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六百一十五章你當教宗好嗎?(求月票)   
  
正文 第六百一十五章你當教宗好嗎?(求月票)

第六百一十五章你當教宗好嗎?(求月票)

在教宗侍衛的護送下,或者更准切的是說,是押送下,洛林他們慢慢的朝著住處走出.

雷歐和小白一馬當先,雄赳赳氣昂昂的走在最前面.

雷歐可是從不懂事起,就和凱瑟琳做艱苦卓絕的斗爭,撒謊耍賴的經驗豐富的很.

按照經驗,雷歐知道,越是被人懷疑的時候,越是不能露怯,只有擺出比對方還有理的樣子,才能把對方給嚇唬住了.

因此雷歐的小腦袋昂的高高的,臉上還滿是對教廷人員的蔑視與不屑,小白的腦袋昂的比雷歐更高,這方面它有先天的優勢,長鼻子一卷,頂在腦門上,屁股還一撅一撅的甩來甩去,一個人象就占了半條街那麼寬的路面.

雖然周圍的侍從們看著洛林和雷歐的表情都是咬牙切齒的,不過雷歐心里篤定的很.

剛才洛林的一番話之後,雷歐自己都已經相信,真十字架就是一個叫"萬里獨行雷光光和白光光"的人偷,和自己半毛錢關系也沒有.

一路上雷歐小公爺的小虎軀霸氣外露,看的過往的行人紛紛側目,立馬是有多遠就躲多遠.

洛林看著雷歐一副憋足勁找茬打架的表情,就差過著膀子露出兩條帶魚了,不過也沒心情提醒這個小胖子,裝過頭了,一路上洛林都思考怎麼解決眼前這個問題,雷歐這個窟窿可捅的是太大了.

回到他們的住處,陪同而來的教廷侍從們里里外外的將這里站滿,看那樣子他們就像是牛皮糖一樣沾上洛林他們了.

洛林也只能由他們去了.

眾人回到了房中,關上了房門之後,洛林這才長長地松了一口氣,一下子癱倒在了椅子上面.就感到全身上下的肌肉一陣陣的酸痛,就像是跑了三十公里負重越野一般.

這一通胡攪蠻纏,雖然只是動了動嘴巴,可也是和指揮打仗一樣.極費腦子的.

不過好在,不管是好說歹說,終于是成功地蒙混過了關.

那些侍從和騎士們還好說,大都頭腦簡單,但洛林知道自己絕對蒙了住自己那個便宜老丈人,那老家伙可是已經認定了就是洛林和雷歐干的,之所以沒有當場翻臉,估計是看在茹曼皇家和希爾梅莉婭的面子上.

這一次看似簡單,但是其中的難度卻也是極大.

既要讓對方難堪,還要讓他們感到自己不占理.而且還不能撕破了臉皮.這其中的難就像是拿著牙簽**一頭食人鯊魚一樣.

幸好希爾梅莉婭和奧巴赫姆一開始就趕到了.

如果讓教宗他們占了理,必然將眾人拿下,然後再稍稍地一搜,就會從薇拉那里搜出她的那個空間戒指.

洛林可不會認為,偌大一個教廷,沒人會認不得空間戒指.

洛林可以肯定,這件事情絕對是雷歐干的,道理很簡單,這個世界除了自己之外,也只有雷歐有那麼丑的字.

用阿黛兒的話說,就是洛林和雷歐的字都很有風格,你不一定能看得懂,但一看就知道是誰寫的.

而那個真十字架,一定是被薇拉收在她的空間戒指當中.

以教廷的厲害,他們輕而易舉地就會從里面找出那個蘊含著強大聖力的真十字架.

然後大家就等著倒黴吧.

而如果讓他們惱羞成怒了,大家撕破了臉皮,動手開打.

這可是教廷的主場,大家人不占優勢,球迷也沒他們的多,打起群架來,肯定吃虧.

就算自己這些人身分尊貴,他們不敢肆意妄為,但是萬一派人到停在河中的戰列艦上溜一圈.就可以從那藏寶室里找到那一大堆金燦燦的寶石鑽石.

大家還是跑不了,最後鬧的一個灰頭土臉,估計還得收到教廷一個嚴重抗議,屆時茹曼帝國為了自己的臉面,絕對會給洛林一個處分,雖然這事從頭到尾都不是他做的.

而雷歐頂多落一個年少無知,小孩子淘氣而已的評語,說不定還有人拍馬屁贊美一下雷歐小小年紀就有帝王風范——我的就是我的,你的也都是我的,他的還是我的.你們大家的都是我的∼

雖然雷歐連著捅了兩個大窟窿,洛林也只捏著鼻子有認了,誰讓雷歐這小子是自己小舅子那.

自古以來,姐夫的職能之一就是用來給小舅子安排工作或者擦屁股的.

不過經過這一場大鬧之後,'萬里獨行’雷光光和白光光.這名字必然是響徹世界.

做為一個曆史上最為優秀的盜賊,從今天起,名動天下,將受到萬人的敬仰.

這個名字,比那個什麼盜神盜聖楚留香,羅賓漢,怪盜基德,白玉堂,竇爾墩什麼的,還要響亮三分.

在教廷當中來去自如,夜盜重寶,揮一揮衣袖,帶走了真十字架.這個偉大的人物,偉大的傳奇必將在這一刻誕生.

而且這個偉說必然從偉大走向更加偉大.

因為這個名字是極其的好用,大家不管是有什麼髒水,盡可以全都倒在他的身上.

到時候,少不了那些個黑心腸的家伙,為了騙珠寶保費的,先是上了一個巨額的保費,然後將珠寶藏起來,對外宣稱那珠寶被'萬里獨行’雷光光和白光光給偷走了……

說不定還有些未婚先孕的,這一下也是找到了苦主.既保護了奸夫,又可以栽贓到'萬里獨行’的頭上,反正大家肯定是誰也找不到這位大俠的……

洛林想到這里,不禁歎息著揉了揉眉心,心中猶豫著要不要把最近奈安那邊發生的幾件無頭公案也算在那個大盜的頭上?

要知道帝國樞密院也是以破案率做為官員考核標准之一的,雖然自己有長公主殿下罩著,但是這治下的犯罪率太高了,也是有些不好交待,少不得那幫王八蛋又罵自己是一個吃軟飯的小白臉.

LGBD~!

吃軟飯怎麼了?

長的帥,又不是我的錯∼

一幫吃不到葡萄說不葡萄酸的家伙,這是赤果果的忌妒∼

再說了,老子這是自由戀愛,雖然自己好像是被凱瑟琳給抓來的.

至于說那些無頭的公案最終到底會怎麼樣?

洛爵爺才不擔那個心呢∼

行政系統里面的官僚,有的是辦法擺平這些事情,那些家伙能把糧庫吃空了,還讓賬面上看不出一絲破綻,處理幾個懸案,小意思.

要知道盡管做為一省總督,這樣很是有玩忽職守的嫌疑,但是比起世界上破案率最高,最為廉潔高效的倭瓜警察來說,這樣做已經是好太多了.

那幫家伙只要是找不到懷疑對像,當下也不管案件多麼的詭異,哪怕是一個殺人碎尸的案子,全身的零件全都放在冰箱里面,他們也可以睜著眼睛,說這是一起自殺案件.

反正倭瓜人沒事的時候,就喜歡自殺玩玩,這樣一說,也就沒有人會追究.

就在他胡思亂想的時候,這時就見雷歐縮著脖子,踮著腳尖,偷偷地往門外走去.旁邊小白也是躡手躡腳地跟在他的屁股後面.

洛林看了不禁有些哭笑不得,雷歐偷偷摸摸的還不好發現,但是小白,那個身體胖的跟堵牆一樣.打個噴涕都是山搖地動的,它這躡手躡腳的有什麼用處∼

此時,希爾梅莉婭已經匆匆地趕來了.

她一進門,正好看到雷歐,當下冷哼了一聲,道:"雷歐,站住∼"

"啊哦∼"雷歐身體一僵,低低地歎息了一聲.

他也是極其的光棍,一拍胸脯,道:"你不要說了,咱們出來混的,遲早都是要還的.我實話實說,那個真十字架就是我拿的."

希爾梅莉婭冷哼了一聲,道:"然後呢∼"

雷歐一指薇拉,道:"和薇拉商量好了,在她的空間戒指里面放著呢."

希爾梅莉婭轉過頭去,看向了薇拉.

薇拉在她的直視之下,當下一陣心慌,飛快地伸手按在了那戒指上面,道:"不行.這個是我們好容易搶來的.你知道那個鑽石有多大嗎?"

希爾梅莉婭知道薇拉的個性,一看到吃的,和閃光的東西,當下就走不到道兒.

她輕輕地歎了口氣,然後耐心地解勸道:"薇拉,你知道這個東西是教廷的.對他們很重要……"

薇拉低頭看了看戒指,然後向後縮了縮身子,道:"可是……可是這個東西,對我也很重要啊……"

"咦……"

薇拉把雙手背在身後,然後道:"我只要看到那個鑽石,就覺的腰不酸了,腿不痛了,吃飯也香了,睡覺也甜了,不管做什麼事情也有精神了,一口氣都可以上五樓……"

希爾梅莉婭輕歎了一聲,道:"薇拉,你跟著洛林時間久了,學了他的壞毛病,這不怪你,但是你也要注意一些啊,洛林沒什麼好處讓咱們學,你也不要光線學壞的啊?"

洛林旁邊大怒,道:"梅兒,你什麼意思?"

薇拉一愣,很是迷惑地眨了眨自己水汪汪的大眼睛,道:"我有嗎?沒有吧?我覺的還挺好的.雖然少爺那個了一點,不過和我家鄉的人比起來,少爺是個好人啊∼"

"我哪個了?"洛林氣的鼻子都歪了,道:"還有,我能和你們……家的那些人比嗎?"

希爾梅莉婭不禁又是輕輕地一歎.

她頓了一下,然後伸出手來,道:"趁現在大家還沒有鬧開,他們也還沒有發現,把那個真十字架拿出來."

雷歐當下驚叫了一聲,道:"不要∼"

說著,就沖了上來,攔在了薇拉的身前.

希爾梅莉婭黛眉微蹙,略有些生氣地看著他.然後不容置辯地向前又一伸手.

薇拉無奈,只得是硬著頭皮,摸出了那個真十字架.

房間當中立時像是有一個太陽墜落一般,異常的明亮.那明亮的光線就像是電弧一般,飛竄起來,照的人睜不開眼睛.

洛林在旁邊都不得不伸手擋在眼前,以防那光線太過強烈,刺傷了眼睛.

過了好一陣子,眼睛適應了之後,這才緩緩地看清了眼前的那個'真十字架'的真面目.

只見那個十字架沿著邊緣全都鑲嵌著等大的鑽石,看那光澤亮度,不用權威機構認證,洛林匆匆地掃一眼,就知道那些絕對是八心八箭的三A級鑽石.

除此之外,十字架的四個頂角上還各鑲嵌著四顆顏色各異的寶石.

綠,紅,黑,黃四顆寶石,那寶石晶瑩剔透,每一顆都是價值連城.而在那些鑽石寶石的周圍,還有一層薄薄的金銀組成的花紋.

那些花紋極是漂亮,組成了一幅幅的圖案.一看就知是出自精靈的手筆,光是那藝術價值,就已經足夠買下一個中等的城市.

而在十字架中央,有一顆最為耀眼,散發出璀璨奪目的一顆巨大的鑽石.

用後來一位偉大的詩人所說的話:"這是一顆讓所有的女人見了,都會高聲尖叫的鑽石∼"

那鑽石足足有洛爵爺的拳頭的大小,極是光華璀璨.縱然是在房間當中,但是仍然釋放出強烈刺眼的光線.就像是夜空中那顆最為明亮的星星.

洛林不禁輕輕地一歎,這個真是太漂亮了.不說別人,就連他都有些動心了.

他看了雷歐一眼,見他仍然哭喪著臉,一副肉疼到要掉眼淚的模樣,當下很是奇怪,這個小流氓踩盤子的眼力倒是挺好,我在大教堂里來回走了也有兩趟,但是卻還是沒有注意到這個玩意兒.

他卻是一下子就給順到手里來了,果然是百年難遇的天縱奇才.

但是隨即想了想,他又釋然了,雖然來回走了幾趟,但是自己卻一直是諸事纏身,一腦門的官司,光顧著想那些事情,哪兒有工夫去踩別人的盤子,偷他們的東西?

希爾梅莉婭看了,也是一下子愣在了當場.那雙秀美的大眼睛直直地看著那顆巨大的鑽石,一眨也不眨.

雖然她也曾看這個真十字架,不過那都是離得遠遠的,這是頭一次將它放在自己眼前觀看.

雷歐看了,不禁回過頭去,和薇拉對視了一眼.

兩人同時點了點頭:嗯,看來這一招對她也一樣有效∼

洛林發現,薇拉現在果然是已經學壞了,原來單純可愛的薇拉,現在也會耍小心眼了.

只見她笑嘻嘻眯起了眼睛,然後刻意地轉動了一下那個鑽石,讓折射出來的,美麗的七彩光線,照射在希爾梅莉婭的秀眸當中.

希爾梅莉婭此時這才反應了過來.

"這真的是太美了∼"她情不自禁地喃喃歎息了一聲.

洛林搖搖頭,心里暗歎:怪不得那句老話,對女人來說,最喜歡的服裝和首飾,永遠都是下一件.

面對著這些東西,她們實在是太容易屈服了.

薇拉當下向雷歐使了一個眼色.

雷歐眨了眨眼睛,比了一個k的手勢,然後壞笑兮兮地走上前來,輕聲道:"梅莉婭啊,你覺的這個好看嗎?"

希爾梅莉婭失神之下點了點頭,然後喃喃地道:"要是這個不好看,世界上就沒有好看的東西了."

雷歐笑更加開心了,道:"你說咱們把它留下好不好啊?"

希爾梅莉婭毫不猶豫地斷然道:"留下,當然留下,誰要敢拿走,我就跟他拼命∼"

"噢,太好了."薇拉雷歐當下齊齊地歡呼了一聲,然後互相擊掌相慶.

希爾梅莉婭聽到他們的歡呼聲,當下眨了眨眼睛,清醒了過來.

她看著那歡天喜地的這才突然意識到不對,急忙改口,道:"呃,不對,不對.不對.我們必須……"

雷歐聽了她的話,當下一把從薇拉手中奪過了十字架,然後晃了晃,再次將光線照射進她的眼中.

希爾梅莉婭看到那璀璨奪目的光華,當下不禁又是一呆,這個鑽石真的是太大,太好看了……

但是她隨即又清醒了過來,然後艱難地道:"這……這個……這個是不……不行的……"

說到後來,她也是感到腦中的思維混亂,當下一咬牙,移開了視線.定了定神,剛要再說些什麼,但是雷歐那個小流氓也是壞透了,當下就轉了過來,然後繼續在她的眼前晃著那個真十字架上的鑽石.

希爾梅莉婭被他晃上一下,就像是中了定身法一樣,定上幾秒,晃上一下,定上幾秒.

而且雷歐使出的這個可惡的法術,對于她來說,是完全沒有冷卻時間的.

到了後來,她實在按耐不住,抬手在雷歐的腦袋上很敲了幾個暴栗,然後又一把將那真十字架奪在自己的手中.

但是希爾梅莉婭隨即看到上面璀璨的鑽石,不禁又是一呆,然後拿在手中翻來覆去地仔細欣賞著,一邊喃喃地道:"這個可是真漂亮啊……"

薇拉當下也是雙眼當中蒙上了一層瑰麗的夢幻色彩,上前一步,道:"那咱們就留下它."

希爾梅莉婭道:"好啊,好啊,咱們留下……"

但是隨即她清醒了過來,用力地將自己的俏臉扭到了一邊,然後咬著牙,道:"不行.這是教廷的財產,我們必須還回去,否則是會出大問題的."

她雖然這樣說著,但是卻情不自禁地將那鑽石再次舉在了自己的眼前.

洛林看著她一會兒是天堂,一會兒是地獄一樣的折騰著,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個統禦諸戒的魔王之戒.

這個鑽石也有著相同的,迷惑著眾生的魔力.

就在此時,就聽房門咔的一聲輕響,外面有人推門走了進來.

希爾梅莉婭當下一驚,也不回頭,條件反射一般地就將那個'真十字架'藏在了自己的袍袖當中,動作迅捷,連洛林都只看到一道殘影,真十字架就消失在他眼前了.

雷歐當下很是鄙夷地看了她一眼.喃喃地低聲道:"說一套,做一套,明顯就是一個偽君子."

希爾梅莉婭卻也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道:"閉嘴,我這是為了誰啊?萬一你被抓到了,那可是吃不了兜著走的∼"

兩人一邊低聲地斗著嘴,一邊轉過了頭去.當即一齊長長地松了一口氣.

洛林抬頭一看,只見一個身穿著便服,滿頭白發的老者走了進來.

旁邊的雷歐已經竄了過去,低聲抱怨道:"壞心腸的老爺爺,你倒是小心一點兒啊.萬一被人看到了怎麼辦?外面那麼多敵人的耳目,露餡了就糟了."

他一邊抱怨著,一邊探頭在門外,謹慎地看了兩眼,確認周邊無人,這才一伸手,就將房門給再次關上了.

奧巴赫姆也不理他,而是轉過頭去,看了希爾梅莉婭一眼.

希爾梅莉婭一向老實,從來沒有騙過人,猛地一下子要騙人,當下極不習慣,看到奧巴赫姆的眼神,當下俏臉騰的一下子就羞愧的紅了.

她感到臉上一陣**辣的滾燙,然後訕訕然地從袖子里拿出了那個真十字架,然後吞吞吐吐地說道:"老……老師,我……我剛剛要把這個給送回去……"

說到後來,她也是感到極是可惜,那聲音不由自主地就低了下去.然後偷偷地伸出手去,掩住上面那顆光華四溢的巨大鑽石.

雷歐撇了撇嘴,低聲道:"假道學,偽君子……"

希爾梅莉婭抬手就敲了他一個暴栗,低聲道:"閉嘴∼我們女人本來就不是什麼君子,而且我學的是神學,也不是道學."

雷歐頓時氣的兩眼發綠,然後狠狠地撥浪了一下腦袋.

薇拉倒是毫不在意,輕輕地拍了拍雷歐的腦袋,然後眯著笑的像是月牙一樣的大眼睛.向雷歐比了一個手勢.

洛林在旁邊看了她的手勢,就知道她這是什麼意思.

如果還回去了,她就打算著,大不了再偷一回,而且還要來一個狠的,給他一窩兒全端了∼

洛林當下一歎:這個丫頭終于是學壞了∼

此時,奧巴赫姆根本就不理他們這些人的小動作,而是仍然一言不發地盯著希爾梅莉婭.

希爾梅莉婭承受不住他的目光,當下一跺腳,嬌聲嗔道:"好了,老師,我就是想著玩兩天,然後就送回去.要不……"

她頓了一下,然後試探地道:"要不,就玩一天……"

奧巴赫姆當下輕輕一歎,然後道:"希爾梅莉婭,希爾梅莉婭,我的弟子……"

洛林聽到他的語氣極其的認真沉重,當下也不禁嚴肅了起來.

希爾梅莉婭俏臉也是一下子變的煞白,她可是知道,奧巴赫姆一旦這樣說話,那必然就是有極其重要的事情.

她當下定了定神,然後輕聲地問道:"怎麼了,老師.究竟是出了什麼事情?"

奧巴赫姆猶豫了一下,然後道:"你說你當下一任的教宗怎麼樣?"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六百一十四章盜,非盜(求月票)    下篇:正文 第六百一十六章我要當教宗(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