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七百五十七章 出塞(萬字,求票)   
  
正文 第七百五十七章 出塞(萬字,求票)

第七百五十七章 出塞(萬字,求票)

兩天之後,到了預訂出發的日子,洛林一大早就從床上爬了起來.

別看他身邊圍著四個如花似玉,香噴噴的大美人,但是看得吃不得,或者頂多頂也就是玩玩兩個小蜜蜂了,心肝寶貝了之類,在她們身上沾點***宜.

要說想要好好做一下奇怪的事情,很黃很暴力,很少兒不宜什麼的,就沒有什麼機會了.

這些閃族少女們面對自己的情郎之時,雖然一個個熱情奔放,千依百順什麼的,但是一涉及到實質性問題,立馬就是一腦子的落後,愚昧,野蠻……(此處省去一百二十字)……的封建殘余思想.

這著實是讓人很無奈的.洛林對這種東西也不止是義憤填膺地批判了幾十次,奈何那幫少女一個個全都冰雪聰明,一眼就看穿了他的真實用心.

孤家寡人的日子不好過,尤其是洛林這種夜夜笙歌慣了的主,這也出來跑了快半年了,要不是偶爾還能吃吃豆腐什麼的,上房的心都有了.

不過話說回來,要不是這樣,洛林的武技也不會突然獲得突破.

要不然怎麼說酒色財氣催人老.

自從在閃族這邊臥底開始,洛林就幾乎沒睡過懶覺,到天亮是非醒不可.再睡的話,那全身就該疼了.

深秋的天亮的不會太早,洛林起床的時候外面還是灰蒙蒙的天.

早上的氣溫很低,空氣中的寒涼濕氣簡直就是無孔不入,滲進衣服里,讓人感覺涼氣都要沁進骨頭里.

禁衛軍一早也被起床號聲叫醒,知道今天要正式邁上雷閃的土地,每個人都很慎重.

不等洛林下令,禁衛軍的軍官們就領著士兵在檢查車隊的情況.

這些當兵的可非常清楚.細節決定命運,在戰爭當中,生死存亡只在刹那之間.有一個不慎,到時候不管是車上掉個車軸,壞個輪子什麼的,說不定自己就沒命.

現在偷一會兒懶,到時候,可是要拿命去填的.在關系到別人性命的時候,他們或許不會太關心,但是現在關系到的,可是他們自己的性命.

因此上,他們全都是極其的認真.生怕有一點兒的疏漏.

洛林走出自己屋子的時候,眼前看到的人頭攢動的禁衛軍士兵像工蟻一樣忙碌不停.而送親團的其他人卻大都還在呼呼地睡著大覺.

更別說,那些嬌生慣養的女孩子們了.要知道睡眠不足,可是會長小痘痘的,哪怕是天塌下來,她們也非得把美容覺睡飽不可.

見到洛林走過來,幾名軍官和侍衛連忙迎了過來,見他們想要敬禮,洛林擺擺手,直接問道:"弟兄們休息的怎麼樣了?"

那軍官恭聲答道:"這兩天,我們都按大人的命令養精蓄銳,所有人都已經到齊,沒有一個生病的."

洛林點點頭,說了聲"好".

他一轉身,沿著車隊不住地檢查,時不時地伸手拉了拉系車的繩子,又對著一個車輪踢了兩腳,看它異常的牢固,這才滿意地一笑,道:"做不錯."

然後頓了一下,又接著問道:"物資准備呢?"

"准備充足,足夠咱們頂過一些突發狀況.弟兄們現在正在檢查捆紮情況."

洛林看著一名禁衛正細心調整弓弦,當下問道:"這把弓怎麼樣?"

那禁衛看到他,急忙站起來敬了一禮,然後這才道:"大人,這弓不錯,跟了我都快三年了.絕對是百步穿楊,箭無虛發."

洛林哈哈一笑,道:"信心挺足."

他一轉身尋了一下,就見遠處大約百余步外有一棵小樹,當即伸手一指,道:"能射中嗎?"

那禁衛眯起眼睛看了一眼,然後也不說話,抽弓搭箭,略略瞄准了一下,隨即就松開了弓弦.

就聽'繃’的一聲輕響,那箭矢已經呼嘯著飛了出去,隨即遠處的那小樹晃了一下.

在場眾人頓時一片喝采之聲.

洛林也不禁滿意地點了點.心中知道:這一幫禁衛們已經完全做好了准備,一個個全都是這個地方的最為精銳的戰士.余下能不能順利地通過無人區,完成任務,就看自己這個指揮官的戰略戰術的指揮能力了.

想到這里,他當即哈哈一笑,然後爬到了旁邊的一輛車上,高聲叫道:"弟兄們,這個大陸上,有比我們的箭射的更准的戰士嗎?"

一眾禁衛們對望了一眼,同聲高喊道:"沒有∼!"

"這個大陸上,有比我們更英勇的戰士嗎?"

"沒有∼!"

"這個大陸上,有誰的刀子,比我們更快更鋒利嗎?"

"沒有∼!"

隨著那一聲聲的高喊聲,眾人的情緒漸漸激揚了起來.一個個全都自信滿滿地挺起了胸膛.

這些驕橫的戰士們也有著這樣的資本.一個個精通戰技,武藝高強,縱然是面對著地獄深淵,也絕對不會後退一步.

洛林一指南方,高聲道:"在外面,在百里無人區里面有著數以萬計的強盜,他們一個個全都躲在草叢當中,等著我們呢,你們怕不怕?"

一眾禁衛們當即舉起了拳頭,高聲暴喝了起來:"不怕∼!"

洛林當即道:"我們是誰?"

禁衛們高聲暴喝道:"皇家禁衛∼!"

洛林此時又是高聲叫道:"我們的口號是?"

禁衛們高聲吶喊了道:"有我無敵∼!殺,殺,殺∼!"

那吶喊聲越來越高,直入云霄,震的人耳鼓發痛.

士氣如虹,豪壯激烈∼!

洛林當即哈哈大笑,道:"好.這才是我閃族的大好男兒∼!"

他高聲道:"弟兄們,在面對著強敵的時候,有些人嚇的尿了,拉稀了.但是別忘記了.我們是誰?我們是這個世界上最為精銳戰士.劍鋒指向,所向無敵.

敵人來的越多越好,到時候,咱們正可以砸他們的響窯,開他們的山寨,搶他們錢,搶他們的東西∼!"

一眾禁衛們轟然暴笑了起來.

他們一個個眼睛深處隱隱有嗜血的紅光閃過.

如果說,只是撕殺的話,或許還有人後退.但是要說到可以搶錢搶東西,那不管是誰都會鼓起十二分的勇氣.

這重獎之下,別說是勇夫,就連勇婦也是大把大把的.搶錢搶東西搶女人,可是能煽動起人類心底深處的**.當年韋爵爺坐困在莫斯科的獵宮,手下無兵無將,而且還朝不保夕的,但是他一祭出這個'搶錢搶東西搶女人’的驚天密法,當即就是有兵有將,而且還順利地造反成功了.

洛林看著軍心可用,不禁哈哈大笑.

他從車上跳了下來,轉過頭來,向著旁邊的軍官們令道:"今天早上,盡早開飯,八點半出關,注意在附近探頭探腦的可疑人員."

眾人頓時齊齊地一跺腳,暴喝了一聲,高聲"是,大人."

太陽很快升起.

那火紅的太陽一瞬間就驅散了籠罩在要塞上家的薄薄秋霧,照射了下來.

在洛林准備吃早餐的時候,菲奧娜和薇拉她們也打著哈欠,一臉庸懶地走進賓館的餐廳.

"早啊."菲奧娜懶洋洋地跟洛林打了個招呼,然後歎道:"又要出發了.以後又不知道有多久不能睡這麼軟的床了.雷,我們到下一個城市大約需要多久時間?"

"如果路上沒有意外的話,最快也要八天左右."洛林在心里計算了一下行程,然後說道.

"八……八天……"菲奧娜當即哀歎一聲,但是隨即一拍桌子,咬牙切齒地說道:"算了,為了自己姐妹,我忍了."

雷歐此時,也揉著眼睛走了下來,看到桌子上准備好的飯菜,當即拉個盤子吃著自己的早餐.

他一邊吃,一邊悄悄地看了看眾人,見沒人注意,當即就想要將盤子里的蔬菜挑到地上,但是一轉眼,看到菲奧娜正秀眸微眯,戲謔地看著自己.

雷歐當即打了一個哆嗦,然後陪著笑,哈哈干笑了兩聲,也不敢胡亂扔到地上,只是苦著臉,將那些蔬菜挑到了盤子一邊.

餐廳里正熱鬧的時候,薩其斯一臉苦惱的表情,慢慢踱了進來.

眾人他們也不願意搭理他,只有洛林抬眼看了薩其斯一眼,其他人根本就是對他視而不見.

薩其斯走到洛林跟前,猶豫了半天,拉開椅子坐到洛林對面,吞吞吐吐地道:"雷……雷洛將軍……"

洛林抬起頭來看著他,見他一臉苦大仇深的模樣,當即沒了胃口,然後問道:"薩其斯大人,有事嗎?"

薩其斯也看著洛林,那張起皺的老臉上露出遲疑和羞愧的表情.

兩個人對視了半天了,薩其斯突然歎了一口氣,道:"雷洛將軍,那個,我手下有幾個人,他們……他們病了."

洛林瞪了薩其斯一眼,冷哼一聲說道:"病了?這早不病,晚不瘋的,偏偏這個時候病了.這病來的可真是時候."

雷歐眼珠轉了轉,當即大聲幫腔,道:"我看不是病,是怕了吧.一幫草雞."

然後借著機會,飛快地往盤子外面劃拉青菜.

薩其斯不禁長歎了一聲.

這送親隊伍在關口的小城修整了兩天,洛林這邊重點收集了關于強盜們的消息,那一幫子文官們也沒閑著,他們也是收集了不少的消息.

眾人了解的越多,越是感到震驚.

這一帶,由于地處中間,是一個三不管的地帶,因此上,已經完完全全成了一個賊國.

一伙強盜拉竿子落草的賊寇,居然敢打出疾風軍團的名號,要知道,就是宋大江當年拉竿子的時候,也沒敢給自己來一個正規軍團的編制.

因此上,僅僅從這一點兒之上,就要以知道,他們已經把自己當成了這里的主人.甚至是有裂土封王的打算.

這送親團還沒來到瞪視山口的時候,消息就已經被強盜們掌握了.

要不怎麼說吃公家飯的比不上私營的,讓一眾閃族人聞風喪膽的密探們根愣是不知道這里發生了什麼,沒有給洛林提供一點預警.

這不禁讓洛林大罵不己:那一幫草包,一群欺弱怕硬的飯桶,只會老鼠扛槍,窩里橫.對著老百姓們挺心狠手黑的,但是對于外面的事情,一個個全都他娘的變成死豬了.

更讓送親團不安的是,那些強盜們都盯上了送親團.

他們已經放出話來,誰搶到阿德玲,誰就是這一無主之地的盟主.

送親團在小城這兩天,一直有行蹤詭異的人在營地外面轉來轉去.送親團的規模和實力,應該已經被強盜們掌握的很清楚了.

送親團的文官死瘟生們在阿卡德琳呆久了,整天燕舞笙歌,醇酒美人的,.

但是那見識過這個危險,他們也就是在下面送上來的報告當中,看到過關于強盜的消息.

這幫大爺們坐在辦公室里一邊調戲著女秘書,一邊看著上面寫著:什麼什麼強盜做亂,殺了多少多少的人.不管多麼鮮活的生命,當下也只是當一個數字而己.甚至還當成笑話,說給同僚聽聽.

而現在,當危險實實在在的落到他們脖子上的時候,這些官僚們當即越想越怕.

讓他們貪贓枉法,行賄受賄,寫寫瘟詩,公款吃喝,玩辦公室政治都可以,但是讓他們通過幾百里由海盜占據的地區,他們全都嚇尿了.

來之前他們都被交待過,出了這趟任務,直接官升一級.可要是命都沒了,就是連升三級又有什麼意思.

有道是'千金之子,坐不垂堂’.這些狗崽子一個個全都撈了不少,何止千金.一個個全都是腰纏萬金.

他們別說是坐垂堂了,沒事兒的時候,連水都不敢多喝,生怕傷了腎,得了什麼前列腺炎什麼的.

現在面對著生死的危險,他們沒有把腦袋塞褲襠里面就不錯了.

不過這些文官們也不愧是閃族的精英分子.那腦子就是比死老百姓們轉的快.

在恐懼了一天之後,薩其斯手下的官僚們很快想到了辦法,裝病∼!

然後他們把病假請到了薩其斯這里,理由也很充分:我們也是知道這一次的任務事關閃族生死存亡,極其重要.

我們也是天天都'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恨不能馬上就完成任務,到時候,什麼八宏一宇什麼的,奈何這身體不爭氣,真是不爭氣啊∼!

我們這邊等病好了,就立刻起程,快馬加鞭,日夜兼程,飛快地追過去……"

聽了雷歐的諷刺,薩其斯也是老臉一紅,吶吶的說道:"這個……那個,我真不知道,他們來跟我請病假,說是,休息兩天,就兩天,他們病好了就追上咱們."

這下菲奧娜也怒了,這幫家伙實在是太丟人,就連女孩子們也沒有一個人想要退縮,這幫男人倒怕了.

菲奧娜瞥了薩其斯一眼,輕笑著道:"怕是等我們送完親回來,這些人的病才會好吧?"

薩其斯張張嘴,沒有說出話來.

說實話他也很想請病假,但是他是禮儀大使,別人不敢去,頂多也就是丟官,他要是敢不去,到時候鐵定是要掉腦袋的∼

薩其斯對請假的人也恨的咬牙切齒,但請假的人卻實在太多,很多人不是他能管的住的,畢竟能混到這里面,輕松方便地撈經驗值,也不是什麼簡單人物.他們都是混阿卡德琳的,誰沒幾個過硬的後台?

薩其斯也不敢自作主張,眼看著是那些人是鐵了心,躺在那里耍死狗,咬牙不走了,他也沒有其他的辦法,只有硬著頭皮來找洛林.

此時,洛林嗤笑一聲,道:"他們,真病還是假病?"

薩其斯一想到要自己冒死前往,而那些人卻躲在後方清閑享受,而且最後還可以大撈功績,當即也是恨的一陣牙痛.

他臉上抽了抽,露出嘲諷的笑容,道:"我看過,他們真的是病了,全都是傷風感冒或者吃壞了肚子,大家都是混體制的,他們這麼搞有意思嗎."

洛林搖搖頭,笑罵道:"***,這還真是一幫老油條."

這幫官僚們確實太狡猾了,像米國那些兵痞們想要偷懶了,還要在自己的腿上,或者是在腳上射上一槍,看著那血像不要錢一樣滋滋地往外冒,這才能撤離火線.

而這些人卻聰明許多.只選那些個小災小病.個傷風感冒或者消化不良之類的.

這也實在是十分容易,晚上睡覺蓋薄點,找點生東西吃,這種病,又要不了命,只是當時不舒服,只要養幾天就好.

這些狗崽子倒是滑不溜手,一點把柄都不落下∼!洛林想到這里,當即看著薩其斯問道:"你是什麼意思?"

薩其斯一臉嚴肅的表情說道:"為了我族偉大的事業,為了完成大祭司交予的任務,性命都算不了什麼,何況這點小病."

薩其斯同時在心里暗罵,我都要去冒險,你們一個人也別指望跑了.

這幫死官僚們確實沒一個好東西∼!洛林心里暗暗贊歎了一聲,然後道:"說的好,說的好.說的真是太好了∼!"

他一轉身,對身邊軍官招招手,吩咐道:"帶上咱們的暗牧和醫師,和薩其斯大人一起去看看那些個生病的死瘟生們."

誰的屁股誰擦.洛大爺這個'壞人’可是不當的.只能由薩其斯自己出去,當這個壞人.

不過,洛林大爺的心腸也是不壞,看著薩其斯的臉色,當即又體貼地吩咐了一句,道:"哦,記得把家伙亮出來.要好好和他們說話,一定要好好說話."

他的那後幾個字咬的極重.

那軍官頓時領悟了洛林的意思,冷笑一聲說道:"是,大人,我一定好……好和他們說話."

那軍官挑了一隊長相最凶惡的士兵,把長劍一抽,嚷了一句:"弟兄們,大人有令,咱們要給人治病去."

眾人也聽說了那情況,當即興高采烈地答應了一聲,然後跟在薩其斯的身後,飛快地走了出去.

雷歐看了看,見四下並無他人,這才道:"老大,你這是干什麼.他們只會礙事,你非要他們也去干什麼啊?那幫狗崽子不去還好呢.省的給我們添亂."

洛林呲著牙,森森然地一笑,道:"咱們這一次出去,肯定會有不少的強盜在等著,那些狗崽子雖然沒什麼用,但是幫著分散一下敵人的注意力,或者當一下肉盾,擋箭牌什麼的,卻還是很好用的.

尤其是在逃跑的時候,把他們從車上一腳踹下去,可很能阻一阻敵人的速度的."

雷歐愣了一下,隨即兩眼閃著敬佩的光芒,大聲贊道:"老大,你真是太無恥太卑鄙太流氓了∼!"

小白當即在旁邊也是點了點頭.

菲奧娜雖然同意他們的話,但是卻也哭笑不得,道:"有你這麼誇人的嗎?我怎麼聽著這麼刺耳啊∼!"

xxxxx

等洛林吃完早餐的時候,整個送親隊伍已經在關口前集合完畢.

那些請了病假的也老實坐在的自己車上,只是個個臉上發白,不知道是病的還是嚇的.尤其其中幾個眼睛也是烏黑發青的.不用說,肯定是耍死狗耍的太狠了,結果惹毛了那幫禁衛們,動手給他揍的.

洛林也是心中暗笑,但是卻也假裝未見.自己又不是他們的親爸爸,犯不著答理那些家伙.

洛林前後看了看,見再無疏漏之處,當即一揮手.

關卡守衛得到了信號,立時扯著嗓子,高喊一聲:"開……關∼!"

由于用力太大,那聲音顯的有些聲嘶力竭,就像公雞的打鳴一樣,極為難聽.

但是此時,眾人此時一片嚴肅,也無心去嘲笑那個守門官.

幾名**著上身的士兵喊著號子,用盡了全力的力氣,用力地轉動城門上的轉盤.

隨著一陣令人牙酸的'咯咯吱吱’的聲音,那沉重的鐵鑄的門閂被一點點拉開.

十幾名士兵分別拉著兩扇大門,用力向後拖開大門.

由實木打造,鐵條加固的大門緩慢的打開,露出了一條寬廣平坦的大路,那大路一直延伸到了遠方,最終消失在了草原的深處.

聚集著車隊兩旁的士兵和群眾微微騷動,大多數人帶著擔憂的表情看著送親隊伍.

他們全都知道,阿德玲這是被送出去,和雷閃一族聯姻的.

此時,眾人的心態極其的複雜.

這些久居邊關的人清楚地知道,戰爭一起,必然是生靈塗炭,家破人亡.因此上,全都不希望打仗.

但是在此同時,卻對于以這種犧牲少女婚姻幸福的方式,來換取的和平,又感到有些羞愧.

那些有榮譽感的軍人一個個全都是漲紅著臉,許多人在羞愧之下,背過臉去,不忍心再看.

有幾個少壯熱血的軍官看著那馬車,甚至握著佩劍的手都隱隱顫抖了起來,在沖動之下,幾乎都要折斷自己的佩劍.

洛林縱馬沿著隊伍繞了一圈,最後檢查了一遍整支車隊,奔到了隊伍的最前面,停了下來.

他回頭看了一眼阿德玲的馬車,然後向前一指,高聲說道:"出發∼!"

那些傳令兵們紛紛舉起了手中的號角,鼓起腮幫,用力地吹了起來.

"嗚嗚"的號角聲帶著一股悲愴,在瞬間就響徹了整個要塞.

一眾人馬當即緩緩起程.

等隊伍全都走出了關卡,來到了山腳下.

阿德玲的馬車突然馳出了隊伍,在旁邊停了下來.

洛林不禁一怔,隨即揮手,示意隊伍停下.然後一策戰馬,縱馬來到跟前.

此時車門打開.阿德玲一反前態,露出了自己的本來面目,衣著盛裝,緩緩地從馬車上走下來.

在場的那些禁衛官兵們不禁一陣輕微的騷動,其中不少人也是第一次看到阿德玲的真容,當下一個個也是看的目瞪口呆,幾乎都不能呼吸.

洛林看著她剛想要說話,但是隨即看著阿德玲俏麗無濤的俏臉上露出的憂傷,不禁心中一軟.輕輕地歎了一口氣.

阿德玲轉身癡癡的看著瞪視關口內.

此時天空當中,幾只大雁從山口上飛過,發出了明亮高吭的叫聲,徑直向南飛去.

北雁南飛,但是它們在明年春天還會回來,而阿德玲知道,自己這一去,可能從此以後再也回不來了.

天涯漫漫,芳草連天.

故鄉,綠柳紅瓦宮牆,那些姐妹玩伴……,以後只能在夢中才能見到……

她突然俯***來,跪倒在地上,以頭觸地,深深……深深地行了一禮.

此時此刻,大地之上,一片的寂靜.

只余下了長風吹動野草,發出了嘩嘩的聲響……

許久許久之後,阿德玲這才緩緩從地上站了起來.

隨即就感到手心一暖,她的左右兩手同時被德伊波勒和菲奧娜兩人用力地握住.

而且旁邊洛林也是投來了關切的目光,她不禁急忙掙脫了一只手,然後用力地抹去了眼角晶瑩的淚花.勉強笑了笑,道:"風大,迷了眼睛."

說著,邁步就向著馬車走去.

送親隊伍的眾人安靜的看著這位將要被和親的閃族第一美人.

就在此時,那瞪視關口突然傳來了呼喊聲.

"一路走好,阿德玲小姐."

"常回家看看……"

"保重身體啊……"

關卡上的守衛和群眾全都湧了出來,站在關口處,拼命地揮著手,向阿德玲呼喊.

阿德玲愣了一下,在聽到人們送別的聲後,眼中不禁再次閃起了晶瑩的淚花:這些百姓遠遠比那些皇城當中的只顧著計算利益得失,冷酷無情的政客們好多了.

但是旋即,她卻展顏一笑,轉過了身來,向靈閃的土地用力揮揮手,低聲說道:"再見,再見了……"

阿德玲轉身看著洛林,說道:"我們走吧."

洛林勒住了戰馬,看著阿德玲微紅的秀眸眼,輕聲安慰道:"不用擔憂,總有一天,我們會回來的.相信我."

阿德玲"嗯"了一聲點點頭,道:"我知道,我也相信.這世界上如果有一個人可以做到的話,那個人一定是你.堂堂的飛鷹戰神面前,有什麼事情是不可能的呢?"

菲奧娜在旁邊不禁愣了一下."飛鷹戰神?",雷洛什麼時候,有了這麼一個威風凜凜的外號?而且這個名字聽上去好像有些熟悉,似乎以前好像在什麼地方聽過?

但是她側著頭,想了半天,就是絞盡了腦汁,卻也沒有想起來這個名字在什麼地方聽到過.畢竟洛林的那一個身份距離太遠了.任何人也不可能把他們兩個聯系到一起的.

此時,阿德玲最後一次回眸,深深地望了故鄉一眼,像是要把那個地方永遠地印在心中.隨即,義無反顧地登上了自己的馬車.

一聲號角長鳴,隊伍當即緩緩出發.

不一會兒的工夫,那長長的車隊變的越來越小,成了一條黑色的細帶,最後消失在了草原深處.

xxxxxx

由于那條大道是雷閃與靈閃的主要交通要道.

洛林雖然剛開始***了道路,但是他們走出了十多里,漸漸的發現在送親團的旁邊,偶爾有往來的商隊經過.

那些人遠遠地看到這支龐大的隊伍,當即牽著駝馬,全都束手站在道邊.一臉好奇地打量著這支龐大的隊伍,然後等他們經過之後,這才重新上路.

但是,當走進了草原深處之時,漸漸的,也有一些三五成群的騎士出現了,

他們個個一身勁裝,有的身上還有輕便的皮甲,行動輕剽迅速.游走的隊伍的附近.

這些家伙們全都異常老道,就在弓箭的射程之外,即不遠離,也不接近.

而且,他們這些人像是認識,互相之間也是保持著距離.時不時地還怒目而視,敵意甚重.

這些人著實紮眼,但是禁衛軍一旦靠近他們,他們就機警的縱馬跑開.

洛林心知:這些人全都是強盜們的眼線,他們的任務就是盯著送親團.

看到他們老在周圍晃悠,縱然身邊重兵保護,但是送親團內也不免有些人心惶惶.

洛林當即收縮了隊伍,然後派了一個中隊的騎兵去抓拿其中一股強盜.

結果,那些禁衛們追了他們一段路之後,發現強盜們全都鑽進了樹林.

那些禁衛軍只有望林興歎,無功而返.

這些人像狗皮膏藥一樣粘著送親團,趕了他們就跑,不趕了,當即又回來,著實令人火大.

饒是洛林手下人多,也難以和他們糾纏,最後只有將他們趕開,不使他們離送親團太近,造成什麼危脅,也就算了.

在路上,中間還出了一點混亂.

薩其斯他們一群官員的坐車,在半道上看到那些強盜們出現,突然加速從後面趕上了.和和阿德玲及幾個女孩子的馬車並在一起.

當即搞的隊伍一陣大亂.

那些禁衛軍大爺們脾氣也不好,當即指著他們狠罵了一頓娘.差一點兒就逼的值星的軍法官當時就要祭軍法.

饒是如此,還有不少人是心中打定了主意,只要他們再敢亂來,到時候打起仗來,就從背後放丫的冷箭∼!

洛林聽到消息,急忙趕過去看了一眼,立刻就了解了薩其斯的用意.

禁衛軍首要保護的目標當然是阿德玲和菲奧娜她們這些貴族小姐們,像薩其斯他們這些文官,還有隊伍里的侍從,仆役,都可以把劃進"可以犧牲"的范圍內.

出了事,禁衛軍鐵定首先保護中間阿德玲的車隊,那里是整個隊伍中最安全的地方.

因此上,薩其斯他們就是拼了老命,也全都要和阿德玲她們擠到了一起.

洛林實在是懶得搭理他們,好在這里是草原,這麼多車輛擠在一起也並不影響什麼.

有了他們在這兒,還有一個大大的好處,一旦有事,也可以用他們來分散強盜們的注意力,在此同時,他們的馬車全在阿德玲的兩側,還可以替她當擋箭牌,抵擋上一陣.

洛林不願意搭理他們,但是薩其斯大使現在倒是很願意找洛林,送親隊伍剛調整好隊形,准備再次上路.

薩其斯的親隨找到洛林,恭敬的請洛林過去.

自從進入雷閃草原後,隊伍里文職官員對雷洛統領的尊敬程度直線上升,離著老遠就熱情的跟洛林打招呼.

洛林縱馬來到薩其斯的車跟前,薩其斯探出頭來,老臉笑的褶子都堆了起來,跟洛林打招呼,道:"將軍,上車來談."

洛林擺擺手,道:"有話就直說吧,現在情況不太妙,我這里事情多."

薩其斯尷尬的笑了一下,然後也不介意.

他猶豫了一下,從車廂里面出來,手扶著車廂,站在了踏板上,然後問道:"雷洛將軍,我想問一下,如果發生意外,將軍您,是否有應對的計劃,還有,需要我們……我們怎麼配合."

洛林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道:"我沒有計劃,只要你們別像剛才那樣給我添亂就行.防衛部署一下子打亂了,要是有一群強盜沖過來,我們直接就被別人給掏了老窩了."

薩其斯臉上一副訕訕的表情,道:"這個,請雷洛統領理解我們,我們也是被騙的,哪知道這路上居然強盜,早知道這樣就是拼了官不做,我也不會來趟這趟渾水.只要大人能保我平安,回阿卡德琳,我一定重重酬謝雷洛統領."

洛林瞥了他一眼,薩其斯正一臉乞求的表情.

洛林一揮手,道:"大人,咱們也全都是同殿為臣的.我也不想多說什麼.

接下來的路上,你讓那些手下別再搗亂,必須聽從我的指揮,再敢搗亂,我就把你們扔出隊伍去."

薩其斯趕忙點頭,連升說道:"一定一定,一切就依靠雷洛將軍了,大家同事一場的份上,我們以後絕對聽從雷洛將軍指揮."

薩其斯他們一路上沒少惡心洛林,這個不合適了,那個不對頭,隊伍走的快了,走的慢了,他們都能挑出毛病,動不動就威脅洛林,諸如"回阿卡德琳你就等著被參上一本吧∼!"

"這事咱們沒完,走著瞧."

等等這些.

現在怕死了,就跑過來抱洛林大腿,拼命拍馬屁,洛林越發看不起他們,最後看也不看薩其斯一眼,冷哼一聲,直接縱馬走人,薩其斯眼中的怨毒一閃而過,躲回了車廂里面.

洛林一夾馬鐙,還沒跑起來,又有一個侍從攔在洛林的馬前,低眉順眼的說道:"統領將軍,副使大人有請."

洛林厭煩的一皺眉,道:"沒空,讓他給我老實呆著……"

洛林突然靈光一閃,道:"我沒空,有事讓他們先找雷光光總經理,規矩你們懂的."

洛林一甩馬鞭,小跑一段,然後拱進了菲奧娜的馬車,菲奧娜懶洋洋的靠在座椅上,看到洛林進來,一把拽過洛林,拉到自己身邊,先沖著洛林熱情的一笑.

薇拉和雷歐正在搶一盤零食,雷歐這個小胖子都快趴到盤子上了,不光吃著還占著,趴在車廂正中間的小白時不時地也伸出長鼻子,從中間搶一兩個,塞到自己的嘴里,咔啪咔啪地嚼個歡實.

薇拉看到洛林過來,當即可憐巴巴地撲過來,向洛林求助.

這雷歐真不要臉起來,薇拉拿他也沒辦法.

她要求給自己漲工資,否則賺的那一點兒錢,全都讓雷歐小白給吃光了.

洛林隨口安慰了她兩句,然後狡猾的一笑,道:"雷大總經理,別吃了,有竹杠,敲不敲?"

雷歐耳朵一豎,抬起頭來,不顧嘴里塞著的東西,嚷嚷道:"哪那?"

一時口中的食物殘渣四下亂噴,極是壯觀.

洛林急忙側身躲過,這才道:"薩其斯手下那幫文官們怕死,這會想起巴結咱們來了,我把他們都交給你了."

雷歐眼珠轉了轉,隨即明白了過來.

他咧嘴一笑,露出滿嘴白牙,道:"敲竹杠,好呀,這幫狗東西,一路上淨找麻煩,這會想起來拍馬屁,晚了.

看我不把他們的骨髓都敲出來."

雷歐摩拳擦掌,一推車門就想跳下去,洛林拉住雷歐,道:"老規矩,五五."

"三七,頂多了."雷歐想也不想說道:"老大,你就出個主意,干活的可是我."

洛林道:"四六,不能改了,這里面還有菲奧娜,阿德玲一份."

薇拉急忙插話,道:"少爺少爺,還有我."

洛林揉揉薇拉的頭發,笑道:"當然還有你."

薇拉當即大喜,伸出小嘴來,對著洛林的臉上狠狠地啄了一下.

雷歐無奈的咧咧嘴,道:"四六就四六,還好不用交稅."

他看小白還趴車上不下來,當即高聲叫道:"小白."

那胖胖的小象猶豫了一下,然後伸長了鼻子,將薇拉的零食一掃而光,全都塞進了自己的大嘴巴里面,最後這才扭著屁股從車上爬了下去.

雷歐一瞪小白,道:"你就是個吃貨,走,咱們敲竹杠去."(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七百五十六章 南線無戰事,一本萬利打白條(萬字,求票)    下篇:正文 第七百五十八章 敲竹杠,豬一樣的隊友(萬字,求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