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五百九十九章 聖女修道院的征服者?2   
  
正文 第五百九十九章 聖女修道院的征服者?2

第五百九十九章 聖女修道院的征服者?2

洛林雖然一向膽大臉厚,但是卻也已經是'不當大哥’好幾年了,這種流氓技術自從他從楓葉丹林學院畢業之後,已經是好久不玩了.

畢竟上學的時候,翻翻女生宿舍了,去果園里偷偷蘋果了,玩玩這些'很黃很暴力’的游戲還行,但是當上總督之後,所到之處前呼後擁,不管是干什麼,人前人後都看著,再玩也就不合適了.

用一句很俗的話說,咱們洛林爵爺現在也是有身份證,呃,呸呸呸,是有身份的人了.

就是一群人無聊的蛋疼了,沒事弄個服不服排行榜什麼的,用來給反貪局提供可疑份子名單,洛林爵爺也絕對可以在諸如什麼"影響世界的一百個人物""最有權勢的一百人""世界富豪排行榜""女人最想結婚的九十個男性""中小學生立志榜樣一百位"……等等等等,這些亂七八糟的排行榜上,排在中間靠前的位置上.

洛林爵爺是什麼人?

那是兜里有錢,腰上有槍,床上有妞,手下有人的新時代四有青年.

風靡萬千少女少婦,改變社會風氣的偶像,一舉一動都在眾人的關注當中,奈安的每份報紙都留有固定的兩個版面,來報導總督大人及其家人整日為國為民操勞的辛苦.

而關于洛林總督的各種小道消息,永遠都是奈安和茹曼最熱門的話題.

缺錢的羨慕洛林爵爺家資豐厚,無勢的羨慕洛林爵爺權利滔天,軟弱的羨慕洛林爵爺手下強軍無數,悶騷的羨慕洛林爵爺的幾個女友個個傾國傾城.

從奈德爾流出的任何消息,都會像檳榔一樣,被人嚼碎嚼爛,從里面提煉出無數有趣的猜想.

就跟英國那個什麼王子結婚一樣,一個腦袋上頭發掉的那麼多的家伙取一媳婦兒,就有那麼多的人跟著瞎起勁,也不知道他們是起什麼勁啊?

就算是進洞房,但是卻也不興用裸替什麼的啊∼!

但是他結個婚,他就是有那麼多的人跟在後面起勁,你不服都不行∼!

現在的洛林爵爺也是面臨著同樣的問題,因此上,必須得時刻注意自己的形象.什麼把腳蹺桌子上了,什麼不能在人前摳鼻屎了,不能隨地吐痰了,不能胡亂抽煙了……

因為洛林的爵爺的形象現在關乎于茹曼帝國的體面,也關乎于茹曼帝國皇室的體面,更關乎于總督府內幾個幾個隱藏boss,凱瑟琳,阿黛兒和羅琳娜她們的體面.

要是還跟一樣一樣,像個小流氓一樣,在大街上對著美女吹口哨,和看不順眼的家伙真人pk,或者像現在這樣偷窺女子宿舍.那是絕對禁止的.

當初他和雷歐一起去揍那個巡查主教一頓,洛爵爺也是被幾個女人給數落了一個狗血淋頭,縱然如此,他還是偷偷地高興了好一陣子.

可蒙著臉揍一個紅衣主教,怎麼也比不上偷窺女子宿舍被抓住嚴重吧?

洛林本來就是做賊心虛,此時猛然聽到這警報聲響,想到後果的嚴重性,也是不禁心中一驚,手抖了一下,差一點兒沒有從繩上掉下去.

洛林身體一歪,感到重心不穩,眼看著就要掉下去,他急忙又是一伸手,緊緊地抱住了繩子.

在此同時,卻也是嚇的頭上冒出了一陣的冷汗.

mbd∼!

這下面的河里可是養著食人魚的,萬一要是掉下去了.以爵爺的這副身板,估計五分鍾就只剩下骨頭架子了.

他一邊想著,一邊低頭向著腳下的河中看去.立時感到頭皮一陣的發麻.

只見腳下的水面上一片的陰影,隱隱可以看到里面那些食人魚們全都是仰著頭,眼巴巴的仰望著自己.

洛林甚至都懷疑,它們已經是在水中系好了餐巾,一手刀子,一手鋼叉地做好了吃宵夜的准備.

洛林當下狠狠地向著水中吐了一口唾沫.心中暗罵:爵爺可是壞透了的,你們這些小畜牲也不怕吃了以後,會拉肚子拉死嗎?

此時就見遠處的燈光紛紛亮了起來.

洛林以他布置防衛的經驗一眼看出,最多再有一分鍾的時間,那些巡邏隊就可以到達跟前.

洛林看了看高牆後面黑黝黝的陰影,有心想要不顧一切地跳進去,但是隨即卻放棄了這個念頭.

剛剛只是過一條河就有這麼大的麻煩,誰知道跳過去之後,會不會有什麼暗道機關,奪命暗箭之類的東西.

看看這河里的食人魚,就知道布置警戒的人有多麼陰毒,這牆後面絕對有些什麼東西在等著人上鉤,說不定還又是一條放著食人魚的河.

他當即一咬牙,然後沿著繩子又原路返回,回到了樹上.

就在此時,就見前方不遠處,一團明亮的聖光沿著牆頭,快速地移了過來.

洛林就感到心里一陣的狂跳,時間越來越少了∼!

但是他卻仍然強自鎮定著,然後一抖手,將飛爪又收了回去.

此時,就見那團潔白明亮的聖光沿著高牆的頂端快速地掠過,險之又險地與飛爪擦肩而過.

洛林知道,那聖光一定是某位聖力強大的主教級的人物在施展聖術,進行搜巡.

他看到這里,不禁擦了一下頭上的冷汗.這要是被人給逮住了,那可是沒一個好兒的.

這人不知鬼不覺的,那幫心腸歹毒的死禿頭們把爵爺扔進河里喂魚,也是沒有人知道.

更何況,縱然他們是不加追究,但是到了明天,估計各大報紙都會傳,洛林爵爺道德敗壞,人品低劣,想要翻越聖女修道院的圍牆,做奇怪的事情.玷汙父神的榮耀與光輝.

然後,洛爵爺就會像是過街的老鼠一樣,人人喊打了,甚至是得而誅之.大家都抄著板磚西瓜刀什麼的,上來進行千里追殺.

然後回到家跪搓衣板,寫悔過書,睡釘板床,吃冷飯……就連最最可愛乖巧的薇拉都不會給洛林送飯了.

就在洛林胡思亂想的時候,這時,就見一大隊人馬也是高舉著燈籠火把,用聖光法術照亮著天空,氣勢洶洶地沿著圍牆巡查了下來.

洛林當即屏息靜氣地向下看去.

只見那些人來的極快,只是短短的一分鍾就已經來到了近前.

那些人全都是身穿著黑色長袍,頭上戴著白色的頭巾.一個個雖然穿著寬大的長袍,但是卻也遮不住長袍下面那窈窕的身形,走起路來,卻也是如楊柳拂風,看上去很是優美動人.

她們手執著長棍木杖,一看就知,是守衛這個修道院的修女們.

這幫人原來睡的正香,猛然被打擾了,又辛辛苦苦地從床上爬起來,

女人們的起床氣本來就大大,再加上擔心睡眠不足的時候,起個眼袋了,青春痘什麼的,那損失可是就大了,因此上,看她們的模樣,那脾氣全都是很是不好.

一個個橫眉立目,咬牙切齒.很顯然如果被她們給逮到了,絕對是會受到殘酷的私刑對待的.

出于人們常見的心理誤區,大家在搜查的時候,大多只會注意自己面前或者腳下的東西,很少有人抬頭向天,看天空中有什麼東西.

更何況,洛林身在樹上,四周枝繁葉茂,就是有人從樹下經過,但是不仔細看的話,仍然是不可能看到他的身影.

但是盡管如此,洛林呆在樹上卻也是一動也不敢動,生怕發出了什麼聲響,引的對方注意了.

他可知道,這些女人們整天沒事兒可干,而且長期得不到愛情的滋潤,一個個凶殘變態的跟那個傳說當中,仗著掌中一把倚天劍,橫掃魔教殺人如切黃瓜一樣的滅絕師太有的一拼.

萬一爵爺被發現了,不僅他這一世的英名要付之流水,而且難保這些瘋狂的女人們不會使出什麼毀滅禁咒法術來對付自己.

或者更絕一點,將洛林爵爺抓回去關在小黑屋里,每天對著洛林爵爺流口水,就這麼關上他一百年啊一百年.

洛林被自己嚇的打了一個冷顫,甩甩頭制止自己胡思亂想,屏住了呼吸,眼睜睜地看著那一大幫修女從自己的面前走過了過去.

他剛要喘上一口氣,卻見隊尾的兩名年青的修女掉下隊來.

她們一起來到了樹下,坐了下來.

其中一名修女嬌聲的打了個瞌睡,伸了個大大的懶腰,咬牙切齒地低聲咒罵道:"一定又是帕里家的那只死貓,肯定又是它爬到牆頭上,結果驚動了警報系統.早就說了要他看好那只發情的死貓,回頭我一定要把它給扔進河里不可∼!"

旁邊那名修女一邊脫下了鞋子,露出了一只雪白秀巧的玉足.

她將鞋子翻過去,輕輕地磕了兩下,倒出了鞋子里面的石子,柔聲道:"好了,蜜兒,你就別發脾氣了.不就是警報嗎?沒有什麼事情不更好,就當做是出來散步來了.瞧今天的月亮多好,和我家鄉的一樣美."

那個叫蜜兒的少女雙手抱懷,當即氣哼哼地低哼一聲.

就在此時,就聽前面有人揚聲叫道:"蜜兒,雪莉,你們兩個又要偷懶逃班嗎?快點兒跟上來,否則嬤嬤可是要生氣了."

那個叫雪莉的少女當即揚聲叫了一聲,道:"知道了,我們馬上就來."

說著,穿好了鞋子,然後拉著另外的那名少女,道:"走了,走了.蜜兒.否則嬤嬤生氣了,咱們兩個又得要去吻大理石地板了."

洛林聽了不禁心中一蕩.少女芬芳的香唇卻去吻大理石地板,這地板可是真的走了桃花運啊∼!

密兒極不情願地被她給拉著向前走去,然後又是低低地罵了一聲:"那只死貓,我回頭一定要找機會將它扔進河里喂魚……"

兩人一邊說著,一邊走遠了.

洛林這才松了一口氣.

就在此時,就聽著'嗚∼∼嗚嗚嗚∼∼’又是一陣尖利刺耳的警報聲響起.

洛林頓時一驚,差一點兒沒有從樹上掉下來.

洛林不禁是一咧嘴,心中暗道:我這呆在樹上什麼都沒干,都能觸響警報?這也太***神了吧?這是潘多拉星啊?連樹都可以直接與主神相聯?

這還讓大家怎麼過啊?

他當下一俯身,就要跳下樹去.

但是隨即卻見前面的那些修女們全都轉頭看向了遠處.

洛林立時心中一動,刹住了身形.

他定了定神,這才注意到那警報並不是從這邊響起的,而是來自遠處那個大教堂區.

洛林見不是自己暴露了,當下輕輕地籲了一口氣,然後好整以暇地理了理頭發,心中暗道:"好險,差一點兒就弄亂了發型了."

他一邊死不要臉地給自己找著借口,一邊轉頭看向了大教堂區.

只見那邊也是亮起了無數星星點點的燈火,人聲鼎沸,到處吵吵嚷嚷的,縱然是離的尚遠,卻也依稀可以聽到從那邊傳來的吵鬧聲.

洛林也不禁是奇怪,那邊究竟是出了什麼事情?怎麼今天晚上梵蒂諾這麼熱鬧?

就在此時,就見那一眾修女們以比來的時候更快的速度,轉身走了回來.

旁邊還有人追問著為首的那名修女,道:"嬤嬤,他們那邊也響警報了,為什麼我們不過去幫忙啊?"

那修女不悅地道:"蜜兒,你懂什麼?咱們這邊響警報,他們過來看一眼了嗎?那幫混蛋人渣子們∼!每次都怕惹上麻煩.

他們不幫咱們,咱們干什麼那麼賤骨頭,卻幫他們?

讓他們亂著去吧∼!

要是亂子大了更好,讓他們解決不了,明天統統拉去懺悔室關禁閉,哼∼!

咱們回去,統統都回去睡覺.省的他們跑過來找人手過去給他們幫忙,一分錢好處沒有,稍稍干差了一點兒,還要被他們抱怨,鬼才給他們干呢∼!等會把門關緊了,誰敲也不許出去招呼."

旁邊也有人在一邊幫腔,小嘴兒快的如刀子一般,不住地輕聲叫道:"就是,就是.上一次,他們求著咱們給他們幫忙,可是過後,卻什麼壞事都落在咱們的頭上,說什麼事情沒辦好全怪咱們了,連什麼零食吃的多了,都要算在咱們的頭上.

就不給他們干活……"

那嬤嬤道:"好了,都給我回去,就是鬧出個大天來,咱們也是假裝不知道,省的淨干那些出力不討好的工作,明白嗎?"

洛林聽了不禁是心中一歎:看來這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人群的地方就有派系斗爭,這句話果然不錯.就連這些修女們也是不能例外∼!

此時就見為首那修女頓了一下,然後又接著說道:"對了,去把警報給關了.省的一會兒再誤報了.讓大家又出來白白地跑一趟.睡覺睡覺,我們就裝作晚上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什麼也沒有聽到."

一眾修女們對望了一眼,然後齊聲答應了一聲.

眾人一邊低聲吵鬧著,一邊走遠了.

洛林看她們走遠,當即長長地松了一口氣.

此時,遠處的那些燈火也是漸漸熄滅,聲音也是低了下去.很顯然,他們那里的警報也是已經解除了.

又過了一會兒,所有的燈火已經全都熄滅.四下里又恢複了往日的寂靜.聖城好像已經再次進入了沉睡當中.

洛林聽著那修女說'關了警報’,當下很是耐心地又等了一會兒.估計著時間差不多了,這才站起了身來,然後再次將飛爪鉤在了牆上.

這一次,洛林也算是架輕就熟,很輕松地就又來到了圍牆邊上.

他原本想要伸手再試一次,但是隨即又放棄了.畢竟現在有正事在身,沒有必要去找那些麻煩.

那圍牆上既然可以偵測出貓,但是卻沒有偵測出自己的飛爪,這就說明,這里面有一個生物偵測的系統在運作著.

對付這種東西說難很難,說容易卻也很容易.

洛林想了一下,當即全身掛在繩子上面,一挺身,一彎腰,就站在了上面.

他一邊艱難地保持著平衡,一邊脫下了身上的外套,將它搭在牆上,這才小心地邁了過去.

果不其然,那警報並沒有再次響起.

洛林當下得意地一笑,然後翻身就跳了進去.

但是為了防止牆里面還有有機關,他卻是手中攀著另一條繩子,一點兒一點兒地落到了地上,直到腳尖觸到實地,這才松開了手來.

腳下一片的柔軟,很顯然這是一片草地.

洛林伸手摸了一下腳下,當即發現腳下有一些魚網狀的東西,很顯然這是一個吊網機關.一旦是用力過大,就會觸發機關.將里面的人像包粽子一樣緊緊地包裹起來.

洛林不禁心中暗歎:這個地方果然是步步驚心啊,一不小心就要踩到地雷上面倒了大黴的.不愧是世界上最難進的三大聖地之一.

但是洛爵爺現在卻已經是進來了∼!

洛爵爺小心地走過了那一地的吊網機關,又繞過了兩個翻板,最後這才踩到了堅實的地面之上.

那地面用大理石鋪成的道路,一直延伸到了遠方.極其的堅實,這里已經是絕對不可能再有什麼機關了.

洛爵爺跺了跺腳下的地面,一時間幾乎要熱淚盈眶.

他想起當年玩的一個戰爭游戲,主人公曆經了無數的艱險,殺過了尸山血海之後,站在山巔之上,望著遠處的夕陽和腳下浩翰的大洋,舉起了手中的鋼槍,高聲怒吼:我站在這里了∼!我終于站在這里了∼!

又或者像是那位偉大的愷撒一樣,我到,我見,我征服∼!

他強自忍下了激動的心情,仔細地四下看了看位置,然後一俯身,沿著樹蔭的陰影,向著不遠處的一幢建築悄悄地潛行了過去.

那五個銅板一張的地圖雖然並不詳細,但是卻也標明了這里面貴賓館的位置.

希爾梅莉婭做為紅衣主教,而且還要馬上就封為紅衣大主教的重要人物,顯然只會住在這里.

洛林繞過了兩波的巡查,悄悄地來到了樓前,只見樓前還有數人在值班守衛.

但是顯然聖城承平己久,眾人全都沒有什麼警惕性.她們也是和那些個巡邏的人員一樣,一個個哈欠連天,在那里打著瞌睡.

但是哈欠連天的守衛,她可也是守衛,只要是發現了自己,叫上一聲,保准出來一大批滅絕師太級別的老妖怪.收拾一個洛林爵爺這樣的小毛賊,還不是分分鍾的事情?

洛林猶豫了一下,看著外牆上的雕花鏤紋,當即奔了過去.然後手足並用,像是壁虎一樣,沿著外牆上的雕飾,爬了上去.

他來到了二樓一個窗前,冒險向里面看了一眼,只見里面的幾個少女們也是沒有睡覺,一個個全都極其彪悍地只穿著內衣,圍坐在一起,中間點著蠟燭,正在講著鬼故事.

洛林很瞄了幾眼,發現她們在那內衣下面好像是什麼都沒有穿.當下不禁又是用著批判性的眼光,狠狠地批判性地挖了幾眼,就感到鼻血都快要流出來了,這才依依不舍地離開.

他一邊繼續爬,一邊暗歎:這里果然不愧是聖城,真的真的是距離天堂最近的地方啊∼!

洛林爬到了三樓的一個窗外,此時仍然是感到有些熱血澎湃,他定了定神,然後透過了窗戶向里看去.

就見兩個妙齡少女正跪在床前,低聲地做著祈禱.雙手合十,俯首低頸,低聲地念著什麼.

在燭光的照耀之下,那如玉一般的俏臉上顯出了聖潔的光芒.

這種虔誠的神采,只有在那些長年祈禱,從來都不中斷過的認真修行的牧者身上才能看到.

洛林看著房中那簡單的陳設,不禁是暗歎了一聲:這兩個真是好姑娘∼!

也許是他的動作大了一些,也許那少女太過敏銳.

其中一名少女睜開了眼睛向著窗口看了過來,洛林一時躲閃不及,被她抓了一個正著.

那少女當即倒吸了一口冷氣,俏臉上一臉的驚愕,將那雙俏麗的秀眸瞪的又圓又大.

洛林不禁心中一沉,暗暗罵道:見鬼∼!這一下子就暴露了∼!

他急忙伸出手指,豎在了唇間,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

那少女在驚愕之下,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是瞪大著眼睛,然後緩緩地點了點頭.隨即卻是眨了眨眼睛,反應了過來,嘴角露出了一絲奇怪的笑意,然後向著洛林勾了勾手指.

洛林無奈之下,只得從窗戶外翻了進來.

那少女當下跳了起來,跑到了洛林的身邊.用一種好奇到令人感到不安的目光看著洛林.然後想要伸手去摸一摸洛林的臉,但是指尖伸到了跟前,卻又不敢.停了下來.

她看了好幾眼之後,當下向著旁邊另一名修女叫道:"雪莉,你還念那個破經文干什麼啊,快過來看呢,我們的祈禱真的有作用了,真的有個男人進來了唉∼!"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五百九十八章 聖女修道院的征服者?1    下篇:正文 第五百六十章 修女也瘋狂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