾人看了,不禁面面相覷.

他們好一陣子這才反應了過來,然後不禁暗歎:看來這聖城就是和一般人不一樣啊,果然不愧是大力發展第三產業的地方,著實是熱情好客.甚至是到了有些讓人受不了的程度.

勝利號的船長松了口氣之後喃喃的說道:"還好他們沒來找咱們的事."

大家好心有余悸的點點頭.

只是大家全都是坐了許久的海船,可要得接接地氣.而且來到了聖城,說什麼也要感受一下這里的聖教氛圍,去那座最著名的大教堂里,拜見一下父神.接受一下宗教洗禮,總不能總待在船上不下去.

隨即洛林一聲令下,將船上的海員們分成數班.讓大家可以分批下船,參觀游覽一番,當即引的水手海員們一陣熱烈歡呼.

就在大家收拾東西,准備下船之時,卻見一隊身著重甲,手執長矛的騎士從城中緩緩馳出.

他們來到了港口處,隨著一聲號令,當即停下,然後分成雁翅展開,排成了警戒封鎖線,虎視眈眈地看著船上眾人.

洛林不禁一愣,心里暗道:梵蒂諾好像沒有限制游客的規矩吧?

緊接著,就見一名頭戴金邊小紅帽的聖職者緩步走了上來.

他來到了戰列艦的邊上,旁邊立時有衛兵將他攔下.

那人倒也不緊張,仰著頭看向了船上的眾人,瞄了一會洛林和雷歐,一整衣服,打著官腔高聲說道:"請問你們家爵爺在不在啊?在下聖城副執事桑多斯,卡林,我代表了聖城守備隊,有事要和他說."

洛林側頭看了他一眼,然後伸手打了一個響指.

那衛兵得了命令,這才讓那位副執事上船.

桑多斯來到了洛林面前,先是極其瀟灑地微微欠身一禮,然後道:"見過大人."

洛林朝他點點頭,當下一笑,道:"你好.請問閣下,有什麼事情?"

桑多斯直起了身來,道:"爵爺,是這樣的.您的人恐怕不能下船."

旁邊雷歐當即就不干了,一拍桌子,怒聲喝道:"你丫的說什麼?"

小白也是盡職盡職地扮好狗腿子的角色,發出了'嗷’的一聲長長地怒吼咆哮,然後也是橫眉立目,惡狠狠地看著那個桑多斯.

在此同時,艦上的海員水手,這些痞子就等著下船去,好好地休息一下.聽到此言,當即也是不住地鼓噪.

"居然敢不讓大爺下船."

"弄死他∼"

"把他扔河里去."

"按海上的規矩,讓丫的走跳板.讓丫的走跳板……"

"……"

各種各樣的怒吼聲,叫罵聲不住地響起.

而且為了將威脅顯的更有效一些,這些痞子也全都一脫衣服,露出了身上各式各樣的猙獰紋身.

雷歐看了,當即也是一撥胸口,脫下了衣服,但是剛脫一半,看著身上露出白光光的粉嫩皮膚,這才想起來,自己這些日子太忙,光顧著當海盜玩了.沒有在身上畫紋身,當下又急忙將衣服穿上.

小白看著那眾人身上猙獰恐怖的紋身,回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當下也是頗為自卑,悄悄地拉了拉背上披著的絲綢,將那如同半截子圍牆一樣的身體給遮起來.

只是在那充滿了威脅的聲音當中,桑多斯卻是絲毫不懼,他掃了一樣正在捋胳膊挽袖子的眾人,心里暗道:別看你能把卡拉多斯的人馬扳倒了,這里可是梵蒂諾,我就不信你敢胡來.

想起臨來之前,幾個大人物對他的保證,桑多斯覺得自己底氣十足,不用把這些武夫丘八放在眼里.

他冷冷地一笑,道:"爵爺,您可是要知道,這里可是聖城,不是您的那個鄉下地方.如果出了什麼差次,鬧出亂子來.您可是承擔不起的."

洛林微微地眯起了眼睛,仔細地打量著那個牧師打扮的家伙.

只見他微微地揚著巨大的鷹鉤鼻,露出那些手中有點兒權力的下濺痞子們所特有的市儈嘴臉.

那副下濺的嘴臉,以前洛林可是經常見到過.雖然只是一個區區的臨時工,但是攆小販,罵老人,打孕婦,拎竿稱,搶大白菜,在老百姓面前經常耀武揚威.心理變態扭曲到,好像他就是像偉大的傻大木一般,主宰一切的**者一般.

洛林心里立刻就明白,這個家伙就是別人的槍,被人推出來給自己上眼藥的.

當下輕輕地歎了口氣,然後勾了勾手指,示意那人走近一點兒.

桑多斯愣了一下,但是卻也是雙手背後,邁著方步,緩步地走到了近前.然後一臉虛偽的假笑,用略帶著嘲弄和諷刺的語調說道:"怎麼?爵爺,您想好了吧?這里是梵蒂諾,不是你的奈德爾城,不過嗎……"

他頓了一下,然後語意一轉,又接著道:"不過如果您要是有東西可以意思一下的話,咱們也不是不可以通融的.畢竟規定是死的,人是活的,你們大老遠來一趟,也不容易.我也就當是發發善心做好事了."

那語氣當中充滿了真誠和友善.桑多斯幾乎都要被自己的善心感動的要哭了.

洛林點了點頭,道:"好吧,誰讓咱們來聖城了呢.當然也得好好地給你意思一下,不是?"

他話說到這里,然後抬起手來,對著桑多斯的大臉,輪圓了胳臂,就是一個耳光抽了過去.

LGBD∼居然跟爵爺講'意思’,這不是他娘的皮癢,找著挨抽嗎?

就聽'啪’的一聲響,桑多斯當即被抽的原地轉了一圈.

他愣愣地看著洛林,然後又難以置信地伸手在臉上摸了一下,感到臉上火辣辣的痛疼,這才確定面前的這個總督果然如傳說當中的一般,是一個徹徹底底的流氓.

桑多斯立時就愣住了,直到臉上傳來火辣辣的痛感,桑多斯頓時火冒三丈,跟一只被激怒的兔子一樣.

他直氣的雙目充血,怨毒地看著洛林,嘶聲叫道:"你敢打我,你居然敢打我."

他在氣急之下,伸手指著洛林的鼻子,尖聲叫了起來,道:"信不信,信不信我派人殺了你quan家……

洛林也不等他把話說完,抬起腿來,對著他的肚子又是狠狠地一腳.

桑多斯立時又是一聲尖聲慘叫,然後雙手捂著肚子,不住地向後倒退了回去.

對于這種人渣,洛林也懶的多說,只是伸手一指,道:"小的們,好好的給他意思意思∼"

隨著他的一聲令下,旁邊的眾人當即歡呼了一聲,然後蜂湧而上.

雷歐也是毫不客氣,拿出儒曼第一小流氓的英姿,隨手拎起了一張椅子,第一個就沖了過去.然後高高地舉起來,對著桑多斯就拍了下去.

隨即,聽到那'啪’的一聲脆響,椅子頓時四碎了開來.

雷歐當即眼淚都快要流出來了,好長時間沒有這麼痛快地耍一回流氓了啊∼

上一次這樣揍人,還是當初剛到奈安,收拾那個什麼巡查主教的死胖子的時候.

要知道,這椅子可是十大殺器之二,僅次于啤酒瓶,而且輪殺傷力,還可以和板磚並駕齊驅.

桑多斯挨了這一下,頓時被打的一個跟頭,栽倒在地.

旁邊的水手們此時也是一湧而上,拳腳齊飛,對著桑多斯就是一頓胖揍.

就在此時,就聽旁邊一聲嘹亮的咆哮:"嗷∼∼"

緊接著,甲板一陣劇烈的震顫.

眾人回頭一看,頓時急忙分了開來.

桑多斯透過自己被打腫的雙眼的縫隙向外看去,頓時嚇的魂飛魄散.

只見頭頂上,一頭身披絲綢的白色大象用長長的鼻子舉著一張沉重的桌子奔了過來.

那巨大的陰影完全遮住了陽光.

桑多斯頓時就感到全身的鮮血一下子凝滯了起來.

緊接著,還不等他反應壹為,就見那只小象已經高高地舉起了桌子,然後用力地向下拍來.

桑多斯頓時就感到全身的鮮血一下子凝滯了起來.

他還沒有來得及叫上一聲,就已經是兩眼一翻,軟軟地倒在地上,昏死了過去.

小白看了,急忙刹車.

那桌子堪堪在距離桑多斯腦袋一寸的距離上停了下來.

它很是納悶地看了看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桑多斯,又看了看自己舉著的桌子,很是奇怪:為什麼還沒有拍到,那個家伙就已經是暈了過去.難道我也練成了傳說當中的無敵斗氣?可以殺人于無形之中?

嗯,很有這種可能∼

等一下,那個家伙醒過來之後,一定要再試一下.如果再給他嚇的昏過去,就說明自己真的練成了.這太神奇了.

沒想到整天吃香蕉糖果,跑外面耍流氓也能晉級,以後還一定要常常干才行.

洛林看著它一臉傻笑的模樣,也不知這個小家伙也是一腦子的壞水,他站起身來,然後懶洋洋地向著身邊的侍衛吩咐道:"等一下那個家伙醒了,就給我把他扔河里去."

那侍衛雙腿一並,沉重的馬靴後跟碰在一起,發出了一聲輕響.然後響亮地答道:"是,大人."

洛林點了點頭,然後將身上的披風甩下,露出了里面穿著的衣服.那衣著和岸上那些前往朝拜的人並無二致.

縱然是最為優秀的情報員,最多,也就是可以從他的衣飾特點上推斷出來,這個小白臉是從儒曼帝國某一個鄉下地方過來的.

旁邊的侍衛們也已經是換上了普通的衣服,護衛著他向著岸上走去.

這個時代,一沒有那個隨隨便便就可以讓人紅透了半邊天,塑造出一位天才的偉大攝影家的照像機.更沒有可以給無數男yin們帶去心靈安慰,可以讓大家以批判性的眼光,批判性地認真審察的蘿蔔國的無*小電影.

(縱然有一些這方面的技術,也是完全讓魔法師們給壟斷了,結果還給他們當成了年終福利,絕不外傳.)

而且,縱然是帝國皇帝,出于維護自己神秘性的需求,以防被人認出暗殺.並沒有畫影圖形,跟那個傻大木一樣貼的滿大街都是.

但是洛爵爺認為,不這樣做的更主要原因,是防止大家在沒事兒的時候,對著那畫象練飛鏢,吐口水.

既然皇帝陛下都是如此,下面的人更是不會畫像貼的滿大街了.

像洛爵爺這麼牛叉的人物,只要不穿那身總督的禮服,出了總督府的門之後,也是沒有幾個人認識他.

甚至有時候逛在大街上,還被帶著紅袖頭的警惕性極高的大媽們當成了重點監視對像.

因此上,他穿上了那身衣服之後,絲毫也不怕被人給認了出來.就那樣大搖大擺地下船去了.

雷歐與小白兩個現在卻是有些舍不得離開.

雖然他們也想著上岸上轉一圈,但是卻也很想再揍那個跑到自己的船上敲詐的家伙一頓.

LGBD∼

大爺們以前光是敲別人竹杠的,這孫子居然也跑來敲大爺.這不是活膩了嗎?不好好地揍上一頓,以後都沒臉出門了.

但是他們低頭看了看倒在地上的桑多斯之後,最終,他們還是決定跟著洛林一起下去.

因為那個桑多斯極是一個狗熊,被嚇暈了到現在還沒有醒.而且看這樣子,一時半會兒也是醒不了的.

眾人踩過一路的跳板,來到岸邊.

那數十名守在岸邊的騎士們看了,當即齊齊地暴喝了一聲.擋在了眾人的身前.

洛林不禁一皺眉頭,有些惱怒了起來.就算是這些人們得到了高層的授意,想要試探出自己的底線,但是現在這樣做已經是太過了.

他冷笑了起來,道:"喲哧.都說教廷的死禿頭們在聖城待的久了,眼高于頂.把人們對于父神的崇拜,當成了對他們的恭敬.真以為父神老大,你們就老2啊.是不是要爵爺稱稱你們啊?"

對面的一名騎士看到他的模樣,知道這位大爺這是打算發飆了,當即一陣膽寒.

他苦笑了一下,上前一步,向洛林敬了一禮,然後道:"大人,您別讓我們為難."

洛林看著他的面孔,突然想了起來,這個家伙是教廷騎士,以前在進攻阿爾摩合德的時候,自己還曾經指揮過他.

他當下不禁火氣全消,然後一笑,道:"克利斯,你是克利斯.哈,小子,升官兒了.現在居然當上了衛隊長了?"

說著,抬起手來,在那騎士的胸口重重地一捶.

那一眾聖殿騎士們驚奇地看到,原本一向極為高傲的隊長在那人的笑罵親膩當中,居然會堆起一臉的諂笑.像一個狗腿子一樣.

克利斯道:"大人,這還不是托您的福,打下阿爾摩哈德之後,回到教廷,我們論功行賞.我這不才當上了隊長的."

洛林哈哈大笑了起來,然後道:"好,好,好.不愧是跟爵爺我混過的.回頭一定要好好請我喝上一杯.對了,還要把那些弟兄們都叫上."

說著,重重地在克利斯的肩頭拍了兩下,然後就要混過去.

克利斯苦笑了一下,然後又擋在了洛林的身前,央求道:"大人,大人,你們這些大人物們打神仙架,就別為難我們吧?"

洛林看了看他,然後用力地晃了晃脖子,活動了一下關節,發出一陣噼噼啪啪的骨節松動聲響.

他看著克利斯,道:"小子,聽著.今天這個聖城,我還是進定了.給你兩條路走,一,乖乖地給我放行.讓我進聖城.

二,乖乖讓我們給打暈了,然後再掏光你們身上的錢包,扒光衣服,只給你們留一條內褲,然後我自己再大搖大擺地進聖城∼"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五百九十章聖城故事(求票)    下篇:正文 第五百九十二章皇家禮炮(求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