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七百六十章 努力吧,少年(萬字,求票)   
  
正文 七百六十章 努力吧,少年(萬字,求票)

七百六十章 努力吧,少年(萬字,求票)

洛林一挑簾子,走進帳篷里面.

當即就感到一陣巨大的喧囂和熱浪撲面而來.

正在帳篷里在爭吵的眾人看到他,在瞬間停滯了一下,但是隨即又大聲爭吵起來.

洛林不禁皺了皺眉頭,干脆坐在一旁,冷眼看著這些人如受驚的小雞一樣,歇斯底里的亂叫.

只見那些文官們坐在一起,丑態百出.

有的人臉色蒼白,不停的出汗,如木偶一樣呆坐在椅子上.

有的人則激動臉色通紅,只顧扯著嗓子大聲叫喊,不停的大叫:"我們被包圍了,我們被包圍了……"

跟老和尚念經一樣,來來回回就是陳述這個被包圍的事實.也不知道一直說這個,究竟有什麼意思.

不過洛林看著他兩眼呆滯的模樣,也知道,那貨應該也是被嚇的腦子發木,反應不過來了.

他不禁心中大罵:這幫死瘟生.除了溜須拍馬,貪汙受賄之外,真是屁本事沒有.沒事兒的時候就想著醇酒美人,一有了事兒,就嚇的尿了褲子.除了鑽在桌子底下發抖之外,再也沒有第二件事情可做.

真是他娘的一幫驢糞蛋子,死廢物∼!

此時帳篷里面的聲音越來越吵.每一個人都是抖著褲子,不停地向旁邊的***聲問道:"怎麼辦,怎麼辦……"

那模樣就像是一群圍著一堆大便打著轉的蒼蠅一樣.

洛林被他們吵的腦仁都疼了起來.有心想要不管他們,但是這些人畢竟也是送親團的主要成員.

這才剛剛摸透他們的脾氣,很欺負了一下.要是把他們全宰了.回頭要是靈閃再派一批新的人過來,一耽誤時間不說,而且誰知道那下一批來的,究竟怎麼樣?說不定連這一幫子家伙都不如∼!

他當下咳了兩聲,結果發現沒有效果,然後又重重地咳了兩聲.但是還是沒有效果.

洛大爺的火當即'騰’的一聲就竄起來,***,這幫死瘟生,也太不把大爺放在眼里了∼!

mlgbd,雖然大爺只是一個副統領,但那也是將軍級的∼!

傷自尊,太傷自尊了∼!

他干脆抽出長劍,然後用力地一揮.

房間里當即閃過了一道雪亮的寒光.

緊接著,就聽"咚"一聲.

那支長劍重重的釘在桌子上,隨即一陣激烈的震顫,最後這才緩緩地靜了下來.

在場所有人全都嚇了一跳,然後安靜下來,看著洛林.

洛林冷笑了一聲,然後板著臉,低聲喝道:"紳士們,正如剛才那位兄弟所說,我們已經被包圍了.

現在是非常時期,所有人必須服從軍令.我奉勸你們,老老實實地呆在你們的帳篷里不要亂跑.

不然我不保證你們的安全,有敢搗亂的,我不介意直接把他扔出去."

那些文官們互相看了看,當即頭點的跟搗蒜一樣,連聲道:"一定,一定."

"將軍放心,我們呆在這里那都不去."

"……"

洛林笑了一下,看眾人的一個個面如土色,像是見了老鷹的***一樣.覺的光是嚇唬也不好,畢竟打一巴掌給一個甜棗,這才是耍流氓的王道.

因此上,他語氣一轉,然後又接著道:"這個帳篷足夠的結實,而且告訴你們一個小秘密喲.

這可是閃電飛鷹公司的產品.是居家旅行的紫色裝備.防禦力極高.

臨出發之前,還請了東土大唐來的一個法力高深的光頭修道士開了光,加了外國進口的護佑術.幸運值極高的.而且還有一定機率的物理攻擊無效.

這也就是你們和雷大總經理的關系好,換了別人,他可絕對不會把這個東西拿出來的."

那一眾文官們頓時全都瞪起了眼睛.

他們這些當官兒的吃飽了沒事兒干,除了泡泡小妞之外,最信的也就是這一套封建迷信的東西.

沒事兒的時候,信個神了,拜個佛了.保佑自己升官發財什麼的.

這也就是在閃族,大魔神陛下的臉皮要厚一些,對這些不給自己面子的人也並不太在意.

要是在聖光大陸有人敢這麼干,只要被那幫禿頭們發現了,當即就嚎叫一聲'異教徒∼!’,然後,宗教裁判所的狗崽子就閃亮登場,該絞死的絞死,該烤肉的烤肉.

那些文官們聽了洛林的忽悠,,雖然沒有說話,但是看他們的張著嘴,仰著頭,一臉崇敬地打量著頭頂的帳篷,很顯然,他們全都是信以為真.估計除非是萬不得己,他們是絕對不會出去的.

洛林看了,不禁心中暗笑:這一幫腦殘的家伙,怪不得靈閃現在越來越不行了.有這一幫家伙在這兒當官,就是大魔神複生了,也得被他們給氣成傻子.

這靈閃的未來……怎麼看怎麼都是一片的黯淡啊∼!

他看那幫家伙都老實了下來,當即站了起來,就要出去.

就在此時,薩其斯猶豫了一下,突然說道:"雷洛將軍,我想知道,您……有沒有把握戰勝外面的強盜?"

"這個嘛……"洛林沉吟了一下,突然想到:雖然剛剛的那一番話可以讓他們老實地呆在營帳當中不出去,但是卻也不能讓這些狗崽子太舒服了.

他太了解這些王八蛋的德性了.這幫死瘟生們一向是窩里斗的行家里手.只要沒事兒干,肯定是又會在這兒琢磨什麼壞主意,好扯自己的後腿,方便他們爭功奪利.

想到這里,他當即呲牙一笑,然後含糊地道:"打打就知道了."

眾人聽了,當即一片嘩然.洛林的話很顯然不能讓他們安心.

薩其斯吞了一口口水,緊張地問道:"雷洛大人,您就給我們交個底吧,您到底有幾成勝算."

洛林笑了笑,然後伸出了手來,道:"五五之間吧."

有人失聲驚叫道:"那不是我們有一半的可能會死."

洛林看著那人,鄭重的點點頭.

那人的臉色一下子白的跟紙一樣.

洛林急忙寬慰道:"這是打仗,就跟踢足球一樣,誰也不能預料以後會發生什麼事情的.當然了,要是你的對手是大龍隊,那就另說."

他的話當即起了很好的反效果.

這些人這一下子真的慌了,像一群小母雞一樣咯咯亂叫,就跟洛林判了他們死刑一樣.

薩其斯更是沖到洛林跟前,緊緊抓住洛林的手臂,道:"雷洛將軍,您得救我啊."

洛林笑道:"放心,薩其斯大人,在強盜沖進營地之前,你們都是很安全的."

"如果讓他們沖進來那?"

洛林也不說話,只是微微一聳肩,那意思自然是不言而喻的了.雖然躲在帳篷里面安全,但是畢竟不是烏龜殼.一旦敵人沖進來,自然是可以將這個帳篷的防禦砍到零,然後大家就得伸著脖子,等人砍了.

薩其斯哭喪著臉,用力地捏住洛林的手臂晃了晃,哀求道:"雷洛將軍,您可一定不要讓強盜沖進來,等以後回到了阿卡德琳,我……我為你們請功."

"就是, 雷洛將軍,我叔父是財政大臣,等回皇城,我一定說通叔父,大大地獎勵將軍."

"對對,雷洛將軍勞苦功高,我們能活著回去了,一定讓大人做副提督,不,做次長,做總長……"

"……"

聽他們胡亂的封官許願,洛林只是不屑的撇撇嘴.mbd,你以為大爺是剛出來混的鄉巴佬嗎?

你們才多大的官兒,居然許總長次長,那些官兒是你們能許的了的嗎?

這明顯就是心懷不軌,意圖謀反了∼!

這些文官們雖然一個個急的嘴上冒泡,胡說八道了,但是不可否認的是,他們當中也不是沒有能人,尤其是一肚子壞水的壞鬼死瘟生.

就在他們鬧個不停的時候,突然有人靈機一動,大聲叫道:"各位,各們.與其在這里被動的等著,不如……咱們去和他們談判吧∼!"

眾人頓時一愣,隨即面面相覷起來.

"談判?和強盜談判?"

"這可能嗎?"

"怎麼不可能?強盜也是人啊.咱們當官兒糊弄老百姓那可是相當有一手的.那些強盜也不過是拿起了片刀的老百姓而己.對付他們估計難道也不太大的."

那人一邊說著,一邊輕描淡寫地彈了彈衣袖,重新顯出一副瀟灑自如的文人派頭.絲毫也不管自己頭上還有一層,剛剛鑽桌子下面之時碰到的蜘蛛網.

聽了他的提醒,一眾官員們頓時醒悟了過來.

他們紛紛叫了起來.

"對啊,我們可以跟他們交涉的."

"和他們交涉."

"交涉,交涉."

"只要可以談,那什麼問題解決不了呢."

"咱們當官兒的,糊弄幾個老百姓還不是手到擒來."

"不錯不錯.說不得,到時候,大義凜然地一番痛陳利害,那些強盜們都是翻然醒悟,痛哭流涕的.要歸化王師,順利招安.然後抱著大腿,哭著求著給咱們送錢送東西送女人了."

"哈哈哈,帕克兄高見.真是高見啊∼!"

"多謝多謝.哈哈哈……"

提起談判的主意之後,這群人好似突然打了雞血,七嘴八舌的開始出主意提意見.甚至是越說越興奮,肉麻地互相吹捧起來.

洛林不禁抬頭看來一眼那個帕克,,然後在心中牢牢地記住了他的模樣,心中暗道:好小子,果然是有膽有識,等會就派你丫的去和強盜們談判∼!看究竟是他們歸化王師,順利招安,還是砍了你丫的狗頭.

薩其斯聽著手下那些文官們描繪的美好前景,也不由興奮起來.

他重重地一拍桌子,然後沉聲說道:"各們同僚們各抒己見,氣氛活躍,這就對了嘛.遇到了困難,遇到了問題,咱們身為閃族官員的,自然就是要有舍我其誰,迎難而上,不懼艱險的樂觀精神.

大魔神在天上一直是保佑我們的.

你看,現在這辦法不就出來了.哈哈哈……"

他輕咳了一聲,然後又接著道:"剛才我聽了聽,各位的想法都很好,也相當不錯,但是呢,稍稍有些混亂.現在我總結一下.大家沒有什麼意見吧,啊?"

此時,薩其斯也恢複了以往的鎮定,拿出了以前的派頭.侃侃而談.

他一邊說著,一邊探出身去,詢問地看向了在座的各位官員們.

在坐的那些官員們當即連連搖頭.開什麼玩笑,這領導都這樣講了,你丫的還敢有意見.是不是嫌官兒當的太大了.想要到敢死隊地干活了?

薩其斯笑了笑,然後道:"以我的意見,這強盜們嗎,也就是拿一幫毛賊而己.估計他們只是為財,咱們給他們錢∼!

咱們畢竟要以大局為重,為了這一點兒小錢不值得動刀動槍,打個你死我活的,完全不值的嘛∼!"

說著,為了強調自己的話,他還特意地一攤手.

一眾官員們當即紛紛點頭稱是,然後又狠拍了薩其斯的一頓馬屁.

洛林在旁邊卻是不禁輕輕一歎,這薩其斯果然不愧是多年的老吏.雖然只是區區的幾句話,但是在不溫不火之間,就已經搶過了主動權去.

這一下'破財免災’的妙計,可就全都變成了他的主意.回頭等評***績的時候,他絕對是穩穩地居于首功了.

此時,這群瘟生們就在洛林的眼前,正兒八經的開始討論要給強盜多少買路錢,才會既可以讓強盜放過自己,又不會多花多少錢.

洛林聽了,不禁有些哭笑不得:這些人真是官做久了,腦子里都是漿糊.跟他們在一起,這智商上的優越感不禁油然而生了.

那些文官們討論來,進論去的.

不多一會兒,薩其斯他們很快取得了一致意見,他們願意付三十萬金幣,頂多四十萬金幣,買通強盜讓路.

比這再多的錢,不是他們掏不起,而是他們根據現在形勢,一致認為:掏的再多已經不劃算了.

也就是說,為了省下四十萬以上的金幣,這些文官們倒是膽子漲了一回,可以不怕強盜沖進來了.

眾人討論完畢之後,又紛紛商量了一下,按照比例,然後每個人出多少.

他們一邊算著帳,一邊不住地歎息:"這幫死強盜,倒是真真地發了一回∼!"

這時,又有個聰明人眼珠轉了轉,遲疑的說道:"其實,還有個辦法……也許……"

"嗯?"眾人不禁全都一愣,隨即一齊轉過頭來,直勾勾的盯著那人.

他們心中盡皆奇怪,平時不顯山不露水的,怎麼這個時候,這聰明人怎麼一下子變的這麼多?難道說,這兒還真的是一塊福地,天人感應之下,大家的小宇宙一起爆發了?

那個文官的階級極低,平時也就是一個倒馬桶打雜的角色,此時看到眾人全都向著自己看過來,不禁一陣的緊張.

他結結巴巴地道:"其實,強盜們……不都是那個誰,誰招來的嗎,咱們……咱們把……"

洛林聽到這里,頓時眼中精光一閃,不知不覺間,右手已經握住了劍柄,冷冷地盯著那個人.心中暗罵:這還真是一幫豬一樣的隊友∼!

那人的意思眾人都明白,強盜們是打著搶奪阿德玲的旗號來的,只要把阿德玲交出去,這強盜們自然就退了.

一眾文官們此時不由自主地對視了一眼,全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亮光.

他們都有些心動,別看他們執行的送親的任務,可是真把阿德玲給丟了,他們有一百種辦法摘清自己的責任.

比如實力太弱,比如出現了不可抗力了,比如什麼百年一遇的自然災害了……等等,為失敗找借口本來就是官僚們必會的技能.

當年曹老大在赤壁險些變了一回烤乳豬,回去之後,也是宣稱是那百年不遇的東風做的怪.要不然以英明神武,睿智無雙的曹老大是絕對不可能失敗,早就踏平江東,一統江湖了.

更何況,這些文官們全都清楚,洛林他們禁衛軍才是保護阿德玲的人,沒完成任務,首先追究的就是跟前這個雷洛將軍的責任.

他們這幫文官們很樂意把各種屎盆子扣到洛林頭上.然後再一臉無辜地來一句:我們全都是文官,就是有心殺賊,但是卻手無縛雞之力.面對那些強盜,就是禁衛軍也沒有辦法.

我們這些文官們雖然恨不能粉身報國,但是又有什麼辦法呢?

這樣一來,大家既能把自己的小命保住,還能把錢省了,何樂而不為?

洛林眯著眼睛,冷冷地注視著這幫人,心中殺機陡升.暗中罵道:"mlgbd∼!那是大爺我的馬子,你們自己賣也就算了,敢打她主意,大爺我整死你∼!"

他心中打定了主意:只等誰敢點頭同意,就下令禁衛軍進來,把那個狗崽子拖出去,然後綁在外牆上面,讓他自願當成人肉盾牌.

薩其斯他們原本正說的高興,猛然間就感到一陣寒意.他們當即停了下來,然後一起看向了洛林.

這些文官們也是閃族的精英份子,當即就看出眼中的殺意.

他們不禁齊齊的打了一個寒顫,然後緊緊的閉上了自己嘴,生怕再多說一個字,惹惱了眼前的殺神.

那個說這話的痞子看著洛林鋒利如刀的眼神,當即也意識到自己的失言.

這位大爺可不是那一幫那糊弄的老百姓.他可是清楚地知道他自己責任是什麼.

在他的眼中,就是自己這幫文官們全死光光了,也沒什麼打緊的.只要保住阿德玲就好了.

在洛林的殺機籠罩之下,他也不禁感到全身一陣陣地發寒,死死地盯著洛林的手,好像在下一刻,那個痞子會就拔出劍來,一劍宰了自己.

他臉色一下子變的慘白,雙唇顫抖著說道:"我……我什麼也沒說,我嘴賤,我是睡多了,胡說八道的.我閉嘴,我閉嘴……哈哈哈,哈哈……"

說著,打了兩個哈哈,然後坐了下來.隨即這才發現,這位閃族的十大傑出青年高手果然是名不虛傳,只是看了自己一眼而己.這背後已經全都被冷汗給打濕了.

此時,洛林冷笑一聲,道:"我剛剛聽各位侃侃而談,果然不愧是我族的能言善辯之士.不過大家說了這麼多,但是有一個問題,不知道各位發現了沒有?"

眾人盡皆一愣.

洛林笑道:"你們說了這麼多,可是全都只是在這兒空談而己.究竟派誰和強盜們談判,這個人選,你們想好了沒有?"

眾人頓時就感到像是兜頭被潑了一瓢冷水一般.

是啊∼!這說了半天,看著挺激烈,一個個文采飛揚的.但是卻是光在這里干嘴炮了,這派誰去,可是個大大的問題啊∼!

雖然嘴上說,那一幫家伙是拿起了菜刀的老百姓,但是誰能保證,他們現在是不是已經過了職業二轉,考過了強盜四六級考試,拿了畢業證,成了職業的悍匪.

這過去談判,萬一要是被他們給拿下,一刀咔嚓了.這以後吃飯可就不香了.也沒有辦法再和漂亮美媚談藝術了.

他們一時間全都沉默不語,互相之間不住地偷偷打量著.看究竟哪一個倒黴蛋會被大家給推舉出來,當這個打狗的肉包子.

此時,洛林笑了笑,然後道:"既然大家都不出聲,那我就幫著你們選幾個出來."

他手中長劍鏘地一聲拔了出來,然後劍尖一點剛剛那個出主意要把阿德玲送去的狗崽子,然後笑道:"這位兄弟,我看你骨骼清奇,頭腦靈活,一看就知是百年難遇的絕世奇才.

和強盜們談判的光榮任務,就交給你了."

"我?我不要∼!"那人驚詫了地大叫了一聲,然後反應過來,急忙連連擺手,高聲叫道:"大人開恩,饒過我,我……"

洛林冷哼了一聲,道:"什麼開恩不開恩的?這可是一個光榮而偉大的任務,多少人想去,還去不成呢.不信你問問他們."

說著,一轉頭,看著在場的一眾官員們,道:"你們說是不是啊?"

一眾官員們當即整齊劃一地一齊點頭,那模樣如同事先排練過一樣.

大家的腦門又沒有被驢給踢過,誰敢說不是啊.說不是的話,自己可就得頂替那個狗崽子,去跟強盜們談判去了.

那人絕望地看了看在座的眾人,但是那些人卻全都眼光閃爍著,避開了他的視線.

這種事情,必須得有人去才行.'死道友不死貧道’,只要不是讓自己去,那就一切ok.反正自己又不是那人的親爸爸的,犯不著替他出頭的.

此時,洛林不耐煩地將長劍向前一遞,點在他的咽喉上,寒聲說道:"這個可是經過了大家公平公開公正推舉出來的,難道你敢抗命∼!"

那人感到咽喉處傳來的如同冰雪一樣的寒氣,頓時冷汗都流了下來,整個人跟篩糠一樣顫抖起來.他可清楚地知道頂在自己咽喉處的劍尖可不是一般的用力.

如果自己敢不答應,那個流氓絕對是敢玩真的,一劍捅了自己的.

他當即顫聲道:"不,我,去……我去∼!"

洛林冷哼一聲收回長劍.

那人頓時長長地出了一口氣,隨即一下子癱倒在地上.

洛林看著他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不禁心中暗罵:就這副德性,居然還敢往外冒壞水,真是他娘的一個心理陰暗的無膽匪類∼!

他抬起頭來,環顧了一下子周圍的眾人.

每個人當即全都害怕的低下了眼睛.

洛林猶豫了一下,然後一指剛才提出要和強盜談判的人,道:"你,就你."

那人周圍的人頓時嘩啦一下就散開,把他孤零零的留在中間,看到洛林指著他,他也驚恐的呆住了.

洛林道:"剛剛提出和強盜談判不就是你提出來的嗎?這想法不錯嗎,你也去和強盜們談判吧."

"我,我……"那人一臉的哀求的神色看向薩其斯.

薩其斯一甩手,然後淡然地道:"身為帝國官員,要懂得遵守上級命令.理解要執行,不理解也要執行.要在執行中理解,在理解當中執行.你明白了嗎?"

那人當即苦澀地咂了咂嘴,一句話也不說了.

洛林想了一下,然後道:"光是兩個人好像還有一點兒少."

眾人頓時又緊張了起來.

洛林一指剛剛那個帕克,道:"對了,還有你.剛才一副羽扇綸巾的文人派頭的,還說要鼓動三寸不爛之舌,要勸降土匪,招安他們.這個主意真是天才當中的天才.

想必閣下的口才肯定是不錯的.這樣你也去吧.如果真的能勸降了那些土匪,我給你記首功一件."

那帕克當即一咧嘴,

他們這些文官們在辦公室里面扯扯蛋,吹吹牛13,然後再意淫一下,那全都是高手當中的高手,但是要是真的用到實際上,那一個比一個拉的稀.

帕克恨不能狠狠地抽自己一嘴巴子.心中暗自己罵:讓你嘴賤.真是活該啊∼!

不過此時,既然洛林說了,他也知道,自己如果去的話,說不定等一下就是一個死.但是敢說不去,現在就得死∼!

因此上,他也極是痛快,沒多說什麼,當即就起身,和另外兩個倒黴蛋站在了一起.

洛林看他如此有膽色,倒不禁驚詫了一下.心中暗道:這文官里面倒也不全是草雞,還有一兩個能給他們長點兒臉的啊∼!

現在,既然已經選定了三個倒黴鬼,其他人自然很高興的落井下石,不然的話,再選人,就該他們去和強盜談判了.

薩其斯他們很快就把這件事情決定了,除了那兩個面如死灰的倒黴蛋,所有人暫時都滿意了.

洛林甩了甩手,黑著臉走了出去.

薩其斯看了一眼洛林的背影,然後又掃了下三個要派出去談判的倒黴鬼,低聲說道:"活該∼!"

這一天,禁衛軍和強盜們一直僵持到夜晚.

那些強盜們也沒有發動進攻,就是遠遠的圍著送親團營地.

而禁衛軍面對著占人數優勢的敵人,當即也沒有要突圍的意思.現在還可以有地利可恃.一旦突圍了,這些大車行動緩慢.在地勢平坦的大草原上就像是一群綿羊一樣,會被那些強盜們一點兒一點兒地啃個乾淨.

因此上,他們只是緊張的加固營寨,在車陣外埋上木樁,填起車陣間的空隙,整理武器鎧甲,做好防火准備,檢修所有的大型武器.

這一天很快過去,到了夜晚,禁衛軍四周亮起如繁星般的篝火,強盜們扯開嗓子對禁衛軍營地吼叫,熱鬧無比.

和他們成對照的是送親團營地里面依然黑沉沉的寂靜無聲.

半夜里,有大量強盜試著接近送親團的營地,不過他們行動都很分散,不像是要發動進攻,倒像是要來撩撥一下禁衛軍.

洛林干脆不管他們,他們人多,大半夜不睡覺,出來閑逛沒關系,可洛林爵爺還要睡覺的.

尤其這些天,守著白嫩嫩,香噴噴的三個大美人,但是卻只能看不能吃.洛爵爺的火氣本來就已經夠大了,要是再來一個睡眠不足,那可是非要長小痘痘不可的.

那些強盜們有些走的過近了,那些值班的禁衛軍當即就用投石機,扔個火球過去,朝他們射幾箭.

有幾個倒黴鬼慘叫著倒在了禁衛軍箭下之後,余下的強盜們當即也就老實了許多,不敢再過來了.

第二天天一亮,洛林就精神百倍的爬了起來,禁衛軍這會正在吃早飯,對面強盜的營地上也冒起了縷縷的炊煙,顯然也是在埋鍋造飯.

洛林原想著吃飯後,強盜們差不多就進攻了,結果在吃過早飯之後,等了半天.卻發現,他們居然一點兒行動的意思也沒有,只見一對對強盜在他們的陣營之間互相穿梭.也不知道他們是在干什麼.

而薩其斯一早就坐不住了,關系到他的老命事情,他可算很用心的.當下連嚇帶哄,將去談判的三個倒黴蛋推出了營地.

原本,他們昨天就該出去的,但是奈何,這些人充分發動和施展了閃族官僚們最為強大的技能——拖延術.

他們又是哭天抹汗地寫遺書的,又是准備東西的,硬生生地拖延了一天的時間.只到這個時候,看著實在拖不過去,這才不得不出來了.

而且,洛林也拒絕給他們派護衛,現在每一個禁衛軍都是重要的.絕對不會陪著這幫狗崽子們發神經的.

那三個人顫巍巍的,一步三回頭,挪向了正南面強盜,因為南面強盜的勢力最大,正堵在送親團南下的大道上.

營寨內的禁衛軍都冷笑著看著薩其斯他們這群官僚一大早上竄下跳,見他們一次次刷新閃族官員的下限,對他們的行為簡直是膩煩透了,看著這幫裝腔作勢的家伙,都忍不住想要揍他們一頓.打丫一個生活不能自理.

對那三個被推出營去的倒黴蛋,禁衛軍更是不屑,禁衛軍向強盜們支付買路錢,這就是個天大的笑話∼!

如果真做到這一步,那就是閃族禁衛軍千年曆史上最大的汙點.

以萬千不畏犧牲的英勇禁衛軍將士生命支撐起來的禁衛軍赫赫威名,就被他們這群人給糟蹋透了,這就跟一個男人戴頂綠帽子一樣,不光自己會被嗤笑一輩子,連子孫後代都跑不了.

不說提督和總長會不會饒了他們,其他的禁衛軍士兵都能紅著眼睛,生撕了他們.

對禁衛軍來說,榮譽高于生命,師團指揮部門前無聲的石碑證明了這一點.閃族禁衛軍可以死,可以敗,但絕不是怯懦苟且.

看到這些官僚們為了活命,居然連榮譽都不要了,禁衛軍很是齒冷,不過保護他們是禁衛軍此次任務的職責之一,他們可以不要臉,禁衛軍不能不要.

要不然,禁衛軍早就想把他們扔出去了.

不過禁衛軍也管不了這群官老爺們,盡管很反感,但是薩其斯他們決定自己做回賤人,禁衛軍也阻止不了.

更重要的是,通過幾個月的相處,大家都了解雷洛將軍是個怎麼樣的人,這位大爺既奸詐又狡猾,從來只占便宜不吃虧,但是他堅持原則,很照顧弟兄,對那幫文官們沒一點好感.

薩其斯他們要談判,既然雷洛將軍沒說話,那這里面一定有文章,那大家都等著瞧好吧.

基于對雷洛將軍的信任,禁衛軍士兵雖然摸摸弓箭,很想在背後給那三個去談判的家伙來上兩箭,不過還是忍住了.

雷歐一大清早就起來了,二話不說扒拉完自己的早餐,天剛亮沒多久就趴在車頂上.

對雷歐來說,坐車上不動,買賣就自己送上門來,這回可真是抄著了,所以雷大總經理很是用心地盯著,心中暗暗發誓:絕對不能讓這群強盜們跑嘍∼!

在這混了幾個月,雷歐是越來越喜歡閃族這地方,走私可以大搞特搞,沒有凱瑟琳那個八婆來收他的稅.

而且還可以整天帶著一幫小弟耀武揚威,收錢敲竹杠,砸響窯,這日子過的簡直如天堂一般.

唯一的遺憾就是美琳娜不在這里,不能讓她看到自己的光輝的形象,好在她面前好好拽一拽,等回去了講給她聽,保證把她羨慕死.

雷歐得意的心想,回頭她要是再打我,我就不給她講這里的事情,急死她∼!

這會兒,雷歐正腰里別著手槍,手里拿著望遠鏡,蹲在木牆後面觀察四周的強盜,尋摸著那里的肥羊更多.

這會正好看到那三個倒黴鬼在眾人的噓聲中走出營地,雷歐大聲叫了一聲,道:"喂,你們三個."

那兩人擰頭看著雷歐,雷歐沖他們一笑,道:"你們就放心的去吧,我在精神上支持你們.不要給大爺我丟臉.

努力吧,少年,光輝和榮耀在向你們招手呢∼!

就是死了,也是光榮的犧牲.為國捐軀,你的家人也會為你們感到驕傲和自豪的∼!"

三人齊齊的一呆,臉色一下子變得更苦了,這話怎麼聽都不吉利.

禁衛軍哄笑了起來,跟在雷歐身後怪叫著:"你們就放心的去吧."

"運氣好了明年的今天我們就不用給你燒紙了."

"安心去吧,你們的老婆孩子有人會養的."

"……"

薩其斯他們本來就堵在門口,目送著那三個倒黴鬼,畢竟他們的希望都在那三人身上了,這會聽到禁衛軍的話,個個氣得的臉都黑了.

看到他們的臉色像打了霜的茄子一樣,那些禁衛軍笑得越發大聲.

所有人就在營地里注視著那三人漸漸走遠,在營地外圍游走的強盜一早就發現了他們,遠遠的向他們聚攏過來,不住地嘴里打著唿哨,手里揮舞著武器.

等他們三人離開營地大約有一里左右的時候,其中一個人突然扯出了一面白旗,向著強盜們用力揮舞起來.

禁衛軍們不禁面面相覷,然後對著三個人破口大罵起來.

就連薩其斯臉上也掛不住了,他們是去談判,可不是去投降,打個白旗什麼意思.

洛林看到從東西兩面各有一些三三兩兩的強盜騎馬想要接近這兩個去談判的人,但是正南面的強盜隊伍分出兩隊人,前往阻攔兩側跑過來的強盜.

兩伙人馬慢慢接近的時候,兩邊的強盜都拔出武器,到距離十幾尺的地方,互相對峙起來,拎著武器指著對付叫罵.

看到東西兩邊的三伙強盜各自對罵了起來,強盜營地那里也有了反應,從他們各種的營地中沖出大隊的強盜,向著對峙的地方跑去.

最後三方人馬隔著不遠的距離停了下來,好像是頭目一樣的強盜走到中間交談起來.

那兩個派出談判的官員傻乎乎的呆在原地,看著強盜在他們眼前跑來跑去,卻沒有人過去搭理他們.

三方人馬的首領聚在一起,他們的手下也不敢寂寞,鼓噪著對罵起來.

洛林和雷歐同時搓搓下巴,異口同聲道:"這個看上去,有點兒意思……"(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七百五十九章 泡妞密籍,我們被包圍了(萬字,繼續求票)    下篇:正文 第七百六十一章 談判的結果(第一更,第二章馬上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