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六百九十六章 敲詐高手   
  
正文 第六百九十六章 敲詐高手

第六百九十六章 敲詐高手

"跟我走一趟."

這句話雖然字面意思普通,但是背後卻暗藏著無數種的可能.

像少女對著情人撒嬌一樣說出這樣的話,一般情況下,後面都是要發生很黃很暴力,很少兒不宜的事情,指不定還要搞出個人命來,一加一等于三.

但是也有可能是未來的丈母娘想要借機,認真地查查你銀行存款余額情況.順便審查一下你的祖宗三代,看看你的房子是多少坪的,蹬什麼牌子的自行車,有沒有等重的瑪尼把她女兒娶回你家.

要是像蓋世太保,中情局,軍情五處,fbi,肅反委員會之類的秘密警察對你說這一句話,那後面的情況不言而喻,等著就是滿清十大酷刑什麼的,也是很黃很暴力的,很少兒不宜的事情,指不定也能搞出人命來,不過這邊就直接清零投胎了.

基本上,按照概率學來說,說這句話的如果不是女人,百分之百沒什麼好事,如果是青春靚麗的女孩子,還得是你的女朋友,縱然如此,還是有百分之五十不會是什麼好事.

而現在,那名年青的軍官一臉驕橫狂傲,怎麼看也不像一名含羞帶怯的少女,板著一張死人臉好像所有人都欠他幾萬塊錢一樣.

因此上,在坐的這些位雖然全都是糙到不能再糙的大老爺們,但是卻也知道,洛林這一次一旦去喝咖啡,那情況可是不容樂觀.

他們不由全都緊張了起來.

這可就糟糕了,洛林可是大家的財神爺,萬一他要是出了什麼事情,自己可就發不了財了.

這邊才剛湊齊一筆錢,懷揣這發財的美好願望來投資參股,這事要是黃了,以後幾十年都不會再遇得上了,自己還得回去吃那份死工資.

軍法官拉沃挺身而起,在場的軍官中也就他身份較高,拉沃笑著向那年青的軍官說道:"雅克,究竟是什麼事情啊?還值得你親自跑一趟,你能不能跟我們透露一些."

那軍官板著臉,雙腳一磕,'啪’的敬了一禮,然後生硬的道:"大人,這是統領大人的命令,恕我難以從命."

拉沃發現自己居然也被掃了面子,不禁很沒意思地摸了一下鼻子,眼中怒氣一閃,不過立刻就掩飾下來,最後只是訕訕的笑了笑.

那年青的軍官昂著頭冷冷地掃了這一屋子的軍官,眼中露出了一絲厭惡,輕聲罵道:"一幫敗類∼!"

一句話把全屋子的人都給罵進去了,眾軍官們頓時心頭火起,但是面對著那人冰冷的目光,卻又好像自己終究還是做了什麼不體面的事情一樣,不禁有些心虛,臉上惴惴然的,不知如何是好.

面對著那人的指責,有一瞬間,這些軍人們幾乎都要站起來,奪門而逃,不過他們摸摸自己帶來的錢袋,不安的扭扭身體,又坐了下來.

此時,就見旁邊的側門一開,一名同樣年青的軍官大步走了進來.

他憤怒地看著雅克,怒聲喝道:"雅克,你這個該死的混帳東西∼!我本來是不想說的,但是你這也太不像話了.

你這狗娘養的,你算個什麼東西,憑什麼對我們橫加指責?

噢∼!你仗著你爸爸是貴族,家里有千傾的封地,又是獨子,可以吃穿不愁.就當我們這些窮人是敗類?

你這孫子要是憑著你的成績,能這麼輕松當上軍官嗎?文不成武不就,又沒有積攢一點功勞,還不是因為有一個好爸爸?

你替我們這些窮軍漢們想過沒有?

我們也是人,我們也得吃飯.我們的家人也得要活著.我們殺敵賣命有過一句怨言沒有?可他媽我們過的什麼日子,一年軍餉連個廁所都買不起,誰家不是老小七八口人.

大家都是拼命報國,憑什麼你們靠著有一個好爸爸,就可以上好學校,有一個好前途.我們的家人孩子就得要上那些爛學校,回頭還得拼命地找工作,這才能活下去?***,我們是出的力比你們少?還是交的稅比你們少?論對帝國貢獻,我們這些窮人比你們這些貴族還多,你們有錢還不用交稅.

就你們是人啊?

我們也有權力去多賺錢.也有權力讓自己的家人吃好一點兒,穿好一些.過上好日子.

也有權力去讓自己的孩子上貴族學院.回頭給他按排一個好出路,讓他不用為找一份糊口的工作,到處奔波卑躬屈膝,累的像條狗一樣∼!

老子們又是玩命,又是交錢,養著你們這些官僚貴族,就是讓你們來鄙視我們的?我呸∼!"

他的話如連珠炮一樣,濤濤不絕.

一眾軍官們聽了他的話,不自主自地又重新挺直了腰杆,連帶著對那名年青驕橫的軍官也鄙夷了起來:原來你這狗娘養的是靠了有一個好爸爸,這才爬上來的.難怪呢∼!媽的,雷洛上尉**是**,好歹人家是出生入死,功勞是自己拿命掙來的.就這還沒見人家狂過,你小子倒是在老子面前裝13.

軍官們看他的眼神都輕蔑起來.

雅克也是被那軍官的這一番話,給說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面容變得猙獰,咬牙切齒的,他惱羞成怒之下,緊緊的攥緊了手中的白手套,幾乎都要在下一刻就要對著那人的臉扔出去,和他單挑決斗.

那軍官看著雅克的舉動,雙手抱懷,冷冷地看著他,道:"雅克,怎麼你還想要和我決斗嗎?行啊,只要你有這膽子,我張開雙手歡迎."

雅克臉色不禁又白了一下,然後收起了手套,板著臉,不露出一點表情,輕聲道:"不,卡諾中尉,我只是奉了統領大人的命令,來叫雷洛上尉的.請他到指揮部走上一趟."

卡諾見他收起了驕狂的態度,不禁冷哼了一聲,心中暗罵:這個該死的草雞.真是丟盡了貴族的臉.

看丫剛才的樣子還以為有多拽,***一嚇唬就尿了,也是個銀樣蠟槍頭

雅克軍官剛要再張口說話,此時就見旁邊的側門再次打開,一名年青的軍官大步走了出來.

眾人看了,急忙全都站了起來,道:"雷洛上尉."

出來的正是一直沒露面的洛林.

洛林向著他們敬了一禮,然後笑道:"各位,不好意思,我們在里面研究運貨的事情,有些怠慢了.還請見諒."

眾人聽了,頓時一震,交換了一個眼色,紛紛心中暗道:這個痞子行動可是真快啊.這才幾天,他就要開始動手了.虧的自己聰明,見機早,行動快,要是晚了,說不定就趕不上了,人家運作起來再來入股,就麻煩了.

但是也有人看著旁邊雅克,心中卻充滿了疑慮:這生意雖然賺錢,但是看著那個痞子的模樣,好像統領對這個很不滿意,這公司畢竟是在統領眼皮子底下,他老人家要是有意見就麻煩了,也不知道這一次的生意究竟能不能做成.要是做不成,入了股不就白虧了……

一時間眾人表情各異,各自沉吟了起來.

洛林看著眾人的模樣,爽朗地一笑,道:"各位不用著急.指不定統領大人找我有什麼要緊的事情.不過,如果信不過我們呢,你們也大可以現在把股份撤回去,我們原價奉還.咱們做生意講究的是信譽,最重要的是你情我願的,買賣不成仁義在,是不是啊?"

眾人當中有人當即哈哈大笑起來,對這個草台班子的走私公司越發看重起來.

也有人卻是如釋重負,拍了拍胸口,臉上一副慶幸的表情.

洛林看了,不禁暗暗一笑.

那些軍官們的那些小錢,他才不放在眼中,全搓起來才多大一堆,還不一定有他們在加勒比港炒番茄掙的多.

只不過是想著遵守官場千年不破的鐵律潛規則,'花花轎子眾人抬’盡可能地將更多的人綁到這個戰車之上,利益團體越大,公司就越是強勢,行事就更為方便.

但是由于公司膨脹過快,難免良莠不齊.

現在正好借機有不堅定的家伙給清除出去,免的以後又會生出什麼麻煩來.

洛林的主要目的可是來給閃族人搗亂,破壞他們的遠征計劃,開走私公司可是有自己的打算,一點沒打算造福閃族人民的.

但是這些從理論上講,已經算是帝王權術,最低也是總經理秘藉的東西.這種高深的學問就是別人搬著整箱的金幣來也不傳授的,要不然以後就不會有那麼多人寫什麼管理學的書賣了.

因此上,他也不說破,只是向著雷歐使了一個眼色.

雷歐也是心領神會,不動聲色地點了點頭,然後很揮了揮手,那意思大包大攬,這邊兒的這些小事兒,他可以全罩了.

洛林一笑,轉頭看向了雅克,道:"怎麼著?中尉?難道還要我帶路嗎?"

雅克一愣,頓時清醒了過來.

他狠狠地掃了這一屋子的軍官,在心底記下所有人的面孔,然後暗暗發誓,心道:"今天失了面子,但是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回頭等統領大人收拾了那個雷洛.我一定要借機把這個場子再找回來.

尤其是那個卡諾.回頭一定要整的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發完了誓之後,嘴角不禁露出了一絲怨毒得意的冷笑.然後向著洛林一伸手,得意洋洋地道:"請吧,上尉."

洛林哈哈一笑,然後邁步走了出去,從雅克身邊走過的時候,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

雅克最後看了一眼房中的眾人,然後張了張嘴,無聲向卡諾道:"你給我等著∼!"

卡諾換他一個輕蔑的微笑,哼了一聲,然後伸出一個中指對他晃了晃.

雅克重重地哼了一聲,然後,這才跟在洛林的身後,走了出去.

卡諾看著他的背影,不禁向著地上重重地吐了一口痰,罵道:"***,什麼東西∼!就是因為有這些個不學無術,除了內斗整人,屁本事沒有的王八蛋當了軍官,所以我們禁衛軍現在才這麼被人看不起∼!"

拉沃中校在旁邊哈哈一笑,道:"卡諾中尉,你也別和這些人渣一般計較.狗咬你一口,難道你還再咬狗一口?咱們該干什麼干什麼去.活的高興了,就可以氣死他們了."

卡諾很是驚奇地看了看這位軍法官,誰都知道軍法處那幫狗崽子們一向也是以整人為樂,沒想到拉沃中校居然還是一個犬儒哲學者,真是太丟軍法處那六親不認的赫赫威名了.

但是在此同時,卻也很有幾名軍官突然想起自己家里面好像還有很重要的事情,打了一個哈哈,然後抱著自己的錢袋,飛快地溜走了,一路跑的是腳下生煙,好像後面有什麼猛獸在追著一樣.

而且也有人得到了消息之後,開始登門,表示家里面突然著火,地震,海嘯,核電站泄露出,需要調資金回去,展開重建工作,希望把入股的資金都抽回去.

雷歐卻也極其干脆,只要是來要求退款的,打開大門來者不拒,當即就開出條子,讓對方去銀行提錢.

人都有從眾心理,看到有人退錢了,其他的人就坐不住了,越想越擔心,感覺事情不妙,再加上別人一攛掇,說什麼"去晚了就沒錢可退了"

很多已經入股的也著急了,紛紛擠上門來要退款.

雖然雷歐辦事效率極高,但是這來來往往的,一直不斷,鬧的不亦樂呼.

卡諾看著那些軍官,氣的不禁破口大罵,道:"你們這幫狗娘養的投機分子.當初哭著喊著要送錢的是你們,現在看著風向倒了,哭著喊著要拿錢的又是你們,你們還有一點兒廉恥嗎?"

來退錢的軍官也是訕訕的,不過畢竟關系各自的身家性命,大家把錢包一裹,灰溜溜的就走了.

雷歐在旁邊卻是連連搖頭,道:"這位中尉大哥,這就是你不對了.大家也都是辛苦錢,想著可以保本盈利也是人之常情,咱們做生意的,講究的是你情我願,和氣生財.和氣生財嘛……"

卡諾不禁很是驚奇地看了看那個白白胖胖的小死胖子,對他很是刮目相看.他***,這個孩子這才幾歲的年紀,就有如此的肚量?

不說別的,僅就這心胸,在那些傳說當中,也絕對是出相拜將的絕世英傑∼!

看人家,從大到小,這哪一個不是英雄人傑,有見識,有膽量,有能力,再看看自己身邊的那些家伙,又有哪一個不是飯桶草包?

再要麼就是一幫氣人有,笑人無,見不得別人有一點兒好,一點兒的成績,一旦有了,哪怕是對自己沒有好處,也非要搗散搗亂的攪屎棍子.

見小利而忘義,干大事而惜身,打起仗來怕死,搶起功勞來爭先.生生把有無上榮譽感的禁衛軍搞得烏煙瘴氣.

我們閃族的國家大業,就是毀在他們這些人渣的手中∼!

在此同時,他也下定了決心,跟著狼走吃肉,跟著狗走吃屎,以後無論怎麼樣,哪怕惹到他們煩了,也絕對是要跟在他們的身邊,多學學人家的這些本事,跟著長長見識∼!

以後就是不當禁衛軍,有這身本事,在那混不到一口飯吃?

他正思付之際,卻沒有注意到有三名軍官從身邊匆匆經過,走進了房中.

雷歐看到他們三個,讓報了名字,然後又從帳本上查實了他們的投資,當下開出了條子,道:"你們也一樣,到外面的銀行提錢.走吧∼!"

那三人接過了條子,又看了看雷歐,然後互相對視了一下,不約而同地露出了一絲的詭異的笑容,現在大人不在,光是這一個小胖子,那不是好欺負的很?

其中一人將條子收了起來,然後雙手抱懷,陰聲怪氣地道:"這位雷總經理,這麼辦可是有些不太地道吧?"

雷歐一愣,聞言笑了起來,停下了筆來,然後將眼前的小墨鏡向下拉了拉,露出那雙黑白分明,如同葡萄一樣的大眼睛,奇道:"怎麼不地道?"

那左邊的軍官呲著一嘴的黃牙,奸笑了起來,道:"我們兄弟把錢交給了你們,啊不……是借給你們公司,就算是退錢,按照規矩,你們不也應該退些利息什麼的?"

那右邊的軍官也是陰陰一笑,道:"我們也很好說話的,看你們生意不好,我們也發發善心,不要多,只要十分利就足夠了.

我們一共投入了三千金幣,用了三天的時間,你給了我們三千金幣,所以還欠我們九百金幣的利息.

喂,小子,快拿出來吧,我們和雷洛上尉畢竟都是軍中的同僚,萬一到時候,動起手了,大家臉上都不好看."

眾人聽了,頓時一片嘩然.第八中隊的人一個個氣的不住地咬牙,看著那三名軍官,兩眼幾乎都噴出火來.

他們紛紛叫罵起來:***,你們這些狗崽子,這也太欺負人了,看到風聲不對,你們退錢也就算了.居然還想要趁火打劫.想要敲我們的竹杠?

都捋起袖子,攥緊拳頭,只等雷總經理一聲令下就揍這些狗娘養的.

那三名軍官卻也毫不相讓,重重地一拍桌子,高聲叫道:"你們這些下賤該死的兵痞,狂個毛啊?你們的那個隊長這一次被統領大人叫去了,他不一定要落一個什麼下場呢∼!

你們這些跟在他屁股後面打哄的兵痞們,到時候,也肯定落不了什麼好下場∼!看你們到時候狂什麼狂."

此言一出,正觸中那些兵痞的心事.

他們一時間全都沉默下來,鴉雀無聲.

那三名軍官看到這里,頓時囂張地哈哈大笑了起來,高聲叫道:"怎麼?嚇尿了吧?說話啊?看你們還有什麼本事,跟我們斗,你們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他們重重地拍著桌子,一邊獰笑,一邊向著雷歐高聲恫嚇道:"你這個小死胖子,快一點兒,快把利息給我們交出來.否則我們可不會客氣的,等我們自己拿,可就不是這麼點利息了,哈哈,哈哈哈……"

旁邊有人正辦理著退款,看到這里,也不禁有些心動,當即停了下來,在旁邊看著形勢,猶豫著要不要也上前,分上一份.

卡諾看到這種情況,頓時氣的雙目盡赤,怒聲喝道:"你們別太過份.當初是你們自己過來要投錢的,又沒有人求著你們,怎麼?你們見死不救,也就算了,難道還要落井下石,你們還是人嗎?

居然腆著臉,欺負一個小孩子,簡直就是下做∼!

禁衛軍里怎麼還有你們這種敗類."

那三名軍官互相對視了一眼.其中一人冷笑了起來,然後將腦袋上的帽子向旁邊一推,歪戴著軍帽,撇著嘴角,嘲弄地道:"我們還就不是人了,你怎麼著吧?我們就是奔錢去的,我們投錢就是為了利潤,今天就欺負這個小胖子了,你怎麼樣?咬我啊?"

說完,三人對望了一眼,然後囂張地放聲大笑了起來.

卡諾氣急之下,伸手就要去摸自己的白手套.就算是拼著一死,也要和他們決斗一場.

雷歐看了,急忙擺擺手,道:"各位,各位,和氣生財,和氣生財嘛,不要動氣,不要生氣了……"

他看了看那三人,歎道:"三位,你們這算術真是不好,十分利,按驢打滾算,三天時間,應該是九百九十三金幣才對.你們還少要了九十三個金幣呢."

那三人驚愕地對視了一眼,隨即大喜過望:這個小孩果然是膽小怕事,被自己一嚇,就主動貼錢了.

其中一人當即笑了起來,道:"是,是,你說的對.我們算錯了,應該是九百九十三個金幣.你快開給我們吧?"

說著,就伸出手來.

雷歐歎了口氣,道:"開票倒不是不可以,但是你也知道,銀行那邊很麻煩的,我給你們開一張票子的話,他們或許不會說什麼.但是一連開兩張,你以己度人想一下,他們會不會起了疑心?認為我是故意給他們找麻煩?銀行那幫大爺脾氣一大,不給你們兌了,你們怎麼辦?"

那三人不禁再次對望了一眼,然後不約而同地點了點頭.

這銀行的門檻高,服務態度不好,在閃族里面可也是赫赫有名的,誰進里面都跟孫子一樣,存錢還好辦,取錢的時候就愛理不理的.不過人家後台硬,實力強,橫也是正常的.

其中一人小心翼翼地問道:"那怎麼辦?"

雷歐翻了翻眼皮,罵道:"你們這幫笨蛋,真是豬腦子.不會先把那張票子還給我.我再幫你們開一張全額的嗎?"

那三人頓時醒悟了過來.

中間那人一拍額頭,口中卻仍然不認輸,道:"你這個小總經理挺懂事的嘛,我剛剛只是考考你而己,哈哈,哈哈哈……"

然後掏出了那張支票又遞了回去.

雷歐接過了支票,拿在手中掂了幾下,然後轉頭看著旁邊看熱鬧的其他人,道:"你們當中有沒有人也想要拿利息啊?"

那些軍官們猶豫了一下,雖然也很想要上前,但是最終卻怎麼也拉不下那個臉來,本錢拿回來就算了,為了這點錢沒臉沒皮的,以後出門會被人戳脊梁骨罵的.

雷歐點了點頭,道:"很好.看來大家還都算不錯."

他伸手將那張支票撕成了碎片,然後笑嘻嘻地看著那三名軍官.

那三名軍官也是笑著看著雷歐,但是等了一下,卻不見雷歐動筆,不禁焦急了起來.

其中一人出聲催促道:"喂,小胖子,你倒是快寫啊?"

雷歐眨了眨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臉純真地道:"這位大哥,你要我寫什麼?"

那人一怔,吃吃地道:"寫……寫支票啊."

雷歐一攤手,一臉無辜地道:"這位大哥,我們做生意的一向和氣生財.我剛剛已經給你們寫過了.在坐的這些人可是都可以給我做證的.憑什麼還要再寫一份?你們可不帶這麼敲詐的.咱們閃族也可也是**律的."

那人愣愣地道:"可是……可是我己經把支票還給你了."

雷歐雙手抱懷,冷笑了一聲,道:"誰看到了?你們拿了支票不走,反而把它又給我?"

那人一指在場的眾人,道:"他……他們可都看到了."

那第八中隊的兵痞們深恨他們語言囂張,當下一個個將腦袋搖的像拔浪鼓一樣,紛紛叫了起來.

"我沒看到.你看到了嗎?"

"我也沒看到.只是看到有三條瘋狗在這里汪汪地狂叫,怎麼趕也趕不走."

"哈哈,哈哈哈……"

眾人嘲弄地一陣大笑.

中間那名軍官指著旁邊的軍官,嘶聲叫道:"你們別太狂了,他們可也都看到了."

雷歐轉過臉去,向那些軍官們問道:"你們都看到了嗎?可要想好了再說∼!"

說到後來,他的臉色一變,冷冷地看著眾人.然後又補了一句,道:"銀行跟我的關系可是極好.只要我打一聲招呼,別看支票在手,這錢你們一輩子也別想提出來∼!"

那些軍官原本還有些猶豫,聽了雷歐此言,當即也全都極其干脆,紛紛道:"誰看到了,我才沒看到呢∼!"

"我是出來打醬油的."

"……"

那三人頓時氣的臉紅脖子粗.

雷歐看著那三名軍官,突然恍然大悟,高聲叫道:"哈,我知道了.你們三個王八蛋私底下把當兵的血汗錢給吞了,然後想賴在我的身上,你他妹子的,真是狠毒啊∼!

虧的在座的各位眼睛雪亮,一下子識破了你們的陰謀詭計∼!

你們三個破產了,完蛋了,馬上就要賠的當褲子了,要不然就是要被官府抓去,吃牢飯了,哇哈哈哈哈……"

那三名軍官沒想到自己居然被一個小胖子給玩弄于股掌之間,在氣急敗壞之下,同時怒吼了一聲,向著雷歐就猛撲過去……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六百九十五章 '意思’的意思    下篇:正文 第六百九十七章 統領的憤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