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七百三十九章 剿匪記(三)   
  
正文 第七百三十九章 剿匪記(三)

第七百三十九章 剿匪記(三)

金雀花家族眾人正笑的高興,但是隨即卻猛然間一下子全都停了下來.

由熱鬧一下子變得驟然安靜,氣氛有些詭異.

他們心底深處不約而同地全都升起了一種不祥的預感,好像一股寒意瞬間沁入他們的身體.

他們感覺到周圍環境有些異樣,和平常好像不一樣,但是卻又不知道,這死神的打擊,究竟是來自何處.

眾人一時間不禁面面相覷起來.

也不知是誰,喃喃地低聲道:"這真是太靜了……"

其余的眾人也是一下子醒悟了過來,驚慌的抬頭四處張望,卻什麼異樣也沒有發現,跟著他們一個個屏息凝神,仔細地側耳傾聽.

是的,真的是太靜了.異常的安靜.

遠處原本刺耳喧鬧的宴會不知何時已經停了,那些紅男綠女們的尖叫聲已經消失.

營帳四周原本有些昆蟲蟋蟀在低低的鳴唱,平常它們會吵得人整夜都睡不安甯,但是此刻卻也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就連大草原上亙古不斷,縈繞在耳邊的長風似乎也停了.

時間好像凝固了,整個世界一片的寂靜.像是全都死去了一樣的寂靜.空氣當中充滿了壓抑和沉悶.

帳篷內眾人的心頭像是壓上了一塊大石.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眾人一時全都不知所以,驚奇不安地互相打量著其他人.

"發生什麼事情了?"

每個人都預感將要有事情發生,卻又不敢認真去想可能會發生什麼.

他們想要找出答案,但是卻又不敢出聲,像是站在一只熟睡的獅子身邊的羔羊一般,生怕發出一點兒響動,就會驚醒那頭猛獸,然後猛撲過來,將自己撕成碎片.

每個人的呼吸都粗重了起來.

如果有人曾經有過從軍的經驗,他們就會在一瞬間明白過來,那是大戰前的平靜,暴風雨前的甯靜.這是力量正在准備和醞釀,蓄力發出致命的一擊.

在平靜的背後,必然是萬鈞雷霆.將所有人全都化為齏粉的致命一擊.

富有經驗的人會立刻警覺起來,縱然是不能及時逃走,但是卻也可以做好一些預防.

可惜的是,這些人當了多年的走私販子,而且還是先輩們早就已經打點好了的,他們當中絕大多數人都是碌碌無為的富n代.

他們沒有先輩開拓創業的魄力,沒有血腥爭奪利益的勇氣,也沒有老謀深算的智計.

只會躺在前人的功績上享樂,在醇酒美人的懷抱當中,完全已經喪失了警覺.

他們甚至不懂得實際的經營,只是由家族培養的管家們在負責這一切.

就在他們驚恐萬分之時,有人發現,在不知不覺當中,四周好像明亮了許多.

他們不禁感到有些奇怪:'這又是怎麼回事?’

但是這並沒有讓他們等太久,只是過了數秒鍾之後,隨著一個淒厲的高聲叫喊,答案就隨即揭曉.

"著……著火了∼!"那聲音高聲叫道.

又有數人也跟著大叫起來,"著火了,快來救火."

眾人頓時一震,他們互相看了一眼,隨即全都跳了起來,向著營帳門口沖去.

他們全都清楚,水火無情,只要大火一著起來,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撲滅的.

這里的帳篷紮的連綿緊湊,只要火勢燃燒起來,附件的帳篷全都要跟著遭殃,到時候一個人也跑步出去.

他們全都要沖出帳篷逃離火場.

這些人沖到帳門口處,有人揭開了帳簾,剛要沖出去.

隨即就聽外面一個低沉而冷酷的聲音傳來:"放箭∼!"

緊接著,一陣弓弦響動之聲.

"嘣,嘣"的弓弦聲彙集在一起,像蜂群飛行的聲音一樣.

尖利的箭矢撕破了空氣,發出淒厲的尖嘯,隨即就鑽進了目標的身體,一朵朵鮮紅血花隨即飛濺而起,在火紅的火光之下,綻放開來,顯出淒美之色.

在此同時,那些利箭甚至撕開了厚厚的帳幕,毫不客氣地鑽了進去.

當即造成了一片的可怕死傷.

位于前面的數人在利箭的重擊之下,當即向後倒飛出了數步,這才仰面跌倒,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了.

借著越來越明亮的火光,可以清楚地看到,他們的身上像是箭豬一樣,紮滿了密密麻麻的箭矢,甚至已經淒慘的看不出人形.

嗅到那濃重的血腥味,眾人不禁一陣心驚膽戰,膽小的當場就嚎哭了起來.

這可和他們平時坐在豪華的客廳里面,舉著紅酒,摟著美女,然後高談闊論著,謀劃出種種的陰謀詭計,定下別人的生死完全不同.

那時候不需要他們去冒著生命危險,他們只需要付出金幣,自然有人替他們賣命.

這血淋淋的場面,直接沖擊著他們的神經,有人甚至差一點兒就昏了過去.

他們當即發出了一陣陣淒慘刺耳的嚎叫,全都傻掉了,不知道該要去做些什麼,然一像是沒頭蒼蠅一樣,在營帳當中,東躲**.

有人趴在了地上,有人鑽在了桌子下面,有人藏在了別人的身後……叫喊,哭號,咒罵,顫抖,種種的丑態不一而足.

那金雀花家族的族長看到這個情況,不禁大怒,一頓手中的拐杖,高聲叫道:"不要慌,不要慌∼!"

他看著某一位族中的子弟在昏頭昏腦之下,甚至直奔自己而來,當即火冒三丈,舉起手中拐杖,對著那人的腦袋,兜頭蓋頂地就敲了下去.

那人當即被敲了一個頭破血流,慘叫了一聲,白眼一翻,癱倒在地上.

族長手上力道挺足,看著那人的頭上似乎有白色的東西流了出來,老頭子這才隱隱感到,自己在盛怒之下,好像下手有些重了,倒下這家伙腦槳子都打出來了,估計是凶多吉少了.

但是他此時卻只能是強撐著,冷哼了一聲,然後厲聲喝道:"大家都不要慌.火還沒燒過來呢,全都老實呆著.誰再亂跑亂鬧的,全都跟他一個下場∼!堵住窗口,把桌子放倒擋箭."

說著,對著地上的那人一指.

在他的怒吼聲中,眾人紛紛清醒了過來.

他們在這位族長大人多年的積威之下,雖然不敢違抗,但是看到那四周的火焰,地上躺著那些尸體,卻仍然感到一陣陣的心慌,全都是面色慘白,全身顫抖.

那族長看著他們的模樣,不禁冷哼道:"一幫沒出息的廢物東西∼!"

他頓了一下,看著眾人全都像是受到了驚嚇的之後,向著老母雞飛奔過去的小雞雛兒一樣,向著自己靠過來,將路都堵死了.當下揮著手中的拐杖,怒聲喝道:"都給我滾一邊去,讓我出去看看∼!"

眾人忐忑不安地看著他,紛紛讓開了道路.

族長冷哼了一聲,柱著拐杖,然後邁著沉穩的腳步,一步一晃地走到了帳門口處.

眾人看了,不禁一陣的咧嘴,這邊火都已經燒到眉毛了,那個老家伙居然還在那里擺譜.

他們心中暗暗祈禱:祖宗啊,您倒是快一點兒.別在這兒玩你的大將風度,這可是要命的∼!慢點全家都要死絕了.

一個個在焦急之下,差一點兒都快要尿出來了.

這個老頭倒不是擺風度,他只是為了能安撫一下眾人的情緒,如果這個時候,連他也慌張起來,忙的屁滾尿流的,在下一刻,那些人絕對會再次嚇的雞飛狗跳的.

此時,那族長一步一緩,終于走到了門口處.

他也不出門,而是站定了身形,向著門外望去.

門外的黑暗處,有無數的士兵看到他的出現,不禁齊齊地一舉手中的弓箭.

那箭矢頂端鋒利的金屬,在火光下閃耀著冰冷的寒光,一如卡爾馬卡羅雪山頂上的皚皚白雪.

那族長看著那些面容冰冷的士兵,頓時心頭掀起了陣陣的巨浪.他終于知道,這死神的打擊究竟是來自何處∼!

真的是軍隊的人.

這些人來的可是真快啊∼!

在此同時,他也是感到了一陣陣的後悔,費克斯的話說的對啊∼!自己真的應該聽聽他的.

自己從沒把這個威脅當做一回事,以為只是一個貿貿然的競爭者,只要打壓下去就行了.

只是沒想到一步錯步步錯,當初一個愣頭青竟然將他們家族逼到死地.

但是隨即卻又釋然了.

這些人來的實在是太快了,費克斯剛走,他們就到了.簡直就是雷霆閃電,傳說當中的,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

自己就是聽了費克斯的話,立刻就讓大家撤離逃走,那也是絕對來不及的.

此時,帳外的火勢已經沖天而起,烈焰升騰,燒的噼啪做響.站在近前,那滾滾的熱浪薰燒著,汗水不等流出,就已經被烤干了.

但是金雀花的族長卻站在營帳的門口,看著帳外的眾人,深吸了一口氣,高聲叫道:"我是金雀花家族的族長波德斯,你們當中誰是主事人,可以出來一見嗎?"

他頓了一下,見無人答話,然後嘲弄地道:"怎麼?有膽子從背後下手,干了這麼卑鄙的事情,難就沒有膽子見見我這個手無縛雞之力的老頭子嗎?"

那些士兵們頓時發出了一陣憤怒而低沉的怒吼聲.

那怒吼聲是如此具有威懾力,就是一頭饑餓的雄獅聽了,也會夾著尾巴,飛快地逃走.

波德斯的臉色白了一下,但是卻仍然強自撐著,張開了雙手,道:"來吧,你們這幫膽小鬼,懦夫,軟蛋.有種的把你們的箭全都朝這里射過來,老子要是皺一皺眉頭,就不是好漢∼!"

那些士兵們一個個氣的雙眼通紅,他們握著弓箭的手不禁動了一下,在那一瞬間,波德斯以為,他們肯定是會將箭射出來的,他的眼睛都忍不住閉上了,只待等死.

但是,這些士兵明顯是絕對的精銳戰士,由于嚴格的軍紀,在沒有命令之時,他們雖然被激怒了,但是卻仍然沒有放出手中的箭矢.

緊接著,一個披著披風的高大陰影,一步步從暗處走了出來.

洛林緩步來到了波德斯的對面,然後在不遠處站定,冷冷地看著對方.

只見他一頭的白發,身形削瘦,看上去,就像是一個退了休的神官一樣,如果不知道他是誰,很容易把他當作一個會在街頭給小朋友發糖果的老頭.

洛林的心不禁軟了一下,但是隨即,那一十七個親信的慘死,卻讓他的心又重新堅硬了起來.

《農夫與蛇》的故事,不用特意去某度,光是上小學的時候,他可就已經學過了.而殘酷的社會曾不止一次告訴洛林這個故事的真實性.

他嘲弄地看著對方,贊歎道:"這麼大年紀了,不好好回家帶孫子,居然還玩流氓的這一手.真是令人敬佩啊,老先生."

波德斯眯起了眼睛,上一眼,下一眼,仔細地打量了洛林一番,然後澀聲道:"果然是你∼!"

緊接著,伸手一指,高聲叫道:"你身為堂堂的禁衛軍官,居然伏下了士兵,在背手下手,你不覺的卑鄙嗎?"

洛林氣極反笑,道:"你們一開始鬧我的場,抓我的小弟,後來更是殺我的人,搶我的貨,還想要殺我,不僅是按排人挑釁決斗,而且還伏下了刺客,你老先生就不覺的卑鄙可恥嗎?你做了初一,我就做十五.

你個老東西,真是越活越蠢了.只許你害別人,不許別人害你?腦子進水了吧?

你以為你長有兩個小jj啊?真要有的話,把褲子脫下來,讓大爺們開開眼."

在場的士兵們頓時爆發出了一陣含意不祥而囂張的狂笑.

波德斯身為族長,何曾被人如此的嘲弄過,當即氣的老臉一陣青一陣白,全身不住地打顫.

他顫抖著,指著洛林,道:"你……你……"

洛林哈哈一笑,道:"我什麼我?老人家.告訴你一句老話,出來混,盡早是要還的.誰都他娘的別以為自己多了不起.人都一條命,刀紮也疼,槍打也死."

說著,一舉手,冷酷地高聲令道:"全體准備∼!"

隨著他的這一聲令下,所有的士兵們全都齊齊地一舉手中的弓箭,發出了'轟’的一聲響.

波德斯頓時膽寒.他知道,只要洛林的手揮下,那些士兵們當即就是萬箭齊發,將所有的人全數殺死.

面對著這個冷酷無情的流氓,他一時間也是面如死灰,張了張嘴,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但是突然間,卻也福靈心至.

他當即後退了半步,然後也不顧貴族的榮耀,撲嗵一聲跪倒在地.將手中的拐杖高高地舉過了頭頂,高聲道:"閣下,請閣下發發慈悲,放我們全族上下一條生路.我們願以一半家產獻上."

那些兵士們看了,不禁全都顯出不恥的神色.

***,這都什麼時候了,這幫狗娘養的死奸商們居然還是摳屁股吸手指的,居然只拿一半的家產來買命.

我們把你干掉了,再胡亂地扣一個罪名,你全部的家產還不都是我們的,何必給你們留下一半?

洛林也是皺了皺眉頭,道:"你們這些商人的重利盤剝,我真是搞不懂.馬上就要沒命了,居然還要留下一半的財產,你這是打算給誰花啊?"

他頓了一下,看著那老族長的模樣,歎了一口氣,然後道:"族長大人,當初,你們如果不是那麼自大,惡意地砸我的場子.或許咱們之間,說不定還可以合作一番.

錢嘛,誰也是賺不完的.咱們這些人,賺來的錢也都是花不完的,何必太過貪婪,大家一起來,豈不是賺的更多一些.

後來,你們抓我的人,那個時候,如果你們有誠意,主動一些,咱們還是可以講和.合得來一起干,合不來的話,無非就是各干各的.閃族大著那,不管是你我都吃不下.

可是,後來,你們居然發展到殺我的人,搶我的貨,而且還要除掉我,真是煞費了苦心,還安排了刺客.

說實話,好歹大爺我是實打實的閃族十大年青高手,要是換個人,估計這回尸體都涼了.

既然如此,那我也就只能是對不起了.

咱這個人膽子一向很小,要是有個仇人什麼的活在世界上老是惦記著我的話,我一定是吃不好,睡不香,非得弄死了,這才能過的舒服一些."

眾兵士在後面聽了,不禁全都是一陣咧嘴:自己這位老大真是有夠不要臉的.居然把這一番話,也說的如此堂堂正正.果然是風靡萬千流氓的一代偶像.

波德斯伸出手來,哀聲叫道:"大人,求求你了."

洛林歎了一口氣,道:"抱歉了,咱們出來混一定要講信用的.我已經答應了那一十七個慘死的弟兄,說過了,要讓你們全家死光光,就得讓你們全家死光光."

眾人聽著洛林的話,頓時一陣心寒.這才是真正的江湖大佬,心狠手辣,毫不留情.

說殺人全家,就殺人全家,一點都不打折的.

士兵們心里暗道:怪不得人家混的風生水起那,就這說到做到的原則,就高出別人一個境界.

在此之後,洛林的這一句名言,也是流傳了開來.大家在膽戰心驚之余,也是紛紛相互轉告,那個流氓可是異常的歹毒,沒有事兒,千萬不要惹他∼!

後來這句話,被街頭流氓的老大們紛紛借用,砸人場子時候不說上一遍,就顯得土老冒了.

波德斯絕望地看了洛林一眼,突然臉色一變,從地上跳了起來,一臉怨毒地指著洛林,嘶聲叫道:"好,好,既然如此,那咱們就拼一個魚死網破,我詛咒你……"

他一邊說著,右手的拐杖向地上重重一頓.

就聽'咔’的一聲輕響傳來,緊接著,那拐杖的頂端有一點烏黑星光閃過.

隨即一陣尖嘯響起.

洛林知道不好,急忙左腿用力一彈,向著旁邊側滾了出去.

隱約間,就感到有一股冷風撲來,好像什麼東西從自己的臉頰邊上,掠了過去.

還不等他站穩,就聽身後有士兵慘叫了一聲,然後滾倒在地.很顯然,是被那暗器給擊中了.

洛林喘了一口氣,然後哼了一聲,還好自己最近功力提升了不少,反應速度比原來更快了,不然很可能就是遭了這個老家伙的道了.

波德斯此時暴露出了原本的面目,見一擊不中,當即嘶聲怒吼了一聲,然後再次揮動了手中的拐杖,對准了洛林.

此時,旁邊有軍官見此,當即低聲喝令,道:"放箭,放箭∼!射死他."

隨即,一篷箭矢呼嘯而出,准確地射中了波德斯的身體.當即將他射了一個對穿.

洛林都能聽到箭矢穿過人體時'噗噗’的聲音.

在巨大的慣性之下,箭矢將波德斯射的倒飛出去,倒在了帳中的地上.

洛林從地上爬了起來,不禁喃喃地罵了一句,道:"這幫狗娘養的東西,還真是不能大意啊∼!"

隨即就聽身後一陣混亂,卻見數個軍士圍在那名被射倒的士兵的身邊,正手忙腳亂地叫著什麼.

洛林幾步上前,分開眾人一看,只見那士兵身上雖然穿著重甲,那個暗器卻仍然紮了進去,刺破了皮肉.

雖然沒有射中要害,但是傷口處一陣發黑,看上去觸目驚心.在短短的時間之內,已經腫起了多高.很顯然,那暗器上是塗有毒藥.

此時有巫醫趕了過來,經驗老道地嗅了嗅暗器,大大咧咧地來了一句"死不了的."拿出小刀小剪,開始施救.

洛林看了,這才放下了心來.

此時,金雀花營帳處的火勢越來越旺,越來越旺.但是在場的眾人,無論是軍官還是士兵們,全都沉默而冰冷地看著這一場大火.

如果說,在金雀花家族砸場子,教唆巡查抓人,到了後來更是殺人劫船搶貨,借機挑起和洛林的決斗,最後不擇手段的暗殺……等等等些之後,他們當中有誰仍然還對這些人還有一絲同情心的話,那麼在波德斯出手暗殺洛林之際,那一絲絲的同情心,也早就消失不見了.

這樣心腸歹毒,惡貫滿盈的家族,還是越早消失的越好.否則,以後還不知道會有誰遭到他們的毒手.

第二天清早,燒了半夜的大火已經熄滅.只余下了幾縷淡淡的青煙仍然在廢墟上飄蕩.

人們看著那金雀花家族的營帳全都燒成了灰燼,不禁紛紛奇怪,互相打聽.

有守衛的士兵當下也是一臉的惋惜:看,看,光知道占公家便宜,有了不要錢的酒,就拼命地灌,這一下貓尿喝多了,失了火也不知道,結果把人全都給燒死了.

好端端的金雀花家族,差一點兒就全都死光光了.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七百三十八章 剿匪記(二)    下篇:正文 第七百四十章 剿匪記(四)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