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五百八十二章 戰列艦出航   
  
正文 第五百八十二章 戰列艦出航

第五百八十二章 戰列艦出航

這一天清晨,太陽還沒有從地平線上升起,東方只是有著一抹朦朧的魚白.

但是此時,辛勞的平民百姓們已經開始了一天的忙碌,奈德爾城也已經完全醒來,大街都是忙碌著討生活的行人.

人流中最擁擠的一群,擠在奈德爾城中央的大道上,這里直通城外的港口,是城內最為繁華的道路.

而此時,奈德爾城外的港口處已經是人來人往,喧嘩吵雜.

由于身處要地,商業繁華,如今的奈德爾港口已經真正成為了一個不夜港.

這里聯通著奈安行省和整個帝國,自從草原大開發之後,奈德爾港就變成了帝國東部最大,最繁華的港口.

在經曆了半獸人圍城之後,奈德爾的港口被一場大水給沖的干乾淨淨,重建之時,洛林就將奈德爾港口的規模擴大,重新建造了一座比原來更寬闊的港口,港口沿著貝尼河岸,向上游延伸了數里之遠.

隨大草原上牧場,農莊建設的加快,洛林將大草原建成帝國糧倉的目標正是開始起步,首批出產的農產品除了供應奈安突然增多的人口,開始大量的向帝國輸送.

伴隨著奈安的越來越繁華,這里進口和出口的產品數量也是激增.

據風險投資公司的調查,這一年輸入奈安的奢侈品數量足足增加了五成,而進出奈安的人流則增加了一倍,尤其是到奈安來尋求土地和機會的農夫.

縱然是夜晚,奈德爾的港口仍然是有無數的船只通行,一片的燈火通明.

更不用提,現在正在港口處修建的高大的燈塔.

那燈塔高聳入云,現在已經幾近三百尺之高,但是工人卻仍然日夜加班,絲毫也沒有完工的跡像.

僅以此就可知道,等建成之日,它將是何等的雄偉高大∼!

而它現在的高度,就已經超越了楓葉丹林的魔法塔和梵蒂諾父神大教堂的尖塔.

這座巨大的燈塔被稱之為'光明之塔’,'不滅之塔’,'永琱孜臐.

它是有史以來,人類所能建造的最高的建築,將為在海洋上夜航的船只指出奈德爾城的位置.

雖然教廷的死硬分子屢次宣稱,奈安燈塔不應被稱為大陸上最高的建築,它遠遠比不上父神的寶座,因為父神的寶座足有九千九百九十九尺高,

而且洛林建造的奈安燈塔高度超過了梵蒂諾大教堂的尖頂,這是僭越∼!是對父神的不尊敬∼!

為了彰顯父神的榮耀,全大陸都要給我們捐款,建一座比奈安燈塔更高的教堂尖塔.

不管教士們怎麼唧唧歪歪,奈安燈塔在它存在的一千年時間里,一直是大陸上最偉大奇跡之一.

後世多少人橫跨整個海洋,就是為了能登上這一座人類所建造的最高建築,從這里盡情的遠眺.

在它還在建造的時候,有人甚至傳言,當這座塔建成之後,整個地中海上的船只都可以看到它放射出來的光芒.

這座塔不僅僅是建築史上的奇跡,同時也是人類工業的奇跡.

由于使用了一種被洛爵爺稱之為水泥的東西,和最為堅固的鋼筋.

在他不計成本的投入之下,這座高塔的建設速度極快.只是用了區區半年的時間,就已經達到了現在的高度.

作為洛林爵爺上任以來,第一座形象工程,奈安政府全體工作人員從上到下都是高度重視的,洛林總督親任燈塔建築工程領導小組組長,從材料到施工每項必究.

洛林上輩子可是被豆腐渣工程給嚇怕了,他要是不看嚴點,任由下面那群官員們胡亂伸手,吃拿卡要,挪用建築經費,或者層層轉包什麼的,難保這種燈塔不會在建了一半的時候自然倒塌,那他洛大爵爺可就成了全大陸的笑柄了.

因此,擔任施工監理的可是蓋世太保們,工程則由黨衛軍全程管理.由他們來進行監督管理,這效率自然是極高.

在保證質量的前提下,全力搶進度.現在這座塔現在縱然還沒有完工,但是已經是有了百米之高,直入云霄.極是雄偉壯觀.

包括半獸人在內的所有的奈安人每每看到那個巨大的燈塔之時,全都是全身一震,自豪地挺起胸膛.

而那些海上疲憊的旅客們看到天邊出現了的這個宏偉建築之時,卻也知道心中的目的地,那片'流著牛奶與黃金的樂土’已經到了∼!

原本,洛爵爺想要修一個舉著火把的小妞兒的,最好是要藝術性的露半邊胸部那種,當然,如果能再露一段大腿就更好了.

但是後來考慮到建築結構,還有受力支撐等等力學的原因,畢竟洛林土法搞出來的水泥是沒辦法和使用成熟工藝工業化生產的水泥相比的.

而且還有一個最關鍵的問題,造價.

現在燈塔高達六十萬金幣的造價已經是筆大數目了,需要的資金是由帝國撥款再加上奈安自籌而成,就這,供應燈塔的建築材料還是飛鷹集團的按照成本價提供的.

如果按照洛林的突發異想,造價很可能要突破一百萬,超出的部分可沒人掏錢.

盡管這樣,老雷斯特已經是樂瘋了.

他當即就老虎軀一震,亮出了一代魔法學霸地頭蛇的英姿,毫不客氣地將這座燈塔據為己有.

甚至是已經在那個設計圖上很是認真地標明了自己的魔法實驗室,休息室,觀景台……

對此,洛爵爺等人也是毫無辦法.

這位大爺可是魔導士,而且還是禁咒魔導士.

更重要的,還是阿黛兒的外公,羅琳娜與薇拉兩人的老師,就這一點就讓洛林沒有辦法拒絕.

且不說雷斯特的實力究竟如何,光是這枕邊風就已經要把洛爵爺吹昏了頭了,要是再把阿黛兒惹急了,穿上一件透明真絲的性感睡衣,然後再來一段**的舞蹈,在洛爵爺看的流鼻血的時候,再果斷地把他給趕去睡沙發.

那個時候,洛爵爺就虧大發了∼!

更何況,這老流氓已經是放下了狠話,除非把上面的十層全歸我,否則萬一有一個地震了,地震了,地震了什麼的,可一定是純自然的地質災害.

你花六十萬蓋的玩意倒了,可一點兒也不關我的事情.

不過,這老流氓也是少見的良心發現了一下,告訴洛林爵爺,以後這燈塔照明的事情,就可以全都交給他老人家來干,保證是這個時代最先進魔法裝置,而且還是內部優惠,只收成本價.

絕對保證照明質量,就是在十二級暴風雨的天氣,也絕對不會出故障熄滅.

而且一旦有外敵入侵,雷斯特大爺也不用再另外收費了,只要是坐在塔頂上喝下午茶的空隙時間,抽空揮揮小手,就讓他們全部葬身海底.

有了他這樣的保證,洛爵爺當下也只能是睜一眼,閉一眼,由著他去了.

洛爵爺只是偶爾有一次看到這老家伙印制的名片,結果發現他的名稱頭銜又增加一條.不僅是'偉大的魔導士,禁咒法師’,而且還是'光明之塔的擁有者.’

對于這件事情,洛爵爺也是沒法理他,看在阿黛兒幾個少女的面子上,又忍了下來.

到了以後,這件事情倒成了一樁公案,一直是懸而未決,以至于成了曆史遺留問題.關于這個燈塔的所有權問題,魔法協會和帝國政府之間,沒有少扯皮.

大家全都是宣稱對這個燈塔擁有主權,茹曼帝國說這是由帝國出資建造的,魔法協會說這是有他們的會長雷斯特流傳下來的.

雙方請了律師們打官司,也拿出了無數的證據證明.結果官司打到最後,也還是沒有解決,但是卻養肥了一大幫律師和一眾的曆史學家們.

不過這已經是後話了.

此時隨著太陽的漸漸升起,越來越多的漁船出現在了碼頭處.

在更遠處,還有無數漁船馳來.

這些身體粗壯,皮膚被太陽曬的黝黑的漁夫們全都將船只駕的飛快,每一片風帆都高高地鼓起,吃飽了風力.

他們全都是在搶著早上的魚市,越早到一些,那生意才能越好一點兒,賣出去的價錢才能高上一些.

在他們的後面,還有數以十計的高桅大船從地平線上冒了出來,然後越來越大,從遠處的海面上快速馳來.

那是前來奈安的大型商船.

這些船只源源不斷地將來自各地的客人和貨物卸下,然後再裝滿了離開的客人和奈安飛鷹公司的貨物,再啟程離開.

就在大家以為這個熱鬧繁忙的早晨,和往常一樣並沒有什麼不同,為了爭搶速度,全都拼了命地向著港口處擠去的時候.

在停靠在碼頭處的漁夫們也是使出了全身的力氣,將船上剛打來的魚扔到岸上,交到魚販子們的手中.

碼頭上一片嘈雜.中間討價還價聲,叫罵聲,還有歡快的大笑聲交織在一起,像是一大群馬蜂一般,嗡嗡做響.

就在此時,就聽一聲悠長的號角聲響起.

"嗚∼嗚∼∼∼"

那聲音低沉悠長.

那些漁夫船員們立時一怔.他們久居海上,全都知道,只有強大的帝國海軍才有這樣的嘹亮而具有強大穿透力的號角.

這樣的號角不僅是傳的極遠,而且極有穿透力,縱然是在暴風雨中,仍然清楚可聞.

他們紛紛瞪大了眼睛,向著號角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頓時全都大吃了一驚.

有人低聲地喃喃叫道:"天啊,那是什麼啊……"

只見從遠處,黑暗的內河的方向出現了一片巨大的陰影.

那陰影快速地馳來.

它是如此的巨大,如同黑沉沉的烏云,幾乎遮蔽了整片的天空.

那些停在碼頭上的漁船全都處于那陰影之下,令人還以為發生了日食,天空又黑暗了下來.

當它從一眾漁船旁邊馳運,犁開的海浪激蕩起伏,使的那一眾漁船不住地顛波,如同遇到了巨浪一般.

但是那一眾從來無所畏懼的漁夫船員們也不敢出聲抱怨.生恐驚怒了那只可怕的怪獸.

隨後,它在岸邊停穩之時,這才露出了真實的面目.

港口處一片的寂靜.

一眾漁夫們船員們全都湧上了甲板,屏息靜氣,一臉敬畏地看著那艘崔巍如山的巨艦.

這艘船是如此的巨大,只有在史詩當中的海中巨獸才或許有可能與它相比敵.

它那高聳的桅杆有數十米高,和遠處的燈塔幾乎一樣,如同龍槍一般,高高地刺入了天空.

寬大的風帆伸展開來,如同巨龍的翅膀.在那巨大的陰影籠罩之下,令人不寒而悚.

在巨船的兩側還有無數的方格窗口,那窗口處露出了無數黑洞洞的炮口.一旦有事,那炮口處必然如同龍息一般,噴吐出如同地獄深淵的死亡烈焰.

在那船頭的桅杆頂上,一面巨大的飛鷹戰旗迎風招展,獵獵飄揚.而在旁邊另有一面萬字旗.

當人們看到那面旗幟之時,無一不是膽戰心驚,紛紛移開了目光,垂下眼簾,因為那是名震天下的黨衛軍的戰旗∼!

在那面旗幟引導之下,強大的帝**團將半獸人的尊嚴擊的粉碎∼!

在那旗幟之下,那些曾經與飛鷹公司做對的,數以百計的神父教士全都倒在了血泊之中.

黨衛軍以他們的強大,血腥,鐵腕,成就了他們赫赫的威名,以使的無人敢于窺探.

黑色挺拔的軍服,帽徽上的骷髏標志,在世人眼中,他們就像是從深遠走出的惡魔一樣,駕馭他們的洛林爵爺,則是一個端坐在骷髏王座上的魔王.

眾人站在自己的小船上面,仰望著那艘巨大的戰艦,就感到自己像是巨龍腳下的螞蟻一般渺小可憐,甚至有一種強忍不住想要頂禮摩拜的沖動.

那艘巨大的戰艦在港口處最為顯眼,也是最為方便的碼頭邊上停靠了下來,馴服的如同一條小狗,一動不動.

盡管如此,但是港口上的眾人看到那艘崔巍的巨艦,那聲音不知不覺間就低了下去.

就連最為豪爽最不怕死,最缺心眼兒的家伙也在討價還價的爭吵當中,也是壓低了聲音.生怕驚擾了那只可怕的巨獸.

太陽越升越高,越來越多的人也來到了港口之上.

他們看著那艘巨艦,也是一臉的敬畏,不由自主低下了聲來.

眾人紛紛地竊竊私語,奇怪這艘巨大的戰艦怎麼會停在這個地方?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或者是未來即將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有人懷疑,這是爵爺打算遠征,用來幫助大公對付帕提亞的強大海軍,攻克那座永不陷落的撒瑪爾罕城.

有人猜測,這是為了爭霸地中海,摧毀某一個公國的.因為據說他們狗膽包天,打算將飛鷹公司的稅率提高零點兒一個百分點.

還有人猜,這是爵爺打算,前往新大陸,去清剿那些目無王法,縱橫七海的海盜團們的.

……

雖然大家猜什麼的都有.但是不管大家猜的究竟是什麼樣的事情,卻沒有一件不是血流成河,伏尸上萬的.

因為眾人全都清楚,既然爵爺出動了這麼一艘強大猙獰的巨大戰艦,必然是發生了重大的事情,它必然是飽啖鮮血,勝利而回,在身後留下一片的尸山血海和沖天的火焰.

他們並不知道,這只是爵爺第一次制成如此強大的戰列艦,想要下水試航一下.然後順帶著到聖城走一圈,看一下在自己這巨艦大炮的威脅之下,能不能撈來什麼樣的好處.

當太陽升起一竿高的時候,嘹亮的號角聲再次響起.

隨即大批的城衛手執著棍棒刀劍,從城中蜂湧而出.

他們辟開了道路,將那些百姓們趕到了一邊,立出了人牆,做好警戒.一旦有人想要越過警戒線,他們當即是上前勸說幾句.

如果對方再不改,這些城衛痞子們當即就沖上去,對著那個不長眼的家伙直接一頓胖揍.充分顯露出他們狗腿子的風采.

不過這也無可厚非,因為縱然是米國那個小黑孩子,他的特勤保安在執行任務時,甚至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的.

畢竟爵爺在不久之前剛剛經曆了一次暗殺,他不得不小心從事.

萬一真要是有一個兩個的狂熱份子藏在人群當中,學著普林西曾同學刺殺斐迪南大公一樣,給他老人家來上一下子.那個時候,他連哭也找不到地方了.

又過了一會兒,就聽又一陣號角聲響起.

緊接著,就見數以十計的馬車從城中魚貫馳出.

光是那些馬車上印的家族徽章,就足以晃的人眼發花.

那曆史悠久的紋章,顯示出主人那非富即貴的身份.無論哪一個拿出來,也是個像南霸天,黃世仁一般,橫行鄉里,耀武揚威的成功人士.

但是此時,他們卻也只是心甘情願地淪為配角.

隨即又過了一會兒,就見在一大幫身穿黑色的飛鷹制服,帽徽上印著個骷髏頭骨的精銳騎士們護衛著數輛馬車馳了出來.

那些士兵們一個個手按刀劍,目光冷峻.一邊縱而緩行,一邊嚴森而警惕地打量著道路兩邊的觀眾們.只要是一發現不對,他們就會如狼似虎地撲上去,將先砍翻了,然後再審問.

圍觀的群眾也很是精明,看到是黑衣骷髏標志的黨衛軍,一縮脖子,老老實實的往後退去.

等眾人來到了碼頭處,那一眾前來給爵爺送行的貴族們從車上下來,當下看到那艘巨大如山的戰艦,當下也是驚的目瞪口呆.

大家像是被牙痛一般,'嘶嘶嘶’的一個勁兒倒吸冷氣.充分顯示了他們不用練習就可以唱男高音的強大肺活量.

這他娘的還是船嗎?

這分明就是一個戰爭堡壘∼!

一個攻無不克,戰無不勝,所向無敵的戰爭堡壘∼!

看它黑洞洞和蜂巢一樣的炮口,難以想象它一次齊射後的威力.

他們全都知道爵爺喜歡鼓搗那些個什麼奇技巧,很墮落很**的東西.

也有過幾個腦袋被門板夾過,然後又用被硫酸泡過,不管看到什麼都是痛心疾首,大歎世風日下,代表著主流文化的死瘟生看不慣洛爵爺的作派.

他們還曾經打算到茹曼城,找皇帝陛下哭諫一下,讓小公爺別在跟著他混了.免的小公爺跟著那個流氓痞子學壞了.

最好是讓自己手把手地給小公爺洗洗腦子……呃,呸呸呸,好好地教育一下小公爺.將他培養成為一個完全符合自己利益,'有錢先給自己花,有肉先讓自己吃,有妞先讓自己泡’的英明聖主.

但是隨即,他們就被自己家人給勸了回去.

那位爵爺可不是什麼好鳥,萬一把他給惹毛了,他可是真的殺人放火.

而且殺完了人,他老人家心情好的話,給報個匪患,還可以給余下的家人留兩個錢花.

他要是心情不好,就直接扣一個'居心不良,汙辱上官,意圖造反’的帽子,大家可就得把脖子洗白白了,等著滿門抄斬了.

那幾個死瘟生們卻也是極其的強橫.,

有人甚至口出狂言,放下話來:"我倒要看看那個小年青能拿我們這把老骨頭怎麼辦∼!"

他們原本還是打算著聯絡一下,過一段時間,大家再一起同去.

但是後來,黨衛軍和教廷開戰.

那幫穿著黑西裝的痞子們縱橫大陸,直殺的血流成河,伏尸無數的消息傳來.大家立時全都像健忘症,帕金森綜合症,瘋牛病一起發作一般,將那些東西扔到了腦後,再也不提這個碴了.

那個流氓連紅衣大主教那種天上的人物都敢像是宰狗殺牛一樣隨便亂殺,教廷的一眾高層都敢活活地釘在十字架上.宰人就跟殺豬一樣,他的人去殺人的時候,還都面帶微笑,彬彬有禮.

這世界上難道還有什麼事情,是他不敢干的?

不過在私下里,這些個死瘟生們還是狗改不了吃屎一般,低聲地汪汪兩聲.

但是此時,當人們看到這一艘巨大的戰列艦之時,所有人都忍不住屏住了呼吸,一臉的敬畏.

這位爵爺還真是鼓搗出了花樣出來,造出了這樣如山的巨大戰艦∼!

在此同時,出于對于海權的認識,巨艦大炮主義異常的盛行.

大家也是升起了一種'巨艦在手,天下我有’的,類似于東方不敗手握《葵花寶典》之時,無所匹敵,小看天下英雄的自豪感.

有這樣的戰艦罩著,大家以後出去耍流氓,吃人東西不給錢的底氣豈不是更足了?

要是誰敢炸一下刺兒,就讓爵爺調出戰艦,滅掉他們還不是分分鍾的事情?

雷歐在馬車上第一眼就看到那艘巨大的戰艦,早就已經是按耐不住.

馬車剛在碼頭處一停穩,他當下就跳了下來.然後將腦袋仰成了近乎九十度角,張著大嘴,看著那艘戰艦.

過了好一會兒,這才揉著發酸的後脖頸,歎道:"好大啊∼!"

旁邊小白不知什麼時候,也是跑了過來,也是仰著脖子看了半天,當下很是贊同地點了點頭.

隨即兩個小家伙也不管其他人,高高興興地就走上跳板,撅著屁股向船上爬去.

美琳娜看了,當下大怒,道:"你們兩個等等我∼!"

說著,也跟著跑了上去.

在他們的身後,凱瑟琳看了,也沒有心思管他們.只是看著洛林,一臉的不舍.在她的身邊阿黛兒也是極不情願,而羅琳娜雖然並沒有出聲,但是那眼神也明顯有些留戀.

洛林此時已經和那些貴族官員們全數交待了一遍.一一告別.

那些人看到這邊,當下也是極其的知趣,只是略略地說上幾句,拍著胸脯保證,讓爵爺放心,當下就閃到一邊.

洛林來到了她們三人跟前,當下一笑,道:"你們好好地保重身體,我們這一趟也不是不回來了."

他伸手摟住了凱瑟琳,道:"你要保重.這里的事情可就指望你了."

凱瑟琳當下歎了一口氣,道:"我知道了."

洛林又摟住阿黛兒,道:"你也一樣,還要看好妮可,別讓她太累了.照顧好她."

阿黛兒當下也是心頭一軟,答應了一聲.

洛林又摟住了羅琳娜,向她交待了一番,讓她看好凱瑟琳與阿黛兒兩個.

而此時,希爾梅莉婭薇拉兩個,也是與那三人也是一一告別,動情之處,幾個人幾乎都要哭成了淚人兒.

最後,洛林眾人只得是又一通的好勸,這才將她們勸了開來.

這邊希爾梅莉婭帶著薇拉,奧巴赫姆,還有雷斯特眾人紛紛登船.

洛林又看了那三個少女一眼,這才扭頭走上了船去.該說的話,該做的事情,昨天前天已經全都說完,做完了.

洛爵爺現在還是有些腰痛腿軟呢∼!

隨著一聲令下,那些風帆立時揚了起來.

海風吹來,戰艦立時一震,緩緩起航,向著遠處馳去.

當它越過了港口的防波堤之後,隨著艦長的一聲令下,所有的風帆當即全數掛了起來.

隨著海風的吹指,那戰艦每一片風帆都是高高地鼓起.戰艦的速度驟然增強,飛速地馳向了大海的中心.

在凱琳琳三人依依不舍的目送當中,只是一會兒的工夫,它就已經變成了地平線上的小黑點兒,最後消失不見了.

只余下了海風吹拂著發絲不住地飄揚,它在掠過耳邊之時,發出的寂寞的嗚嗚聲響……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五百八十一章H什麼的是不行的    下篇:正文 第五百八十三章 戰列艦上開賭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