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七百七十五章 刺殺白馬王子(萬字求票)   
  
正文 第七百七十五章 刺殺白馬王子(萬字求票)

第七百七十五章 刺殺白馬王子(萬字求票)

洛林騎在馬上,也凝神思索著什麼,一直有些心不在焉,有一搭沒一搭的應著羅嚴塔爾王子的話,時不時的干笑一下,說的話從頭到尾都是一個字,比如嗯,啊,是,好什麼的.

不過羅嚴塔爾王子很顯然也不在乎洛林的態度,只是亢奮在自說自話,滔滔不絕的講著剛才那個歌舞劇,抒發自己對楓情小姐的仰慕之情,對她精湛歌舞表演的贊賞.

這里是離開歌舞團住地不太遠的地方,大概是雷堡的郊區.

這個地段有些僻靜,洛林和羅嚴塔爾王子的手下正走在一條不寬的小路上,邊都是大片幽深的樹林.

在那狹窄的道路上,羅嚴塔爾王子的手下不得不拉成長長的一排隊伍,把王子和洛林夾在隊伍的中間.

他們也全都有些漫不經心,慢悠悠的走回雷堡,很顯然他們也都沉浸在歌舞團精彩的表演中,有的家伙低著頭在回味,三三兩兩的結伴談論,有的高聲的嬉笑.

此時天色雖然還早,但是太陽已經偏西,道路的兩旁沖天的而起的參天大樹遮擋住了陽光,小道上顯得有些陰涼.

兩邊是深深的針葉松林,樹木又濃又密.令人只能看清十幾尺遠的地方,再往里面就是陰沉的樹影,和交錯的樹干,里面似乎影影綽綽的隱藏著有些活動的東西.

不過大概都是一些在風中晃動的灌木.

既使如此,也是陰風陣陣,令人不禁感到有些寒意.

在羅嚴塔爾王子隊伍的後面,馬車排成了長長的一線,耐心的跟著他們,這是從歌舞團出來的賓客,散場之後,他們也要回去,因此上,就跟在羅嚴塔爾王子的後面.

這條小道就這麼寬,他們也沒有膽子讓王子的人讓路,只能隔著一段距離遠遠的掉在後面.

路上的人各有所思,只有小白一個腦子單純,甩著鼻子悠閑的邁著腳步.時不時地故意踩過了一兩根的枯枝,聽著那木頭折斷之時發出的咔啪聲響.一臉的興高采烈.

就在此時,突然一陣風吹來.

小白正要對著另一根枯枝踩下,但是隨即一僵.那只抬起的大腳懸在半空,再也踩不下去了.

它眼中閃出奇怪的神色,然後伸長了鼻子,舉在空氣當中,不住地四處亂嗅,像是聞到了什麼奇怪的味道.

隨即,抬起大腦袋,疑惑地轉頭四下看了看,眼中閃出警惕的神色,時不時發出了一聲低低的嗚嗚聲.

雷歐首先感覺到小白的異常,他伸手拍拍小白的大頭,奇道:"怎麼了,小白?"

洛林聽到雷歐的話,一勒缰繩,戰馬原地轉了半圈,轉過頭去看著小白的神色,也不禁跟著問道:"怎麼了?究竟怎麼回事?"

羅嚴塔爾王子突然沒有了說話的人,也跟著轉頭看了一眼.

他對剛才小白的厲害表現可很是驚訝,見此小白停下來,而且神情之間,略有些緊張的神色.他也不在意,只是笑了笑,然後又和身邊的同伴討論起來.

洛林和雷歐都看著伸著鼻子四下亂聞的小白,雷歐揪揪小白的耳朵,道:"走了,小白,該回去吃飯了."

小白的耳朵支棱起來扇了扇,眼睛突然瞪的大大的,露出著急的表情,急促的叫了兩聲,身體一轉,邁著步向後退去.

洛林也不禁一驚,他可知道,別看小白平時又懶又饞,能趴著絕不站著,而且還異常的貪財.但是它卻是天生的戰象.感覺異常的敏銳.當初在去往梵諾帝的路上,正是它發現了那個在海盜打劫殺戮當中,幸存下來的孩子.

只要是它發現了不對,那絕對是情況發生.

洛林一翻身從馬上跳下來,准備走過去,問問它到底怎麼了.

就在這時,突然就聽不遠處一陣低而急促的弓弦聲傳來.

洛林條件反射一般一抬手,將戰馬向前用力地一拉,擋在了自己的身前.

就見,十多支箭矢從兩邊的樹林中飛出,如黑色閃電一般飛向羅嚴塔爾王子和他身邊的人.

那些箭矢全都塗上了黑漆.僅僅由此就可知道,那些人是何等的處心積慮,和小心謹慎了.

***,果然有埋伏∼!

洛林和雷歐的眼睛一瞬間瞪大.

那些飛來的箭矢撕裂了空氣,發出了尖嘯聲,然後准確的射中羅嚴塔爾王子和身邊的護衛.

洛林看到一只粗重的弩箭直直的刺中羅嚴塔爾王子腰側.

羅嚴塔爾王子當即慘叫了一聲,隨即從馬上摔倒下來.

而王子身邊的侍衛們也是發出一陣慘叫聲,紛紛從馬上跌倒.

此時,小白早就已經'吼’的大叫一聲,四腳撒開,竄到了另一側的樹林當中.

雷歐也是反應過來.

他一彎腰,從小白身上滾下來,落地之後再順勢一滾,躲到一顆大樹的樹根旁,動作乾淨利落.

他抽出腰間的手槍,臉上露出了興奮的表情,把手槍舉在身前,瞪大了眼睛盯著周圍,居然高興的笑了出來,低聲說道:跳舞露大腿神馬的,有什麼好看的,這才好玩∼!

洛林苦笑了一下,然後貓腰就勢往前一撲,空中一個小翻滾,落地是時候正好到雷歐的身邊,洛林拉著雷歐往自己身後一塞,也抽出自己的武器,四處搜尋刺客的身影.

小白天生好戰,它穩住了陣腳之後,當即也是從樹叢後面探出頭來.

那胖胖的身軀退到洛林跟前,英勇的擋在洛林和雷歐前面,擺出准備的戰斗的架勢,虎視眈眈的看著混亂的現場.只等著一有機會,就沖到場上,很露上一鼻子.

雷歐當即瞪了它一眼,低聲罵道:你這麼起勁干什麼?又沒有工錢可拿.反正死的都是雷閃人,全死光了才好呢∼!

小白這才有些不情願地縮了縮,退了回來.

此時,就見場中已經是一片大亂.

在羅嚴塔爾王子倒地的瞬間,他身後的侍衛中已經有人反應了過來.怒聲吼叫起來:"有刺客∼!"

"有刺客,快,保護王子."

"保護王子."

那些侍從們怒吼一聲,抽出武器,飛身從馬上跳下來,撲向倒地的羅嚴塔爾王子.

而羅嚴塔爾王子的那些伙伴們則是驚慌的大叫起來,他們有的緊緊趴在馬背上,抱著馬的脖子,拼命的驅趕著坐騎,向前飛奔.想要盡快逃離這個地方.

有的緊張的勒緊了缰繩,結果馬驚慌的人立起來,將馬背上的人掀到在地,然後受驚的馬在人群在胡亂的沖撞.

有的干脆從馬背上跳下來,轉身沒命的向後跑去.

人喊聲,馬嘶聲,男人的怒吼,女人的尖叫,各種聲音交織在一起,極是混亂.

這時候,看到對方的箭矢停下,小白的大眼睛轉了轉,突然撒丫子往路中間跑去.

雷歐在後面緊張的喊道:"小白,你干什麼?"

小白頭也不回,跑到路中間,然後長長的鼻子一伸一卷,拉住兩匹馬的缰繩,嗷嗷叫著扯著兩匹馬向後退去.

那兩匹馬初始還很抗拒,刨著蹄子,左右搖擺著脖子抗拒,不過小白每天吃那麼多東西也不是白給的,鼻子拉的直直的,一小步一小步退著就把這兩匹馬拉回了洛林和雷歐跟前,

然後,小白把馬擋在自己身前,躲在後面警惕的四下張望.

雷歐當即大樂,用力地拍了拍小白的大腦袋,對它挑挑大拇指.

洛林笑著搖搖頭,雷歐和小白現在真是越打越精了.居然想到找擋箭牌.

就在這時,就聽空氣當中又是傳來了一陣尖利的嘯聲.

第二輪箭矢如雨點兒一般,射向環繞著羅嚴塔爾王子的侍衛們.有機靈的侍衛已經舉起了盾牌.

但是還是有數個侍衛中箭,一聲不吭就栽倒在地,像一段石碑一般.

洛林透過人群的縫隙,可以清楚地看到他們倒在地上全身抽搐,面色發黑,顯然那箭矢上還塗有毒藥.

此時,就聽後面又傳來了一陣喧鬧聲.

洛林轉頭一看,這才發現,剛才還緊跟在王子身後,為了能更近一點兒,甚至是不住爭搶的貴族們此時已經全都調轉了頭,在短短數秒鍾之內,已經跑出了數百米之遠.

在他們的身後揚起了滾滾的煙塵.並且,不時有聲音從那煙塵當中傳出.

"快逃啊."

"有刺客."

"咱們沾上邊兒,就沒命了啊∼!"

"……"

這些狗崽子們發現不對,全都是爭先恐後的向後逃跑.沒有一個人會不要命的家伙要沖上來保護王子.

"殺∼!"

隨著一道冷厲的命令.

緊接著,就見從前方不遠處,道路兩旁的密林中,沖出一大群黑衣蒙面的刺客.

他們原本已經埋伏好了,就等著王子入套,但是卻沒有想到,這個精心設計的圈套,還是被人給識破了.使的目標根本就沒有走進伏擊圈當中.

虧的那指揮者當機立斷,命令動手,這才取得了戰果.否則的話,等王子的手下們反應過來,很可能就是功虧一簣了.

此時,那些黑衣刺客們全都沉默無語,揮舞著手中的武器,邁著大步,殺向羅嚴塔爾王子.

一眾侍衛們看了,當即也是毫不示弱,怒吼一聲,紛紛拔出刀子,迎了上去.

雷歐從洛林肩膀上探出脖子,透過小白寬大的肉牆,使勁的向外張望,看看迅速迫近的黑衣刺客,雷歐摸著小下巴,然後不以為然的搖了搖頭,感歎道:"業余選手∼!"

然後又補充了一句,道:"和咱們的黨衛軍根本沒得比."

羅嚴塔爾王子的侍衛層層的將王子圍在中間,也不看不到羅嚴塔爾王子是死是活,不過洛林估計這個狗屁王子這下夠嗆,剛才有一支箭准確地命中他.

從箭矢上來看,應該是弩機發射的,近距離可以穿透鎖子甲.

這幫刺客們選的時機非常的好,可見是早有預謀的行動.

在這條路上羅嚴塔爾王子的護衛展不開,只能排成長長的縱隊,王子身邊只有三五個人而已.

如果不是小白鼻子靈,提前發現不對,現在眾人已經被他們給包了餃子,腹背受敵.說不定全都得死光了.

不過盡管這樣,現在的情況也好不到哪兒去.

從羅嚴塔爾王子在第一輪弩箭攻擊當中就中箭倒下,就可以看出,這次刺殺相當成功.

估計這幫家伙現在是要確定羅嚴塔爾王子的生死,如果只傷不死的話,那刺殺就等于白做了.

誰都知道,對羅嚴塔爾王子這種大人物來說,這種機會只有一次.

不過羅嚴塔爾王子的侍衛也是精銳,反應相當的快,第一輪箭雨之後,就組成人體盾牌,將羅嚴塔爾王子護在中間.

這時候,刺客和王子的侍衛已經怒吼著撞在了一起.

刹那間,刀光閃耀,劍氣森森.無數朵血花飛濺而起,慘叫連連.

在短短的數息時間,地上己然倒了一排的尸體.

雙方激斗的聲勢並不大,沒有沖鋒吶喊,沒有大聲的命令,只有兵刃叮叮當當的交擊聲.

這場戰斗卻異常的慘烈,即便是久經戰陣的洛林也看得心馳搖動.

黑衣的刺客們使出都是以命搏命的招式,就這麼直沖著王子的侍衛砍殺,根本不考慮自己的防守.

刺客們即便是被王子的侍衛一劍刺穿,也要將自己的長刀砍在對方的脖子上.

羅嚴塔爾王子的侍衛們也異常的勇悍,明顯是被刺客的膽大亡命激起了血性,用的也是以攻對攻招數.

有的戰士縱然是身中數刀,全身都被血染紅了,仍舊瘋狂的揮劍砍殺.

雙方刀刀見血,招招要命,就這一眨眼的功夫,地上已經又倒了幾十具尸體,其中很多都是同歸于盡.

小路的兩邊被鮮紅的血液染成了紅色.

雷歐也爬在洛林的肩膀上,都看的愣住了,好半天才吞了口唾沫,一臉緊張的表情.

雷歐掐掐洛林的肩膀,道:"死士,都***是死士∼!"

洛林面色凝重的點點頭,這些刺客真的是死士,他們的武技明顯沒有羅嚴塔爾王子的侍衛們高強,那些侍衛們即便是武技再好,碰到這種以命換命的打法,卻沒有更好的應對辦法.

他們還要護住王子,只能站在原地被動的應戰,一時間落在了下風.

而那些刺客們,看來這次刺殺他們就沒打算活著回去,有的根本就是在求死.

洛林親眼看到,一名身手高強的侍衛揮著手中的長劍,連著斬殺了數名刺客,但是隨即又有刺客撲了上來,拼著自己先被捅了一劍,然後用手握著那侍衛的長劍,令他一時無法抽回.

隨即旁邊的刺客趁著機會,這才一刀將那侍衛砍翻在地.

整個戰斗異常的慘烈血腥.

硬的怕橫的,橫的怕不要命的.

碰到這些死士不要命的打法,王子的侍衛們很快就抵擋不住了,圍著王子的侍衛這會大都已經受傷或者斃命.

那些黑衣蒙面的死士們離王子越來越近.

雖然洛林和雷歐就在離王子不遠的地方,而且小白那個龐大的身軀,是怎麼躲也躲不起來的.

但這些黑衣人卻根本不去理會洛林和雷歐,根本就無視他們.

看來這些黑衣人目的明確,而且他們大概心里明白,洛林不會參與他們的混戰.

而洛林和雷歐經過最初的緊張之後,見這幫刺客不來招惹自己,這會都已經蛋定下來,蹲在旁邊津津有味的看起了大戲來.

不過從于謹慎,兩人手里的手槍早已撥開了保險,槍口都對准了外面的人群.

說是慢,其實從刺殺到現在,不過是兩分鍾左右的時間.

這會,位于後面的大隊侍衛們終于趕了上來.

那指揮軍官看到場中的情況,頓時嚇的心膽俱裂.如果王子有事,大執政親王追究下來,他一家老幼,全都是跟著陪葬.

他聲嘶力竭地怒吼一聲,"保護王子∼!".

隨即,揮舞著刀子,直接沖進了黑衣刺客的人群當中,和他們混戰在一起.在他的帶動之下,那些侍衛們也是再次鼓起了士氣,吶喊了一聲,和黑衣刺客們拼命戰在了一處.

隨著增援的到來,那些侍衛們原本已經不敵,眼看著就要崩潰的防線頓時又穩固了下來.

盡管黑衣刺客們悍不畏死,但是奈何這王子的侍衛們不僅是英勇善戰,而且人數極多.

他們漸漸挽回了頹勢,和黑衣刺客們打了一個勢均力敵,旗鼓相當.

這一下,雙方看起來不能很快的結束戰斗了.

雷歐這時候松了口氣,伸出手指勾勾自己的衣領,又拍了拍自己的小胸口,感歎著說道:"哎呀,刺激,真是太刺激了∼!"

洛林噓了口氣,聽到雷歐的話,跟著點點頭,道:"一次派出百多個死士,好大的手筆.光養這些人就得多少錢?"

雷歐卻撇撇嘴,一臉不屑的表情,道:"切,業余就是業余,就知道用這麼粗暴的方法.雷閃這幫家伙都是蠢貨,都不知道動動腦子,有養死士這錢,早就把這個狗屁王子弄死個十回八回了."

洛林也是深有感觸的點點頭,別看一次派出一百多個死士,不管是誰派出的,能做到這一點,應該算是就老牛b老牛b了.

但是這個辦法卻性價比極低的笨辦法,除了雷閃這幫一根筋,腦子里全都裝著大便的家伙們,換了其他***概都不會用這一招.

一百多個死士,就算是活不下去的亡命之徒,所要的花費也是令人咂舌的大價錢.

做這種事情,靈閃人更喜歡一兩個詭計的刺客,或者是一杯見血封喉的毒酒.

而人族,暗殺一個目標的辦法就更多了,而且還都意外死亡,比如摔下樓梯扭斷了脖子,吃飯噎死,洗澡淹死,被車撞死,床上運動劇烈死……等等等等.各種方法層出不窮.

實在不行了,學那個什麼什麼肉彈,在身上綁上一大圈的爆烈水晶,然後高呼一聲'板載∼!’,沖過來,和他同歸于盡.

據洛林的估計,最多只要五個,絕對可以把那位倒黴的王子殿下給炸上天去,陪著大魔神陛下喝茶聊天下象棋.

雷歐歎了口氣,道:"成本高,風險大,見效慢,要是我來策劃,有這錢,不會撒漁網,上爆裂水晶,挖陷阱,辦法有的是.怎麼就這麼蠢那……"

然後雷歐一臉落寞的表情感歎道:"高手寂寞啊∼!"

洛林好像牙疼一樣的咧咧嘴,一把揪住雷歐,把他的腦袋,從自己的肩膀上按下去,道:"寂寞你個頭,給我老實蹲著."

這時突然聽到從侍衛層層的人牆後,傳來羅嚴塔爾王子歇斯底里的怒吼聲,"殺,給我殺光他們."

那些侍衛們頓時發出了一陣熱烈的歡呼.

"咦,這家伙還沒死啊∼!"洛林和雷歐異口同聲的說道,就連小白也眨了眨眼睛,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這個家伙倒真的是好狗命,居然這樣都弄不死他∼!

雷歐又從洛林的肩頭探出腦袋,看向羅嚴塔爾王子的方向,不過被侍衛們擋住了,根本看不到羅嚴塔爾王子現在怎麼樣了.

雷歐皺著眉頭,不解的說道:"這家伙明明中箭了,怎麼聽聲音,中氣挺足的."

洛林想了一下,說道:"可能,他穿著什麼鎧甲吧?要不就是那家伙神功附體,刀槍不入."

雷歐搓著小下巴,嘿嘿一笑,道:"要不咱們偷偷打他一槍……試試?"

洛林預想了一下干掉這個王子的美好前景,不過最終還是很遺憾的點點頭, 添了添略略發干的嘴唇,歎息一聲說道:"沒辦法,消音器的技術一直不過關.要不然就省事多了……"

而且,也省的阿德玲在那里一直不停地跟自己嘮叼,要自己去想辦法,謀殺掉這個未婚夫.

但是後一句話,他卻並沒有說出來.只是又發出了一聲長長的歎息.

聽到羅嚴塔爾王子的聲音,黑衣刺客的攻勢更加凶狠了.刺客們也知道,留給他們的時間不多了,王子最快的支援趕到這里,需要大概半個小時左右,現在已經過去了十分鍾.

附近的樹林中躺了一地的尸體,有的甚至摞在一起,密密麻麻的如同一場大屠殺.

那鮮紅的人血揮灑的到處都是,將整個地面都染成了紅色.如果不小心,甚至會將上面的人給滑倒在地.

這時從對面的樹林中,又走出三個身材魁梧的黑衣人,和其他刺客不一樣,他們臉上布蒙的嚴嚴實實,只露出一雙眼睛.

這三個人腳步紮實,氣度沉穩,他們中為首的一個人手持寬厚的大劍,一個拎著雙刀,另一個手執兩把短劍.

他們慢悠悠地踏過一地的尸體,向著羅嚴塔爾王子的走去.

這三個人一加入戰團,場面立時不一樣.

他們三人武藝高強,用大劍的家伙招式凶猛,上來就是一陣大劈大砍,跟他對戰的侍衛都抵抗不住他的力量,一招就被打退.

手執雙刀的招式靈活,出手迅捷,腳步靈活,同時周游在兩三個侍衛中間,通常是一封一架,然後一刀已經結果了對手,

拿著雙短刀的身法詭異,如果一直狐狸一樣在侍衛中間來回游走,窺准機會從側後下手,一個轉身就抹了侍衛的脖子.

他們三人帶著黑衣刺客直直的殺向羅嚴塔爾王子,王子的侍衛在他們手下大都走不上幾個回合.

侍衛也主意道他們,幾個侍衛首領果斷的迎戰他們,這三個人卻避而不戰,只讓黑衣刺客們去送死.

死士們中劍之後抓緊了侍衛首領的武器,或者干脆沖上去抱住了這幾個侍衛中的高手.

這幾個侍衛首領頓時大驚失色,不等他們反應過來,這時已經有黑衣人再沖上來趁機撿便宜,這幾個侍衛中的高手就這樣很憋屈的被他們干掉了.

這時候黑衣刺客們重新鈄王子和他的侍衛,還有洛林,雷歐和小白,都給圍上了.

雷歐這時撇撇嘴,對洛林說道:"居然用這招,有夠不要臉的."

洛林點點頭,道:"笨人有笨辦法唄,打加勒比他們不也是用人堆的."

洛林一直很反感用死士,死士什麼的,老是讓洛林想起上輩子那些恐怖分子,而且這種用人命填的辦法,洛林認為很沒有技術含量,說出來會被人鄙視.

洛林對付自己的敵人,都是通過詳盡的情報,周密的計劃,高超的技術手段和有能力的執行者,很高效,很低碳,很環保的干掉他們.

尤其是通過這種填命的辦法干掉對手,洛林實在是不齒,想干掉那個王子手段多的是,沒必要用那麼沒品的.

這時,拿大劍的黑衣人突然凶狠的向洛林看來,洛林看著他像是要吃人一樣的目光,心里暗道不好,這家伙貌似要沖自己來.

就跟洛林想的一樣,拿大劍的黑衣人突然甩開自己對面的侍衛,大踏步的向洛林沖來.

後面手執雙刀的人沉聲喝道:"回來,正事要緊."

拿劍的黑衣人頭也不回的叫道:"你***的少管我."

然後他一指洛林,道:"小崽子給我出來."

洛林撇撇嘴,一按雷歐,道:"有人敢過來就給他一槍."

"好嘞."雷歐咧嘴笑笑,道:"老大,一槍了解這家伙不就行了.還用那麼麻煩."

洛林意味不明的嘿嘿一笑,道:"我看看能不能找到機會給那個王子一劍."

雷歐了然的點點頭.

洛林長身而起,踩著小白的背,又一按馬背,跳了出來.

黑衣人直接一腳跺地,雙手掄起大劍,迅猛的沖向洛林,他想趁洛林立足不穩之時,直接給洛林來一下狠的.

豈料洛林步法的靈活遠超他的想像,洛林的長劍一磕他的大劍,腳下如同溜冰一樣,借力打力向他的身側繞去.

那***驚失色,他招式用老,洛林大可以從側後一劍砍了他的腦袋,不過這人也是厲害,擰腰矮身一撲,向前滾了一圈,躲過洛林的劍鋒.

附近都是黑衣的刺客,洛林也沒有冒然追擊,那人迅速跳起來,轉身面對著洛林,一**劍,再一次合身撲上.

他忌憚洛林靈活的身法,一劍直劈而下,洛林要命硬拼,要麼左右閃避.

出乎他的意料,洛林卻突然加速向他沖來,在他驚駭的目光中,一劍點在他的劍擋上.

他的大劍向側面一飄,一劍輪空,洛林則一腳正揣在他的肚子上,將他踢得向後跌倒.

那家伙在地上滾了一圈,立刻爬了起來,大叫道:"點在紮手,並肩上."

數個黑衣人向洛林圍去,知道這幫家伙們喜歡以命換命,洛林可不敢讓他們近身,跟著游魚一樣在他們中間快速的穿插,給這一劍再給那個一劍.

那人在背後追著洛林,但奈何不了洛林百變的身法,每次快要追上的時候,洛林一個折轉,又跑遠了.

同時那些黑衣死士們則紛紛倒在洛林劍下,就連羅嚴塔爾王子的侍衛都注意到了洛林的神勇,向他靠攏過來,想要從洛林這邊打開一個缺口,護送羅嚴塔爾王子出去.

這時小白感覺到危險,'嗷’的叫了一聲,轉身跑進樹林里,就在旁邊卷住一顆碗口粗的小樹,拉著樹干一彎,嗷嗷大叫一聲,一腳把小樹從樹根上踏斷,倒卷著沖了回來.

小白掄起樹干,將兩匹馬趕跑,帶著呼呼的風聲,向著附近的人橫掃過去.

當真是一掃一大片,中招的黑衣人慘叫著倒在地上,幾下就掃出一片空地,小白跟個坦克一樣橫沖直撞,那里黑衣人多就往那里鑽.

雷歐則是閑庭信步一般,悠悠然趕在小白後面,雙手各拎著一把手槍,只要有刺客想從後面偷襲,就抬手給他一槍.

砰砰的槍聲震住了這些黑衣人.

只要火光一閃,他們中一個人就噴著血倒下了,其他人黑衣人嚇的遠離了雷歐和小白,反正他們倆也不是今天的目標.

而且對方手握著魔法武器,這些人盡管是身為死士,但是看到這個卻還是情不自禁地就向後躲去.

那個小死胖子手握魔法武器,誰知道,他背後站著的是哪一位亡靈**師?

畢竟對于這些人來說,死亡並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惹毛了某一位亡靈法師,讓他將自己的靈魂抽出來,在鎮魂塔當中永世哀嚎.

拿大劍的黑衣人拼命的追砍洛林,卻連洛林的衣角都摸不著,而這一會,已經有十來個黑衣刺客倒在洛林劍下,氣得他怒吼連連,如同瘋狂的野獸一樣,更加大力的揮舞著武器.

那黑衣人怒聲吼叫道:"你不是十大高手嗎?來啊,和我認真打一場啊.讓我看看咱們究竟是誰厲害?你個膽小鬼∼!來啊"

他的兩個同伴一直在背後大聲的呼喊,要他回來對付王子的侍衛,缺了他這個主坦克開路的,那兩人現在已經被侍衛們給纏住,陷入了纏斗中.

但是,那人好像聽不到一般,全部的注意力就在洛林身上.

洛林抽空還瞟了羅嚴塔爾王子一樣,只見他一手握著長刀拄在地上,一手捂著自己的腰側,看樣子沒什麼大礙.

洛林心里感歎道:這個好名的家伙,本來還想抽冷給他一下,看來是沒機會了.

想到這里,洛林隨手一劍,戳倒了一個撲過來的死士之後,突然一下子站定,那黑衣***喜過望,當即,哈的大吼一聲,雙手握劍砍向洛林.

洛林一改游斗的方法,硬架他這一劍,兩劍交擊,頓時發出一聲巨響,爆出一溜刺眼的火星.

那家伙的力氣實在不小,洛林架了這一劍,頓時震的雙臂都麻了起來.

那人眼中顯出瘋狂之色,又大吼一聲,手中長劍一揮,高高地舉了起來,准備再次砍向洛林.

卻見洛林突然踏前一步,貼到他的近前,手里多了明晃晃的東西,黑洞洞的管子正對著他,那人瞬時一愣.

"砰"的一聲,火光一閃.

那人張大了嘴巴,不可置信的看著跟前的洛林,又低下頭看看自己胸口的血跡,再想要揮劍向洛林砍去,但是最終卻手一松,大劍落在地上,然後直挺挺的向後倒去.

周圍的黑衣人都看到他們的頭目突然倒地,那兩個高手對視一眼,叫了一聲"撤,撤退,快撤∼!"

然後他們兩人對著面前的侍衛們猛攻了幾招,逼的對方手忙腳亂,隨即,丟下自己的對手,轉身就往樹林里面跑去,

黑衣人死士也是呼哨了一聲,然後紛紛向後逃去.

他們如同退潮的海水一般,在瞬間就鑽入了樹林當中,消失不見.

王子的那些侍衛們看到面前的密林,也不敢過于追擊.免的又中了敵人的埋伏.他們只是向著樹林當中,又前進了十多步,確保附近無人.

洛林和雷歐很快與羅嚴塔爾王子會合到一起,羅嚴塔爾王子勉強凝出一個感激的笑容,向洛林道:"大恩不言謝,將軍閣下的這份人情,我羅嚴塔爾記下了."

洛林上下仔細大量了羅嚴塔爾王子,就見他除了臉色有些蒼白之外,還真的沒什麼異常,問道:"王子殿下,沒事吧."

羅嚴塔爾王子掀起自己的衣服,露出下面一件金屬色的軟甲,露出一臉驚悸的表情,道:"大概斷了一根肋骨,要是沒這件軟甲,今天我就沒命了."

雷歐探頭看了看,然後又好奇地伸手一摸,隨即歎道:"這個東西真不錯啊∼!"

羅嚴塔爾王子雖然和雷歐相處時間不長,但是看著他眼巴巴的目光,卻也知道這小流氓究竟心中想些什麼.

他苦笑了一下,然後道:"雷大總經理,你放心.我家里還有一件,回頭就讓人給你送來.算是一件小禮物吧."

雷歐當即嘻嘻一笑,道:"哎呀,王子,你真是太客氣了,我也就只是說說而己.並沒有打算要的."

他頓了一下,然後道:"你什麼時候送過來?給個准信兒."

羅嚴塔爾當即一滯,然後苦笑道:"明天,明天行嗎?"

雷歐當即又是不好意思地嘻嘻笑道:"你看你,我也沒說一定要的.你那麼著急,哈哈,哈哈哈……"

羅嚴塔爾看著他的模樣,也不禁菀而一笑.然後臉色一變,一臉凶戾的表情,咬著牙說道:"不管今天是誰干的,我要殺光他們全家."

這時兩個侍衛將被洛林擊倒的大劍武士拖到羅嚴塔爾王子腳下,一把撕下尸體臉上的面罩,露出一臉的絡腮胡子,尤死不瞑目,雙眼睜的如同銅鈴一般大.

正是剛才在歌舞團看到的巴索羅米亞親王的手下,那個叫巴茲爾的劍術高手.

羅嚴塔爾王子憤怒的一刀紮在尸體上,大叫道:"巴索羅米亞,好∼好∼!不滅你滿門我誓不為人∼!"

羅嚴塔爾王子遇刺,這個消息如飛一般,在瞬間就傳遍了整個雷堡.頓時引起了一片嘩然.

有人幸災樂禍,也有人感到恐懼.還有人提心吊膽,偷偷跑到鄉下……一眾人等反應各不相同.

唯一相同的是,他們所有人全都感到一場暴風雨即將來臨,因此上,全都睜大了眼睛,屏息靜氣地看著斯庫拉奇曼家族的反應,觀察著事態的發展,等待著即將上演的那一幕華麗的大戲.

那種戲劇已經在漫長的曆史長河當中上演過無數次了.每一次都是充滿了血腥,暴力.血流成河,以及無數的尸骸.

這還了得嗎?

真是太刺激了∼!

平時大家也沒有什麼娛樂活動,雖然加入了貴族的行列,已經算是告別了'娛樂基本靠手’的生活,但是那好的程度也是極其有限,最多最多也無非就是通個女干了,通個女干了.通個女干了之類的.除此之外,也就余下收收保護費之類的異常乏味.

想要玩刺激一些的娛樂,那就只余下造反了.但是這游戲可是要掉腦袋的,有膽子有能力玩的也就那麼幾個.

余下的眾人雖然沒有那個膽子,但是大家搬個小板凳在旁邊看著,然後當當牆頭草,風向倒哪兒一邊,就跑到哪一邊拍拍馬屁,投投機,再從中間撈一些東西回家,這個簡單的事情,大家還是可以辦到,而且還是非常樂意辦到的.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七百七十四章 楓情舞宴(下,萬字求票)    下篇:正文 第七百七十六章 不給錢就不算賣(萬字求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