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六百七十七章 果奔的飛行   
  
正文 第六百七十七章 果奔的飛行

第六百七十七章 果奔的飛行

洛林和巴圖斯塔兩人臉上帶著真誠而友好的假笑,互相很是惺惺相惜的握過了手之後,巴圖斯塔當下微微一欠身,道:"再一次感謝你對我們的幫助……那麼,祝你們好運了."

說完,就要轉身離開.

洛林猶豫了一下,當下出聲說道:"你們這一次倉促起事,一定是很缺錢吧?另外我見這座營地里面,食物儲存都不是很足."

洛林一轉頭,看向尤爾,臉上帶著為朋友兩肋插刀的毅然決然的表情,道:"尤爾,我們這里還有幾箱的金幣?"

尤爾看了看巴圖斯塔,見他停下了腳步,豎起耳朵直愣愣的聽著,不禁心中暗罵,這些錢剛剛到手,我還沒捂熱那∼!

然後尤爾斷然地道:"三箱,三箱的金幣∼!"

說到後來,甚至是有些咬牙切齒了起來,那表情好像誰再問一聲就是他的仇人.

洛林略一思忖,道:"這樣吧,我們一共有三箱的金幣,送閣下一箱,做為經費如何?這算是我們的友情贊助了."

巴圖斯塔身為領導者,當然知道金錢的重要性,而且不光是金錢,還有各種糧食物質,武器盔甲等等.

這些東西關系到他們的身家性命,可以預見,接下來這些起義者們會經曆連場的大戰,這些武器糧食對他們來說至關重要.

不然的話,他們早就已經拔營而去,也不會在這里和洛林他們廢話.

聽到洛林開口要送錢給他,巴圖斯塔當下閃電一般地轉過了身來,臉上一副笑語盈盈的表情,連連地搓著手,走到洛林他們跟前,用很不好意思的語氣說道:"這怎麼好意思,這怎麼好意思呢."

一邊說著,卻是一邊不住地來回張望,瞄著這錢到底在哪兒.

對起義者來說,錢當然是最重要的,他們的物資總是不足,要麼搶,要麼通過地下渠道買.他們要避開正規軍圍堵,就不能明火執仗的去搶大城市,對巴圖斯塔來說,如果手里有錢,比什麼都方便.

看到巴圖斯塔急切的表情,洛林笑了笑,道:"送你們錢可以,但是你們也要幫我們一個忙."

巴圖斯塔一愣,態度立時有些變了,臉一板,義正嚴詞的說道:"什麼忙?我們偉大的閃族,和你們人類可是誓不兩立的."

洛林抬眼瞟了巴圖斯塔一眼,笑道:"我再加一箱的金幣."

巴圖斯塔當下咧了嘴笑道:"咱們一起造的反,並肩戰斗過,可以說是生死之交了.自家兄弟,有什麼事就說,談什麼錢不錢的,著實是太見外了."

洛林看著他的笑臉,突然想起一句名言:從不共戴天之仇,到生死之交究竟有多遠?也許只要一箱金幣,就已經足夠了.

當然像是羅密歐與茱莉葉那樣的,雖然世仇,但是剛一見面就那個什麼**什麼的,擦出了愛情的火花.也能夠起到同樣的效果.

為了荷爾蒙和利益,人們總是可以放下分歧,達成一致的.

隨後,在巴圖斯塔的指揮之下,一眾勞工們紛紛再次地來到了戰爭堡壘之前.

在得知他們要拆掉這座害人的邪惡建築之後,起義者們以比在皮鞭和絞索下更大的熱情,投入了工作.

他們一個個全都興奮地挽起了袖子,揮起了鎬頭撬棍,興高采烈,而且是肆無忌憚地破壞著戰爭堡壘,那個他們之前流血流汗,辛辛苦苦建造起來的勞動成果.

比起建造來,破壞起來相當的容易.而且勞工們干起活來還很投入,更何況,這些勞工們還是它的建造者,對于這個建築的結構全都異常的了解.

隨著金屬的敲擊聲,一塊塊巨大的石頭從戰爭堡壘上剝落了下來,墜落在地上,發出了隆隆的聲響.

但是一旦那巨大石塊轟然墜地的聲音響起,那些勞工們就發出更加響亮的歡呼聲,然後鼓足干勁,拼命地向著那個戰爭堡壘發動了進攻,錘砸杠撬,在建築上拴上繩子,喊著號子將它拉倒.

在火光的映襯之下,他們一個個全都興奮的臉色發紅.好像拆除這個戰爭堡壘對他們來說是某種儀式.

拆除了它,就像是拆除了以往那受盡了的苦難一樣.

隨著牆壁的倒下,仿佛加在他們身上的枷鎖和痛苦的記憶都徹底的消失了.

建造這座戰爭堡壘,足足用了數年,而拆除它,卻只用了半夜.

在短短的時間之間,那戰爭堡壘就像是一個被開水燙過,然後拔了毛的雞一樣,全身赤果果地呈現在眾人的面前.

此時,黑夜已經過去,太陽從地平線上投來第一縷的陽光,正好越過了山峰,照在了那戰爭堡壘之上.

洛林凝神看去,在被剝去了一切外殼之後,只見此時的戰爭堡壘已經沒了往日那充滿了震撼力的威嚴,而是變成了一個奇怪的東西.

在一堆的亂七八糟的碎石與斷壁之中.可以看到,它最原始的形狀.

最底部是一個平坦寬厚的地座.其他所有的建築已經完全都被拆除.中間卻立著一個高而直的鐵塔.

那鐵塔上畫滿了種種的奇怪的魔符和花紋,看上去極是奇怪.

那整個建築,看上去就像是方木板上釘了一個長釘一樣.既丑陋,又顯的可笑.

隨著最後一塊巨石被推下了戰爭堡壘的地座,眾人眼睜睜地看著那塊石頭翻滾著碾過了山丘,一路向著山下滾去.

此時此刻,卻是沒有一個人出聲.

眾人全都目不轉睛地盯著那個巨石,看著它最後滾落在山下,最後濺起無數的煙塵,一動也不動了.

頓時一陣熱烈的歡呼聲響起.

那歡呼聲如同潮水一般響徹了天地,直入云霄.

那些勞工們一個個全都是熱淚盈眶,高高地揮舞著手中的工具,扯著喉嚨,向著明亮起來的天空,不住地高聲歡呼.

洛林站在了那果裝的戰爭堡壘之上,迎面吹來了凌烈的狂風,令人幾乎要睜不開眼睛.但是他卻仍然盡可能地睜大眼睛,俯視著大地.

他發現,從高空當中俯視著大地,整個大地像是畫卷一般徐徐地展開,一直延伸到最遠處的地平線.

在這幅壯麗的畫卷上,山丘河流,森林,草地……全都是盡收眼底.然後又緩緩地消失在了畫卷的底端.

就連空中的那些飛鳥也在一會兒的工夫,就被遠遠地落在了後面.鳥兒對這個突然出現的不速之客,也是惟恐避之不及.

洛林不禁心中暗道:怪不得人們都想著要長一雙翅膀.這種飛翔的感覺極是不錯.

也難怪法師們有事沒事總是喜歡在天上飄著,緊緊這個視野,帶給人的感覺就不一樣.

此時,那戰爭堡壘已經高高地飛入了空中.

為了躲避地下的眾人的眼睛,以免被別人發現了蹤跡.它盡可能地升入高空,躲在了云層之間.

即使從地面望去,也只是天空中的一個小黑點兒,完全不會引人注意.而那隆隆的聲響,經過了數千尺之後,傳到地面上,也不比一輛牛車的聲音大上多少.

洛林對此,絲毫也不擔心.空中飛行的戰爭堡壘,很難被地面上的人覺察.

由于卸下了所有的防禦,沒有了厚重的外牆,此時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在鬧市當中赤果果地果奔的大漢一樣.盡可能地快速跑過,以免的引起更多人的注意.

而且失去了防禦,一旦有黑暗法師或者亡靈法師追殺了過來,極易被他們的魔法摧毀擊落.洛林,雷歐,尤爾他們這一大群人可都不會飛,要是掉下去就慘了.

因此上,此時這個戰爭堡壘在操控之下,向著遠處的大海,快速飛行.

不過也正因為禦下了所有防禦,重量減輕,現在飛行起來,速度極快.下面的村莊小鎮幾乎都是在眨眼之間,就一掠而過.遠遠地拋在了身後.這樣以來,光禿禿的平台上面,被強風吹的幾乎站不住人.

洛林不禁心中暗歎:虧的那些勞工們造了反,否則這些魔族一旦憑著這種強大的武器,突然出現在了人族的天空當中,從上到下掏心一擊,還真的是很不好對付.

多堅固的城市,也頂不住從內部發起的進攻.

想到這里,他不禁回頭看了一眼,雖然那個營地已經早就消失不見,勞工們拿了錢之後,隨即就已經整裝開拔.

極其有組織的在幾個領導人的帶領下,殺往下一個營地.

這一次由于盡殲了三個軍團,他們的武器已經也得到了更新換代.雖然仍有不少的人仍然拿著簡陋的武器,但是許多人都已經裝備上了鋒利的刀劍.

他們全都是斗志昂揚,緊握著手中的武器,雄糾糾氣昂昂地向著外面沖去.

可以預見,這一團火苗必然會引起一片大火.

更何況,洛林當時還給他們指點了其他幾個營地的位置,那里必然同樣有一大群飽受著欺壓的勞工們,只要振臂一呼,響者如云.

到那個時候,這團火焰將會越燒越旺,震動天下.

可以想像,魔族高層在得知工場起義,戰爭堡壘被毀之後,會有多麼震驚.而緊跟著再傳來戰爭堡壘的工場接連被占領的消息,那些謀劃著進攻聖光大陸的人,一定會驚慌失措吧.

如果能順利的多摧毀幾座戰爭堡壘,甚至只是迫使他們延長工期,對聖光大陸來說,都是一個絕好的消息.

如果巴圖斯塔是個能人,起義軍在他手下壯大變強,那麼魔族的整個計劃,都要被迫無限期的推延.

看來不能讓巴圖斯塔這麼快就被人滅了.就是不知道自己的建議,他到底聽進去多少.或許他會成為這個時空當中,領導奴隸反抗暴政的斯巴達克斯?

就在洛林浮想連翩之際,旁邊傳來了一個尖利的童音.

洛林轉頭看去,只見雷歐站在旁邊,不住地大呼小叫.

雷歐臉上的嫩肉都被狂風吹的有些變形扭曲,但是他卻仍然還是毫不在乎,興奮的迎著風大聲叫喊,但每每被風灌的發不出聲來.

而小白也是緊緊地跟在他的身邊,瞪著明亮單純的大眼睛,好奇地向著腳下張望.

而且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它此時既不恐高,也不暈船.而且還四處撒花兒一樣,在底座的平台到處亂跑.

一旦看到這塊寬闊的大廣場上有巨石長木什麼的,它還特意地用長牙頂,用鼻子卷,拖著拉著推著,將那個重物推到戰爭堡壘的邊緣,然後再一腳將它踹下去.

最後,探著脖子,張著大嘴,瞪著眼睛,興高采烈地看著那個東西向著地面墜落,然後小白的就高興的又叫又跳,在平台上發瘋.

絲毫也不擔心會砸了地面上某個倒黴蛋的腦袋,或者掉進誰家的房子頂上.充分顯示了一個禽獸當中的禽獸,那種損人不利己的惡劣本性.

見它玩的高興,也沒人去阻止它,反正砸了就砸了吧,這又不是自己地盤.

洛林看著那一對活寶,當下也只是吩咐,讓他們小心一點兒,別掉下去,不然一准就死翹翹.然後就轉身走過了空曠的廣場.

在那里,那些參加了別動隊的海盜們全都是老老實實地擠在中間,聚成一堆坐在那里,一動不動.

這些位海上的男兒盡管和大海怒濤搏斗過了無數次,在驚濤駭浪也面不改色,但是此時,飛在了天空當中,他們卻顯示出了強烈的不適應.

只有極少數的幾個人還可以自由地活動,但是他們卻也不是什麼好鳥,在一邊上走來走去,盡情地嘲弄著身邊的那些個同伴們.

洛林從他們身邊走過的時候,那些痞子們正在興頭上,甚至連注意都沒有注意到.

洛林也沒有理他們,而是拾階而上,走進了那個鐵塔當中.

他來到了里面,頓時就覺的壓力一輕,雖然外面是狂風呼嘯,但是這里面卻極是平靜,感不到一絲風的氣息.

只是感到腳下有微微的震動,洛林知道,那是戰爭堡壘里面的魔法晶石在全力運作之時的震動.

雖然感覺上好像並不起眼,但是實際上,這每一秒鍾消耗的晶石都是一個驚人的數字.

這些晶石的價值更是不能簡單的用黃金來衡量,不管在那個國家,這些晶石都應該是被鄭重儲存起了的戰略物資.

洛林光是在心中略略計算一下,都是覺的有些肉痛了.

不過好在這些全都不用他老人家自己掏腰包,這才讓他感到好受了一些.

他看著旁邊的環形樓梯,當下再次向上走去.來到了鐵塔的頂端.原本和那些黑暗法師們戰斗過的那個大廳當中.

只見薇拉正坐在主位之上,一臉嚴肅,十根春蔥一般白嫩的纖指,緊緊地按在面前的一個水晶球上,使盡了全力操控著戰爭堡壘的飛行.

在她的旁邊那黑暗法師已經是驚的目瞪口呆,就那名傻乎乎的在一邊看著薇拉.

要知道他拼盡了力氣,連痔瘡都快要努出來了,這才讓戰爭堡壘飛出了一小段的距離.就這,如果讓教授他的老師知道,都足以感到自豪了.

而現在,這個小姑娘卻輕而易舉地讓整個戰爭堡壘飛上了云層之間,而且以極高的速度向前飛行,飛起來還是極其平穩,一點歪斜晃動都沒有,光是這種魔力和操控性,在他看來在閃族大陸已經無人可及,就連亡靈**師也不一定能夠做的到.

而對方看樣子,白白嫩嫩,頭上還系著漂亮的蝴蝶結,卻還只是一個不到二八的小姑娘,這不僅令這個黑暗法師感到一陣全身無力,他一直在奇怪,聖光大陸什麼時候出了這麼強大的一位法師,居然沒有人知道.

在此同時,更是感到慶幸,虧的當初我沒有和那些同伴一起逃出去,和這種強大到變態的對手對戰,那簡單就是在找死∼!

他看到洛林進來,急忙恭敬的躬身一禮.

洛林只是點了點頭,然後道:"現在大約走了多遠?"

那黑暗法師略略算了一下,道:"大約有兩百多里了."

洛林不禁一皺眉頭,喃喃地道:"用三個小時,走了兩百多里,這好像是有些慢了."

那黑暗法師不禁一咧嘴,心中暗道:這是什麼人啊∼!三個小時走兩百多里,這還嫌慢.這已經是戰爭堡壘從來沒有過的速度了,那這世界上還有快的東西嗎?

旁邊負責監視這個黑暗法師的尤爾也是苦笑了一下,道:"大人,這已經不慢了,要知道就是魔法師們在天空中飛行的時候,也從來都沒有達到過如此速度.我可以肯定的說,我們已經將其他所有人都遠遠地甩在了後面.現在沒有人能追得上我們."

洛林頓時醒悟了過來,這戰爭堡壘雖然在天空中飛行,但是卻並不是協和式的超音速飛機,洛林心里潛意識總把它當場飛機來看待.

在這個時代,還沒有一種機器,或者魔法可以讓人飛的如此之快.

就像是那個在森林里碰到熊之後換鞋的故事一樣,自己並不需要跑的最快,只要跑的比其他人快一些,將他們甩在自己的身後,那就行了∼!

洛林當下一笑,然後繼續問道:"那現在還余下多少的魔法晶石?"

那黑暗法師當下也是一臉的高興,道:"剛剛只是用掉了相當于四十多顆晶石的能量,現在還余下了二百顆左右,如果運氣好的話,咱們就能夠到."

這個痞子將戰爭堡壘的秘密全數泄漏給了洛林,成了人人不恥的叛徒.現在已經是鐵了心思跟著洛林,投奔光明了.

要知道,魔族高層對于叛徒的狠辣是出了名的.他們縱然是能放過洛林那種高級間諜,也絕對不會放過他的.只要被人抓住就是個死,而且還是不得好死.

最少也是扒皮實草點天燈.

如果能順利地逃脫大難,求一個活命,他自然是極為高興.

洛林也不說破,當下看向了尤爾.

尤爾也是一臉的疑慮,道:"咱們盡量吧,如果能量耗盡話,就先找一個島子藏起來,避開亡靈法師們的搜查,在大海上,沒有人會比我們更熟,然後咱們再一點兒一點兒地向著那邊運魔法晶石.

我們家里也是家大業大的,而且還有教廷的支持,想要搞到一些魔法晶石,自然不在話下,只是時間長短的問題."

洛林笑了笑,道:"你忘記了魔法協會了.只要放出風去,咱們搞到了個戰爭堡壘,他們會拿著大把大把的金幣水晶,哭著喊著要過來義務幫忙的.到時候怕是你不收都不行,那些老家伙會在這里撒潑打滾的."

想起法師們那種刁鑽古怪的性格,尤爾當下也是哈哈大笑起來.

雖然現在尚未成功,但是想到那時的風光,他也是感到跟著洛林,深入虎穴,冒的這一次險,著實是太值了.

當天黑之時,薇拉也與那名黑暗法師換了三次的班.那戰爭堡壘的能量終于耗盡.

此時,這個被脫光光了的戰爭堡壘早就已經遠離了陸地,來到了茫茫的大海之上.

最後,兩個人一起聯手,將那戰爭堡壘緩緩地降下,最後在尤爾的指點之下,停在了一個小島的密林之中.

那小島雖然距離白胡子的總部有一定的距離,可是也是他們的一個秘密基地.

在那戰爭堡壘停穩之後,洛林也是長長地松了一口氣.

他也是再也不用擔心,這個戰爭堡壘會被那些聞訊而來的,憤怒的亡靈法師們給聯手摧毀.

在這大海之上,想要找一個戰爭堡壘,那簡直比從海底撈一根針強不了多少.

但是盡管如此,他仍然是放心不下,直到海盜們一起動手,用樹枝草藤,將那個戰爭堡壘完全地掩蓋,藏了起來.

從外面再也看不到有一絲戰爭堡壘的痕跡,洛林這才滿意地點了點頭.

余下的工作,就和他無關了.要全數交給尤爾負責.

收集魔法晶石,然後再一點兒一點兒地秘密運過來,最後躲過亡靈法師和魔族的眼線,將那個戰爭堡壘開回到聖光大陸.這任務也是相當的艱巨.但是卻也是極其偉大.一旦成功了,就會名存史冊.成為受萬人敬仰的英雄人物.

眾人忙完之後,從密林當中走了出來,來到了外面.

由于做海上生意,風險極大.時不時的,就被打個船只殘破.因此上,他們特意設下了數個秘密的基地,以便可以隨時維修和更換.而這個小島就是其中之一.

在一個秘密的碼頭之上停著數艘的中型帆船.那些船只雖然外表有些簡陋,但是卻也是這海上極快的船.

洛林當下帶著薇拉幾個,跳上了其中的一艘,然後看著尤爾道:"咱們就此別過,我們還要回去."

尤爾當下一愣,道:"大人,您……您己經立下了如此的功勳,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成就,怎麼……怎麼還要以身犯險?"

洛林歎了一口氣,道:"不回去不行啊.這不是為了女人嗎?雖然她們以禍國殃民而著稱,但是這個世界沒了她們還真不行."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六百七十六章 胸懷寬廣    下篇:正文 第六百七十八章 發獎金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