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六百七十八章 發獎金   
  
正文 第六百七十八章 發獎金

第六百七十八章 發獎金

尤爾聽了洛林的話,當下也很是感同身受,一副與我心有戚戚焉的樣子,很是深沉的長長歎了一口氣,附和道:"是啊,是啊.不是說東方有個哲學家說過嗎?女人和小人一樣,全都是極難對付的生物.太寵了,就登鼻子上臉的.疏遠了,就會在背後說壞說.嫌你對她不好.反正是很難讓在她們跟前落一個好."

"哦,你也知道這句名言,說的真是對極了."洛林也是哈哈大笑了起來,覺的這位少幫主不愧是從楓葉丹林出來的,和自己很有共同的語言.

尤爾頓了一下,看著洛林好像有些迫不急待的模樣,不禁道:"怎麼?你還很趕嗎?"

洛林一滯,歎了口氣,說道:"不趕不行啊.再不趕的話,說不定等我過去,她就成別人的人了."

尤爾當即一驚,歎道:"原來你這要是去搶親啊?難道你早早就有閃族的女人了."

洛林苦笑了一下,道:"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吧."

尤爾立時舉手致意,連聲說道:"佩服,佩服∼!"

接著,他神色一黯,想起了當年的某一個頭戴著鮮花,身著白紗的少女,歎道:"如果……如果當初我要有你這個勇氣……"

他剛說到這里,就聽身後有一個嬌柔的聲音傳來,道:"如果你要有這個勇氣的話,那要怎麼樣啊?"

聽到這個聲音,尤爾立時打了一個寒戰,洛林看到尤爾的表情在幾分之一秒內就換掉了,不禁在心里暗暗好笑,這個尤爾也是個好男人啊.

尤爾急忙彎下了腰來,臉上賠著笑臉,道:"如果我有他的勇氣,一定要先給你買幾件漂亮的衣服,順便再去把城里最貴的首飾給你買來,哈哈,哈哈哈哈……"

說到後來,不住地干笑.

洛林看了一眼,正是當初見過的那個身懷絕技,武藝高超的女舞者.此時她一身的勁裝,看上去極是英氣勃發.

洛林這才意識到,雖然這一路也是同行,但是自己一直操心著戰爭堡壘的事情,沒有太過注意.

他當下也沒有說話,只是向著那女人微微地點頭一禮.心中卻是暗道:***,尤爾這個混蛋夠可以的,在那酒館里面當老板的時候,就已經有一個老板娘了.沒想到這痞子居然有膽量包小三?

只見她嫋嫋的走到尤爾身上,伸手熟練的在尤爾肥肥的腰上掐了一把,嬌嗔道:"死鬼,買那麼貴的東西不要花錢嗎?你現在很有錢啊?"

洛林不禁抬頭又看了那女人一眼,心里暗道:不錯嘛,這年頭知道替男人省錢的女人比有良心的地產商都少.尤爾這個死胖子,還能攤上一個這麼賢惠的.

這時只聽那女人接著說道:"你去給我搶回來就行了∼!"

洛林差點一口氣笑噴了出來,趕緊強制忍住,結果被嗆住了,連連咳嗽.

尤爾就當什麼沒聽見,很干脆的呵呵傻笑兩聲.

洛林暗暗對尤爾挑挑大拇指,露出一個敬佩的表情.

尤爾則很是苦笑了兩聲.

洛林一轉頭,看到小白在雷歐的鼓勵之下,苦著臉,走在顫巍巍的踏板上,正小心翼翼地登上了船來.

小白走的一步三停,大腦袋低頭看一下水面,嚇的緊緊閉上眼睛,雷歐催上兩聲了,就微微睜開眼睛挪上兩小步,然後再低頭看看水面,又嚇的不動了.

雷歐在小白身後又是催,又是推,累得頭上一層白汗.

洛林不由心中一動,然後大聲問道:"雷歐,我讓你給大家發的獎勵經費,你都給了沒有?"

眾海盜們聽到洛林提錢了,不由全都是心中一動:什麼?還有獎勵和經費?這種好事,我們怎麼沒有聽說呢?從頭到尾都沒見啊,難道那些錢全都被那個小死胖子私吞了嗎?不行,這個一定要搞清楚.

他們一邊想著,一邊悄悄地放下了手上的工作,一齊向著這邊望來.

雷歐此時將小白順利地弄到了船上,這會兒正在噓噓的喘氣,摸了一把腦門上的汗水.

聽到洛林這麼問他,雷歐一拍腦門,道:"噢,這件事情啊,你不說我還都忘記了呢.我給他們發了一大部分了,剩下的沒幾個了."

說著,他伸手從小白背上的口袋里面掏出一個錢袋,然後又找到薇拉,從她那個空間戒指里面也是掏出一個袋子.

最後,他抱著那個袋子來到了船邊,先是費力的扔在船幫上,然後向下一推,將那兩個袋子一起推到了岸上,這才滿意地拍了拍手.

雷歐看著眾人不明所以的目光,當下雙手插腰,理直氣壯地解釋道:"老大說了,參加行動的每人發一筆獎金,這些錢就都是了.

不過除了那些值勤的痞子們,剛剛那些個和我對賭的家伙每人都被我彈了七個腦崩,拿了七個金幣,已經付給他們了,這錢可要從他們那里扣出來,對了,還有那個女人.她也是拿過了,不用再給."

眾人一時不禁面面相覷,什麼叫拿過了?為什麼要扣除?什麼時候拿過了?我們怎麼就不知道?還有,這關腦崩什麼事?

他們當下一頭的霧水,如何是好.

見雷歐把獎金都付清了,洛林擺擺手,示意船只出航.

看到那艘帆船揚帆起航,馳離了碼頭.這才有人明白了過來——***,這個小死胖子用我們的獎金,和我們賭博.白占便宜,彈人的腦崩.

一時間,眾人很是哭笑不得,——"枉自一大幫的大老爺們兒,大活人,也是拳頭上能站人,胳膊上能走馬的英雄好漢,全都讓一個小死胖子給坑了∼!

而且當時是誰說,那個小胖子用腦崩換金幣缺心眼兒的?

明明缺心眼的成我們了.

而且還生怕那個小胖子不高興,不玩了.所以大家也都是故意大聲慘叫,裝作很受不了的樣子,再在看來,那才是不折不扣的傻瓜∼!

在郁悶之下,差一點兒沒有把胸中的血給吐了出來.

那女武士也是一臉的癡呆,喃喃地道:"三十老娘倒繃孩兒.虧大了,老娘憑白讓人坑了好幾個吻去.這個缺德帶冒煙的小死胖子∼!

回頭我非要……回頭我非要……"

她咬牙切齒地說了好幾遍,最後卻是撲嗤一聲笑出了聲來,隨即再也忍不住雙手抱著肚子,哈哈大笑了起來.

她一邊笑,一邊罵道:"那個該死的小死胖子∼!"

聽了她的笑聲,一眾海盜們當中也是有人忍不住笑了出來,隨即笑聲越來越大,越來越多,最後所有人都是放聲大笑了起來.

自己這一大幫縱橫七海的海盜,全都是久經風霜的老油條,在江湖上提起來也是響當當的人物,加起來都快要五六千歲了.

結果卻被一個小胖子給坑的昏頭轉向.大家都被他賣了,還大叫著便宜,認真地幫著他數錢,生怕少了一個銅板.

這種事情剛想起來確實是令人蹩悶到吐血,但是隨即想想,這卻是一件說多可笑有多可笑,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事情.

不過,眾人卻越發的肯定,那個小死胖子看來真的是天上的星星了神仙了什麼轉世,將來一定是個了不得的大人物.

他們看著遠處的帆船,急忙高聲大叫,不住地揮手.

"再見∼!"

"回頭再見∼!"

"再見了."

"一路保重∼!"

"……"

"小少爺,回頭來的時候,咱們再接著賭∼!"也不知是誰喊出了這麼一聲,眾人頓時一片的沉默,呼喊聲停頓了下來.

隨即他們惡狠狠地向著那個痞子撲了過去.

"***,你還想要讓那個小流氓坑我們啊∼!"

"你這個家伙,嫌人丟的還不夠."

"你丫的究竟是哪一頭兒的?"

"打他,打他∼!"

"弟兄們讓讓,讓我踹丫的幾腳……"

"……"

隨即慘叫聲,怒吼聲不住地響起.

那女武士看著帆船遠遠地消失在了黑夜當中,只有帆頂上的夜航燈仍然一閃一滅,依稀可見.

她的心中不禁充滿了離愁,縱然那個小胖子很坑了眾人一下,但是卻也給大家帶來了不少的歡樂.

大家過的是將腦袋別再腰帶上,刀口舔血的戰斗生活,從來沒有像現在這回,快快樂樂的就做成了一筆驚天動地的大買賣.

別人她不知道,但是她卻知道這件事情自己是會永遠的記住的.

尤其是在自己用力地蹭著那小死胖子粉嫩的小臉,親的他哇哇大叫,眼淚汪汪的時候,是會記下一輩子的.

只是人海茫茫,世事難料,前途又極是艱險,他們這一去,不知道以後還有沒有機會再見上一面了……

想到這里,她不禁抬起頭來,看著尤爾,幽幽地道:"你說我們還能再見過他們嗎?"

尤爾卻是一笑,篤定的說道:"能,肯定能的.這些人全都是一代的英雄豪傑,不管走到哪里,都是會發生轟轟烈烈,驚天動地的事情的.他們的名字一定能震動天下,到時候,找到他們就很容易了."

他頓了一下,像是為自己找借口一樣,然後又接著說道:"不說別的,就看這一次咱們搶來了一個戰爭堡壘,這種事情以前敢想嗎?"

那女武士聽了,當下也是贊歎了一聲,道:"不錯.真是以前做夢都沒想過,就是看著戰爭堡壘,我到現在還是不敢相信.那可是戰爭堡壘啊∼!

在史詩當中才存在的東西,可就跟做游戲一樣,我們居然能順利地搶到手.這簡直,這簡直就是一個奇跡∼!"

說完之後,忍不住又是長長地歎了一聲.然後輕輕地依偎在了尤爾的懷里,春水盈盈地望了他一眼,喃呢地道:"你說,要是我們也生一個像那個小死胖子一樣孩子多好?"

尤爾卻是臉一板,道:"不好∼!"

那女武士當即身形一震,全身僵硬著轉過頭來,看著尤爾,冷冷地道:"不好?"

那雙手已經滑溜到尤爾的腰間,再有一個不字就要狠狠的掐上去.

尤爾像是絲毫也不知道危險臨近,理所當然地點了點頭,道:"當然不好.生一個怎麼夠,一定要生十七八個才好.你想想,咱們十七八個胖孩子,坐在一起和弟兄賭錢,該有多壯觀."

那女武士一滯,然後愣愣地看著尤爾,見他仍然板著臉,一本正經的模樣,當下忍不住再次哈哈大笑了起來.一邊嬌笑著,一邊嗔道:"什麼十七八個的,你當人是母豬嗎?"

尤爾卻不答話,而是哈哈大笑,然後伸手一抄她的纖腰,在她的驚聲尖叫當中,將她抱了起來,然後扛在肩上,大步地向著碼頭後面的密林走去.

那女武士當下不住地掙紮,道:"放我下來,放我下來……"

此時,一眾海盜們看了,一時間,口哨聲,起哄聲大作.

看到他們消失在了遠處的密林,而不是在旁邊的房中,海盜們一時間不由放聲狂笑,大歎少幫主的厲害.

他們一起聚在了篝火旁邊,開懷暢飲,放聲高歌.

出死入死過的人們都是這樣,更加珍惜著活著的時光,縱情享樂.

洛林幾人乘著船,並沒有直返加勒比.

他可知道,現在那個地方必在是一片的混亂,數萬名誓志複仇的勞工們將像是出欄惡虎一樣,向著那些貴族豪強們猛撲過去.到時候,人腦子都要打成了醬豬頭肉了.

加勒比港本身足夠堅固,起義軍如果夠聰明的話,就不會去攻打它.但是洛林估計加勒比周圍的市鎮全都跑不了.加勒比港內現在也一定是戰備戒嚴.

到那個地方去,那不是自找麻煩嗎?

因此上,洛林沿著海岸線北去.向著閃族的首府阿卡德林而去.

雖然阿卡德林皇城雖然不在海邊,但是卻也在北方.從海路走,總比陸路來,要方便上許多.

更何況,魔族一直對下面的百姓們橫征暴斂.他們不把百姓當一回事,百姓當然也不把他們當一回事.也全都是揭竿而起.那地面上自然一點都不太平,匪盜遍地.

在海上航行了數日之後,這一天,眾人坐船來到了一個港口當中.

由于夏日將盡,而且地近北方,這里的天氣已經是涼爽了許多.令人感到極是舒適,在船上吹著海風很是享受.

洛林站在船頭,以自己這幾年養成的職業本能,仔細地打量這個港口.

這港口不大,只停著數十艘的商船.而且這些船只大多數也是破破爛爛,無助地漂在水面上.中間有幾艘小艇和漁船來回的穿梭.

雖然碼頭上也有人走來走去,但是卻全都是有氣無力,給人一種頹廢的感覺.碼頭上一點都不熱鬧,見不到交易,裝卸時的喧囂聲.

洛林不禁略略地挑了一下眉毛,這種港口雖然小,商貿不發達,不引人注意,但是這對于自己來說,卻並不算是極好的掩護.小地方的人流也小,說不定,這港口上的人閑極無聊,會記下自己這些人的面孔.

想到這里,他當下決定,回頭離開的時候,讓這些海盜們接應之時,一定要換一個地方.

此時,船只一震,穩穩地靠在了碼頭之上.

洛林和船上的海盜交代了些話,諸事商定了之後,幾人當下棄船登岸,剛走了沒兩步,當下就見一個身穿黑衣,頭戴黑色烏鴉羽毛,長著長長鷹鉤鼻的家伙走了上來.

他看著洛林幾個,當下側身一橫,攔在了他們的面前,道:"幾位,等一下.我是本港的稅吏.你們還沒有登記入港,請交出身份文書,說明從哪兒來,到哪兒去.每人交十個金幣的入港登記費."

洛林一怔,回頭看了看後面的船只,又轉過頭來,看了看那稅吏的身後.只見有十多名閑漢正站的遠遠的.

他們好像是預感到會有什麼熱鬧發生,一個個全都眼中帶著興奮,看著這邊.

此時,那稅吏不耐煩地跺了跺腳,道:"快一點兒.我還有事要忙呢."

雷歐此時道:"十個金幣?這……"

不等他說完,那稅吏眼中閃過了一絲的輕蔑,然後怒聲叫道:"十五.每人十五個金幣∼!"

雷歐認真地看著他,道:"你這也太沒有禮貌,最起碼也應該聽我把話說完……"

那稅吏當下大怒,破口罵道:"誰家的小兔崽子,居然敢給我說禮貌,有家養沒家教的東西∼!"

說著,當著洛林眾人的面,抬起腿來,就向著雷歐跺去.

洛林看了,當下眼中寒光一閃,抬手就是一個耳光重重的抽了過去.

就聽'啪’的一聲脆響傳來,響徹了港口的上空.清清楚楚地傳入了在場所有人的耳中.

在重力之下,那稅吏重心不穩,當下原地轉了一圈,這才停了下來.

他從來借著權勢也是為惡慣了的,何曾受過如此的欺負,當下被打的有些懵了.以手捂著高高腫起的腮幫,難以置信地看著洛林,顫聲道:"你……你敢打我……"

這個稅吏在碼頭上看了一會了.

以他眼光看來,洛林幾個人是坐著一艘破船而來的,身邊只有一個不大的女孩子和一個小男孩,看那樣子,頂多只是路過的商人或者旅客,是那種沒權沒勢的人物,如果這會上岸的是前呼後擁的貴族,他早就跑過來獻殷勤了.

因此上,他這才上來宰肥羊,卻沒想到,這肥羊沒有宰著,上來就被人給揍了.

洛林此時手仍未收回,聞聽此言,當下趁機反過了手來,乾淨利索地向回一帶,又是一個耳光抽了過去.然後道:"***,老子打的就是你,怎麼了?"

那稅吏還沒有反應過來,當下被打的又是轉了一個圈,再次昏頭昏腦地站在了洛林的面前.

他用力地晃了晃腦袋,盡力清醒了過來.然後咬牙切齒地指著洛林的鼻子,道:"你……你這刁民,居然敢毆打閃族稅吏,暴力抗法……"

洛林看了,抬腿對著他的肚子就是狠狠的一腳狠踹了過去,罵道:"我抗你奶奶.居然敢給大爺我扣帽子,大爺我給別人扣帽子的時候,你丫的還是液體呢∼!"

說完,猶自不解恨,抽出手槍來,槍口一倒,用槍柄對准了那個痞子的腦袋就砸了下去.

那稅吏當即慘叫了一聲,雙手捂著腦袋,滾倒在地上,鮮血如注一般嘩嘩地流下.

他當下不住地慘呼大叫,道:"打死人了.打死人了.大家快來啊……"

在他的叫喊聲中,只見遠處一群人手執著各式的武器,蜂湧著走上了前來.

洛林原本以為他們會是港口上的衛兵,但是抬頭一看,卻發現自己錯了.

那些人全都是穿昂貴的華麗服飾,有人身上還有金飾,但是卻穿不出一個人樣,就像是衣服套在了猴子身上一樣.

他們一個個高挽著袖子,身上紋著各式各樣猙獰的刺青.歪戴著帽子,叼著草根,脖子上戴著粗大的金鏈.一看就知是港口上的流氓青皮.

洛林掃了一眼,周圍沒見一個穿軍裝的衛兵.

雷歐看了,不禁驚奇地瞪大了眼睛.

他低頭看了看那稅吏,又看了看那些流氓們,然後喃喃地道:"***,這官兵什麼時候,和流氓成了一家人了?"

洛林冷冷地看著那些流氓,冷哼了一聲,道:"官兵和流氓本來是對手的,但是為了摟錢,他們自然而然地就同流合汙了."

雷歐歪頭看了他一眼,道:"怎麼會?故事里面那些流氓不是全都很有正義感的嗎?只作流氓不當走狗."

洛林當下一笑,道:"是啊,他們是很有正義感,很講義氣.但是別忘記了.這些都是騙人的.

一幫痞子想要不勞而獲,敲詐別人,收護費,賣白粉……做盡了壞事,卻說他們有正義感?就像是劫匪把你搶光,卻給你留了幾個銅板的車費一樣.

這本身不就是一個冷笑話?"

雷歐側頭想了想,當下重重地朝地上吐了一口痰,道:"***,原來是這樣啊∼!照這麼說,真該把他們送勞改營里面,讓他們義務勞動一輩子."

在他們聊天的這一會工夫,那些人已經來到了棧橋之上.

由于這里只有一條通道,他們不得不擠在一起,排成了一條長龍.但是他們仍然是表情凶狠,一臉猙獰地看著洛林幾個,不僅大聲的咋咋呼呼,時不時地揮舞著手中閃亮的刀子,狼牙棒,試圖給他們心理上的壓力.

卻見對面的人根本不吃他們這套,反倒是像看傻瓜一樣看著他們,感覺自尊心受傷的流氓們,把表情擺的更凶惡,扯開嗓子叫的更高聲.

那稅吏雖然倒在地上,但是看到那些人前來,當下也是連忙向前爬了幾步.覺的脫離了洛林的危脅范圍,這才從地上爬了起來.

他以手按著傷口,然後指著洛林幾人得意地大笑,道:"你這個孫子,無非就是幾個賤民,居然敢打我,今天你是別想活了,大爺非要弄死你,出出這口惡氣.

那個小胖子,我要將他騸了,賣給貴族家當太監.至于說那個小姑娘,你不用擔心,我會把你賣到地下黑市上去.藍頭發的,相信有很多貴族都會喜歡."

說著,極其下賤地舔了舔自己肥厚的嘴唇,一臉的猥瑣.

洛林也不動怒,而是向著薇拉淡淡地道:"扔一個閃電過去看看,我聽說在這種情況下,連鎖閃電的光影效果最好."

那稅吏聽了洛林的話,當即感到腦子里面嗡地響了一聲,像是炸開了一樣.在恐懼之下,差一點兒就尿了褲子.

什麼什麼……扔一個連鎖閃電……難道……難道那個穿著一身女仆裝的藍發小姑娘是……是一個黑魔法師?

不,不,這是絕對不可能的∼!

強橫殘忍的黑魔法師,決不可能是一副洋娃娃的樣子.

對,他們一定是嚇唬人的∼!

他剛想到這里,就見薇拉雙手一握,已經有藍色的閃電光球開始聚集,那稅吏眼睛的瞳孔當即縮成了一個針尖的大小.

他就感到整個人像是石化一樣,一動也不動,只能呆呆地看著眼前的這一幕.

心里只有一個念頭:死定了.

此時,那些流氓青皮們也是看到了薇拉手中的閃電.

他們原本以為這幾個外鄉人孤身到此,極好欺負,但是卻沒有想到他們當中居然還有魔法師.

他們一個個也是嚇的魂飛魄散.

這是什麼天理啊∼!

你說你一個好好的魔法師不穿魔法長袍,卻穿著黑裙白罩,腳上穿著白襪黑漆皮鞋,看上去天真可愛的女仆一樣.

這……這分明就是釣魚嗎?

黑暗法師在大陸上是什麼地位?

殺他們這些普通人都不算犯法的∼!

宰了就宰了,除了貴族,沒人敢在法師跟前唧唧歪歪.

有腦子轉的快的,當下高聲叫道:"誤會,誤會,我們只是過來看看,其實是給你們幫忙的."

他們一邊說著,一邊加速向著這邊沖了過來.

這些痞子可也知道魔法師近戰是弱項,打算著沖到近前,這才翻臉,對著洛林眾人痛下殺手∼!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六百七十七章 果奔的飛行    下篇:正文 第六百七十九章 壞人的好處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