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六百一十四章盜,非盜(求月票)   
  
正文 第六百一十四章盜,非盜(求月票)

第六百一十四章盜,非盜(求月票)

洛林聽了聖保多祿的質問,當下假裝著愕然一愣.

要說洛林的演技也是久經考驗了,而且基本上是無師自通.

為了藏私房錢和跟雷歐互相栽贓陷害,洛林的表演才能在與幾個女孩子長期的斗智斗勇當中,逐步摸索出來的,雖然離大陸第一演員阿黛兒的水平還差點,也基本糊弄不了身邊的女孩子,不過應付應付教廷的人,還是足夠的.

洛林在擺足了驚訝的表情後,道:"誰承認,承認什麼?憑什麼承認?別看你是教宗,但是也不能胡亂陷害別人,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

大家熟歸熟,但是你這樣胡亂冤枉人,信不信我告你毀謗∼"

聖保多祿當下氣的臉色鐵青,嘴唇發紫.全身上下一個勁兒地直哆嗦,恨不得攥著手里的木杖在洛林頭上敲上一排的包.

洛林看著自己這個便宜老丈人,當下心中一陣的快意.心中暗罵:讓你丫的當法海,從中做梗.看爵爺我氣不死你∼

也許真就應了那句話,把女兒養大的老父親和偷走了自己女兒的賊,是天然的敵人.

此時,就聽身後一陣混亂,幾個人含混不清的在嚷嚷著.

洛林轉頭看去,只見一個身形窈窕,穿著紅衣主教服飾的的妙齡少女,和一個白發蒼蒼,身著便服的老人一起從外面趕了過來.

正是希爾梅莉婭和奧巴赫姆.

他們也是得到了消息,匆匆地就趕來了.

只是他們剛走到門口,卻被一眾侍從彬彬有禮地給攔在了外面.

奧巴赫姆當下勃然大怒,這兩天奧巴赫姆連覺都沒有睡好,心里正憋著一股邪火沒出發那.

他看著面前的侍從,厲聲喝道:"嗨,孫子∼讓我過去.信不信爺爺我現在就抄聖典,呼你丫的臉上∼"

說著,老虎軀一震,狂散流氓地痞的王霸之氣.

他可是知道,這個禍比昨天的那個還大.一個不慎,教廷都要完蛋.因此,此時也是極為果斷堅決,為了趕時間,連一點大紅衣主教的威儀都不要了,張口就是黑話.

那侍從當下只能是連連苦笑,但是他也是命令在身,在接到其他的命令之前,卻仍然攔奧巴赫姆,不讓他過去,無奈之下只能連連的躬身行禮.

奧巴赫姆當下冷哼了一聲,就要動手,強行闖過去.

這時就聽耳邊一陣風聲響過,"呼".

緊接著,眼光的余光就見一道黑影從旁邊飛過.

隨即'啪∼’的一聲重響.

緊接著,一聲慘叫響起.

兩道細細的鮮紅色液體向上飆出.

奧巴赫姆再看過去,只見那名侍從已經手捂著面部,倒在地上.旁邊還散亂地扔著一部厚厚的聖典,他的鼻子里正呼呼的流著血.

而旁邊,希爾梅莉婭一邊活動著潔白的皓腕,一邊怒聲道:"你個混蛋,居然敢攔我.睜開狗眼看清楚,姑奶奶是你可以攔的嗎?給我滾一邊去∼"

顯然,剛是她已經用那部厚厚的聖典,呼在了對方的臉上,手法乾淨利落,絲毫不拖泥帶水,從舉起聖典到拍到侍從的臉上,完全是一副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在侍從的神經電信號還沒有傳到大腦之前,厚重樸實的聖典就劃過一道玄之又玄的完美弧線,正中侍從俊臉的中間,一招就將侍從,打的倒在地上.

要知道這聖典可是和板磚一樣,並列十大兵器譜之首的.

那些牧師們為什麼牛叉?一是靠著臉皮厚,二就是憑他們手中的聖典.

大家平時出門,官府不讓隨便地帶磚頭逛街,但是你帶個聖典,可就沒有這樣的限制,而且還有同樣的殺傷效果.同時還外帶著百分之八十的精神攻擊.

端地是厲害非常.

牧師們居家旅行,隨身必備的兩件兵器,一個聖杖,一個就是聖典.

這可是絕對的大殺器.

牧師們百戰百勝的力量源泉.

和轉頭相比,聖典夠厚,夠寬,拿著順手,正拍側拍都沒有問題.

而且不同于磚頭的千篇一律,形象粗陋簡單,聖典可是制作精美的.

此外,要是閑普通版的殺傷力不夠,還有硬皮的精裝版,那硬度已經和板磚不相上下了,要是還覺得不夠,教廷還發行有鐵制包邊的典藏版,雖然價錢貴了一點點,可保證物超所值.

要是這些還是不能讓人滿意,沒問題,教廷還有全金屬制作的限量紀念版,還提供人性化服務,可以按照鐵制,銀制,金制三種規格定制,而且大小和薄厚全由個人指定.

可以想像,一旦開起戰來,當對方還在滿地找磚頭的時候,你就抄起鐵制包邊的典藏版聖典來,大叫一聲'代表父神懲罰你∼’,然後一下子呼過去,把他拍翻在地,光是這一項,就得占了多大的技術裝備的優勢?

希爾梅莉婭平時溫溫柔柔的,善良仁慈,說話也好似永遠都是輕聲輕語的,骨子里卻也是一個暴脾氣.不然也當不上楓葉丹林的糾察隊副隊長,成為人人談之色變的女強人,當初在密林受困,也就不會敢于施放犧牲法術,要和敵人同歸于盡.

這一次來了聖城,幾乎是沒有一件事情是順的,周圍的人從頭到尾都在給她添堵,這火氣當然不少.

她乾淨利落的將那侍從拍翻在地之後,在周圍人完全傻住了的目光中,一拎裙角,抬起腳上的高跟鞋,對著那名侍從狠踹了兩腳.

旁邊的侍從們見了,當下全都一陣大汗.這位姑奶奶彪悍起來,也確實是有夠彪悍的.

這些人雖然並不知道這位女俠與教宗之間的關系,但是卻也知道她馬上就要冊封,成為史上最為年青,也是第一位女性的紅衣大主教.不是他們這些小侍從們可以得罪的.

他們當下全都慌忙上前,陪著笑臉,不住地解勸.但是卻仍然攔在兩人的身前,不敢隨便放行.

就在他們吵鬧的時候,聖保多祿回頭看了一眼,不禁一皺眉頭.

他就是因為那兩人和洛林走的太近了,所以才特意不讓人通知他們,不知道這兩人如何迅速得到消息趕了過來,但是現在看到希爾梅莉婭臉上焦急的神色,卻知道這個時候,再想著分開他們好像已經是有些太晚了.

他歎息了一聲,感到腦子里面陣陣發疼,高聲道:"請他們過來吧∼∼"

聽到大*SS說話了,那一眾侍從們當下松了一口氣,他們等這句話可已經好久了,這才趕忙讓開了一條道路.

兩人走上了前來.

奧巴赫姆來到跟前,和聖保多祿打了一聲招呼,然後看著聖父像上的那一行字,當下也是氣的兩眼一黑,差一點就背過氣去.

有這麼挑釁的嗎?

偷了東西,還留了這樣的字.

你這明擺著是把大家當成傻子玩啊∼

這是明晃晃的嘲笑梵蒂諾人都是傻蛋.

希爾梅莉婭看了看,也不禁啼笑皆非.以手撫額,苦惱地歎息了一聲.本來她還是想要說情的,但是現在那字都寫在牆上了.再怎麼說情,也是不好使了.

此時,聖保多祿看著洛林,沉聲道:"伯爵,既然奧巴赫姆大主教也來了,當著大家的面,你們現在必須給我一個解釋."

洛林也是一挑眉頭,反問道:"解釋?什麼解釋?我們為什麼要解釋?"

聖保多祿也是氣急了,當下憤怒地一指牆上的字,就像是指著一坨狗屎一樣,道:"關于這個提字的解釋."

洛林當下走了過去,然後一字一頓地念道:"'盜此寶者,萬里獨行雷光光,和白光光,好漢做事,好漢當.和茹曼帝國小公爺雷歐沒有一點兒的關系.’"

他頓了一下,然後贊道:"這字寫的不錯嘛.鐵鉤銀劃,筆力如飛,顏筋柳骨,而且簽名處還畫了花體,極是漂亮.一看就知是一個書法高手.人都說其字如人,看著就知道寫這個字的人是一個直爽豪邁的真漢子,不錯,不錯……"

小白聽了,當下得意地一仰大腦袋.

雷歐看了,急忙一巴掌拍過去,狠狠地拍了它一下,惡狠狠的瞪了小白一眼,示意它別露了餡兒.

而聖保多祿差一點兒沒氣昏過去,且不說洛林故意打岔,顧左右而言他.光是那個破字兒歪歪扭扭,跟個小蚯蚓找媽媽一樣.

雷歐的一筆丑字直接師承于洛林,兩個的人筆跡沒少被人女孩子們拿出來嘲笑,雷歐能把這些字寫得讓人認全,可是已經很不容易了,居然還被他誇成這樣,就知道這個混蛋已經是睜著眼,說瞎話了,這分明是一點都沒他們放在眼里.

他深吸了一口氣,盡可能地平靜了下來,道:"我說的是這字的意思.你怎麼說?"

洛林一攤雙手,道:"這個問題,你不該問我吧?你應該去問那個盜賊.他居然敢作敢當,留下了名字,果然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好漢子∼敢作敢當,好."

聖保多祿當下氣的頭都有些昏了,感覺自己的血大概全都沖到腦子里面了,怒聲叫道:"你把我們當成傻子嗎?這擺明就是你們偷的∼"

洛林也是毫不客氣,大聲叫道:"你們是傻子嗎?那個賊都已經說的這麼明顯了,你居然還要懷疑我們."

聖保多祿當下一滯.

洛林指著聖像上的字跡,道:"你看看清楚.那賊為了避免你們再懷疑我們,傷及無辜,所以特意留了字.你居然還要硬往我們身上栽贓∼"

聖保多祿氣急敗壞地道:"這明明就是你們此地無銀三百兩."

洛林道:"我們?我們會這麼傻嗎?真要是我做的,還能留下嫌疑讓你們懷疑我們,太看不起本爵爺的水准了.再說了,昨天夜里,你們的人可是跑去我們的貴賓館里放火.嘖嘖,場面可一點都不小,他們找出什麼贓物了嗎?

沒有吧?

就算是我們是賊,但是你們的人跟放羊一樣,鬧了一夜,我們有那個時間嗎?

更別說,現在那個英勇正義的竊賊主動留下了字跡,說明情況.退一步說,他是居心不良,故意引導你們懷疑.

而你們也就真的信,被他給牽著鼻子走∼

你們這智商,唉∼真的和豬有的一拼∼"

他說著,抬起了頭來,看著眾人憤怒的目光,當下急忙改口,道:"對不起,我錯了.我不該侮辱豬的.它都要比你們這些人聰明∼"

旁邊一名侍從高聲叫道:"少狡辯了.就是你們偷的∼"

雷歐當下也不示弱,高聲叫道:"我們沒偷∼我們沒偷∼"

小白也是不住地嗷嗷大叫,在一邊幫腔.

那侍從叫道:"偷了東西,還寫下這種此地無銀的信,當我們是傻子嗎?"

洛林也是高聲道:"你們敢說,你們不是傻子嗎?要是那個竊賊故意寫上,引你們懷疑的,而你們卻上了當,跑來質詢我們.你說你們是不是傻子?"

那人一時漲紅了臉,高聲叫道:"就是你們偷的."

洛林道:"你說是,就是啊.證據呢?大博物館那次說是我們,這次還栽贓給我們,當我們是什麼人?小子,拿出證據來,不然我告你侵害貴族名譽."

教廷眾人當下一怔.

是啊,證據呢?

雖然大家都知道那些東西是他們偷的,但是東西呢?

那些東西可不是一件兩件,可是整箱,整車的.

盤點過大博物館損失之後,他們自然知道丟的東西有多少.這些人再厲害,他們能藏到什麼地方去?

能找的地方,大家也全都找過了,並沒有找到任何可疑的東西.

眾人想到這里,一時沉默了起來.

洛林看著他們心神動搖,當下高聲道:"一幫腦殘.別說昨晚了,就是前晚也說不定就是那個賊干的∼

你們這些家伙跟瘋了一樣,光顧著找我們麻煩,卻不想著找真正的賊∼

我倒想問問,這是為什麼?

被懷疑成賊,茹曼帝國的貴族在教廷就受到這種待遇嗎?幫助教廷將父神之光傳遍草原,教化了數十萬半獸人的帝國總督就應該受這種待遇?

別說我不答應,就是我身後那數以百萬計的半獸人,還有帝國數億的人民也是不答應的∼"

這不光是說理,更已經是赤果果的威脅了.

眾人當下沉默不語,心中暗凜,對面幾個人的身份都不簡單,無一不是跺跺腳地動山搖的大人物,如果懷疑錯了人,那就是嚴重的侵害名譽事件,教廷也得吃不了兜著走.

眾人紛紛暗自想道:"難道我們真的懷疑錯人了?"

洛林上前一步,掃視著眾人,森然道:"難道說你們當中有內奸?故意錯誤地引導?在懷疑我們之前,還是先查查你們內部,根據經驗,這種事情大都是內鬼做的."

眾人一時間不禁面面相覷.在洛林的注視之下,甚至膽弱地後退了一步.

盜竊珍寶大盜的內奸,這個罪名不管是誰,他們可都承受不了.

面對洛林咄咄逼人的態度,聖保多祿一時之間也是無話可說.

洛林當下不禁冷哼了一聲,盡管他發現自己已經成功地將對方的注意力轉開,但是仍然毫不罷休,繼續道:"你們沒話說了吧?"

"大家都是出來混的,做什麼事情都得要講究證據,這上面寫的,不是雷歐偷的,你們認為是雷歐偷的.如果這上面寫的'不是光明神偷拿走的’,你們就懷疑是光明神偷走的不成?"

眾人聽他話中提到光明神,當下紛紛低下頭去,喃喃地念著禱詞.

洛林不禁低聲罵道:"一幫腦殘的家伙∼"

奧巴赫姆此時看洛林表演完了,當下走了過來.低聲道:"洛林,到底是怎麼回事?是不是你們干的?"

洛林一聳肩,道:"我不知道."

這句話說的極有水平.是不是自己干的,自己居然不知道?難道當時是在夢游嗎?

奧巴赫姆沉思了一下,然後轉頭看向了雷歐.

雷歐忽閃了兩下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然後道:"你別看我,上面寫了不是我們干的,就不是我們干的.不信的話,你搜我的身∼"

說著,站在原地,然後高高地舉起了雙手.小公爺一副光明磊落,仰不愧天,俯不愧地,絲毫不怕對方搜出什麼證據的模樣.

小白在旁邊看了,也是急忙舉起了長鼻子.而且還大模大樣地閉上眼睛.憑由對方過來搜身,極是光明磊落∼

眾人看了不禁一陣苦笑.

不說那個真十字架,就是上面那顆永琱坏,那個體積個頭,也足足有一個拳頭大.

而且夏天,大家又穿的單薄,身上塞了什麼東西,很容易就顯出形來.

那個小胖子雖然白白胖胖,但是他身上藏了什麼東西的話,不會顯不出來.

而旁邊那只小象,背上披著絲綢背披,兩邊的大兜子里面鼓鼓囊囊的,倒是很有可能藏什麼東西.

但是看著它時不時就長鼻子一輪,從那兜子里面掏出一個蘋果咔嚓咔嚓地嚼了,然後再摸出一個桔子,嚼巴嚼巴咽了.然後再拿出一個香蕉,杏仁兒吃了,然後把皮兒隨手扔在地上了.

大家怎麼看,怎麼覺的,它是不可能將那個真十字架藏在那個大兜子里面.

當然更主要的是,眾人考慮到另一個更重的問題.

它那個大嘴里面,雖然沒有尖牙,可是光是那後槽牙看上去就跟個小磨盤似的,把手伸進去了,指定是好不了∼

萬一自己伸手去它的口袋里面摸,它這邊來一鼻子,然後抓了自己的手,看也不看地就直接塞進它的嘴里面,當嚼糖醋排骨了.把肉吃下去,再把脆骨嚼嚼,再咂麼兩下骨髓,最後把余下的骨頭渣子給吐出來……

一想到這里,眾人不禁齊齊地打了一個寒戰.雖然教廷的醫術天下無雙,但是卻還沒有到白骨生肉的地步.

此時聖保多祿冷冷地看著洛林,一直沉吟不語.

而洛林也是冷冷地回望著他,一句話也不說.

旁邊希爾梅莉婭看著他們兩個,不禁又是感到一陣頭疼.這兩個人怎麼總是跟個烏眼雞一樣,動不動就斗起來?

她猶豫了一下,剛要上前打一個圓場.

此時就見聖保多祿冷冷地一抬手,道:"既然如此,打擾了,來人,請伯爵回去."

那話語異常的冷硬.雖然彬彬有禮,但是語氣當中卻是透露出毫不客氣的味道.

只差沒有明說,'趕快滾蛋∼’,和指著鼻子罵街,也只有一牆之隔的距離.

洛林卻也是一甩袖子,打了一個哈哈,道:"哈哈,你忙你的,我正好回去再補一個覺."

聖保多祿冷笑了一聲,道:"不送."

洛林舉起右手的食指,在額前輕輕一碰,道:"不用客氣."

說著,一轉身向著雷斯特幾人說道:"走了,咱們趕快回去,別防礙他們這些切生豬肉的高手查案子.

從今天起,大家好好地呆在屋子里,一步也不許出去,省的被他們再冤枉了,在咱們的身上又栽了什麼贓的."

雷歐當下大驚,道:"一步也不許出去,那要是想撒尿怎麼辦?"

洛林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道:"那就蹩著,蹩死了拉倒∼"

"啊……"雷歐當下瞪大了眼睛,驚叫了一聲.

洛林也不理他,邁步向門口走去.

他走了兩步,突然又停了下來,然後向著一眾侍從們說道:"對了,提醒你們一個事情.據我的估計,那個賊既然叫做萬里獨行什麼的,雖然後面的名字是,雷光光和白光光……"

他沉吟了一下,然後又接著道:"只有一個人,才叫萬里獨行.所以……所以你們要找的是一個人,他的名字是'雷光光和白光光’,

既然叫麼一個古怪的名字,應該是很好找的.當然這只是我的一點兒個人意見.聽不聽全在你們∼

告辭了."

說完之後,這才帶著眾人揚長而去.

一眾人等氣的臉都白了,見過打臉的,但是沒有見過打臉打的這麼狠的.

偷了東西也就算了,偷完之後,還留了字,這就已經是夠打臉了,可是現在再來這麼一句,明擺著是把大家伙兒當成傻子,然後再騙到臭水溝里面去啊∼

聖保多祿看著他們的背影,當下冷冷地揚下巴.

旁邊有五十名侍從護衛當即領令而出,他們緊緊地跟在了洛林身後.

由于屢遭盜竊,丟光了臉面.在悲憤之下,這些護衛們發誓,一定要二十四小時嚴密監控,絕對不能給他們以可趁之機.

希爾梅莉婭看了,當下偷偷地瞄了教宗兩眼,然後也是急忙追了出去.

奧巴赫姆若有所思地看著他們的背影,突然心中一動,升起了一個極為大膽的想法.

隨即就連他自己也是對這個想法感到了有些震驚.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六百一十三章萬里獨行雷光光(求月票)    下篇:正文 第六百一十五章你當教宗好嗎?(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