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七百一十七章 坐牢也要交伙食費   
  
正文 第七百一十七章 坐牢也要交伙食費

第七百一十七章 坐牢也要交伙食費

秋高氣爽,陽光明媚.

這是一年中最好的幾個時候之一,天氣不涼也不熱,經過一個豐盛的夏天,草長馬肥.

在這個季節里,動物全都一掃夏天天的庸懶,開始行動起來.尋找食物,積極貯藏起來.

在此同時,它們也放開了胃口,多吃多占多睡,動物的本能令他們知道,只有這個時候,貼足了秋膘才能度過那個寒冷而漫長的冬天,迎接下一個春天的到來.

但是對人來來說,這時節最適合休閑旅行,貴族們也最喜歡在這種天氣里打獵.普通人當然玩不起這個,但是在這個悠閑的季節里悶兩口小酒,然後在太陽下打幾個飽嗝,還是可以的.

禁衛軍第一師團的大營正一片安靜與祥和的氣氛當中.

溫暖的陽光灑下,照在人的身上暖洋洋的,尤其是在吃飽喝足了之後,大家全都是不想運動.

上午的日常訓練之後,正好美美的飽餐一頓.

然後在這個時候,躺在太陽底下,好好曬曬陽光,再來一杯清茶,好好地去去肚子里的油,再聚齊幾個人,圍在一起扯點蛋,聊一點八卦,笑話幾個上官……

這才是最好的享受!

如果說有人一臉驕傲地拿出一個窩頭來,那當即就會引的在場眾人的一陣轟動,就好像掏出的是什麼了不得的東西一樣.

自從分紅發下去之後,不光是士兵們得到了實利,禁衛軍也得到了不小的分潤.畢竟這個禁衛軍和軍部上下也是要打點到的,不然一個人吃獨食,可是要遭人嫉恨的,花花轎子人人抬的道理,雷光光董事長可是很清楚的.

這也就是為什麼拍賣會排出了四百多萬金幣的天文數字,最後閃電公司的分紅卻只有不到一百萬.

其中很大一部分被雷光光董事長計入公司營運成本中,掛上一個辦公工具的名頭,其實都給打點出去了.

當然,這其中到底有多少送出去了,有多少是雷光光董事長和薇兒財務總監的辦公經費,那就只有雷光光董事長本人才知道了.

所以不光是第一師團在改善生活,整個軍部和禁衛軍提督指揮部都在改善生活.

職工餐廳里面都是一個銅板一只大龍蝦,一個銀幣一瓶的皇家禮炮,軍部的直歎"經過三百年的努力,他們的午餐水平終于要接近財務部了".

這些狗崽子們現在手里有了錢,在軍營里面吃,回到家之後還吃,每天大魚大肉吃的起膩,現在很多人都哭著喊著受不了,不少人天天抱怨自己吃的上吐下瀉,但就是這樣也沒見他們少吃過.,

有些人天天吵吵著非要搞些雜糧吃不行,平衡一下腸胃,否則的話,他們就集體絕食.

氣的軍中的司務長不住地大罵:一幫賤骨頭.這才過幾天的好日子,滿打滿算還不到一個月,一個個就毛病深成這樣.

要是天天山珍海味的,這幫狗崽子們還不得全都做賤死?

要吃雜糧,簡單!倉庫底存著大量的粗面干菜,還沒過保質期那.

陽光下,一隊黑衣憲兵邁著整齊的步伐從草坪的一邊走了過來.

要擱著平常,士兵們看到憲兵或者軍法處的人,早就雞飛狗跳了.

而這會,他們看到那些躺在草坪上曬太陽的兵痞們,只要不是太過份,像是玩現在流行的全裸日光浴,或者拿著個剃刀在那里刮著腿毛之類的事情,他們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地走過去了.

自從上一次街頭大戰之時,憲兵們跑來助戰,與這些兵痞們以前那些小矛盾當即也煙消云散.

而在這之後,他們肩並肩,與流氓和城衛們展開大戰,也結下了深厚的友誼.

大家都覺得不管再怎麼著,他們還是同一個坑里的戰友.

雙方的關系現在好到極點,那些憲兵們現在出來,甚至都有不少人跟他們熱情地打招呼.

而前一陣子的騷亂的事情,別看當時鬧的那麼大,甚至連阿卡德琳政變的傳聞都出來了,最後來了由多部門組成的調查組,在禁衛軍的餐廳里參觀參觀,又到阿卡德琳最著名的風月場所,帶著批判性的眼光連著欣賞了幾個晚上,調查組的每個成員又在上車之前收到一份禁衛軍的土特產,連車夫的份都沒有落下.

最後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用雷洛上尉的話說:***,打架怎麼了?當兵的連架都不打,全都是一堆菜包子,一聽戰鼓就全部拉稀,怎麼能有戰斗力?怎麼保家衛國?

誰他娘的指責我們,到時候食人魔騷擾邊境了,就給那個王八蛋發一把刀,讓丫的一個人去和他們單挑去∼!

調查組一致認為雷洛上尉說的話很中肯,很有道理,最後出具報告,認定整件事情是禁衛軍見義勇為,解救被流氓地痞威脅的市民,應予以褒獎.

雷洛上尉和托爾斯統領在本次事件中表現突出,處置得當,各獲得一枚獎章.

在事後禁衛軍士兵們恍然大悟,"原來這就是見義勇為啊!"

在這種風氣的鼓舞之下,這些禁衛們比起以前來,更加驕橫,更加流氓了.走起路來,鼻子翹的更高,都恨不能把鼻孔翻過,專門用來接鳥屎.

眾人正躺在草坪上愜意地享受著秋天的陽光,就在此時,就見遠處一群人走了過來.

這些久經訓練的士兵們不用看,只是聽到他們雜亂的腳步聲,就知道他們那些人全都是一群烏合之眾.

這也令眾人不禁感到奇怪,這軍營當中現在又沒有開拍賣會,平常根本不會對外開放,衛所內只有一大幫糙老爺們臭大兵,怎麼會有這麼一群人出現?

他們紛紛從草地上探起身來,向著聲音的方向望去.

只見數十名巡查和一名身材胖肥的檢查官正步履蹣跚地向著這邊走了過來.雖然他們一個個灰頭土臉的,身上的衣服又髒又破,但是卻仍然可以看出,正是前幾天過來鬧事的檢查官安德魯斯和他的手下們.

"***,這幫孫子居然越獄了∼!"這些兵痞們看了一眼之後,頓時怒吼一聲,從地上蹦了起來.

他們連衣服都沒有穿,隨手抄起了身邊的武器,或者拎著自己的大拳頭,就趕了過去,將安德魯斯眾人給團團圍了起來.

隨著他們一聲叫喊,也招來了更多的人.

這些兵痞們現在被洛林給慣壞了,當他們發現你對別人客客氣氣的時候,別人不會把你放在眼里,但是你拎著拳頭照他臉上給兩拳之後,他們反倒會客氣起來.

因此現在,他們的脾氣那也是很粗暴很粗暴的.他們看也不看,揮起手里的家伙,對著那些巡查們就要去打.

旁邊有軍官見了,急忙攔下,高聲叫道:"住手,住手.誰都不許胡亂打人."

但是縱然如此,他還是叫的有些晚了,圍著他們的禁衛軍士兵里外幾層,好幾個巡查都被那些兵痞們給踹翻在了地上.就連安德魯斯檢查官也是躲閃不及,被人用踩了狗屎的鞋子狠扇了幾個.

安德魯斯此時的氣焰也早就消失,縱然是被抽了幾下,臉上沾著那黑糊糊的東西,但是卻也不敢多吭一聲,抱著頭拼命往人堆里面躲.

那軍官制止了眾人,然後高聲道:"弟兄們,讓讓.我奉令釋放他們,請……"

不等他把話說完,在場的兵痞們頓時暴發出了一陣低沉的怒吼聲,看樣子想要把他們給淹沒在人堆里.

那軍官不驚反怒,厲聲喝道:"你們想干什麼?這是提督大人下的命令,你們難道還敢要違抗不成?是不是真的想造反啊?"

在場的士兵們頓時一怔.他們雖然有兩個小錢,像個暴發戶一樣,實際上也確實是一個暴發戶,抖了起來,走大街上,買臭豆腐泡泡糖什麼的都不劃價了.

也有膽子撇著嘴吆五喝六的,但是提督大人的命令,他們卻不敢有絲毫的違背.

眾人放下手里的家伙,睜大了眼睛怒視著他們.

那軍官看見眾人仍然圍著不走,當下高聲道:"快散開,讓我們過去,要是耽誤了行程,回頭我稟報了提督大人,關你們這些狗崽子的禁閉∼!

讓開,讓開∼!"

那些巡查們眼看著自由就在前面了,只要走出大門,自己就可以離開這個地獄,重新做回原來狗仗人勢的巡查.

但是在幾步之遙卻被攔下,他們也不禁心中焦急,被關在軍營里面的日子,他們可真是怕了,對望了一眼之後,像是條件反射一樣,跟著那軍官吆喝了起來.

"讓開,讓開∼!"

"快讓開,快給我們讓開道."

"好狗不擋道,快讓開."

"難道你們還想要抗命?"

"你們要造反啊∼!"

"……"

聽了他們的呼喝聲,一眾士兵們不禁面露憤色.禁衛軍這受了多少年的窩囊氣,這才剛剛扳回來一點兒面子,軍爺們剛能光著膀子在大馬路上耍橫.

結果上面一句話,要把他們全都放了,回頭他們的氣焰不就又起來了,到時候這來之不易的優勢不就削弱了.

當官兒的都是這副德性,不拿弟兄們當人看,只為自己打算,還美其名曰綜合考量.

以後,大家還有什麼底氣去跟人打架干仗?

那些巡查們看到那些士兵們雖然一無肯動,但是卻也不敢再出聲相抗,當下,氣焰更加囂張了起來,他們最是能夠狐假虎威,聽到是禁衛軍提督下的命令,料這些大兵們也不敢違背.

為了發泄前些日子被囚禁起來的怨氣,甚至對著那些兵痞們推推搡搡,口中也是不住地罵罵咧咧.

那些兵痞們一個個氣的眼睛發紅,但是礙于命令,卻也無可奈何.

那些巡查們見此,不禁更加放肆起來,甚至于直接從那些士兵們的跟前硬生生地擠過去.

眼看著那些巡查們就要在人群當中擠出一條道路,就在此時,就聽一個響亮的聲音叫道:"等一等."

眾人聽到那熟悉的聲音,頓時歡呼了起來.然後潮水一般地向兩邊一分,讓開了一條道路.

那些巡查們看這陣勢,知道對面來的絕對是深愛這些兵痞們敬愛的什麼大人物,不禁一陣心驚.

他們抬頭一看,只見一個年青軍官站在了對面.

那人雖然帶頭盔,只是身上穿著一件軍便裝,手里握著一根馬鞭,腳上的皮靴閃閃發亮.

他一臉標准微笑,嘴角翹起,露出了四顆雪白閃亮的門牙,賊笑兮兮地站在那里.

雖然只是往那里一站,但是卻散發出一種強大的威懾力,讓眾人不由自主地感到一陣心虛,然後伸出手去緊緊地護住自己的錢袋.

洛林看著他們的舉動,當下心中暗怒.

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自我感覺挺好的,雖然沒有帥的空前絕後,但是這幾年被凱瑟琳她們幾個伺服的舒舒服服,現在看起來也是英俊非凡.而且一代情聖豬八戒也說過:粗柳簸箕細柳斗,世上誰嫌男人丑.

也就是說,大家全都是不以相貌論英雄,數成敗的.沒本事的男人,長的再好看,最好的職業也只是去當牛郎.

可是這些王八蛋,不管是誰只要一見到自己,為什麼全都是這個動作?

他正思付之際,卻發覺旁邊眾人投來不解的目光,當下索性將手向下一甩,暗道:算了,懶得理這些混蛋們.

然後哈哈笑了兩聲,走上前來.

那名負責釋放巡查們的軍官抬眼看見洛林,也不禁有些頭發皮麻.他雖然不是第一師團的,可也知道洛林的威名,眼前的這位別看剛來沒幾天,出了名的不好惹.

那個兵痞瞪眼就宰了一個營官,心狠手辣之極,那可是個營官,論階級比他還高一級.

而且靠著走私,也發了大財,把全軍都籠絡了過來,手腳都伸到軍部里面了,現在不少軍部的軍官都和他稱兄道弟.

現在全軍上下的兵痞們全都瞪著眼睛,想要拍他的馬屁,在那個什麼公司里面也可以湊上一份子,好多賺一點兒錢.

他當下不敢怠慢,急步上前,向著洛林敬了一禮,道:"見過大人."

洛林不緊不慢地回了一禮,然後道:"這是怎麼回事啊?鬧鬧哄哄的?"

那軍官趕緊上前,低低地解釋了一番,最後無奈地一攤手,道:"大人,我這也是沒有辦法,奉命行事而己,還請大人見諒.***,那些耳目靈的一早就溜了,只剩我被提督抓了差."

洛林一邊敷衍地哼哼哈哈,一邊心中電轉:他們這是什麼意思?就是認輸了,還是說,已經說通了提督那邊.但是那兩者都不像……

認輸的話,就應該派人來講和,但是自己這邊從來都沒有收到風聲,這種事情,不可能瞞得住軍部上下,自己在軍部可以有消息源的.

說通了提督大人?那提督大人也太缺心眼兒了.

要知道他的孫女兒在這里面有股份,那老家伙就是再蠢也不會干這種搬石頭砸自己腳的事情,把人放了鐵定是要接著鬧的,更何況那老家伙還精的跟個猴兒似的.

隨即他卻不禁失笑了起來,哪兒那麼多的陰謀,自己潛伏的久,有些過敏了.

他們這些人也沒犯什麼大錯,能扣到他們頭上的,就是一個硬闖衛所軍營的罪,可這在以和稀泥為本的政府里面,真不算什麼大事.

而且一個在閃族之內,排序第五的大檢查官一直捏在手里面,還沒有說的過去的理由,三天兩天好說,這捏到後來,也是一個燙手的山芋.說不定會把手給燙得起了泡的.要是引起其他人的反彈就不好了.

估計,那位提督大人和一眾高層大佬們也不願意看到這兩邊再鬧下去,所以這才從中間和稀泥,將這些痞子釋放了事.

但是不得不承認的是,這些大佬們的腦袋全都是直接長在屁股上面的,或者說,他們不知道下面當兵的心理,而且縱然知道了,他們也毫不在乎.

在這個兩方較力的關鍵時刻,卻將那些人給放出來,也必然是給那些正在觀望的牆頭草們釋放一個信號:禁衛軍並沒有那麼強硬.

讓他們以為風向有可能變了.

政客們都是老成精的,原本想要倒向自己這邊的或許就會遲疑,原想保持中立的,說不定就有可能倒向對方.

以後的事情肯定是會更加棘手了.

但是現在提督下了命令,自己想要不遵守,那也就只有暴露出自己是超級大間諜的真實身份.或者走上造反那條雖然充滿了風險,但是卻很有前途的道路了,

雖然帶著一票人馬把閃族鬧個天翻地覆一定很好玩,還可以放手大搶特搶,說不定還能搞幾個壓寨夫人.

但這樣以來,現在的優勢就沒有了.

算了,管他們那,反正自己是來搞事的,攪了阿德玲的和親就該閃人了,可不是來促進閃族社會健康向上發展的,他們亂起來更好……

洛林遲疑這一會兒的工夫,那幫巡查們已經看到了機會,當即更加大聲地吵鬧了起來.

"快讓開,快讓開."

"我們要出去."

"你們這些人還敢違抗軍令不成嗎?"

"快點兒吧,大爺們在這里可是受夠了苦,可是要出去好好地吃上一頓."

"……"

洛林聽了他們的話,突然心中一動.

他當下臉色一變,也是哈哈笑了起來,道:"弟兄們,弟兄們,我知道你們一定是早一點兒出去,在外面好好地吃上一頓.但是大家也不用急于這一時嘛,啊?哈哈哈哈……"

一名巡查不耐煩起來,上前一步,高聲叫道:"什麼不急于一時,大爺我……"

他剛說到這里,卻見洛林低頭看了他一眼,眼中寒光一閃,那巡查不禁心中一顫,想起就是這位煞神把他們收拾慘了,然後改了口道:"大爺……弟兄,弟兄我們全都急著出去的,大人您……行行……好,好……"

說到後來,那聲音越來越低,幾不可聞了.

洛林冷哼了一聲,道:"你們在這里住了這些日子每天大吃大喝的,也不付錢.雖然咱們禁軍也是家大業大的,可是前些日子,軍務部剛下了文件,說嚴禁公款吃喝,杜絕浪費等等不良現象.所以你們看……你們是不是把這些日子的帳給咱們結一下?"

一眾巡查們不禁面面相覷.

有人甚至喃喃地罵了起來,道:"***,我以為我們巡查部就已經夠黑暗了,整天敲詐勒索,下館子不給錢.

但是沒想到這些兵痞居然怎麼這麼狠.光是栽贓陷害,把人抓起來吃牢飯就不說了,結果吃了牢飯,居然還要交伙食費?

這是什麼世道啊?這還有天理嗎?"

洛林此時卻不耐煩起來,催促道:"你們這些王八蛋交不交?要是不交呢,也行.回頭打一個條子.我們向上報的時候,也可以讓上級知道,這大吃大喝的責任不在我們."

旁邊當下有巡查大喜,道:"好,好,就這樣報……"

他剛說到這里,立刻就被旁邊老練的家伙給拉住了.那人低聲罵道:"一幫飯桶.你今天敢打白條,明天,他們就敢把今後二十年公款吃喝的帳全算到咱們頭上.

一旦打起官司來,還是咱們沒理.到時候,法庭一判,就是把你丫的剁碎了零賣,也得要給他們還債."

眾巡查們聽了那人的話,全都不禁打了一個寒戰.

而洛林看著那名巡查卻也不由的眼中光芒一閃,向那人笑了笑,道:"真沒看出來,原來兄弟也真是挺不簡單的.以後有機會,咱們還得要喝上幾杯,怎麼樣?"

那巡查當即也打了一個寒戰,陪著笑道:"大人,咱們還是不見的好.您這樣的高枝,咱們人賤職微,高攀不起."

一眾巡查們聽了,當下心中全都明白過來,那個死兵痞真的是打算那麼干的∼!

他們當即急忙七嘴八舌地道:"大人,咱們還是算帳,算帳吧.還是算帳的好."

洛林猶豫了一下,親切地道:"怎麼?不再考慮一下吧?確定了?不改了?"

眾人全都把腦袋搖了像拔浪鼓一樣,紛紛叫道:"不改,不改了."

洛林當下一拍手,道:"好,把司務官叫來,咱們好好地算算帳."

過了不一會兒,那司務官就被人給叫了過來,那個胖子笑眯眯地拿著帳本算盤起來.最後道:"伙食費一共五百金幣."

有巡查驚聲叫道:"五百金幣,哪兒那麼多……"

司務官當即將帳本一扔,瞪起眼睛道:"怎麼沒那麼多,你們這些狗崽子天天都是粗糧,上好的玉米面窩頭,醃了三個半月的大頭咸菜.這價錢可貴死了."

在場的一眾兵痞們一聽到'玉米面窩頭,大頭咸菜’幾個字,當下饞的口水都快流出來了,一個個眼睛發綠.憤憤不平地破口大罵:"***,這些好東西全都讓這些王八蛋給占了,不能輕饒了他們∼!"

那些巡查們看到這些兵痞的模樣不像是做偽,不禁又是奇怪,又是憤怒,還有三分的疑惑.

最後他也不敢多說,只得叫了外面人來,送了錢之後.這些兵痞們這才放了眾人出去.

眼看著那些巡查們灰溜溜地夾著尾巴走出了大門,一眾兵痞們當下紛紛高聲起哄,就在此時,就聽到嘹亮的軍號聲響了起來.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七百一十六章 皇城大亂斗    下篇:正文 第七百一十八章 軍演的開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