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七百二十一章 小心扯著   
  
正文 第七百二十一章 小心扯著

第七百二十一章 小心扯著

洛林看著菲奧娜父親咧的像瓢一樣的大嘴,心中正自奇怪.像這種時候時候,一般做老丈人的都應該怒不可遏才對.

自己女兒帶了個傻小子過來,一分錢的聘禮不討,就想把自己養了十幾年的寶貝女兒給拐走?

不抄一把家伙砍那個小兔崽子就不算不錯的了.

洛林本來就做好了和菲奧娜父親打一場艱苦卓絕的持久戰的准備,卻沒想到,菲奧娜父親這會笑的像個彌勒佛一樣.

洛林這會就有些摸不著頭腦了.

就在此時,洛林心中一動,就覺的神識一空,腦海當中出現了一副奇特的景像.有兩個人互相擠了一下肩膀,然後走到了自己的身後,裝作一副要路過的樣子,隨即其中一人臉上帶著一絲的獰笑,突然跨前一步,向著自己一腳踹了過來.

來不及思考, 洛林條件反射地拖著菲奧娜,向旁邊輕輕地跨出了一步.

那人未及防備,一腳踹空.

他原本以為從背後偷襲,洛林怎麼也躲不過去的,甚至都已經咧著嘴角,得意地笑了起來,沒想到洛林就像是腦後長了眼睛一樣,輕松就讓了過去.

結果他步子邁的太大,一招用老收勢不足,當即一個趔趄,腳後跟落地,又在地上一滑,在地上來了一個一字馬大劈叉.

周圍的人就聽到一聲清脆的"咔吧",洛林撇撇嘴,心里暗道:這一定很疼∼!

那人當即高聲慘叫了一聲,然後倒在地上,雙腿蜷成了一團.痛的滿頭大汗,在地上不住地滾動——那韌帶撕拉的痛苦,絕非普通人可以承受的.

而且洛林發現,他在劈叉之時,好像地上一塊突起的石頭正好卡在了雙腿中間的部位,那塊石頭還是有棱有角的尖頂.

在場眾人看了,不約而同全都嘲弄地哈哈大笑了起來,沒有人有上前拉他一把的意思.

洛林看著那些人臉上幸災樂禍的表情,又看看在場那兩人怨毒的表情,這時突然明白了過來.

在這個達官貴族,這些是自以為高級碳水化合物的大人物們聚會的場所,雖然表面上浮華,但是實質上卻是極為殘酷血腥.

這個圈子有著自己的游戲規則,比出身,比血統,比聲譽,比財富,比女人.

除了少數的幾個大人物之外,其余的眾人全都是戰戰兢兢,不敢有絲毫的犯禁.

如果當眾出了丑,偶爾一次的失禮,哪怕是不小心放一個屁,也有可能淪為貴族圈子里面的笑柄,被驅逐出貴族的社會圈子,成為一個低俗可笑的代名詞,永遠也無法回來.

對小貴族們來說,尤其是如此,這就是為什麼貴族們會把面子看的比命還重,甯可背著人吃糠咽菜,也要湊起一套能穿得上宴會的禮服,就是為了不能在人前丟面子.

剛剛那個痞子的居心不可謂不險惡,他想要自己當眾出丑,這樣就可以將自己從這個圈子里面趕出去.而在事後,他也大可以用一句'開個玩笑’,就可以遮掩過去.

這對自己來說,並不算什麼.但是如果是一個出身貧寒,但是費盡了力氣,想要爬進貴族社交圈的年青軍官的話,那可是致命的打擊,等于說被打上一個可笑的標簽.

最起碼,後半生的前程命運.就要在此折斷,嘎然而止了.

那個恥辱,甚至會背上一輩子.

從今往後,不管走到哪里,都會有人指著他的後背,告訴旁邊的人:"看到沒有,就是那個人,費盡了心機,想要爬上去.但是在踏月晚會上,當著他老丈人的面,被人一腳踹在屁股上,摔了一個狗啃屎.淪為皇城貴族們的笑柄∼!"

對付這種人也不是沒有辦法,有人敢使這種賴招,就會被人扔白手套決斗,以命搏命,但是亡靈大祭司在很多年以前就頒布法令,禁止決斗.

不過貴族們也沒把禁令當作一回事,該決斗照樣決斗,但那都是在私下里.今天的場合不對,在這種公開場合,如果提出決斗,首先就違反了法令.

所以那些人才做的明目張膽.

旁邊菲奧娜也是冰雪聰明,在事發後的一瞬間就明白了過來.

她面色煞白,攥緊了拳頭,冷冷地看著那兩名年青人,如果不是有皇城的貴族大佬們在場,需要自己表現出貴族淑女所特有的溫柔賢淑氣質的話,她早就拿把刀子沖上去,砍了這兩個不長眼的家伙.

***,好容易騙來了一個凱子,他們卻在這里攪局.這不是砸人飯碗嗎?真真是千刀萬剮也是死不足惜∼!

好,你們給我等著,粉紅豹姐妹會的人還沒有被如此欺負過,回去不弄殘了你們∼!

洛林看著她臉上的表情,當下輕輕拍了拍她緊拉住自己的纖手,示意她放開手來,然後笑眯眯地蹲了下去,看著那個倒在地上的年青人.

那人大約二十三歲左右的年紀,衣著華貴,身上佩帶著不少的金飾.手上還帶著一枚碩大的戒指.

按照流行的貴族們化妝,他的臉上撲著厚厚的一層粉,身上還灑有香水,一雙眼睛有些狹長,如果是平時見了,顯的有些陰狠之色.但是此時,卻雙手捂著胯下,痛的他滿頭的大汗,在地方一個勁的抽抽.口中絲絲作響,不住地倒抽著冷氣.

那樣子,看起來就跟一條離水的魚一樣.

洛林笑著伸出手去,關切地道:"兄弟,不要緊吧?"

菲奧娜在旁邊聽了,不禁俏目當中光芒一閃:洛林這是什麼意思?難道看不出那人是故意找碴嗎?不上去狠踹他一頓,將那個狗崽子碾成肉醬就已經不錯了.

像這會就該揪住他暴打一頓,或者借機掩飾一下,暗地里很踩他幾腳.

洛林居然還這麼有空去,關心對方,他這是腦子被驢給踢了,還是說他不想去見自己的老爹,所以看著那兩個人渣,心存感激,顛顛地跑過去噓寒問暖的?

她一邊想著,眼中不禁有泛起了晶瑩的淚花.

雖然菲奧娜在那些少女們當中心眼兒也算是大的了,但是少女嗎,總是多愁善感的,在這個關鍵的時刻,卻也不免有些患得患失.

就在此時,就聽洛林的聲音響起.

他的聲音不高,但是在這個囂鬧的廣場上,卻恰恰可以清楚地傳到在場每一個人的耳中.

就聽洛林笑著說道:"這位兄弟,以後邁步的話,不要把步子甩太大了,容易扯著蛋的∼!"

在場的眾人頓時一黯.

那一瞬間,整個會場上全都沉默了下來.

隨即,所有人全都放開了喉嚨,爆發出一陣哄堂的大笑.

那些大佬們笑的全身的肥肉亂抖,手里的酒杯都拿不穩,酒水亂灑.

年青人也是笑的更是肆無忌憚,捂著肚子前仰後合,站立不定.

而貴婦們聽著洛林那個粗俗的話,當下也是又羞又臊,或者說是裝作又羞又臊,也是心中想笑,但是為了貴婦們端莊的儀容,一時之間只能是強自忍住.

但是隨即發現,跟在身邊的少女卻已經笑的雙手抱住了肚子,彎下了腰來.

那些貴婦們當即只能是忍著笑,輕聲喝斥著跟在身邊的小女兒,但是隨即她們卻也再也忍耐不住,摟著身邊的女孩,哈哈大笑起來.

菲奧娜站在洛林的身邊,也是一臉的害臊.開始還努力的板著臉,但是最終卻也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笑的喘不過氣,隨即腳下一軟,一下子伏倒在了洛林的背上.

她一邊笑,一邊恨恨地掐了洛林一下,低聲罵道:"你……你這個該……該死的家伙.嘴巴那麼賤,害……害的我也跟著出丑."

洛林歎了一口氣,伸手將她扶了起來,然後看著周圍的那些人笑的直抽抽,都快要趴在地上了.

尤其是加勒比城主大人,雙手摟著自己的大肚子,笑的幾乎要坐倒在地上.旁邊的夫人雖然想要盡力去拉起他,但是卻也是一直笑的沒有力氣,一點兒勁兒都使不上.

洛林不禁道:"你們這些人的笑點兒好像低了一點兒."

菲奧娜一邊笑著,一邊咬牙切齒地罵道:"滾∼!還說風涼話,你……你這個混蛋,賤就……賤在那張嘴上了……哎喲,笑死我了.我的肚子都要痛死了……哈哈,哈哈……"

說完,又是一陣大笑,臉頰都變的粉紅起來.

等她好容易止住了笑,低頭看了一眼那個倒在地上的年青人,見那人還躺在地上疼的起不了,皺著臉,臉上的表情又是痛疼,又是憤怒,又是迷惑,又是羞愧,臉色一會紅一會綠,那麼多種的情緒居然可以同時表現在一張臉上.當下忍不住一伸手,指著那人又是哈哈大笑.

她也明知道不對,氣的直跺腳,但是那笑聲卻怎麼也止不住.

那個人捂住自己胯間的樣子,確是太滑稽了.

過了好半天,眾人的笑聲這才漸漸止住.

他們看向洛林之時,眼中不禁露出了欣賞之色.

這個年青人雖然只是一個上尉,官職低了一點兒,而且那個笑話也粗俗了一點兒,但是這幽默感卻著實不錯.

要知道,幽默感可是上流社會最受歡迎的品質之一,大家全都吃飽了撐著也沒事兒干,憋著心思編一些諷刺人的笑話.

這個時候,如果可以幽上一默的,罵人罵的及其精彩,絕對大受歡迎.

而且這幽默感也得要是有後天培養,長期的知識沉澱,絕對不是土里刨食的老農,或者整天拼殺的兵痞可以做到的.

最低最低也得是拿過四六級證書,也算是混入到統治階層里面,可以做一個磚家叫獸的知識份子了.

像莎士比亞同學,當初如果在肉店好好干的話,說不定也能當上一個英格蘭版的鎮關西,也可以欺男霸女什麼的,但是這個痞子不好好干,居然放棄了這個很有前途的職業,跑去當一個干什麼寫劇本寫詩的死瘟生.

結果寫了兩個劇本,幾首歪詩什麼的,就被那些沒有文化的貴族們給認可了.最後那個痞子還混上當上了上流社會里面一個響當當,嗷嗷叫的大作家.

這些貴族也是一樣,看到洛林展露出來的才能,之時,不知不覺當中就已經開始接納他了.

加勒比城主大人也是咧著嘴,一臉驕傲地向著旁邊的老朋友們介紹,道:"怎麼樣?小伙子不錯吧?現在這樣的年輕人很少了.

這是我女兒從半道揀來的.有眼光吧?哈哈,哈哈……"

旁邊眾人也是看著洛林微笑點頭,但是在此同時,看到加勒比城主大人的囂張模樣,卻也不禁心中有些憤憤然,不就是你女兒碰巧逮到一個好凱子嗎,有什麼可拽的.

他們紛在心中打定主意,沒事兒的時候,也讓自己的女兒多出去轉轉.俗話說的好,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舍不得媳婦抓不到流氓.

要是自己女兒出去的話,說不定也能釣來幾個像那痞子一樣,呃,不,絕對比那個痞子更好的人材來∼!

但是反過一想,以自己女兒的眼光,看到所謂的帥哥就走不動道,一臉的花癡模樣,除了購物和花錢,別的都不懂,那種釣來的人材的機率好像不大,反而是招來流氓的可能性更多一些.

大家一時之時也是思前想後,反複考慮起來,要怎麼才能掉到一個好女婿那?

菲奧娜此時見旁邊眾人全都看著自己,急忙扯了洛林一把,示意他跟上自己,別在這里瞎浪費時間.

就在此時,剛剛倒地的那年青人已經掙紮著從地上爬了起來.

只是他雙腿之間實在疼的難受,只要叉著腿,以一個可笑別扭的樣子站著.

他剛剛被人嘲笑了半天,看到眾人輕視的目光,尤其是那些個少女們一個個躲在別人的身後,探著半個頭,一臉好笑地看著自己,心中已經知道,自己已經成了一個笑話,不管是誰提到他,首先想到的就是那個自己扯著蛋的,他甚至還會有一個"扯蛋"的外號.

皇城的貴族們上流社會的社交圈已經是再也沒有自己的容身之地,人們會像躲著蒼蠅一樣躲著他.

那年青人臉色白了一下,但是隨即卻是惱羞成怒.在狂怒之下,眼白都已經變成了紅色.

他從地上一爬起來,指著洛林,高聲叫道:"你這個出言粗俗的下賤人渣,我要和你決斗∼!"

在場眾人不禁再次全都沉默了下來.

菲奧娜卻挺身而出,看著那年青人道:"基諾,你不要欺人太甚∼!是你首先挑的事兒,現在卻把責任歸到我們的頭上.你有點兒羞恥心沒有?不要臉也要有個限度."

基諾此時已經氣的瞳孔盡赤,卻高聲叫道:"什麼叫我欺人太甚,我剛剛只不過是想和他開一個玩笑而己.可是他卻如侮辱人,真是欺人太甚.我……我要和他決斗∼!"

菲奧娜氣的冷笑了起來:"開一個玩笑?你說的倒輕巧∼!你那是開一個玩笑的模樣嗎?你明明是想要讓人當場出丑.真是心是口非,偽君子一個∼!那我告訴你,雷洛上尉剛才也是更你開玩笑."

基諾不禁一滯.他抬起頭來,視線從眾人的臉上掃過,發現剛剛眾人對還他只是嘲笑,但是現在那些人的神色就已經鄙夷了.許多人臉上甚至露出了厭惡的神色.

貴族圈子里最討厭小人行徑,雖然大家私底下都不乾淨,但面子上比誰都君子,都光明磊落.

他的臉色頓時更加蒼白了起來,然後像是破罐子破摔一樣,歇斯底里地向洛林高聲叫道:"那個小軍官,你是不是膽怯了?敢不敢為了榮譽,和我進行決斗.如果不敢,你就繼續躲在女人的裙子底下瑟瑟發抖吧∼!哈哈,哈哈……"

說著,張開雙手,狂笑了起來.

洛林看到菲奧娜剛要再說些什麼,當下一伸手將她拉了開去.

他上前一步,一言不發,只是冷冷地看著基諾.

在他的注視之下,基諾不知不覺間有些膽怯,在他對面的洛林可是腰別長劍 ,論體格論武力,都比他一個嬌慣的小貴族強太多.

基諾笑聲漸漸低了下去.最後只是干巴巴地笑了兩聲,沉默了下來,仇恨的看著洛林.

洛林此時這才道:"我不知道你究竟是被誰給鼓惑的,或者被誰給騙了.最後像一個傻子一樣,被人當了槍使.你要想清楚了.我以前不認識你,我想你也不認識我,如果你想找死,我很樂意成全你."

基諾不禁一滯,眼中隨即恢複了一些清明,露出了思忖的神色.

他轉過頭去,在人群當中四下亂掃,最後停在了人群當中某一個人的身上.

洛林側頭看了一眼,發現那是一張有些陌生的臉,獅鼻闊口,陰沉著面孔,眼中不住地閃動著猙獰狠厲之色,一看就知絕非善類.

洛林搖搖頭,心里暗道:閃族的孩子們還是實在,動手比動腦快,有什麼都寫在臉上了,搞陰謀,真是一點都不合格.

在場的眾人也全都看到了那一幕,不禁竊竊私語了起來.

"那不是金雀花家族的萊恩嗎?"

"卑鄙,真是卑鄙啊∼!"

"哼,自己和人爭不過,就竄掇別人.什麼人性啊∼!"

"怪不得以前大家都看不起他們."

"真是沒想到,他們家族居然是這樣的人."

"錯了,他們家本來就全都是這樣的人."

"……"

眾人低聲談論,像是一群蜜蜂一樣,嗡嗡作響.

萊恩站在原地,雖然強自硬撐著,但是臉上的神色不禁連連變幻.

基諾見此不禁硬著頭皮,向洛林高聲道:"我……我不用你管.我就要和你決斗.你敢不敢吧?是個男人就來……"

洛林冷哼了一聲,也不說話,而是向前跨了一步,緊接著,左肩一塌,右拳已經揮了出去.

基諾還來不及反應,低低驚呼了一聲,伸手就要去拔腰間的長劍.

他的手還沒有握上劍柄,洛林的拳頭已經到了他的面門之前.

知道躲不過了,基諾當即全身一滯,閉起了眼睛.

洛林看到他臉色煞白的模樣,不禁心中一歎,這個年青人也只是太過單純,被人給騙了,當了炮灰而己.

想到這里,他的拳頭在挨到那人鼻尖之時,立時停了下來.

凌厲的拳風吹過,將基諾額前的頭發全都吹了起來.就連他臉上的皮肉也抽動了數下.

洛林冷冷地看著基諾,等了好一會兒,這才見那人睜開了眼睛,看到那近在咫尺的拳頭,他的目光當中充滿了驚慌之色,急忙後仰,連退幾步躲開洛林.

洛林這才收回了拳來,然後冷冷地道:"不要把我的善良當做懦弱.想要和我決斗,以你的身手還不配.

回家去,再練個三五十年再來吧.別在這里繼續出丑了.

以後記得寬容待人,辱人者,人痚d之.

想要欺負人的時候,就想想今天吧.

滾吧,老子今天心情好."

基諾此時也明白了過來,他也不說話,臉色蒼白地轉過了身去.

此時,人們全都知道,這個魯莽而單純的青年是被人給利用了.再看向他之時,全都露出了同情之色.然後默不作聲地讓開了一條道路.

最後在眾人的目送當中,基諾踉踉蹌蹌地走出了人群,消失在了黑暗當中.

眾人看到這里,這才紛紛歎息著議論了起來.

在這個時候,很多人都是想起這個年青人的好處來.紛紛記起,那個年青人平時是何等的熱心,又是何等的乖巧,討人喜歡.

但是最後,卻還是要再加上一句:"可惜了,好好的一個青年,卻不識好歹,被人給利用了.所以出來混,誰是真正的朋友,誰是居心叵測,口蜜腹劍,心如蛇蠍的假朋友,一定要睜開眼睛,看看清楚才行.否則一不小心著了道,可就要倒大黴的."

他們一邊說著,一邊卻不住斜眼看向了金雀花家族的萊恩,那意思很明顯,大家口中那個'居心叵測,口蜜腹劍,心如蛇蠍的假朋友’指的究竟是誰.自然是不言自喻的.

萊恩聽了眾人的議論,此時也是按耐不住,他冷哼了一聲,然後從人群當中走了出來,來到了洛林的面前,然後沉聲道:"我要和你決斗."

洛林心中暗罵:這個縮頭烏龜終于肯露頭了.

他也是獰笑了一下,道:"樂于從命∼!"

在場眾人頓時爆發出了一陣熱烈的歡呼聲.

菲奧娜見此,不禁又是無奈,又是不甘,張了張嘴,最後卻是長長地歎息了一聲.然後無語地看著天上皎潔的明月,暗暗想道:***,我想要做成一點兒事情怎麼就這麼難啊∼!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七百二十章 踏月晚會    下篇:正文 第七百二十二章 高手,高高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