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七百四十一章 剿匪記(五)   
  
正文 第七百四十一章 剿匪記(五)

第七百四十一章 剿匪記(五)

撒拉贊恩城守巴克利坐在府中,正感到最近這一段時間心神不甯,一邊喝著茶,一邊正尋思著究竟是怎麼回來.

作為一個快五十歲的一地最高軍政長官,已經很少能有什麼事情讓巴克利心神不甯了.

閃族的城守跟人族大陸差不多,他們是由最高評議會任命,主政一方,管理著地方所有的事務,指揮著地方上的守衛軍隊.

由于閃族內部的政治勢力錯綜複雜,反映到地方,更加的複雜混亂,城守強勢,出身大家族,在皇城有人撐腰,那就是完完全全個地方王,比如菲奧娜的父親.

如果地方豪族勢力強大,城守勢力又不強,那城守就是個受氣包,做什麼都不自在,這種事情尤其是在邊遠的地方十分常見.

撒拉贊恩城因為離阿卡德琳很近,中央政府對這里的控制力度很強,盡管不是大家族出身,巴克利這個城主做的依然很是自在.

只是這一段時間以來,巴克利城主卻老是感覺有些什麼事情要發生.

此時,突然就感到眼皮又是'突突突’的一陣跳動,他急忙伸手到了茶碗當中,沾了些水,抹在了眼上,這才感到好了一些.

巴克利不禁心中打鼓,皺著眉頭暗自思忖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這一段時間,也沒發生什麼事情啊?但是怎麼老是感到好像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難道是因為在第十七個小三身上花的精力有點大,最近有點虛了?

也不想啊……我每天都補著那……

前兩天去找星相師算命的時候,那個孫子拿了我五個金幣,當時也是光說好話了,什麼升官發財,前途不可限量的?

難道說,他算的不准?嗯,嗯嗯,那個死吉塞恩人∼!

又被他糊弄了,光說我升官,也沒說我什麼時候升官.

聽說,這兩天有一個什麼東土大唐來的修士,信什麼什麼佛教的,念經很有一套,什麼"喜羊羊,美羊羊,灰太狼……"的,光是一聽,就知道法力高深.

沒事兒的時候倒是可以去找找他,這外來的和尚拿的可都是外國的文憑,比起本地的禿頭來,肯定是會念經的,說不定他能算的准一些……

他蹲在椅子上,咂麼著茶水,正琢磨著這些封建迷信的亂七八糟的東西之時,就聽到一陣馬蹄聲響.

那馬蹄聲如同雷鳴一般,隆隆作響,一聽就知道是有人在縱馬狂奔,蹄聲由遠及近,飛快地奔來.

緊接著,就聽到門外一陣雞飛狗跳的大亂,有人扯著嗓子大聲吵鬧,還有人在一個勁干嚎.

巴克利不禁一怔.心中暗罵:這是哪一個孫子,居然敢在我的府門前跑這麼快?真是不要命了.

巴克利城主可是很總是身為城主的威儀,對下面人管的很嚴,聽見他們不知體統的亂叫,心里當即十分惱怒,正准備出去教訓不知道天高地厚的.

他剛想到這里,將茶杯往桌子上一頓,就准備喊人來,就見不遠處那扇虛掩著朱漆大門被人'咣當’一腳,從外面向里重重地踢開.

大門拍在兩邊的牆上,又發出兩聲哐哐的巨響.

城守府中的家丁仆人們不等巴克利老爺說話,當即就嗷嗷地大叫了起來.

"***,居然敢打砸城守府."

"反了,反了."

"弟兄們,抄家伙.打死這些個不知好歹的東西∼!"

"來人,來人,去叫城衛軍來支援."

"……"

他們挽著袖子,一個個橫眉瞪眼的,抄起了家伙,就要向著門口的那人撲去.

但是隨即,眾人卻不禁一下子愣住了.

只見那人一身鮮明嶄亮的鎧甲,明亮的都能照出對面人的影子,上面還有精美的花紋.

盔甲上頭戴著猙獰戰盔,盔頂上一根長長的彩色雉雞羽隨風輕擺.

那一身裝扮,怎麼看怎麼讓人感到刺眼華麗.

但是最令人矚目的,卻是那人一臉的冷笑,腰間閃亮的戰刀已經拉出了一半,那戰刀也不是凡品,比他們手里的家伙強了不知道多少倍,戰刀冰冷如雪的刀鋒刺的眾人全身一陣陣地發寒.

他們當即不由自主地停了下來,看著對面武士凶神惡煞的樣子,知道自己再敢上前,那個狗崽子絕對敢拿刀子砍人.

這些個土包子們雖然並不認識那傳令兵身上的鎧甲,但是卻也知道,這位大爺這一套裝扮可不便宜,在撒拉贊恩城,這個小地方,也是絕對的頂級裝備.

巴克利城主放在書法里的那一套鎧甲,大概和這個差不多.

在這個年代,一套華麗堅固的鎧甲,就像是後世開了一輛進口bmw一樣紮眼.

這東西是做不得假,因為鎧甲的造價在那里擺著,僅這一身盔甲的價錢,就不是一家普通人能夠問津的.

能穿的上這種鎧甲,絕對都是有身份的武士.

這一號人物縱然再不強力,但是卻絕對不是自己這種等級低下,沒有攻擊力的npc可以對付的.指不定人家像是宰一級的小怪一樣,彈彈手指,就把他們給秒殺了.

那名士兵看眾人全都止步不前,這才冷笑了一聲,一甩手,'啪’的一聲,將戰刀重重地回鞘.

他微抬下巴,眯起眼睛,看著堂中的巴克利,道:"請問,哪一位是撒拉贊恩城守巴克利大人?"

巴克利不禁咧了咧嘴,他看對方來勢洶洶的樣子,就知道絕對沒有好事.原本按官場的規則,這個時候,就應該裝病,躲過去的.

但是那人的眼光毒辣,一下子就鎖住了自己,這樣一來,如果再躲,反而是會惹下更大的麻煩.

他當下硬著頭皮,站了起來,沉聲道:"我就是撒拉贊恩城守巴克利,不知你們皇家禁衛有什麼事情?居然跑到我們這個小地方來了?"

"皇家……皇家禁衛……"眾人聽了,頓時全都是一個激冷.

原來這位看上去威風凜凜的老爺,就是傳說當中的皇家禁衛啊∼!

那可是皇城來的老爺,聽說拳頭上能站人,胳膊上能跑馬,砍起腦袋來就跟割草一樣,個個厲害的不得了.

這里的大多數人,一輩子都沒有離開過撒拉贊恩城,這回算是逮著新鮮了,府里的人都擠到跟前去看從阿卡德琳來的禁衛軍.

當即就有城守府中的懷春少女尖叫了起來:"啊,好帥啊……"

其余的眾人也是議論紛紛.

巴克利不禁尷尬地干咳了一聲,腦門都是一黑,丟人丟到禁衛軍跟前了,他向著旁邊的家丁使了一個眼色,低聲道:"趕快把小姐拉走……"

此時,那禁衛冷哼了一聲,一甩手,將一支令旗釘在了地上,然後高聲道:"禁衛軍令:命撒拉贊恩城主巴克利,跑步到城西五里處,我軍中報到.有敢違誤者,斬∼!"

說著,一轉身,跳上了戰馬,然後打馬揚鞭,飛奔而去,向後看都沒看一眼.

巴克利不禁一頭的霧水,心里奇怪:這唱的那一出,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都沒有告訴我?

但是看到那鮮紅色的令旗,卻也不禁打了個冷戰.按閃族軍規.在紅色軍令之下,如有違抗,立斬無赦.

那本來就是禁衛軍師團用來調動地方力量的令旗,為了下去好辦事,提督特許給了出來剿匪部隊的權利,專門用來對付不聽話的地方官.

他當即飛快地拿起了小旗,然後向著旁邊的管家叫道:"快備車,呃,不,備馬.馬跑的快一點兒.

魔神在上,這可是軍中大事,我得趕快過去.***,禁衛軍這幫瘟神怎麼過來了?我就知道最近不太平,這不是要我老命嗎."

那管家卻是咧了一下嘴,道:"老爺,您忘記了,那個傳令兵可是說,要您老人家跑步過去的,是跑過去."

巴克利當即一滯.那顆心不禁沉了下來,就感到肚子里好像有十幾把刀在一起攪動一樣難受,心里暗罵:***,哪個孫子整我∼!

'跑步過去’,這可不僅是聽從軍令調遣,還有一些變相體罰的意思,可見找他過去的軍官是故意的.

巴克利不禁心中有些忐忑,暗道:這是怎麼回事?難道說,我貪汙受賄的事情發了?不對啊.貪汙受賄,是監察們的活啊,來一幫當兵的算什麼意思?

是我虛報兵員,冒領軍餉的事情?可那才不過三百人.只是一個大隊的規模,連撒拉贊恩城一半的兵力都不到,再說了也輪不到禁衛軍管……

最近招惹誰了?沒有啊,該打點的我都打點了……

就在他思付之際,旁邊老管家扯了扯他,道:"老爺,您別在這兒發愣了,趕緊的吧.看樣子,他們是絕不會好臉色給您,您要是再遲到了.說不定,就真的要砍頭了."

巴克利這才醒悟了過來.伸手接過了老管家遞過來的衣帽,匆匆穿好之後,甩開大步,晃著肥大的肚子,向外跑去.

雖然只有五里多地,但是奈何他這些年在這地方也是土皇帝,養尊處優的,出個門不是坐車就是騎馬,最常作的運動還是在床上運動,這身體自然就是肥胖了許多,才跑了幾步就喘不過氣了.

這一路跑下來,直累的滿頭大汗,呼呼直喘.

他跑到了城外五里處之時,已經是把舌頭都吐出來多長,氣喘的要把肺都吐出來了,幾乎都要爬不動了,一個勁的在心里咒罵那個缺德的家伙.

等到他累的都快要吐血之際,這才看到遠處的河岸邊上,停著數艘大船.船頂上數面繡著黑色火焰的大旗迎著風,獵獵飄揚,正式禁衛軍的軍旗.

在為首的船上,一面大纛之下,一個身披紅色披風的軍官正負手而立,看著遠處的河面.

一身華麗的甲胄,寬大的披風被長風吹動,在他的身後來回飄擺,如同一團紅色的火焰一般,不怒自威,氣勢逼人.

巴克利看到這里眼睛當即收縮了一下,在撒拉贊恩,他可也算是出過遠門的.見過不少的世面,阿卡德琳也混過幾年.

但是此時,看著那人只是簡單地站在那里,卻不禁感到心頭像是壓了一個沉重的大山一樣,悶的幾乎要喘不過氣來,氣勢就跟他見過的那些大人物一樣.

他當即也顧不得休息,急忙就跑了過去,然後仰頭看著船上,一邊喘著粗氣,一高聲叫道:"撒……撒拉……拉贊恩城守巴……巴……咳咳咳咳……巴克利奉令趕到.請……請求接見……"

說到後來,不禁又是一陣咳嗽,差一點兒沒有背過氣去.

洛林聽了,不禁轉過頭來,冷冷地向下看了一眼,只見對方一頭的大汗,誠惶誠恐的,當下向著旁邊的士兵低聲道:"傳."

那士兵扯起了嗓子,高聲道:"傳∼!"

巴克利聽到這個字,不禁暗暗吸了一口氣,然後邁步,走上了船來.

他看到洛林肩頭的領花,當即又是一驚.那位大爺可是一名上尉軍官.這上尉在皇城當中雖然不算什麼,用句不客氣的話說,比起狗都多.但是到了鄉下,那可個頂個的都是大拿了,這可是總部來人.

這也是為什麼那些個京官兒們沒事兒的時候,都是往外面跑.因為到了外面,那官銜最大,不管是吃喝嫖賭,收受賄賂,花差花差什麼的,全都是大把大把的.

最關鍵的是,那枚緊急召集的令旗說明了一切問題,這位爺是奉了統領或者提督的欽命而來的,代表的是阿卡德琳禁衛軍里的高層,他只是一個小城的城主,手下幾萬人口,幾百士兵,在阿卡德琳城里,是要被視作鄉巴佬的.

巴克利上前一步,向著洛林一禮,然後喘著粗氣道:"見……見過大……大人.不知……不知大人叫我前來,有……有何吩咐……"

洛林臉色一沉,厲聲道:"巴克利,你可知罪?"

巴克利臉上當即閃過了一絲的陰云,但是隨即卻佯裝無知地道:"大……大人.這話從何說起啊?"

洛林敏銳地看到他臉色的變化,心中頓時知道,這個死胖子絕對不是表面上看上去那麼無辜,當即殺機大起.那條船就在城外的河道里,他要是不知道就活見鬼了.

洛林冷笑了一聲,道:"好,我讓你死個明白."

然後一指河中那艘擱淺的船只,道:"你身為城守,這河中發生了命案,但是你卻置之不理,該當何罪?"

他向前微微一低頭,道:"難道說,你跟那些水賊們有勾結不成?"

巴克利聽出他話中的暗藏殺機,不禁打了一個冷戰.這個罪名扣下來,可是要命的.

他當即飛快地搖頭頭,道:"大……大人.這個事情我冤枉啊.您聽我解釋."

他頓了一下,偷眼看著洛林的表情,道:"是這樣的,當初河里面一發生案子,我們就已經知道了.但是當時時處深夜,敵情未明.而且我城中的城衛數量不多,所以只能是緊守城池,加強戒備."

他見洛林不說話,好像是認可了自己的話,不禁膽子大了一些,然後又接著道:"到了白天,我們這才派人過來.但是那時已經為時己晚了,只發現了船只的殘骸,和……和船上的那些尸體."

他說到這里,突然發覺,洛林身後的士兵們正憤怒地看著自己,在他們身後的甲板之上,用長條形白布好像蓋著什麼,依稀可以看到是一個個的人形.

巴克利不禁愣了一下.心中暗奇:這些禁衛們干什麼那麼在意那些尸體?一個個跟死的是他們自己人一樣……

想到這里,他當即心頭一涼,像是掉到冰窟當中一般.頓時明白了過來.那些死去的人肯定是他們禁衛的人,不然的話,他們絕對不會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獅子一樣,如此的興師動眾,如此的暴怒.

洛林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見他臉色慘白如同白紙一般,當下道:"看來你已經是明白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了.知道死的都是什麼人.這件事情的重要性,也不需要我再給你說明.現在給我繼續說下去.如果說謊的話,你知道後果的."

巴克利在恐懼之下,機械地點了點頭,然後深吸了一口氣,道:"是,大人.我本來是要安葬這些人的,但是那些水賊們在尸體上,在船上全留了字.

他們要殺人立威,禁止任何人收尸安葬."

在場的士兵們在憤怒之下,不禁齊齊地低聲怒吼了一聲.

洛林冷冷地看了巴克利,道:"城守大人,水賊們說不讓安葬,你就乖乖的聽話,這真讓我懷疑,閣下究竟是我閃族的官員,還是水賊們的幫凶?"

巴克利此時也是豁出去了.

他重重的一拍胸脯,道:"大人,你以為我不想要剿匪嗎?我不想要剿了那些個水賊?為官一任,造福一方.您以我被那些個鄉親們指著鼻子,戳著後脊梁破口大罵,我心里好受?"

"我有什麼辦法,我有什麼辦法啊∼!手下就那麼一點兒的兵,就這還年年缺餉,上面從來沒把軍費給我撥起過,很多時候還得我自籌,更別提整修武備了.能守住城,就已經不錯了∼!"

"自從鬧了賊之後,我也打過報告,要求剿匪,但是那幫大爺們遠在天邊.他們天天小酒喝著,小菜吃著,小妞泡著,哪兒有人管我們的死活?就是收稅的時候,想起來,找我們要錢來,收了錢就拍屁股走人.

我報告打上去,過了半年,才有個批示,您知道上面寫的是什麼嗎?己閱,已經報請軍部.

那可是半年,半年啊∼!就等來這麼一個結果."

他在激動之下,直漲的滿臉通紅發紫.

洛林靜靜地聽著,也不打斷他.

巴克利朝地上重重地吐了一口痰,繼續說道:"就這還算好的呢∼!

等到報告到了皇城,後來就有水賊隔三差五的,就給我家里送死魚,扔死貓.再要麼,就是撇一把飛刀.要我別多事.

***,他們是怎麼知道?

除了皇城當中有某些大人物,和他們勾結在一起之外,我想不出其他的原因∼!

這一句話,我就是到了黑暗評議會,我都敢說∼!"

洛林看他說的唾沫橫飛,神情激動,反而不生氣了.不管怎麼說,這個人能把話說到這份上,說明他也有一顆熱血之心,並沒有被那沉悶的官場給磨平了性格.要是油滑的老官僚,一句不知道,推的干乾淨淨,洛林又能把他怎麼著?

當下示意旁邊的人送了一杯水過去.

巴克利也不客氣,接過了水杯,一飲而盡,然後長長的喘了一口氣.抹了抹嘴巴,又接著道:"後來,更別提了,我的那份報告在皇城磨了不少的圈子,這中間大會討論,小會研究.過了兩年的時間,這才算定了下來.

不管怎麼樣吧,總算是給了人一點兒的希望.

這就又開始盼.盼星星盼月亮,像是傻老婆等野漢子一樣,盼著派兵過來剿匪.可是……可是……可是……"

他連說了三個'可是’,但是卻不知想起了什麼,不住地哽咽,最後長長地歎了一口氣,這才道:"誰知道,有匪無兵,我們遭殃,這盼星星盼月亮一樣,好容易盼來了官兵剿匪,我們更遭殃."

說到這里,他咬牙切齒地罵了起來,恨聲道:"那幫狗娘養的東西,到了我們這里整天好吃好喝好招待,就這還整天的騷擾百姓,到處滋事.這也就算了.只要他們能剿平了山賊水匪,我們也就認了.

可是他們到了這里,光是吃喝嫖賭的,就是不提'剿匪’幾個字.把我們都吃成了窮光蛋.灶台上都能餓死老鼠了.為了供應軍需,我是把倉庫底都掃了掃,從耗子洞掏糧食,才把這群老爺們伺候舒服了.

那些軍爺們這才剔著牙,拿著兵器到鄉下走了一圈.

他們空著手回來了就算是完成任務,來一句,'我天兵一到,所向披靡,山賊不敢逆我天威,因此上,盡皆望風而逃.’然後拍拍屁股,鑽到營中繼續吃喝嫖賭.

這還算好的呢.

眼看著期限到了,他們沒辦法向軍部交差,當即就全都下鄉去了.

這幫天殺的狗東西,到了一個村子,他們居然把村里的老百姓一圈,硬生生指著那些人是土匪山賊.然後全都殺了.拿那些鄉親父老的腦袋冒領軍功啊.

三百多條人命啊∼!"

說到後來,他兩眼含淚,差一點兒就失聲痛哭出來.

那些禁衛們也不禁相顧駭然.

這些事情對于這些驕傲的皇家精銳來說,太過遙遠了.

他們這些人甯願是自己掉腦袋,但是卻也從來都不會也不屑于做出這種下做的事情.

對于這種事情,他們也曾經聽說過,但是卻只是做為一種傳說談資,從來沒有想到過,自己居然在某一天會碰到這種事情.

洛林看著他的模樣,也不禁歎了一口氣.心中生起了深深的厭惡之情,雖然他不了解具體的情況,但是卻也知道,這件事背後,絕對少池金雀花家族在暗中動了手腳.

不然的話,那些水賊們也不會唯他們的命令是從,別人的船不劫,就偏偏劫了他的船.

洛林看著巴克利,道:"城守大人,我們現在可是真正來剿匪的,你能告訴我那些水賊們的山寨據點嗎?"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七百四十章 剿匪記(四)    下篇:正文 第七百四十二章 剿匪記(六)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