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六百二十七章 拉選票   
  
正文 第六百二十七章 拉選票

第六百二十七章 拉選票

以後的幾天里面,一眾紅衣大主教們開始對初選進行表決.

這還只是初選,就像選米國大統領一樣,從眾多候選人里面選出最有可能登頂的幾位出來.

這只是整場選舉里面的第一關,也是刷掉被選舉人最多的一關,完全是靠選票說話.盡管希爾梅莉婭的老爹是現任教宗,老師是奧巴赫姆,也不能跳過初選直接進入下一輪選舉.

此時就看出教廷頑固派那強大的實力來了,盡管希爾梅莉婭擬定的計劃詳細,可行性極高,而且利潤回報豐厚,但是最終,她還是以險之又險的微弱多數勝出.

洛林和聖保多祿又是花錢又是跑關系,這才讓保證希爾梅莉婭順利過關.

就跟某個時空某個地方最最出名的高考一樣,六月考學生,七月考家長.會議上考的是希爾梅莉婭,她做的很漂亮,給在坐的紅衣主教們畫了一個大餅,釣足了他們的胃口,等投票階段,考的就是洛林和聖保多祿了.

好在洛林爵爺的朋友遍天下,教廷里面能和洛林爵爺勾肩搭背,稱兄道弟的大人物也不少,比如樞密大主教馬佐維亞,佩羅德聖騎士長,等等這些和飛鷹集團有生意上往來的.

在此同時,教廷的騎士們也開始漫天散發海捕公文,向下面的一眾分支機構,以及向各個帝國發出了照會通知.

要求他們幫忙抓捕一個名為'萬里獨行雷光光’的驚天盜賊,並且為此開出了高額的懸賞.

由于找不到洛林眾人的一丁點兒的把柄,大博物館的被盜很多人都相信是雷歐和他那頭小象做的,但真十字架的失竊,沒有發現洛林和雷歐他們的可疑的跡象,教廷內的人現在開始懷疑當初的判斷是不是真的有問題?

或許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那麼一個名為'萬里獨行’的獨腳大盜.偷了東西,並且估計留下文字來嫁禍給洛林他們.

隨著公文的發出,整片大陸一陣沸騰,這根本超出了所有人想像的極限,有人居然跑到教廷去偷東西,而且還真的得手之後跑掉了,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啊∼!

盡管教廷迫于面子,並沒有公布究竟有什麼東西被盜了,但是這里是教廷,光明神的居所,哪怕被偷的是一個磚頭,一根草棍,那也是奇恥大辱.

隨即無數的賞金獵手,推理專家,還有鑒證專家,csi,犯罪推理實驗室等等人員全都是聞風而動.

他們像是蝗蟲一樣,向著聖城湧來,想要尋出蛛絲馬跡.然後抓到那個偶像一樣的……呃,那個可惡的大盜,將他繩之以法.而自己也可以一舉成名,天下皆知.而且還可以領取豐厚的獎金.

敢在教廷里面偷東西,那就是和全大陸的信徒們作對,'萬里獨行’這下真的是出名了.

這麼響亮名號,卻不能拿出去臭屁,雷歐對此很是感覺失落,'萬里獨行’的名號現在很是響亮,這才幾天之內,已經傳來消息,各地都逮了好幾打自稱是'萬里獨行’的家伙.

對這些膽敢打著自己名號的人,雷歐極是憤怒,並且准備學習下洛林,也編排個俠盜'萬里獨行’什麼的戲劇,來給自己正正名.

而一眾教廷的騎士們也全都被老百姓們罵了一個狗血淋頭:要你們這些飯桶有什麼用?

關鍵的時候,連豬都不如.哪怕是老母豬碰到有人偷它的小崽子,也會以死相拼的.而你們這些家伙居然讓人跑到教廷來偷東西,還讓人給跑了,真真是飯桶之極∼!

那些教廷的騎士們這一段時間,連走路都是灰溜溜的,夾著尾巴.

雖然教廷高層並沒有直接施壓,並沒有成立以某某紅衣大主教為首領的專案組,命令什麼限期破案之類的.

但是面對著洶洶的民意和議論,聖城的警衛守備們感到到極大的壓力.

聖騎士指揮官佩羅德終于是按耐不住,這一天,備了厚禮,來到了洛爵爺的住處.

說起來這個事情,佩羅德也是一把的辛酸,就跟借了高利貸的楊白勞一樣.

當初悔不該一聽到奈安賣地賺錢的消息,就在家里婆娘的催促之下,不顧一切地跑過去買地買房子.

雖說土地是硬通貨,財富的最高象征,但這投入著實不小.

錢不湊手,飛鷹公司提供低息貸款.利息低的讓人恨不能再多貸個三千萬五千萬的.

人不湊手,飛鷹公司幫著招半獸人干活.而且還全都是壯勞力.雖然能吃,可是也全都極能干活.

糧食不夠,飛鷹公司幫著購買,運到地頭結算,完全不計消耗.

將來的生產出的產品的銷路,也不用愁.飛鷹公司會進行統一收購,而且還會給出一個絕對合理的價錢……

所有的一切,看上去那麼美好,只要是光簽字,所有的事情飛鷹公司都可以幫你辦好.

不管是你想到想不到的,只要是遇到困難,飛鷹公司全都可以給你解決.

結果怎麼樣?

等東西在飛鷹公司熱情體貼的幫助之下,全買下來.置辦了差不多了.這回頭一看.

我的個父神啊∼!

這一下是上了賊船,再也下不來了.

全副的身家,祖上數輩子一丁一點兒積累下來的財富,全都扔進了奈安的農場手工作坊當中.

雖然前景的利潤看上去極是不錯,投入雖高,產出也高,只要苦干個五六年,就可以還清貸款,然後余下的全都是利潤,而且還有一個資產豐厚的農場工廠,這以後只要不出隨便揮霍的敗家子,就這一片產業,足夠後代們生活優渥了.

但是……但是現在,那些貸款投資,卻像是西班牙絞索一樣,緊緊地套在自己的脖子上面.勒的自己喘不過氣來.只要稍有不慎,當下就會破產.變成一個窮光蛋.

到時候,連頭驢子都買不起.還談什麼聖騎士的尊嚴與驕傲?

佩羅德現在也是一腦門子的官司,只要是想想,就感到頭痛.

那麼大一筆貸款,可千萬不要出什麼妖蛾子.

他剛走到了門口,洛林就已經迎了上來.

洛林一邊熱情地和他打著招呼,一邊道:"聖騎士大人,您看您,來就來吧.居然還帶這麼多的禮物,這可真是太見外了,太見外了啊……"

佩羅德看著洛林,不禁苦笑了一下,然後寒喧了幾句.

兩人回到屋中坐下.

佩羅德見眾人退了開去,這才轉回了正題,道:"伯爵,我可是一直支持您的,咱們真人不說假話.我也不和你繞圈子.今天我來呢,是有事相求的."

洛林愕然一愣,道:"聖騎士大人,您老人家一向德高望重的,有什麼事情,給張紙條,我就一定照辦了."

佩羅德將手中的茶杯在桌子上重重地一放,道:"好,有你這一句話,那可就好辦了."

他頓了一下,四下看了看,確實無人,這才湊了過來,壓低了聲音道:"伯爵,你們偷的……

洛林當下眉毛一揚.

佩羅德急忙改口,道:"呃,你們不小心揀到的那些個東西,是不是能拿出來一些,也不用多,幾件就好,也讓我們先有一個交待.這件事情現在實在是吵的太厲害了.我們要是一點進展都沒有,不是惹人笑話嗎."

洛林驚奇地瞪大了眼睛,道:"佩羅德大人,我雖然一向尊敬您,但是你也不能亂說話啊.咱們雖然很熟,但是這樣講話,我一樣要告你毀謗."

佩羅德當下一咧嘴,道:"伯爵,我的好爵爺,咱們就別玩了.誰不知道這件案子就是你們干的.

大博物館被盜的那天夜里,有人看到一個小胖子帶著一頭小象在大博物館的周圍閑逛.全梵蒂諾可就那一只小象.

當時可是深夜,您可別告訴我說,當時他夢游去了.再說雷歐小公爺豪邁的性格咱們也都了解.

而且有人在原來貴賓館廢墟的地下挖到了一大堆的雜物……"

洛林不禁心中一跳,心中暗道:沒想到他們居然如此的下功夫.現在雖然他們還不知道薇拉的那個空間戒指的事情,但是卻也已經是極為接近事實的真像了.

他硬著頭皮說道:"那又怎麼樣?雜物嘛?誰規定不允許埋雜物的.再說了,你也沒有證據說就是我們埋的啊.說不定還是那個獨腳大盜故意裁贓陷害的."

佩羅德當下一拍桌子,怒聲道:"伯爵,咱們可是在一條船上的.信不信回頭我就把你派人刺殺卡拉多斯紅衣大主教的事情給抖出去?"

洛林看著他須發怒張的模樣,不禁一歎,道:"大人,大人.您消消氣.別氣壞了身體.我知道您也是一個合格的流氓.咱們這種壞人世界上本來就不太多,更是犯不著同類相殘啊."

佩羅德冷哼了一聲,然後坐了下來,道:"今天不管怎麼樣,你都得要給我一個交待,否則我就不走了.你也得體諒體諒我們啊."

洛林看著他,不禁又是一歎,道:"大人,您這麼折騰我有什麼用啊?就算我把東西……呃,呸呸呸呸."

他發現自己差一點兒就說露了嘴,當下急忙連呸了幾口,然後小心翼翼地道:"假如啊,我說的是假如.假如就是我們偷的,但是就算我們再還回去了,你能落一個好嗎?"

佩羅德一滯,在一瞬間就坐直了身體,眼中閃出了奇異的光彩,道:"你怎麼一個意思?說清楚?"

洛林一攤雙手,道:"我的意思是說,就算是我們偷的,然後再還回去了.您和您手下的騎士們找東西得力了.但是您就能落一個好了嗎?教廷就不追究你們看守不嚴,丟了東西的責任了嗎?"

佩羅德心中咯噔了一下.他知道,就算是自己拼了老命找回了東西,但是因為事前看守不嚴,最起碼一個玩忽職守的批評是跑不了的.

他一臉艱澀地道:"這個嘛……只要是能找回東西,不管事後如何的追究.我也是一力承擔也就是了.大不了也就是提前退休嗎."

說完,他長長地歎息了一聲,然後很是有些怨恨地看向了洛林,道:"就算是我倒黴吧,誰讓咱們都是坐在一條船上的呢,如果船沉了,我也就破產了."

洛林不禁哈哈大笑了起來.

佩羅德看著洛林笑的模樣,一開始很是不解,又有一些憤怒,但是隨即面紅耳赤,最終卻是恍然大悟.

他站起了身來,道:"伯爵,您可一定要教我."

洛林也急忙起身,道:"大人,大人,您這話可就見外了.您剛剛也說了,咱們是坐在同一條船上的,我不幫您,我幫誰呢?"

佩羅德當即放下了心來.

洛林卻是嘻嘻地笑了起來:"蝦蝦蝦蝦蝦,蝦蝦蝦蝦……"

佩羅德看著洛林的笑容,當即苦笑了起來,道:"伯爵,伯爵,我親愛的伯爵,咱們有話說話,你不要那樣子笑,好不好?

不瞞你說,我也是身經百戰,死人堆里面爬出來好幾次了.但是你那樣笑的模樣又賤又痞,讓我的心里都直發毛."

洛林不禁有些沒趣,原本以為這種像曹哥一樣的奸笑,會很有市場的,最起碼也是要在旁邊湊個趣,來一句'將軍為何發笑?’.

他定了定神,然後道:"其實我也有一個忙,要您來幫的."

佩羅德看著洛林的模樣,也是歎了一口氣,道:"伯爵,你有什麼話就直說吧.我也知道,你可是一向不見兔子不撒鷹的主兒.讓你辦一點兒事,沒有實惠,是不行的."

洛林尷尬地摸了摸鼻子,道:"大人,您也別這麼說嘛.畢竟我也是付出了勞動的.而且你也打聽打聽,凡是托我辦事情的人,有一件是我沒有幫他們辦的嗎?咱們這也是按勞取酬的.還是說您喜歡那些話說的漂亮卻不辦事的."

佩羅德冷哼了一聲,道:"行了,行了.誰不知道你洛爵爺啊?別人冒壞水都是一滴一滴的,您冒起壞水來,那就是跟噴泉一樣,而且從來都不帶停的.我的腦筋和您比起來差的太遠,有什麼話您就直說了吧."

洛林很汗了一下,然後道:"其實事情是這樣的.那邊我們奈安的紅衣大主教希爾梅莉婭,你知道吧?"

佩羅德哼了一聲,道:"知道,不就是你那個情人嗎?您的那點事情,早就不算是新聞了."

洛林歎了口氣,道:"大人,您說的可真是直爽."

佩羅德呲牙一笑,道:"沒辦法,誰讓咱是大老粗呢,除了抽刀子砍人,也沒別的本事,更沒那麼多的壞心眼兒.當然是有什麼話說什麼話."

洛林知道這老家伙是故意的,但是他也不以為意,道:"是這樣的,她打算競選一下教宗.而且已經過了初選了."

佩羅德怔了一下,然後湊了過來,小聲地道:"我聽有小道消息在傳,說她是教宗陛下的私生女,這是真的嗎?"

洛林打了一個哈哈,道:"這個……這個事情不能說的太細了.反正它……哈哈,哈哈哈……今天天氣不錯啊."

佩羅德看著洛林的表情,當下明白了過來,喃喃地道:"天啊,父神在上,原來這是真的.枉我以前還把保多祿當成好人,沒想到他也是一早就背叛了革命了.這個老家伙,藏的還真深∼!"

洛林敏銳地覺察了他的語病,心中暗道:"為什麼要說'也’字?看來這個老家伙當年也是沒有干好事.

他也不點破,繼續道:"大人,你也知道的了,她一個弱質女流,想要當上教宗很不容易的.所以看看您能不能幫幫忙.您是在梵蒂諾工作了二十年的老人了.

我可知道現在的這些位紅衣大主教們和您的私交可都是相當的不錯的."

洛林這也不是無的放矢.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組織的地方就有派系.

教廷的紅衣大主教們也是人數眾多,拉幫結派的現像極其嚴重,可以說是派系複雜,山頭林立.

東部的看不起西部的,西部的看不起北部的.

楓葉丹林學院派的,看不起教廷直屬學院的,教廷直屬學院的,看不起地方教會學校的.

然後他們再一起看不起那些個沒有文憑的……

貴族家庭出身的看不起私生子們,私生子們看不起泥腿子們.

最後,大家一起合起伙來,對付教廷.

在這種情況之下,光是靠了奧巴赫姆個人的威望,是不足以保證希爾梅莉婭在第二次競選當中可以順利勝出的.

必須要拉到更多的人,更多的選票.這樣才有希望.

聖保多祿正在為這個活動,洛林也不能輕松了.

佩羅德看著洛林,當下就感到頭更痛了.道:"伯爵,在這種事情上面我們這些騎士們是必須嚴守中立的.這是光明大議事會流傳下來的規矩."

洛林笑道:"是,是,是守規矩,我知道.我只是讓你幫忙介紹一下,尋找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而已,也沒有說別的.

我拉票了嗎?沒有吧.

我賄選了嗎?誰看到了?

只是正常的坐在一起談談天氣了,聊聊人生了之類的閑話而己.您不用擔心的."

佩羅德猶豫了半天,最後一咬牙一跺腳,道:"好,反正我也是豁出去了.不就是見見人聊聊天嗎?別的我辦不到,這件事情還是可以的."

洛林當下一拍桌子,道:"好,痛快∼!"

佩羅德手握兵權,在教廷的地位極高,不管是哪一位紅衣大主教都得給他一點兒面子.只要是有他出面周旋,事情就會好辦許多.

佩羅德看著洛林,道:"好了,現在告訴我你的辦法,我很好奇,你究竟有什麼辦法,可以不用還東西,還可以幫我擺脫困境?"

洛林呲著潔白的牙齒一笑,道:"大人,您附耳上來."

佩羅德疑惑地看了洛林一眼,然後把頭湊了過去.

洛林輕聲地道:"如此,如此,如此……"

佩羅德一邊聽,一邊變了顏色,心中暗道:這……這個該死的人渣.果然是詭計多端.稍稍轉轉眼珠子,就冒出來這麼惡毒的詭計.

看來我這一輩子是白活了.就是拍馬也趕不上這個流氓.只有等下一輩子再看了……

第二天一大早,聖殿騎士團就有新的消息傳了出來.

"鐵血悲歌,向勇士們致敬.我們破獲了一起黑暗議會針對教廷的驚天大陰謀."

在聖騎士佩羅德團長的率領之下,聖殿騎士團發揮了以往優良的傳統,以及優秀的作風,以高度的責任感,堅定的信念,不怕艱苦,浴血奮戰,夜以繼日,不眠不休.一直堅持工作,終于破獲了黑暗議事會深深地埋藏在教廷內部的間諜組織.

一舉抓獲了數以十計的黑暗議事會安插進梵蒂飄天文學絡,取了一場舉世矚目的大勝利.

據說亡靈大祭司聽到他的間諜網被破獲的消息之後,當下不住地唉歎:摧山易,摧聖殿騎士團難.

這一次的行動,足足讓黑暗大議事會的間諜情報工作後退五十年.(反正沒有誰有那個膽子,敢跑到亡靈大祭司的面前去求證,看他老人家是不是說過這個話,因此上,大家當然是有多大吹多大.)

但是縱然取得了如此的成就,但是我聖殿騎士團的光榮騎士們仍然發揮他們以往的優良傳統,不驕不躁.繼續奮戰下去.

一眾冠軍騎士們發誓一定要從敵人的手中將他們偷走的珍寶全都再奪回來,抓到那個亡靈大祭司最為得意的弟子和助手.

沒錯的∼!

就是那個臭名召著的獨腳大盜,'萬里獨行’雷光光.那其是就是亡靈大奈司手下最為重要,最為得力的大將∼!

當時,聖騎士團團長佩羅德大人率領一眾騎士們在黑暗之橋上堵住了那個雷光光,雙方展開了浴血大戰,直殺的天昏地暗,日月無光.

到了後來,雖然佩羅德騎士使出了絕招'廬山升龍霸’,燃燒了小宇宙,重創了雷光光,但是就在此時,敵人的接應人馬已經來了.

此時敵眾我寡,但是大人為了掩護手下,最終拼盡了所有的力氣.也是吐血三升.但是他卻仍然堅持著戰斗.

嚇的敵人盡皆膽寒.

那個卑鄙的盜賊在無奈之下,說上一句'喜羊羊,我一定會……呃,呸呸呸.

那盜賊說了一句'你們給我等著,我一定還會回來的.’然後就像是懦夫一樣帶著人馬全都逃走了,甚至連看都不敢正眼看那如同天神一樣威風凜凜的大人一眼……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六百二十六章 我的競選宣言    下篇:正文 第六百二十八章 選舉進行時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