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七百七十四章 楓情舞宴(下,萬字求票)   
  
正文 第七百七十四章 楓情舞宴(下,萬字求票)

第七百七十四章 楓情舞宴(下,萬字求票)

羅嚴塔爾在旁邊發現洛林神色不對,當即順著他的目光望了過去.

他看了對面的人兩眼,不屑的哼了一聲,然後低聲道:"別理他們,那些人全都是巴索羅米亞親王的手下.他們對于兩族聯合極其不滿.總是想著伺機破壞.巴索羅米亞親王現在跟個瘋狗一樣,什麼樣的人都往自己的手下引."

說著,眼中露出了一絲的輕蔑,低聲罵道:"不過都是一幫鼠目寸光,眼光短淺的狗東西.成事不足,敗事有余.

不過,為首的那個叫巴茲爾,是一個身手高超的劍手,強橫殘忍,據說出道以來從無敗績,而且下手狠辣,和他對戰的人非死即殘.你可要小心一點兒."

他說到這里,看著洛林眼中閃過一絲似笑非笑的神色,也不說話,就這麼看著他,好像是識破了自己的挑撥一樣,羅嚴塔爾王子不禁心中一慌,牽動嘴角,訕訕的干笑兩聲.

然後又急忙說道:"當然了.閣***為閃族十大高手,對于這種等級的人物,也絕對是不放在眼中的.他們這種莽夫,在將軍面前都是土雞瓦狗,不堪一擊,哈哈,哈哈哈……"

他說著,打了一個哈哈,然後將話題岔了開去.

洛林也不在意,只是淡淡地掃了那幾人一眼,然後和羅嚴塔爾閑聊了幾句,心里暗道,那個什麼什麼親王的人又怎麼樣,你們狗咬狗,干我屁事.惹到了我,別看你什麼狗屁王子,照砍不誤.

雷歐在旁邊聽了,卻是極為氣悶.

這小流氓一向是喜歡惹事生非的,沒有點熱鬧看,他就跟跟個坐不住的小猴子一樣,抓耳撓腮的憋得難受.

這種場合,對于他來說,和當年在君士丁堡或者茹曼城,那些由凱瑟琳主持的舞會一樣,男男***穿的人模狗樣兒,在那里亂飄媚眼,勾搭的火熱.

尤其讓雷歐憋屈的是,會場上不許干這個,不許干那個,必須笑話胖子,不許亂吃東西,不許亂抓女生的小辯子,更不許亂掀她們的裙子.

否則就是結結實實的一頓竹筍炒肉片.每次雷歐都被打得哇哇亂叫.

而且最讓雷歐討厭的是,他不想去還不行,凱瑟琳抓住他非去不可.

雖然現在凱瑟琳不在身邊,但是他也已經形成了條件反射,一看到這種宴會就頭痛肚疼的.逆反心里嚴重,每次都想要搞出點事情來.

他看洛林兩人聊的正歡,說一些什麼什麼的舞娘,那里那里的名伶這些東西,雷歐聽一點興趣都沒有.

他當即眼珠轉了轉,頓時想起:這個大廳前面的花園里面,好像有好幾只漂亮的雉雞,那尾巴毛又長又好看,拔下來絕對好玩.

雷歐想到這里,當即悄悄地溜下了坐位,然後捅了捅正在旁邊大吃著水果的小白,一起鬼鬼祟祟地向外走去.

洛林看著他們,當即也不理會——他們再怎麼偷偷摸摸的,但是那小白那比起草垛子小不了多少的***,就已經將他們兩個全都暴露出來了.

不管跑到哪去,都跟天上的太陽一樣顯眼.

不過他看著雷歐坐在那里,屁股上像長了陀螺一樣,扭來扭去的,一會扣扣手指,一會抓抓屁股,一會扯扯桌布,很顯然是極不舒服.他自己找一點兒事做,總比呆在這兒無所事事的強.

附近都是羅嚴塔爾王子的侍衛,由他去吧.

雷歐帶著小白從坐席上下來,擠進了舞池中間,努力的想要擠出去.

就在此時,正在旁邊聊天的一名全身戴滿了各種金飾貴婦看到他們經過,當即招了招手,道:"哎哎,你們不是靈閃的那幫人嗎?怎麼還帶了一只這麼大的動物?這是長鼻子大豬……"

她剛說到這里,頓時就見小白在一瞬間回過了頭來,惡狠狠地呲著一嘴鋒利的大牙,目光凶狠地瞪著自己,長長的鼻子在身前晃了晃.

翻譯過來,小白的意思就是"再胡說抽你啊."

那貴婦嚇了一跳,當即後退了兩步.

小白狠狠地瞪了她一眼:mlgbd∼!這飯可以亂吃,但是話卻絕對不能亂講.沒見識就說自己沒見識,學人家裝什麼上流社會.

居然敢汙辱這麼英俊帥氣,瀟灑倜儻的小白大爺是豬,真是一個超級白癡,有眼不識金鑲玉,只把魚翅當粉絲,超級土包子∼!

如果不是看在她是一個女人的份上,而且小白大爺又是很有紳士風度,心胸寬廣,深受雷歐老大好男不跟女斗思想的影響.

不然早就一腳踹過去,用自己八十碼的大腳,讓她知道知道,小白大爺發起脾氣來,也是很粗暴很粗暴的.

但是饒是如此,它還是對著那貴婦,長長地噴了一個鼻聲,鼻子指著她點了點,然後這才晃著***,轉身走去.

此時,旁邊眾人看到這個場景,全都不禁笑出了聲來.

那家伙,居然被一個動物鄙視了.

那貴婦聽了眾人的笑聲,臉上卻有些掛不住:在這眾目睦睦之下,這一個野獸就把自己給嚇住了,如果不扳回一局,以後自己絕對會成為笑柄.

不管什麼時候,大家再提起她來,首先就會說,不是被一只大豬鄙視的那誰嗎.

她就再也無法在貴族社交圈子里面立足了∼!

一想到從今以後,就要與那些流行時尚,華麗的舞會,還有那些位衣香霧鬟的紳士淑女,更重要的是和那些流行的八卦緋聞說再見.只能過上一種如同修道院的修女們那樣單調乏味的生活.

不管是哪一個女人也絕對是不能容忍的.

對女人來說,她們可以吃著開水煮白菜,卻不能沒有華麗的時裝和首飾,不能沒有舞會,不能沒有紳士們的恭維.從這方面來說,她們有時候活的比男人更累.

那貴婦想到這里,當即鎮定了一下,上流社會的女人,應付這些也是有經驗的.

然後她冷笑了起來,向著旁邊的人說道:"這幫靈閃人也真夠怪的,出來了,居然還帶著一個馬戲班子.這年頭真是什麼都有.

難道說,現在靈閃窮的連他們路費都發不出來,還要在路上靠著表演馬戲賺錢嗎?"

聽了她刻薄陰損的話,周圍的眾人當即哈哈大笑了起來.

雖然兩族聯婚是大勢所趨,但是畢竟雙方仇恨極深,能逮到機會,對于敵***加嘲笑,他們是絕對不會輕易放過的.

雷歐和小白兩個全都是能吃能睡,心胸寬大之輩,對于那個貴婦的刻薄的話,也不在意,他們都知道,對潑婦,越是和她們計較,越是趁了她們的心意,說多了只能被人笑話.

而且雷歐尤其討厭這種場合上裝模作樣的人,他們倆仍然從人群當中向外奮力擠去.

那貴婦看了,心中暗暗得意:看來這些靈閃人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自己說了這麼多的話,他們卻仍然不敢回頭和自己理論較勁.

她不禁更加囂張了起來,高傲的昂著頭,用勝利者的姿態看著雷歐和小白,不住地呵呵輕笑,就連戴在脖子上那條粗大的金鏈也變的比以前更加金光閃閃.

而一眾雷閃貴族們的注意力也全都移了過來,看著這邊.

有些老成的人看到那貴婦如此欺負一個孩子,不禁皺了皺眉頭,這種行為說她一聲潑婦不為過.

但是卻也只是皺了皺眉頭而己.上流社會的女人其實大都是這德行,她們看似華麗的的生命中只剩下互相炫耀,嘲諷和挖苦了.

而其他的那些原本就應該具有騎士風度,看到不平,就拔刀相助的雷閃貴族們卻端著酒杯,像看歌舞劇一樣,饒有興趣地看著面前的這一幕.

他們絲毫也不覺的這樣做,著實是有些下賤和卑劣∼!

在他們看來,這是靈閃人,用不著為他們說話.

雖然這只是一個小節,但是在此同時,這也充分說明了,這幫所謂的貴族的真正素質.

那貴婦看到眾人全都向自己看過來,就如同自己是這個宴會的主角一樣,不禁更加激動.

她招了招手,高聲道:"喂,你們兩個別走,那個小胖子,來,給我表演一段,我給你們錢的."

說著,從口袋里面摸出了數枚金幣,然後拿在手中,極為優雅地輕輕搖了搖,那些貴重金屬碰撞在一起,發出了清脆悅耳的聲響.

周圍的雷閃貴族們哄笑了起來,戲謔的看著雷歐和小白.

雷歐與小白兩個當即回過頭來看了一眼,然後又對視了一下.

但是隨即,那貴婦發現,原本這一個對付外面那些叫花子們百試百靈的一招,卻絲毫也不見效果.

雷歐與小白對望了一眼之後,同時搖了搖頭,不屑的撇撇嘴,留給她一個白眼,然後再次向外走去.

那貴婦頓時有些惱羞成怒.這兩個家伙也太大瓣蒜了,他們以為自己是誰?身為堂堂暗爵夫人,居然連這兩個小家伙都叫不過來,這也太失自己的面子了∼!

如果是在以前莊園當中,像如此無禮的人,她一般是會讓仆人將那個綁起來,用沾了鹽水的鞭子很抽一頓,先打一個半死,然後再關小黑屋里面關上半個月,直到他認識道暗爵夫人的仁慈為止.

當然如果是發現自己的臉上又被氣出了一道皺紋的話,那就是放狗咬死他,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過此時,好歹她還保存著一絲的理智:這里畢竟是貴族聚會的場所,對面的是靈閃的人,且不說她有沒有資格這樣做,就算有這個資格,在眾目睦睦之下,這樣做也是會被人給恥笑的.

貴族們,他們在宴會裝的比誰都高雅,但在宴會背後卻卑劣的如同深淵的軟泥怪.

她當即從自己那個精美的,從海外進口的,很裝叉,同時也是很貴很宰人的名牌手包當中,又摸出了一把金幣,然後高聲叫道:"快來啊.只要給我跳上一段舞,這些錢就全都是你們的."

說著,惡意地對著小白撒了過去.

雙方距離不遠,而且小白那碩大的屁股目標又是極大,當即有數枚金幣擊中了小白的***,然後反彈了開去.最後,落在地上,發出了一連串清脆悅耳的叮東聲響.

小白當即滯了一下,然後停下了腳步.

雷歐也停了下來,轉身看了貴婦一眼,一臉遺憾的表情,歎了一口氣.

看到它的這個動作,會場當中頓時安靜了下來.

這個龐大的家伙究竟是會在金幣的誘惑下,乖乖地起舞,丟盡靈閃人的面子,讓人恥笑?

還是說它會惱羞成怒,將那名狂妄自大,沒有禮貌的貴婦打翻在地,痛打一頓,顯出靈閃狂暴粗野的一面?

這兩個結果,不管是哪一個,最終都是會演化成一次嚴重的政治事件.靈閃送親團和雷閃貴族間的政治事件.

但是同時,也全都是雷閃的人樂于看到,並且可供利用起來,攻擊那些靈閃人的.

等回去之後,大加宣染一番,到時候,那靈閃一族的名聲可就真的是臭大街了.

在場眾人全都默不作聲,冷眼看著雷歐與小白的反應.就等著看,他們這些人是如何的出丑的.

有些人甚至將酒杯端在連山,掩飾著自己的嘴,小聲的說道:"打她,打她,快打她."

在此同時,他們也是睜大了眼睛,以便以後可以多八卦一些細節.

此時,就見小白虎著臉,邁著沉重的腳步,'騰騰騰’地來到了那貴婦的跟前.

它歪著頭,睜一眼,眯一眼地看著那名貴婦,仔仔細細的打量她.

那貴婦看著小白那雙碩大單純,明亮而又有些濕潤的眼睛,就感到有一種無形的壓力,壓的自己喘不過氣來,緊張的用手按住自己早已經下垂的胸口.

她不禁感到有些恐懼,這可是一頭野獸,有著龐大的身軀和強大的力量.

誰知道它會不會突起發飆,將自己撕成碎片?

想到這里,她不禁感到有些後悔.剛才看它太好欺負,所以這才一時腦子被沖昏了.它要是真的抓住她打上一頓,她就是笑話的再好又怎麼樣.

就在此時,就見小白長鼻子一抬,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的速度,將那貴婦的項鏈從她的脖頸上摘了下來.

那貴婦頓時嚇的尖叫了一聲.其余眾人頓時也是嚇了一跳,那野獸這是要發飆了∼!

眾人出于本能,全都向後退了一步.

但見小白鄙夷地看了那貴婦一眼,然後將項鏈一端放在地上,用腳踩住,緊接著,長鼻子握住了另一端,然後用力地一扭.

就聽'崩’的一聲響.

那條金項鏈頓時被扭成了兩斷.

那貴婦此時也睜開眼睛,驚奇地看著小白的舉動,當即忍不住又是尖叫了一聲,對著小白張牙舞爪的叫道:"啊∼!我的九九九純金項鏈∼!我一定要你賠,我要殺了你,我要……"

她正口吐白沫,竭斯底理地狂叫著,此時,小白卻是不慌不忙,撇了撇嘴,然後舉起了那個項鏈,放在了她的眼前.

那貴婦頓時瞪大了眼睛,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是喉嚨里發出一陣咯咯的聲響.

眾人看了她的反應,不禁全都是一陣驚奇.那小白究竟是讓她看了什麼東西,居然將那貴婦驚成這副模樣.這里面有什麼古怪.

他們當即也是一陣好奇,全都踮起了腳尖,向著場中望去.

此時,小白撇著大嘴,舉著那個項鏈,緩緩地從眾人的眼前滑過.讓他們全都可以看個清楚.

眾人看了那項鏈的斷面,當即也不禁面露驚疑,然後吃驚地看了那貴婦一眼,隨即竊竊私語了起來.

只見那據說是九九九純金項鏈的斷面之中,清楚地顯示出了它本來的面目——除了外表有一層的黃金之外,余下的部分全都略有些發紅的黃銅∼!

這可是一大丑聞啊∼!

堂堂的貴族看上去穿金戴銀的,珠光寶氣的,沒想到這里面居然是黃銅.

她居然是一個假有錢人??∼∼!!!

這真是太令人感到震憾了∼!

不管是哪一個社會,除了假牙假肢之外,這假貨一向是為人們深惡痛絕的.

因為這不僅僅只是說東西是假的,而且也說明,這人的人品有問題,更說明,這個人不應該是我們中的一個.

一眾人等不禁全都離的那貴婦遠遠的,就像是她得了什麼瘟疫一樣,生怕傳染到自己的身上.

就是那些認識的女人,也趕緊遮著臉躲進人群里,眼睛露出不可置信或者嘲諷的表情.

此時,小白得理不饒人,把那條假鏈子一扔,當即伸長了鼻子,又將那貴婦的手鐲擄下來,放在腳下扭斷.

顯出里面的黃銅,告訴眾人,這是假的.

在不屑的一腳踢飛.

耳墜耳環,假的∼!

戒指,假的∼!

那胸,也是假的∼!

看著小白氣哼哼地伸長了鼻子,不管不顧地就要去貴婦的前胸處,掏出其中的墊子,旁邊的雷歐當即嚇了一跳,急忙拉住了它,免的太過不雅觀了.

此時,他也是終于體會到了,當老大的替小弟擦屁股時的頭痛.想想他闖了那麼多禍,都是洛林給收拾的,現在知道老大的辛苦了.

雷歐臉上擠著干巴巴的笑容,不住地向著那貴婦點頭哈腰,道:"誤會,誤會.它不懂事,一不小心就把事實弄出來了,您別介意,別介意啊.哈哈,哈哈哈……"

小白仍然一肚子的火氣,倔強地想要再去掏摸,但是雷歐狠狠地瞪了它一眼,小白這才算是罷休,氣哼哼地甩了甩鼻子.

雷歐笑嘻嘻的說道:"這東西我陪給你."

說著從口袋里摸出一枚金幣,遞給貴婦道:"你看這夠嗎?"

有個人躲在人群里促狹的說道:"多了,她還得找你錢那."

雷閃的貴族們有一次哈哈笑了起來.不過這一次嘲笑的對象已經變了,這也充分說明他們牆頭倒的虛偽.

那貴婦此時已經是羞憤交加,看著場中眾人抬來的陌生目光和冷漠的眼神,當即知道,由于自己剛才的冒失狂妄,招來了這幫禍害災星,現在這個社交圈已經對著自己關上了大門.

她也顧不得許多,大叫了一聲,然後雙手掩面,狂奔而去.

雷歐看了看在場的眾人,見他們全都一臉的驚疑,當即呲著小白牙笑了笑,然後道:"怎麼?你們當中還有誰想要讓我們給你們演馬戲嗎?先說,我們不收錢的."

在場眾人頓時'嘩’的一聲,齊刷刷地伸手掩住了自己的首飾珠寶.往後退了好幾大步,然後一起斷然搖了搖頭.

開什麼玩笑?

讓他們演馬戲?

萬一那個死小象跑過來,瞄上幾眼,把自己的首飾項鏈一摘,然後弄斷了,看到其中全都是銅鉛假冒的,以後自己也就別混了.

雖然大家也確信自己的首飾全都是真的,但是萬一有個什麼狗娘養的工匠,或者是家里的仆人,趁著月黑風高的時候,給自己偷偷地換了呢?

這種事情大家誰沒有遇到過三次五次的.

在這大廳廣眾之下,人們可是只會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東西,根本就不會聽你的解釋.

到時候,那眼可就是現的大了∼!

不管是再牛叉的貴族,只要一沾上這個,名譽受損,那可就全完了∼!

但是這中間倒也不是沒有勇敢的人.

有幾位貴族婦女本來就對丈夫買回來的東西,感到有些不安,畢竟她們都行家,戴在自己身上的東西,有點異常自然能感覺出來.

此時,見有小白這個免費的鑒定師在,當即一臉勇敢地就要邁步上前.

但是隨即那幾位丈夫早有防備的,當即就伸手拉住自己的太太,然後一臉的苦笑哀求.此種意味,不言而喻.

隨即就是暴發了一場小規模的局部戰爭.

拳拳到手,爪爪見血,河東獅吼,慘叫連連,極是熱鬧.

雷歐卻根本不管,見眾人全都退縮了回去,當即冷哼了一聲,道:"小白,別理他們,咱們出去玩去."

小白當即'嗷’的答應了一聲,一轉身,得意洋洋地晃著自己碩大無比的***,跟在雷歐的身後,走出了門去.

眾人看著他們的身影走出了門去,當即不禁又是一陣竊竊私語,議論紛紛.

這靈閃的人雖然很很地掃了一他們的面子,但是眾人卻無一不是感到驚奇和由衷的佩服∼!

這些人可真是厲害啊∼!

光是那個奇怪的長鼻子動物——由于小白剛才的表現,令他們心生畏懼,此時也不敢再叫小白是長鼻子大豬了.

光是那個小白,就居然用肉眼一看,就知道金銀的真假,這著實是太過厲害了∼!

簡直就是特異功能.

難道說,這些人全都是擁有鑒定術達頂級,那個傳說當中一眼就可以看穿事物本質的氪金狗眼?

他們此時也不敢再小看洛林眾人,反而是以一種隱隱帶有畏懼的目光,打量著他們.在此同時,也是盡可能地與他們保持距離.靈閃這幫家伙太難對付了,既然搞不過他們,那就勝利轉進.

此時就聽"咣∼∼∼!"一聲響亮的銅鑼聲響起.

眾人頓時為之一靜.

這一次宴會的主角終于要出場了.

雷歐和小白兩個,把院子里搞的烏煙瘴氣,草坪和花叢被這兩個家伙趟的如同剛過了一場台風一樣,這會剛剛把一只雉雞堵在了牆角處.

他正一臉壞笑,看著那只驚慌而又路可逃的雉雞,一邊張著雙手,一邊道:"別跑了,老老實實的,讓我拔你尾巴上最長那根毛就行了."

隨即那個鑼聲傳來,雷歐不禁失神了一下,那只雉雞看到機會,當即叫了一聲,勇敢地從他的褲下竄了過去.

雷歐反應過來.再要去撈時,那只雞已經拍著翅膀,勝利地大逃亡了.

雷歐不禁痛罵了一聲,然後帶著小白,悻悻然地返回了劇場當中.

他回去的時候,正好看到在悅耳的音樂聲中,一排排衣著華麗,彩衣飄飄的侍女們,邁著輕曼的舞步,從後台上來.

雷歐當即精神一震,這演戲可也是他喜歡的娛樂之一,只要不是那種扯著嗓子干嚎的劇目,或者哭哭啼啼,死死活活的那種,他可全都是可以忍受.

當然了,如果是戰爭題材,或者是有小丑上場表演的,他還會跟著喝上幾聲采的.當然偶爾也是會扔上幾個銅板.

看到這劇目剛剛開始,他急忙跑了回去,然後乖乖地坐回了原位,一手零食一手飲料,然後睜大了眼睛,向著場中看去.

但是隨即就見在一片花瓣雨中,一個白衣如雪,窈窕動人的身影從天空中緩緩落下.

出塵脫俗,宛如天仙.

眾人頓時一下子瞪大了眼睛,發出了長長的驚歎之聲.

洛林也不禁愣了一下,隨即卻反應了過來,那人應該是身上吊有鋼絲之類的東西.

不過現在就有人掌握這種技術,卻是也挺讓人驚訝的.

此時就見那人蓮步輕移,來到了場中,然後輕輕撥弄著手中的豎琴,唱起了歌來.

那歌聲悠揚宛轉,如同銀鈴一般,極是動聽.

讓人不禁有一種被細雨打過,洗淨了心台的清新之感.

這歌聲確實和雷閃人慣常的歌曲大不一樣,雷閃人的歌舞粗豪有余而細膩不足,舞蹈更是偏向于狂放,當然這和他們半耕半牧的生活習俗有關.

這會表演的卻是帶著極大的人族風格,講究節奏韻律唱法,詞曲風格更加婉轉.

眾多雷閃的人自然是聽的如癡如醉.

但是洛林卻從那歌聲當中隱隱聽出了一絲奇怪的感覺,好像有些熟悉,在什麼地方聽過,不禁恍惚了一下,就像是被重重的輕紗霧氣籠罩著,想要伸手去捉之時,卻又從指尖溜走的感覺.

這種感覺非常怪異,洛林緊鎖眉頭沉思了起來.

也不知過了多久,那歌聲停了下來,眾人這才如夢初醒.隨即掌聲如潮水一般響起.

那女子斂起衣襟,微微地向著周圍眾人低頭一禮.

洛林眯起了眼睛,仔細地看著那場中的女子,只見她眉目如畫,肌膚如雪,齒白唇紅,一雙秀眸如同夜空中的繁星一樣閃亮動人,如同空谷幽蘭,出塵脫俗,堪稱一代絕世佳人.

但是看著那人的眉眼之間,舉止行動,洛林隱隱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他不禁心中奇怪,但是隨即想起了羅嚴塔爾王子的介紹——那女子為了學習藝術,曾經潛入人族三年,直到最近這才學成歸來.一時轟動雷閃.

洛林不禁心中一動:在人族想要學習,最好的地方就是楓葉丹林,難道說,自己曾經在楓葉丹林見過那個女子?

想到這里,他不禁有些擔心起來,自己見過她的話,那麼對方也一定見過自己.那也就是說自己很有可能暴露了∼!

但是隨即,他又否定了這個想法,那女子太過優秀了,如果在人族見過的話,自己一定是會記得的∼!

真的是楓葉丹林美女的話,自己不可能不認識,以前他無聊的時候就和自己戰略班的同學們,滿楓葉丹林的瞟美女去.

學院里面從低年級道高年紀,從學員到導師,全都溜了遍.這種級別的美女,不可能不知道.

此時,就見那名女子手挽長袖,衣衫飄飄,面帶微笑,來到了眾人的跟前,和他們一一打著招呼.

這中間不少的年青人站起身來,想要和她打聲招呼,但是隨即看到她妙目一轉,盯著自己,隨即就漲紅了臉,羞澀的像是初中生一樣,一個字也說不出來了,尷尬的又迅速坐了回去.

就算是有人鼓起了勇氣,但是說出來的話,也是結結巴巴,詞不答意的,一通話說完,臉都憋的通紅.

看的旁邊的人都是要替那人難受.

倒是那名女子一直面帶微笑,甚至還輕聲地替著對方解圍.

當她走過之後,那些人無一不是大喘著粗氣,丑態百出,然後傻乎乎的看著她曼妙的身影.

羅嚴塔爾站起了身來,招呼道:"楓情小姐,這位可是被稱為閃族十大傑出青年高手的雷洛統領,戰功赫赫,英雄蓋世,威名遠播."

那少女看了洛林一眼,眼中頓時閃過了一絲的驚喜,但是隨即卻醒悟了過來,臉上恢複如常.

她嫣然一笑,道:"雷洛將軍?我可是早就聽說過你的大名啊.大家都在傳頌你的事跡,真是幸會."

看到她那如鮮花一般的笑顏,在場眾人不禁全都一陣羨慕妒忌恨,要知道,以前不管是誰來,她可從來都沒有笑的這樣甜美過的,那個靈閃的家伙憑什麼有這種待遇.

洛林感覺到眾人那可以殺死人的目光,當即不禁苦笑了一下:***,原來長的帥,有人愛,也是一項不可饒恕的罪過啊∼!

不過這種罪,還是讓我多犯幾回吧.

洛林硬著頭皮,干笑了兩聲,道:"是嗎?我對小姐也是久仰以久了."

楓情卻是雙手背在身後,狡黠地一笑,道:"你久仰我?這怎麼聽,怎麼像是假話呢?我的名聲也不過是剛剛打出來不久.而且我也從來沒有去過靈閃,你在靈閃,怎麼可能聽說過呢?"

在場眾人頓時也是一陣哄堂大笑.

他們紛紛叫了起來:"對啊,沒錯."

"靈閃的人全都是偽君子∼!"

"楓情小姐,你可千萬別上了這些花花公子的當了∼!"

"……"

雷閃的人激動的沖著洛林大噴唾沫星子,一時間口誅筆伐,極是熱鬧.

楓情卻是微微地一抬纖手,示意眾人停下,然後看著洛林,道:"將軍,你還沒有回答楓情的問題呢."

在她那雙清澈如星眼眸的直視之下,洛林不禁有些心虛地干笑了兩聲,突然感覺這種情況怎麼好像似曾相識.

羅嚴塔爾原本見楓情只是第一眼,就如此地看重洛林,也不禁有些妒忌,這個小白臉長的不如他,家世不如他,財富權力都不如他,卻一見面就大受歡迎,簡直是沒有道理.

此時見洛林受窘,當即也是推了一把,道:"將軍,你還是快說實話吧,我可幫不了你了,萬一要是被人看成是偽君子,惹的楓情小姐生氣,那後果可是很嚴重……"

其余的眾人當即也是紛紛操起了家伙,一邊敲著桌子,一邊高聲大叫.以顯示,那後果究竟是有多麼地嚴重.

洛林眼珠轉了轉,然後笑了起來,道:"其實這很簡單,楓情小姐如此的美麗動人,我雖然和小姐是第一次見面,但是我早已經在我的夢中見過無數次.你就是我"

說著,拉過了她的纖纖玉手,然後在上面輕輕地吻了一下.

在場眾人不禁全都一滯.

"夢中情人……"楓情那張俏臉之上,也不禁露出一絲迷茫之色.

但是隨即輕笑了起來,然後道:"這雖然有些直白,可是我聽到最動聽的贊美了."

說著調皮地歪頭一笑,語意雙關地道:"算你過關∼!"

那些人一時之間全都是捶胸頓足了起來,***,原來泡妞是這麼簡單啊.難道說,楓情小姐也是春天到了,春心泛濫?

早知道這樣,我也豁出臉去,死不要臉的說一些肉麻的話.楓情小姐說不定也會看中我呢∼!

但是在此同時,他們也不得不承認,這'夢中情人’幾個字,形容的著實是神來之筆,那些個死瘟生們就是把腎都蹩壞了,也是絕對想不出來的.

一個個對著洛林橫眉立目,咬牙切齒的.這個混蛋一來就把我們這里最漂亮的妞給泡了,光是這一條,就足以定他的死罪∼!

此時,就聽音樂聲再次響起.那華麗的歌舞劇正式開演了∼!

xxxx

走出了歌舞團的院落,眾人的心情各異.

羅嚴塔爾王子心情依然停留在歌舞場的舞台上,這會精神也很是亢奮.

端坐在馬背上,還興奮的眼睛發光,臉上帶著悠然神往的申請,滔滔不絕的對洛林說著自己對藝術和歌舞的看法和追求.

一邊說,一邊還不自覺的手舞足蹈,整個人看起來神采飛揚.

羅嚴塔爾王子的藝術修養很高,這無可置疑,作為貴族精英教育培養出來的傑出青年,他對這方面的理解水平遠超洛林和雷歐.

和他比起來,洛林和雷歐簡直就是鄉下來的小白.

以前那個洛林,就是一個鄉下的窮貴族,連個家庭教師都請不起,能把字認全就已經很不容易了,一輩子見過最多的藝術表演就是鄉下跳大神的.

而現在這位洛林,穿越之前更是一位徹頭徹尾的草根平民,連個買房的首付都掙不到,泡幾個妞都被甩的死去活來的.

這位鑒賞過最多的藝術,就是某個島國的愛情動作片.對里面的幾個名角 倒是知之甚詳.

可是洛林同學總不能張嘴就和人討論呀滅蝶之類的話題吧,這樣還不被別人當作變態.

雷歐小公爺同樣受的是貴族精英教育,甚至比羅嚴塔爾王子更精英,更優秀.論教育水平,人族大陸本身就超出閃族人一大截.

所以雷歐的素質和見識都遠超一般的成年人,但奈何凱瑟琳自己本身還是一個女孩子,在教育人方面實在缺乏耐心,教雷歐的時候通常用的都是最簡單,最有效的方法—打.

等打也不是辦法的時候,凱瑟琳也就懶得管了.而指望一個***歲的小男孩對音樂啊,繪畫啊,雕塑啊,歌舞啊產生興趣,可能性真的沒有多大.

雷歐現在年齡越來越大,也變的越來越皮,又有洛林護著他,凱瑟琳更管不了了.

不過相比來說,凱瑟琳的教育是培養一個卓越的貴族,洛林的教育是培養一個偉大的領導者.

對那些無病***,或者說裝模作樣的東西,雷歐自然是一點興趣都沒有.

所以羅嚴塔爾王子的熱情基本就白費了,何況就是真的認真討論起來,也是雞同鴨講.

不過洛林和雷歐現在都有些心不在焉,雷歐端坐在小白身上,搓著自己胖胖的小下巴,皺著眉頭,一臉專心沉思的表情,想得太過于投入,太過于小臉都皺成了一團.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七百七十三章 楓情舞宴(上,萬字求票)    下篇:正文 第七百七十五章 刺殺白馬王子(萬字求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