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六百零六章 代表太子黨消滅你(求月票)   
  
正文 第六百零六章 代表太子黨消滅你(求月票)

第六百零六章 代表太子黨消滅你(求月票)

聖城警衛們的水平也是極高.,能混到梵蒂諾這個教廷的中樞神經來的,也不是一般人物,起碼也是經過激烈的斗爭,踩著別人爬上去的.

他們只是略略地一問,就已經從夏爾的口中得知,昨天夜里有一個金色的胖胖小男孩和小像的雕像.那形狀極是可疑.而且小男孩還翻著眼睛看人,就像是活了一樣的.

只是當時他以為那是眼花了,現在看來問題應該就出在那個雕像身上.

一個胖胖的小男孩和一頭小象?

聽到這個消息的人腦子瞬間就會跳出一個很具體的形象.

這個世界上肥肥胖胖的小男孩很多,

小象也有很多.

但是胖胖的小男孩和小象一起的組合,這世界上就沒有幾個了.

更何況,在聖城當中還恰恰就有這麼一組.而且他們身上還全都帶著斑斑的劣跡.

從'攆張家的雞,追李家的狗,再到王家,打他們家的小盆友’這樣的小打小鬧……到組織黑社會,收保護費,開賭場……再到組織大型團隊,下別人的副本,搶寶箱,殺BSS,暴裝備,搶地盤……

可謂是壞事做絕.

即便是出道以來還沒有多長時間,即便是當事人連年輕都算不上,可他們的名聲已經響徹了大陸.

就是一頭豬,也知道這個時候,誰是最大的嫌疑人.

一眾聖城的警衛們雖然當中有不少是給別人當小舅子,靠著裙帶關系爬上來的.但是他們能混到現在的位置,自然也是要比豬聰明了許多.

這些痞子又怎麼能不知道該找誰的麻煩?

洛林看著一眾警衛沖了進來,開始還驚奇了一下.但是隨即就恢複了平靜.只是冷眼看著他們.

而旁邊雷斯特也是大大咧咧地坐著,也不起身,仍然半閉著眼睛,繼續唱著那個《智計無雙大首相的六次出山遠征》選段.

"我正在城樓觀山景,突聽的城下亂紛紛,旌旗招展空幡影,原來是阿爾摩哈德發來的兵……"

洛林聽了,不禁側頭看了他一眼,終于確定,這個老家伙也就只會這一段而己.

薇拉與雷歐兩個心懷鬼胎,看到對方找上門來,當下對望了一眼,然後也是一齊低下頭去,默不作聲地扒著自己面前的飯菜.

倒是小白很是好奇,睜著一雙懵懂明亮的大眼睛,看著對方.認真地考慮著一會兒要不要從地上摳起板磚來,掀了那些家伙的前臉兒.

看到這邊眾人居然如此的淡定,那一眾騎士們感到極是出乎意料.

要知道,那些老百姓們一看到大家如狼似虎,凶神惡煞的模樣,很多都是當即就嚇的瑟瑟發抖,甚至是尿了褲子.

要是再亮亮拳頭,暴打他們一頓的話,那就是讓他們說什麼,他們就說什麼.就是一頭棕熊,到了大家的手里面,最多只要五分鍾,它也會痛哭流涕地承認,從一出生起,它就是一只兔子的.

他們對望了一眼,略略有些猶豫.

其中一名騎士見此,當下走到了洛林的身後,毫不客氣地厲聲喝道:"站起來,我們要對你們進行檢查∼

喂,跟你說話呢,聽到沒有∼耳朵聾了∼"

洛林不禁心中有些惱怒.

LGBD∼

這些人怎麼如此的沒有缺家少教的∼

是靠著後媽養大的嗎?

但是爵爺卻是強自忍了下來,然後微笑著轉過了頭來,道:"我聽到了.不過我有一句話要告訴你."

那騎士愕然一愣.

他回頭看了看身後的騎士們,然後大笑了起來,道:"你有話要說?你們聽到了沒有,爵爺還有話要說,哈哈哈.他還真當這里是他的那一畝三分地,哈哈哈……"

他越說越開心,笑的不住地拍打著大腿,眼淚都快要流出來了.旁邊的眾人也不禁跟著一陣哄堂大笑.

洛林也不禁跟著失笑了起來.

那人看到洛林的笑容,猛地一斂,道:"爵爺,別忘記了,這里是教廷.你是條龍,也得給我盤著,是虎也給我臥著,多少的英雄好漢,在這里,不全都乖的像是小貓兒一樣.說吧,什麼話,我聽著呢∼"

他雙手叉腰,腆著肚子,一副暴發戶老爺們施舍窮人一個銅板之時,所特有的那種大度而自我滿足的**嘴臉.

洛林笑了笑,輕聲道:"去你**∼"

"你說什麼?"那騎士當即勃然大怒,在怒火沖燒之下,血液直沖頭部,他的臉一下子變成了血紅的顏色."有種你再說一次……"

他就像是最底層的城衛隊員對待一個手無寸鐵而又膽小怕事的老百姓一樣,極其粗魯地伸手就要去抓洛林的肩膀.

就在他的手既將碰到洛林的時候,洛林眼中寒光一閃,然後側身一轉,讓過了他的手去.

那騎士愕然一愣.

緊接著,就見洛林左腿輕輕一勾,那椅子已經是從地上跳了起來.

洛林伸手抓住椅子背,然後冷笑道:"我說去你**∼"

洛爵爺那是何等樣人,豈是你們下濺人渣的髒爪子可以碰的?

隨即,就將那椅子高高地舉了起來,對著那騎士的腦袋就砸了下來.

那椅子在大力的作用之下,撕裂了空氣,發出凌厲的呼嘯聲.

'呼'的一聲.

凌空飛下∼

緊接著,椅子的木腿重重地擊在那人的頭顱之上.

就聽'啪'的一聲.

椅子在劇烈的反作用力之下,當即變成了碎片,飛散了開來.

那名騎士腦袋就像是被木棍砸開的西瓜一樣,頓時鮮血飛濺而起.

站在旁邊的人躲閃不及,當即被鮮血給濺了一身.

斑斑的鮮血甚至飛濺到他們的眼中,模糊了視線.

那名騎士當即一聲不吭地就倒了下去.

洛林那個動作瀟灑流暢,中間沒有絲毫的停頓,如同優雅的舞蹈一般,行云流水,又如羚羊掛角,無跡可循.

但是這個動作,卻又極其充分地宣示了洛爵爺的暴烈個性∼

面子是別人給的,臉卻是自己賺的.既然這些狗東西如此的下濺,也就別怪爵爺心狠手辣∼

整個經過兔起鶻落,如電光火石一般,發生的極其突然.

眾人一時都幾乎看呆住了.

他們不能相信,居然還有人敢在這個時候,這個地方,跟自己耍流氓.

洛林手執著半截的椅子,站在眾人面前,冷冷地看著他們.

雖然他的腳下只是一具人體,但是眾人猛然間恍忽了一下,就像是看到一尊站在尸山血海之上,高傲冷漠的魔尊一般.

但是一眾騎士們也全都是橫慣了的主兒.

他們也有著自己的驕傲.

當初,他們全副武裝,和那些手無寸鐵,只拿著木棍掃把的老百姓們打仗的時候,也是七進七出的,異常英勇的.

英勇就會變的驕橫.驕橫的結果就是目中無人——只能自己欺負別人,但是哪怕別人踩一下自己的鞋面,也要打的他一個生活不能自理.

他們當即怒吼了一聲,各執著武器就要沖上前來.

此時,就見對面眾人一把推翻了桌子,做為掩體,然後不約而同地,同時從下面抽出了數支的長槍短炮.

洛林舉著一支短筒的散彈槍.

那是一支SPAS-12式的散彈槍.

為了加強威懾性和殺傷,洛林特意加裝了燃燒彈,也就是龍息彈.一槍出去,可以把人打成碎片,而且還附帶有燃燒效果.

薇拉雙手平舉,一手一支銀色的史密斯,韋森500六輪手槍.她秀眸微眯,藍色的長發飄飄,如同那個著名的微笑閃士.

這種左輪手槍的子彈動能極大,比大名鼎鼎的'沙漠之鷹’還大一倍.既使稱為手中火炮,也毫不過分.一槍可以擺平一頭戰象.

雷歐雙手舉著一支標准柯爾特毒蛇怪蟒.原本以雷歐的力氣,他最多也就是拿一個小砸炮玩玩,但是他一看到這種城市獵人用的手槍,極是符合小公爺喜歡臭屁的性格,當下就喜歡上了.

雷斯特也是右手握著魔杖,左手拿著一支柯爾特左輪槍.

他絲毫也沒有魔導士自動屏閉其他武器的自覺.

用他的話說,狗屁的榮譽,那都是魔法武器生產都用來騙傻叉的.聽他們的話,你就死去吧∼

出去外面耍流氓打架,稍有不慎,可都是致命的.自己的命重要,還是被他們當成傻叉騙重要?

放著這麼一個好用的大殺器不用,我腦子又沒有病∼

而且在此同時,這也意味著,有了手槍之後,魔法師這一遠程高輸出,但是近戰能力低下的弱點,也被彌補了起來.

他早就想要試試這手槍究竟是好用到什麼樣的程度,只是出于老狐狸特有的謹慎,這才拿起了魔杖,做為補充火力.

小白左右看了看,當下也是從自己的背包里面,抄起了一把最大號的史密斯,韋森500手槍,興高采烈地對准了對面的騎士們.

它天生就是戰象之中的王者,天性中里就帶著嗜血狂暴的基因∼

那些騎士們打算著向前沖來,猛然看到他們拿出這些武器,做出抵抗,不禁猶豫了一下.

但是隨即,這些沒有見識的看到他們拿出的長短家伙,一時間全都是哈哈大笑了起來.

這些個破鐵還沒有一個匕首長,而且上面還沒有開鋒,拿出去都不一定有燒火棍子有用,最多也就比牙簽的攻擊力大那麼一點點兒,枉費的他們還鄭重其事地拿了出來.

洛林看了,當下一笑,然後抬起了槍口,向著天花板上開了一槍.

就聽轟的一聲巨響.

頓時槍口處噴出一股烈焰.

緊接著一陣灰土漫天飛舞.

等眾人定睛再看之時,當即全都不禁戰悚了.

只見房頂處,多了一個半尺來寬的透明大洞∼

陽光從那洞口處直射了下來,照在對面洛林的臉上.照的爵爺呲著的那一口健康的牙齒,格外的白亮閃耀.

緊接著,他用力地一拉護木,就聽'咔噔’的一聲清脆的聲響,一個還冒著青煙的銅制彈殼從槍膛中飛了出來,滾落在地上,發出了一連串叮鈴鈴的聲響.

洛林隨即又一松手,槍膛處又發出了'咔’的一聲響,那表示著,第二顆子彈已經推入了槍膛當中.

他呲著牙,微笑著,將槍口對准了那些騎士.

眾人此時這才醒悟了過來.

他們看到對面那數支黑洞洞的槍口,然後在心中略略地估算了一下,不說多,縱然其余的槍支有洛林手中那支一半的威力,自己這些人就要有一多半死在這里了.

雖然他們還不知道,那槍口中噴出的究竟是什麼東西,但是有一點卻可以確定,不管那是什麼,卻一定是通往地獄的通行證∼

想到這里,眾人不禁一陣的膽寒.

殺人放火槍東西的事情,就像是烤雞翅膀一樣,大家都喜歡.但是殺人放火槍東西,卻要付出生命的代價,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就在眾人變顏變色,猶豫著裹足不前的時候,旁邊一個陰森寒冷的聲音傳了過來.

"上,都給我上.這里是聖城.他們不敢動手的∼"

一眾騎士們也是大街攆那些做小生意的老百姓們到處亂竄的勇士,腳踢孕婦,拳打小朋友,一個個全都是身經百戰,異常的下濺.

他們頓時醒悟了過來:對啊,這里是聖城,我們的主場∼這個家伙再橫再牛叉,他敢在這里胡鬧嗎?

如果他真敢胡鬧,到時候教廷震怒,追究起來,誰敢阻攔,等待他的最終結果,必然是抄家滅門,死無葬身之地.

他們不禁又是一陣蠢蠢欲動.

這些教廷騎士們已經是驕橫太久,封閉太久了.在教廷上層那些大人物刻意的縱容和牶養之下,目空一切,格外驕橫,已經完全喪失了騎士應有的品德.只是知道攀比權勢.而且更為致命的是,他們根本還不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比教廷這個機構,權勢更大的機構.

看到他們有些危險的舉動,雷歐舉著槍,猶豫地瞄了洛林一眼,考慮著是不是真的要開火了.

洛林一笑,然後將槍口略略上抬了一寸,然後果斷地扣動了板機.

'轟,轟轟轟轟’

槍口處吐出了長達數尺的赤焰.

鉛制的軟丸高速噴出,呼嘯著,險之又險地從一眾騎士們的頭頂上,幾乎是擦著他們的頭皮掠過.

洛林一邊開火,一邊向著眾人走去.

一眾騎士們在他這狂轟當中,全都嚇的不知所措,出于人的本能反應,只能紛紛雙手抱頭,低頭閃避.不自覺間就讓開了一條道路.

洛林幾步就來到了那名發號施令者的面前.

此時就聽槍膛中傳來了空扣之聲.

那名騎士愕然地低頭看了一眼,然後伸手就要從洛林的手中奪槍.

洛林當下左手向懷中一撤,右手一翻,舉起了沉重的槍托,就向著那人的臉側砸了過去.

柔軟的臉頰重重地撞在梨木的槍托之上,瞬間就發生了變形扭曲.

緊接著,就見那騎士的頭順著槍托撞擊的方向歪了過去,

在此同時,一口鮮血和著數顆牙齒一起噴了出去.那股血箭噴出了足足有數尺之遠,這才落在地上.

那騎士噴出了鮮血之後,頭腦一昏,一下子歪倒在了地上.

洛林伸手一把抓住他的衣領,然後像是托死狗一樣,將他拖回到場中.

此時,那騎士也從那一槍托的重擊中漸漸清醒了過來.

他當即就要從地上爬起來.

此時,洛林一腳踩在了他的脖子上面,然後微笑著道:"別動."

說著,右手握著槍管下的護木,重重地向上一提,然後再猛地一壓.在慣性的作用之下,就聽'咔噔咔’的一聲響,已經再次填裝好的子彈.

雷歐看了,當即瞪大了眼珠子,兩只眼睛里全都是閃亮的小星星.這個上彈的動作真的是太帥,太鳥了∼

以前光是覺的拿著左輪帥,那種破散彈又笨又重的,很不符合小公爺"英勇偉岸,領導著帝國廣大人民群眾在不斷勝利的大道上,繼續大步前進……"的身份,但是現在看來,這卻絕對是錯的.

不說別的,光是這個上彈的動作,就已經值回票價了.

他當下暗暗發誓,回頭也一定要弄一把來,好好地臭屁一下.或許回頭就把老大的這個給他坑過來?

就在這個小流氓大眼珠子亂轉,想著壞主意的時候.洛林已經將那槍口指向了那騎士的額頭,然後輕聲地問道:"是誰讓你們這些狗崽子如此沒有禮貌的?居然什麼都不說,就敢闡自沖進來隨便抓人?你們還有沒有王法啊?"

那騎士用力地掙紮了幾下,發現自己怎麼也起不了身來,當下一臉怨毒地看著洛林.

他非旦不回答洛林的問題,反而嘶啞著聲音,一字一頓地說道:"知道我是誰嗎?知道我爸爸是誰嗎?"

洛林聽了他的話,不禁一滯.心中暗歎:這個世界上怎麼有這麼多的腦殘?一旦打不過別人,當下就開始像白癡一樣,大叫知道我是誰,或者我爸爸是誰?而面前這個家伙更次,居然還兩個一起全都叫出來了.

雷歐身為帝國第一世家子弟,最恨的就是這種不學無術,只會到處拼爹的二世祖.

他聽了那人的叫喊,當下勃然大怒,怒聲喝道:"王八蛋,小爺我最恨的就是你們這些個王八蛋,屁本事沒有.就只會到處拼爹.

LGBD∼

我們太子黨的名聲,就是你們這些個王八蛋給敗壞了∼

小爺我又是慰問百姓,又是給窮人發錢,又是要捐款,又是修橋補路,我容易嗎?

啊???

啊∼

結果倒好,小爺我好容易給咱們太子黨攢下了一點兒的好名聲,全讓你們這些王八蛋給完全抹黑了∼

你看人家超人∼看人家蝙蝠俠∼看人家鋼鐵俠∼

LGBD∼

同樣是太子黨,人家都是干了什麼?人家拼爹了嗎?

就是小爺我,你看小爺,我什麼時候顯擺過我爸爸是誰啊?我什麼時候顯擺過我大伯是誰啊?

啊???

啊∼∼

你個王八蛋∼

真是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香噴噴的牛肉火鍋湯∼

今天……今天……今天……"

他氣極之下,雙眼幾乎要噴出火來,怒聲咆哮道:"今天小爺我代表太子黨弄死你∼"

呲著小白牙就奔了過去,然後一翻腕子,舉起金屬的槍托,就要向著那騎士的腦門砸去.

旁邊薇拉看了,急忙伸手將他拉在了一邊.

但是小公爺也是氣急了,不住地手刨腳蹬,一邊拼命地掙紮,一邊怒聲咆哮道:"放開我,放開我.今天我一定要替我們太子黨正名,替天行道,我一定要弄死那個王八蛋,我一定要弄死他∼

這王八蛋活著,不光是丟他自己的,丟他爸爸的人,還丟我們所有太子黨的人……"

在他那帶著童稚的憤怒聲音當中,眾人全都一陣極其奇怪的沉默.不少人的後腦勺上甚至是掛著一顆斗大的汗滴.

他們毫不懷疑,在眾目睦睦之下,那個白白胖胖的小男孩在暴怒之下,會毫不猶豫地痛下殺手,當場結果了那名騎士的性命.

只是此時那名騎士眼睛里卻開始放起了光,從剛剛雷歐被拉開的那個舉動,就可以知道眾人的態度——他們絕對不敢動手的∼

當下他用一種更加輕蔑的眼神,挑釁地看向了洛林,聲嘶力竭地拼命大叫了起來,道:"有種的話,你弄死我,你敢嗎?你敢嗎?這里是聖城……你有種的話,就弄死我……"

旁邊的一眾騎士們一時也是血脈噴張了起來.他們的信心再次回來,剛剛的失去的驕橫也重新回到了身上,瞪起了血紅的眼睛.

是的,這里畢竟是聖城∼

剛剛他們做了那麼多的舉動,只是威嚇而己.費了那麼大的勁,他們沒有,也不敢對著自己這些人動上一根手指∼

而且昨天,他們在那個巨大戰艦上的舉動也證明了這一點.雖然他們在戰艦上不住地放空炮,制造出震耳欲聾的聲響,但是那卻也只是一陣空炮∼

一眾騎士們的情緒也再次點燃,呼吸漸漸急促了起來.

他們如同圍著獵物的豺狗一樣,全都微微伏低了身體,眯起了眼睛,露出了本性當中貪婪和殘忍:如果他們不敢動手,那麼事情就好辦多了∼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六百零五章偉大的功勳(求月票)    下篇:正文 第六百零七章 我,縶愛藝術(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