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七百六十八章 和狐狸精斗爭到底(萬字)   
  
正文 第七百六十八章 和狐狸精斗爭到底(萬字)

第七百六十八章 和狐狸精斗爭到底(萬字)

雷歐一推鼻梁上的蛤蟆鏡,道:"來,囂張,給我囂張啊∼!"

雷歐手指點了點對面的雷閃人,道;"***,跟小爺我比囂張,我現在就來教教你們,這個'死’字是怎麼寫的∼!"

那一眾人等看著那囂張無比的小死胖子,當即也不禁面面相覷,然後自覺的都安靜了下來.

那可全都是爆烈水晶,殺傷力巨大,拇指肚大的一塊都能要了人的命.

投石機里面裝了滿滿的一堆,那殺傷力還了得,一旦發射出來,必然是死傷無數,起碼這跟前的人一個也別想跑了.

但是現在,這種具有戰略價值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卻掌握在一個胎毛剛退的小屁孩子的手中.

在場的雷閃人都感到自己心里涼颼颼的.

而且看那小流氓的眼睛閃閃放光,充滿了興奮.很顯然,只要一有動靜,他就會毫不猶豫地把那些爆烈水晶全都砸出去,放一個大大的煙花,順便把在場的人全部絞成碎片.

那玩意兒掌握在他的手里,和一枚核彈掌握在瘋子的手里並沒有什麼實質性的區別.

他們全都不懂的克制究竟是什麼東西.不懂得什麼虛張聲勢,而是實打實地玩真的,因此根本估計不到他們下一刻會作出什麼事情.

面對這種情況,就是最勇敢的戰士也不禁一陣膽寒.

他們就是面對著地獄的魔獸也不會退縮,因為戰死了,還是有英名可以流傳下來.但是萬一死在這個小屁孩子的手中,那就和被小屁孩子的一泡尿給嗆死了,沒有什麼區別.死的實在是太冤,太沒有價值.

氣氛一下子凝重起來,他們既不願意放下武器,也不敢招惹對方,只有緊張的僵持住.

場面冷了幾分鍾,此時,那位一直沒有發話的西南軍區總督佛朗明哥卻是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他抹了抹自己上唇的狗油胡子,沖著洛林他們淡然一笑,然後道:"我聽人說,新晉的閃族十大青年高手,靈閃族雷洛副統領,少年英雄,武藝高強,英勇過人,年紀輕輕就高居禁衛軍統領之位.

在下不禁心生好奇,所以就沒有打招呼,就冒然試探了一下,有得罪之處,還請閣下多多見諒.今次一見,閣下果然名副其實,佩服,佩服,哈哈哈哈……"

說完,仰天大笑不己.

那些西南守軍的官兵們看了,知道這是老大認栽了,全都緩緩地將手中的武器收了起來.

但是卻仍然一臉不情願地瞪著洛林眾人.

禁衛軍帶著勝利者的笑容,一臉嘲諷的表情看著對面的雷閃人,有的還向他們擠眉弄眼的笑話他們.

雷閃人也只能板著臉忍了.

洛林此時卻也是哈哈一笑,道:"閣下,您的手下出言無禮,我代為管教了一下,希望閣下也不要介意.只要您不介意的話,那我也就不太介意了."

佛郎明哥怔了一下,皺著想了想,然後才慢慢的說道:"不太介意?那也就是說閣下還有些介意了?"

洛林歎了一口氣,道:"我們這些人不遠千里來送親,一路辛苦顛簸,日曬雨淋,阿德玲小姐她們幾個女孩子那受過這種罪.

但是你們這樣一直試探什麼的,我們這些人怎麼受的了啊?

我們奉大祭司的英明指示,抱著兩族共榮共辱,同創輝煌的想法,懷著一片赤誠之情,將我族最為明豔照人,最為美麗的公主,就連天上月亮見了她的美貌,也會羞愧地躲在云彩後面的阿德玲小姐送來.

但是我們的一片熱情,卻受到這樣的待遇.

就像是一心的火焰正燒的旺呢,卻受了兜頭的一瓢冷水,這心里啊,瓦涼瓦涼的,唉,送親團上上下下意見都很大.

但是我們仍然本著識大局顧大體的想法,依然認真執行大祭司的英明決策,一路上戰流氓斗強盜,為了趕上婚期,辛辛苦苦,萬死不辭……"

洛林像是做報告一樣,一直濤濤不絕地對著佛郎明哥大噴著唾沫,有意無意之間,甚至噴了他一頭的臉.

佛郎明哥何曾見過這樣能說的人,他驚的幾乎都要傻掉了,只是張著大嘴,呆呆地看著洛林.

雖然聽的自己都郁悶的都想要大吼一聲,但佛郎明哥只能一直保持微笑的表情,點頭,再點頭,時不時還要附和洛林一句,一直笑的臉皮都疼了,在心里暗罵,這小白臉那里是一個高手,分明是一個老道的政客嗎.

基本上上輩子看過幾天那個什麼什麼的,這種話是張嘴就來,能滔滔不絕的說上兩個鍾頭,和他在這里胡扯,洛林是想都不用想,看到佛郎明哥笑的比哭還難看,洛林心里很是快意,暗道讓你這孫子給我裝.

洛林又說了大半天,最後發覺自己實在是吐不出唾沫來了,再說就該咽喉炎了,這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總結道:"綜上所述.要知道,就是一個泥人,也有土性子呢,我們當然也是還有些介意.只是你們不用介意就行了,哈哈,哈哈哈哈……"

佛郎明哥掏出手帕,用力地在臉上擦了擦,然後隨後一擰,當即就從那手帕上擰出了一大把水來.

他不禁暗暗感歎了一下:"那流氓真能吹啊∼!要是去財政部,絕對一個注水的好手,那還用擔心每年的雞的屁不夠,他隨便噴兩句就有了."

此時,就見不遠處的那小胖子也是高聲大叫道:"就是,就是.我們只是有一點點的介意,真是只有一點點,你們用不介意,真的不用介意的.你們說,是不是啊,弟兄們?"

那後面一句卻是對著那一眾禁衛軍們說的.

那些禁衛們跟著他們久了,早知道這兩位老大是什麼秉性,豈能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禁衛軍這幫家伙們敲竹杠也敲上癮了,這些痞子們當即也是轟然答應了一聲,紛紛叫了起來:"就是,我們只是一點點兒的介意."

"嗯,不大的一點點."

"很小的一點點."

佛朗明哥滯了一下,然後看了那小死胖子一眼,心中暗罵:這幫流氓痞子,要是真的不介意,你們說出來干什麼?你們這群混蛋,不是擠兌我嗎.

他可是一個聰明人,知道洛林話中隱含的殺機.

mlgbd∼!

到時候,他們到了雷堡,然後見首相大人,再來一句:"我們對于你們的接待一點兒也不介意了.

真的,在西南總督那里發生的那一點點兒的,破壞兩族聯婚,試圖毀了大祭司大人偉大宏圖的小事情,我們一點也介意了,就是回阿卡德琳了我們也不說介意."

蓄意破壞兩族聯合的大事,破壞大祭司的宏偉藍圖,那個時候,堂堂的西南總督可就要老老實實地滾回家去,啃老玉米了.

就這還是好的情況,說不定,大祭司震怒之下,再要是派出亡靈巫師仔細地調查一下.

他在背後做的搗亂事情多了去了,那時候不僅僅是他,就連他背後的那些人那些勢力可就全都得要暴露出來了.

以大祭司的脾氣,那個後果他想都不敢想.

想到這里,他不禁感到後背有些發涼,冷嗖嗖的.

這會頗有些後悔:為了爭一時之氣,結果得罪了這個家伙,那可真不是一個明智之舉.***,阿卡德琳來的人都他娘的狡猾狡猾的.

他遲疑了一下,然後這才笑了起來,道:"雷洛將軍,你知道我們雷閃一向是熱情好客的,如果有什麼不周的地方,還請恕罪.在此我為剛才的唐突致以真誠的歉意.請大人您諒解."

說完,就在馬上,微微地欠了欠身.

兩軍相爭,最重氣勢.

尤其是靈閃和雷閃這種千年宿仇,雙方是不打仗了,但還是誰也看不行誰.

見到自己的老大服軟,一眾西南守軍官兵們全都是一愣,然後頗有些不自在,在靈閃人跟前丟人,實在是太窩火了.

而禁衛軍們則是士氣大漲,一個個腆肚疊肚,用眼角斜斜地看著那些守軍,一臉的輕蔑.

洛林當即哈哈大笑,道:"老郎,老郎.你這話就太見外了,我說了只是一點兒介意,你們不用放在心上的,哈哈,哈哈哈……"

佛朗明哥差一點沒有苦笑出來:mlgbd∼!我都道歉了,你們還說介意.這他娘的是我見外,還是你們見外啊?

真是他***一幫該死的偽君子∼!

他直起身來,當即直截了當地道:"雷洛將軍,咱們都是軍人,全是直來直去的脾氣,就不搞阿卡德琳那一套了,你有什麼你就說吧.直接告訴我,你要怎麼樣,才能不介意?"

洛林略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佛郎明哥將軍,你這麼直接地問,讓人很有些為難的."

佛朗明哥歎了一口氣,道:"將軍,你就說吧.我一力應承下."

洛林當即也歎了一口氣,道:"將軍,您是聰明人.關于這個問題,自從那個萬惡之源,使人變的貪婪,誘人犯罪的東西出現在人間之後,似乎就不需要另外一個答案了吧?您說是嗎."

說完洛林笑著看著佛郎明哥.

佛朗明哥愣了一下.

旁邊有人低聲提醒道:"將軍,他是想要錢的."

佛朗明哥頓時醒悟了過來.

他對送親團在北面草原做的事情可一清二楚,佩德雷斯那個笨蛋落在他手里,被他們當作棍子使,硬生生被趕著榨了兩百多萬金幣,送親團胃口大的也嚇了雷閃人一跳,張嘴就上百萬,誰和他們玩的起.

他看著洛林的笑臉,不禁心中大罵:這個死財迷,偽君子,無恥的小人∼!

但是此時,卻是不得不陪著笑臉,道:"原來如此,將軍,您早說嘛.只要關系到錢的問題,那一切的問題都不是問題∼!這好說,好說."

說著,哈哈大笑了起來,同時卻在心里估摸著,這幫人的胃口有多大.

洛林當即也是笑了笑,佛郎明哥的那話聽著耳熟,好像在不久之前,剛剛有某一個雷族的將軍說過,這句話好像在雷閃挺流行的.

可是就在剛才,說那話的孫子卻是快馬加鞭地逃跑了,像是一只屁股上被燒紅的烙鐵燙過的兔子一樣,***,薄情寡義的雷閃人,老子可帶他發了一筆財那.

佛郎明哥當即豪爽地一伸手,道:"將軍,請吧.我們早就已經備好了酒宴,就等著給您,還有阿德玲小姐以及這遠道而來的一眾兄弟們接風洗塵呢.能接待阿德玲小姐和諸位阿卡德琳來的大人們,是我們全省上下的榮幸.而且,咱們飯後還有專為特使們准備的助興節目."

洛林也是哈哈一笑,道:"如此,那我們也就不客氣了."

佛郎明哥當即伸手一引,道:"請."

洛林也是一伸手,道:"請."

兩個人哈哈一笑,並肩而行,好的像是結拜的兄弟一樣.

但是在此同時,佛郎明哥卻是心中暗罵:這個無恥的小人,貪財鬼,偽君子.

洛林也是心中暗罵:這個軟蛋,白癡,飯桶,腦子被夾過之後,又被驢給踩過,最後又進了三遍強硝酸的腦殘……

雷閃的軍官和禁衛軍也走在一起,雙方隔著互相吹胡子瞪眼睛,時不時用肩膀頂上對方一下.

佛郎明哥一邊走,一邊向洛林介紹著當地的風土人情,中間還插上兩個小笑話,極其的熱情周到.

洛林有一答沒一答地哼哼著,偶爾也是假裝感興趣地搭上兩句話,雙方都很討厭對付,卻又不得不客氣的應付.

兩人走了一段,洛林正覺的無趣之間,就覺的身邊有人扯自己的衣服.

他回頭一看,只見一雙清澈如水的湛藍色秀眸正眼巴巴地看著自己.

洛林不禁苦笑了一下,然後小聲道:"薇拉,你也太心急了.他既然已經答應了,那錢絕對是得給的,否則咱們就打他的小報告,你就放心吧.不用急于這一時."

"誰……誰急這一時了……"薇拉被他喝破了心思,當即有些不好意思,原本如玉一般的俏臉上頓時飛出了兩道紅暈,低頭扭扭捏捏的看著自己的腳尖.

洛林歎了一口氣,然後在她的臉上輕輕地擰了一把,感覺到指尖傳來的溫如軟玉的滑膩觸感,然後道:"薇拉啊,有些人是永遠學不會說謊的."

薇拉當即有些氣惱地一叉腰,結結巴巴地道:"誰……誰……誰說謊了.我才沒有呢.是……是阿德玲小姐,她說找你有事情,而且還很緊急的,所以要我過來說上一聲.少爺最好快點去看看她."

洛林怔了一下,心中暗暗有些奇怪,她找自己有什麼事情?

但是無奈之下,他只得轉過頭來,向佛朗明哥打了一聲招呼,道:"將軍,阿德玲小姐找我有事,您也知道,這女人們不管是老是幼,一向是麻煩多多.兄弟我職責所在,告罪一下."

佛郎明哥頓時心生感觸,長歎了一聲,道:"將軍,你的真是一點兒錯也沒有.'做人難,做男人更難’.為什麼難?還不是女人給難為的?

今天要個首飾,明天要個珠寶,後天又要什麼化妝品.大後天再要什麼狐皮大衣,大大後天,又要什麼深海海狗油.

唉.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是她們不需要的,為這個老兄我真是受盡了折騰.

行,你快去忙吧.讓女士們等久了,咱們倆的罪過就都大了."

洛林這才縱馬出了隊列,然後調轉了馬頭,逆著隊伍,向著阿德玲的馬車奔去.

佛郎明哥回頭看了他的背影,狹長的三角眼睛微微一眯,頓時顯出了凌厲森然的濃重殺機,重重的喘了一口氣,呼出胸中的憋悶.

但是隨即卻又感到有些不對,好像有一雙眼睛正注視著自己.

他不禁一驚,然後回過了頭來,就見那個藍發飄飄的小侍女正一眨不眨地看著自己,好像覺察了什麼一樣.

他心中一凜,隨即臉上堆起了笑意,道:"小姑娘,你叫什麼名字啊?"

薇拉看了,當即後退了半步,然後不屑地道:"一個死金魚佬,以為姑奶奶好騙嗎?

少爺說,你這種人全都是壞蛋.不讓我和你們這種壞蛋說話.否則就扣我的工資,加收我的稅.哼∼!"

說著,長發一甩,一臉傲嬌的表情,邁著輕快的腳步,向著洛林的方向追了下去.

佛郎明哥一時氣結,恨的牙根發癢,堂堂的西南軍區總督,居然被人指著鼻子罵成是一個猥瑣變態的'金魚佬’,這傳出去得要讓多少人笑掉後槽牙啊∼!

但是,他卻也拿薇拉無可奈何,跟一個小女孩計較,傳出去更惹人笑話.

就在此時,旁邊有人道:"大人,送親團主使,薩其斯大人有請."

佛朗明哥只得是苦笑了一下,然後跟著那人走了過去,只是心中已經打了十二萬分的小心.

這個送親團著實是古怪,別那個薩其斯也是一個古里古怪的人才好,阿卡德琳的官僚們,真他娘的不好對付.

洛林縱馬來到了阿德玲的車邊,然後打了一聲招呼,跳了上去.

他來到了車廂當中,發現里面的其他人都已經被遣了出去,只有阿德玲,德伊波勒,與菲奧娜在坐.

洛林當即長出了一口氣,放松了下來,剛才跟佛朗明哥扯了半天,浪費了不少腦細胞.

他大剌剌地走過去,看了看菲奧娜,又看了看德伊波勒,然後在心中略略比較了一下,最後還是身子一倒,倒在了菲奧娜的懷里,畢竟她的胸部比起德伊波勒來,大上了一些,那個彈性當然更好一點.

菲奧娜立時笑逐顏開,然後雙手摟住了洛林,生怕他會不舒服一樣.又扭了扭纖腰,盡可能地讓洛林枕的舒服一些.

洛林滿足的眼睛都眯上了,舒服的直哼哼.

德伊波勒卻是氣的伸手擰了他一把.

雖然她不喜歡和菲奧娜一樣,一看到洛林就得要討好,跟個小女人一樣,但是看到他以胸度人,卻還是不禁有些生氣,姑奶奶我胸部也不算小,你以為誰都跟薇拉一樣.

德伊波勒含怒出手,下手毫不留情.

洛林痛的慘叫了一聲,然後偷偷地抬起手來,在正中間的小桌子下面,悄悄地伸了過去,躲過了另外兩人的視線,輕輕地摸了摸她豐腴的大腿,偶爾還要輕輕的捏上一把,道:"妹紙,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後天很重要,想要變大,就得多按摩按摩.

要不要我這個天才的按摩師給你多按幾下,保證變大的.而且還是免費的."

德伊波勒感到腿上跟過電一樣,又酥又麻又癢,在他的作怪大手之下,不禁有些全身發軟,但是卻仍然強咬牙關,顫聲道:"滾,滾遠∼!"

但是雖然口中說著,嬌軀卻不禁滾燙了起來,只是這話聽在洛林耳朵里,實在是顯得更加誘人了.

她水盈盈地橫了洛林一眼,然後雙手撐在身後,微微後仰了一下,在不易覺察之間,配合地微微抬了抬自己的翹臀,以便讓洛林可以摸的更順暢一些.

她的這種習慣,一直讓洛林很不習慣,明明可以光明正大的事情,但是她卻一向是偷偷摸摸的,表面上假正經,骨子里卻是如此的風情萬種.

讓洛林一直是無法理解.

最終卻只能歸結于,她是搞情報多了,因此上,變的異常腹黑,喜歡這種偷偷摸摸的刺激感覺.

但是……管他呢,反正自己有便宜占就行了∼!

而且,偷的感覺,實在很不錯.

阿德玲此時卻絲毫未覺,將自己面前的水杯輕輕一頓,然後蹙起眉頭,憂心的說道:"洛……雷洛,你究竟打算好了什麼?咱們什麼時候跑路啊?

你看看,馬上就要到德拉諾森,再過去幾座城市,咱們就要到雷堡了.前面就是雷閃的大本營了,到時候再不跑,咱們可就逃不掉了."

她頓了一下,美麗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洛林,然後又接著道:"我不管,你最好拿個主意,要是到時候,咱們逃不了.到了結婚拜天地的時候,我就跟他們撕破臉皮,就說你勾引過我.欺騙了無知少女的純真感情."

"靠∼!"洛林不禁失聲叫了一聲,然後喃喃地道:"你……你這也太狠了吧?"

"更狠我的都,到時候……到時候……"洛林的俏臉紅了起來,道:"我就說我已經有了你的孩子了∼!哼,看你怕不怕."

這一次連菲奧娜和德伊波勒都驚呆了,愣了片刻,菲奧娜朝阿德玲挑了挑大拇指.

洛林笑道:"那等我真做了你再說也沒關系,我這樣很冤的."

阿德玲冷笑了一聲,然後又接著道:"那是你活該.大不了,就拼一個魚死網破.反正我是絕對不會嫁給雷閃那個什麼土包子王子.聽說他們半年才洗一次澡,一年才換一次床單."

洛林苦笑了一下,道:"我這不是正在想辦法呢嗎?這一路之上,全都是重重大軍,防衛嚴密.想要把你帶著混出去.並不是那麼簡單.雖然那些當兵的全都聽我的指揮,但是要是我把你給帶走私奔,恐怕他們也就不會那麼客氣了.

就算帶著你們私奔了,咱們怎麼安排路線,怎麼到安全的地方,都是問題,我已經考慮了好幾個方案了,但是都不太成熟."

阿德玲輕歎了一聲,臉上現出了一層幽然神色,突然道:"其實臨來之前,有人已經和我說過了.

一旦我真的結了親,那麼兩族聯盟,回頭必然是在大祭司的率領之下,進攻人族.

數以百萬計的閃族男郎們拋家棄子,跨海遠征.

到時候,不管是輸是贏,都會是血流千里,伏尸百萬……"

她頓了一下,然後臉上顯出堅定的神色,道:"那將是一場沒有勝利者的戰爭.

所以,為了天下蒼生,為了數以億兆的黎民百姓,這個親,無論如何我也是不會結的.哼,讓那個雷閃的王子見鬼去吧."

洛林聽了,不禁暗歎了一聲,這古今中外,上下五千年的,把私自逃親,和別人私奔的理由說的如此光明磊落,理直氣壯,而且冠冕堂皇,大義凜然的,恐怕也只有面前的這個女人了∼!

不過,她這個道理也說得對,不結婚就不會兩族聯合,不聯合閃族大祭司就不能發動戰爭.

阿德玲此時又接著道:"雷洛,你最好早做准備.這個雷堡,我絕對不會活著踏進去一步.否則就是……"

她剛說到這里,就聽前面一陣大亂,人喊馬嘶,雞飛狗跳的鬧個不停.

眾人不禁全都一愣.

緊接著,就聽到有人高聲叫道:"打劫.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從此過,快把阿德玲那個小娘們給我∼∼∼交出來∼!

要是牙崩半個'不'了,我這手中的大刀只管殺,不管埋∼!"

眾人聽著那個劫道的專用語,當即很是面面相覷,心道,又來了.

雖然以前在靈閃的時候,很有些熱血沸騰的年青人跳出來,要來劫走阿德玲,結果讓雷歐很辦了幾屆的全球強盜聯盟職業化四六級資格考試,和教試培訓班,大發了一筆橫財.

後來大家都聽說了培訓班的事情,想劫阿德玲就得先掂量掂量自己的錢包,慢慢來的人就少了.

但是沒想到,現在到了雷閃,居然還有人這麼不開眼,想要過來打劫阿德玲?

而且更令人感到奇怪的是,聽那個聲音,好像隱隱約約的,有些地方不太對勁,但是究竟什麼地方不對勁,一時卻又說不出來.

就在眾人疑惑之際,就聽外面又傳來了一個歡快的聲音.

"哇哈哈哈哈,我以為沒的玩了.沒想到現在居然又有人送上門來了.***,這是什麼年月啊.這買賣真時越來越好干了啊∼!

小白,小白.你個小死胖子.你別趴在那兒睡覺?沒聽到買賣上門了嗎?咱們又可以開學習班賺錢了.

快,快,咱們快過去,逮住那小子,不要讓人給搶跑了."

緊接著,就聽外面一陣山搖地動的腳步聲,像是有一輛重型坦克從身邊經過一樣轟隆隆直響,震的地面都是不住地顫抖.

雷歐一向是最愛熱鬧,唯恐天下不亂,聽到'打劫'已經頭前跑過去了.

洛林略略想了一下,在靈閃的一路之上,碰了不少的打劫,雷歐應付這種事情,一向是最有經驗的,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因此上,他也就沒有再出去,反正大家都知道,這就是一些小年輕在胡鬧,還能跟他們認真了.

但是隨即,就聽前面傳來了大大一聲驚叫,像是被人給踩了尾巴一樣.

而且那聲音極其的熟悉.

洛林不禁心頭一緊,顧不得許多,當即就跳了出去.

其余三個女人也是對望了一眼,也是生怕有失,當即也是匆匆起身,向外奔去.

洛林來到了外面,卻見那些沒有職責在身的一眾禁衛們全都一窩蜂地往前跑,一個個興奮的兩眼放光,跟看到肥羊的狼一樣,嘴里還嘟噥著"快快,別讓那家伙跑了."

而那些正擔保衛的禁衛們雖然仍然有條不紊,但是他們卻也是時不時地就在馬上站起身來,向著前方看上幾眼.

洛林不禁些奇怪:這是有了飛碟ufo了,還是有外星人了?這些狗崽子們居然看的這麼起勁.

但是他也無暇細加思索,當即就跳上自己的戰馬向前奔去.

他來到了前面,就見前隊已經停下,圍成了一個大圓圈,正對著里面指指點點,不住地嘻笑,明顯是看到了很可笑的事情.

洛林雖然心生奇怪,但是卻也放下了心來.既然那些狗崽子們沒有抄家伙,那也就是說,雷歐沒有什麼危險.

他當即拍馬來到了前面,擠進了人群當中,抬頭一看,頓時也是大吃了一驚,隨即很是啼笑皆非.

此時,阿德玲三人也是趕了過來.由于太過匆忙了,阿德玲一直到了外面,這才想起來,在自己的臉上蒙了一層細紗,算是遮掩了過去,不過那效果比沒遮好不到那去,傾國傾城的容顏美的眩目.

她們三人來到了跟前,一看場中的情形,當即也不禁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對視了一眼.

只見在前面的道路中間,站在一個英姿颯爽的攔路搶劫犯,身披锃亮的鎧甲,手執長刀,騎著一匹棗紅色的戰馬.

那整個人在陽光下,耀眼生輝,極是威風.

這看上去,雖然好像一個平平常常的搶劫犯,但是那怎麼看,卻怎麼令人感到震驚.

阿德玲過了好半天,這才醒悟了過來.

她顫微微地一伸手,指對方,然後結結巴巴地道:"你……你……你是一個女人……?"

對面那人當即傲然地抬起了頭來,居高臨下的看著阿德玲.

果不其然,只見她黛眉如柳,星眸秀目,長發披肩,胸前高高地聳起,纖腰一握,**修長,正是一個正值青春的妙齡少女.雖然臉上還有幾顆雀斑,但是卻也是一個美人胚子.

阿德玲難以置信地抬起頭來,看了看天空,又看了看對方,最後又伸出手去,狠狠地掐了……掐了正在旁邊偷笑的德伊波勒和菲奧娜一把,聽到那兩人的驚聲慘呼,終于確認:嗯,這不是夢,是真的.

想到這里,她不禁郁悶了起來:這雷閃果然和靈閃不一樣啊,這些女人居然搶女人?這也真是太匪夷所思了吧,難得這個世界真的這麼混亂.

此時,就聽雷歐大聲叫道:"老大,快來,這女的,我下不去手.你對付小妞一向很有一手,就看你的了,上,把她拿下."

洛林不禁一皺眉頭,心中暗罵:這個小流氓什麼叫'女的,下不去手’什麼叫'你對付小妞一向很有一手’,呸的,你下不去手我就下得去手.

說的我都跟一個不要臉的花花公子一樣,傳出去影響多不好,壞我名聲,回頭扣你獎金.

洛林瞪了雷歐一眼,但是他還是拍馬走了過去,然後一拱手,道:"這位好……"

他想了一下,叫對方'好漢’好像不太妥當,對方怎麼看不是漢子,當即改口,道:"這位英……英雌,英雌.哈哈,哈哈哈哈……"

他頓了一下,然後又接著道:"要是一個男的,想要劫走阿德玲小姐的話,雖然很暴力,很不要臉.但是怎麼想著,還是有情可原,但是你一個女人……你一個女人過來湊什麼熱鬧啊?

你劫阿德玲有什麼用?你又沒有那個那個……什麼功能.小妞,你就別湊熱鬧了.

要我說,你還是省省心,回家趕快找一個婆家嫁了.再不然,我看你長的也不賴,你看我們這兒這麼多年青英俊的帥小伙兒,你隨便挑一個也成.我就替你們做主了.你看行不?"

那一眾禁衛們當即也全都是挺起了胸膛,一臉威風地地看著那少女.但是隨即卻是忍俊不住,嘻嘻哈哈地笑出了聲來.

那名少女卻是大義凜然地將手中的刀子向下用力一砍,大聲叫道:"誰稀罕你們這些個靈閃來的土包子丑八怪∼!

而且一個個像草雞一樣的軟蛋.風一吹估計都得全都跑了."

在場的禁衛軍當即全都拂然變色.這小妞也太不知道好歹了∼!

雷歐更是在一邊高聲大叫道:"弟兄們,揍她揍她,把她抓起來,然後用浸了水的竹板打她的屁股.脫了褲子打她的屁股∼!"

那少女當即一瞪眼睛,惡狠狠的瞪著雷歐.

雷歐當即息了聲,摸了摸腦袋,干干地陪笑了兩聲,最後躲在了洛林的身後,嘀咕一聲:"我好男不跟女斗."

此時,洛林試探地道:"那你是……"

那少女冷哼了一聲,然後雙手抱著刀子,傲然說道:"我要把那個阿德玲給劫下來,然後告訴她,幸福是要靠自己爭取的,不是靠著別人給予.想要爭取自己的幸福,就要靠自己的實力."

"她胡說八道些什麼啊?"眾人不禁面面相覷,一陣的茫然.盡皆看到對方心中的想法:那丫頭長的不錯,可惜這腦子被驢給踢過,病的不輕啊.

此時那少女又接著說道:"然後,我要再和她比一比,看誰漂亮.如果她漂亮,我就用刀子劃了她的臉,如果我漂亮……"

她說到這里,當即一頓,然後微微地抬起了尖尖的下巴,盛氣凌人地說道:"如果我漂亮,就請你們這些人哪兒來的,回哪兒去.

我們雷閃英俊瀟灑,傲然不群的羅嚴塔爾王子絕對不會娶一個丑八怪的∼!我們雷閃所有的黎民百姓也是絕對不會容許這件事情的∼!"

那少女提到那個王子之時,兩眼閃閃發光,一臉的憧景.

洛林這才注意到,那少女身後還帶著兩面大旗,其中一面上用腥紅的文字寫著'誓死保衛羅嚴塔爾王子殿下∼!’,而另一面寫著'誓死與靈閃的狐狸精妖女斗爭到底∼!’

洛林不禁輕輕一歎,算是開了一回的眼界,這雷閃少女們果然是名不虛傳,真真是敢愛敢恨啊∼!

然後在心里大罵一句:mlgbd∼!這都是叫什麼事兒啊∼!那個什麼什麼破王子,算是什麼東西.

***,還沒有露面呢,就把小妞全都泡了.

光是這一條,就足以把他拖到靶場上,用火箭炮打上三十五分鍾的.

就在此時,佛朗明哥也聽到了消息,匆匆從後面趕了上來.

他看著那個少女,當即苦笑了一下,然後怒聲喝道:"茉莉爾,你在這兒胡鬧什麼,快給我回家去∼!"

洛林這才明白了過來,為什麼那些守軍們看著那少女之後,卻也是一動也不敢動了.

那少女卻是一揚下巴,高聲叫道:"我們雷閃的女兒一向敢愛敢恨,從小就知道幸福是要靠自己爭取的,羅嚴塔爾王子一定是我的,絕對不能讓那個靈閃來的狐狸精給搶走了∼!"

阿德玲喃喃地說道:"我現在不知怎麼回事,突然想著到雷堡去看看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七百六十七章 天妒紅顏(萬字,求票)    下篇:正文 第七百六十九章 泡妞最有效的方法(萬字)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