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六百三十二章真的假的???(求月票)   
  
正文 第六百三十二章真的假的???(求月票)

第六百三十二章真的假的???(求月票)

聽了帕特里克的質問,眾人不敢怠慢,急忙連連搖頭,道:"沒有人,再也沒有人了."

帕特里克看到瑞林臉上露出猶豫的神色,就知道他們隱瞞了東西,察言觀色可是教廷的必修技,越是高層,技能的等級就越高.

帕特里克不由眼睛當中光芒一閃,寒聲道:"真的嗎?"

瑞林在他居高臨下的目光注視之下,嚇的臉色刷的就白了,他可知道對面這個看起來很和善的大紅衣主教有多心狠手辣,趕忙低下了頭去,吞吞吐吐地道:"這件事情……這件事情,還有……還有菲西神甫也知道."

他頓了一下,抬眼看到帕特里克露出不愉的臉色,又連忙補充道:"當時他和我們一起揀到了這個東西,但是當時卻並沒有打開來看,而是交給我們之後,讓我們把這個東西拿回來,然後就匆匆的走了."

帕特里克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突然明白了過來,道:"他又是去跟蹤那個奈安來的鹽販子了吧?"

瑞林諾諾了兩聲,點了點頭,心里暗道:菲西老大,我可真替你兜不住了.

帕特里克當下大怒,一拍桌子,罵道:"那個混蛋∼就不能認清一點兒形勢∼在這個關鍵的時期去招惹那幫該死的奈安人,不知道他們和奧巴赫姆是一伙的,要是惹出事來怎麼辦?沒輕沒重的∼"

他罵了半天這才停了下來,然後余怒未熄地向旁邊的侍從令道:"去看看,看菲西回來了沒有?如果還沒被那個鹽商弄死,就讓他過來見我."

那侍從慌忙答應了一聲,然後匆匆地跑出了門去.

帕特里克冷哼了一聲,他也不理面前著的一眾牧師,而是低頭看著面前的這幾份文件,心中一直猶豫不定.

他一向是多疑的個性,此時面對著這些文件,那老毛病當即也就又複發了.

他心中暗道:這東西倒底是真的還是假的?哪有這麼巧的事情,我剛想著要去搬倒勞倫斯紅衣,他就被人給陰了一把,丑聞纏身,只能棄選.

我正想著要去收拾傑羅姆紅衣,就有現成的證據送上門來.這究竟是巧合,還是陰謀?

如果說是陰謀?是誰會這樣做?如果是巧合,但是這也太過巧了吧?難道說真的父神眷顧,非要我當上這教宗不可……"

想到這里,他不禁砰然心動,但是隨即卻又打消了那個想法.

'父神的光耀’,這種東西本來就是梵蒂諾編出來騙老百姓的,做到主教級別的神甫們早就已經不信教了.

如果真有這玩意,還用大家一輩子累死累活,給地主家扛活,拿女兒抵債,辛辛苦苦幾十年,到死了連口薄皮棺材也買不起.

死老百姓不是不明白這個道理,只是他們無力去改變自己卑賤的地位,只能自己麻醉自己,活著享受不到,指望事後上個天堂了,樹上就結熏肉,河里就流牛奶了.

而自己已經做到紅衣大主教,如果在這個時候還會相信這一套,那也未免顯的很傻很天真了∼羞愧的都對不起大教堂下水道里的老鼠.

就在此時,就聽門外一陣腳步聲響.

一名神甫從門外輕步走了進來.

他來到了帕特里克跟前,向著他欠身一禮,道:"大人,您找我?"

帕特里克冷哼了一聲,道:"菲西,今天你過的怎麼樣?聽說又出去閑逛了?"

菲西愕然一愣,然後尷尬地笑了笑,道:"是,大人."

帕特里克向後一仰身,將自己的臉藏在了陰影當中,冷冷地觀察著菲西,道:"有沒有碰到別的事情啊?"

菲西猶豫了一下,回頭看了看身後那些牧師,當下坦然一笑,道:"好像是揀了一個包,具體什麼我也不清楚.只是說了,如果有值錢的東西要分我一份.大人,您知道了.我們下面人也都是經常這樣做的."

帕特里克雖然面無表情,但是心底卻是暗暗微笑了一下.

教廷也是大力宣傳'拾到東西要交公’,昧下別人的東西就是盜竊,違反教廷的戒律,死後是要下地獄的.

不過教廷內部職工心里都敞亮著那,這就是騙那些老百姓們.

這些東西交了公之後,大家就拿著那些東西,該用的用,該變賣的變賣.

等失主找上門來,就告訴對方,從來都沒有見過,平民百姓中可沒人敢去質疑聖職者的信用,教士們怎麼說,大家就怎麼信了.

這些也是教廷基層的潛規則,那些神甫牧師們的撈點小錢,掙點外快的法子之一.

帕特里克一出校門,就是主教,比較高,比起那些辛辛苦苦從底層一級一級爬上來的人,要順風順水的多,雖然沒在基層呆過,但是下面人的這些小伎量,他也是略有所聞.在教廷內,這些小動作都已經成了不成文的規矩了,沒人會去計較這些.

此時,他見菲西主動交待出來,不禁對他的懷疑消去了一些,道:"將你們遇到的整個過程說一遍."

菲西也是極為坦然,從頭到尾將整個事情經過講述了一遍.

帕特里克聽他說的和瑞林等人講的並無二致,這才算是放下了心來.

他伸出兩根手指,將那文件輕輕地推了過去,道:"你怎麼看?"

菲西一愣,然後拿起了那些文件,只是略略地掃了幾眼,隨即也是一臉的震驚錯愕.

最終他以手撫額,慶幸地道:"天幸啊,天幸.虧的那個缺心眼兒的家伙掉東西的時候,沒有讓我前面的洛林碰到……"

他說到這里,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失言,急忙住口.

帕特里克立時一怔,隨即恍然大悟.他光顧著從自己的角度來看問題,懷疑這會不會是真的,會不會是別人設下的圈套.

但是反過來看,這個東西對于洛林等人也是同樣的重要.他們也是迫切地需要將傑羅姆給搬倒了,不管是他還是洛林的人拿到這件東西,作用都是一樣的.

他看著菲西,心中暗暗想道:不錯,確實也可以這麼認為,而且菲西失口之下,也是暴出他自己跟蹤洛林等人的隱秘事情,可見這件事情極有可能是一件巧合.

隨即他的目光從菲西臉上移開,默默地繼續想道:"但是,這也是極有可能而己."

這位紅衣大主教果然不愧他多疑的個性,到了此時,他臉上的神情仍然是陰晴不定,仍然還不能完全相信.從這一點來說,帕特里克確實是個合格的大紅衣主教.

菲西也不敢多說,當下恭敬的垂手侍立在一邊.

帕特里克也不說話,只是若有所思地轉頭望著窗外,看著窗外的風景思考了起來,用手指有一下沒一下地點著桌面,發出'咚’'咚’的聲響.

眾人知道這位大爺又起了疑心,一時連大聲也不敢喘,只能是靜靜地站在一旁.室內又安靜了下來,那些神甫們此刻心里都開始緊張的打鼓.

又過了一會兒,有一名齊貌不揚的神甫走了進來.但是自從他一進來,眾人就感到身上一下子寒冷了許多.好像那人的身上有一種特有的寒冷體質.

菲西不動聲色地瞅了他一眼,那人正是帕特里克手下的密探頭子,為人陰冷毒辣,是帕特里克手下的心腹之一,菲西神甫不禁心中猛跳了一下,手心當中捏了一把的汗,暗道:可別出了什麼破綻……

但是隨即不動聲色地移開了視線,低下了頭去.

他並不擔心會被人看出破綻出來,因為不管是誰,在面對著這個赫赫凶名的密探頭子的時候,都會感到有些害怕的.即便是和他同一個派系,但神甫們看到這個密探頭子的眼神,還是會感到不安,那雙銳利的眼睛好像總是在轉著如何將人干掉的注意.

如果此時表現的太過正常,反而是一種不正常的表現.讓人懷疑,你是不是心虛了,或者在掩蓋什麼東西.

那神甫向著帕特里克微微地欠身一禮,道:"大人,我們都已經查過了."

帕特里克當即精神一振,心中暗道:如果那信使的行蹤不明或者行為反常,這就說明,這一定一個布好的圈套.而且……

他抬眼冷冷地掃了眾人一眼,心中繼續想道:而且在這幾個人當中,一定有內奸.

憑著一個外人,又怎麼可能認識他們,知道他們什麼時候,從哪兒經過.而且他們揀到東西之後,一定不會還給失主,而是私下分贓.要是有人要把信封還給那個信使,這出戲不就演不下去了?

沒有內奸的幫助,是絕對不可能如此詳細准確地把握住他們這些人的動向的,讓他們把這封信乖乖帶到我跟前.

想到這里,他不禁抽了抽嘴角,露出了一絲不易覺察的獰笑.

對于內奸,他可不會有那麼多的好心.而且他也沒有那個耐心去一個個地仔細查找內奸,最普遍的做法,就是將這些人全部都當做內奸,嚴刑拷問.最終總會打開缺口的.這個方法雖然殘酷,但無疑最是有效.

他冷冷地道:"怎麼說?"

那神甫道:"回大人,我們調查過了.那信使今天確實是在路上找過東西,有許多人都目擊到了.

而且也有人看到,他最後也是一臉懊惱地走向了傑羅姆紅衣住的小教堂了.

另外,有人報告,確實看到有一個外地人到了傑羅姆紅衣面前,借著懺悔的時機,和他嘀嘀咕咕地說了半天,時間很久."

他說到這里,好像是忘記了下面的內容,當下掏出了一張紙,然後繼續道:"雖然不知道,他和傑羅姆說過什麼.但是據打探得知,在信使離開之後,傑羅姆紅衣還是很氣憤,說什麼,那人淨和他說一些廢話.

什麼'在腳底板上抹清涼油,讓別人失禁尿床’之類的事情也全都說出來."

'撲哧’一聲,有人忍俊不住笑出了聲來.隨即意識到失態,當下急忙用手掩口,閉上了嘴巴.

帕特里克抬頭掃一眼,然後繼續追問道:"後來呢?"

那神甫也是不動聲色,繼續道:"後來,後來那名神甫和傑羅姆紅衣談完之後,當即就從側門走了出去,再然後,就沒有人見過他了.我們的人現在還守在外面,依然沒見到那名信使出來,我讓人盯住了出城的水路和陸路,即便是他悄悄離開教堂,也躲不過我們的眼睛."

旁邊的眾人雖然知道不應該,但是對此卻仍然還是感到好奇,這才是上午發生的事情,這個密探頭子就查的一清二楚,可見極是厲害,

而且他連傑羅姆說過什麼話都知道,由此可知,那位紅衣大主教身邊一定有奸細.暗裝都安插到競爭對手的鼻子底下了.

想到這里這些神甫們脖子都是一涼,對眼前這位大紅衣主教更加害怕起來.

同時大家又有些按耐不住,想要看看那張紙上究竟寫了一些什麼.那個玩無間道的奸細又是誰?

他們瞟了幾眼,但是卻也只看到那神甫手中的紙是白色的,除此之外,什麼也看不到.

此時,那神甫彙報完了情況之後,慢吞吞地將那頁紙又塞回到了懷里.

帕特里克想了一下,道:"你怎麼看?"

那神甫道:"這件事情,我看很可能真的是巧合.這里面一環扣著一環,極為緊密.傑羅姆紅衣當時為了遮掩,很可能是說了假話,

而那信使最後神秘失蹤,連里面的人也沒有看到他去哪了?這是很難辦到的,也可以充分證明這件事情是真的.因為只有他們內部的人才能如此輕易地掩蓋行蹤,不留下蹤跡."

他頓了一下,出于職業的敏感,還是補充道:"但是也不排除是有人故意設下陷阱,想要陷害."

帕特里克當下也是贊同地點了點頭,道:"你說的不錯.我們不能排除任何的可能性."

他眼角的余光看到瑞林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當下心中一動,轉過了頭來,道:"瑞林,你怎麼看?"

"啊?我嗎∼?"瑞林愣了一下,見所有人全都看向自己,在激動之下,一時漲紅了臉.

他趕忙欠身一禮,結結巴巴地道:"大人……大人.小人說一點兒愚見,還不成熟.萬一說錯了,你可別笑話我."

帕特里克饒有興趣地看著他,微笑著說道:"噢?你說說看."

瑞林指著那文件道:"其實,其他的那些是真是假的,也無所謂,關鍵的問題是,這個文件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咱們應該怎麼辦?"

帕特里克一時悚然動容,他看著瑞林道:"哈,我們家鄉的小伙子長大了,腦子終于開竅了,這見識果然是非同一般.一下子就抓住了關鍵問題."

瑞林紅著臉一躬身道:"謝……謝大人誇獎."

然後又趕忙加上一句:"這都是您教導有方."

帕特里克得意地一笑,然後輕輕地拍打著那幾份文件,道:"這些文件絕對是真的,光是上面的印鑒就不可能有人仿照的了,這種印鑒見過的人很少,更何況,上面提到的那幾個人的名字也是有鼻子有眼睛,我都有一定的印像.

這些支票也是走帝國銀行的帳,拿去銀行一問就清楚真假.那些珍寶很多也是波西斯的特產.這些全都絕對錯不了."

說到這里,他笑了起來,道:"還記得那名諺語嗎?如何辯別一只鴨子?"

他頓了一下,然後繼續道:"看起來模樣像是一只鴨子,聽起來的叫聲像是一只鴨子,飛起來的樣子也像是一只鴨子,那麼它就是一只鴨子."

眾人聽他說起這蹩腳的幽默,知道這位大人現在心情好多了,這才全都松了一口氣,知道直到此時,他們這才算是洗清了嫌疑.

有人甚至在心中低聲地抱怨,早知道這樣的話,就應該隨便找一個地方將那些東西扔了.而不該拿來給他的,真是自找麻煩∼這東西還真不少一般的燙手.

但是縱然如此,他們也不敢表露出來,生怕會引起帕特里克新的懷疑的目光.

帕特里克看著瑞林道:"你認為咱們該怎麼做?"

瑞林小心翼翼地看著帕特里克的臉色,謹慎的道:"咱們還給傑羅姆紅衣大主教?就當做是沒發生過,賣他一個人情?這樣的話他不就不好意思和大人您爭了."

"哈哈哈哈……"帕特里克一時放聲大笑了起來.

他一直笑的前仰後合,眼淚都流了出來.瑞林看著他的笑容,一時之間有些不知所措.

帕特里克笑了半天之後,這才緩緩恢複了平靜.

他點指著瑞林道:"瑞林啊瑞林,你雖然有些見識,但是畢竟還是一個見事不廣的年青人啊∼"

他拍著那些文件,道:"這是什麼?這就是證據,這就是案底,所以說這也就是爆烈水晶,這是毒藥∼是會要人命的東西.

一旦拿出去,這就又是一樁驚天的丑聞,教廷震怒,必然是會嚴厲地追究傑羅姆的責任的.

如果我把到手的把柄又還給了他,這就等于告訴他我知道他的底細,他不但不會感謝我,相反,以後,他就會惦記上我,一旦有事.他會第一個跳出來踩我,好殺人滅口.這樣他的底細才沒有人知道."

瑞林猶豫著道:"那咱們拿在手里,威脅他?"

帕特里克笑道:"拿在手里威脅他?怎麼威脅?難道告訴他,我手里有這些文件,你要聽我的話退出選舉?

他會那麼乖乖地聽話嗎?

他肯定會暫時答應下來,然後不停地搜集關于我的不利證據.最後和我進行交換.這樣一來,我們都捏著對方的把柄,誰都不敢輕舉妄動,雖然誰也不吃虧,但是落不到好處.反而憑空給自己添了巨大的麻煩,這不是自己找事嗎."

他頓了一下,然後反問道:"我為什麼要憑白地把到手的優勢給丟掉?"

瑞林想了想,遲疑地道:"那……那該怎麼辦?請大人您明示."

帕特里克獰笑了一下,道:"揀到東西要交公,這個淺顯的道理你們都不懂嗎?既然我們揀到了,當然是交給光明大議事會了.相信,偉大至聖的光明神和他在人間的代言人們一定會明查秋毫的.還傑羅姆紅衣大主教一個公道的.

這個東西到底是真是假,就讓他們操心去吧."

×××××××

第二天,光明大議事會剛剛召開參加會議的諸位大人物打著哈欠剛剛坐下.奧巴赫姆還沒有來得及宣布開會,帕特里克紅衣大主教穿著紅色的長袍,就已經舉起了那份文件,道:"諸位,機密資料出現了.

我的手下昨天不小心揀到了一份文件.後來看到里面的事關重大,所以交到了我的手中.

這里面是關于一位紅衣大主教與教區的皇室貴族們相勾結,出賣教廷利益,任命那些個根本就沒有資格的貴族臭豬們,混進我們的教堂當中擔任主教等等重要職務……"

此言一出,在座的那些位紅衣大主教們臉上紛紛變色.有惴惴不安的,有憤怒的,有擔心的.還有一臉無辜的.

他們的模樣,就像那位偉大的畫家達芬奇所畫的《最後的晚餐》當中,那些位使徒們聽到'自己人當中出了叛徒’這個令人震驚的消息時的模樣.

這種買官賣官的勾當,其實大家心里都清楚,私底下也都在做,這是撈錢最簡單省事的辦法,只是不能被人抓到,被抓到就麻煩了

在眾人的注視之下,帕特里克悠悠然地邁著步子,走了過去,將那個文件交到了奧巴赫姆的手中.

奧巴赫姆粗暴地翻開看了兩眼,然後抬起了眼睛,憤怒地視線從在場眾人的臉上一一掃過.

最後他的目光緊緊盯住了傑羅姆紅衣大主教,然後怒聲喝道:"傑羅姆紅衣,你必須向我們做出合理的解釋∼"

說著,將那些文件狠狠地向著傑羅姆的方向砸了過去.

那些文件飛上了半空,隨即像是雪片一樣,嘩嘩地落了下來,散落了一地.

傑羅姆紅衣大主教顫抖著從地上撿起了一張紙片,看了一眼,隨即就昏了過去.

看到他的模樣,會場上一時大亂.

眾人也是急忙上前搶救,不管怎麼說,他也是一任的紅衣大主教.

洛林坐在後座上,頗有些同情地看了他一眼,但是隨即卻又搖了搖頭,心中暗道:早知如此,當初就不應該做錯事情.天理昭彰,善惡有報.這句話是老生常談,但是正因為它正確,所以這才成為了常談.

但是在此同時,隨著兩位候選人的退出,第二次競選結果也已經出來.帕特里克紅衣大主教與希爾梅莉婭進入到了最終的競選階段.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六百三十一章選舉中的那些事兒(三,求月票)    下篇:正文 第六百三十三章最終競選(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