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六百四十七章 低碳式決斗   
  
正文 第六百四十七章 低碳式決斗

第六百四十七章 低碳式決斗

這一會圍觀眾人看洛林的眼神都變了,剛才他們還不看好洛林他們幾個明顯就是從外地過來的人.

因為洛林他們衣服穿的並不漂亮,這個你不能怪他們狗眼看人低,在這個時代看人還真的就是看服裝,看說話的.

貴族的一身華服,農夫行腳商就是努力一輩子也買不起.

而且很多顯示身份的細節,都是從服飾上表現出來的,在等級森嚴的階級社會,這可都是不能弄混的.

洛林他們身上摻雜著很多現代風格的服裝確實簡潔舒適,沒有誇張的蕾絲和花邊等那些娘娘腔的東西.

身上也沒有多余的飾物,沒有別一條金鏈子,或者縫一排鑽石的紐扣出來顯擺.

就連薇拉的身上都沒有鑽石或者金飾,手上就一枚空間戒指,不過這枚戒指雖然價值連城,但顏色黯淡,樣式古樸,看起來不像是值錢貨,頭發也只是用頭繩紮了起來.

薇拉她一向認為那些閃閃發光的東西,都該老實呆在她的藏寶箱里,而不是別的滿身都是,出去晃花人的眼睛.

就這樣,在眾人看來,洛林他們的身份,大概是鄉下的小地主或者小富商,只是菲奧娜同齡的朋友.

一開始圍觀的八卦黨們都沒看好洛林他們,小有錢人和貴族沖突,一般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雖然有菲奧娜罩著他們,但結果還是不會太好.

卻沒想到菲奧娜嘴里蹦出一句"魔法武器"來,人們再看洛林的眼光就變了,沒有嘲諷和戲謔,取而代之的是慎重和疑惑.

換了種眼光之後,圍觀者們很快發現了洛林他們身上的不凡,能進城守府做客的都是懂行的,很快就發現雖然樣式不怎麼樣,但他們幾人服裝的用料和手工卻是極品,尤其是那個藍發俏皮的小女孩,一身衣服居然是絲綢質地的.

天啊∼!這得多大譜的貴族,才會給貼身女仆配絲綢的衣服.

多少貴族小姐還穿不上這一身那,在這個大陸,絲綢可不是有錢就買的來,每年數量有限的進口絲綢,全都特供給了金字塔最上層的人物.

魔法武器,昂貴的服裝,一口流利的通用語,這時候誰也不會認為洛林他們還是一群鄉巴佬.

菲奧娜好像根本沒有注意到在場眾人震驚的神情,在她看來洛林和雷歐就是一大一小兩個毒舌壞痞子,屬于說兩句話就像抽他們的那種.

菲奧娜還是不放心地囑咐了洛林幾句,交待洛林別傷到自己,但是也別像白天那樣把他揍慘了,這才退到一邊.

羅杰克看到菲奧娜的舉動,當下也是心中一片的冰冷,她會這麼做,就說明,在她的心目當中,自己根本就不是那人的對手.

而且洛林身後的雷歐和薇拉都還用一種看死人的眼光看著羅杰克,讓羅杰克心里更是緊張.

原本他還以為自己心中會產生憤怒激動的情緒,但是最終卻奇怪地發現,自己只余下了一片的沮喪.

畢竟,擁有魔法武器的人縱然本身沒有強大的實力,最起碼也擁有極為強硬的後台,遠遠不是一個所謂的法官的兒子可以抗衡的.

雖然貴族的榮譽,更重要的是周圍有那麼多的人在圍觀著.他不可能冒著身敗名裂的危險放棄決斗,如果他那麼做了,就是給家族摸黑,連他的繼承權都會被剝奪.(普希金當年就是這麼死的.對,就是寫《假如生活欺騙了你》的那個痞子.)

因此上,此時,他也是趕鴨子上架,強撐著道:"閣下,不知您打算用什麼方法進決斗呢?"

洛林瞥了他一眼,見他臉上的蒼白和病態的紅暈,當下不禁歎了一口氣,心中暗道:看這孫子嚇的.早知道這樣的話,你丫的別那麼裝逼扔白手套啊?裝成sb了吧.

決斗什麼的,真是沒有一點技術含量,爵爺我向來崇尚背後拍人板磚.

洛林想了一下,然後道:"這樣吧,如果用武器什麼的,算我欺負你……"

眾人聞言當即一愣:這可是決斗啊?還有這麼發揚風格的?

雷歐低聲地向薇拉說道:"壞了,老大這是要抽瘋了.他肯定是打算用自己賣不出的那些書進行決斗,砸死那個痞子.就算是砸不死,也能活埋了他."

薇拉撇了撇嘴,同情地向羅杰克望了一眼,然後也是低聲道:"那樣的話,那個死娘娘腔也太可憐了.史上第一個被書憋死的∼!"

自己這正想法收拾人,雷歐和薇拉卻在背後吐自己槽,洛林當即氣的回過頭去.

那兩人立時全都老老實實地閉上了嘴巴,一人一邊地轉頭看向了其他的地方,好像那些話不是他們說的一樣.

而小白為了顯示自己的清白,則是一邊假裝若無其事地看著夜空,一邊伸著長鼻子,在背後指著雷歐兩人,偷偷地告密.

旁邊眾人看了,立時一頭的大汗.這些都是什麼人啊?真真是沒有一個好東西∼!

只有熟悉洛林他們風格的菲奧娜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羅杰克看到這里,卻像是找到了洛林的弱點一樣,強撐著低聲罵道:"鄉巴佬就是鄉巴佬,什麼時候都是改不了的下賤毛病∼!"

他已經是打定了主意,反正菲奧娜已經規定一定要手下留情,那麼自己絕對是性命無憂,大不了了被揍一頓,丟人總沒有丟命重要.既然如此,那麼就盡可以大著膽子.

縱然是在決斗當中打不過洛林,但是在氣勢上卻絕對不能輸了,不管怎能說,要從精神上勝過洛林.

這樣一來,縱然是被打了敗了.但是回頭不管是誰說自己來,也得要豎著大拇指,稱一聲'不怕死的好漢子∼!’

洛林定了定神,又轉回頭來,看著羅杰克,見他雖然額角冒汗,但是卻仍然強自硬撐,一臉不服輸的模樣,不禁一笑.心中暗道:這孫子確實是需要好好地教育一下.

他一轉眼看到,花園里面種植的那些個用來觀賞的'情人果’,一個個嬌豔紅潤,晶瑩剔透,如同紅燈籠一樣,看起來很是誘人.當即眼珠一轉,計上心來.

他呲牙一笑,道:"我想好了."

說著,在眾人不解的目光之下,幾步走了過去,一伸手從那低矮的植物上面摘下了兩顆情人果.

菲奧娜看了,當即心中升起一種不祥的預感,急忙上前一步,道:"你想干什麼?"

洛林神秘地一笑,然後伸手在唇間比了一個噤聲的手勢.菲奧娜愕然一愣,隨即不知所措地退到了一邊.但是卻關切地看著洛林,那雙秀眸眨也不眨上一下.

在眾人的注視之下,洛林伸出了手來,放在了羅杰克的面前,輕聲道:"我是來做客的,在主人家里打打殺殺的,很不禮貌,咱們比賽這個吧∼!"

羅杰克愣了一下,難以置信地看著洛林手中的兩棵紅彤彤的果實,當下顫聲道:"你瘋了?這可是毒狼果.有劇毒的."

洛林笑了一下,道:"so……"

羅杰克吃驚地看著他,反問道:"so……so是什麼?"

雷歐在旁邊鄙夷地看了他一眼,道:"這是番話了.連外語都不懂,居然還充貴族,出來學人家泡妞,我懷疑你的文憑是不是也是找科技路二十三號的胖大嬸買的假證.再要麼就是克來登大學,或者西太平洋大學的……"

聽他在旁邊不住地碎碎念,羅杰克一時死的心都有了.但是這個小死胖子仗著自己年紀小,有'仇恨免疫’這一的特殊技能.因此上,又拿他完全沒有辦法.如果真的和他計較,會有失自己的身份.

但是那毒舌噴起來,生生能把人氣死.

他也只能是硬生生地蹩下了這一口氣,假裝沒有聽到.

洛林舉起了手中的紅果,道:"咱們來比賽吃這個."

在場的眾人當即一陣議論紛紛:居然比賽吃毒藥,這痞子夠狠,不過這也太不把生命當一回事了∼!

羅杰克看著那紅果,驚愕地後退了一步.如果用刀劍決斗,縱然是對手再厲害,而且也不手下留情,自己最少也是九死一生.但是這比賽吃毒藥,那可就是十死無生了.

洛林看著他的臉,很高興地看到,羅杰克的臉色變的煞白煞白,甚至連原本塗的那一層白粉都相形見拙.

他將手中的紅果向前一推,催促道:"你不是要決斗嗎?快一點兒,選一個.咱們一不用刀,二不劍,就用這個決斗,既文明又環保,而且還低碳.很符合現在的流行時尚."

菲奧娜此時看了,當即大驚失色.

她上前一步,嗔怒地道:"你……你干什麼啊?就是決斗,你也不能這麼沒心沒肺啊.這……這個真的會死人的……"

洛林笑了一下,道:"我這還不是聽你的話,一不用魔法武器,二不用刀劍,那也只有這個方法才行了."

菲奧娜一滯.

洛林一笑,道:"好了,別耽誤我們辦正事."

說著,將菲奧娜向旁邊一拉,然後看著羅杰克道:"你倒是快選啊?"

羅杰克當下心生懼意,一時猶豫不決.

洛林呲了呲牙,然後嘲弄地道:"不敢?是嗎?要不我先選一個?"

他說著收回了右手,然後在那紅果上重重地咬了一口,立時汁水四濺.

眾人當即一片低低的驚呼聲.

菲奧娜後悔的腸子都青了,早知道這樣的話,隨便那個羅杰克死去,自己也不會定這個規矩.這……這不是要命的嗎?

洛林直吃的汁水淋漓,那紅色的汁液順著嘴角不住地流了下來,落在地上,變成一個個細小的水跡.

看著他毫不在乎的模樣,羅杰克的瞳孔不由收縮了一下,這個確實是亡命之徒,一個連自己的生命都不當一回事的亡命之徒.自己居然腦子抽筋了,選擇和這種人進行決斗?

一時間,他額頭上冷汗直流,看著余下的那棵毒狼果,膽怯地伸了伸手,但是隨即又縮了去.

洛林吃完之後,舌頭添了一下嘴唇,回味了一下,說道:"味道不錯."

圍觀的眾人差點集體摔一個跟頭,這可是要命的毒果,還味道不錯……

當下將余下的那一個向前一伸,道:"你倒是快吃啊?"

羅杰克看了看洛林嘴角那紅色的汁水,當即踉踉蹌蹌地後退了兩步,一轉頭,又發現在場的眾人全都以一種同情的目光看著自己.

他不禁喃喃地道:"瘋子,瘋子……"

說著,一轉身,雙手掩面就奔了出去.

眾人看了,當下一片黯然.雖然碰到洛林那個亡命之徒,拿著那劇毒的果子,就像是吃蘋果一樣毫不在意.確實是變態,但是羅杰克居然當眾逃走,這位二世祖這一下子名譽可就全都毀了.

洛林看著他倉皇的背影,不禁放聲大笑.然後在眾人驚恐的目光下,拿起了另一個毒狼果,隨手……隨手在菲奧娜的衣服上擦了一下.然後張開大嘴,又啃了一口.

菲奧娜看著洛林,急的都快要哭了.

她關切地看著洛林道:"你怎麼樣,有事沒有?有異常趕快要說啊."

其余的一眾人等也是全都緊密地注視著洛林,大氣都不出,紛紛猜測,這個二愣子究竟會在什麼時候倒下去.

為了泡妞,居然敢把自己的命給搭上,這個年輕人有性格,也不知道是該說他情聖呢?還是說他腦殘?

想到這里,眾人是暗自唏噓不己:這個年青人有後台,有能力,往後肯定是有一個大好的前程,但是為了賭這麼一口氣,居然和人拼吃毒狼果.大好的青年,就這麼給斷送掉了……

這不是腦子有病嗎?

洛林又嚼了兩口,然後自我感覺了一下,道:"挺好的啊,這個有點不太熟,稍微酸了點,沒有一點兒的問……"

他剛說到這里,當即'哎喲'痛叫了一聲.隨即雙手緊緊地捂住了嘴巴.

但是緊接著,就見一絲鮮紅的血液從他的嘴角緩緩地流了下來,觸目驚心.

圍觀眾人也是"哦"的一聲,終于看到毒性發作了.

菲奧娜看了,當即腦子里嗡的一聲,差一點兒就昏了過去.

但是她卻也是一個果斷的個性,知道這個時候無論如何自己也不能再增麻煩,當即用力地一咬嘴唇.

在劇痛之下,她旋即又清醒了過來.然後向著旁邊的侍從厲聲喝道:"你們眼睛瞎了,還不快把他扶進去,快,快……"

眾人此時這才如夢初醒,他們當即慌了手腳,也不由紛說,當下呼拉一聲,就全都沖了上來,然後有人拖,有人拉,有人抬,亂哄哄的將洛林架起來,就向著小客廳走去.

薇拉與雷歐對視了一下,然後也是緊跟著跑了過去.

眾人將洛林抬到了小客廳的輕榻之上,輕輕地放了下來.

洛林虛弱地抬起頭來看了一眼,然後道:"這兒怎麼這麼多人啊?我快喘不過氣來了."

菲奧娜當即一挺身,毫不客氣地向眾人下了逐客令,道:"病人需要休息,各位請到其他的地方去.還有,快點兒找醫生來.讓他帶催吐劑過來."

眾人對視了一眼,雖然有些不甘心,他們從來還都沒見過吃了毒狼果的人到底是怎麼毒發死的,但是由不得他們,全都退了出去.

隨著房門輕輕地關上,發出了'咔’的一聲輕響.

洛林偷偷瞄了一眼,只見小客廳當中只余下了自己和菲奧娜兩人.

菲奧娜的秀眸當中滿是關切,跪倒在軟榻的旁邊.咬牙切齒地喃喃道:"你不能死,你死了,我……你是白癡嗎?沒人教過你那種東西不能吃."

她看到洛林睜開了眼睛,當即握緊了洛林手,道:"你怎麼樣?"

洛林想了一下,然後虛弱地道:"不……不太好.肚子里像有火一樣的東西在燒,很痛很痛."

菲奧娜一時間肝腸寸斷,悔恨地道:"早知道這樣,你逞什麼能啊?不就是一場決斗嗎?隨手弄死那個家伙不就算了.你卻跑去和他拼著吃毒果?你傻了啊?"

洛林笑了一下,為了加深她的罪惡感,當下提醒道:"不是你說的,不許用兵器,還要我手下留情.我這……這不是聽你的話嗎?"

菲奧娜聽了,不禁心中大痛.狠狠地捶了洛林一拳,道:"我說什麼你都聽,你傻啊?"

洛林當即痛的慘呼了一聲.

菲奧娜立時醒悟了過來,急忙扶住了他,關切地道:"你怎麼樣?"

洛林低低地哼了兩聲,道:"很痛,不過要是你親我一下的話,說不定會好上一些."

菲奧娜一滯.但是隨即輕輕一歎,然後低下頭去,深深地一吻.

過了好久之後,洛林回味地咂了一下舌頭,道:"剛剛親的好像不夠深刻,要不咱們再來一次?"

菲奧娜狐疑地看了他一眼,覺的這個痞子好像越來越精神了,剛才接吻的時候還主動挑逗自己,絲毫也沒有快要死翹翹了的跡像,心中隱隱感到一絲的不對.

洛林見此,當即又急忙雙手捂著肚子,低低地痛呼了幾聲.

菲奧娜立時焦急了起來,連聲地問道:"怎麼樣,怎麼樣?"

洛林頓了一下,道:"你親我我的時候,感覺好像好了一點兒,但是現在又開始痛了.快點兒,再來親我一下……"

菲奧娜一怔,心中暗自奇怪,沒有聽說有這一個治療方法啊?

她沉住氣仔細看了看洛林,見洛林兩眼一直不住地亂轉,時不時地就色眯眯地盯著因為自己晚禮服而露出了大半的,豐挺白皙的酥胸,不禁越來越感到可疑.這個痞子明顯就不像是要死了,而是借機要揩油占便宜的.

想到這里,她沉聲道:"不行∼!"

洛林當即一怔,然後看著她冰冷的面容,雙手捂著肚子,又連聲慘叫了兩聲,道:"我……我都快死了.連我最後的願望都不能滿足一下嗎?什麼是最毒婦人心,我算是見識了."

菲奧娜聽到這里,當即冷哼了一聲.越加確定自己心中的想法.由于剛剛關心則亂,沒有注意,現在留下了心來,發現這個痞子連慘叫都叫的中氣十足,哪有一點兒身體不適的模樣.

洛林猶豫了一下,然後道:"你……你不讓親也行,那你告訴我,你的胸圍究竟是九十八,還是九十九啊?"

菲奧娜就感到腦子當中有一根弦崩的一聲斷了開來.

她咬牙切齒地指著洛林的鼻子,道:"你這個混蛋,你根本就沒事∼"

洛林當下再也忍不住了,哈哈大笑了起來.

菲奧娜當即氣怒交加,恨的牙齒發癢,道:"你個人渣.果然在這里騙人.枉自我還為你那麼擔心∼!"

說著,在氣急之下,大叫了一聲,像是只被激怒的母老虎一樣,沖了過去.對著洛林就是又抓又撓.

洛林急忙伸手按住了她的雙手,然後用力地將那雙纖手按在了背後,隨即摟緊了菲奧娜,再次吻了過去.

菲奧娜開始掙紮了幾下,旋即嬌軀一顫,星眸一下子大大地張開,無意識地看著房頂,緊接著,眸子當中蒙上了一層淡淡的水色.最後迷醉地低呻了一聲,緩緩地閉了起來.

只是短短數息的時間,就由一只母老虎變成了一只乖巧溫柔的母貓.

過了許久之後,菲奧娜滿足地窩在洛林的懷里,道:"對了,為什麼你吃了毒狼果那種劇毒的東西,卻沒有事?"

洛林一笑,道:"誰告訴你那是劇毒的?"

菲奧娜一滯,然後喃喃地道:"別人都這樣說啊."

洛林低頭看了看她,道:"別人還都說我吃了一定會死呢.你也親眼看到了,我吃了兩個,我死了嗎?"

菲奧娜秀眸水汪汪地一瞥,膩聲嗔道:"回頭我就親死你∼!"

洛林歎道:"要不怎麼說你們沒文化呢,還說別人是鄉巴佬.你們才是鄉巴佬呢∼!"

他頓了一下,然後道:"你們的人又沒親自試過,怎麼知道那一定是有毒的?人云亦云,沒有一點兒自己的主見.

還毒狼果?實話告訴你,那種東西在我們那里很普遍的,大家都是拿來當菜吃,一個銀幣都有好幾十斤.

有時候賣不出去,還得要整筐整筐地倒掉.再要麼就拿去喂豬∼!"

菲奧娜輕嗤了一聲,果斷地道:"你吹牛∼!"

她頓了一下,看洛林臉上顯出回憶的神色,不禁又懷疑起來,如果洛林不是真的知道,他怎麼敢當眾吃那個東西.

想到這里,她不禁出聲問道:"你既然吹的那玄呼,那你告訴我,那個東西在你們那里叫什麼名字?"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六百四十六章 你們也講法律了?    下篇:正文 第六百四十八章 敢為天下先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