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七百七十六章 不給錢就不算賣(萬字求票)   
  
正文 第七百七十六章 不給錢就不算賣(萬字求票)

第七百七十六章 不給錢就不算賣(萬字求票)

一場不限定戰場的非正式戰爭開始了.

隨即,巴索羅米亞親王的第三個兒子也遭到了不明身份者的暗殺.

但是他卻沒有羅嚴塔爾王子的幸運.

那位擁有哲學家氣質,被人稱為最有思想最有深度最有內涵的王子殿下,當時正在某一家青樓里面,和里面最紅最漂亮的頭牌姑娘在床上聊著人生哲學呢,順便深入交換一下思想和靈魂.

隨即十多名蒙著臉的黑衣大漢沖了進來,拎著刀直奔王子而去.

那位王子當時也沒有顧上穿衣服,順手將身上的妓女推向黑衣大漢,一個翻身,光著屁股就從樓上跳了下來,然後沿著大街狂奔出去三百米.

可憐一個相貌不俗,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的美人,被黑衣大漢粗暴的一刀分尸了,不過她也為王子殿下爭取了一線生計.

光著屁股的王子一邊狂奔一邊大叫增援,驚瞎了一地的氪金狗眼.

原本王子以為他就要勝利大逃亡了.

但是他最終也只是到了這里為止,三百米∼!.

畢竟,很有哲學家氣質的王子一般情況之下,是不會把時間全都花在煅練身體的.

這位平常最劇烈的運動就是在床上.

那位王子光著屁股跑到三百米之時,已經累的呼呼直喘,連舌頭都吐出來多長.

然後很不幸,他的小退在激烈的運動中抽筋了.

隨即,那些殺手們蜂湧而至,追了上來.

那位很有哲學家氣質的王子殿下當場就被砍成了血肉模糊.

那具尸體也被人用繩子高高掛起,吊在了城門處.

供來往穿梭的路人參觀.

巴索羅米亞親王也沒有想到,報複來的如此迅速和猛烈.

至此,兩大家族的戰爭正式拉開∼!

xxxxxx

第二天黃昏,華燈初上.

原本此時,該是店鋪關張的時刻,忙碌了一天的生意人該計算下自己的收入.

但是對雷閃的有錢人們來說,雷堡真正的生活才剛剛開始.

這時的紅磨房大街正是一片熱鬧.種種粉紅色的燈籠高高掛起,街邊都是裝飾著大紅顏色的門窗.

沿街兩邊的小樓之上,一片的鶯鶯燕燕,看的過往的男人們眼睛都不夠用了.

身著彩衣,臉上塗著胭脂,露出了大片大片雪白***酥胸的女子們揮舞著手中的絲巾,不住地向著往來的客人們揮手招攬.

軟語嬌嗔,消魂奪魄.

洛林身著一件黑色長袍,叼著牙簽,悠悠蕩蕩地走在這條雷堡最為著名的大街之上,樣子就像是一個荷包鼓鼓,出來消費的大爺.

旁邊一身男裝的菲奧娜也是一臉的好奇,不住的東張西望,看什麼都覺得不可思議.

她以前在靈閃的時候,也曾經大著膽子,偷偷和幾個同學一起去逛過這種地方,但是靈閃那里卻一向也是以隱蔽為主.

她們能看到的,都是一些很正常的活動.

大家坐在酒樓里面,喝個茶,唱個曲兒,然後再調笑兩句,最後那些人和那些特殊行業的工作者這才去到後面的小樓臥房里面,做一些很黃很暴力,很少兒不宜的事情.

不過那時候是關起門各做各的,生怕別人看到了.

畢竟阿卡德琳可是首都,最大的消費群體都是各政府部門的職員,大家低頭不見抬頭見,在這種場合表現的太突出,可是會被人當作笑柄的.

哪兒像這里,居然如此的**裸的.

透過那開著的大門,可以看到里面的男男***全都是放浪形骸,衣衫不整的大聲調笑,就在大廳廣眾之下,居然就抱在一起,然後如膠似漆的.

縱然菲奧娜在一眾少女當中也算是思想開放的,在德伊波勒她們面前也敢跟洛林親熱一下,但是看了那樣的畫面,也不禁面紅心跳.

心里暗道雷閃的女人不正經.

此時,洛林看著兩邊的樓上的風景,不禁大歎:***,這封建社會的墮落與**果然真的不堪入目啊∼!真是太墮落,太**了∼!太不可救藥了∼!

以前只聽說過人家羅馬人圍牆上花春宮圖,院子里豎jj的雕像,當時很是神往了一回,雷閃人雖然離羅馬人還有一大段差距,不過這尺度也夠放得開了.

菲奧娜當即卻冷笑了起來,輕啐了一口,然後道:"你個偽君子,知道不堪入目,你還看?眨眨眼吧,要不然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

你沒發現你的眼睛都冒綠光了."

洛林當即哈哈一笑,道:"我這也是用批判性的眼光看一看,看他們究竟能無恥到何處地步.然後懲前毖後,治病救人不是嗎."

菲奧娜冷笑了一聲,斜眼看著他,道:"你是不是還想著再要進去體驗一把?然後再充分認識一下啊?最好是能和她們深入交流."

洛林沒想到菲奧娜居然識破了自己的居心,當即不禁一滯,心中很是懷疑,這個女人以前上學的時候,是不是學心理學的.居然對人心如此的了解,自己已經很控制表情了.

還是說每一個女人其實天生就是那可怕的心理醫生?

女人的第六感嗎.

菲奧娜發現他一聲不吭,不禁狐疑地看了他一眼,道:"怎麼?我說到你心里去了?心虛不敢說話了嗎?哼……"

洛林當即哈哈一笑,道:"這有什麼可心虛的."

他頓了一下,然後一臉正氣地道:"東方有一位偉大的神曾經說過: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而且還有另外一個名人也曾經說過:要想殺禽獸,就必須先獻身于禽獸.

這就充分說明,只有摸清對方的底細.才能真正認識到從根子上認識敵人的墮落與**,才能真正批判到位∼!才能真正地從根子上鏟除這個萬惡的毒瘤∼!

菲奧娜臉色古怪地看了他一眼,見洛林仍然一臉的正氣凜然的模樣,當即喃喃地道:"你可真能吹啊∼!說起話來,居然還一套一套的.

虧的波麗雅臨行前交待了,你那張嘴能把死的說活了.要我小心.否則我還真讓你這混蛋給蒙了∼!這次,那就是說出花來,也不行,不許進去∼!"

洛林頓時一僵,沒想到被看死了,然後歎道:"你這就沒意思了.咱們難得出來一趟,要不然,咱們體驗一下這個封建社會的墮落與**?就是體驗一下,比如聽個小曲了,喝個小酒了."

他頓了一下,四下看了看,然後刻意地壓低了聲音,伸手拉住了菲奧娜的小手,輕輕地撫摸了兩下.

菲奧娜頓時嬌軀一震,顫聲道:"你……你干什麼,快放開,旁邊的人都看著呢."

她一邊說著,一邊不安地四下掃了幾眼.

洛林哂然一笑,道:"看就看吧,有什麼大不了的……"

但是隨即卻見旁邊一家酒樓門口處,正在招攬客人的幾個彩衣女子看到自己,當即全都驚奇地瞪大了眼睛.

洛林這才醒悟了過來.

菲奧娜可也是一身的男裝,而且這路上雖然有燈,但是卻也看不清楚.

在外人看來,自己和她手拉手的,指不定以為是什麼呢.

但是洛大爺可是頭頂生瘡,腳底流膿,壞的掉渣的壞人.她們看成什麼又怎麼樣,反正實惠是自己撈著了.

他看到那幾個女人驚奇的目光,當即卻是壞笑了一下,對著她們挑釁地一揚下巴,然後伸手摟住了菲奧娜的香肩.

菲奧娜也是感到有些不對,想要轉頭看一下.

但是洛林隨即卻伸手輕輕地端著她精致如玉的下頜,然後道:"看什麼看,走了."

說著,手上使力,拉了她一下.

菲奧娜身不由己,無奈之下,只得是嬌嗔一聲,跟著洛林向前走去.

看到他們的身影消失在了前面的陰暗處,那幾個女子這才回過了神來.

有人低聲罵道:"***,現在經濟不景氣,這生意本來就不好干,惡性競爭的已經夠多了,沒想到現在這幫死背背也跑過來搶生意,這還有沒有天理啊∼!"

旁邊另一人也是不住地歎息:"那個小伙子齒白唇紅,看上去文文靜靜的,沒想到居然也是干這個的,真是暴殄天物,可惜,真是太可惜了……"

另外幾個春心大動的女子想起剛才菲奧娜的模樣,當即也是遺憾地連連點頭.

但是隨即看到門口處有人經過,當即又重新露出了職業的笑容,急忙招呼起來:"大爺,快進來坐坐嘛……"

畢竟長的再好,也不能當飯吃.

在這浮華背後,她們這些人全都位于最底層,倚門賣笑,被人剝削被人歧視,也是充滿了無盡的辛酸.

先填飽肚子,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菲奧娜並不知道,自己被洛林給很坑了一下.成為了別人的談資.只是溫柔地低著頭,向前走去.

洛林看著她嫵媚嬌柔的模樣,感覺十指大動,當即湊到了她的耳邊,然後低聲道:"現在機會難得,要不然,咱們找一家酒店,然後開一個房間,在一個柔軟的大床上,一起滾一滾床單……"

菲奧娜眼中波光橫生,百媚千嬌地橫了他一眼,然後啐道:"滾∼!"

洛林遲疑了一下.一時也搞不清楚,她這究竟是答應下來,和自己一起滾床單呢?還是說不同意,讓自己滾到一邊去?

他看著菲奧娜俏臉上飛起的紅暈,不禁猶豫著,正想要再問.

就在此時,就聽旁邊有人低聲道:"大人,就在這里,我們到了."

洛林不禁一滯,然後惡狠狠地瞪了那人一眼,心中暗罵:哪一個孫子這麼不識情趣,大爺我正是關鍵時刻,給我攪局,回頭一定要調他掃廁所才行.

但是隨即看清那人的面容,卻不禁輕歎了一聲,畢竟索隆這樣認真的軍官著實也不太好找了,這年頭想他這麼聽話又肯辦事的人,實在是太少了.

要是讓去掃了廁所,回頭也就真沒有幾個可以幫自己干活了.

只見那名禁衛軍官現在穿著一身的褐色短衣,打扮的如同一個趕車賣菜的鄉人一樣.斜斜地站在旁邊的樹蔭之下,如果不是從他的身邊經過,甚至連他的人影都發現不了.

洛林當即走了過去,然後冷然問道:"索隆,人在什麼地方?"

索隆抬手一指前面酒店,道:"大人,打聽清楚了.目標就在那個酒樓的二樓,上了樓梯之後,向右拐,在第三個房間就是."

洛林抬頭看了一眼,看到面前那個諾大的酒樓,聽著里面傳出來的男人們的笑聲,女人們的嬌嗔,還有淡淡的音樂聲,當即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這個地方可是不錯,一看就是雷堡當中最為頂級的,一杯白開水也可以賣到三五百個銅板的娛樂場所.

索隆又接著說道:"那人的門口處有兩名護衛把守,樓下大廳當中,還有二十幾名侍衛.防衛極嚴,我們怕打草驚蛇,只是照了一面,就出來了.所以這情況也許不算太夠准確."

洛林看著他有些慚愧的表情,當即微笑了一下,安慰道:"這個無妨.不管多少人,咱們的任務不是殺人,不涉險,而是把這一灘水給全部攪混了.然後才好混水摸魚不是?

反正不能讓雷閃的家伙們好過了."

說著,他呲著牙,無聲地笑了起來,那模樣就是像一頭荒野的惡狼一樣.一口白牙,在這個黑夜當中白的有些耀眼,令人不敢直視.

索隆也笑著點點頭,只要能惡心道雷閃的人,他們太願意做了.

洛林看了看四周,然後道:"弟兄們呢?"

索隆伸手向著旁邊的柴草車一指,道:"有幾個弟兄在那里,還有幾個已經上到了房頂,另外還有幾個已經按您的吩咐,混了進去.只等著一聲令下,咱們就動手."

洛林當即點了點頭,道:"做的很好."

他隨手抽出了自己的長劍,又插了回去,試了一下那長劍究竟能不能順利地拔出.

畢竟當年秦始皇在自己的房子里面,被荊大軻追的雞飛狗跳,屁滾尿流的例子可是在那兒放著呢.

萬一要是殺進去了,結果他的劍也拔不出來,那可就要讓人笑掉大牙了.

洛林試了一下,發現沒有什麼問題,這才向著菲奧娜點了點頭,道:"我現在上去了∼!"

菲奧娜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但是最終卻只是溫柔地替他整了一下衣襟,然後道:"一切小心."

洛林笑了一下,然後這才提著劍,緩緩地穿過了街道,向著那酒樓走去.

他一邊走,一邊在腦海當中,再次梳理了一下得到的資料.

雷閃一共六家皇族.

這六大皇族共同執著著雷閃的各種事務,雷閃權貴皆出自這六家.

其中以斯庫拉奇曼家族最為顯赫,勢力也最為強大,是雷閃當之無愧的第一豪族.

另外還有巴索羅米亞家族,亞倫族,阿爾瓦族,紮坦族,提達米亞族.共稱為雷閃六族.

這其中巴索羅米亞家族的勢力也是相當強悍,手下有人有地盤.

一直對于斯庫拉奇曼家族竊居大執政的位置極為不滿.和斯庫拉奇曼家族大唱反調.

因此上,這兩家矛盾重重,沖突不斷,算下來也斗了好幾百年了.

這一次因為斯庫拉奇曼家族的和親,巴索羅米亞親王的怒氣更大.

而其余的家族也秉承狗娘養的政客們狗屎德性,也不是什麼好鳥,在旁邊一直是煽陰風點鬼火,唯恐天下不亂的.以便他們可以火中取栗,混水摸魚.

一會支持這一家,一會幫主哪一家,反正是怎麼有利益怎麼來.

這一次雷閃的兩大家族正式開戰,打的雞飛狗跳的,人腦子變成了狗腦子,

畢竟幾百年的曆史了,這種局面也不是一次兩次了,甚至直接上軍隊開戰也有過,基本上每隔幾十年就要搞上一次,釋放一下激情,大家心里都有數.

盡管在這場血腥大戰當中,人心惶惶的,每個人想到的首先都是自己的安慰.

但是洛大爺卻是從中看到了機會,所以才有了這一次的行動.

此時,他拾階而上,來到了那樓的門口處,還不等進去,隨即就有人跳了出來.

那人歪帶個帽子,一嘴的爛牙,賊眉鼠眼的.手中還拿著一個大大的茶壺.

他看著洛林進來,當即不耐煩地攔在了身前,撇著嘴,叫道:"出去,出去.你也不睜開眼睛,好好地看看,這兒是你這種下流的武夫可以進來的地方嗎?"

他一臉驕傲地豎起大拇指,向後一比,這才接著說道:"這里全都是達官貴人老爺們來的地方.快出去.

城衛府的瓦特中尉可是我的表哥,小心我讓他把你關到牢里面,吃上半年的牢飯.就是拿你替了別人的死罪,送到刑場上一萬砍了腦袋,也是很輕松的事情."

他說到後來,極是得意,連嘴里鑲的那顆金牙也是閃閃發光.

洛林對于這種家伙一向只用一個方法.

他抬腿就是一腳踹了過去.

那人當即慘叫了一聲,身體向前一俯,雙手捂住了肚子.

洛林這才一抬手,'啪’的一個大耳光子抽了過去.

頓時就見那棵金牙從他的嘴里飛出,在半空中劃過了一道優美的拋物線,然後消失在了黑夜當中.

那人也在洛林這一耳光之下,被打的原地轉了兩圈.

他清醒了過來,頓時怒火中燒,一臉怨毒地看著洛林,嘶聲叫道:"你……你居然敢在我們這里***.反了,反了……"

洛林抬手又賞了他一個耳光,漫不經心地罵道:"反你m個叉啊.你個死龜公,也不睜開你的綠豆一樣的小眼睛,好好地看看,爺是那花不起錢的人嗎?

再他娘的瞎bb,信不信爺我回頭調一排的禁衛軍過來,燒了你們這個王八窩子∼!"

聽了他的話,那人不禁一愣.

所謂'居移氣,養移體’,敢誇出如此大的海口,這可不是一般人能說出來的.

那個龜公一手捂著腮幫,上下打量著洛林幾眼,一時也不敢說話.

此時,旁邊早有老鴇子發現不對,迎了上來.

那交際花到底是認識的人多,看洛林雖然一身的黑衣,手拎著一柄長劍.看上去那像並不起眼.但是看他的神情態度,卻絕非常人.

雖然只是簡單地往那里一站,但是卻挺如山岳一般高不可攀.

光是那眼中的神光,就已經讓人不敢直視.

更重要的是,那劍鞘上還帶著大執政親王斯庫拉奇曼家族的徽章.這把劍可是洛林順來的.

那老鴇子不禁心中打鼓,這兩家都已經打成了狗肉之醬了,這個家伙居然還敢拿著劍,就這麼大搖大擺地在城中來回晃,絲毫也不怕被人砍了腦袋?

但是在此同時,她也明白,不管怎麼說,那人哪怕是下一秒鍾就被人砍死,但是也絕對不是自己能夠招惹的.

她急忙上前,然後陪著笑道:"這位大爺,你是第一次來吧?這狗崽子狗眼看人低,認生,多有冒犯,你可千萬別見怪啊.不知道,您想找哪一位小姐呢?露露,咪咪,瑪麗,還是雪莉啊?她們可都是我這兒最漂亮的……"

洛林冷哼了一聲,也不理她,當即邁步就走了進去.

那老鴇子這才長出了一口氣,她看著旁邊捂著腮幫,哭喪著臉的大茶壺,當即忍不住伸出了長長的指甲,對著那人身上就是狠掐了一把.

她聽著那個家伙的慘叫聲,這才低聲罵道:"你個死王八,打開門做生意,哪兒有把人往外攆的道理.就會這麼狗眼看人,你他娘的不光是一輩子當個死王八的命.下一輩子也是他娘的一個死烏龜.我呸∼!"

說著,對著那人臉上又是狠啐了一口,這才扭著***,悻悻向里走去.

洛林來到了大廳當中,只見場中氣氛異常的熱鬧火爆.

中間的舞台上,有一個衣著暴露,僅僅披著透明輕紗的妖豔女子正扭著柔軟的腰肢,旁若無人地跳著舞.

那冰冷俏臉的面容和妖豔狂野的舞蹈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但越是這樣,反而是越讓人感到無窮的誘惑.

洛林不由得吹了聲口哨,則水平一定不必凱撒皇宮的差.

在台下數張桌子旁邊坐滿了各色的顧客.

更有不少嬌媚女子坐在他們的身上,一邊輕扭著嬌軀,一邊和著那些人打情罵俏.

在那些顧客們的調戲之下,她們一個個衣襟散亂,頭發篷松.饒是如此,仍然極有敬業精神,摟著那些粗俗不堪的嫖客們,不住地咯咯輕笑.

洛林掃了幾眼,隨即在牆角的一張桌子旁邊,發現了其中幾個身著侍衛服色的大漢,那幾人卻是一無所覺,仍然瞪大了眼睛,張大了嘴巴,看著舞台上的那個舞女的表演,饞的口水都要流下來了.

洛林不禁心中暗罵了一聲,看來關于這雷閃亞倫家族狗崽子們摳屁股吮手指的摳門的傳說,果然是真的.

這幾個侍衛居然沒錢叫個小姐過來,只能干過眼癮.

他抬頭看了一眼,果然如索隆所說,在二樓的一個房間前面,有兩個同樣身材魁梧的侍衛雙手抱劍,探著脖子看著下面那個女子的舞蹈.

除此之外,四周再也看不到有侍衛的影子.洛林不禁暗笑了一聲.這幫家伙的膽子還真是夠肥的.居然只帶了這麼幾個人就敢出來.

不過反過來想想,這也無可厚非.畢竟,這出來外面找小姐談人生理想的,畢竟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

自古來的潛規則就是'單嫖雙賭’,帶那麼多的人,生怕不會宣揚的天下皆知嗎?

更何況,打架開戰的是斯庫拉奇曼家族和巴索羅米亞家族,和亞倫家族並沒有什麼瓜葛.

他們自然是不用擔心.

洛林想到這里,不禁對于樓上,亞倫家族的那個敗家子王子很是默哀了一下,那孫子可真是躺著也中槍啊∼!

不過為了哥們我的終身幸福,也只有犧牲你一下了.

在此同時,他看著舞台上那名翩翩起舞女子,還有這大廳當中眾人紙醉金迷,燈紅酒綠的生活,當即感到了一聲:這封建社會的腐朽和墮落,還真的是不可救藥啊∼!

什麼天上人間,什麼金色年華,差人家幾條街遠.

他一時鼻子一酸,差點兒沒有哭出來.

要知道,洛大爺雖然已經是位高權重,身價豐厚,手下能人無數,也算是個頂級玩家了,但是這還是他第二次到這個腐朽墮落的地方來,第二次啊∼!

第一次還是在茹曼城,當時剛坐進去,屁股還沒有暖熱呢,都沒見道什麼精彩的娛樂表演.

那家園子就被凱瑟琳那幫醋壇子帶了一幫的娘子軍給抄了一個底朝天.還被雷歐的大伯坑了一個鑽戒,那次虧大發了.

從那之後,人族所有這種從事服務娛樂業的場所就把自己拉進了黑名單,再也不能踏進一步.

此時,那老鴇已經走了過來.

她看洛林看著台上那女子跳著舞蹈,但是看著看著,兩眼當中就閃著淚光,不禁心中奇怪.

這位大爺可是透著邪門啊∼!

光是這進門,給人的感覺就不太對.而且平常人看著那姑娘跳舞,全都跟狼一樣,兩眼放光,色眯眯的流著口水,而他卻看著,就兩眼流淚.這是怎麼回事?

她也是久曆風塵了,雖然心中打鼓,但是卻還是走上了前來,陪著笑道:"這位大爺,不知道您是想找誰聊天啊?

露露?咪咪?瑪麗,雪莉?這可全都是我們這兒最好的姑娘.哪一個都是天姿國色,嬌媚動人的."

她頓了一下,看洛林仍然毫無反應,當即一咬牙,又接著道:"這位大爺,我們這兒可是紅磨房,整個雷堡最大的,只要您說,不管是誰,我都可以給您找來."

洛林回過了神來,鄙夷地看了她一眼,道:"我想找武騰蘭,飯島愛,蒼井空,小澤瑪莉婭,騰原紀香,酒井法子……你們找得來嗎?"

那老鴇當即張口結舌,一時說不出話來.

她縱然有心以為洛林這是胡編的,但是這一時之間,哪兒能一口氣,編出這麼多的人名,而且還如此的順溜?

洛林笑了一下,然後道:"一看你們這個破店就知道沒有什麼知名的.算了,有精靈族的嗎?"

那老鴇頓時瞪大了眼睛,心中暗道:這位大爺究竟是哪兒來的?居然要找精靈族的?別說是見了,干了這麼些年,可是連聽都沒有聽說過的.

洛林看了,當即不禁一歎,道:"我就知道,你們這兒除了幾個平常小妞之外,什麼都沒有."

他頓了一下,然後一指台上那名正在跳舞的女子,道:"算了,大爺我也不挑了,就她吧."

說著,一縱身,跳上了台去,然後拉著那名跳舞的女子,就往下走.

那老鴇當即驚聲叫道:"這位大爺,梅莉爾可是賣藝不賣身的."

那少女也是驚叫了一聲,眼中露出了驚慌之色,不住地拼命掙紮.

洛林冷哼了一聲,手上用力,那少女當即痛呼了一聲.

洛林這才看著那老鴇,道:"滾一邊去.什麼賣藝不賣身,還不是他娘的想多要錢.你們這號人,大爺我見多了."

他一邊說著,一邊拉著那少女向著二樓走去.

那老鴇急的汗都下來了,她急忙跟在身後,不住地央求,道:"大爺,這位大爺.你行行好吧.您不管叫誰都成,就是不能這樣啊.梅莉爾可真的是賣藝不賣身的."

洛林此時已經上到了二樓.他看著不遠處的把守在門前,正一臉好笑地向這邊看來的兩名侍衛,然後這才回過了身來,看著那個老鴇子,道:"你個死龜婆,就算真的不賣身,那又怎麼樣?"

他頓了一下,然後又接著道:"大爺玩完了,不給錢,那就不算賣了.哈哈哈……"

那老鴇子當即氣的胸口一悶,差一點兒沒有吐血:***,見過橫的,可從來沒見過這麼橫的.這個混蛋想要霸王硬上弓不說,居然還要玩完了不給錢.這還有人性嗎?

如果不是畏懼于洛林手中的長劍,她都要撲過去,狠狠地咬上幾口,這個人渣看上去也算是眉清目秀的,沒想到居然都壞的掉渣.

此時那少女也是反應了過來.

她面色蒼白地看著洛林,突然一挺胸脯,大聲道:"我賣.只要你出的起錢,我為什麼不賣?"

那老鴇道:"梅莉爾,你不是還有理想,也想著學著楓情小姐一樣,到人族那邊去學習舞蹈藝術."

那少女緊咬著嘴唇,看著洛林,然後大聲道:"只要付的起我的路費學費我就賣.你付的起嗎?"

洛林愣了一下,看著那名面色蒼白,但是卻一臉倔強,不肯低頭的少女,不禁心中好笑,道:"你想去人族那邊學習舞蹈?那是不是太傻了?"

那少女用力地緊握了雙拳,原本蒼白的臉上顯出一絲的紅暈.

她鄙夷地看著洛林,道:"像你這種粗人,能懂得什麼∼!"

洛林當即哈哈大笑了起來,道:"你別做夢了∼!"

在此同時,他一把將那少女推開.

緊接著,只見寒光一閃,他抽出了手中的長劍.

在場的眾人不禁齊齊地發出了一聲驚呼.

但是令他們奇怪的是,洛林並沒有揮劍砍向那少女.而是揮劍向著旁邊的那兩名侍衛砍了過去.

那兩名侍衛當即嚇了一跳,急忙後退,但是隨即洛林趕了上來,左手一晃,引開他們的視線,緊接著,右腳抬起,對著左邊那人就一腳踢了過去,當即將他踢到了樓下.

隨即,左拳擊出,正中右側那人的腹部.那人當即慘呼了一聲,然後面色古怪地倒在了地上.

洛林一揮手中長劍,一腳踢開了房門,然後高聲叫道:"亞倫家的凱勒,你丫的死期到了.我奉巴索羅米亞大人命令,取你的狗命∼!"

說著,揮劍殺了進去.

頓時就聽里面傳出了一陣男人的驚呼,和女人的尖叫聲.

緊接著,就見凱勒光著屁股,赤條條地從里面竄了出來,洛林手執著長劍,緊緊地追在他的後面.

凱勒看到樓梯被堵,當即也顧不得許多,縱身就從樓上跳下.

此時,那些侍衛們也反應了過來,紛紛各執兵器,沖上前來.

在此同時,一群蒙著臉的黑衣大漢也是吶喊了一聲,從酒樓的各個角落沖了出來.

他們當即和那些侍衛們乒乒乓乓地戰在了一處.

凱勒隨手找了一個東西裹住自己,這才驚魂未定地看向了樓上.

他看著二樓的洛林,道:"你是怎麼回事?你們和斯庫拉奇曼家族打架,關我屁事.非要找我不可?"

洛林揮著手中的長劍,厲聲喝道:"據可告線報,你是斯庫拉奇曼家的私生子.我們非要斬草除根不可∼!"

說著,揮動手中的長劍,沖了下來.

凱勒手下本來就少,當即不敵一眾黑衣人,紛紛敗退.

洛林率領著手下們一邊揮劍狂追,一邊高聲吶喊:"凱勒小兒別跑,看我巴索羅米亞家的男兒們取你的性命∼!"

他看著凱勒越跑越快,當即高聲吩咐身邊的黑衣人,道:"快,取弓箭來,射丫的腎.絕對不能讓他好過了∼!"

隨即有人抽弓搭箭,對著前面的凱勒就是一箭.

凱勒腿部中箭,當即慘叫了一聲,但是跑的卻是更快了.幾個呼息之間,就消失在了黑夜當中.

洛林冷哼了一聲,然後道:"今天暫且放過他.我們撤∼!"

隨即,卻又將帶有斯庫拉奇曼家族徽章的劍鞘扔在了地上.

他看著雷堡當中兩家打架不過癮,這才從中挑撥,要是借機把其他家族也拉下水,讓他們變成羅圈架,在一起狗咬狗,打的那些家伙們元氣大傷.那才是最好不過.

兩幫人如潮水一般的的退去,消失在了黑夜當中.那酒樓當中一眾人等這才大著膽子,從里面探出頭來.發現街面上干乾淨淨.一個人影都沒有,剛剛好像是做了一場夢一般.

那少女也是忍不住輕歎了一聲,剛剛的一切就像是從來都沒有發生過,但是隨即卻感到自己豐挺的胸前似乎有些發硬.她這才想起,剛剛臨戰之時,那個人渣好像探手在自己嬌嫩的酥胸上狠狠地摸了一把.

她不禁惡心地抖了抖衣服,隨即一顆碩大的紅寶石從衣襟深處滾了出來.在地上靜靜地閃發著光芒.

那少女頓時嬌軀一震.隨即跪倒在地,淚如泉湧.

雖然知道,那很可能只是一個不可能實現的理想,這一年來,受盡了嘲諷和戲弄,但是她的夢想卻一直沒有變過.而現在,那個夢想居然真的可以實現了∼!

第二天夜里,洛林再次蒙著臉,在一條大道上,率領著手下,和一幫侍衛們打成一片.他們一邊打一邊高呼:"紮坦家的狗崽子們,你們的報應來了.我們亞倫家已經查出來,昨天的事情是你們干的∼!"

經過他們這一挑撥,各個家族之間當即也是紛紛派出了手下的打手們,開始組織械斗.

在短短的時間之內,六大家族全都被拖進了這一場旋渦中.而且這旋渦也越來越大.幾乎可以將整個雷堡都吞滅進去.

xxxxx

在將雷堡這把邪火給挑撥了起來之後,洛林就躲回送親團的豪宅里裝起了老實人,看著雷堡的大人物們像發怒的斗雞一樣,互相斗的一地雞毛.

順便摟著阿德玲做一些很少兒不宜的事情.

盡管雷堡鬧的如同一鍋滾燙的熱粥,但是洛林,雷歐和阿德玲她們過的很是悠然.

雷堡的腥風血雨倒是影響不到送親團的人,雖然總有一些形跡可疑的人在送親團的大門外面轉悠,但是送親團的人懶得搭理他們.

只要他們不過找麻煩,看就讓他們看吧,反正就算是把他們趕走了,很快又會有新的人出現.

送親團的人生活一切照舊,該出門的出門,該喝酒的喝酒,該泡妓院的依舊泡妓院.

雷堡老百姓的生活也和平常一樣,上層人物打生打死的,和他們沒有什麼關系.

除了茶余飯後能提供一點可以八卦,他們每天該跟什麼還干什麼,掙錢養活自己一家的老婆孩子.

哪怕是第二天一開門,看到自己門前倒了一個***掉的家伙,他們也得把那倒黴鬼推到一邊,接著擺攤做自己的生意.

不管今天這個親王的手下又干掉了那個親王的小弟,這些艱辛討生活的老百姓要是掙不到錢,今天全家就得挨餓.

直到這一天,一封信打破了他們平靜的生活.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七百七十五章 刺殺白馬王子(萬字求票)    下篇:正文 第七百七十七章 誰是狐狸精(萬字求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