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六百五十六章 魚骨酒館   
  
正文 第六百五十六章 魚骨酒館

第六百五十六章 魚骨酒館

加勒比城的貧民窟,和後世出產某種神油的那個地方的棚戶區一樣,雜亂肮髒.

在這里居住的都是城市最底層的體力勞動者,漁夫,工匠,碼頭工人,打零工的,最低等的妓女,出老千為生的騙子,幫會里的打手,等等等等.

建築都是那種低矮破舊的樣子,用石塊和木頭簡單的搭建起來,粗糙,簡陋,四處透風.

房屋交錯擁擠在一起,露出千折百轉的小巷,黑暗的小巷里面時不時閃出不懷好意的人影,在那破爛的門窗後面,也有窺探的目光.

空氣里都飄著一股腥臭的味道,還有一種說不出來難聞的味道,能將人直接熏一個跟頭.

地面上汙水橫流,亂建的房屋中間沒有下水道這一說,各種汙水就直接被倒在了街上.

干燥的路面塵土飛揚,一陣風吹來卷起地上的浮灰,劈頭蓋臉的向人籠罩過來.

地面上到處扔著各種各樣的垃圾,成群在蒼蠅在上面嗡嗡嗡的亂飛,時不時竄出的狗和貓,將垃圾翻的到處都是.

踏足這里的第一時間,洛林就皺起眉頭撇了撇嘴,奈德爾城雖然也有貧民區,但是環境要比這里好上太多了.

加勒比港的規模比奈德爾城大多了,城區也遠比奈德爾城瑰麗奢華,但是在那紙醉金迷的另一面,卻如引的破敗不堪.

這里的環境,很容易滋生瘟疫和傳染病.

在這個時代,對付瘟疫的方法都很簡單,就是把出現瘟疫的地區封鎖住,然後任他們自生自滅.

可想在這個人口如此密集居住區,一旦發生疫病最終會出現什麼結果,也難怪一場黑死病能干掉歐洲三分之一的活人.

薇拉也是滿臉的不舒服,掩住自己的鼻子,苦著臉看著洛林.

雷歐倒是覺得蠻新鮮的,好奇之下,對周圍髒亂的環境沒太在意.

而小白站在一幢房子的前面,看著那歪歪扭扭的房子,出于戰象暴虐的天性,很是想要試試看自己能不能一腳將那房子踹塌.但是又擔心那里人跑出來找它要賠償.

因此上,心中天人交戰,一臉的猶豫.

洛林看著眼前房屋,這里就是他今天的目的地.

低矮的屋簷,裂開的木門,門上破爛發黑的魚骨招牌,上面的字跡早就模糊不清.

連蒙帶猜的,還是能看明白上面寫的是"魚骨酒館".

"就是這里了."洛林招呼一聲薇拉和雷歐,推開酒館的木門,邁步走了進去.

一股夾雜著汗臭味的熱氣撲面沖來.

酒館內這會已經坐滿了人,穿著背心短衫,或者干脆就是光著膀子的人,圍坐在一張張油膩的桌子邊,各種粗口夾雜在大漢們肆無忌憚的笑聲當中,中間還能聽到女人和人打情罵俏的聲音.

循聲望去,還能看到穿著暴露,濃妝豔抹,帶著五分錢一大桶的劣質香水的女人穿行在酒館當中.那濃濃的化妝已經完全遮住了臉色,只余一張血盆大口.

在洛林走進門的瞬間,酒館內一下子靜了下來,所有人看著突然出現在眼前的不速之客.

不過很快,這些人又該干嘛干嘛去了,只是那眼光時不時的就往洛林他們身邊瞟來.不懷好意的眼神一閃而過.

洛林略略皺了一下眉頭,心中暗道:魚龍混雜,這倒確實是一個藏人的好地方.白胡子把這里設為聯絡點,確實不錯.

雖然表面上看他們這里極是混亂,但是實際上卻也是外松內緊.別說是密探,縱然是像自己一樣的生人,也會像是黑夜里的燈塔一樣顯眼.

他只是略略地掃了一眼,就已經發現了幾處的不對.那名坐在櫃台邊上的絡腮大漢,雖然醉眼蒙松,但是右手卻始終不離旁邊的戰錘的把手.

靠著壁爐那個瘦高個子,雖然吊二浪當,但是雙手卻極其的乾淨,而且從衣襟下那一閃而過的閃光,卻知道,他是一個飛刀的高手.

而坐在旁邊的那個舞女雖然衣著暴露,但是坐如青松,腰板挺直,旁邊也無一人敢上前搭訕,一看就知道是一個練家子,而且身份不低……

就在洛林打量他們的同時,那些人也是發現了洛林,不住地回過頭來,打量起他來.

此時,雷歐從他身後躥了出來.

他看著眼前熱鬧的酒館,當下咧著嘴,笑道:"這里好熱鬧啊∼!"

習慣了上流社會輕歌曼舞的舞會宴會,雷歐第一次走進最簡陋的酒館,自然是大感新鮮.

尤其是那些光著膀子壯實的大漢,雷歐尤其是羨慕不已,可惜他每次這麼做,亮出身上精心畫好的兩條帶魚,黑貓警長,鐵臂阿童木,又或者蠟筆小新的時候,都會被凱瑟琳逮到了,然後不由分說地就是一頓好打.

隨後,薇拉走進門的時候,酒館內爆出一陣驚歎和喧囂.

這些下賤的粗坯們何曾見過這樣的美人,當下一個個全都瞪大了眼睛,流著口水看著嬌俏可人的薇拉.

那種討厭的目光惹得薇拉極度不滿,她略略跺了一下腳,正在考慮要不要在這里扔個火球什麼的,讓他們安分一點.

洛林板起臉在酒館內掃視了一圈,然後冷冷地哼了一聲.

看著洛林的一身裝扮,酒館內這些討生活的老江湖就知道這不是該出現在這里的有錢人.

他們這些人雖然有不少是亡命之徒,但是卻不是隨隨便便找麻煩的傻瓜——那種不長眼睛的家伙早就死光了.

他們這些人久曆江湖,知道自己可惹不起從城區過來的富家公子,雖然不知道洛林他們這種人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里,很多人還是知趣的避開了目光.

一個套著圍裙,身材豐滿的女人這時快步來到洛林他們跟前,嬌笑著說道:"喲,難得有幾位貴客上門,這位少爺,快來請坐."

一邊說著,一邊伸手拉住洛林的臂膀,然後半個人都依靠在洛林的身上,胸部還不停在洛林胳膊上蹭,拉著洛林往酒館里面走.

不遠處的幾個女人不滿的嚷道:"又被這個騷娘們給搶先了."

小白這會兒跟在最後面,剛剛探過大腦袋來.

它邁步往酒館里面走,當下卻突然停了下來,晃著大腦袋往左右看看,發現自己居然被酒館的門給卡住了∼!

看洛林和雷歐正往里面走去,小白大爺著急了,拱著身子一使勁,喀喇一聲,年久干裂的門檻從中間變形斷裂,小白嗷嗷一聲,然後抖了抖身上的碎渣,然後轟隆隆的踏起腳步,追上洛林和雷歐.

聽見這麼大動靜,洛林轉過頭來看著缺了一大塊的門口,一拍額頭無奈的歎了口氣.

這兩個小家伙全都是狗皮膏藥一級的.本來不想讓他們跟著,但是卻又怕他們太小,不小心會暴露出了身份.也不得不默認了下來.

雷歐則是拍拍小白的腦袋,道:"小白,你看,我早就說讓你減肥的吧,每天還吃那麼多,這下好了吧."

小白無辜的看看雷歐,那意思好像在說"又不是我的錯".

"我的門∼!"一聲淒厲的哀嚎聲響起,然後一個碩大的黑影向洛林他們沖了過來,那聲勢一點都不遜于奔跑中的小白.

等來到了跟前,洛林才看清楚這是一個體型圓滾滾的胖子.

他跑起來路來,身上的肥肉一顫一顫的,那腿一點也不比小白的腿細,身上套著一件已經髒的發黑的衣服.

他帶著一股妖風沖過洛林他們的身邊,然後抱住被小白撞開的門框,大聲干嚎了起來.

"我的曾曾曾曾祖父,孩子我不孝啊∼!我沒能保住咱們家的傳家寶∼!我對不起你們啊∼!咱們家傳了八代的寶貝就這麼毀了啊……"

嚎起來的聲音就像是殺豬一樣,震的人耳膜生疼.

薇拉和雷歐目瞪口呆的看著胖子的樣子,就連小白也嚇了一跳,莫名其妙的看著嚎叫的胖子.

洛林看著這熟悉的一幕,當下不禁很是懷念,忍不住輕聲笑了起來,

胖子干嚎了半天,卻看不到有人過來說一句話,洛林他們就只是這麼圍觀著他.

這樣大聲的干嚎可是很費力氣的,很快胖子的嗓子就干了.

他眼珠一轉,沖地上跳起來,走到洛林跟前,凶神惡煞一般,惡狠狠地道:"小子,你的寵物把我的傳家寶撞壞了,你說該怎麼賠給我."

洛林歪著頭看著眼前的胖子,道:"傳家寶?"

"對,就是這扇門."胖子嘴里噴著唾沫星子,大聲說道:"我家的這扇門可是有三百年曆史的老東西,是我曾曾曾曾……祖父那輩子做的,用的可是最上等的黃花梨木,請的是當時最又名的木工,光是雕門框上的花,就用了三年的時間,現在……現在你們居然……"

洛林嗤笑一聲,道:"一看你就是不識貨."

"什麼?"胖子當下惡從膽邊生,怒聲大叫.

他一扒衣服露出了胸口濃密的長毛,還有兩邊的刺青紋身,然後重重地將衣服往地上一甩,跳著腳,叫道:"敢說我不識貨,全酒館,不,全街區的人都可以給我證明,我尤爾家的這扇木門,就是祖傳的∼!"

酒館內的人跟著大聲鼓噪起來.

"對,對,我們證明,這個就是古董."

"足足的三百年曆史了."

"這當年還是大祭司開過光的."

"你們弄壞了就得賠,不能不講理吧."

"就是,就是……"

聽到有人支持,那胖子當下膽氣大盛.昂著頭,理直氣壯的看著洛林.

看到此時,雷歐一拍手掌,恍然大悟道:"哦,原來是碰瓷的.***,終于讓我給碰上一回了∼!"

他當下一轉身,爬到了旁邊的桌子上,然後居高臨下,喜滋滋地看著這邊.想要從中學一些優秀經驗出來,以便小公爺消化吸收,鞏固提高.

洛林笑道:"說你不識貨,你還真是不識貨,那個那里是黃花梨木?那個明明就是紫檀木的,比黃花梨木可貴的多了."

"啊?"胖子一愣,很有些疑惑,道:"紫檀?啊……對對,就是紫檀的,紫檀的.沒錯,就是紫檀的∼!"

這死胖子以前大約也是敲詐多了,見慣了別人討價還價,就地還錢.這猛然一下子碰到一個願意多給錢的,也是極不適應.心中不住打鼓.

但是後來看了看自己身邊那些個流氓地痞們,一個個全都是橫眉立目,打算好好地敲詐這個小白臉.當下不禁膽氣大壯.

他拍著桌子,唾沫橫飛地大聲叫道:"小子,實話告訴,你要是不拿五十金幣出來,今天你就別想要出我這個門,大爺非要卸你一條腿不可∼!"

洛林也不動怒,而搓著下巴,若有所思地道:"五十金幣?太少了吧?這扇門怎麼也得值個三五百金幣吧."

胖子愣住了,表情呆滯的說道:"三五百……金幣……"

洛林看著他的表情,不禁奇道:"怎麼,嫌少?"

胖子喜的臉上都冒光了,連聲說道:"不少,不少了.快把錢拿來吧.看在你如此老實識相的份上,我再給你打一個折扣."

說著,把自己肥厚的手掌伸到洛林跟前.生恐慢上一步,這個小白臉明白過來,不給錢了.

洛林低頭看了看他的那只黑乎乎的油手,淡淡地道:"行,那我給你寫個條子,你去城守府找菲奧娜拿錢."

"城……城守府."胖子的眼睛瞪的比牛還大,臉色刷一下就變了,結結巴巴的說道.

旁邊的女侍者這時候湊到胖子耳邊,低聲說道:"你個死胖子,沒看見老娘我給你打半天眼色了,他們就是坐城守府的車來的,要不然老娘肯犧牲色相?

豬油蒙了心了你,你做死啊∼!"

胖子嚇的臉上血色盡退.

看洛林笑吟吟的看著自己,那胖子突然一個機靈,眼珠一轉,然後那張油乎乎的大臉上抽動了幾下,硬生生地擠出了笑容.

他深深地一彎腰,然後笑吟吟地道:"大人,大人.我剛剛只是開一個玩笑.

這門雖然是古董,但那比得上您這位貴客登門.

您還別說,從您進門的時候起啊,我就覺得我這個百年老店突然亮堂了起來,快請坐快請坐,姆娜,姆娜,你個死丫頭又去偷懶了嗎?快,快去把我珍藏了六十年的那瓶拿來.

還有你們,你們這些下賤的痞子,看什麼看.還不快給大人讓路."

洛林道:"那這門?"

胖子一擺手,道:"什麼門不門的,哎喲喂,沒有把您的這個可愛的小象蹭疼了吧."

胖子伸手想去摸摸小白,小白看著他又黑又油的大手,後退了半步,對著他一挑大牙.

胖子訕訕的收回手,諂笑著看著洛林,連連躬身,道:"請,請."

洛林笑了笑,道:"爵爺我也不是不講理的人,算是賠你的."

洛林彈出一枚金幣,翻著滾飛上空中,然後落在胖子的手里.

一看手里是枚黃澄澄的金幣,胖子腰彎的更低,笑的更加燦爛,大聲道:"姆娜,死哪去了,還不快把桌子收拾乾淨,去把我結婚時候存的那套桌布拿來."

黃澄澄的金光也同樣刺痛了其他人的眼睛.

雖然大家全都是有些眼饞,不過他們剛才都聽見洛林自稱爵爺.

有爵位的貴族可是不是他們這些升斗小民能惹得起,大多數人只能眼饞胖子的好運.

這時,一個面色慘白的酒客晃晃悠悠的站了起來.一看就知道是喝高了.

他嘴里噴著酒氣,兩條發飄,東倒西歪的向門口的走去.

那酒客路過洛林他們身邊的時候,腳下一歪,打了一個趔趄,蹭到了雷歐身上,噴著腥臭的酒氣道:"對不起,對不起……"

說著,掙紮著站起來,搖搖晃晃的就想往外走.

雷歐當下卻臉色一變,然後伸出手去,一把拽住了他的手腕,緊接著,一拳搗在那人的小肚子上.

那人當即慘叫了一聲,痛的彎下了腰來.

雷歐卻毫不怠慢,反手一個大嘴巴子就扇在他的臉上.

酒客捂著臉,大聲說道:"你干嘛打人?"

雷歐怒聲喝道:"小子,摸本大爺錢包,你還嫩了點∼!"

說著,伸手拽住了腰間的一根細繩,用力一拉,頓時就見一個錢包從那酒客的懷里掉了出來,而且旁邊還連帶著又掉出了好幾個錢袋.

此時,那一眾人等紛紛驚叫了起來.

"我的錢包."

"我的錢包也不見了∼!"

"……"

雷歐也不理他們,而是收起了自己的錢包,然後抬起腿來,對著那酒客的屁股就是一腳,怒聲罵道:"滾∼!"

那酒客當即被踹的踉蹌了幾步,然後趁勢飛快地跑了去.

而此時,那一眾丟了錢包的客人們也是紛紛怒罵著追了出去.

胖子看了,立時也追了出去,高聲大叫道:"混蛋,你們還沒有給錢呢,還沒有給錢呢∼!"

但是很顯然他沒有那些人跑的快,最後只得是愁眉苦臉地轉了回來.憤憤然地罵道:"這幫王八蛋,每次都是借故逃單,就這還說我的酒不好,下一次一定給他們的酒里摻尿∼!"

洛林不禁皺了皺眉頭.

他看著洛林眾人立時也意識到自己的失言,急忙道:"小人這只是氣不過隨便說說,大人,您別見怪,別見怪啊,哈哈,哈哈哈……"

他將洛林眾人引到桌邊,端起酒瓶正想倒酒.

洛林一擺手,笑道:"免了吧.你這些兌了水的東西,就別拿出來丟人了,我是來找人的,獨眼杜克是不是在這里."

胖子愣了一下,道:"喲,這個,我還真沒聽說個這個家伙."

"哦?"洛林抬頭看了胖子一樣,見他臉上還是一副憨厚的笑容,但是眼珠亂轉,洛林笑著搖搖頭,又掏出一枚金幣仍在桌子上,道:"告訴他,是劇院總管讓我來的,有筆大買賣要和他談."

胖子眼中當即閃過了一絲的厲色,然後低聲嘟噥一聲:"那個老狗."

他略略猶豫了一下,然後道:"大人,您請稍等."

說完,胖子就快步走向後門,消失在黑黑的門洞里面.

雷歐轉轉眼珠,拿起桌上的酒瓶給自己倒了一杯,然後端起了嘗了一小口,然後"噗∼"一聲全噴出了來.

"呸呸."雷歐吐了兩口,氣憤的說道:"這也叫酒,跟貓尿差不多."

洛林聳聳肩,道:"不然你以為,你看看他們,他們還很羨慕你手里這瓶酒哪."

雷歐掃了一眼,果然見很多人眼饞的看著桌上那半瓶劣酒.

"呸,老百姓都過這種日子了,魔族那幫家伙還想去侵略我們,他們腦子有病."雷歐恨恨的說道.

洛林笑了一下,道:"就是因為這樣,他們羨慕我們有好東西,又不想自己好好干,最簡單的辦法,當然就是去搶了."

兩人又閑聊了幾句.

這時,門洞里面露出一個人影,洛林感覺他向自己這邊看來,等洛林抬起頭來,哪人影已經一閃而過.

而後酒館的老板走了出來,在洛林耳邊低低的說道:"大人您請跟我來."

洛林他們跟著胖子穿過後門,在洛林他們之後,酒館內的幾個人對視了一眼,站起來跟在洛林他們後面.

過了一個雜亂的院落之後,胖子推開一道門,道:"請進."

洛林他們走進屋內,就見一個包著頭巾的大漢坐在中間冷冷的看著他們.

人如其名,這個大漢的右半邊臉上有一個道深深的刀疤,從眼睛上劃過,眼窩深深的陷了進去,只余下了一個令人發寒的深洞.

大漢用余下的那只眼睛,上上下下細心地打量了洛林好一陣,才開口說道:"聽說你們找我."

洛林也是仔細地打量著他,然後道:"你就是杜克?"

大漢點了點頭.

洛林拉開椅子坐在他對面,道:"聽說你認識白胡子?"

杜克眯著眼睛看著洛林,好一陣子之後,才緩慢的點點頭.

"我想跟他談一筆生意."洛林猶豫了一下,最後道.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六百五十五章 經濟泡沫    下篇:正文 第六百五十七章 接頭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