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六百一十九章洛林打官司(下,求月票)   
  
正文 第六百一十九章洛林打官司(下,求月票)

第六百一十九章洛林打官司(下,求月票)

告狀,在這個弱肉強食的封建時代,一般的情況下,做為位居于食物鏈頂端的高級原生蛋白質們對此一向是不屑一顧的.

作為這個世界的統治階級中的一員,大家都門清楚,法律那玩意,它還真不是個玩意.

最上等的人制定法律,有權勢的人超越法律,次一等的人操縱法律,最弱的人相信法律.

大家出來混的,要想掙得比別人多,吃的別人好,泡的妞比別人的靚,全都是拼實力,拼後台,拼有沒有錢,拼自己的爸爸是誰.

先比的是祖宗,祖宗比不了比錢袋,錢袋比不了比拳頭.

實在不行,就偷偷派小弟去,'乃伊組特’.

結果,你跑出來,哭天搶地的說要告狀,這不就是明擺著說你自己的實力不行嗎?

在一個所有人都跟你講權勢的年代,你去跟人**律,只能說明你上面沒人.法律對他們來講,也不過是水里的稻草罷了,更多的時候,只是一個自欺欺人的借口.

再說了,光跑來告狀也不行.'在這個封建時代,誰不是把告狀的,這種一無權,二無勢,三無錢,四無背景的家伙當成肥豬殺?

'衙門口朝南開,有理無錢莫進來’這可是放之四海皆准的普遍真理.

吃完被告吃原告,這是衙門里面辦事的規矩.

也正是因為如此,那個瑪琳城的來的卡幫老爺才敢在這里大著膽子,跳出來要替教廷出頭,這年頭扯著嗓子喊告狀的,不用問,都是無權無勢的鄉巴佬泥腿子.

如果真的換一個人的話,當然真就是分分鍾就將那個敢跑到這里來告狀的家伙給'組特’了.

但是奈何面前這個人叫洛林∼

伯爵爵位,總督官職,手掌特大型壟斷企業集團,麾下小弟無數,不管放到那個位面,都是年輕有為的成功人士.

洛爵爺這種做法雖然很不合實力派人士的普遍做風,有點裝象的嫌疑,但是他一向是喜歡以德糊人.

那值班的主教聽了洛林這一通的痛斥,當下臉上一陣紅,一陣白的,但是心中卻是暗暗地松了一口氣:還好,還好.這一切都跟我沒有直接關系∼如果再能把這個流氓給糊弄過去,我的飯碗就保住了.說不定還會因為處理得當,再往上升上一級……

因此上,他卻仍然是陪著笑臉,道:"爵爺,爵爺,咱們有話好好說,有話好好說……"

洛林搖了搖頭,堅持地道:"那不行,我今天非要把竹杠敲的……啊,不是……我今天非要告狀不可……誰攔都不行."

那主教急的都直搓手,哀求道:"爵爺,我親愛的爵爺,我們這里是大教堂,是禱告的地方,不是法院啊.這兒不是告狀的地兒.您看這滿教堂的都是祭祀修女,我們這里也沒有學法律的啊.

退一萬步說,您就算真要在這告狀,也別在今天我當班的時候,要不,您抬抬手,明天再來,明天值班那個跟我不對付,啊不是,明天當班那個是好人,他一准就接的……"

洛林抬頭看了他一眼,只見那主教團團圓圓的,很討喜的圓臉都擠成了一塊,不停的點頭哈腰,難受的幾乎都要哭了出來,不禁心中暗暗好笑.

雖然這個主教是挺和自己脾氣的,不過今天這個狀是一定要告的.

他當下斷然地搖了搖頭,道:"不行,不行,等不了了,今晚爵爺我還想睡個好覺那,我還是一定要告狀的……"

主教真相蹲地上嚎啕大哭,心里暗道:"您是能睡個好覺,可我這輩子就別指望能睡個好覺了."

主教還是硬撐著不松口,只是一個勁的給洛林說好話.

在他的身後,那一眾百姓們圍觀了這麼久,除了那個小胖孩和小象拍人的時候感覺有點意思,大家很叫了兩聲好之外,剩下的就看這兩個在那里嘀嘀咕咕的說話了,大家全都等的不耐煩了起來,紛紛叫嚷鼓騷.

"讓他告,讓他告,快點兒,來點干貨,我們等看戲呢∼"

"快點兒,我家里還燉著湯."

"就是,我還趕著回去做飯."

"我還要和去和小花約會……"

"……"

"一寸光陰一寸金,寸金難買寸光陰.要知道人生寶貴,時不我待,一定要珍惜時間,抓緊時間,好好地學習啊……"

洛林回頭看了一眼,卻見一個滿頭白發的老家伙在那里搖頭晃腦地背著詩句,一臉語重心常,苦大仇深的模樣,一看就知是某個地方的老學究臭老九.

洛林看著他的模樣,想起當初上學之時,那個王八蛋的老師,表面上比誰都道貌岸然,叫喚什麼從嚴治學.但是實際上卻是刁難學生,暗底下讓人給他送禮,不送了就變著法的折騰學生.

洛林想到這里,新仇舊恨一起發,不禁有些手癢.

他剛想要找個借口過去,偷偷地使個絆子,踹上兩腳什麼的,但是隨即就見那個老學究已經慘叫了一聲,然後憤怒地轉回頭去,高聲罵道:"奶奶的,是哪一個王八蛋敢從背後偷襲老子,有種站出來,站出來……"

但是人群當中卻無一人答應.

眾人反而是舉起了手來,高聲大叫:"讓他告,讓他告,讓他告……"

那聲音,如同潮水一般,轟然作響,在大教堂當中不住地回蕩.

洛林看著一眾人等興奮的面孔,心中知道,這些家伙只是迫不急待地想要看一場好戲.然後出去之後,以便好好地臭屁炫耀一番,出出風頭.

但是他還是展開了雙手,看著那主教,道:"我的朋友,你睜開眼睛,好好地看看人民的呼聲吧……"

那主教看著洛林擺出的如同殉道者的姿勢,當下心中暗罵:一幫唯恐天下不亂,站在旁邊吃著爆米花,等著看戲的老百姓而己.

就和等著看大牌名星出場時,結果發現那人因為耍大牌一直不出來,感情受了欺騙時的起哄架秧子一樣.你也有臉拉出來,當大旗使?

他不住地陪著笑臉,道:"爵爺,爵爺,咱們……"

就在此時,一個聲音從背後傳來,道:"讓他告∼"

這個聲音雖然不高,但是卻有著獸中之王一樣的威勢,只是輕輕一聲,就使的百獸噤聲俯首.

一眾百姓的吵鬧聲像是變魔術一般,在瞬間就消失不見了.

洛林抬頭看去,只見一個身穿白袍的老人出現在了教堂的講台正中.

所有的百姓牧師看到那人,當下全都馴服的像羔羊一樣,紛紛單膝跪地,然後在胸前劃著父神的十字符號,口中喃喃地念著禱詞:"偉大的父神,贊美您,感謝您賜我們陽光,土地……"

在聖城之中,只有一個人可以穿著白色的長袍,唯有那個眾仆之仆,在lun理和信仰之上永無謬誤,光明之神在人間的代表,教宗聖保多祿陛下.

這個老頭現在板著臉,冷冷地瞪了洛林一眼,然後手拄著權杖,緩步向前.

他一邊向前走,一邊伸手向著兩邊的百姓做著布施.凡是那些被他賜福過的百姓們無一不是一臉的歡喜.

洛林發現這個老家伙確實是厲害,剛一出現就先聲奪人,搶了自己的風頭,完全控制了場上的氣氛.

但是洛林也並不太過在意.畢竟這里是他們的主場,而自己這是惡意跑來砸場子踢館的.

此時聖保多祿來到了洛林的面前.

他看著洛林,面沉似水,沉聲道:"是你跑到大教堂來告狀的?"

他的目光鋒利如劍,如果化為實質的話,洛林相信,那目光絕對比SD戰艦的激光主炮還要厲害,肯定會在自己的身上燒出幾個窟窿來.

不過洛林爵爺現在也是練過的,已經完全免疫這種精神攻擊了.

洛林只能是抽了抽嘴角,笑了一下,道:"不錯.是我."

聖保多祿看著洛林,心中也是恨極了,自從這小子出現了以後,一切都亂套了.

他猛地一下子收回了眼神,道:"很好."

然後一轉身,高聲道:"無關人員全都給我退下∼"

說著,重重地一頓手中的權杖.

隨著他的這一聲令下,無數身著明亮戰甲的騎士從後面湧了出來.將整個大廳包圍了一個嚴嚴實實.

一眾百姓們看到這個陣勢,尤其是那些騎士們手中握著的寒氣森森的刀劍,以及沉重的狼牙棒,當下無一不是噤若寒蟬,

在這麼有說服力的勸說下,圍觀的老百姓全都一言不發,像是羔羊一樣,乖乖地退了出去.

緊接著,大教堂沉重的大門轟然關上.

大廳當中一下子暗了起來.

洛林發現,雖然他們把球迷……呃,百姓們都趕出去了,但是現在場上的全都是他們人,這一下他們的主場優勢更加明顯了.

聖保多祿在原地來回地走了兩步,旁邊有人急忙給他搬過了一張椅子.

聖保多祿當即坐了下來,然後看向了洛林,道:"好,現在告訴我,你打算告什麼?"

洛林一聳肩,心中暗道:"既然你們願意死,我當然也就願意埋.

"好啊∼"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道:"我在此向光明之神提起控訴……"

他的聲音不大,但是在場的眾人立時就感到自己像是觸了五百伏的電線一樣,全身的肌肉一緊,所有的汗毛全都炸起來了.

就連聖保多祿也驚的從椅子上跳了起來.

向神提起控訴???

這天姥姥的,別說是眾人聽到了,就連最為臭名召著的叛教者,瀆神者等那些人估計也不曾這樣想過.

聖保多祿當下氣的臉色都藍了,差一點兒沒有背過氣去.

BD∼

向神提起控訴.

膽敢質疑神的正確.

這混蛋是活不耐煩了,打算是找死啊∼

如果換一個人的話,他早就下令,將那個家伙拖出去,然後關到宗教裁判所的地牢里面,連罪名都不用編,就這一條就足夠了,然後用剛剛學來的滿清十大酷刑,鐵處*女,仙人愁……以及最最殘忍的,最最不人道的'中國足球’等等方法,好好地折磨他一頓.

最後再把他掛在十字架上,用烈火活活地燒死.

但是奈何,對面這個人是帝國的總督,手里有錢,手下又有小弟,不是無權無勢的菜瓜.

最難纏的他還是自己女兒的難噴油,主教那個還沒有出世的外孫或者外孫女的老爸.

光是阻隔兩人,就已經讓自己的寶貝女兒跟自己打起了冷戰.

萬一自己真的下令,把這個混蛋給收拾了,茹曼帝國那邊肯定下不來台,到時候,教廷可就四分五裂了.

聖保多祿感到自己的腦袋又疼了起來.

他深吸了一口氣,看著洛林,面色陰晴不定,最後這才說道:"你控神?告狀要有理由的,你告父神什麼,說來聽聽……"

洛林一聳肩,道:"首先,在一千年前,嫌疑人……"

他說到這里,覺的這個說法好像有些別扭,不禁頓了一下,但是此時,在場的眾人全都虎視眈眈地盯著自己,當下也只能是硬著頭皮,繼續說下去,道:"首先,在一千年前,嫌疑人采用非法的,違背了他人意願的方法,使的一位女性非正常懷孕……"

聖保多祿當下喉嚨里發出了'咯’的一聲輕響,差一點兒就背過氣去.

LGBD∼

想當初,在沒當上教宗,在外地巡游之時,被人暗殺,聖保多祿一口吃下了史上第一奇毒,含笑半步顛,也沒有現在洛林這一番話,令人感到難受痛苦.

居然還說什麼采用非法的,違背了他人意願的方法,使一位女性非正常懷孕,拽你懂的官方用詞多嗎?直接說弓雖女干不就行了?

他在氣極之下,瞪著血紅的眼睛,憤怒地看著洛林,如果手邊有一本聖典的話,他早就抄起來,拍在那個流氓的臉上了.

但是畢竟當教宗久了,好長時間都不用親自動手拍人,因此上,那武器裝備也早就淘汰掉了.

而現在,他這才發現,手邊如果有一本聖典的話,那是多麼的重要啊∼

最好是禮拜堂擺的那本純金封面的.

聖保多祿深吸了一口氣,盡可能地平靜了心情,然後顫微微地舉起了手中的權杖,厲聲叫道:"證據,證據,你如果光是口說無憑,胡亂攀汙,信不信我現在就一聲令下,把你斬成狗肉醬∼"

在氣極之下,他的聲音變的有些尖利嘶啞,極是難聽.

洛林看著他的模樣,當下假裝愕然一愣,然後道:"證據,你管我要證據?"

聖保多祿原本也是一位才智超絕之人,智慧過人,高瞻遠矚,但是奈何只要事情一牽扯到自己的寶貝女兒,尤其是打算著把自己寶貝女兒給奪走的那個流氓,當下就變的極不理智.

此時氣的兩眼直噴火,恨恨地叫道:"是的,我向你要證據,要是拿不出來,信不信我現在就弄死你∼"

他此時也是被惹毛了,根本就不顧什麼背景關系,政治大局了.只是打算著,只要找出一點兒岔子來,就收拾了眼前這個混蛋∼誰來說清都不管用.

洛林哈哈一笑,道:"我早就料到你會這樣說的."

他一伸手,從旁邊小白背上披的口袋里面掏出了一本厚厚的書來,然後高聲叫道:"注意,注意,機密資料出現了∼"

眾人立時心頭一沉.隨即抬眼看去,卻驚奇地發現洛林手中拿著的是一本聖典,而且是街邊賣的大路貨,兩個銀幣一本的簡裝本,根本就沒有一點殺傷力,實習的小牧師也不會用的東西.

眾人不約而同地暗暗想道:"這算是什麼機密資料?我們就是靠這個吃飯的."

聖保多祿看著洛林大模大樣地翻開了聖典,心中卻是不由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預感.

這時就見洛林翻開了聖典,抬眼瞟了聖保多祿一眼,從容的說道:"先說好這是你們讓我念的."

然後洛林高聲念道:"馬提蒂爾書,第一章第一節.聖子的降生記錄在下面:他的母親卡蒂琳娜已經許配給了喬漢森,還沒有迎娶,卡蒂琳娜就從聖靈……"

洛林剛剛念到這里,就聽一聲暴喝傳來:"夠了∼"

洛林愕然地抬起頭來,看到聖保多祿一臉的鐵青,當下卻也是堅持著把最後三個字給念完:"懷了孕∼"

聖保多祿死死地盯著洛林,眼睛都里面都要噴出火來了,握緊了手中的法杖,由于握的太緊,以至于都有些顫抖.

洛林警惕地看了一眼,毫不懷疑如果自己再離他近一點兒的話,那個老家伙會真的掄起棍子,狠敲自己的腦袋,好殺人滅口.

而此時,旁邊的一眾騎士教士們也是面面相覷,如同世界末日來臨之時一樣,全都是惴惴不安.

這一章對他們來說實在是太熟了,閉著眼睛都可以一個標點不差的默寫出來.

雖然大家對于聖典全都是背的熟熟的,但是他們卻沒有想到過,這里面居然還可以有這種解釋方法.

這就像是告訴那些人,腳下的大地雖然看上去平坦,但是卻是一個大大的圓球一樣,他們無論如何也是不會接受的∼

甚至是極其的恐懼,萬一大頭朝下,掉下去了怎麼辦?

而此時,他們就有這樣的擔心.

一直以來,對于教廷,對于父神的信仰支撐著他們的精神世界,信仰神的光榮正義,聖潔無暇.正因為如此,所以他們才敢于英勇殺敵,無所畏懼.但是現在,他們發現,自己的信仰已經是岌岌可危了.

聖保多祿眼睛從眾人面上一一掃過,看到他們的表情,突然感到腳下好像有一座即將噴發的火山一般.

他定了定神,道:"洛林,你究竟想要怎麼樣?"

洛林道:"什麼叫我想怎麼樣?我是來告狀的,這個問題,應該問你才對啊.你們究竟要怎麼樣?"

說著,拍的一聲合上了那本書.然後在手里重重的拍了兩下,看著聖保多祿他們.

眾人看到他的這個動作,當下全都是如釋重負,輕輕地松了一口氣.萬一那個痞子再在《聖典》里面尋章摘句,考證出來一個'聖子結了婚,娶了媳婦,還生了兒子’.

而且他老人家的女盆友還是聖典里面提到的那個最為著名的ji女——抹大拉的瑪麗婭,到時候,大家非得神精分裂了不可.(注,達芬奇秘碼當中這樣說的,不關我事.)

真到那時候,該跳樓的跳樓,該自殺的自殺,就是在梵蒂諾,大家也可以把東西一分,該干嘛干嘛去了,教會這個壟斷集團就可以宣告破產了.

對聖保多祿來說,這是絕對不可以發生的.

聖保多祿輕輕地一歎,道:"伯爵,咱們打開天窗說亮話吧,你究竟想要怎麼樣?"

洛林當下大怒,道:"什麼怎麼樣?別忘記了,伯爵我的家族徽章可是龍崖草,這玩意兒雖然不值錢,但是卻代表著光榮,正義.

我當然是要稟承家族的優良傳統,堅守正義∼"

他說到這里,眾人不禁全都一陣凜然,對洛爵爺肅然起敬.

'堅守正義’,'公正無私’這話大家都聽的多了,但是全都知道那都是用來騙老百姓的,有誰會把它當成真的.但是沒想到這位爵爺卻如此的正直.

就在大家感慨萬千的時候,就聽洛林又補了一句:"這完全都不是什麼錢的問題,這是一個原則問題∼"

聖保多祿聽到這里,當下冷哼了一聲,扭頭就走.

洛林急忙叫道:"喂,我還沒有說完呢,你去哪里啊?這是一個原則問題,和什麼錢了完全沒有關系的.喂,你聽到了沒有?不要走啊∼

喂,喂喂……

你們也不要走,聽我把話說完……"

在他的話語聲中,一眾騎士們也是像聖保多祿一樣,理也不理,全都面無表情地轉身就走.

雷歐看了,一時極為疑惑.

他轉過身去,向雷斯特問道:"老爺爺,我看的不是太明白,他們為什麼都走了?老大是說錯了什麼嗎?咱們這一狀,是打贏了,還是打輸了?"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六百一十八章洛林打官司(中)    下篇:正文 第六百二十章錢和問題的關系(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