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六百二十三章加封儀式(求月票)   
  
正文 第六百二十三章加封儀式(求月票)

第六百二十三章加封儀式(求月票)

優揚動聽的聖歌,以她那奇特而震憾人心旋律,回蕩在大教堂那高大華麗的穹頂之下.

大教堂內坐滿了人,他們虔誠的目光注視著高大的父神像,帶著謙恭和敬畏的心情,靜靜聽著歌頌父神的贊美詩.

那甜美的音符如同真的帶有神聖的力量,繞著大殿的屋頂不停地向上飛升,仿佛單靠著音樂的力量就可以將人們的祈禱傳入天堂.

那些美麗虔誠的少女們身著白衣,縱聲高唱.眼中閃爍著聖潔而仁慈的光芒.

這令那些朝聖者們都忍不住要為她們的美麗聖潔,而流下了眼淚.

一道明亮柔和的光線照亮了少女們,就如果她們真的站在天堂的大門前一樣,似乎膜拜她們,就能跟著歌聲升入父神的永琠~所.

在這種莊嚴,聖潔氣氛之下,大教堂內的眾人仿佛感到自己的靈魂被淨化了,此刻自己是一個善良而謙卑的神的子民.

這些旋律簡單,而遍于傳播,而且那合唱的和音基本全都是以三度或六度的不完全諧和音程,這種編配所產生的聲音效果特別的和諧,在人的聽覺器官當中可以獲得一種'共顫'的奇特效果.

這種音樂的特點,並不在于像重金屬的一樣的震撼性,而在于滲透.透過了人的身體,直觸靈魂的深處.使人有一種得到了洗禮和升華的感覺.

在那歌聲當中,人們甚至會感到自己的身後有羽翼震顫,要帶著自己飛上天空,沐浴在潔白的云層和陽光之下,直至看到那光輝奪目的天堂.

教廷的人雖然不一定懂這個理論,但是他們在實踐方面做的非常不錯.

隨即,那歌聲漸漸地低了下去.如同黃昏時的倦鳥歸巢,隨著羽翼的緩慢拍打,又緩緩地回到了地面之上.

眾人這才感到自己的靈魂又回歸了原位,回到了原本的身體之內.漸漸地清醒過來,睜開了眼睛.

人們回味著剛剛用心靈感受的那一幕.甚至有人熱淚盈眶.為自己能看到聖潔的天堂的畫面.

更多的人則是匍匐在地,虔誠地拜服于父神的腳下.

隨著歌聲漸漸地消散,此時的大教堂當中一片的莊嚴肅穆.

洛林差一點都想要為這幫神棍們鼓掌了,在他看來,能把現場氣氛渲染到這個程度,教廷內的這些人確實可稱是高手,堪稱是專家級的.

現在,如果是像大教堂內這些來賓們募捐的話,他們一定會在滿腦子"父神在注視著我"的神神道道的思想下慷慨解囊的.

難怪教廷每年坐著不動,收上來的捐款都看的自己眼饞,不過轉頭一想,洛林也就釋然了,因為教廷這些家伙平常屁事沒有,估計都淨琢磨這個了.

一千年前人家可就知道用蒸汽做機關,推動木偶什麼的,假裝神跡來忽悠人了.

"不能不服啊∼"洛林在心里感歎道.

相比起來,飛鷹集團那里招人簡直可以稱的上是粗俗,廣告詞喊來喊去,意思也就一句"發錢,發槍,發女人,表現好的發倆,來膽大心細不怕死的."

還不如在魔獸里面組人做日常的廣告詞精彩.

但論起效果,這種直指本質的廣告詞也不亞于教廷的大忽悠術.

大多數優秀的年輕人都是被最後一項待遇給吸引過來的.

洛林爵爺之所以成為萬千年輕人的偶像,不在于他有多少錢,因為現在洛林也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錢,也不在于洛林爵爺官當的多大,比他官大的多的是,而是在于洛林爵爺家里有好幾個如花似玉的女朋友,她們和洛林爵爺全都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當然,如果他們了解實情的話大概就不會這麼想了.

不管怎麼說,成為一個洛林爵爺似的男人,是現在小年輕們普遍的志向.

盡管大教堂內的氣氛很到位,洛林卻不吃這一套,他在心里給唱歌的聖女們挨個打了分之後,百無聊賴的四下張望,給自己找點事情做.

四下里全都掛滿了各色的旗幟,裝扮著無數的鮮花,充滿了節日里才有的歡樂氣氛.

無數的顯貴達官全都是云集于此,做為特約的佳賓,在這里參加希爾梅莉婭榮升紅衣大主教的典禮.

盡管在私底下,有無數的流言蜚語在暗處以每鍾2999792458米——也就是光的速度在飛快流傳.

像是什麼'希爾梅莉婭是教宗陛下的私生女了.’'那位紅衣主教已經是身懷有孕了’……'堂堂的紅衣主教搭上了洛林那個小白臉了’.

當然這最後一條絕對是無恥的毀謗,因為那兩人早在楓葉丹林的時候,就已經是天雷地火,很黃很暴力,很少兒禁止的什麼的事情了.

不過這些消息已經不難算是新聞了,

盡管有這麼多的負面消息,但是卻並不防礙眾人今天以一種愉快的心情來參加這一次的典禮.

因為,這畢竟是一次聖典.而且,大家也來全都是各有懷抱的.

誰不知道現在馬上就要召開光明大議事會,要開始選下一任的教宗.

如果在這個時候,可以抱上未來教宗陛下的大腿……

哇∼

那簡直就是爽翻了.

盡管呂不為,呂奸商的制造出那一套《奇貨可居》的商業理論的時候,什麼牛津,哈佛,克萊登,西太平洋等等這些個番邦的家伙們還全都蹲在樹上吃香蕉呢,但是,呂奸商不是第一個,也不是唯一一個懂得這些東西人.

只要有人類社會存在,人們出于有意或者無意,自發地就會懂得這些東西.

雖然他們可能歸納不出《奇貨可居》的這一套理論,但是卻並不表示,他們不懂得抱對了大腿,拜對了碼頭的好處.

這一回表表忠心,送上一份家鄉的土特產,也不用多麼豐厚,或者攀一下拐了銀河系那麼大彎的親戚,把關系搭上.

等自己選擇的對象榮登大寶了,怎麼也不會忘掉這些支持者們,這可是典型的小投入高回報,雖然不一定能押對寶,不過這個投資回報率怎麼都值得試一試的,就是送一份禮物,說幾句好話而已,反正壓錯了也沒什麼損失不是嗎?

自從召開光明大議事會的消息傳出,這些日子以來,教廷內部一直都是暗潮湧動,各種各樣的小道消息不斷傳出.各式各樣的陰謀詭計也是紛紛出台.

有人忙著拉幫結派,有人忙著站隊選邊,有人忙著瞎起哄,有人連自己在忙什麼都不知道.

有踩人的,有被人踩的,有偷偷地使絆子的,有被絆子絆倒的,還有使完了絆子,剛站起來,結果就被別人用板磚給拍翻的.

總而言之,各種紛爭內斗層出不窮,教廷進入了最熱鬧的時候.

但是教廷千年不墜,這也是其中重要的原因之一.

它通過這種種的合理的競爭,不合里的競爭,光明的競爭,黑暗的競爭……注入新鮮的血液,保持了強大的活力.

每一位教宗都是踩著無數的尸山血海,勇敢地浴血拼殺出來的.這每一位都是一時的梟雄人傑.

縱然是比不上風起云湧,英雄倍出的神魔時代,但是最起碼,他們在同時代當中,卻是最為傑出的.

只是這種紛爭雖然有益,但是卻也極其的殘酷.贏的人拿走桌上所有的籌碼,輸的人只能是穿一個小褲衩.

因此上,在這個激烈殘酷的競爭開始的時候,有這麼一個歡樂的儀式慶典讓大家可以放松一下,倒是一個極好的方法.

當然了,更重要的是,在大教堂外面的聖保多祿大廣場上,已經有人開始擺開了禮品攤子.只要憑著大教堂的入場券,進去給希爾梅莉婭捧場了,就可以領到一份精美的小禮物.

對此,飛鷹公司的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雷歐小公爺很嚴肅地發表了官方聲明:我們這並不是在搞賄選.而只是為了繁榮市場經濟,將我公司生產的拳頭產品推向整個大陸的一項有效的營銷策略∼

絕對絕對絕對絕對絕對絕對……不是在收買大家.

而且需要指出的是,這些東西都不值錢,總價值也沒有超過五個金幣.因此上,也達不到教廷規定的賄選標准……什麼?教廷還沒有制定賄選標准,這真是太落後……不是,真是太好了∼……呃,呸呸呸.我是說,不管怎麼說,這根本就不是什麼賄選∼

如果有人敢要惡意的毀謗,我們公司會拿起法律的武器,向他提起控訴,告的那個丫的,連最後一條褲衩都要當掉∼

如果有法官敢判我們輸掉了官司,飛鷹集團的保安隊就會派出一手拎著錢箱,一手拎著火槍的業務員,勸說他改變注意,更加公正的判決.

飛鷹公司的產品可是名揚天下的.

在場許多的女人們可都是按耐不住,偷偷地跑去看過的.那些小禮物可都是相當不錯,有些東西都是限量發行,有錢都沒地方買的.

有小瓶的香水,不說那芳香的氣味,珍貴的精油,光是那精致剔透的小玻璃瓶,就已經值一個天價錢了.

除此之外,各式的口紅胭脂,可以照的人毫發畢現的小化妝鏡,化妝盒.男式的刮胡刀.嶄明瓦亮的鋼制貼身小酒瓶.

最最最最……最要命的是,在旁邊還另外附送,最近十期的《大都會》《瑪麗嘉兒》《費加羅夫人》……等等時尚期刊.

這些可都是時尚界的聖經.

號稱每一個'懂的’的時尚女人都會閱讀的聖經∼

主編可是時尚達人,引領大陸女性品位的阿黛兒小姐,每期都會有各大帝國最高層的名媛淑女們,撰文解讀她們自己的時尚風采.

尤其是放在最下面的那一本期刊上面(附帶一句,天知道她們是怎麼一下子就翻到了的∼)還有著名的球星小貝的手描寫真,而且還有小貝同學的那一句褲褲的'我在床上如野獸’,這得讓多少女性為之"崩潰"腿軟啊∼

雷歐身為一總期刊的總編,原本是打算用洛爵爺做為封面的,最起碼這樣一來,就不用付他天價的肖像費了.

而且洛林做為飛鷹戰神,帝國總督,天下第一號的小白臉,從市場號召度上來講,比一個球星強太多了.

但是後來還是因為擔心妮可阿黛兒幾個女人知道之後,會過來千里追殺自己,最後揍腫了自己的屁股之後,再掏光自己口袋里面的每一分錢.

因此上,最終他在謹慎起見,還是選擇了那個著名的球星小貝.

小公爺在簽下那張肖像使用費的天價支票的時候,肉疼的眼淚都下來.他實在是搞不懂一個破踢球的,憑什麼會值這麼多的錢?

就是兩張破素描而已,本總裁我自己都會花.

小公爺當天也是很很地吃了三大碗的飯,甚至連青椒都不放過,咬牙切齒地和著眼淚,一起咽到肚子里面去,發誓一定要盡快長大.

到時候,以堂堂帝國王子的身份,再騎個白馬,露出兩撮胸毛,這市場號召力絕對高,要是上了雜志,這肖像費再怎麼樣也要比一個破踢球的賺的多∼

俗話說:'吃人嘴短,拿人手短.’

看到這些精美的禮品,那些前來參加典禮的達官顯貴,牧師神甫們縱然心中還是有些嘀咕,但是卻也就不會再當著面,再大聲地宣揚什麼希爾梅莉婭身為女性,不適合當紅衣大主教這麼一個重要的職位.

'嗚∼嗚嗚嗚∼∼’

嘹亮而歡快的號角聲響起.

無數潔白的鴿子從角落里飛了起來,在人們的頭頂上盤旋飛舞,最後又拍打著翅膀,從打開的天窗飛了出去.

洛林站在大教堂的第一排,看著那些鴿子飛走,不禁略略有些遺憾,要知道這大教堂當中,白鴿飛舞,身穿風衣的殺手刺客,展開浴血的槍戰,可是一代動作影片的經典之處.

而且……

他回頭看了一眼,看到在場的那些精英貴族們,心中有些惡毒地想道:如果有一個大炸彈在這里爆炸的話,幾乎就可以摧毀掉足足半個大陸的上層.估計整個大陸都要哭泣上五十年.

如果自己真的要炸掉這里,估計阿黛兒會第一時間支持,而薇拉……

薇拉先于自己說話的當,往這里扔一個大大的火球人,然後問自己要辛苦費吧.

就在他胡思亂想的時候,緊接著,就聽'轟’的一聲巨響.

大教堂的正門轟然洞開.

隨即兩隊衣甲鮮明的騎士列隊而入.他們那整齊劃一的步伐在大教堂當中轟轟作響,引起了巨大的回聲.

他們每走幾步,就會留下一隊,對面而立.

最終一直延深到了大教堂的洗禮台處.

緊接著,所有的騎士們全都整齊劃一地一跺腳,發出了一聲巨響.

此時唱詩班的少女們再次展開了她們如銀玲一般的歌喉,開始歌唱,贊美偉大的光明神.

"偉大的神啊,

我們敬拜您.

燦爛光芒照大地∼"

你的威能將人類

重新團結在一起.

在你的光輝照耀之下.

人們團結如兄弟

……"

在那嘹亮優美的聖歌當中,只見一個身形窈窕,手拄著權杖,身披紅衣主教裝飾的美麗女子從外面走了進來.

眾人不禁一下子屏住了呼息.

只見她的容顏俏麗,黛眉如畫,秀眸如星,瓊鼻櫻口.膚色如雪,極是美麗.

如同大教堂當中那個站在父神的身邊,最為美麗的天使走出了畫卷,降入凡塵一般.

縱然是那些富麗堂皇的珍寶裝飾,在她的美麗面前,也是相形失色.

正是希爾梅莉婭.

她在門口處略略站了一下,然後沿著正中鋪就的紅地毯,邁步向前.

此時,旁邊的一眾人等這才回過了神來.

從那低低的呼痛吸氣的聲音,可以知道,那些人能回過神來,很大程度上是得益于身邊那些位醋意大發的女性們的善意提醒.

聖保多祿站在那洗禮台之後,看著希爾梅莉婭,突然恍惚了一下,好像是一下子又回到了當初那個小莊園里面,那個溫柔,但是卻極為剛強的阿爾摩哈德貴族少女……

但是隨即卻看到希爾梅莉婭一本正經地在向前走來之時,卻趁著眾人不注意,秀眸一眨,向著旁邊的那個可惡的小白臉拋了一個媚眼過去.

聖保多祿當即氣的一個火冒三丈,這也太不嚴肅了∼那個該死的小白臉∼

如果不是因為身著聖袍,行動不便,他在一時沖動之下,甚至是打算直接抄起講台上厚厚的聖典,直接砸在那個小白臉的臉上,最起碼也要拍扁了他的鼻子,毀了他的容∼

洛林卻絲毫不知自己已經躲過了一劫,正微笑著看著希爾梅莉婭,心中暗歎:當初在船上之時,和她還戲言了幾句,如果她當上了教宗之後,會怎麼怎麼樣?當時好像還挺肉麻,很黃很暴力.

但是沒想到,現在卻是要認真地實現這一個任務了.

如果阿黛兒知道了,會不會再次又心堵的吃不下飯?

此時旁邊的眾人一邊注視著希爾梅莉婭,一邊也是低聲地議論紛紛.

"天,她可真漂亮啊∼"

"聽說她懷孕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可惡∼不要胡說."

"省省吧,聽說那個奸夫是茹曼帝國的飛鷹戰神.想都不要想,你惹不起的."

"那個可惡的小白臉?刮地皮的吸血鬼?無恥的鹽販子?卑鄙的奸商?臭名昭著的特務頭子?邪惡的黑手黨教父?"

洛林聽了這一長溜兒的頭銜,不禁挑了挑眉毛,自己的稱號什麼時候這麼多了?

旁邊那人也是急忙低聲提醒,道:"小點兒聲,聽說那個混蛋也來了,就在我們的中間.小心他派手下的人宰了你."

洛林發現自己現在脾氣已經好太多了,聽到有人罵自己'混蛋’居然仍然沒有回頭,然後記下對方的相貌,回頭偷偷地報複.

自己的心胸真的是越來越寬廣了,洛林暗道.

"怕什麼∼"那個年青人卻是毫不畏懼,道:"縱然他厲害,但是我也是一個貴族,我爸爸也是色當帝國一任政府的部長,他還敢吃了我不曾?"

洛林歎了一口氣,暗道:"又是個只會拼爹的",然後轉回了身去,指著地上,道:"喂,朋友,你看看地上掉的那枚金幣是不是你的?"

那兩人當下一齊向地上看去,但是卻並沒有看到任何的東西,當下又一起抬起頭來,詢問地看向了洛林.

洛林一聳肩,道:"那金幣滾到椅子下面了,因為不是我的,所以我才懶的去撿.你們自己好好地彎下腰看一下.好像還是一枚亞曆山大時代的金幣."

'亞曆山大時代的金幣?’那兩人當下一起彎下了腰去,然後趴在地上仔細地看去.

洛林卻是趁著其余眾人全都將目光投向希爾梅莉婭的機會,一伸手,摸走了他們兩人的錢包.

旁邊雷歐看了,也是飛快地一伸手,掏出一把鋒利的小刀片,將他們兩人的腰帶給割開了一大半.

要知道,這種手法可是極其陰險的,剛開始還不覺的,但是等走到一半的時候,腰帶一斷,那可是當眾走*出丑的.

說不定還要落下一個'大教堂當中真理’的可恥外號,因為據說,真理也是赤果果的.

那兩人趴在地上找了一會兒,但是最終卻是一無所獲.站起來之後,不禁一起狐疑地看向了洛林.

洛林卻是無辜地一聳肩,道:"沒有找到嗎?哈,肯定是你們下手晚了,結果被別人給撿走了."

那兩人瞅著洛林,眼中盡是懷疑的神色.

洛林卻是一笑,然後將手指在唇間一豎,左手指向了大教堂的正中.示意兩人,紅衣大主教的加封儀式已經正式開始了.

那兩人此時,縱然是有一肚子的懷疑,但是在這個時刻,卻也得要全都咽回到肚子里面去.

洛林一臉保險推銷員的微笑,轉回了身去,然後伸出了手,和雷歐早就已經高高舉起的小手輕輕地一擊,做為慶祝.

就在他打算收回的時候,卻發現雷歐仍然舉著他的小手,都快要杵到自己的鼻子下面了,而且那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面滿是憤怒.

洛林不禁一歎,將悄悄地剛剛拿到的一個錢包遞了過去,道:"分個贓而己,也不帶你這麼急的."

雷歐卻是毫不理會,眉開眼笑地將那錢袋塞進自己的懷里面,然後倒空之後,將空空的錢袋扔在了一邊的地上.

這樣一來,就沒有抓到他的把柄了.

洛林一笑,將目光投向了大教堂的講台之上.

此時希爾梅莉婭已經走了上去,然後在聖保多祿的面前單膝跪地,恭順地垂下頭去.

唱詩班的歌聲立時停了下來.

大教堂當中一片寂靜.只余下了人們的呼吸之聲.偶爾有人發出了低低的咳嗽,但是隨即立刻就掩住了.

萬眾矚目,全都看向了希爾梅莉婭,他們知道,這是教廷當中第一位女紅衣大主教的加封儀式.

在這一刻,自己見證的是曆史∼

聖保多祿輕輕咳了一聲,清了清嗓子,然後舉起了手中的權杖,高聲說道:"在此,我,聖保多祿十三世,聖保多祿的繼任者,眾仆之仆,鑒于希爾梅莉婭為教廷做出的巨大貢獻,宣布加封希爾梅莉婭,尼奧多斯紅衣主教,為紅衣大主教∼"

他將手中權杖在希爾梅莉婭的身前一晃,畫了一個十字,然後右手沾了些聖水,輕輕地灑在她的身上.

緊接著,希爾梅莉婭除下了頭上的帽子,交給旁邊的侍從.

聖保多祿上前一步,親自給她帶上那頂鑲著鑽石十字架的紅頂高帽.

隨即歡呼聲如潮水一般的響起.

鮮花如瀑布一般,從半空撒下.

大教堂的鍾聲也是響了起來.

那鍾聲悠揚而嘹亮,響徹了聖城的上空,然後遠遠地傳了開去.

此時希爾梅莉婭也是站起了身來,面帶著微笑看著了在場的一眾大佬們.接受他們真誠或者虛偽的祝賀.

洛林在旁邊看了,當下輕輕地松了一口氣.

雷歐也是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道:"哎呀,真是悶死了.好容易完了."

洛林一笑,道:"你錯了,這只是開始而己."

雷歐一愣.

就在此時,就聽一個驚慌的叫聲響起,"天啊,誰偷了我的錢包了?"

洛林回頭一看.

卻見剛剛那個年青人惡狠狠地瞪著自己,怒聲質問道:"是不是你偷的?"

洛林還沒回答.隨即,'哧拉'一聲布匹撕裂的聲音響起.

那年青人就感到下身的褲子一松,急忙驚叫了一聲,然後用雙手拉住了褲腰帶,好懸沒有當眾出丑.

洛林瞪了他一眼,然後惡狠狠地道:"小子,沒有證據不要胡說,信不信我告你毀謗∼"

雷歐在一邊也是幫腔,道:"就是,就是.大家都是文明人,凡事可是要講證據的.告訴你,我們家的律師可是很厲害的,你要是胡說八道,小心我告你一個傾家蕩產,連褲衩也剩不下∼"

說著,他還極其惡霸地伸出小爪子去,狠狠地推了那人一把.

那年青人雙手都提在褲子上面,也無法騰出手來抵擋,只能是乖乖地被他給推的倒退了好幾步遠.

雷歐看了,當下冷哼了一聲,然後一伸手,從懷里掏出了那副水晶墨鏡,趾高氣揚地帶在了小臉之上.顯足了一代優秀的金融銀行業者黃世仁欺男霸女的王霸風采.

那年青人一時怒極,惡狠狠地瞪著洛林和雷歐兩人.

雷歐也不理他,將手伸進嘴里吹了一聲響亮的口哨.

緊接著,就見旁邊雞飛狗跳的一陣大亂.

轟隆隆的聲音響起.

人們如退潮一般向兩邊飛開,讓出了中間一條寬寬的道路.

一頭白色的小象邁著大步,橫沖直撞地跑了過來.

它來到了雷歐面前,當即停下了腳步,然後不住地向他搖著小尾巴.

雷歐掏一塊糖,自己先咬下一半,然後將另一半塞進了它的嘴里,又爬到了它的背上,然後看著旁邊那個雙手提著褲子的青年人,不禁咧嘴一笑,這才向洛林道:"老大,你說的對.我也發現,這只是開始."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六百二十二章理想與現實(求月票)    下篇:正文 第六百二十四章 神聖選舉(上,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