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五百九十五章 死羅莉控   
  
正文 第五百九十五章 死羅莉控

第五百九十五章 死羅莉控

保多祿十三世聽洛林答應下來,非旦不喜,反而是感到有些意外,這個家伙答應的實在是痛快了,簡直就跟是一場哄小孩子的兒戲一樣.

自從知道洛林偷走了自己寶貝女兒之後,保多祿可是很下了工夫去搜集洛林的材料.

從洛林堡發生的巨龍和巫妖的大戰,到和凱瑟琳結伴,跑到楓葉丹林.

從楓葉丹林保衛戰,一直到遠程大草原,干翻了三百萬半獸人.

甚至包括洛林從小在洛林堡的成長經曆,保多祿都打聽的清清楚楚,很多還是當事人直接給保多祿的消息.

比如奧巴赫姆就沒少給保多祿說洛林的悄悄話.

保多祿可是以極大的熱情投入到對這些消息之中,拿出了不遜于當年抓黑暗議會時的精神頭.

看多了之後,保多祿得出一個結論,洛林這小子,很難對付.

有腦筋,有手腕,有實力,這些都不說了,最讓保多祿頭疼的是,洛林簡直和一個修煉了多年的主教一樣,有夠無恥∼!

光明正大的理由,說服不了洛林,因為他知道這些都是謊話.

威逼利誘,嚇唬不了洛林,因為他自己就是干那個的.

保多祿可以選擇的方法不多.

本來想著只是試探一下洛林,出乎保多祿的預料,洛林怎麼一口就答應了?

他猶豫了一下,想著這事絕對不會有這麼簡單,然後看著洛林,雙眼放出冰冷的寒光,沉聲道:"你真的明白了?從今以後,你不能再見她,不管是發生什麼事情,也不能再找她?"

洛林純潔無辜地眨了眨眼睛,然後一攤雙手,道:"當然,當然,我當然清楚了.不就是不見面嗎?這有什麼了不起的.為了希爾梅莉婭的前途著想,我當然願意了.

她有大好的前程,以後會成為一個光榮的紅衣大主教,甚至像您一樣成為教宗.雖然曆史上沒有女性教宗,誰又敢說希爾梅莉婭不會開創曆史先河?

而我雖然當了總督,但是總歸還是一個鄉下的窮小子,卸了任,仍然只是一個土地主.

雖然現在有兩個小錢兒,但是估計隨便去哪一個大城市買兩套房子,就沒了.更別提回頭還要交什麼房產稅,到時候,那房子還得要歸別人.

這種窮光蛋,你老人家當年是看不上的.嫌貧愛富不光是丈母娘的天性,更是老丈人的天性,我當然很理解."

老雷斯特也是牛叉異常的大人物了,在法師里面以臉皮厚心眼小著稱,因為洛林拐跑了自己的寶貝外孫女,平時對洛林也是橫挑鼻子豎挑眼的,看他極不順眼,沒事就要罵上兩句,給洛林找點小麻煩.

但是此時洛林這番話說完之後,他卻也是背後出了一層的冷汗,低著頭,自顧自地喝茶.

洛林這話說的水平高啊∼!

罵人不帶一個髒字,就罵你丫的'嫌貧愛富’,就罵你'狗眼看人低’.

別說是出去吆喝一嗓子了.就是現在這番話傳出去一句,'當爹的自己嫌貧愛富,拆散人家兩個.’以後這位教宗陛下的名聲也就已經是臭大街了.

現在可不比以後那個拜金時代,大家全都往錢眼兒里面鑽.哪怕是出去給人當二奶小三的,只要有錢,就是大爺.

而在以前,給人當外室,可都是妓女和戲子們才做的.

大家可都是貴族.

貴族之所以被稱為貴,最重要的不是有錢,比貴族有錢的商人多的是,他們卻在貴族跟前直不起腰.

對貴族來說,重要的是傳統,曆史,榮譽,容不下一丁點兒的丑聞∼!

雖然在政治當中,很多人都是幾起幾伏,但是這卻根本不重要,因為此時下去了,或許以後還會有機會再上來.

但是如果名聲臭了,連整個家族都要跟著蒙羞的.其他人也不敢再跟你打交道的.

就像是某人打算出遠門,但是卻又不放心家里的情況,這個時候西門慶同學來了,拍著胸脯,大包大攬地告訴你,盡管去吧,家里的財產了,商鋪了,老婆了,十八歲的女兒了,全都有他幫著照顧了.

誰***還敢出去啊∼!

因為丑聞而自殺,或者是脫了光膀子,和人決斗的事情每天都有發生.

為什麼?

爭的就是這個臉面∼!

你嫌貧愛富,以後大家也就沒人跟你玩了.就是有人跟你玩,那人也是會受到廣大貴族階層的猜疑,這丫的跟那個家伙玩那麼好,他是不是也是一個嫌貧愛富的家伙?

洛林還在老家洛林堡的時候,窮的連睡衣都是碎布拼的,住的房子透風漏雨,家里就一頭騾子,還被洛林當法拉利一樣供著,就是窮成這樣,洛林也沒有加過地租,扣過佃農的工錢.

為什麼?

還不是因為這種行為其實和把女兒嫁給富商一樣,在貴族圈子里,是被人鄙視的.

要傳出去,洛林爵爺的人品就成負數了,從此以後就會成為家鄉貴族們的笑柄,找個公務員的工作就會被人評人品不好,連找老婆都會成問題.

甚至是'紅名’,進不去城,都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雷斯特想到這里,偷偷地抹了一把冷汗,雖然自己一直沒少找碴,但是卻也沒有這麼著橫插一杠不是?當然,這主要也是因為雷斯特比較怕老婆,在自己家里沒有多少發言權,他想管阿黛兒也不讓他管.

不過這樣一來,就不會落下一個臭名聲.

相比起來,自己和這位教宗可是要強太多了.

不知不覺當中,他甚至有些得意地挺直了腰竿,從魔法師與父神教徒之間天然的斗爭角度,順帶著稍稍鄙視一下那位教宗.

保多祿十三世被洛林罵了一個狗血淋頭,不禁也是有些動怒.

能做到教宗的位置,那個不是心黑膽大,他原本人前人後的時候,也是人模狗樣,道貌岸然的,仁德慈悲的樣子做的十足.

但是也是跟其他所有的父親沒有,因為牽扯到自己心肝寶貝一樣的女兒,就像是被偷了財寶的巨龍一樣,變的極不理智.

他冷冷地盯著洛林,道:"年青人,說話注意一點兒,你這可是在和我說話."

洛林冷哼了一聲,道:"那又怎麼樣?"

他一轉頭看向了旁邊的小象,道:"小白,你最近聽說了沒有,據說有個叫什麼什麼教宗的家伙好像是活不過一年,馬上就要死了?"

小象也是極其聰明,看他們兩個吵架,在旁邊已經是嚇的連大氣都不敢喘,因為窗戶太窄了,它又不能學雷歐跳窗戶開溜.

就一直老老實實地蹲在桌子邊上,然後借著兩人吵架的機會,偷偷摸摸地拎起了一串葡萄,咧著嘴,正打算把那葡萄放進自己的嘴里.

結果卻發現,這把火還是波及到了自己的頭上,它當下皺著臉,看了看葡萄,又看了看洛林,一時放也不是,吃下去也不是,都快要哭了.

保多祿聽洛林居然當著面咒自己死,也是氣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頭頂上都是燃起火來.

他瞪著洛林,怒聲喝道:"只要我沒死,你就得給我注意一點兒∼!"

洛林一聳肩,漫不經心地道:"知道,知道了.你沒死,我就注意一點兒.等你死後了,我就不用再注意了.陛下,您是這個意思嗎?"

保多祿都要氣炸了,頭上稀疏的頭發根根直立,幾乎都要跟刺猬一樣爆炸開來.

他恨恨地看著洛林,道:"就是我死了,也絕對不會允許的.這是我做父親的責任.讓我的女兒遠離那些個不三不四,居心不良,而且還要耽誤她前程的壞人."

洛林一拍桌子,怒聲喝道:"你個死蘿莉控,你和我談責任?"

保多祿失聲道:"你說什麼?"

旁邊雷斯特正在喝茶,看著這一幕的好戲,猛然聽到洛林直指保多祿是'蘿莉控’,在震驚之下,也是手一歪,將杯中滾燙的差一點兒全倒在自己的褲子上面.

他被那熱水燙的'嗷’地叫了一聲,然後忙不迭地蹦了起來,一邊'嘶嘶嘶’的吸著冷氣,一邊擦拭著那些水珠,那模樣極是狼狽.

但是在場中那另外兩個男人卻是根本就沒在意,而是繼續互相瞪著眼睛,在他們視線的交擊中,甚至用肉眼就可以看到那刺眼的電光火花.

就見洛林怒聲喝道:"你跟我談責任?你個死蘿莉控,居然也有臉跟我談責任?

當初在楓葉丹林,梅莉婭遇險,要和敵人同歸于盡,是誰把她救出來的?

是我∼!

後來因為這一件事情,阿爾摩哈德興兵犯難,是誰率軍抵抗?

還是我∼!

再後來,楓軍複仇,大軍進攻阿爾摩哈德,是誰身先士卒,帥軍沖殺?

還是我∼!

到了奈德爾城,你們教廷內部爭斗,派人排擠梅莉婭,是誰策劃調度,粉碎了敵人?

還是我∼!

更後來,你們那個腦殘紅衣大主教,想要刺殺我,借機囚禁梅莉婭和奧巴赫姆.搬倒你這個教宗,是誰將敵人全數摧毀?

還是我∼!

在這麼多的事件當中,梅莉婭每次遇險,你丫的都干什麼去了?你就躲在這個大房子里,睡在天鵝絨的床上,屁都不敢放一個.

連她是你的女兒,你都不敢當眾宣布承認.眼睜睜地看著她受苦.

你還跟我談責任?

你配嗎?"

洛林在大怒之下,將面前的桌子一把掀翻,看著保多祿十三世,道:"你配嗎?"

面對著洛林這直擊內心的鋒利話語,保多祿一時張口結舌,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此時洛林卻是毫不相讓,道:"你丫的試試,信不信明天我就去告訴別人,偉大的聖保多祿十三世陛下,嫌貧愛富,而且還忘恩負義,恩將仇報.我看不用一年的時間,後天某個人就要被人用唾沫星子給淹死了∼!"

保多祿的面色一時青一時白的,看上去極其嚇人.

最後他緩緩地站起了身來,道:"我以前確實虧欠了她們.但是不管怎麼說,既然她來到了這里,我就要照顧好她.正因為如此,所以你以後絕對不能見她.這是為了你好,也是為了她好∼!"

說完,一轉身,走出了門去.

洛林看著他的背影,不禁低聲地罵了一句:這個該死的老東西∼!

雷斯特卻是一豎拇指,贊歎地道:"小子,以前我看你不順眼的,但是沒想到你居然連教宗都敢罵,而且還罵了他一個狗血淋頭,真的是太讓人解氣了.哈哈哈哈……"

小白東看一眼,西看一眼,見左右終于無人注意自己,當下飛快地從桌子上拿起了剛剛放下的那一串葡萄,然後一下子全塞進了嘴里,笑眯眯的大嚼了起來.一時之間,吃的汁水橫流,極過癮.

薇拉卻也是輕輕地歎了一口氣,然後端起茶杯,喝了一小口.又眉開眼笑地拿起了一塊奶油蛋糕,大大地咬了一口.

這房中余下的三人一獸,或是出于年幼無知,或者出于強大的實力.又或者出于他們特有的見識.因此上,全都是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物,對于得罪教宗這麼一位大人物,根本就是不放在眼里.也更加別提什麼提心吊膽了.

大家該干什麼就干什麼,一點兒也不耽誤吃喝.像雷斯特這種唯恐天下不亂的老痞子,甚至于在旁邊不住地加油叫好鼓勁.

又過了一小會兒,有身穿黑袍的侍從由旁邊的小門走了進來.

那個經過教廷無數次的甄選,這才挑選出來的年青人面無表情繞過了那張掀翻在地上的桌子,好像根本就看不到一般.

他來到了三人的面前,然後微微地欠身一禮.

這禮節極其的標准,就是最苛克的禮儀教師來了,卻也挑不出絲毫的毛病,但是在他的那個動作當中,卻可以完全顯示出自己的輕蔑與冷淡.

這種優雅禮儀姿態,只有那些真正的世家貴族當中才有的.

他直起身來,道:"幾位,請跟我來.大人吩咐,你們一路勞頓,所以讓我帶你們去客房休息."

說著,也不等眾人回答,就一轉身,大步走了出去.

洛林三人不禁對望了一眼,明顯地感受到了對方的虛偽和冷淡,但是卻也只得起身跟上.

他們在那侍衛的帶領之下,出了客廳之後,並沒有走回大廣場,而是向著神殿後面走去.

在穿過了一道門廊之後,洛林發現自己置身于一個花園當中,由于正值夏天,園中的鮮花怒放,各色的鮮花爭奇斗豔,極是好看.而且空氣中也是充滿了鮮花特有的香味.

薇拉走到旁邊,不禁輕歎了一聲:"真的是好香啊∼!"

旁邊小象嗅到那花香,卻是極不習慣,當下重重地打了一個噴嚏,隨即如刮過了一道狂風,面前的鮮花立時全都順風而起,然後洋洋灑灑地從空中飄落下來.

在那鮮花如雪花一般飄落之際,卻見不遠處的花叢當中露出了一張白白嫩嫩的小臉來.

小白看了,當即是見到了親人一般,甩開大步,就從那花叢當中趟了過去.

它那龐大的身軀跟輛坦克一般,毫不猶豫地就從那花叢當中趟了過去.在身後留下了一條寬闊的道路.

它跑到那人跟前,圍著他來回亂轉,討好地甩著身後的小尾巴.當下又踩了一地的鮮花.

那侍從看了,不禁直皺眉頭.

那個被小白圍在中間的人,個頭不高,白白胖胖,一雙眼睛黑漆明亮,但是卻總是骨碌碌地亂轉,閃著賊光,正是儒曼帝國未來的皇帝陛下,現在的雷歐小公爺.

他被小白纏的緊了,無奈之下,只得掏出一個糖果.然後正色道:"小白,吃糖多了,可是要害蛀牙的,所以我這可是為了你好."

說著,將那糖果狠狠地咬下一半,自己嚼起來,然後這才將余下的那一半塞進了小白的嘴里.

小白也不計較,嚼著糖聲,高興的直咧嘴.還是跟著雷歐老大好,可以胡鬧耍流氓.到處欺負人,而且有糖吃.

洛林看著雷歐鬼鬼祟祟的模樣,很顯然他這個'尿遁術’是相當成功,沒有被美琳娜給抓住了.

此時雷歐見自己的行藏已經暴露,當下也是走了回來.

他左右看了看,道:"咱們這是去哪兒啊?美琳娜不會還追來吧?"

洛林側頭看了一圈,最後道:"我也不知道."

小白也是調皮,看著被自己踩翻了一地的花園,當下又特意在那花海當中繞了一大圈,看著那被自己趟出的七扭八拐的道路,很有成就感地晃了晃肥大的屁股,抖落了沾在身上的花瓣,這才得意洋洋地走了過來.

要知道在總督府的時候,它就好幾次都要辣手摧花一下,但是害怕那幾個女人,一直不敢實行,現在終于逮到機會了,過足了癮之後,當然是意得志滿,極其的高興了.

那名侍衛看了,它在身後留下的一片狼藉,不禁心痛的直呲牙.

雷歐看他臉上的表情,當下嘻嘻一笑,道:"這位大哥,您別在意啊.這小流氓就是這副臭德性,我罵過好多次了,它也是狗改不了吃屎."

他一邊說著,一邊從口袋里面抓了一把金幣出來,放在了那侍從的手中,道:"大哥,這點兒錢就當是我們的賠償了,你收好了."

洛林在旁邊看了,不禁心中奇怪:這小流氓以前一向是一毛不拔,跟個鐵公雞一樣,就是他老爹找他借錢,也要是一個七分的驢打滾利息,現在卻如此的大方,他究竟想干什麼?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五百九十四章 又一個法海?    下篇:正文 第五百九十六章 雷歐拔毛?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