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六百二十二章理想與現實(求月票)   
  
正文 第六百二十二章理想與現實(求月票)

第六百二十二章理想與現實(求月票)

希爾梅莉婭聽了他的話,當即沉默了下來,她的眼睛里閃著光芒,臉上的表情平靜但是堅定,很顯然是不認同她老爹的說法.

旁邊奧巴赫姆很了解自己的這位弟子,看希爾梅莉婭的樣子,就知道等會為了洛林,這一堆父女還得再吵起來.

但是奧巴赫姆也是一臉的奇怪:聖保多祿雖然為人不太怎麼樣,跟那個《歸來的明珠公主》里面那個傻瓜皇帝老爹一樣,但是卻從來都不是什麼心胸狹小之輩,但是今天為什麼他要在洛林的問題上面,一直揪著不放?他怎麼就容不下一個洛林?

聖保多祿長歎了一口氣,道:"梅莉婭,我的寶貝女兒,你好好地想想吧.要知道,要成為上位者,想要掌握整個教廷和你自己的命運,就必須要放棄一些東西.尤其是我們內部一些不安定的因素,一定要痛下決心,將它們徹底的改正過來."

希爾梅莉婭聽出他話語當中不祥的含意,當即打了一個寒戰,話里話外的意思,就是將洛林當作了引起教廷內部不安的因素的原因.

在此同時,也是暗暗地慶幸:幸虧的自己這一次來了,如果不然,說不定教廷又會出了什麼針對洛林他們的陰謀.

希爾梅莉婭可是非常了解自己的奸夫的,洛林不會在同一個坑內被絆倒兩次,他現在就是睡覺也睜著一只眼睛盯著教廷的動作.

洛林手下的風險投資公司將梵蒂諾列為具有最高威脅度的目標,而保安軍手下的行動隊,作為洛林最有進攻性的武器,在和卡拉多斯的交鋒取得了勝利之後,非但沒有偃旗息鼓,反倒是在大肆擴張隊伍.

梵蒂諾城內的人可能還沒有感覺,現在在茹曼帝國和茹曼周邊的國家,提起洛林爵爺來,教士們無不是瑟瑟發抖,沒有人敢打飛鷹集團的注意.

而洛林的手,也早已伸進了梵蒂諾城中,希爾梅莉婭可知道,洛林給不惜潛入聖女修道院,給她送去的秘密報告,絕對是出于教廷內部高層之手.

不過希爾梅莉婭知道這些事情不該自己過問,對洛林的行動從來是不置一詞的.

希爾梅莉婭可清楚,洛林炸刺起來無法無天,什麼都不怕,神權和教廷的威勢根本嚇不足他,要是梵蒂諾和洛林再有沖突,希爾梅莉婭擔心的是洛林在激怒之下,會不會直接跳出來和梵蒂諾開干,那最終的結果只能是兩敗俱傷.

希爾梅莉婭猶豫了一下,衡量了一下利害關系,然後勇敢地抬起頭來,迎向了聖保多祿的視線.

雖然看到他的目光中充滿了期望,但是希爾梅莉婭還是硬著頭皮,輕聲問道:"為什麼?"

聖保多祿一攤雙手,道:"你問為什麼?"

希爾梅莉婭雖然外表溫柔和謁,但是內心卻極為剛強,尤其是在維護自己奸夫……呃,維護自己男朋友的問題,她卻是絲毫不讓.

她定定地看著聖保多祿,道:"是的,我問為什麼?為什麼你對洛林有這麼大的成見?你以前又從來都沒有見過他?你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嗎?

而且,他為了教廷也立下了無數的功勳.讓教廷的光輝照耀到了南方大草原,使的數以十萬計的半獸人也信仰父神.就這一樣功勳,就足以載入梵蒂諾的史冊,被教徒們稱頌了.

無論從公從私,你都不應該對他有成見的."

聖保多祿難以置信地高高舉起了雙手,道:"你問為什麼?好,我告訴你為什麼?為什麼我不認為他有你說的那麼好?或者說為什麼盡管他很不錯,我還是不喜歡他.

他在洛林堡時,就是那個鄉下的破地方的時候,順便說一句,我在地圖上找了兩個小時,都沒找個那個小地方,就是他還是一個潦倒的鄉下小地主的時候,就已經無視我們教廷了∼"

他頓了一下,看著希爾梅莉婭欲言又止的模樣,當下道:"如果你不信的話,你可以去查報告.上面有當地教區的主教寫來的報告."

"他在去楓葉丹林上學的時候,與教廷為敵,對教廷沒有一點恭湣之心,惡意地破壞了帝國紅衣主教的計劃.這件事情,我也有報告."

"他在上學期間,和教廷派去的騎士教官一直沖突,還鼓動其他人,也與教廷做對為敵,不斷在楓葉丹林內宣揚丑化教廷的言論,這件事情,我還有報告.而且那個時候你也在那里,洛林做過什麼你也改很清楚."

"到後來,他到奈安當上總督,你當時也在奈安,這件事情我就不說了.

他阻止了那個巡查主教對你的調查,但是反過來看看,他那已經是在處心積慮地對付教廷了∼

到後來,樞密大主教馬佐維亞前往奈安,他是受我指示去看一看你的,可是洛林干了什麼,他兵圍教廷的一眾最高層,公開威脅他們.

接下來,他,呃,應該說,你們,你們受到了紅衣大主教卡拉多斯的綁架,而他受到了卡拉多斯指使下的暗殺.飛鷹公司也遭到了卡拉多斯的洗劫.損失不可以說不慘重.

這是我的失策,我沒有發現卡拉多斯在我眼皮子地下搞的鬼.

但是再後來那?在他的指揮之下,那幫奈安人展開了血腥的報複行動.

光是主教,他們就殺了四十七個,除此之外,還有許多的神甫,牧師,這些人幾乎全部都是當街射殺∼

那行動甚至都不能稱為暗殺,而是光明正大的處決了∼

他洛林何德何能,有什麼資格去處置教廷的管理者.

這……這將,將教廷置于何處地位?

這不就是完全蔑視梵蒂諾的權威.

從今以後,人們是會更相信教廷權威,還是更相信他的武力火槍?到時候,誰的話,會更有效果,更有影響力.

教廷∼

我們的教廷∼

光明神在世間的代表,存在了一千年教廷∼

這個教廷,在人們的心中,還有沒有地位?

是不是人們都會認為,只要擁有武器和膽大妄為,教廷千年來制定的一切規則,都是狗屁."

聖保多祿不愧為一代政治家,雖然這些事情有些是極不起眼,另外一些,看上去對自己的女兒有利的,但是他還是高瞻遠矚,一眼就看穿了其中的本質.

那就是洛林一直在削教廷的面子,在這一方面他已經給全大陸樹立了一個傑出的榜樣.

洛林確實是對這個教廷沒有多少的好感,更別提什麼敬畏了∼所有他殺氣那些主角來眼睛都不眨,連著他手下的那些特工們,現在都是徹頭徹尾的無神論者.

聖保多祿長長地喘了一口氣,然後繼續謹慎地說道:"像這種不世的人傑……我不否認他確實是一位人傑英雄.年少有為,心智成熟,而且膽大包天.

但是我們需要考慮的是,這位英雄卻不受我們的控制的.

如果將來,在可以預見的將來,洛林會成為這個大陸上最有權勢的幾人之一.

到了那時,一旦他和我們有了利益沖突,他會不會反過臉來,舉兵相向?

而這種沖突幾乎是必然發生的.

到那個時候,我們教廷千年以來的基業……"

說到這里,他重重地頓了一下手中的權杖,發出一聲沉重的聲響.然後大聲道:"這基業就要毀于一旦了∼"

奧巴赫姆一時也是沉默不語.

雖然自從這位朋友把屁股放在了那張椅子上面,又披了一身白皮之後,他就開始對這位老朋友的做法行事,有些看不太慣.

但是此時,他卻也不得不承認,聖保多祿的眼光獨到,而且切中要害∼

千年以來,教廷代表著光明神,一直是人們心目當中敬畏的對像.

人們畏懼神,畏懼教廷,因而對教廷恭順.

他們從剛一出出生,就生活在教廷光輝的照耀之下,從小就被教育要敬畏神,不然等待他們的將是人間的刑罰和地獄的烈火.

他們對于教廷,對于教廷下派的神甫牧師們全都俯首貼耳,欲求欲取,覺得理該如此.從來沒有人敢于反抗,甚至從來都沒有人想過反抗,好像他們的世界本來就該是這樣.

而一旦有人做出了榜樣,讓他們豁然省悟了過來.

原來,面對著教廷的壓迫,大家還可以亮出自己的爪子和糞叉,弄死那些個騎在自己頭上拉屎拉尿的死禿頭們.

而且這些死禿頭們居然怕了我們,居然不敢反抗我們∼

在這種影響和帶動之下,他們當然是會跟風效仿.

到時候,面對著遍地的狼煙烽火,縱然是再怎麼千年不壞的堡壘也會漸漸的動搖,出現裂縫,然後在沖天的烈焰和黑煙當中熊熊地燃燒,最終轟然垮塌……

聖保多祿看著他的表情,立時就猜出了他心中的想法,輕聲歎息了一聲,道:"我的朋友,已經有人在這樣做了,已經有人在這樣做了."

他伸手指了指面前的一些文件,道:"有不少的地方,已經有人開始抗議教廷收的租子過高.

貴族們公開的嘲諷教士,他們孤立地區主教,並且驅逐我們的勢力.

教會的產業不停的受到沖擊.

而另外一些地方,教士們都不敢出門,因為有人會偷偷從背後拍他們的黑磚……"

他說到這里,一抬頭看到希爾梅莉婭臉上帶著一絲的冷笑,目光當中充滿了不屑,不禁一怔.然後道:"怎麼?你有什麼不同的意見?"

希爾梅莉婭冷冷地道:"陛下,恕我直言,您已經背叛了父神."

那句話,像是穿越了迷霧的閃電一般直刺內心.

雖然語音不高,但是卻振聾發聵,如同驚雷一般在耳邊轟然炸響∼

震的他耳朵里面嗡嗡直響,腦子里面也是一片的空白,根本就做不出任何的反應.

就如同洛林要狀告父神一樣,希爾梅莉婭也說出了一句驚世之語.

過了好半天之後,聖保多祿才從震驚和眩暈中清醒過來,這才輕輕地說道:"梅莉婭,你需要認真地向我解釋."

希爾梅莉婭道:"你要解釋,好,我就給你解釋∼"

她站起了身來,然後道:"你一提起洛林,就不住地說什麼報告報告.

你可曾派人去認真調查一下?或許你派了,但是那些調者者卻是和當地寫報告的家伙是一丘之貉."

她向前走了一步,道:"你可知道,洛林在自己的城堡的時候,為了什麼痛打了那個到他那里進行調查的神甫?

那個混蛋不僅向他,一個同巨龍,同巫妖進行過殊死搏斗的英雄,收取高額的醫藥費,而且還在他的城堡當中公然宣揚下濺的'第一夜權’∼

你就整天坐在辦公室里面看著那些下面傳上來的,虛假的,糊弄人的報告,你何曾真正到下面去認真看看?

那些教士們為什麼會挨打,而我領著一眾牧師神甫,向那些半獸人傳教卻會異常的順利?

還不是因為他們已經忘記了父神的教義,橫征暴斂,敲詐勒索,為所欲為,甚至是強搶婦女,簡直是到了惡貫滿盈,令人發指的地步."

她頓了一下,然後高聲道:"關于這些,我也有報告∼而且是真實詳實的報告.不像你的報告.胡編亂造,汙陷好人,助紂為虐.

整天坐在這個小房間里面計算著這個,計算著那個,緊緊地抓著手里的權力,唯恐被別人給攆下台去.卻根本不顧百姓們的死活.

你還記得父神的光輝嗎?還記得他普濟天下眾生的教義嗎?"

她頓了一下,然後道:"這樣一個腐臭爛透了的教廷,就在存在,對于百姓,又有什麼意義.它還是越早毀滅的越好∼"

她的話聲音不大,但是擲地有聲,鏗鏘有力,振聾發聵.

聖保多祿一時大怒,拍案而起,道:"你給我住嘴∼"

希爾梅莉婭卻是仍然毫不罷休,道:"怎麼?說中你的心思了?惱羞成怒了是不是?我就不明白了,陛下您究竟是信仰誰?偉大的光明神,還是邪惡的黑暗魔王?"

聖保多祿當即惱羞成怒,指著房門,高聲地咆哮了起來,道:"你給我出去∼出去∼"

希爾梅莉婭當下也是毫不相讓,冷哼了一聲,轉身就走出了門去.

她來到了門外,原本以為著會受到那些侍從們的冷遇,因為教廷的侍從們狗眼看人一向是有名的.但是卻驚奇地發現,那些侍從們比起剛剛反而是更加恭敬了起來.

開什麼玩笑,這普天之下,敢這麼大聲地跟堂堂教宗陛下叫板大吵大鬧,大家還全都從來沒有見到過.由此可見她確確實實是教宗陛下的女兒.

這樣算起來,這姑奶奶可是響當當的公主黨,大家當然更得要好好地伺侯著.

只是希爾梅莉婭此時也是在氣頭之上,並不在意,只是氣哼哼地跺了跺腳,然後就轉身離開了.

隨著房門關上,聖保多祿氣的呼呼直喘.過了好半天,這才緩了過來.

他手扶著桌面,氣呼呼地罵道:"這……這個該死的丫頭……真的,真的氣死我了,也不知道她這是像誰……"

旁邊奧巴赫姆看著這一對父女吵架,並不出聲,此時卻一笑,提醒道:"我的朋友,她的脾氣跟你很像."

聖保多祿瞥了他一眼,最後決定為了自己的心髒著想,還是不接他的話碴為好.

奧巴赫姆笑了笑,道:"我的朋友,還有什麼原因?我知道你一定是沒有說出來的?關于洛林的事情.據我所知,他雖然人貪財了一點兒,色眯眯了一點兒,偶爾喜歡偷雞摸狗了一些,除此之外,好像也沒有什麼太大的毛病.

對于這種人,我們一向有的是辦法拉攏.

相信我,洛林絕對是最好拉攏的一個."

他頓了一下,然後又接著道:"而你說的其他的事情,咱們也可以慢慢地來解決.我倒覺的梅莉婭說的很對."

他長長地歎息了一聲,道:"教廷千年以來,一直不變,確實是有些僵化了.還記的我們當初的理想,不正是要改變那些僵化的體制和貪婪的教士們嗎?"

聖保多祿一滯,隨即也不禁長長地歎息了一聲,道:"是啊,可惜,最終我們沒有能改變這一切.

而我現在還得疲勞奔波,為教廷這個現在已經千瘡百孔的老船到處地打上補丁,以免它會真的沉下去了."

奧巴赫姆笑道:"可是我們最終還是會把這一切全都交到下一代人的手中,有什麼問題讓他們去解決的."

聖保多祿聽出他話中的含意,當下意味深長地看了他一眼,然後道:"是啊,最終這一切還是要交到他們的手中的.唯一擔心的就是他們的經驗不足,還需要我們在旁邊幫著扶著,慢慢地走一段."

他一邊說著,一邊不住地搖頭,一副痛心疾首,恨鐵不成鋼的模樣.好像是恨不能好好地教育一下希爾梅莉婭,甚至用棍子什麼的,狠狠地打上她一頓,讓她學好了.可以認認真真地為教廷,為數以億萬計的信徒們好好服務.

當然了,如果希爾梅莉婭當上教宗之後,那就可以更加認真地為信徒服務了.

開什麼玩笑,縱然其中有無數的艱難險阻,而且希爾梅莉婭的脾氣也大,剛剛一見面就和自己吵了一個天昏地暗,完全不把自己這個教宗老爹放在眼里,但是那畢竟是自己的親閨女.

自己不幫她,又去幫哪一個?

奧巴赫姆也是不住地歎息,道:"是啊,是啊.雖然教廷不允許世襲,但是女繼父業也是大陸居然長久以來留傳下來的優良傳統.

大家在堅持原則的同時,當然也是要考慮一下具體的情況.

要認真地進行調查,分析,研究,不能一概而論.

我們不能光是坐在房子里面,也要聽聽下面百姓們的呼聲嘛……"

聖保多祿也是不住地歎息,道:"是啊,是啊……"

奧巴赫姆連連地搖頭,道:"唉,一把老骨頭了,到頭來還要操這麼大的心,還是早早地退休的好啊……"

聖保多祿歎道:"沒錯,沒錯……"

兩個人一直不住地長籲短歎,一臉的憂國憂民,公忠體國,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模樣.

只是到了後來,兩個人也不約而同時感到了自己的模樣有些惡心.

他們對望了一眼,然後一齊放聲大笑了起來.

這兩人都已經是積年的老狐狸了,雖然希爾梅莉婭的話對他們確實有所觸動,但是他們卻已經早就過了那個天真熱情,充滿了理想的年紀.

在見多了世間的丑惡之後,能打動他們的只有利益.也唯有利益,

所謂的理想和堅持縱然沒有放棄,但是卻也只能是放在心中,因為一旦拿出來,就會被別有用心的家伙給利用了.

但是正因為如此,聖保多祿對于希爾梅莉婭反而是更加滿意.因為不管怎麼說,有一個熱情純真的理想,總比什麼都沒有的強.

雖然理想會在現實當中漸漸地抹平,最終變的圓滑務實.但是如果沒有理想,而手握大權,最終卻是會遁入黑暗.

像拿破侖大拿哥,以及希特勒小希哥,那樣的驚才絕世的偉人,也是不能例外的.搶來了地盤,就想要著搶更大的地盤,搶完了歐洲,就想著要去搶亞洲,最後被那個胖胖的北極熊給一巴掌拍翻在地上,然後就老實地死翹翹了.

奧巴赫姆看著他的模樣,當下忍不住搖頭歎道:"我的朋友,你還是和從前一樣,那麼的偽君子."

聖保多祿也是笑道:"你也不例外,我的朋友."

奧巴赫姆艱難地站起了身來,道:"我要回去了,人年紀一大.就難免有些精神不濟."

他向著門口處,走了兩步,當下又轉回身來,道:"噢,對了,關于光明大議事會方面,這還需要你來做工作的.畢竟你是教宗."

聖保多祿苦笑了一下,

光明大議事會那邊是一個難啃的骨頭,那些個紅衣大主教們一個個全都跟惡狠一樣,但是他也必須得去一個個做通工作.畢竟要當下一任教宗的是他自己的女兒.

他歎息了一聲,道:"我知道了,你就放心好了."

聖保多祿已經可以預見到那些王八蛋們仗著手中握著的選票,肯定是會漫天要價,開出一個天價出來.

奧巴赫姆點了點頭,然後邁步出去.

此時聖保多祿卻突然叫住了他,道:"你也等一下."

他看著奧巴赫姆停了下來,這才道:"關于洛林的那件事情,我是絕對不會不管的."

奧巴赫姆當下奇怪地道:"為什麼?"

聖保多祿氣憤地道:"你知不知道,他和魔族有勾結∼

而且還是那個魔族有名的阿德玲.做為一個父親,我怎麼能容忍這種……這種事情∼"

奧巴赫姆立時也是吃了一驚.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六百二十一章新四有青年(求月票)    下篇:正文 第六百二十三章加封儀式(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