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七百四十章 剿匪記(四)   
  
正文 第七百四十章 剿匪記(四)

第七百四十章 剿匪記(四)

一眾貴族們聽了衛兵的介紹,當下一個個也是一臉的惋惜之情.

"真是太可惜了.居然差一點兒就全都燒死了."

"哼∼!這幫人縱然當上了貴族,也改不了他們暴發戶的本性,真是不成氣候,一個個只會貪小便宜,結果吃了大虧."

"沒錯,我早就已經看出來,他們那些人太貪了,遲早有一天是會出事的."

"……"

眾人一時之間,議論紛紛.由于大家以前買走私品的時候,被坑的太狠了.現在一個個都很是有些幸災樂禍的意思,大說金雀花家族的壞話.

反正他們那些人已經快死光了,就是再多說幾句,那些人也不可能從墳墓里面跳出來找自己算帳,那還怕他個腎啊?

守衛現場的士兵也用力點著頭說道:"也不知道是那個小屁孩喝高,這麼不小心打翻了燭台."

"是啊,真是太不小心了∼!"旁邊的士兵陰陽怪氣的接上一句,幾個士兵呵呵低聲笑了起來.

那笑聲充滿了不祥的味道,聽得周圍圍觀的貴族們毛骨悚然,再看向周圍的禁衛軍,那眼神就像是看到惡狼一樣.

圍觀的人干笑幾聲,躲開視線,聚在一起小聲議論.

就在眾人議論之際,旁邊一個正在玩耍的小孩子看到地上有些不一樣的東西,跑過去從地上撿起了一枚鋒利的箭頭,然後舉在手中,向著一名貴族高聲叫道:"爸爸,你看我找到了什麼啊?"

說著,攥著那支箭興高采烈地奔了過來.

眾人定睛看去,只見那是一枚禁衛軍用的制式箭頭,做工精良,尖銳鋒利,長長的箭頭在眼光下閃金屬光澤,這種三棱箭頭價格昂貴,只有身著堅硬的重甲,再在里面套上一層鎖甲,這才勉強能擋得住.

這種精良的武器,自然也只有禁衛軍才能裝備的起.

在箭頭的頂端,還沾著幾絲的暗紅色的血跡.

一看就知是射穿人體後被折斷的.

那把守的衛兵的臉色當即就白了,心中暗罵:那幫狗娘養的兵痞,放箭的時候射的那麼歡,怎麼打掃火場的時候,這麼不小心.光顧著自己爽了,居然連長箭都忘記了.真真是一幫飯桶.

那名貴族也是臉色一變,當即劈手將那箭頭搶了過去,然後隨手一甩,遠遠地扔進了草叢當中,然後打了一個哈哈,道:"那是個別人吃剩下的棗核.不乾淨的,不要拿."

那孩子卻高聲叫道:"你騙人,那個是鐵的,怎麼可能是棗核呢……"

那貴族伸手捂住了那小孩的嘴,低聲說了一句:"那是鐵棗的核."

然後看著其余的眾人,道:"哈哈哈,童言無忌,童言無忌.小孩子不認識東西,就會胡說八道的,分明就是個棗核嗎,大家別往心里去,哈哈,哈哈哈……"

隨即,抱著那個孩子,以一種與他肥胖的體形完全不相襯的速度,飛快地走了回去.他的速度極快,在眨眼之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其余的眾人臉上也是顯出不自然的神色,但是他們也全都是打著哈哈,紛紛說道:"是棗核,是棗核……"

然後一臉訕笑著,假裝惹無其事地議論著皇城最近流行的時尚了,天氣了,孩子入學的擇校費了……好像根本就沒有聽到那孩子的話.

這些貴族們可全都不是聾子,也不是瞎子.而且一個個讀書識字,舞刀弄槍,上坑認識娘們兒,下坑認識鞋,全都是受過高等教育的封建社會的精英份子.吃過,見過,玩過,坑過人也被人坑過……

作為閃族統治階級的一員,對這種手段,他們都是門清的很.

昨天夜里大家伙兒雖然灌了不少的貓尿,玩的也比較high,腰酸背痛什麼的,但是後來著火的時候,可全都被驚醒了.

水火無情,它們可不會因為你是貴族就不燒死你或淹死你.知道起火了,他們都很警覺,有人當即也是一骨碌就爬起來,幸災樂禍地想要出帳看熱鬧,看誰家這麼倒黴.阿卡德琳每年都要燒死不少人,當然了,有的是先燒後死,有的是先死後燒.

大家都想看看這回是先死後燒的,還是先燒後死的.

但是隨即他們就被把守的禁衛軍冰冷而禮貌地給勸了回去:那邊著了火,為了避免火勢蔓延,以及人員混亂所帶來的騷動,請各位回營中安坐,請勿胡亂走動.否則不保證各位大人的安全.

那些人老成精的貴族們曾經曆過政變清洗,滿大街的士兵拎著磨快的刀子時刻准備宰人的場面雖然已經過去好多年了,但是卻仍然猶在眼前一般.

他們當即聽出這話中透出來隱隱殺機,知道這又是有人要倒大黴了.于是全都是飛快地一縮脖子,老老實實地蹲了回去,還把自己的一家老小都看嚴實,然後小聲地告訴他們:"別出去,會掉腦袋的".

當然這中間也不是一帆風順.

不少從小被慣壞了的紈绔子弟不知天高地厚的想要耍橫,大聲吵吵著"你知道我爸是誰嗎?"想要往外面擠.

但是他們隨即就被閃亮的鋼刀給架在了脖子上.

禁衛軍可不是吃素的,也不是那些個軟弱無力的老百姓,而且相反的是,他們才是真正的流氓.一幫紀律嚴明,裝備精良的職業流氓.

而且霍克斯提督大人心痛自己的兩匹汗血寶馬被人給搶了,老家伙一輩子的愛好就是名馬,馬丟了跟要了他的命一樣,一肚子火氣正沒處發,他親自下的命令:誰動宰誰∼!

有了這個老大在背後挺著,這些兵痞們當然是毫不客氣了.

敢耍橫的就把刀往那小子脖子上一橫,立馬就聽話了.

直到黎明前,那一片帳篷徹底的燒成了黑灰,禁衛軍也打掃了戰場,清點了結果,禁衛軍這才撤了所有的警戒.

大伙這時才敢小心翼翼的探出頭來,走出帳篷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那些貴族們站在火焰的廢墟處,抄著手,一臉感慨地議論了半天,最後這才盡興而歸.

只是他們在離開之際,看著站在不遠處的衛兵,然後壓低了聲音,紛紛詢問:"剛剛聽清楚了沒?金雀花家族差一點兒就死光光了.這是什麼意思啊?

***,這幫家伙雖然心狠手辣的,但是干的也太不乾淨了,居然還沒有收拾乾淨.手也太潮了吧,還說是精銳那……也不知道是哪一個狗崽子,居然逃過了一劫?"

"我倒是聽說了,聽說是費克斯.據說,他和那幫殺手們只是差了前後腳的工夫.那孫子狡猾,出來就跑了,不知道躲哪去了.要不然呢,他可也栽進去了."

"那個狗崽子倒是真能走狗屎運."

"mlgbd,這金雀花家族看著有錢有勢的,論年頭也不短了,但是他們一個個都是腦子進水的蠢貨,白在阿卡德琳活了這麼多年,居然他娘的敢跟軍方死磕,這不是作死嗎?除了首相那群人,誰敢跟軍方過不去.

這一下好了,人家伸一個小指頭,就讓他們家破人亡了."

"***,該∼!活該∼!這幫狗娘養的死奸商,都是混進貴族隊伍里的敗類,一個個都是黑了心腸的.

當初他們賣我一條絲綢手帕,收了我五百的金幣,就這還是打八折,看了多大的面子.

後來我一打聽,同樣一條手帕,在人家飛鷹閃電那里,只要八十,而且還買一送一.他娘的,沒有他們那麼坑人的∼!"

"唉,人死了,就不要計較了.咱們那些錢,就當是給他們送葬了,他們有命掙,可是卻沒命花,真不知道金雀花那麼大的家產,最後會便宜誰?

也不知道這費克斯逃過了這一劫,以後究竟會怎麼樣?"

"哈哈,死的好.全死光了才好.那個狗崽子,當初仗著家里有錢,還會彈兩下小琴,天天在我女朋友的窗戶下面發浪.要不是我女朋友在旁邊攔著,我都要扔花盆,砸爛丫的頭∼!***,這下終于解恨了.你們狠,有比你們更狠的."

"哈哈哈……"

眾人在低聲議論當中,漸漸走遠了.

那衛兵雖然隱約聽到了眾人的議論,但是卻聳了聳肩,假裝沒有聽到.他才不會關心這些事情.費克斯逃走的事情,自然有上層的大佬們操心,自己只要是顧著中午吃什麼就行了.

洛林站在船頭之上,看著兩岸的綠樹青草緩緩地向後移去,不禁有些煩燥,頗有些看什麼都不順眼的意思.

由于當時放了一把火,雖然燒的挺旺的,而且效率及高,現場破壞也極為徹底,後來還打掃了一邊火場,毀尸滅跡.

但是卻也顯露出了這種手段比起砍頭殺人等等一列系繁瑣手段的不足.洛林他們一直能到快天明,才緊趕慢趕的搞完.

在火場上沒有辦法對人員進行清點.而且事後辯識也極為麻煩.當時誰也沒有想到是不是有人跑掉了.

他一直到了上了船,這才接到了金雀花家族有人漏網的消息,但是洛林對此,卻並不擔心.

就算那個費克斯有通天的本領,但是他也只是一個人而己,失去了金雀花家族,他什麼都不是.

現在整個軍方,整個皇城貴族全都站在他的對立面上,好幾萬人等著要弄死他,就算他是把屎都努出來的,也掀不起多大的浪來.他現在首先要考慮的是怎麼跑路.

更何況,臨來之際,霍克斯提督也是派人送了信來.

那老流氓很是仗義地拍著胸脯,大包大攬了下來——那個小兔崽子的事情就交給我了.你們主要的任務就是把我的馬給弄回來.馬不回來,你也別回來了.

據那位送信的副官講,那老家伙正摩拳擦掌,兩眼直放賊光,拍著桌子感歎道:這個田獵軍演淡的出了鳥來了,終于有機會再獵個人玩玩了∼∼!

聽了那副官的話,洛林也是心中感歎:一個'再'字,把所有的一切都說明了,在此同時,也充分暴露出了那個老家伙凶殘冷酷的本質.

到底能爬上高位的,無一不是心狠手辣之輩.

洛林有些懊惱的是,發現自己現在手有些軟了.

如果是換在以前,在火燒金雀花家族的營帳之時,絕對不會跟那些狗崽子那麼多的廢話.甚至是那位族長一走出門來,就下令放箭,將那個老家伙當場射死.絕對不會給他機會說話,更不會給他機會偷襲自己.

洛林可是一向很黃很暴力,天天叫著"先開槍再問話"的法西斯式的行動准則.

而現在,他在閃族這塊大陸之上,混的越久,越覺的這里的人民百姓和聖光大陸上的人並沒有什麼不同.甚至,因為他們的直爽豪邁,顯得更為可愛.

這些百姓們同樣勤勞勇敢,大家為了偷稅漏稅,和那幫死稅吏們進行著接連不斷的奮勇抗爭,一樣的斗智斗勇,可歌可泣.

這里的人同樣熱愛生活.孩子們純真的笑臉,與另一塊大陸的孩子完全一樣.

唯一不同的就是,這里少女們的腰更細一些,屁股更大一些,更加熱情奔放一些……

呃,對了,據說生了孩子以後,變成粗水桶大媽速度更快一點……

那些貴族少女們聽說了自己的謊話之後,卻毫不猶豫就相信了,而且還挽起了袖子,在一邊大幫特幫.就是當初公司屢屢被人給暗算的時候,她們也是堅定地支持著自己.

這是一幫很夠哥們的女孩子,大方,直率,熱心,開朗,她們還一直積極的策劃著阿德玲的逃跑計劃.

而他卻要在這里大搞破壞,因此上,每每看著菲奧娜那些少女們純真的目光之時,不由自主地就感到心頭有一種罪惡感升起來.

因此上,他昨天才會說了那麼多的廢話,用來堅定自己的信心,告訴自己,自己是為了正確的目標而來的.

就在此時,旁邊一陣腳步聲響.

緊接著,一個藍發的少女雙手捧了一杯茶過來,急聲說道:"少爺,燙燙燙……快接一下,我快拿不住了∼!"

洛林轉頭看了一眼,只見薇拉已經被燙的兩眼淚汪汪的,當下急忙伸手接了過來.但是卻也發現,那水太熱,隨手放在了旁邊的欄杆上面.

此時,薇拉被燙的雙手急忙去摸耳垂,哈著氣,原地跳了幾跳,頓時引的那豐滿的酥胸一陣的波濤洶湧.

有一瞬間,洛林甚至產生了錯覺,好像真的聽到了海浪的聲響.

薇拉發覺不對,當即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那湛藍如海的秀眸清澈明亮,眼神天真純潔,洛林不禁心頭生起了一種負罪感,當下急忙輕輕咳了一聲,然後轉開了視線.

他頓了一下,不覺心中奇怪:薇拉這丫頭一向沒心沒肺的,今天怎麼突然這麼有眼力,知道給自己送一杯茶來?

薇拉像是知道他心中所想,當即天真地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然後伸手向後一指,道:"是菲娜小姐,她看你好像不開心的模樣,所以讓我給你送過來的."

洛林回頭看了一眼,只見看到一張俏麗的玉容正關切地看著自己,只是那人發現自己的目光,隨即冷哼了一聲,然後轉過了頭去.

很顯然,那少女知道,自己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就算是她親自來問,也絕對不會說的,但是她卻並沒有選擇離開,而是繼續默默地在背後關心自己.

洛林不禁心中有些感動,然後向著薇拉道:"薇兒,我問你一件事情,你說咱們這麼騙斯她們,究竟是對不對啊?"

薇拉歪著頭略略想了一下,然後道:"這個我也不是太清楚,不過我想吧……咱們欺騙她們,其實也是好意.這也是為了讓大家不再胡亂打仗.咱們這也算是為世界和平做貢獻了."

洛林不禁一滯,驚奇地看著薇拉:這丫頭難道以前干過傳銷?居然連善意的欺騙都知道?

但是隨即下一句話,卻充分暴露出了這位龍族少女的本質.

"沒有仗打了,才有更多的人干活,才能賺更多的金幣."薇拉說著,伸出雙手來,向著天空大大地展開.好像是要摟住想像當中,那無數的金幣一樣,一雙秀眸笑的眯了起來,像是月牙兒一樣.美滋滋的陶醉在其中.

洛林當即哈哈大笑了起來,是啊,我就算是欺騙,這也是善意的欺騙,這也是為了世界和平做貢獻嘛.

在此同時,心中的陰靄當即一掃而光.然後向著正在掌舵的船老大,高聲罵道:"***,你們沒吃飯啊.把帆全升起來.把槳都拿出來,加快速度,這順風順水的,你們居然跑的比烏龜快不了多少,是不是不想要工錢了?"

那船長當即嚇的一縮脖子,然後向著手下的船工水手們高聲下令,船上當即一陣雞飛狗跳的混亂.

洛林見此,仍然覺的不滿意,一轉頭,向著旁邊的士兵令道:"去,把咱們的軍旗掛上,告訴了望哨,看到前面有船的話,就吹號,讓他們把路給讓開了.誰他娘的敢攔咱們的路,就把丫的給我撞沉了."

那船老大在一邊聽了洛林的命令,頓時精神一震.

他重重地一拍胸脯,高聲笑道:"大人,有您這句話,你老就瞧好吧.我想當惡霸可是有很多年了∼!"

說著,放聲大笑起來,緊接著,走到駕駛台上,高聲罵道:"滾一邊去."

然後,干脆利索地抬腿一腳,將那舵手踢開,緊接著,往手心里面重重地吐了一口唾沫,瞪圓了眼睛,認真地扶住了船舵.然後用力一搬.

船只頓時一歪,劃過了一道弧線,馳入了河道正中.

那里的河水最深,而且水流最為湍急.

眾人就感到腳下陡然一震,緊接著,船速大增.

此時,船只已經掛了滿帆,向著下游,就飛速地馳去.

由于順風順水,又是掛著軍旗,目空一切地在河道中橫沖直撞.嚇的河中的那些往來行船一看到旗竿,還不等船上的痞子們扯著嗓子高聲喊叫,他們就已經全都趕緊讓開了河道,遠遠地躲在一邊.唯恐一個躲避不及,被這幫兵痞們的船給打翻撞沉了.

因此上,這船速極快.到了第二天的上午,就已經來到了撒拉贊恩的地盤.

為了消磨時間,讓那些兵痞們不致于鬧事.洛林下令,讓他們全都在船艙當中整理著裝備,以便隨時可以出動作戰.

就在此時,一陣銅鍾警報聲響了起來.

眾人當即扔下了東西,然後紛紛從船艙當中竄了出來.

洛林也從艙中出來.

他看到眾人全都跑到了左側的船舷處,不禁奇怪.當即也是走了過去.

只見在那河道之上,有一艘船正擱淺在河中.船身上千瘡百孔,船帆也是被火燒過,破破爛爛的,整個船只看上去極是淒慘.

洛林眯起了眼睛,仔細看去,依稀還可以看到,在那船的甲板之上,仍然有戰斗過的痕跡.

還有數具尸體或倒或伏躺在甲板之上,幾只黑色的烏鴉正蹦蹦跳跳地圍繞著那些尸體旁邊,叼食著什麼東西,不時地還發出了叫聲.

"啊,啊,啊……"

那聲音在這寂靜的河道之上遠遠傳播開來,顯的格外的尖利刺耳.

洛林不禁轉過頭去,向著旁邊那名士兵看了一眼.沉聲道:"是這里嗎?埃加德."

那士兵一臉悲憤地點了點頭,道:"是,大人."

洛林頓時心頭一陣火起:那幫天殺的水賊,不僅殺了人,搶了貨,而且還把船扔在這里,連戰死的人的尸體都不管,這擺明了就是示威啊∼!

但是隨即,他深吸了一口氣,壓下了心頭的怒火,然後高聲令道:"船只靠岸,今天在岸邊紮營.把那些弟兄們的尸首全都收起來."

眾人此時也是一臉的悲痛,那些可全都他們的戰友同僚,當即轟然答應了一聲.

緊接著,洛林向著傳令兵道:"通告撒拉贊恩城守,那個狗娘養的是怎麼當的官兒?

讓丫的給我跑步過來報到.否則,老子一刀宰了他∼!"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七百三十九章 剿匪記(三)    下篇:正文 第七百四十一章 剿匪記(五)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