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六百一十二章 真十字架   
  
正文 第六百一十二章 真十字架

第六百一十二章 真十字架

聽到聲音後,眾人紛紛轉頭看去,只見聖保多祿大教堂的方向,有滾滾的黑煙冒了起來.

光明神的個姥姥啊∼!

幾乎所有人都感到一股電流從尾巴骨處產生,然後往上竄了過來,沿著脊梁骨,直竄到了頭頂,引的全身的寒毛豎起,頭皮一陣陣地發麻.

這個可聖保多祿大教堂啊∼!

人類有史以來最為輝煌的建築∼!

藝術史是最為偉大的作品∼!

如果這個大教堂著了火,教廷的根基都會發生動搖.

所有的信徒都會對教廷產生懷疑:難道仁慈的父神,偉大的光明神覺察到了什麼不妥,在震怒之下,要毫不留情地舍棄自己的這個人間的居所了嗎?

那位紅衣主教雖然只是跟在別人身邊的小弟和打手,並不算是智慧練達的政治家,但是他卻也清楚地知道,這種懷疑將會是多麼的致命.

一旦有懷疑在人們的心底生長起來,不管它是多麼的弱小,多麼的無力,但是最終都會變成一株可怕的食人花,將所有的一切全都吞沒∼!

在震驚之下,他就感到一桶冰水從頭上澆下,那森森的寒意,從頭頂一下涼到了腳底.

他身體搖了幾搖,幾乎都要坐倒在地上.

貴賓館內先是寂靜,真正的寂靜,救火的人都如同雕塑一樣愣在原地,手里拎著水桶,擰著頭傻傻的看向著火的地方.

紅衣主教隨即卻又清醒了過來.

他向著一眾騎士守衛們厲聲叫道:"你們還等什麼?趕快去救火啊∼!快,快去救火∼!敲警鍾,把全城的人都叫來救火."

洛林發現,他在情急之下,是用著全身力氣在嘶吼,那聲音有些失真,尖利高吭,聲音刺耳,極是難聽.就像是一個太監一樣.

那紅衣主教說完之後,當下也不顧許多,一彎腰雙數抓住了長袍的袍角,拎起了長袍,像一個變態暴露狂一般,露出下面兩條毛茸茸的大腿,然後甩開大步,飛快地跑了過去.

一眾騎士守衛們此時也不敢有絲毫的怠慢.萬一大教堂真的燒了,教廷震怒之下,他們一個個可全都得要掉腦袋的.

最起碼也是要扣一個玩忽職守的罪名,充軍三十萬里,到蠻荒之地去.

然後……然後他們就得洗白白了,然後坐在湯鍋里面,跟正往鍋里切著蘿蔔,洋蔥大蒜,底下加著火的食人生番們聊一聊人生了,理想了等等這些東西.教化那些個不懂文明,但是卻精于烹調人肉叉燒包的生番們.

想到出事之後的後果,在場的警衛們先是嚇到一顫,然後不知誰大喊了一聲:"快去救火."

他們也全都撒開了雙腳,拎著手里的水桶,銅盆等等這些家什,轉身飛奔了過去,沒人回頭再看貴賓館的火災現場一樣.

他們就像是一群落在獅子窩里面的兔子一樣,瞪著通紅的眼睛,掄高了自己的大腿,拼命的向前猛沖.

洛林看著他們的驚慌失措的模樣,不禁狠呸了一口,這幫傻叉,真是活該∼!

此時,將整個水井里面的水灌進著火的建築,雷斯特已經將面前的烈火給撲滅了,只余下一地的黑色殘骸,還有縷縷的青煙冒起.

他停下手來,然後看著那一地汙水的火災現場,當下滿意地點了點頭.

這座大廳現在是慘不忍睹,所有的玻璃窗都已經在火焰中碎成渣子,原本裝修的漂亮堂皇的外牆,在火焰下變成了純粹的黑色.

大廳內是一地黑炭一樣的東西,和水攪合在一起,就像是一塊純黑的沼澤一樣.

看著這完全由他們造成的結果,雷斯特心中暗歎:別看洛林折騰了那麼多的花招,又是玻璃又是火槍什麼的,但是要說論到實際功效,比如說這滅火,最終還是我們魔法師最管用∼!

認為自己技高一籌的雷斯特,好整以暇地轉過頭來,看著遠處大教堂冒起的青煙,臉上卻是一副欣賞什麼美景的愉快表情.

作為一個法師,尤其還是法師們的領袖,雷斯特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惡心牧師,給他們搗亂或者看他們笑話的機會,在所有的法師協會,嘲諷牧師的笑話永遠都是最熱門的話題——盡管這些法師們並沒有多少的幽默細胞,說出來的笑話連長毛象都能凍死.

但是,盡管這樣,這樣的笑話還是最受歡迎,遑論這樣近距離觀看牧師們出大丑了.

雷斯特現在的心情不是一般的愉快,這把大火足夠他再向自己的同僚們炫耀十年了.

橫看豎看,直到自己看了個過癮之後,雷斯特彈了彈手指,然後問道:"洛林,你壞主意多,你說咱們要不要幫他們救一下火啊?"

洛林此時已經眯起眼睛看了半天,他看著那濃煙雖然冒起,但是只是剛開始的時候有些黑重,但是後來卻漸漸變細,變輕,隨著夜里的微風不住地飄蕩.顯然火勢不大.而且還是有人刻意地在控制火勢,這才能達到這樣的效果.

他當下道:"不用了,大家都是混江湖的.得顧全人家的面子.在他們沒有提出繳請之前,去幫人干活是很遭忌諱的一件事情.而且還是出力不討好.萬一他們告咱們一個別有用心,企圖盜寶什麼的,到時候,就是黃泥掉褲襠里面,不是屎也是屎了∼!"

雷斯特聽他說的很對自己的胃口,當下哈哈大笑了起來,一臉幸災樂禍地道:"沒錯.由著他們鬧去.咱們只在旁邊看笑話就行了."

但是沒有過多久,卻見那遠處的那縷煙越來越淡,最終隨著輕風,漸漸消散了.

雷斯特看了,不禁大失所望,道:"哎呀,要是早知道這樣的話,我也該偷偷過去,幫著點兩個火頭,讓那些個狗崽子們很忙一陣的."

說完,不住地咂著舌頭.

洛林側頭看了他一眼,見他一臉的惋惜,而且那模樣確實是不像是假裝的,不禁心中暗罵,這個該死的老家伙,果然是心腸歹毒.

他猛然想起一事,然後四下看了看,道:"對了,雷歐呢?他去哪兒了?從剛才到現在都沒見到他和小白了."

薇拉眨了眨眼睛,道:"我也不知道,剛剛正亂的時候,他把火把一扔,好像就往外面跑了."

洛林心中暗道:那個小流氓武藝雖然不高,但是一般情況下,一兩個大漢卻也是近不了身,而且手中還有手槍,另外,還有小白在旁邊跟著,應該是不會出什麼問題的.

再說就他那身份,梵蒂諾城內還真沒人敢招他.

想到這里,他的擔心不禁減輕了許多,但是為了保險起見,卻仍然向著旁邊的廚娘們說道:"各位年青漂亮的大姐,你們能不能幫忙找一下剛剛那個小男孩,對,就是剛剛那個白白胖胖的小胖子,身邊還跟著一頭同樣胖胖的小象……"

剛說到這里,就聽旁邊一個憤怒的聲音傳來:"老大,你又在背後說我的壞話.我再重申一遍,我一點兒也不胖∼!"

洛林轉頭看去,只見一個滿臉黑灰,個頭小小的小死胖子從一邊的黑暗當中冒了出來.

在他的身邊,還跟著一頭同樣肥胖,走一步,全身的肉都要顫上三顫的小象.那小象,也是一臉的憤怒,嗷嗷地不住低叫,對洛林說自己長的胖,表示嚴重的抗議∼!

正是雷歐和小白,這兩個壞家伙.

洛林不禁苦笑了一下,'這說雷歐,雷歐就來了’,簡直比曹操還快.

此時,雷歐來到了近前,雙手叉腰,氣鼓鼓地看著洛林.

洛林側頭看了看他,不禁感到奇怪:剛剛他放火的時候,可沒有見到他這一臉黑灰的,而且小白也是全身上下髒兮兮的,跟從煤堆里扒出來一樣.

實際上剛才放完火從大廳內出來的時候,雷歐身上一點灰都沒有.

他當下岔開了話題,道:"你們兩個剛剛去哪兒了?怎麼一眨眼的工夫,就又跑沒影了.現在梵蒂諾城里亂糟糟的,這幫死禿頭心眼又毒,遍地都是歹毒的陷阱,要是中招了你的小命就玩完了."

雷歐聽了他的話,不禁一滯.當下也不再生氣了,笑嘻嘻地道:"你說剛剛啊……,這不是放火了嗎?……"

洛林當下一瞪眼睛.

"呸呸呸呸,我說錯了."雷歐立時醒悟了過來,急忙改口道:"這不是失火了嗎?

俗話說了,'放火尿床’……"

洛林當下歎了一口氣,然後一字一頓地道:"是失火,不是放火,看我的嘴型,是失火尿床,不是放火尿床.知道了嗎?再敢說放火我回去全告訴妮可."

雷歐意識到自己又犯了錯誤,卻是毫不在意地一揮手,道:"老大,你這就不夠意思了吧,你真是一點都不江湖.這里又沒有別人,你那麼緊張干什麼啊?

對了,我說到哪兒了?"

他頓了一下,這才繼續說道:"噢,對了.俗話說了'放火尿'……呃,失火,好了,好了,是’失火尿床’,這總行了吧,你不要再瞪我了,那麼凶,是會長皺紋的.而且人容易顯老,以後就泡不到漂漂的女朋友了."

洛林聽了,不禁歎了一口氣.

雷歐繼續說道:"放……呃,失火尿床.我發現這個真的是一個放之四海皆准的普遍真理哎∼!"

他說到這里,當下忽閃著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偷偷地看了洛林一眼.

見洛林一臉的不置可否.當下急忙干笑了兩聲,然後又繼續道:"我這一放火,不由自主地就感到有些尿急,但是一時之間,又找不到茅房.後來,想起現在又要宣傳什麼綠色環保嗎?所以就去花園里解決一下.

再後來,再後來,你也知道的了,這個地方花園這麼大,花叢又這麼高,本來那事就不能讓你看到,我就往里面多走了一點,然後一不小心就迷路了.我跟小白在里繞啊繞的,所以……你知道的了,這才這麼晚回來."

洛林爵爺可是知道這個小流氓的習慣,越是說謊的時候,越是話多.想要盡全力掩蓋下來.

此時,他又是打哈哈,又是磨牙地說了半天,這百分之一百全是謊言.

洛林一時疑心大起,這家伙絕對又是去干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了.

他正要認真地盤問一下這個小流氓,但是此時旁邊雷斯特卻是插進了話來,道:"洛林,你先別管雷歐了,先說說咱們現在怎麼辦才好?貴賓館是給燒了,光顧著痛快了,可是今晚上咱們住哪兒啊?折騰了大半夜了,老頭子我可不能和你們年輕人比."

洛林一愣,想了一下,然後道:"要不咱們就去外面找一個客棧住下?"

他說完之後,但是隨即想起,現在可是個敏感時期,如果去外面找一個客棧的話,雖然沒有什麼問題,但是卻一定會加深教廷的懷疑.

就在他這一猶豫的工夫,旁邊有侍從已經走了過來.

那人彬彬有禮地向著眾人行了一禮,然後道:"兩位大人,奧巴赫姆紅衣大主教知道你們這里失火的事情,所以派我過來,請各位到另一處的賓館去.雖然那里沒有這里這麼豪華,但是卻也還算舒適."

他一邊說著,一邊伸手在胸前打了一個手勢,道:"諸位請跟我來."

洛林看著他的面孔,當下准確地在記憶當中找到了他的名字.不禁笑道:"查維斯師兄,這點兒小事兒還麻煩你親自跑一趟真是辛苦了."

查維斯卻也是咧嘴一笑,道:"這算什麼,誰讓咱們都是楓葉丹林出來的,更何況,你也是給咱們學院的人掙了大面子的.

誰提起來,不是豎著大拇指稱贊一聲,連帶著咱們這些學院畢業的也是跟著沾了大光……楓葉丹林的牌子提起來,現在誰不是要恭敬三分."

旁邊雷斯特卻是不禁低低地哼了一聲.

查維斯也是極有眼光,聽風辯位的高手,當下語氣一轉,又接著說道:"更何況,還有我們學院的三大院長之一的雷斯特禁咒大魔導士,那可是全人類的支柱和希望,古往今來第三最偉大的魔導師,我有幾個膽子,不得服務好你們?

不說別的,哪怕他老人家得一個感冒,打一個噴涕,我都是去自殺謝罪."

那話說的極是肉麻,饒是洛林一向'濤濤江水什麼的’,承受能力極強,但是此時都感到有些反胃,而且看起來雷斯特給自己自封的第三最偉大魔導師稱號,已經傳遍世界了.

"這老頭也不嫌風大閃了舌頭."洛林在心里腹誹.

但是雷斯特當下極是謙虛地道:"沒那麼嚴重,沒那麼嚴重.我也只是做了一點的小小的貢獻而己.不足為提,不足為提,啊哈哈哈哈……和第二比起來,我還有一點差距."

看來雷斯特自己已經坐三望二了.

查維斯也是附和著笑了幾聲,然後一側身,做了一個手勢,道:"列位,請跟我來.那賓館距離這里不遠,不過現在天太晚了,如果耽誤了你們的休息,我豈不是又多了一條罪責……"

眾人不禁一陣哈哈大笑,然後跟在查維斯的身後,沿著園中的道路,向著旁邊的一幢建築走去.

雷歐趁著別人不注意,當下伸出小爪子,很是擦了一下腦門上的汗水,長長地出了一口氣,發出'咻'的一聲歎息.

洛林沒有發覺,因為剛剛的一打岔,在疏忽之下,他已經忘記了繼續盤問那個小流氓.

而此時,雷歐擦了汗水之後,當下伸出爪子來,和小白歡天喜地碰了一下,以示慶祝.

薇拉走了幾步,發現雷歐沒有跟上,當下轉過身來,道:"雷歐,你快點兒跟過來.別再跑丟了."

雷歐一滯,當下答應了一聲,然後急忙跑了上去.

他來到了薇拉的身邊,低聲地道:"我親愛的,漂亮的薇拉姐姐……"

薇拉一歎,對雷歐的這一招她太熟悉了,只要惹了禍,說話都是這個口氣,薇拉道:"你個小流氓,別拍馬屁,有什麼話就說吧?"

雷歐低聲地道:"事情是這樣的……"

洛林聽他說的神神秘秘的,不禁心中一動,正要凝神去聽,恰在此時,查維斯又是說了一句什麼.

洛林顧著和他說話,也沒有聽清楚,雷歐和薇拉兩個在後面鬼鬼崇崇的,究竟嘀咕了些什麼.

眾人在查維斯的陪同之下,來到了旁邊的賓館,這里已經早就得到了消息,將里面原來的客人全都禮貌地請了出去,然後里里外外全都收拾了一個乾淨,迎接了出來.

雖然洛林一向對于權勢這些東西極不感冒,甚至是有些反感.因為這樣一來,他就沒有辦法去耍流氓了,不耍流氓不打架,就沒有聲望.沒有聲望,就要少收很多保護費,但是此時卻也不得不承受這權勢所帶來的好處.

如果此時,他玩什麼清高,一定要如何如何的話,反而是更加擾民.

更何況,他們現在雖然是客人,但是卻也是教廷重點監視的目標.如果真的出去了,不僅擾了老百姓,而且教廷的眾人也得要睡不著覺了.

而且,洛林還可以肯定的是,教廷那一幫暗中敵對自己的狗崽子們為了找自己的罪證,現在肯定是在那廢墟當中認真地翻找,希望能找到那些雷歐從大博物館當中偷來的珍寶.

此時在查維斯和賓館的侍從們的幫助之下,四人一象重新安定了下來,然後各自回房,進入到了夢鄉.

而聖城當中,那些警衛們得到了洛林幾人的確切消息之後,他們這才長長地出了一口氣,放下了心來.這幾位大爺終于不再折騰,大家也總算是度過了這多災多難的一天了.

但是他們並不知道,自己還是高興早了.

第二天清晨,天還沒有亮.

照例的,聖保多祿大教堂的清潔人員就已經起床,開始一天的打掃工作.

他們必須在天亮之前完工,因為當天亮之後,那些從世界各地前來的虔誠信徒們就會來到大教堂當中祈禱禮拜.

因此上,他們務必在大教堂開放之前,就結束他們的清掃工作.

而今天的工作比起往日來,更加緊迫一些.

因為,盡管昨天的火災只是一個假警報,實際上,大教堂並沒有受到什麼損失,只是牆外面有人用樹葉枯枝點了一堆火.但是那被薰黑的大理石牆壁,還有那一堆的灰燼殘骸也全都需要清理.

眾人一邊打著哈欠,一邊在隊長的催促之下,加快了手上的動作.

在平時,只許信徒們站在數米之外觀看膜拜的聖器,展品.他們此時卻是飛快地拿著抹布之類的東西,飛快地進行著擦拭.

畢竟,做了數年,十數年,數十年之後,他們很難再對這些個冰冷的器物再起什麼敬意.

他們在隊長的指揮之下,在極短的時間之內,就飛快地打掃完了那個大教堂的兩側,然後向著中間聖父像的地方打掃過來.

這也是多年積累下來的經驗,打掃難免會有灰塵飛起.只有像聖父像這一類最為高大,最為顯眼的東西留到最後,才能打掃的最為乾淨.

其中一人拿著一束絲綢,來到了布講台上,開始擦拭上面的金器.但是他擦了一遍之後,卻覺的好像是少了一樣什麼東西.當下不禁遲疑起來.

旁邊的隊長看了,不禁大聲叫道:"喂,雨果,你在那里干什麼?"

他剛想要再罵,就見那雨果顫抖地抬起了頭來,兩只眼睛里面滿是恐懼的神色,面色蒼白的就像一個鬼一樣.

那隊長不禁一愣,然後像是被傳染了一樣,也是恐懼了起來,小聲地道:"雨果,你究竟怎麼了?"

雨果指了指那張桌子,然後張開嘴,試圖說話,但是卻發現在極度的驚恐之下,連聲音都是發不出來.只能是喉嚨里咯咯地響了幾聲.

那隊長一步一步地走了過去,然後看著布講台,仔細地數著上面的東西,純金的神聖之書,鑲著寶石的聖水之盤.秘銀的蠟台……那上面好像是一件也不少,但是卻又好像是少了一件什麼?

但是隨即他也是明白了過來.

真十字架∼!

真十字架不見了∼!

那個鑲滿了珍寶,而且在中間還鑲著代表光明神,比一個拳頭還大被稱為'永琱坏'的鑽石,的真十字架不見了∼!

那個,曾經釘死過聖子,沾著他神聖之血的十字架的碎片,真十字架不見了∼!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六百一十一章 失火了??    下篇:正文 第六百一十三章 萬里獨行雷光光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