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六百二十八章 選舉進行時   
  
正文 第六百二十八章 選舉進行時

第六百二十八章 選舉進行時

這連番的新聞攻勢打出來,效果當真是立竿見影.

隨著那一番消息的傳出,百姓們原本對于聖殿騎士的憤怒立時就平息了.

在洛林爵爺直接授意下,精彩的表演拉開了序幕.

尤其是新聞發言官在充滿感情地背誦那篇演講稿之時,在講到聖騎士佩羅德大人舍己為人,奮不顧身時的舉動.

他在義憤,激動,感動等等情緒的感染之下,不知不覺當中,從眼角緩緩地落下的一顆晶瑩的淚水.

他的這一番慷慨激昂,催人尿下……呃,催人淚下的演說,如果當年傻大木同學的新聞部長薩哈夫同學來了,也得要自慚形愧.

要知道當初米國人耍流氓,小布什帶著小弟們,跑到伊拉克家里面打傻大木小盆友的時候,雖然米國鬼子們仗著操著板磚這一類的高科技武器,所向無敵,打的伊拉克軍隊節節敗退,但是打嘴仗上,可一次都沒有贏了薩哈夫.

聽了他的流滿了激情和感染力的演講,在場的所有人立時全都被他給感動了.

要不然怎麼說老百姓是最好忽悠的,只要把故事遍的精彩一點,什麼聖魔大戰啊,雙方互派臥底大搞無間道啊,再添上一點纏綿悱惻的愛情故事,按照上輩子國產電視劇的套路來,在加上一點007的橋段,組合出來的故事聽的觀眾們是如癡如醉.

在首場光榮事跡報告會取得了巨大的,完美的成功之後,梵蒂諾官方編發了通訊稿,將整場報告會的內容下發到各個地方,有地方教會組織宣講,大搞一場危機公關,重塑教廷的威信和形象.

能被一群教士們騙的死死的普通老百姓能有多大見識,這個時代的農民一輩子就生活在他們那一片土地上,完全可以用封閉,愚昧來形容,教廷說什麼他們自然就信了.

總之是皆大歡喜,佩羅德成功的推卸了責任,教廷挽回了面子,普通人過了一把聽故事的癮.

而一眾的教廷高層們這才發現,盡管教廷存在了一千年,而且在坐的各位也全都是拿過四六級證書的合格老流氓了.遇到老實一點兒的百姓,甚至可以將他們牙刷和內褲也騙過來的高級神棍.

但是在這鐵一般的事實面前,他們也不得不承認,自己的道行比起那個可惡的小白臉來還是差的太遠了.

世界上居然有這種可以將一件壞事變成好事,將好事吹到天上的絕世精英份子.那上嘴皮一碰下嘴皮,端的是顛倒黑白,混淆視聽.說的人根本就辨不清真假.

果然是治世之能臣,絕代之梟雄.

眾人也是暗暗發誓,像這種人無論如何也絕對不能讓他混到教廷的隊伍當中來,否則大家都會被他搶了飯碗,只能上街做乞丐了.

實際上對洛林來說,這幾招太簡單了,上輩子就是那些高人們玩剩下.對洛林來說,和國產電視劇的導演,編劇們比起來,教廷這些老神棍就是戰斗力不足五的渣.

而一眾百姓們則是不住地歎息,原來我們是誤會了那些個騎士們了,他們一直在背後為人民幸福與安甯生活默默無聞地做著無私的貢獻啊∼!

那些在陽光背後的斗爭,他們在不為世人所知的隱蔽戰線,英勇的對抗著邪惡的黑暗議會.

而且盡管受了誤解,但是他們也從來都不去辯駁.這是何等高貴的靈魂啊∼!

什麼叫忠誠無價,什麼叫可歌可泣,這分明就是他們的寫照∼!

真不愧為是聖騎士.

而做為聖騎士團長的佩羅德的身價也是水漲船高,聲譽日隆.在這一次失竊案中,成功打響了名號,現在全大陸都知道,有這麼一個叫佩羅德的人物,專門對抗邪惡.

至于說,中間雖然小有損失,但是那些也全都是在可以承受的范圍之內.也是必要付出的代價.

不是俗話說:'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舍不得媳婦,套不住流氓.’

那些是可以承受的損失,用洛林的話說就是"就當是交學費了".

只是這輕輕飄飄的一句話,就將教廷大博館被洗劫,真十字架丟失的真像,完全掩蓋了下來.

而那些損失,也就變成教廷的學費交給了洛林和雷歐了.

一旦有人追問,當下就有人跳出來氣勢洶洶地質問,你是何居心,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刻破壞我們安定團結的大好局面?

哈,我知道了,你這個壞蛋,一定是黑暗議會派來,擾亂我光明神聖的教廷的∼!

這樣一來,所有人都會乖乖地閉上嘴巴.

隨即,一眾騎士們乘勝追擊,為了更好的口碑,將附近鄉下那些平時為歹,騷擾鄉鄰的惡霸地痞抓了一些,胡亂殺卻.

又隨便指了一些山賊強盜,說他們是大盜"萬里獨行"的同伙,抓起來用根小繩吊死,然後掛在城頭上示眾.

然後大家義正詞嚴地告訴那些百姓們:這些人就是那萬惡的黑暗議會派來的奸細,大盜的同伙.

他們雖然隱藏極深,但是卻還是逃不過聖殿騎士們洞察秋毫,正義的眼睛的∼!

一眾百姓們只要是實現了正義,他們可不管實現正義的方法是什麼,當下看到那些平時橫行鄉里的惡霸們人頭落地,附近地區的治安瞬間好轉,無一不是拍手稱快:'怪不得那個家伙一直是為非作歹啊∼!

原來是亡靈大祭司派來的奸細,要玩我們的無間道.

虧的聖殿騎士們目光如炬及時破獲了他們的間諜組織,發現了他們驚天絕世的的大陰謀,大詭計,挽救了無數百姓的生命,保護了價值高達數以億計的公私財產安全.’

當下,聖殿騎士們的聲望值又是大漲了一回.

借了別人的腦袋,保了自己的祿位,還賺了功勞封賞,這樣一來,聖殿騎士們不僅是上報了君恩,下堵了百姓們的悠悠之口,而且還聲望值大漲,這危機公關做的一舉三得,極是便利.

甚至有聖殿騎士團的軍官在私下歎息,要是回頭再有一個什麼萬里獨行,阿里巴巴什麼的大盜,到聖城來偷上一回,那該多好啊∼!

大家就有機會可以再升官發財一回.

反正教廷丟的東西是公共財物,這撈回來的可全是自己的戰利品.怪不得那幫小子們一提起洛林都贊不絕口的,確實是大家致富的帶頭人.

而自出洛林出了那個計謀之後,佩羅德對他佩服的五體投地,言聽計從.

這位正真的軍人厮殺了大半生,終于發現了,為什麼自己這些熱血英勇的騎士們會比不過那些個該死的文官們,在教廷內部撈不到發言權,別人吃肉他們只能喝湯.

那些家伙玩起陰謀詭計來,果然是又狠又毒.

尤其是那個該死的小白臉,真的是一肚子的壞水.而且簡直就像是惡魔一樣,對于人心的把握到了令人恐懼的地步.

饒是自己活了大半輩子,處事的經驗也算是豐富,但是跟他完全不是一個量數級上面的,完全被這小子吃的死死的.

佩羅德按下決心,回去後一定要提醒自己的後人,離著這個洛林爵爺遠遠的.

而在此同時,他也開始按照約定,在私下里幫著洛林,頻頻地約見各位紅衣大主教們.

大家在競選的空閑時間里面,先是在一起聊聊天,然後再一起到皇家飯店里面吃個飯.

然後再到大劇院里面聽一會兒小戲了,然後再一起到夜總會里喝一個小酒,唱個小曲……

本來大家還要一起喬裝改扮到離聖城二十里外的一座小鎮上一起找找小姑娘聊聊人生的,但是考慮到洛爵爺家里面那幾個母老虎威震大陸的名聲,大家還是很遺憾地放棄了.

隨著關系的拉近,大家的感情也是越來越鐵.

而且一眾人等全都是合格的政客.他們在那金光閃閃的黃金攻勢之下,就是有殺父之仇,也可以輕而易舉地化解.更別提以前只是一些意氣之爭.

尤其是喝多了酒之後,不管是再道貌岸然的紅衣大主教也是卸下了偽裝,一手舉著酒瓶,一邊高歌'我的太陽’……

大家義氣的連腎都能讓出來,而這神馬選票之類的東西,更是不在話下.

隨著選舉有條不紊地進行,洛林拉到的選票也越來越多,最終憑借著賄選來的票數,希爾梅莉婭順利地過了二次選舉.

經過那激烈的競爭,現在被選舉人只余了四人.但是洛林發現,希爾梅莉婭在這些人當中,得票率仍然不高.

雖然這情形不容樂觀,但是卻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

畢竟,在教廷當中拉幫結派現象嚴重,雖然他們當中也是內斗不斷,但是在很多的時候,還是一致對外的.

洛林現在也只能先打打那些個游離于派別之外的紅衣大主教們的主意.

另外,楓葉丹林學院派在紅衣大主教當中占的人數並不太多.雖然他們一致向希爾梅莉婭投了贊成票,但是卻還是不足以贏得絕對的多數.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極為重要的弱點,希爾梅莉婭是一個女性.

那些傳統而頑固的老家伙們雖然對外宣稱在光明神的陽光照耀之下,眾生平等,男女平等……等等之類的,但是要讓大家投希爾梅莉婭一票,讓她當上教宗,讓那個女人,不∼小女孩,像指使驢子一樣指揮大家,眾人還是受不了的.

洛爵爺在聖城最貴最宰人的大飯店里面連擺了三天的酒宴,但是那些個頑固的老家伙們卻也無一赴約.

華燈初上,洛林站在那大飯店的樓上,看著外面的風景.

佩羅德在旁邊也是一臉的訕然,畢竟這些人可都是他去請的,結果這些人全都是不給面子,別說是來了,就連打個招呼都不有.

他也不禁心中有些暗怒,這些老家伙們也真的太不識抬舉了.這邊全都是恭恭敬敬地把請柬下到.你們信也收了,當時也沒有說什麼.但是現在卻不過來,擺明是放鴿子調戲人了.

一幫混蛋玩意兒∼!

就算是隨便找一個借口,派個侍從寫個二寸半的紙條送過來,也算是我承他們的一個人情.現在這樣子,算是怎麼回事?

就在他前思後想的時候,在另一邊,薇拉,雷歐.小白卻是抄著了.

他們才不管什麼主教狗教的,天大地大,吃飯最大,在薇拉的帶領之下,看到桌子上有什麼好吃的,當下就席卷過去,一掃而光,吃的杯盤狼藉.而且碰到什麼好吃的,還大呼小叫,讓侍從不停的添菜,添菜.

佩羅德頗有些憂慮地看著洛林,他可知道,這位爵爺雖然笑眯眯的,一張嘴,露出一口的白牙,看上去人畜無害,但是其實最是混蛋不過,耍起流氓來,那手段可謂是層出不窮.

而且,最可怕的是這小子心狠手辣,誰要是得罪了他,一准連命都不保.而且佩羅德也聽說過,這世界散更有一種人,笑的越燦爛的時候,殺氣人來就越凶狠.

洛林好像是感到了他心中的疑慮,回過了頭來,向著他呲牙一笑,道:"大人.既然他們都不來.咱們就自己吃吧.這一桌可是不少花錢的.浪費總是不好的."

說著,拉了一把椅子就坐了下來,然後左刀右叉,就打算向著面前的烤鴨發動進攻.

佩羅德卻是苦笑著搖了搖頭,道:"伯爵,虧你還有這麼好的心情,那些人也都是一把年紀了,卻這麼戲弄人.沒有一點兒的禮貌,真是一把年紀都活到了狗身上了."

他頓了一下,然後又接著道:"伯爵,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了.回頭,我就去找他們,哪怕是拖也一定要把他們拖來."

洛林笑了笑,道:"大人,您錯了.這反而是一件好事."

佩羅德一愣.

洛林道:"這些人身為紅衣大主教也算是閱曆豐富,不會不懂的禮貌,但是他們卻連一個招呼都不打,這說明什麼?"

佩羅德遲疑地看著洛林,心中懷疑,這位爵爺是不是給氣糊塗了?這不就說明人家不買你的賬嗎.

洛林笑了一下,然後一伸手,指著身邊的椅子,請佩羅德坐了下來,然後這才道:"這說明,他們並沒有把我們放在眼中."

佩羅德歎了一口,自己現在也算是和這位洛林爵爺一條船上的人,自然看著他倒黴,這次選舉要是沒弄好,怕是自己以後也沒好日子過.

洛林一邊說著,一邊拿起了酒杯,給佩羅德倒了一杯紅酒,然後將那酒瓶又放回了冰塊桶中.

佩羅德搖搖頭,不解的地說道:"這是好事?"

洛林端起了酒杯,透過酒杯,看著那吊著的燈光,然後道:"這當然是好事.他們不把我們放在眼里面,所以正好麻痹他們,哄騙了他們,最後收拾他們.

咱們打仗的時候,不都是這樣干的嗎?讓你的敵人輕視你,你就勝利了一半."

"如果把這看成一場戰爭的話……"佩羅德立時一拍額頭,恍然大悟,心中暗道:我果然腦子不行,比不上他啊∼!

這位聖騎士雖然對于政治什麼的是不感興趣,但是關于戰爭,他可干了一輩子的.

領導聖殿騎士團東征西討了十幾年,戰爭經驗不可謂不豐富,如果將這個換成了戰爭的角度來看,這確實是一件好事.

但是隨即他又有些震驚:這個年青人居然將這個看成了一場戰爭∼!

洛林看著他的模樣,也不說破.只是呲著牙,微微一笑.然後看著那空著的坐位,心中暗暗發狠:***,面子是別人給的,臉卻是自己賺的.這些家伙們給臉不要臉,就別怪爵爺我心狠手辣了∼!

等著瞧,聖保多祿就會先收拾了你們.

xxxxxxx

而在大飯店的另一端包廂當中,幾位紅衣大主教們正坐在一起,一邊喝著酒,一邊盡情地嘲笑著洛林的舉動.

為了方便掩人的耳目,他們全都沒有穿那一身標志性的紅袍,而是一身平常人的打扮,但是對于那些熟悉教廷情況的人來說,通過那幾個老頭子手上戴著的碩大的戒指紋章,一眼就可以看出他們的身份.

"尊敬的帕特里克大人,"一名胖胖老頭向著中間那鷹鼻的老者舉起了酒杯,然後諂笑著道,"大人,您還真的是料事如神,知道他們根本就不可能請來人啊."

那鷹鼻的老者微微地一笑,頗有些矜持地端起了自己的酒杯,和對方輕輕地碰,然後輕啜了一口,道:"這其實不算什麼.甚至對于我們來說,將那個小女孩做為對手都是有些小題大做了.不管是她還是她背後的奧巴赫姆,成不了氣候.

教廷的曆史上,還從來沒有一個女人能成為教宗,事實上,一個女人能成為紅衣大主教,這在我看來,就已經是教廷史上的一大奇跡了.

可惜的是教廷是一個講究資曆,講究實力的地方,並不是只看你爸爸是誰.

不是我說,咱們曆任的教宗們,誰沒有幾個後代,可那個成功繼承位置了?"

在場的眾人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會意地笑了起來.他們可是都聽說了,那個小女孩可是現任教宗陛下的私生子.

帕特里克

看著眾人的模樣,當下突然意識到,這種議論有些不太對頭.

今天大家可以坐在這里議論現在的教宗,那麼明天大家也可以議論一下下一任的教宗.

也就是說,如果有一天自己成為了教宗,那麼這些人也會偷偷地議論自己.

帕特里克既然視教宗位置如囊中之物,現在當然得要教宗的身份來嚴格要求自己.

他眼中的光芒閃爍了兩下,不禁懷疑起來,心中暗道:如果自己真的當上教宗,那麼在坐的這幾個人當中有誰會在背後偷偷地議論自己?

雖然現在還沒有當上教宗,但是他並不以為這有考慮問題什麼不對.

因為正是這種多疑猜忌的性格,才最終使的他壓過了那些位同僚們,當上了紅衣大主教.

他雖然心中這樣想著,但是卻也並沒有表露出來,只是不動聲色地觀察了眾人幾眼,然後就轉開了話題,道:"我們真正的敵人應該是其他的兩方,傑羅姆紅衣與勞倫斯紅衣."

旁邊有人不識實務地插嘴,道:"可是希爾梅莉婭提的那個開銀行的建議很有誘惑力.我們的財務卻是有很大的危機."

帕特里克不動聲色地看了那人一眼,然後在心中給那個家伙畫了一個大大的叉.

他冷冷地道:"開銀行?這主意確實不錯.但是這世界上銀行多了去了,我們不是非要和飛鷹公司合作.我們大可以甩開他們,自己找其他人來干.

相信只要風聲放出去,多少人都是得要提著錢,上門來求我們的.只要權利掌握在我們手里,還怕找不到合作伙伴嗎,再說那個飛鷹集團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和他們合作,我真懷疑我們能不能掙到錢."

眾人當下不禁紛紛點頭稱是,對于帕特里克的高瞻遠矚發出了一陣陣的驚歎.

帕特里克謙虛地一點頭,然後道:"先生們,我們真正的對手,應該是其他兩方,傑羅姆紅衣,與勞倫斯紅衣.他們才是我們的勁敵.

傑羅姆紅衣年紀大,但是資曆極高.而且他還是教廷光明學院出身,在咱們光明學院出身的紅衣大主教當中享有極高的威望.但是他畢竟年紀太大了.

而勞倫斯紅衣,相對年青一點兒,可是這資曆比起其他人來,可就差的不是一分半分了.尤其是他這些年一直是成績平平.他也就是被人推出來湊數的,他們那邊也實在是沒什麼像樣的人物了."

旁邊有人急忙道:"這些人哪能跟您比啊.帕特里克大人,您要資曆有資曆,要成績有成績.這些年來辛苦傳教,給教廷貢獻了無數的資金.要說起教宗人選來,除了您還有誰啊?"

眾人也是紛紛附和.

帕特里克微笑著輕輕地擺了擺手,道:"唉,這話也不能這麼說.當初卡拉多斯活著的時候,他可是大家公認的頭號繼承人選."

旁邊有人笑了起來,道:"大人,您可不能這麼謙虛.卡拉多斯當時雖然蹦的歡實,到處地咬人,又是抄家又是滅門的.看起來很厲害,但是誰不知道,他是教宗陛下喂養的猛犬.其實他就是被推出來當靶子用的.

大家雖然表面上奉承,但是背後誰不是恨他入骨.

後來,他不長眼睛,捅到了陛下的心尖子上,隨即就被人給做了,不明不白的就死了,那位陛下不是也一句話也沒說嗎?"

帕特里克笑了一笑,然後又道:"可惜了,希爾梅莉婭紅衣雖然年青一些,但是要成績有成績,教化了半獸人無數,要能力有能力,年紀青青就已經修練出強大的聖力,高超的本領.

這簡直只能用天縱奇才來形容.說起來也是咱們教廷曆史上少有的傑出人物.

但是可惜啊∼!"

他長長地一歎,道:"可惜她卻是一個女人,如果她是一個男人,那可真是就是前途無量了,我就是把這個教宗的位置讓給她,那又有何妨?"

"這可就是您的不對了∼!"旁邊有人高聲叫了起來.

其余眾人立時全都驚出了一身的冷汗.

此時那人繼續說道:"大人,不是我批評您,您的這種態度實在是太不對了.身為世人的教導者和領路人,教廷可是關系到億萬生靈的福祗,您怎麼可以這麼謙遜呢?

在這個時候,為了天下蒼生計,為了光明神的榮耀,您應該當仁不讓,勇于任事.承擔起您應盡的義務來,只有這樣,才能不負我們廣大信徒的信任和期望∼!

如果您這樣一直推辭下去,不僅是會寒了我們大家的心,也會寒了天下百姓的心,小人就是吃飯也會吃不香,睡不著覺的.

大人啊∼!"

那一番話說的聲情並貌,極是感人.

眾人聽他說的話,當下不禁一陣陣心中想吐,但是卻也不得不隨聲附和.

帕特里克贊賞地看了那個人一眼,心中暗道:這個菲西?肯倒是挺不錯的年青人,馬屁拍的雖然惡心了一點兒,但是有眼光,會說話會辦事,倒是極有前途∼!

不枉我慧眼識人,把他從卡拉多斯的那些個老人里面挖了出來.

雖然他這個有些念舊,老是念叨著要為卡拉多斯報仇,有事沒事的還是經常往那個老宅子里跑,但是這說明他是重情重義,知恩圖報,更是一件好事.

他哈哈大笑了起來,道:"如此說來,倒真的是我的錯了∼!"

說著,一舉手中的酒杯,高聲道:"先生們,為了百姓,為了蒼生,為了光明神的榮耀,我們一起干一杯."

眾人也是不敢怠慢,紛紛站了起來,然後高高地舉起了酒杯,道:"為了光明神的榮耀∼!"

然後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最後將那玻璃酒杯向著地上重重地一砸,將那些華貴的酒杯全都摔成了碎片,迸起了一地晶瑩的碎片.

此時,夜已經漸漸深了.

洛林已經回到了自己的住處,然後在一張紙上寫下了區區的幾個字,"執行第三套方案."

他將那紙條在旁邊的鴿子腿上捆好,然後推開了窗戶,就將那只鴿子扔了出去.

白色的信鴿飛上了空中,發出了一連串不滿的叫聲,以于對洛林這樣要求黑夜加班的不滿.

它在天空中略略辯別了一下方向,然後就拍打著翅膀,沒入了黑夜當中.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六百二十七章 拉選票    下篇:正文 第六百二十九章 選舉中的那些事兒(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