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七百七十二章 一句必殺(萬字)   
  
正文 第七百七十二章 一句必殺(萬字)

第七百七十二章 一句必殺(萬字)

看著洛林眾人一臉冰冷的模樣,斯庫拉奇曼不禁一怔,然後納悶的看著他們,道:"各位阿卡德琳的客人,我最親愛的朋友,怎麼了?"

他像是想到了什麼,隨即小心翼翼地道:"現在阿德玲小姐已經住進來了,這些禮錢不是已經算是給完了嗎?難道,還有什麼我們沒有做到的嗎?

現在你們還想再要一次開口錢,這就太不好意思了吧?

你們這樣搞明顯就是重複收費,咱們都是當官兒的,玩這一套就太老套了."

洛林這才哈哈一笑,然後站了起來,微微地一整衣衫,然後肅容道:"斯庫拉奇曼殿下,您不必擔心.

這進門的禮錢已經算是給完了.至于說以後定婚了,結婚了,上車了,下車了,開門了,行禮了,開口了……這些禮錢,咱們到時候再算,現在不說這個……"

他剛說到這里,就見旁邊的席面上有人咣當一聲昏死了過去,旁邊有人看了,急忙上前搶救,又是掐人中,又是扇扇子,還有人對著他狂噴冷水.

洛林看了一眼,立時看到魯爾安德斯那張熟悉的,苦大仇深的老臉.

縱然眾人拼力搶救,但是他倒在自己的座位上,緊閉雙眼人事不醒,口吐白沫,時不時地手足還要抽搐幾下.

情況看起來不是很好.

魯爾安德斯旁邊的人都已經開始叫醫生了.

洛林不禁很歎息了一聲:這魯爾安德斯也算久經考驗,官場的老油條,神經也該是很強悍的主.

但是也被自己的那些規矩給嚇的死過去了.這承受能力真真是太差了.雷閃這幫家伙關起門來過日子也太久了,全都是需要好好地進行一番挫折教育才行∼!

我這也是為了雷閃的家伙們好,洛林心里暗道.

他一邊想著,一邊看著斯庫拉奇曼越來越蒼白的臉色,豪爽地道:"我說老庫是,你就放心吧∼!

我們全都是規矩人,咱們得按照習俗,規規矩矩地來.絕對不會搞什麼小動作的.沒有一分錢是平白無故的問你們要的.你也知道,著結婚嗎,本來就是圖個喜慶.收錢只是手段,不是目的.咱們也是為了兩族光明的未來,你說是不是?"

看到洛林呲牙向他一笑,斯庫拉奇曼當即打了一個哆嗦,覺得洛林的一口白牙特別的刺眼.就像一只正對他笑的惡狼一樣.

斯庫拉奇曼感到自己脖子都涼颼颼的,像是下一秒就會被惡狼咬破一樣.

斯庫拉奇曼暗暗叫苦,***,這靈閃的家伙真是夠狠的,光是進個門,就已經把雷閃的gdp拉升了好幾個百分點.

就這,這以後還有∼!

光聽收費項目就知道不會是個小數.

這一下,可真是把夜貓子招進了宅子了.

雷閃非得被這幫惡狼給咬下一大塊肉來不可.

想到這里,他不禁後悔了起來,這哪兒是娶親啊,這分明就是吃人啊∼!

***,早知道不然我們嫁個女兒到靈閃去,也狠狠咬他們一回.

但是這也只敢在心里想想而己,且不說有大祭司在那里,他不敢有絲毫的悔婚念頭,就算他想要悔婚,但是現在已經花掉的那麼多的錢,可就全都打了水漂了.

要是掙不到一個公主回來,那這次就虧大了.

就算大祭司不為難他,雷閃那幫官員們也會瞪著血紅的眼睛,生撕了他.

要知道那些錢可都是大家伙兒的蛋糕,他們都指著那些錢搞三公消費.

這是扔出去上千萬了,夠大家買多少公務車,吃多少公務餐,玩多少次公務游,現在沒錢了,褲腰帶也勒緊了.但是卻什麼也沒撈到,那是絕對交待不過去的.

斯庫拉奇曼不怕雷閃任何一個官員,但是眾怒他也惹不起.

他咧了咧嘴,剛想要張口.

但是此時,就聽洛林語氣一轉,又接著說道:"不過殿下,您的豪爽為人,我雖然佩服,但是您剛剛的祝酒詞,在***為靈閃一員,卻不敢苟同."

斯庫拉奇曼愣了一下.

雖然洛林的語氣輕飄飄的,但是實際上,做為相對平等的靈閃官員,這卻表示著政治上的不同,絕非是一件小事.

斯庫拉奇曼急速在腦海當中過了一遍自己剛剛所說過的話,發覺並沒有什麼問題,然後道:"我說的什麼問題嗎?"

洛林站了起來.道:"殿下,做為兩族當中曆史更悠久,人口更密集,文化更先進,也更加富饒的靈閃.

亞梅利加的十大傑出青年之一,和偉大的***外穿的超人,和偉大的***套頭上的蝙蝠俠相並肩的,偉大的蜘蛛俠曾經說過:能力越大,責任越大.

雖然丫的們現在正鬧經濟危機,但是那一句話,我認為還是很正確的.

關于閃族的過去,現在和未來,我們理應當承擔,也必須承擔,而且還要勇敢地承擔更多的責任∼!

因此上,我認為,您的祝酒詞應該稍稍地改動一下."

他端著酒杯,道:"應當是我們,靈閃和……"

洛林將那'靈閃’兩個字著重念出,然後這才含糊地接著,道:"靈閃和那個那個誰,一起跨海遠征,將我們的大魔神的雷電之旗插在那片大地之上."

一眾雷閃官員們當即一片嘩然,要知道,不管是多小的事情,只要牽扯到政治上面,就絕對不是小事情,那是嚴肅的政治問題.

尤其是牽扯到兩族的地位問題,更是有不得一丁點的馬虎大意.

比如剛剛洛林提到的'靈閃’與'那個那個誰’.

就是不說,他的含糊其詞對于雷閃的輕蔑,但是僅就是這個先後次序的問題,就足以夠大家吵上三天了.

要知道在官府文件上,需要同時寫上幾個不同部族名字的時候,為了避免麻煩,文員都是抓鬮排列先後順序的,而且還得特意注明"排名不分先後",不然那就是天下大亂.

除了拍在第一個,後面全都堵著門來抗議.

更別提後面還有'大魔神的雷電之旗’這個東西了.

'雷電之旗’,這個是雷閃的旗幟,但是'大魔神的雷電之旗’,這個卻是靈閃的旗幟.

這兩個旗幟可一點都不一樣,雙方提起來時是要特別注明的,搞錯了那又是嚴肅的政治問題.

一看又牽扯到本職工作了,一眾官員們當即全都激動的像是被搶了母雞的公雞一樣,一個個怒發沖冠,全身都發起了抖來.

但是他們主要並不是像官方宣傳那樣義憤填膺,而是興高采烈——***,終于又有活干了,而且還全都是嘴仗,這個活兒.我們可也是很拿手的∼!

為了也許是永遠沒有結果的糊塗政治話題,官員們能連續噴上幾天幾夜,他們拿了納稅人的錢做工資,吵這種架是最劃得來的,因為什麼工作都不用做,還能顯得很忙,很為國為民.

投入小見效快,誰不喜歡.要不大家都喜歡做言官,說說話罵罵人都能升官.

當即就有十多個雷閃官員竄了起來.一個個全都捋胳膊挽袖子,斜著眼睛,歪著嘴,手里再塞把砍刀,十足一個道上的老練打手.

拿足了氣勢之後,他們大聲叫道:"雷洛將軍,此話差矣,我雷閃帶甲百萬,操馬控弦之士何止千萬,英勇無雙.就連婦女兒童都是嫻熟的箭手,騎射之技冠絕天下……"

聽著他們在那里伸著脖子,像是公雞一樣扯著嗓子大叫,雷歐在後面當即輕輕一歎:***,光是在這里面都能打起來了,就這還他娘的要跨海遠征,將旗幟插到人族大陸.到時候為了誰先上船都能打起了,還跨個毛啊∼!

真是一幫不知道自己吃幾碗干飯的腦殘笨蛋∼!"

但是隨即,卻像是被踩了尾巴一樣,也忍不住叫了起來,道:"小白,你個死胖子,偷老大的也就算了.現在居然連我的甜點都偷吃,快還給我."

當即一轉身撲了過去,和小白鬧成了一團.

此時,那些官員們已經越吹越厲害了.

為了讓洛林知道,雷閃現在也是老牛叉老牛叉,絕對不能小看.他們當下將什麼金礦上多少多少的產量,鋼鐵產量多少多少萬噸,武器鎧甲產量多少.又新增了多少人口,又修建了多少多少的城池,又擴充了多少軍隊,等等等等,全都說了出來.

那百分之十幾幾十的增長速度,聽得雷閃人是熱血沸騰,當即極大地增強了雷閃官員們的自豪感和自信心,轉頭輕蔑的看著靈閃的人.

但是洛林卻摳了摳耳朵,一臉不以為然,這種注水豬肉的事情,他可是上輩子就見得多了,不光見了,自己還做過.

上嘴唇一碰下嘴唇,隨口就說出來.反正自己也不可能過去求證的.

洛林甚至還在他們的口水聲中無聊的打了哈欠.

那些官員們看了,不禁急紅了眼睛.

有人腦子一熱,當即在激動之下,連每年國家稅收以多少多少百分比遞增,現在已經到達了多少多少萬金幣,征派了多少的勞工,又加班加點,完成了多少多少的戰爭堡壘,軍隊的組織,征兵動員情況,軍械打造……這一類的國家頂級機密,也全都順嘴說了出來.

他們是一定要壓靈閃的人一頭.

洛林看著那個痞子張著大嘴,一直得得得地說個不停,心中差一點兒沒有感動地哭出來.

***,大爺放著總督的大官兒不當,放著大把大把的錢不賺.不遠萬里,跑到這兒來,為的不就是想要打探這些消息嗎?

原本兩眼一抹黑,還不知道該怎麼辦呢?這個孫子就自己說出來了.

而且這兩個家伙的業務水平確實不錯,這些數據張嘴就來,不帶猶豫的.

他一時之間,心中很是懷疑,那痞子是不是人族那邊派過來的高級間諜.又或者是閃族的意大利面人?

'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這句話到什麼時候,都是至理的明言.

但是表面上,他卻是不動聲色,只是雙手抱懷,冷冷地看著對方,心里面,已經樂開了花了.

每每等到那官員說話的間隙,洛林就冷冷地插一句:"我們有錢∼!"

那話可真是一箭穿心,一句頂一萬句.

雖然這些官員們每天是吃肉喝酒,錦衣玉食的.這雷閃窮可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事情.

那些老百姓們可全都是衣不遮體,食不裹腹.那些家伙們連鹽都吃不起,摳一塊鼻屎都當過年了.

很多人底層群眾一輩子沒見過錢是什麼東西.

每年都有老百姓們流離失所,因為饑荒災害成群結隊地逃離家園.

各地的起義暴動也是層出不窮,幾乎每一個山頭上都有強盜,為的就是能吃上一口飽飯.

這樣鐵一般的事實,不管這些官員們再怎麼外表華麗,但是卻也遮不住的.

洛林一路走過來,雷閃的百姓過的是什麼生活,他看的清清楚楚.

'如果想讓一個人生氣,就說假話,如果想讓他暴怒,那就說真話.’這一句古老的諺語可是也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從來都沒有錯過.

只要洛林一說出那句話,那些官員們不管是羅列的成績多好,報表做的多漂亮,當即全都是氣的呼呼直喘,臉紅脖子粗,但是卻也說不出一句話來.

畢竟洛林說的也是實話,他們吹的再漂亮,但是手里沒錢,那頂個屁用——這金錢雖然不是萬能,但是沒有金錢卻也是萬萬不能的.

只有有錢了才能當大爺,沒錢的,那就只能是當孫子的.

至于那些漂亮的經濟數據,歸根結底還不是跟錢說話.

到了後來,那些官員們全都在洛林面前敗下了陣來,場面一時之間頗有些尷尬.

想想雷閃為了娶個阿德玲,自己又貼進去了一千萬給靈閃人,雷閃這些官員更感到憋屈,有火還發不出來,真的是肺都要氣炸了.

而一眾靈閃官員們則是揚眉吐氣,得意洋洋地看著對面的同僚們:小樣,一幫死窮鬼,土包子.少在爺們兒的面前裝大尾巴狼.揭了皮也認識你們這幫窮鬼的真面目.

在此同時,也是偷偷地向著洛林暗豎大拇指,給他加油鼓勁:干的好,雷老大果然厲害∼!

不僅是武藝高強,能刮地皮,精通綁票敲詐勒索等等各項人生必備業務,而且這嘴仗也極是厲害啊∼!

這些狗崽子們沒有一個把大祭司那個'兩族的團結,眾志成城’的諄諄教導放在眼里面∼!

說團結就團結?那兩族早兩千年就團結了,還用打這麼久的內戰.兩族之間的溝壑可不是大祭司一句話,或者一樁婚事能彌合起來的.

此時,那雷閃的官員們一個個面沉似水,神色不善,陰沉地看著那些閃靈的官員們.

他們偷偷地系緊鞋帶,挽起袖子,就等著一聲令下,就沖過去,狂揍那些靈閃的狗崽子們.

有人甚至是極為老練地把皮帶解下來,纏在手中,讓那閃亮堅硬的銅扣露在外面,這可是街頭流氓們不傳之秘,只要一拳下去,當即就可以將對方捧的滿臉開花.

既然道理上說不服對方,那就只有在武力上征服他們∼!

這也是閃族由來以久的,優良的曆史文化傳統.

閃靈的官員們盡管面對強盜之時嚇的鑽到桌子底下,但是那是因為雙方實力差距太大,強盜是直接上刀子要命的.

而此時,面對著那些同樣手無縛雞之力,而且大腹便便,行動遲緩的同僚們,他們卻也絲毫不懼,一個個一臉的冷笑,看著對面的家伙,手中也是握緊了放在桌子上的刀叉,桌上滾湯的雞湯.

再要麼就是挨著桌邊的人頭馬紅酒瓶子.

功力高的抓住了凳子這種群架大殺器.

這種情況大家都不陌生,談判的時候時不時就要來一場熱熱身.

此時的情況可謂是千鈞一發,一觸即發.

只要有人敢吼出一聲,當即就會暴發一場血戰.在江湖上再留下一段美談.

雷閃和靈閃打了上千年了,這一次終于不是小兵們互砍,而是大佬們決斗了,要是讓那些曾經參加過內戰的士兵們還活著,還不得感動的肉牛滿面——他們要是早這麼打,那還有弟兄們的麻煩.

就在這個緊急的關頭,就見雷閃這邊有人哈哈一笑,站了起來.

那人看了看洛林,然後道:"雷洛將軍,這靈閃有錢,也確實是我們兩族公認的,不用您一遍遍地提醒.

這錢多了,確實是好事.

但是如果錢太多了,那可就成了銅臭了.你們靈閃現在除了錢,還剩下有什麼別的東西嗎?

我們閃族的尚武之風,你們恐怕都喪盡了吧?

聽說人族那邊潛過來的奸細,在里應外合之下,燒了你們一個戰爭堡壘的營地.而且還把戰爭堡壘給弄跑了.

我說的沒錯吧?

嘖嘖嘖,您說,這有錢有什麼用,這不是給敵人造東西嗎."

一眾靈閃的官員們頓時齊刷刷地倒吸了一口冷氣.

丟了一座戰爭堡壘的事情,大家心里都知道,不過沒人敢公開的說.

洛林也不禁心中暗歎:"厲害啊∼!沒想到這幫土包子里面,居然也有打嘴仗如此厲害的人物.這揭人短揭的,就連傳說當中的狗崽隊都比不上."

他這話一下子就戳到靈閃人的痛處了,畢竟這個後果非常嚴重.

他當下眯起了眼睛,仔細地打量了那人一下,只見那人濃眉大眼,鼻正口方,齒白唇紅,英氣勃發,一頭的金色長發,隨意地披灑下來,散在肩頭上,看上去確實是英勇不凡.

斯庫拉奇曼發現洛林一直打量那人,當即傲然地介紹道:"雷洛將軍,哈哈哈,這位就是羅嚴塔爾王子.哈哈哈,見笑見笑.年青人不太懂事,說出來的話太直了,您可不要太過見怪喲?哈哈,哈哈哈哈……"

他話雖然說的客氣,但是其中的含意卻一點兒也沒有客氣,'什麼他娘的叫說話太直了’,還不是說,那丫說的話是對的.

洛林也不理他,只是上一眼下一眼打量那個戴了綠帽子的王子殿下,心中卻也不得不承認,這個孫子雖然還是遠遠不如自己,但是也確實是有一點兒小帥.

不過要說這孫子是一個萬人迷,引的人見人愛,那卻著實是太過了.頂多也就一個能紅三兩年的偶像派水平.

但是反過來再想想,人家有一個好爸爸,出身好,這才是關鍵.

你看那些無知的少女們一說起白馬王子,一個個全都兩眼放光,都能當探照燈使.

但是要是那王子騎頭黑豬,一身破衣,身上一股牛糞味,就是長的再帥,估計就沒有人理了.

從這個意義上講,這主要還是那個馬,和王子的頭銜起的作用.至于那人長什麼模樣,那倒是次要的.

像是什麼英國王室的那些位王子們,有幾個長漂亮的,八字眉,吊腳眼,鞋拔子臉什麼都不說了,他們還有先天遺傳病.

但是為什麼有一大群人跟在屁股後面,還不是看中了他們的頭銜,然後大家一起起哄,起出來的?

此時那位王子見洛林不吭聲,當即傲然一笑,然後端起了酒杯,又接著道:"先生們,先生們,今天畢竟是一個值得喜慶的日子,咱們不如暫時放下那些紛爭,熱熱鬧鬧地喝一個痛快.

至于說,這兩族之間誰排前,誰排後.誰主導,誰輔助,這都是以後的事情,以後,咱們有的是大把的時間來解決.

而現在,先生們,咱們最主要的任務就是暢飲美酒,然後風花雪月一番."

他頓了一下,然後高聲道:"你們說是不是啊?"

眾人當即紛紛笑了起來,無一不是點頭稱是.

畢竟這也鬧了一天了,大家伙兒早就已經餓了.要是不因為剛才蹩著火,想要打架,現在早就已經開吃了.

而因為剛才鬧這一場,這會更餓了.

對靈閃人來說,反正錢已經到口袋了,至于雷閃喜歡怎麼說,由他們去吧,敲了人家這麼多錢還不許人家發發牢騷.

他們當即也是紛紛站了起來,舉起了酒杯,然後高聲叫道:"閃族萬歲∼!"

隨即,將杯中的美酒一飲而盡.

緊接著,這些痞子們按照閃族貴族們特有的裝13習慣,將手中進口的,價值昂貴的玻璃酒杯重重地摔在地上,在大理石的地板上摔的粉碎,以示自己說的話不會收回的.

眾人聽著那玻璃碎裂之時清脆的聲響,當即全都是哈哈大笑起來.

而旁邊的仆人侍從們當即又端來了玻璃酒杯,倒上了美酒之後,恭敬地放在了桌子上面.

而這些狗崽子們也每喝一杯,當即就一臉豪爽粗魯地將那酒杯摔成碎片,然後哈哈大笑.

這就是雷閃貴族們特有的風俗,不過他們也就是因為這樣才被靈閃人看不起,笑話他們裝13都不會裝.

雷歐在旁邊看了,不禁心痛的直呲牙,心中暗罵:這幫狗娘養的王八蛋,真是不知道心痛錢啊.

玻璃酒杯一個個晶瑩剔透,一看就知價值不菲,只有在人族才有生產,每一個最少最少也要值十個金幣上下,而且這還是在人族的價錢,如果加上長途的販運,那價錢自然就是更高.

而這些狗崽子們居然連眼睛都不眨一下,全都給摔碎了.

真是是崽賣爺田,不知心痛啊∼!

但是隨即反應了過來,***,我干什麼要幫他們省錢?質量這麼好的酒杯,只有奈安才能生產出來.這幫家伙們把酒杯砸碎了,回頭不還得要再花錢買嗎?

自己不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賺他們的錢,宰他們的羊牯?

想到這里,雷大總經理眼珠略略轉了轉,當即打定了主意:回頭就把那些酒杯價錢定高三倍.

此時,羅嚴塔爾王子端著酒杯,一臉微笑地走了過來.

他看著洛林,當下笑道:"雷洛將軍.我早就聽說,閣下是靈閃的十大青年高手之一,早就心生仰慕,現在終于可以一見,果然是名不虛傳.

將軍不僅是武藝高強,而且這辯論的功夫也差實不弱,佩服,佩服."

洛林不禁微微一笑.

此時就聽他又接著道:"這一次,你們千里迢迢地將公主殿下送來,辛苦了.我在這兒敬閣下一杯."

洛林心中暗道:辛苦?這倒也沒錯.整天都要陪著公主殿下睡覺,著實是太過辛苦了.

他當即笑了笑,道:"綠帽……呃,呸呸呸.羅嚴塔爾王子,您這話就太過見外了.咱們兩族是親如一家的嘛.什麼辛苦不辛苦的.就是辛苦,那也是我的份內之事?哈哈,哈哈哈哈……"

羅嚴塔爾當即也是哈哈一笑,伸出手中的酒杯和洛林輕輕一碰,這才道:"將軍,既然來了,到了這里就不用再客氣,就把這兒當成自己的家一樣.有什麼需要的,盡管跟我說."

洛林哈哈笑道:"這個自然,這個自然了."

羅嚴塔爾猶豫了一下,這才笑道:"將軍,這樣吧.明天,如果閣下有空的話,我帶著您,咱們一起去拜見一個人."

洛林一愣.拜見一個人?這位可是王子啊,那騎著馬在大街上撞死人都不用管的.他居然還要拜見?

羅嚴塔爾笑著解釋道:"是這樣的,我們這兒有一位絕代的佳人,歌聲美妙,舞姿動人,而且傾國傾城.但是唯一令人遺憾的是,眼界極高,自稱是非天下英雄不嫁.因此上,至今卻仍然未嫁之身."

他頓了一下,後退了半步,打量了洛林一番,道:"以閣下的武藝英豪,堪稱的上是,英雄蓋世的人物,想必或許會入她的法眼吧?"

洛林不禁苦笑了一下,心中暗道:要是以前的話,或許自己還有心情,但是現在,一大堆的事情,還要策劃帶著眾人逃跑,哪有那個心情去泡妞啊∼!

但是那王子見他不說話,不禁撇了撇嘴,心中暗罵:這幫靈閃的家伙,一個個道貌岸然的,光是說的漂亮,但是著實是一幫偽君子.

只是他也不說破,只是笑著道:"閣下既然不推辭,就當是你默許了,明天,明天中午的時候,我去你們的駐地找你.哈哈哈……"

他又笑了幾聲,然後向著身邊的雷閃官員們說道:"弟兄們,這靈閃的弟兄們來了,咱們可一定要招待好他們啊.咱們雷閃一向是熱情好客,千萬不能丟了咱們的臉啊?"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一眾雷閃的官員們高聲暴喝了起來:"殿下放心∼!"

緊接著,他們是一湧而上,全都圍攏了過來.向著洛林眾人敬酒大灌.極是熱鬧.

xxxxxxxx

經過了一夜狂歡之後,送親團上上下下七千多人,一直到第二天天光大亮的時候,這才或早或晚的爬了起來.

尤其是禁衛軍官兵和送親團的領導層們.

在洛林和雷閃的斯庫拉奇曼大親王他們吃吃喝喝的時候,送親團的人也沒閑著.

雷閃在禁衛軍的住地排開了宴席,招待送親團所有的護衛和隨員.

這里當然不會再有雷閃人陪同,只是在院子里排開宴席,流水一樣擺上各種大菜,端上美酒.

洛林他們還得為了靈閃和雷閃誰該拍在前面,這種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很蛋痛很蛋痛的問題吵來吵去.

禁衛軍的人則沒有這種麻煩,他們摸摸懷里的金幣,計算一下今天雷總經理敲來的過橋費,端起酒杯暢快的痛飲.

一邊吃著雷閃人的飯菜,喝著雷閃人提供的美酒,摸著雷閃人送的金幣,一邊大聲的嘲笑雷閃人.旁邊再有漂亮的雷閃美媚陪著.

這實在是天底下最爽的事情了,吃這個人的,喝這個人的,花這個人的,再罵著這個人,這種機會,一千年曆史上就碰到這麼一回.

自然,當天晚上,很多禁衛軍官兵喝了個大醉.

可謂是全軍盡墨.全都被灌趴下了,雖然這些痞子們也是英勇善戰的,但是卻也架不住對方人多,而且中間還有不少的雷閃少女們在旁邊一臉崇拜地看著自己.

在這個時候,就是頭豬,也知道,自己哪怕是喝的吐了血,也絕對不能丟臉的.

而薩其斯他們則是和雷閃人打了半夜嘴仗,又灌了不少的酒,更因為送親任務告一段落,大家緊繃的神經終于可以暫時放松了,他們也都起的很晚.

等送親團的人都揉著宿醉的腦袋,晃晃悠悠的從床上爬起來時候,洛林還賴在床上.

洛林當然不是因為喝多了起不了床.洛林大爺昨天晚上喝的大半夜的酒,回去之後又和三女商量著逃跑的辦法路線,最後臨到睡覺了,阿德玲又悄悄地跑來了,很很地在床上運動了運動.

就是鐵打的身體也受不了啊∼!

盡管這會已經是天光大亮了,洛林還是躺在雷閃人准備的超大號軟床上,咂巴咂巴嘴巴,做著自己的美夢.

一個嬌俏的身影輕輕的推開房門,一閃而入,然後再輕輕的把門合上,躡手躡腳的走到了洛林的床前.

正是洛林的貼身小女仆,神勇無敵的薇拉大小姐.

洛林這會正張成大字形,躺在大床上呼呼大睡.

薇拉彎下腰,任由水藍色的長發如瀑布一般垂下,伸出自己白嫩如玉的小手推推洛林,輕聲道:"少爺,少爺,起床了,起床了."

洛林在夢中嗯嗯了兩聲,翻個身抱著枕頭又睡了過去.

薇拉蹙著秀眉,歪著小腦袋,看著洛林思考起來,很快,薇拉微微一笑,大大的眼睛在屋子里掃了一圈,看到旁邊掛起來的衣服.

薇拉像個偷雞的小狐狸一樣,掂著腳尖,邁著小步溜了過去,小手在洛林的衣袋里一摸,等出來的時候,手指已經捏上了洛林的錢包.

薇拉嘻嘻一笑,打開洛林的錢包翻找了起來,里面有厚厚的一摞支票欠條,蓋著雷閃人的章,都是由魯爾安德斯簽署的.那些欠條是因為魯爾安德斯後來著實把支票全都簽完了.沒有辦法,就只能先打出的欠條.等著過兩天才付.

對于這種情況,洛大爺當即也是極其的體貼,只是按照每天百分之十五,收他們的利息滯納金而己.

薇拉看著那厚厚的一摞紙片,當即撇了撇嘴:這些東西雖然很值錢,但那是在它們兌現了之後.

薇拉大小姐一向是只認硬通貨幣,對于這些破紙一向不感興趣的.

薇拉晃了晃錢包,終于在底下找到幾枚金幣和兩個金豆子,薇拉開心的將那幾個貴重金屬捏出來,低低嘀咕道:"就當是欠我的獎金了."

然後理直氣壯地揣進了自己的口袋里.

薇拉看洛林還在睡覺,當即秀眸轉了轉,露出了一絲狡猾的神色.她拎著錢包走回洛林的床前,手指一松,錢包自由落體,啪嗒一聲落在了地上.

然後趴在洛林耳邊,低聲說道:"地上的錢包是誰的?"

洛林頓時一震,然後含混嘀咕一聲,道:"我的……嗯……別動欠條."

說著,拉過被子蒙著頭又睡了起來.

薇拉吐出粉紅色的小舌頭,扮了個鬼臉,心道被發現了.

想想等會確實有要緊的事情,薇拉一彎腰爬上洛林的床,小心的湊到洛林跟前,拉過一縷藍色的長發,在洛林的鼻子下輕輕的掃動.

洛林皺了皺眉,然後擰了擰頭,薇拉嘿嘿笑著繼續騷擾洛林.

洛林抬手摸了摸鼻子,咕噥了兩聲.

薇拉好像覺得這樣玩很有意思,抓著頭發接著在洛林的臉上作怪.

洛林正睡的迷迷糊糊,屬于那種半夢半醒之間的感覺,有感覺身邊有個靚麗的身影,鼻子里能問道一股淡雅清香的問道,臉上也能感到一股呼出的熱氣噴在臉上,卻當作了是自己還在做夢,而且是一個美妙的夢.

洛林作出了本能的反應,手臂一伸,環住靚影的肩膀,然後向自己胸前一拉,將來人拉在自己的胸口.

薇拉啊的驚叫一聲,不等她反應過來,洛林另一只手換上她的腰間,用力一翻身,就將身上香噴噴的身體壓在了床上.

薇拉當即全身一僵,隨即就感到自己的呼吸好像也變的有些急促起來,她那雙藍色的秀眸不禁眨了眨,顯出了奇怪的神色.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隨後眼中光芒閃了兩閃,最後變成了一片的朦朧.

此時,洛林已經清醒了過來.

平常他也在薇拉身上吃點小豆腐,抱抱捏捏了,偶爾也親上一口,薇拉身上屬于少女的如雨前綠茶一般的清香氣息,是薇拉所獨有的.

只憑女孩子們的體香,洛林就能分辨出自己身邊的是誰.更何況,這個丫頭還是最為胸猛的.

薇拉這會的臉色如同喝醉了一樣紅彤彤的好看,閉著眼睛,張著小嘴呼呼的喘氣,整個人懶洋洋的一點力氣都沒有.

此時,就聽門軸輕聲一響.緊接著,就見德伊波勒正俏生生的站在門口,似笑非笑的看著兩人.

薇拉頓時嚇了一跳,看著德伊波勒的表情,小臉突然就又紅了起來.道:"我……我是來叫少爺起床的."

德伊波勒看著薇拉的樣子,笑道:"要是你每天都這樣叫他起床,他以後就天天睡懶覺了."

說著,也走進洛林的臥室,看到洛林還賴在床上,走到他身邊低下頭看著他,道:"起床了,大少爺."

洛林睜開眼睛看著她,道:"不,昨天晚上你們幾個非得問我那個狗屁王子的事情,跟審犯人一樣,足足折騰我到凌晨三點,三點啊……我要睡覺,除非……除非先潛規則一下."

德伊波勒看著他倒在床上耍賴,當即心中哀歎了一聲,然後撇撇嘴,俯***去在洛林的嘴上蜻蜓點水的親了一口.

洛林不滿的看著德伊波勒,雙手抓住德伊波勒的肩膀,也將德伊波勒按在了床上,擺出奸邪的笑容,道:"小妞,這可是你自己送上門來的."

德伊波勒伸出手掌捂住洛林湊過來的大嘴,溫柔的笑道:"別鬧,真是又是,你說的那個狗屁王子,他很快就要過來了."

洛林舌尖在德伊波勒手掌上點了一下,引得德伊波勒一縮手臂,洛林道:"我親自己老婆,讓那傻小子等著吧."

說完,按住德伊波勒的手掌,大嘴湊到了德伊波勒的臉蛋上.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七百七十一章 中國式婚禮(萬字,求票)    下篇:正文 第七百七十三章 楓情舞宴(上,萬字求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