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七百五十八章 敲竹杠,豬一樣的隊友(萬字,求票)   
  
正文 第七百五十八章 敲竹杠,豬一樣的隊友(萬字,求票)

第七百五十八章 敲竹杠,豬一樣的隊友(萬字,求票)

"竹杠竹杠,響梆梆,竹杠竹杠,梆梆響……"雷歐嘴里唱著自己編的竹杠之歌,跳到小白的背上,很快就車隊里轉的沒影了.

菲奧娜看著那兩個礙眼的家伙走了,當即詭異地看了看周圍,然後悄悄地拉拉洛林的手臂,猶豫了一下說道:"哎,你說,我家里怎麼樣?"

洛林愣了一下,不由想起了加勒比港的城守府,那兒的碧海藍天,還有潔淨雪白的沙灘.當即點了點頭,說道:"很不錯啊."

菲奧娜的秀眸跟個小狐狸一樣轉了轉,隱隱露出了一絲狡黠的顏色,然後趴在洛林的肩頭,膩聲說道:"那,等這里事完了,去我家常住怎麼樣?我媽可喜歡你了."

說完,檀口微張,對著洛林的耳朵輕輕地吹了一口香氣.

洛林頓時一陣心蕩神昏,剛想要張口答應,但是心中隱隱覺的有一絲的不對."什麼叫去我家常住?"菲奧娜的那話怎麼聽,怎麼別扭.老感覺那個妖精好像給自己挖了一個什麼坑一樣.

菲奧娜看著洛林好像要明白了過來,當即輕輕地挨了過去,檀口微張,輕輕地叼住了他的耳垂,一邊用自己的豐胸緊緊地貼著洛林的胳膊,嬌聲嗔道:"你就答應了吧,答應嗎?"

說著,靈巧的香舌輕輕地在洛林的耳朵上輕輕舔了一下.

洛林頓時又是一陣全身酸麻,差一點兒沒有倒在地上,但是隨即卻一下子清醒了過來.

"什麼叫去我家常住?",那小妖精這分明就是又想要坑自己一把,騙自己再去入贅.

他當即斷然道:"我不去.本來就一大堆人看我不順眼.到時候,那些不明真相的家伙看了我跑你們家去,說不定還就真的以為,像那些心懷不軌的家伙說的那樣,我是靠吃軟飯的小白臉.那真的很傷自尊的."

菲奧娜當即一滯,當即又是軟語央求,道:"那又怎麼樣?光是看別人的眼光,你也不活了?"

洛林當即也只是微微搖頭,絕不松口.

菲奧娜氣的牙根發癢,當即就要合口,用力地去咬.

洛林急忙道:"不許咬我,否則我可絕對不會客氣……"

菲奧娜沒想到洛林居然提前喝破了自己心中想法,不禁愣了一下,隨即纖腰一擺,伏***來,呵呵呵地不住輕笑.

洛林被她給笑的,不禁心中一陣發毛.

就在此時,突然車前人影一閃.

緊接著,就見德伊波勒跳上了馬車.

她看菲奧娜趴在洛林的身上,一副妖嬈嫵媚的模樣,當即伸著手掐了菲奧娜一把,笑道:"菲奧娜,你個小浪蹄子,咱們當時怎麼說的?結果一會兒不看好你,你就又偷跑.

這麼急往家里劃拉男人,你羞不羞?"

菲奧娜正是少女情懷,剛剛和洛林也是耳鬢斯摩了半天,身體極為敏感,被德伊波勒擰了這一下,當即忍不住失聲尖叫了一聲.

她隨即反應了過來,但是此時卻也已經晚了,發現洛林,德伊波勒全都用一種古怪的眼神看著自己.

德伊波勒更是低下頭去,驚奇地看了看自己的纖手,很大聲地'低聲’說道:"叫的那麼消魂?我的抓胸龍爪手難道練成了?"

菲奧娜俏臉當即一紅,隨即惱羞成怒,嗔道:"我的抓胸龍爪手才真正練成了,你要不要試試.保管你叫的消魂奪魄."

說著,大叫了一聲,張牙舞爪地撲了過去,伸過手去撓德伊波勒的癢.

兩個女孩子在洛林身邊鬧成一片,柔軟的身體在洛林身上蹭來蹭去,搞的洛林大暈其浪.

最後德伊波勒的力氣大一點,把菲奧娜壓在了洛林腿上,兩個女孩子都是女亂簪橫.衣襟散亂.

菲奧娜胸前的衫衣被撕開了一道大大的口子,露出了一大片白雪一樣嬌嫩,柔軟的胸肌,還有中間那一道深不見底,可以把人眼珠子全勾進去的迷人溝壑.

德伊波勒的長裙在打斗當中,一下子被拉到了腰間,露出了那雙粉致光光的,完美修長的**,看的洛林眼花繚亂,一陣的口干舌燥.

那兩人全都是氣喘籲籲,玉體橫陳.俏臉上紅暈初生,秀眸蒙眬,眼波流轉之間,千嬌百媚,分外動人.

一邊那迷人柔軟的酥胸隨著呼吸,不住地微微顫動.一邊完美修長的大腿,而且還穿著充滿了誘惑的黑色網狀絲襪.

尤其是那大腿的上部,黑絲與肌膚的交界處,一黑一白形成了極為鮮明的對比,讓人看上去觸目驚人,甚至有些痛不欲生.

洛林不禁心中暗歎:***,不帶這麼勾引人的.

明明知道我這邊都快餓死了,卻弄了兩大桶香噴噴,白嫩嫩的大米飯.結果卻只能看,不能吃.這簡直就是比滿清十大酷刑還要殘忍上一百倍一千倍∼!

此時,菲奧娜又鼓起了勇氣,纖腰款擺,連試了幾次,結果全都沒有掙脫.只得歎了一口氣,道:"投降,我投降了.你想干什麼就干什麼吧……"

說完,俏臉微微一側,長長的睫毛微抖幾下,隨即緊緊地閉上了眼睛,一副任君品嘗的模樣.

洛林當即就感到鼻子里好像有些發熱.急忙移開了視線,但是隨即卻發現德伊波勒那完美修長的**一下子跳入了眼簾.

洛林在心中不禁長長暗歎了一聲:不帶這麼玩人吧∼!

德伊波勒也發現了他的目光不對,但是卻毫不在意,而是百媚橫升地瞟了一他一眼,然後刻意地伸出手來,將原本就已經滑到大腿根部的長裙向上輕輕地拎了一下.

雖然那並沒有抬起多高,而且什麼也看不到,但是那欲拒還迎的風情,令人驚魂動魄,**.

洛林當即就感到心中一陣狂跳,.隨即發覺鼻子里面有一股熱流就要沖出,他趕忙伸手捂住了自己的鼻子.

此時,德伊波勒這才得意地輕笑了一聲,嬌聲哂道:"小樣兒,跟我斗∼!"

她又在菲奧娜身上狠摸了一把,道:"別以為你裝模樣,我就會放過你∼!還真的又軟又大,手感不錯……"

菲奧娜當即忍不住嬌呻了一聲,條件反射一般蜷起了身體.

德伊波勒這才拍了拍手,然後整了整長裙,坐在洛林的另一邊.

她喘了口氣,然後說道:"阿德玲有些不正常."

洛林與菲奧娜兩人不禁一怔.隨即異口同聲地問道:"怎麼了?"

德伊波勒順了順頭發,歎了口氣說道:"自從離開關口之後,阿德玲就開始變得很正常,很正常.

她和平時一樣,能吃能玩,不僅僅和我講了一個黃色的小笑話,而且是用了一個新的牛奶面膜,還又看了一會兒的小說,一邊看一看笑.最後還睡了一個美容覺."

菲奧娜一怔,隨即一臉的若有所思,沉吟不語.

洛林也是側著頭,很認真地想了一下,斷然說道:"肯定是那個黃色笑話有問題∼!說出來,讓我也聽聽."

德伊波勒看他想了半天,卻想出這麼一個結果,當即氣的飛了一個白眼.

菲奧娜當即也是氣的伸手打了他一下,只是臨到最後,卻還是收了手勁,那一下拍在洛林的身上,最多也只能打昏一只蚊子.

洛林奇怪地看著他們兩人,道:"怎麼了?她正常還不好嗎?你們兩個的心思也太多了吧?"

菲奧娜歎了一口氣,道:"一個女人從小是錦衣玉食,嬌生慣養著長大,而且一直夢想著婚姻自由,嫁給一個帥的像白馬王子一樣的人,然後幸福美滿地生活一輩子.

而現在,卻要遠嫁他鄉,送給一個從來不認識的家伙當老婆.而且這一輩子都可能再也回不去了.

結果她卻正常的和沒事兒人一樣,嘻嘻哈哈的.能吃能睡,沒心沒肺,還給別人講黃色笑話."

她說到這里,頓了一下,然後認真地看著洛林,道:"你說,她正常嗎?"

洛林想了一下,當下也不禁一歎.道:"沒錯,她越是正常,也就越不正常.還是你們女孩子家們的心思."

洛林的話雖然有些古怪,但是那兩人卻也不約而同地點了點頭,表示贊同.

德伊波勒揉揉眉頭,靠在椅背上,眼睛盯著車頂,沉思了起來.

但是他們三個坐在這里,就是絞盡了腦汁也想不出什麼好的辦法出來.

德伊波勒尤為感到糾心,她輕輕一歎,苦澀地道:"這件事情全都怪我,如果當初她不是為了救我,也就不會惹怒了大祭司,不惹怒大祭司,也就不會被和親……"

洛林當即打斷了她的話,道:"波麗雅,這你就錯了.如果要發動戰爭,雷閃靈閃兩族聯合,勢在必行的.

而最好的代表人物就是阿德玲,身為閃族第一美女,又是十二皇族的直裔血統,只有她嫁出去,才能證明兩族聯合的決心和誠意.

就算是阿德玲不去救你,大祭司也會另外找她犯的一個什麼錯誤,像什麼不戴帽子了,光吃菜不吃肉了,等等等等……各種各樣的理由,逼著她嫁出去的."

他頓了一下,然後認真地總結道:"閃族本來就是生活在大祭司的陰影之下的.只要他活著一天,你們就永遠不可能掌握自己的命運."

他的話雖然不高,但是菲奧娜卻不禁嬌軀一震.這話可是大逆不道的.而且她也從來都沒有想到過的.

她不禁驚慌地向著車外看了看,發現沒有人注意,這才放下了心來.

德伊波勒此時卻是仔細地咀嚼著洛林的話,眼中露出了一絲的神采,但是隨即卻又搖了搖頭,放棄了.

她向著洛林苦笑了一下,道:"不行.大祭司等我們恩重如山,我們不能那麼做的.更何況……更何況……"

說到這里,她眼中不禁露出了複雜的神色,有敬佩,有恐懼,擔心……

她定了定神,然後緩緩地道:"更何況,大祭司是永遠不可戰勝的.

在孩子們的眼里看上去,就像是老爺爺一樣,你甚至可以去揪他的胡子.

但是在平常人的眼中,他卻是高山仰止,不怒自威.如站在山顛之上,皚皚白雪頂端的神祗.

他從來都不發怒,也不生氣,但是只要一個眼神,就足以翻江倒海,並吞天下,毀天滅地……

我們的首相大人馬卡林當初朝見他的時候,因為他的輕輕一聲咳嗽,當即就嚇的拉了一褲子."

洛林不禁放聲大笑了起來,嘲弄地道:"這麼說來,他要是不當大祭司,回頭當一個……一個專治便秘的***腸科醫生,絕對是財源滾滾了."

德伊波勒當即大怒,道:"不許說他的壞話∼!"

洛林不禁滯了一下.

旁邊菲奧娜也是道:"就是,大祭司是跟大魔神一樣的天魔老爺,說他的壞話,是會遭報應的.小心哪一天走半道上,有天雷劈了你."

洛林看著她們兩個,當即也不和這些個沒有文化,不懂科學,一腦子愚昧落後封建思想的女人們一般見識,很是老實地一舉手,認輸道:"好好好,就算你們說的對.這行了吧?"

他頓了一下,然後好奇地道:"對了,你們說的那老家伙……"

德伊波勒聽他口出不遜,當即又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洛林當下急忙改口,道:"他……他老人家長什麼模樣?是不是被封在冰塊兒里面,然後整天像狼一樣,嗷嗷地一直嚎叫什麼的.

再要麼,就是一副純骨頭架子,外面再披著一件黑灰色的,破破爛爛,看不出年月的袍子.手里面拿個九齒釘耙,屁股後面跟著一大堆,流著口水的野狗?"

德伊波勒氣急之下,對著他狠啐了一口,道:"我呸,你胡說八道一些什麼呢∼!再說再胡說,我……我咬死你∼!"

她頓了一下,然後道:"大祭司早就出凡入聖,長生不老.一直都是本來的模樣.他看上去,也就是六十多歲,慈眉善目,頭發,眉毛,胡子全都是灰白色,手里拄著一根灰色的拐杖,身上穿著一件穿的很久,洗的發灰的長袍."

她的聲音當中似乎有一種可以把人催眠的奇怪魔咒,越說聲音越低.車廂當中的氣氛一時有些古怪了起來,甚至有了一絲陰森的感覺.

在場三個人全都不再說話.

菲奧娜一個勁兒地向著洛林的懷里鑽去,德伊波勒在不知不覺間,也是一伸手,將洛林的手搭在了自己的肩上,然後靠在了他的懷中.

車廂當中一片的安靜.三人靜靜地坐在那里,一動也不動.

就在此時,就聽外面傳來了一聲嘹亮的歡呼聲.

緊接著,一陣山搖地動的腳步聲響起.

雷歐歡呼了一聲,坐在小白背上面,跑到洛林他們的馬車跟前.

他也不上來,而是用力地敲了敲車窗.道:"快開窗,快開窗."

在場的三人不禁全都一震,隨即分了開來.薇拉卻是揉了揉眼睛,睡眼懵懂地坐了起來.打開了窗戶.

她一向起床氣大,瞪著雷歐,不耐煩地道:"你干什麼啊?我正睡覺……咦……"

那語氣明顯不對.

此時,雷歐哈哈一笑,然後將一個大包裹從車窗扔了進來,匆忙的說了句:"先存著,等我敲完了竹杠一塊算."

隨即,很快又跑遠了.

車廂內的四個人面面相覷,然後一起笑了出來.

洛林拍拍菲奧娜和德伊波勒的小手,安慰道:"放心吧,阿德玲不正常無非就是因為要被人給和親了,回頭,咱們找機會,把她救出來了,然後帶著她一起私奔,她心情一好,不就正常了."

德伊波勒狠狠地剜了他一眼,道:"私什麼奔的,別說的那麼難聽好不好∼!"

說完,自己卻忍不住失笑了起來.

此時,旁邊薇拉按奈不住好奇,解開了雷歐扔進了的包裹.只聽一陣清脆動聽聲響,各色寶石滾了一桌子.珠光寶氣立時映的車廂里面一片耀眼的光明.

薇拉最見不得看這些東西了.

她當即歡呼了一聲,然後財迷地拿起了珠寶,看看這個,瞧瞧那個,眉花眼笑的,樂的大眼睛都眯成了一道彎彎的月牙兒.

這寶石黃金,到哪都是硬通貨啊∼!

xxxxx

雷歐帶著小白,還原本打算著,代表著洛林,親切地看望了一下那些文官.然後熱情周到詢問了一下眾人的行車住宿情況.認真地了解和傾聽他們有什麼問題和要求.又問了問有什麼好的建議和意見.

那些文官們一個個全都是閃族的精英分子,個個全都是精通官場政治.這是沒沾上毛,沾上毛了,活脫的就是一群野猴子.

雷歐到了他們那里,還不等他完整地表達出自己的意思.那些人就像蒼蠅圍上那啥一樣,圍上了雷歐.

不過作為那啥的雷歐卻沒有一點臭烘烘的自覺,反倒是覺的這些人一下子懂事兒多了.當即喜滋滋的接待了這些蒼蠅,然後隱晦的表示:這禁衛軍兵力有限,外面壞人又多,隊伍又這麼大,出事了很難照顧周全,只有一部分重要人員會得到禁衛軍的重點保護,其他人的安全就不好說了……

雷歐身為未來的皇帝,天生就是那些官僚們的天敵.這打小在凱瑟琳跟前所受的教育就是,什麼《帝王心術指南》了,《整治官吏三千問》了.《如何當好一個老大》了,等等等等各類的中小學普及教育讀本.

他嚇唬那些官僚的經驗,那就不叫一個豐富,而是相當的豐富.

幾句話一說,再配上一臉為難的表情,那些文官們立時就嚇尿了.

然後這一個陪著笑臉,要雷歐笑納一千,那一個拍著馬屁,送個兩千什麼的.拼命的給雷歐塞東西.就像是那錢燒了手一樣,送的多才有安全感.

這些文官們為了自己的安危,自是上竿子的巴結洛林和雷歐,為的就是真出事的時候,能有個照應.

強盜真沖過來,雷洛大爺能想起有這麼人來,多派幾個士兵去保護一下,說不定就撿回了一條命.

尤其是重要的是,別人給雷洛統領送禮了,你沒送,這不是找著讓雷洛統領惦記上你嗎?

到時候人家抬抬手,把你給撇到隊伍外面,那就等死吧.

要做到這一點,對雷洛統領來說,太簡單了,甚至不需要命令,只要一個眼神兒那就已經足夠,反正都是可以犧牲的.

指不定人家故意把你留給強盜做誘餌,回頭說你是為了閃族的大業,為了大多數人的安全,主動要求留下了抵擋敵人,最後壯烈犧牲.

再給你寫一篇感天動地的祭文,官升三級,很加幾個榮譽稱號,反正死了嗎,就是加個首相銜,也沒什麼關系.

死鬼可不會來政府里面搶位置.

然後你的老婆孩子,房子車子,人家就笑納了.

既然有一個人掏了,其他人就不敢不掏,而且還不敢少掏.

掏得少了,不起作用不說.到時候,雷洛將軍來一句,別人都出一萬,那丫的只出一百,這不擺明看不起我嗎?

那後果甚至比起不送禮來,也差不了多少,甚至更壞.

雷歐當真是收錢收到手軟.

不過話說回來,這些人送的豪爽也是有理由,這血也不是出自他們自己的身上.大家一路上可收了地方官大量的孝敬.

阿卡德琳皇城下來的人,在地方官眼里就跟上帝一樣,俗話說'朝中有人好做官’,那些狗崽子整天巴望著就是能在朝廷里面搭上一條線.然後借機可以掌握個消息動向.指不定就能平步青云了.

現在好容易有了這麼一個天賜的良機,又怎麼可以憑白地放過?

因此上,那些地方官巴結起他們來,也是不遺余力,管吃管喝管玩,將他們伺候的舒舒服服.

洛林聽了,當真是眼紅的捶胸頓足.但是旁邊有好幾個女人虎視眈眈地看著,而且還有雷歐也是悄悄地記著帳本,打算著回頭打他的小報告.

因此上,他有那個賊心思,但是卻也沒有那個賊膽子.只能是扼腕歎惜.

而且為了能將那些皇城來的官員們伺侯的好了,光是吃喝玩樂可是遠遠不夠的.

到了臨走之時,地方官都會送上豐厚的路費,並且表示,准備的倉促了,等大人您回來的時候,會有更厚的禮物奉上.

雷歐也知道他們這些家伙手里有錢,而且,很不滿他們一路上的拽的二五八萬的模樣.

現在這竹杠自然是往狠里敲,讓他們大大的吐了一回血.

不過這些官僚們能混到今天的這一步,也不是吃素的.

他們早就決定了,送出去的東西算什麼?只要能保住性命,活蹦亂跳地回去,在回程的時候,只要稍稍暗示一下,加個三五倍從地方收上來.絕對是沒有一丁點兒的問題的∼!

這竹杠一個願意敲一個願意挨,自然是響梆梆的.

xxxxx

到了太陽西沉,天色微微偏暗的時候,洛林當即就命令,隊伍在一條河邊停下,然後紮下了營來.

外面虎視耽耽的強盜不少,他自然不會冒險.

隨著他的一聲令下,禁衛軍提高了戒備,而且還派出一隊騎兵將黏在身後的強盜趕走.

此時,就看出當初從軍用品倉庫搶東西的好處來了.他們搶來了足夠的物資,又有足夠的馬車.

因此上,洛林並沒有建起營壘,而是模仿當初米國鬼子開拓西部時的大篷車隊一樣,將整個車隊圍成了一個密不透風的圓形,由車廂組成營地的圍牆,然後向外的一面還豎上木板.

禁衛軍士兵就可以站在大車上抵禦敵人.

另外有人從河中打上了水來,然後澆上濕布,蓋在了馬車之上,以防敵人的火攻.

整個營壘建的既方便又快捷.節省了大量的人力.

車陣內的營地也紮的很密,層層布防.

早早的吃完晚飯之後,洛林命令全營熄滅燈火,整個營地內一片寂靜.

當天夜里,外面也沒有月光,遼闊的草原上一片黑沉沉的寂靜,只有時不時傳來幾聲刺耳的夜梟叫聲,還有不知名動物的吼叫聲,營地遍地都是小昆蟲嘰嘰喳喳的聲音.

由于剛到草原,洛林料定那些強盜們現在就算得到了消息,也來不及調集人馬,雖然肯定不會在今夜進攻,但是絕對會派人過來觀查試探.想辦法找出自己的弱點,然後為以後的進攻做准備.

因此上,他將阿德玲,菲奧娜她們安頓好之後,帶著薇拉登上車陣的頂面,向外觀察.

為了讓薇拉加這個夜班,洛林今天剛到手的寶石還沒有暖熱乎了,就有一部分進了薇拉的小包.

這會兒,這位姑奶奶正雙眼冒光的,盯著遠處黑沉沉的曠野.

薇拉大小姐雖然收錢狠了一點,可是很敬業的,跟著洛林養成的好習慣,只要收了錢就辦事.

黑夜阻擋不了薇拉的視線,薇拉凝神觀察了一會,轉頭說道:"少爺,說好了,我表現好,明晚給我加工資."

洛林沒好氣的在薇拉腦門上彈了一下,道:"你個財迷,還要加.你現在賺的都快比我多了.再多話,扣你今天工資∼!"

薇拉一痛,當即捂著腦門,原本還想著再爭取一下,但是聽到洛林要扣工資,當即投降,可憐兮兮的說道:"少爺,人家不敢了……"

洛林撇撇嘴,然後伸手輕輕地端著她光潔的下頜,移向了外面的黑暗,道:"干正事∼!"

薇拉還要再撒嬌,但是隨即卻怔了一下.然後低聲道:"外面有馬蹄聲,距離大概有七八里遠,人數嗎……嗯,估計有兩三百人,不過我看不到他們,他們應該藏在那里.

我能看到的就十幾個人,他們一直在看著咱們.咦,腳步聲,有幾個人過來了,嗯,四個,不,五個."

洛林微一點頭,道:"他們的探子."

薇拉頓時來了精神,然後笑兮兮地揮舞著小拳頭,道:"少爺,咱們要不要炸他們一下?"

洛林笑著說道:"免費的嗎?"

"嗯……"薇拉糾結了一下,小心翼翼地說道:"要不,咱們這次免費.下一次再收錢?"

洛林搖搖頭,道:"不用了,在這里用法術會暴露身份.等會你指個距離,咱們放幾箭射死他們."

薇拉不禁惋惜地歎了一口氣,道:"知道了."

洛林從車上跳下來,很快來了一對手執弓箭的禁衛軍,他們爬上車頂,瞪大了眼睛也看不出黑夜中的人影.

他們的隊長疑惑道:"大人,這敵人在哪?"

洛林噓了一聲,指指前面的,道:"他們就在那里,別說話."

薇拉在前面招了招手,低聲道:"他們過來了,正前方,三百尺."

只要有距離和方向,對禁衛軍來說,射對地方是很輕松的事情.

營地內先是火頭一亮,跟著一陣火箭騰空而起,如流星一樣劃過夜空,燃燒的箭矢插在地上,照亮了五個強盜的身影.

他們驚叫一聲,轉身就要逃走,這時又一陣箭雨落下,這五個人慘叫一聲

全都倒在地上.

薇拉又凝神向外看了一會,拍拍手道:"好了,余下的那些人都跑了."

洛林回過頭來,對著眾人呲牙一笑,道:"死了那麼幾個人,他們今天夜里應該是不敢再過來了.收工,弟兄們辛苦了."

禁衛軍們敬佩的看薇拉,在這種黑暗里能發現靠近的敵人,一棍子打翻了打遍七省無敵手的高手,這個嬌滴滴的小姑娘厲害的不是一點半點.

洛林道:"走了,睡……"

就在這是,營地內突然傳來一聲尖叫聲:"有強盜,有強盜啊∼!"

跟著營地內突然混亂起來,從營地中心一帶,傳來更多的尖叫聲.

"強盜來了,快跑啊∼!"

"救命,救命啊."

"我不想死啊,來人救我."

跟著營地內火把亮起,這是戒備的禁衛軍,他們聽到混亂第一時間就行動起來.

洛林看到一群穿著衣衫不整或者甘脆赤身**的家伙們沖出自己的營帳,呼喊,吼叫,胡亂揮舞著胳膊,像被貓追趕的老鼠一樣,驚慌的在營地內亂竄.

被繩索和雜物絆住後滾在地上,慌亂的爬起來,繼續尖叫著奔跑.

聽著聲音就知道是薩其斯他們這些人.

混亂有擴大的趨勢,侍從和仆役也跟著驚慌起來.

洛林氣得都要炸了,大吼道:"禁衛軍聽領,所有亂跑的全部捆起來給我扔地上."

"是∼!"禁衛軍一聲大喊,從四面包圍過去,舉著武器沖向混亂的人群.

洛林轉身對手邊的侍衛說道:"跟我走,保護阿德玲她們."

洛林迅速跑到營地中心的帳篷區,那里兩百名禁衛軍將幾個帳篷團團圍住,敢有靠近的立刻打到在地,幾下子捆起來扔在一旁.

阿德玲和菲奧娜站在禁衛軍後面,跳著腳向外張望,見洛林過來,高興的朝洛林揮揮手,叫道:"我們都沒事."

洛林這才送了口氣,這時營地內傳來噼噼啪啪的聲音,禁衛軍的怒吼聲,人們的慘叫聲.

十幾分鍾的時間,場面得到控制,在營帳間的空地上,密密麻麻丟了一地人,這會正哎喲哎喲的***.

洛林當即給氣得都想砍人.

洛林爵爺也在外打了兩年仗了,遇過勢均力敵的強敵,也欺負過軟腳蝦.

也許不能做到完全的知彼,但是知己一向是做到的,軍營的安排向來是的安安穩穩.

而這一次,居然在洛林的眼皮子低下炸營了.

這……這也太傷自尊了∼!

好在是強盜們沒沖過來,不然還不知道要發生什麼事情.

安頓好阿德玲和菲奧娜她們,洛林帶著人走到被捆起來的人跟前,黑著臉說道:"誰來告訴我,這到底***的是怎麼回事?"

禁衛軍正手持棍棒,在遍地的人群里面巡視,倒在地上的人個個衣衫不整,有的甚至露出了白光光的屁股,看起來滑稽可笑.

但是在場的禁衛軍卻沒一個覺得可笑的:如果打起仗來,這些人會沖散自己的隊伍,連累的自己丟了性命的.

他們一個個虎視眈眈的盯著地上的人,只要有人敢吵吵鬧鬧的,就掄起棍子毫不猶豫的給他一棍子.

看著洛林一副要吃人的表情走了過來,一名軍官幾步趕了過來,敬禮後說道:"大人,剛才有人驚嚇過度,以為有敵人殺進來,竄出營帳叫喊,然後這幫家伙就跟嚇壞的母雞一樣."

洛林板著臉問道:"是誰最先搗亂的?"

軍官搖搖頭道:"突然亂起來的,我們都沒有看到是誰最先搗亂的."

洛林思考了片刻了,說道:"留著這幫家伙只會給我們添亂,讓他們在地上清醒一個小時,一個小時後再把他們放了."

軍官也戲謔的一笑,大聲說道:"是,大人."

"一幫草雞∼!"洛林罵了一句,轉身就要回去,這是從不遠的地方傳來一聲***聲.

"將軍,雷洛將軍……雷……"

洛林循聲望去,只見一個人正努力從地上蹦起來,他雙手被捆在背後,這會像個離了水的魚一樣,弓著身一蹦一蹦的.

旁邊的禁衛軍一棍子頂在他背上,把他給按了下去.

那人用嘶啞的嗓子大聲說道:"是我,是我啊,雷洛將軍."

洛林聽出那是薩其斯的聲音,冷笑一聲,故意大聲問道:"你到底是誰?快說,不說我走了."

薩其斯聽洛林這麼說,恨的都要把牙咬斷了,不過想想要是真在這野地里面涼上一個小時,他這條老命指不定就沒了,薩其斯只能說道:"是我,薩其斯啊,雷洛將軍."

洛林笑著跨過一地人體,走到薩其斯跟前,來來回回大量了他一下.

薩其斯這會極其狼狽,身上就穿了一條褲衩,這會還被撕扯到大腿跟上,露出大半個屁股.

身上都是黑色的汙跡和碎草,估計是捆他士兵認出了他來,特意照顧薩其斯,給他來了一個五花大綁,不光兩手被捆在後面,連腳也被捆了起來.

薩其斯身上挨了幾棍子,禁衛軍抽的可不輕,背上三道明顯的青紫色淤痕.

一通折騰下來,薩其斯現在一點力氣都沒有,趴在地上呼呼喘氣.

洛林走到他身邊,表面上板著臉,心里樂開了花了,暗道:你孫子也有今天.

洛林一腳踢開地上一個家伙,蹲到薩其斯跟前,大聲說道:"原來是薩其斯大人,這夜里挺涼的,大人怎麼也出來亂跑."

"我……我,咳咳咳……"薩其斯咳嗽了幾聲,道:"我不是,不,我是聽到外面亂了,出來維持秩序的,維持秩序的.結果你的人就把我給抓……抓了."

"哎呀,誤傷誤傷.您也知道,剛才情況危機,要是不用雷霆手段立即處置,很可能把強盜們招來."洛林搖搖頭笑著說道:"這幫小子們都傻,急起來沒腦子,您別跟他們一般見識,回頭我一定狠狠的罵他們.還傻著干什麼,還不快給薩其斯松綁."

薩其斯低低的說道:"理解,我理解,大人處置的很對,很對……"

薩其斯還想說什麼,不過實在是太虛弱了,說完又喘了起來.

兩個禁衛軍士兵揸著薩其斯給拉了起來,看著禮儀大使現在的樣子,旁邊的禁衛軍發出一陣哄笑聲.

另一個人掏出匕首劃斷薩其斯身上的繩子,薩其斯看看圍著他的禁衛軍,老臉漲的通紅,什麼話也不說,低著頭跑回了的帳篷.

路上他不知道又絆住那個倒黴鬼,趔趄一下,噗通一聲又趴在了地上,起來拎拎褲衩,幾步竄進了帳篷里.

洛林和禁衛軍士兵們抱著肚子大笑了起來,薩其斯這一次丟人丟大發了,一名軍官笑著說道:"看著老狗今後還好意思在我們面前抬頭不."

洛林嗤笑一聲,道:"不要低估文官臉皮的厚度.他們嗎,沒有最無恥,只有更無恥."

這會趴在地上的人被涼涼的求風一吹,立時起了一層雞皮疙瘩,不由自主的哆嗦了兩下.

秋季的夜晚可是很涼的,尤其是曠野上的小風一吹,壯漢也扛不住,當下就有人阿嚏阿嚏的打起了噴嚏.

對四體不勤,五谷不分的文官們來說,他們那受得了這個罪,一個個感覺要死了一樣,見薩其斯喊了幾聲被放回去了,他們也跟著嚷嚷了起來.

"雷洛將軍,我是那誰誰誰,我也是出來維持秩序的."

"對啊,雷洛將軍,我是誰誰,我也是,我也是."

"雷洛將軍,誤會了,快給我松綁吧."

"……"

洛林環顧一圈,重重的哼了一聲,高聲說道:"別他媽往自己臉上貼金,不給你們點教訓,你們不知道現在誰當家.老實給我趴著,告訴你們,敢不聽令,我現在就把你們扔到營地外面.一群豬一樣的隊友."

洛林對身邊的軍官吩咐道:"涼足了他們一個小時."

"放心吧大人,只多不少."

洛林大笑著拍拍那軍官的肩膀,轉身回去睡覺.

第二天天一亮的時候,整個營地就早早的開始整理拔寨.(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七百五十七章 出塞(萬字,求票)    下篇:正文 第七百五十九章 泡妞密籍,我們被包圍了(萬字,繼續求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