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五百八十五章 專治各種不服   
  
正文 第五百八十五章 專治各種不服

第五百八十五章 專治各種不服

巨大的戰艦在大海之中,飛速前行,穿過了一道道的海浪,激起無數的浪花.

此時,雖然船頭仍然指向北方,但是比起原來的航路來,卻微微偏了幾分.

由于事前做了大量的情報工作,蓋世太保們對于這海上的匪徒們的情況極其的了解.

因為洛林建造勝利號,為的就是專治大洋上的各種對自己不服.

眼饞飛鷹集團運輸艦隊的海盜,總想從飛鷹集團身上剮點油水的各國海軍.

飛鷹集團現在的生意規模龐大,雖然有自己的護航艦隊,茹曼帝國的海軍有時也能提供支援,但是總有一些鞭長莫及的地方,得應付那些手伸的老長的家伙們.

這讓一向只能自己欺負別人的洛林和雷歐很是惱火,用雷歐的話說,"馬勒個把子,老子在有些國家連稅都不交,還要給你們行賄,你們這是要死啊∼!"

洛林很早就命令將所有飛鷹集團收到的刁難的和威脅的地方都記下來,准備秋後算帳.

海盜自然就成了風險投資公司關注的重點,那些曾經對飛鷹集團的艦隊構成威脅的海盜,都被摸了個抵掉,上了蓋世太保們的黑名單.

在這個年代,收集海盜們的情報還是很容易的,海盜們可沒什麼保密意識,它們的基地位置也幾乎是公開的,而且港口內的商人或多或少的和海盜們都有聯系.

官方的私掠艦隊稍微麻煩一點,不過這也難不倒風險投資公司,花點時間和金錢,照樣可以收集到洛林想要的情報.

伴隨著勝利號的入役出航,嘗到了血腥味和複仇快感的蓋世太保們,已經開始著手整頓海洋的秩序.

在洛林的海圖上,精確的標記著海盜們老巢的位置.

只是洛林這一次的本意只是試航,還沒打算要拿海盜們開刀,現在等于說是行動提前了

洛林和船長研究了海圖之後,下達了命令.

戰艦在這遼闊無邊的大海之上,只是偏了幾分,但是卻已經直指盤踞在這大海當中的最大的幾股海盜的巢穴.

在船長的命令下,戰列艦進入戰斗准備.

這是戰列艦自下水以來第一次正式參戰,自信掌握著海洋上最強大武器的水手們,正激動的像發情的狼一樣,瞪紅了眼睛,要讓整個世界在他們的炮口前顫抖,臣服∼!

在第二天早上,當整個海面籠罩在一層淡淡的,乳白色的晨霧當中,那名值了半夜班的了望哨已經有些疲憊.

就在此時,他突然發現在戰艦的前方就已經出現了黑色的小點兒.

他舉起了手中的單筒望遠鏡,仔細地查看了一下,然後毫不猶豫地敲響了身邊的銅鍾,高聲叫道:"前方有陸地∼!"

xxxxxxx

卡夫卡半眯著眼睛,靠在簡陋的崗樓的木柱上面,打著盹兒.

身為紅胡子海盜的一員,他可從來不認為有誰敢跑到海盜島上來.這也是一眾海盜們的共同認知.

"真有誰會活的不耐煩了,跑到這兒里來找我們偉大的,英勇的,不可戰勝的紅胡子維金老大麻煩?不知道在這一片,老子們的拳頭是最大的嗎."

事實上,這麼多年以來,除了海軍偶爾來轉過幾圈,也確實沒有那個膽大包天的敢在這里撒野,商船都離這里越遠越好."

因此上,一眾放哨的警衛們當然是麻痹大意,毫無警惕之心,能睡就睡,能偷懶就偷懶.

哨長跑回家去了,另外幾個小兔崽子去下面那些個肮髒的妓院去,揮霍剛剛搶來的,還沒有捂熱的金幣.

諾大的崗樓上只余下了他一個人.

清晨的涼風帶著絲絲的寒意,讓他感到有些不太舒服,當下又縮了縮脖子,背過身去,盡可能地用身上單薄的衣服去抵擋寒風.

就在此時,他隱隱聽到遠處一陣奇怪的聲響.

卡夫卡當下睜開了眼睛,心中暗道:一定又是老大家的那個小兔崽子貓尿灌多了,跑到海上玩什麼鐵達尼號撞冰山的老把戲.

那孫子不就是看了一個什麼什麼歌舞劇嗎?

居然像是春天的母貓一樣,發騷到現在.而且也不煩.一直這麼玩.

居然還他娘的腆著臉說,這是什麼什麼藝術∼!

真他娘的不要臉.以為卡夫卡大爺是小地方出來的,就不懂什麼叫藝術嗎?

大爺也是去過大城市,見過市面的.

那藝術就得是不穿衣服,光著屁股.

而且還是想跟誰睡,就跟誰睡,怎麼淫蕩怎麼來,事後還要畫好多好多的真人寫真春宮畫兒.

這才叫做藝術的.

這一幫沒見識的土包子∼!

這也就是老大寵著,要是那小兔崽子是我家的,老子早就大耳光子抽死他了.可惜,這話也只能是想想而己,不能說出口去,否則最後倒黴的還是自己.

他一邊想著,一邊重重地咳了一下,從喉嚨里發出一陣令人惡心的聲響,然後也不管下面有沒有人,就直接向著崗樓下面吐了一口濃痰.

他又緊了緊褲子,這才漫不經心地轉過身去.

卡夫卡一邊轉身,一邊從懷里掏出了一個羊胃皮囊,舉起來灌了一口里面的劣質烈酒.然後一邊向著遠處看去.

隨即,手中的皮囊滑落到地板上面.里面的酒液隨即咕咕地流淌出來,迅速而無聲地浸濕了地板.

只見在淡淡的晨霧當中,一只崔巍如山的巨大戰艦破霧而出,出現在了面前.

這種巨大無比的戰艦如同壓城欲摧的烏云,直直地馳了過來.完全覆蓋了整個的天空.

大地重新陷入了一片黑暗.

縱然是站在遠遠的崗樓之上,但是他卻也可以感覺到那戰艦馳過之時,掀起的巨大海浪洶湧地拍打著堤岸.

那海浪重重地撞在堤岸之上,瞬間粉碎,發出了巨大的咆哮聲響.

'偉大的父神啊∼!’

卡夫卡瞪大了驚恐的眼睛,幾乎都要傻掉了.

這是什麼東西啊∼!

是一艘戰艦,還是從地獄深淵的最深處沖出來的恐怖魔獸?

又或者是自己沒有睡醒,只是在做一個奇怪的惡夢?

他頓時想起了那個破解惡夢最為有效的方法,當下伸出了滿是汙垢的大手,毫不猶豫地對著自己的大臉一陣猛扇.

大耳刮子抽的'啪,啪啪啪'作響,幾乎像是不要錢一般.

但是他把自己的臉都抽腫了,卻發現自己還是沒有從惡夢當中醒過來.

就在此時,就聽一聲嘹亮的號角聲從船上響起.

卡夫卡愣了一下,突然意識到這並不是一場惡夢.

人類居然能做出如此高大的船嗎?

他一邊想著,一邊強壓下了驚慌,戰戰兢兢地睜大了眼睛,以一種近乎于朝聖者的心態,向著那船上看去.

隨即那布滿了眼屎的混濁瞳孔一下子收縮成了針尖的大小.

只見在那桅杆頂上,有一面飛鷹戰旗在風中獵獵飄擺,在另一個桅杆頂上高掛著一面奇怪的旗幟.

雖然他認字不多,但是卻也知道,那是奈安黨衛軍特有的萬字旗.

威震天下,而且臭名昭著的萬字旗.

此旗到處,滿地血腥.

傳說,在這面旗幟之下,是一群從深淵底層爬出來的魔鬼,它們以鮮血為食物,為殺人為樂趣,凡是死在它們手下的人,連靈魂都被他們吸走.

有關黨衛軍的故事在大陸上傳的越來越神奇,大陸上形成一個共識,凡是被黨衛軍殺到門口的,那就絕對就是死定了.

原本以為他們在陸地上鬧鬧就行了.但是沒想到這幫天殺的殺星們居然把他們的爪子伸到海洋上來了∼!

現在,黨衛軍的萬字旗飄在了紅胡子海盜的門口,卡夫卡就是再蠢也不會認為它們是來開聯誼派對的.

盡管他此時滿心的恐懼,牙齒不住地打戰,但是卻仍然顫抖著伸出手去,然後拼命地打響了警鍾.

急促而嘹亮的鍾聲,立時響徹了整個海島.

海島上的眾人們剛剛結束了那徹夜的狂歡,全都睡的極是香甜.

此時,他們猛然聽到那刺耳的警鍾聲,當下全都被震醒了過來.

一眾人等被擾了清夢,當下不禁一陣破口大罵.然後翻身坐起.

他們胡亂地披著衣服,一邊揉著發干枯澀的眼睛,一邊走出了門去.

當眾人抬起頭來,看到那如山一般的巨大戰艦停在面前的海灣當中,當即全都是大吃了一驚.

這些下賤的痞子們以為是自己眼花了,當下拼了命地用手揉著眼睛.隨即發現那船居然是真的,當即一陣的喧嘩.

偉大的海神啊∼!

他們像是沒了頭的蒼蠅一般,四下亂跑了起來.

或是逃回了自己的房中,或是拿起了兵器,或是跑去找自己的軍官,又或是直接跳上了小船.

就在此時,一個粗壯嘶啞的聲音響起.

"慌什麼慌∼!沒看到他們還沒有沖過來嗎?"

眾人全都轉頭看去,只見一個滿頭亂發,身上噴著酒氣的粗壯漢子胡亂地披著一件衣服,大步地走了過來.

一眾海盜們看到他,當下全都是定下了神來.是啊,那個大船並沒有靠過來.而且看它那麼巨大,想來吃水也是極深的.就是想要靠到岸邊,也肯定是要擱淺的.

更何況,此時那船已經在海灣當中打橫,用一側的船舷對著自己,這就像是鯊魚露出了柔軟的肚子一般.哪兒有人會這麼干的?

眾人一時膽子又壯了起來.

看看這艘船究竟是誰的?

如果關系不好的話,就殺人奪船.如果關系好的話,那就更得要殺人奪船了∼!

由于存在著巨大的時代差距.他們並不知道,以戰列艦來說,這個動作不僅不是示弱,而且代表著致命的威脅∼!

洛林站在船頭之上,居高臨下,舉著手中的望遠鏡,仔細地觀察著那島上的情況.

在他的旁邊,雷歐也是學著他的模樣,也舉著自己的望遠鏡,白胖的小臉上,一臉的嚴肅.

此時,他卻並沒有胡鬧,而是穿著一件海軍的尉官制服,這也代表著,這小家伙現在已經是個海軍的中尉.一舉一動,也必須按照軍令執行.

雖然有了約束,但是他卻極為高興.因為這不僅僅是可以增加他的經驗,以方便以後升級.而且還是有臨時工資可拿.

要知道,海軍軍官做為高技術兵種,他們的工資可一點都不低.

更何況,按照海軍的規矩,在搶來東西之時,做為參戰人員,他也是可以大大地分上一分贓的.

他原本還打算著讓小白也跟著自己吃一份空餉.但是在這船上,卻實在是找不到合適小白穿的軍裝,最後只得悻悻作罷了.

洛林手握著望遠鏡,清楚地看著岸上那些海盜們的活動.

由于現在的望遠鏡越做越好,他甚至可以看清那個正在發號施令的粗壯漢子的面容.

如果他原先對于自己仗著巨艦大炮到處殺人放火搶東西的想法,還覺的有些負擔,覺這樣好像是挺流氓的話,但是經過那小姑娘的事件之後,他卻已經將那些負擔完全扔下了.

現在,他更是堅定了自己的信念.就像是絕對不能縱容一條瘋狗一樣,絕對不能縱容邪惡∼!

這也是洛爵爺一向的理念——搶東西一定要搶的光明正大∼!

他詢問地看了看站在自己另一邊的那個小女孩,輕聲道:"是他們嗎?"

那小女孩也是認真地看了一會兒,然後這才搖了搖頭,道:"不是,我記得很清楚,那幫海盜們的旗子上畫著一個獨眼龍的骷髏.而且那個海盜的左臉上有一個黑記.我記的非常清楚."

此時,盡管清晨的寒風逼人,但是她卻是迎著寒風,高高地挺著自己的胸膛.眼中的光芒堅定而執著.

如同一個矢志報仇的複仇女神.

洛林當下一笑,然後向著站在身後的軍官令道:"雖然不是那一股敵人,但是據蓋世太保的情報,他們也是一伙兒窮凶極惡的海盜.沒有必要留下."

他說到這里,這才發現,之所以這樣說,好像是要給自己大開殺戒找借口一般,不由頓了一下.

洛林深深地吸了一口海上的冷風,然後輕聲道:"開始吧∼!"

隨著他的這一聲令下,旁邊的傳令兵立時拼命地高聲大叫了起來.

"開火∼!"

那聲音穿透了平靜的水面,清楚地傳到了岸上海盜眾人的耳中.

眾人當即一愣.

緊接著,就見那戰艦上騰起了一陣不祥的白煙.

眾人不禁很是奇怪,但是在下一個瞬間,就聽到一陣如雷霆一般的劇烈的爆炸聲響起.

那聲音極遠,像是從天際傳來的.

回蕩在海島之間,發出了'轟轟轟’的回音.

緊接著,還不等他們明白過來怎麼回事,就見天空中已經布滿了一層黑色的鐵丸.

那些黑點第一眼看上去極小,但是在瞬間就已經放大.

此時那些炮彈撕裂了空氣,呼嘯著飛來.

由于那個海盜頭子的目標太過顯眼,而且那海軍炮兵們全都學過初級的價值目標辯別術,因此上,那個倒黴的家伙受到了重點的照顧.

最少有二十門火炮不約而同地瞄准了那個痞子.

那些黑色的鐵丸看上去,飛行的速度好像極慢.似乎用手就可以將它從空中打落下去.但是實則,這卻是人類的錯覺.

那些炮彈盡管飛的速度緩慢,但是卻有著極大的動能,可以將擋在面前的一切物體全數摧毀.

緊接著,地獄之門就此打開∼!

桔紅色的火焰沖天而起.

巨大的爆炸聲此起彼伏.

無數的殘肢斷臂如同破爛的布偶娃娃一樣,飛入了空中.胡亂地四散飛舞,最後又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之下,落在地上.

在炮擊短暫的間隙,船上的眾人隱隱可以聽到從岸上傳來的淒慘的呼喊聲.

但是……誰***在乎?

大家全都是在干的熱火朝天.

在第一輪炮擊後,看著他們的傑作,艦上這些下賤痞子們心底的毀滅**完全釋放出來.

所有的人在那烈火與硝煙的刺激之下,都開始變的狂熱起來.

他們相信,他們能夠,並且應該用炮彈擊沉這座島嶼∼!

軍官們聲嘶力竭的呼喊著,用皮鞭和靴子不住地問候那些行動緩慢的痞子的**,抽打的他們嗷嗷直叫,逼的那些狗崽子們使出吃奶的力氣.

緊接著,第二次炮擊轟然響起.

隨後第三次,

第四次……

戰列艦在槍炮官的指揮之下,慢條絲理,從容不迫地清理著岸上的據點,工事.以及看上去好一點兒的,可能成為敵人藏身地的房子.

隨即,那位槍炮官對停在港口中的船只也是感起興趣.

隨著一聲令下,那些船只也是倒了大黴.

在火炮的攻擊之下,一一被打的千瘡百孔,燃起了熊熊的大火,最終,發出了一聲沉悶的轟響.

那是木板船在沉沒之時最後的悲歌.

由于船體下沉,壓力強大,密封的木質甲板再也支撐不住,發出斷裂的聲響.

那聲音就像是點燃了一桶火藥的爆炸聲一樣,驚天動地.

隨即無數的水花從甲板的裂縫處噴湧而出.

那船就會像是被折斷了脊梁骨一般,斷成兩截,然後沉沒,在海面上留下一個巨大旋渦.

偶爾還有人全身著著火,尖叫著,從那船上跳下,然後拼命地劃手,想要從那致命的旋渦當中游出去.但是隨即就被卷了進去,消失不見了.

過不多一會兒,那旋渦消失了.海面上也漂浮起無數的船木殘骸.

那些殘骸隨著海流漂散開去.只能證明曾經有一艘這樣的船存在過.

洛林看了,心都要碎了.

mlgbd∼!

這些船得值多少錢啊∼!

就是拿出去廉價賣了,最少也可以把自己打出去的炮彈錢,給補貼回來不是?

但是現在這是海戰.他也不能隨便干涉軍官的指揮.

而且那個槍炮官這樣做,是為了消除威脅,卻也是沒有一點兒的錯誤.

洛爵爺甯願是海軍的這些狗崽子們大手大腳一點兒,也不願意,他們為了貪一點兒小錢兒,結果將這艘造價五十萬金幣戰艦給損傷了.

所以他一直只能是忍著肉痛,看著眼前的這一幕.

而旁邊雷歐卻是小孩子的心性,每聽到對面的船只發出巨烈的爆炸聲響,當即就嚇的全身哆嗦一下,然後興高采烈地看著那船帶著淒美,緩緩地沉到水面之下.

畢竟,這船只沉沒的事情,可是極其少見的.不然的話,那鐵達尼號撞冰山,也不會這麼出名.

在那個史上最偉大的攝影師還沒有橫空出世的時代,大家去看那部電影的時候,很多都是奔著來昂納多,迪卡普里奧畫畫的那個場景去的.

二來,就是奔著船只沉沒時候那個場景去的.

而小白在另一邊,也是用長鼻子舉著一個望遠鏡,放在一只眼睛前面,眯著另一只眼睛,看的極是高興.

洛林看了他們,當下不禁恨的在心中暗罵:高興個屁啊,一幫不當家不知柴米貴的家伙∼!

這船要是都賣了,那能值多少錢啊∼!

拖回去,改裝一下,再賣給那些個喜歡裝叉的暴發戶……哎呀,又沉了一艘.不過還好,這船看上去挺破的,不值幾個錢.還好,還好……

隨著停泊在港內的船只一艘接一艘地沉沒,洛爵爺幾乎都要忍不住了.就在此時,就聽一聲令下.

"停止炮擊∼!"

"停止炮擊∼!"

"停止炮擊……"

"……"

隨著命令一聲聲地傳了出去.

戰列艦上頓時安靜了下來.

眾人習慣了那劇烈爆炸的聲響.此時猛然停下,好像是極不習慣.

海港之內一時間寂靜無聲.

只有那船只燃燒時發出的噼啪聲響.

一陣微風吹來,籠罩在船上的硝煙隨風漸漸散去.

一眾劊子手們這才定了定神,向了不遠處的港口.

只見港口處尸橫遍野,一片狼藉.

眾人又等了一會兒,這才順著風,隱隱聽到港口中傳來的哭泣與哀嚎聲.

洛林舉起了望遠鏡,仔細地看了一遍那港口中的狼藉情況,當下不禁對于這艘戰艦的殺傷力感到極是滿意.

這錢真的是沒有白花∼!

他仔細地掃視了兩遍,見港口中並沒有什麼異狀,仍然是一片安靜,當下揮了揮手.

隨著他的這一聲令下,十余只小船被放入了海中,一眾海員們迫不急待地,蜂湧,推搡著跳了進去.然後向著港口處飛速地劃去.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五百八十四章 國際警察    下篇:正文 第五百八十六章 砸響窯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