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七百八十三章 巫妖之王(萬字求票)   
  
正文 第七百八十三章 巫妖之王(萬字求票)

第七百八十三章 巫妖之王(萬字求票)

當那老人走進了城堡當中之時,薇拉,雷歐,小白正坐在客廳的桌前,一臉的認真.

在他們的面前,擺滿了各種各樣的金銀飾品.

金幣,銀幣,金器,銀器,珠寶,首飾,寶石……等等等等,琳琅滿目地擺滿了一桌.

薇拉擦拭完了一個純金的鏡台,隨即對著窗外的陽光照了一下,看著那金光閃閃,耀眼發亮的鏡子,不禁眉花眼笑起來.

她將那鏡子摟在懷里,用自己白皙嬌嫩吹彈可破的小臉用力地蹭了幾下.

旁邊雷斯特看了,不禁歎了一口氣,道:"薇兒,我知道你跟著洛……洛……那個混蛋時間長了,受他的影響變的異常的財迷.但是你就不能注意一點兒嗎?"

洛林在旁邊不禁看了他一眼,心中暗罵:這真是烏鴉落在豬頭上,光看別人黑,看不到自己黑.前幾天也不知道是哪一個老混蛋搶銀行的時候,搶的兩眼放光.

一百多斤的東西,愣是一個不撒手,一個人給扛回來了,當時笑的那個燦爛,後槽牙都露出來了.

後來還很灌了幾瓶貓尿,喝多了之後,硬說自己返老還童,回到了白衣如雪,來去如風的操淡的年青時代,還吵著要去外面的娛樂業一條街,找失足女青年聊天.

結果把阿黛兒氣的暴跳如雷,狠訓了一頓,這才老實下來.

這才剛剛好了傷疤,就忘了疼,拐回頭訓起別人來了.

但是,盡管洛林很看不慣這個老家伙,不過他畢竟是阿黛兒的外公.而且實力高深,一旦這番話說出來,那老家伙惱羞成怒,少不得洛大爺還是要吃不了,兜著走的.

這種傻冒的事情,洛大爺可是絕對會干的.

此時,就聽雷斯特繼續說道:"薇兒,你就是真的喜歡,換一個方式也成啊.咱們是魔法師,你這樣做也太丟面子了."

薇拉眨了眨秀眸,然後道:"我也不知道啊.不過還是覺的這種樣子,心里面最高興了."

說著,香肩微微地縮了一下,不好意地吐了一下***的香舌.然後又是眯著眼睛笑了起來.

雷斯特看了,不禁歎了一口氣:這孩子真的是一點兒救也沒有了∼!

但是這老家伙一向是偏心眼兒慣了的,隨即就將槍口對准了洛林,道:"你個小子,看把我的弟子都教成了什麼樣子,這眼看著就掉錢眼兒里面出不來了.簡直就是一個……一個……"

說到後來,氣的不住喘氣,一時之間也想不到什麼好的形容詞,只得悻悻地罵了一句:"簡直就是一個財迷∼!"

洛林沒想到自己好端端地在這兒坐著,卻招來這一通罵,真真是躺著也中槍.他當即苦笑了一下,當即撕破了臉皮,道:"那你把前幾天從銀行里搶來的蓄魔水晶,精金,秘銀全都還我."

雷斯特一滯,隨即老惱成怒,一拍桌子,高聲叫道:"門都沒有∼!那是我老人家的勞動所得.按勞取酬,天經地義,憑什麼要還你∼!你臉白啊?"

洛林當即一滯,對于這個大耍流氓的老家伙很是無語.合著壞事干了,好處占了.結果現在卻把臉一摸,一臉道貌岸然地指責別人.

什麼是偽君子,什麼叫磚家叫獸,就是指的這種人渣.

他不禁冷哼了一聲,根本就不去答理他.

旁邊菲奧娜看著那一桌子的金銀首飾,也是有些猶豫,然後道:"洛,你這麼干合適嗎?我總是覺的有些不太靠譜.每天都是收這麼多的東西,總感覺著你這是在發戰爭財,跟吟游詩人講的那些個壞蛋的故事一樣."

她頓了一下,然後總結道:"你這樣干,好像總覺的這是有些缺德."

洛林不禁又是一滯,然後看著那堆的財寶,不禁歎了一口氣,本來今天是一個好心情,結果被他們這幾句,生生地就給破壞了.

此時,雷歐拿起了一枚金幣,兩指夾著,吹了一聲,然後飛快地放在耳邊,認真地聽了一下,那金屬發出的顫音,發現沒有問題,這才點了點頭.然後瞥了一眼菲奧娜,扁了扁小嘴,一臉的不屑.

菲奧娜看著他的表情,頓時火冒三丈.雖然這個小死胖子確實聰明了那麼一點點兒,可愛了那麼一點點兒,會賺錢了那麼一點點兒,但是小小年紀就這樣鄙視自己,那就著實是令人火大了.

她當即俏臉一板,道:"你個小死胖子,你那是什麼意思?嘴扁扁的,以為我看不到嗎?"

雷歐卻也毫不示弱,道:"我嘴扁扁的,當然是看你太白癡了.鄙視你一下."

說著,伸出手指,比了一個手槍的手勢,對著菲奧娜點了一下.

菲奧娜秀眸當中頓時爆起了兩道寒光,不怒反笑,從牙縫里擠出聲音,一字一頓地道:"鄙視我?真的嗎?你今天給我說說,要是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哼哼……"

說著,挽了挽衣袖,露出一段潔白如玉的皓腕,那含意自然是不說自明,就等著給這個小死胖子好好地上上一課.

讓他知道知道,伊斯坎爾德家的小姐雖然沒做過幾次飯,但是竹筍炒肉片這一道萬古流芳,震爍古今,萬世流傳的教育界三大名菜,她還是會做的.

面對這個強敵,雷歐卻是絲毫也不慌張.

他呲著小細牙,笑了笑,然後道:"這個問題,我可是花了時間,花了不少的學費,這才學到的,為什麼要白白地告訴你?"

菲奧娜看著他囂張的模樣,也不生氣,只是冷笑了一聲,然後揚起了巴掌——在這個世界上,暴力雖然不能解決所有的問題,但是它卻能解決這個世界上絕大多數的問題,只要解決了那些問題,那麼余下的問題,自然也就不是問題了∼!

雷歐當即飛快地變了臉色,干巴巴地笑了兩聲,道:"其實,這個問題,也不是太值錢,你要是真的想知道的話,就是告訴你也沒有什麼打緊的.動不動地就講暴力,動手揍人,回頭變成了暴力女,說不定會惹的夫家討厭的."

菲奧娜頓時心中一跳,偷眼看了看洛林,見他正若有所思地看著什麼東西,絲毫也沒有注意這邊的動靜,這才放下了心來,然後嗔怒地看著雷歐,道:"要你管,快說.否則我現在就給你做一頓香噴噴的竹筍炒肉片."

雷歐悻悻地瞪了她一眼,但是懾于她的虎威,卻只是得無奈地歎了一口氣,這些可怕的女人,遠遠不是自己能惹的起的∼!

他一指窗外的那一大片民居,然後道:"你以為我們收他們的保護費,是缺德,是害人嗎?

你錯了,我們這樣做,正是為了救下無數的百姓.

就是那個什麼萬家生佛,普度眾生也是毫不為過."

菲奧娜氣極反笑,道:"普度眾生?你紅口白牙的,倒是真的很能吹啊∼!你怎麼不在腦袋後面套一個光圈,裝什麼聖人算了.搶人錢還搶出道理來了?"

雷歐得意地冷哼了一聲,道:"耶死了,奧服烤死."

菲奧娜一滯,奇道:"什麼死?"

雷歐一揮手,滿不在乎地道:"這是番話,說了你也不懂,就是當然的意思."

說完,偷眼瞥了菲奧娜一眼.

這也是雷大總經理慣用的手法之一,故意炫耀自己懂的番話,顯示出自己懂的多,學問淵博,雖然因為個小體弱,打不過對方,但是卻可以從知識的高度打擊對方.

只要多來上兩句,不管是再怎麼強悍的對手,也會失去以往的心理優勢.

不過這一招,也只是對付一下好人.在真正厲害的流氓面前,卻從來都沒有什麼作用.像是美琳娜,只要見雷歐在自己跟前得瑟,拽什麼鳥語,當即就上去一陣胖揍.這也是為什麼雷歐在她的面前一直很老實的原因.

菲奧娜雖然也是大家閨秀,厲害了一些,但是卻也從來都沒有考過級,遠遠沒有達到'真正厲害的流氓’程度.

她臉上的神色變幻了一下,幾乎被氣出了內傷.但是那一口氣,卻是怎麼也出不來的.噎的豐挺的胸脯不住起伏.

雷歐看著她的表情,心情暗爽.繼續說道:"這世界上誰不是無利不起早的,那些百姓人從來都沒有付過一分錢給我們,我們又不是他們的親爸爸,為什麼要憑白無故地免費幫助他們?

如果我們真的發揚風格免費幫了.下一次如果再發生了戰亂什麼的,別人是不是也要免費幫?不免費幫的話,會不會被人指著脊梁骨罵?

本來就是一件費力極大的事情,而且還冒著生命的危險,再不給錢.他們還會幫嗎?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這才是人的本性.

到時候,大家看到那些難民,自然也就睜一眼閉一眼過去了.

那個時候,那些難民們流離失所,豈不是更慘?"

他的話說的振振有語,擲地有聲.

菲奧娜也是為之氣奪,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

雷歐又接著道:"再者說了,他們是人,我們也是人啊.

就算是我們不收錢,可是手下的小弟們可也是要養家糊口的.不是光靠著喝西北風就可以過日子的.

讓他們一分錢不賺,還要冒著掉腦袋,倒貼錢的危險,去發揚風格,為我賺一些空頭名聲.

我雖然人品差一些,但是這種缺心眼缺德的事情,還是做不出來的."

說完之後,不禁連連搖頭.

菲奧娜眼中不禁閃出奇怪的光彩.

雷歐此時道:"像現在這樣,我們收錢,他們得到保護.兩者相安無事,各取其利,自然是最好不過了.

這樣一來,下一次再有事情,不用我們出手,大家為了賺錢,全都會搶著去救他們的.

你難道想著,我們不賺錢,讓他們死光光,那樣才好?

拜托,你不要那麼假道學好嗎?就是因為有你們這種人,光想著占別人的便宜,所以這個世界上才會有那麼多的壞人壞事.

什麼叫,'聖人不死,大盜不止.’

什麼時候,大家全都是認真為自己謀利了,那些死聖崽們全都死光光了.這個世界也就和平了."

菲奧娜心中雖然有些動搖,但是卻仍然不想認輸,勉強笑了笑,道:"我這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把搜刮民財,自私自利說的這麼冠冕堂皇.真是佩服啊,佩服∼!"

雷歐頓時大怒.

他挺身而起,道:"你拿著那個路易威登的包包的時候,也不是挺高興的.也沒見你嘰嘰歪歪的,說什麼發難民財不好了什麼的.

要不然你把那個包包還回來,對了,還有那個什麼香奈爾的香水也還回來.還有那個鑲著鑽石的高跟鞋……"

說著,對著菲奧娜就伸出了自己白胖的小手.

菲奧娜當即起身,面無表情地道:"你們聊吧,我還有事."

說著,纖腰一擺,理也不理,轉身就走了出去.

雷歐看她落跑,不禁對著她的背影揮了揮拳頭,喃喃地腹誹了幾句.

雷斯特看了,不禁呵呵地輕聲笑了起來,當初他也是這樣被洛林給教育過了一回.從那之後,終于突破了多年的瓶頸,豁然開朗,一躍成為了大魔導士.

但是隨即,他臉色一變,一臉慎重地緩緩站了起來,手中緊握住了那根法杖,看向了窗外的天空.

余下的眾人發現不對,也是紛紛轉頭看向了天空.

只見在城市的上空,一大團陰云正在形成.

那陰云極密,縱然是陽光也無法穿透.所到之處,盡皆陷入了蒙蒙的昏暗當中.

那情形極是怪異∼!

xxxxxxx

每一個人都過雪地,都會留下腳印.

當然除了那些踏雪無痕的輕功高手,像是萬里獨行田伯光,又或者盜帥楚留香等等這一類的淫賊,那就另當別論了.

那灰衣老者不是淫賊.

因此上,當他穿過了城門,一步步地向著城中走來.每走過一步,都會在身後的雪地之上,留下一個腳印.

這並沒有什麼奇怪的.

但是奇怪的是,當他走過之後,那腳印隨即就像是被開水給燙過了一樣,變的越來越深,越來越黑,將周圍的雪全都變成了黑色,然後形成了一縷縷黑色的水氣,向著天空升騰而去.

最後在天空中彙聚在一起,形成了一道濃重的陰云.

那陰云如同一個小心翼翼的跟班,緊緊地跟著他的身後亦步亦趨,隨著他的一步步前進,將原本燦爛明亮的陽光遮擋了起來.

這一邊是陽光燦爛,另一邊是陰云密布.

如同高牆聳立,壁壘分明.

但是隨著陰云的緩緩移動,最終必然是將整座城市吞沒到黑夜當中.

在城中的那些人們已經發現了這種情況,紛紛扔下了手頭的工作,跑了出來,指著天空中的異相,不住地大呼小叫,議論紛紛.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

"沙塵暴嗎?"

"是暴雨?"

"不像,好像是天災."

"完了,完了,我們全都要死了."

"肯定是大魔神發怒了.他要毀滅世人,只有做好事的人才能幸免于難,請馬上捐出你身上所有的錢,或者通過銀行,轉帳到123456789帳戶上."

"2012,肯定是2012了.誰要船票?只要九九九九枚金幣,只要九九九九枚金幣,就可以獲得方舟船票一張.機會難得,不容錯過,只余下最後十張船票了.先到先得.只余下最後十張船票了."

"……"

有人哭的,有人笑的,有人發瘋的,除此之外,還有不少的狗崽子,神棍,跳大神的跑出來騙錢的.

一時之間,整個城市里已經是亂成了一鍋的粥.

雷斯特卻是握緊了手中的法杖,輕聲說道:"他來了.亡靈大祭司卡利姆多,比優特利斯來了."

他的聲音不高,但是卻清楚地傳到了房中每一個人的耳中.

眾人不禁全都打了一個寒戰.

亡靈大祭司卡利姆多,比優特利斯.這個名字像是某種禁忌咒語一樣.

他可是這個世界上法力最高深的法師.而且已經擁有無窮的生命.更主要的是,他撐控著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亡靈.那是一支何等龐大的力量.

不管是在閃族,還是在人族,數千年來,他那龐大的如同高山一般的陰影一直都投射在天空當中.

當年聖光大陸的法師,牧師,戰士們……整個大陸所有的人全都聯合在一起,英勇奮戰,前赴後繼,犧牲了無數寶貴的生命,拼盡了所有的力量,差一點兒就流干了血,這才勉強將他和由他率領的魔族與亡靈的聯軍趕出了大陸.

在人族的故事當中,這個傳說當中的人物一直都是和大魔神一樣的恐怖.頭戴著骸骨的王冠,手拄著白骨的法杖,坐在由尸骨堆成的寶座之上,痛飲著鮮紅的血液,發出如同夜梟一樣的尖利刺耳的笑聲……

而現在,他來了∼!

在場的眾人雖然沒有說話,但是卻全都可以看到對方臉上蒼白的顏色.

幾個少女在不知不覺間,全都感到身體發冷,向著洛林偎了過去.

雷歐站在窗口處,倒是一臉的興奮.

而小白卻是縮著脖子,躲在他的身後,它那麼大的個頭,卻要盡力地將自己的身形藏在雷歐的身後,怎麼看怎麼覺的有些滑稽.

它又是有些害怕,但卻又是有些好奇,時不時地就探出頭來,向著天空看上一眼,隨即就又縮了回去.

洛林看著天空中的陰云,也不禁感到一陣心慌.但是隨即醒悟了過來,那個陰云當中,肯定也有著一種恐懼的魔法的.

他定了定神,然後看向了雷斯特,道:"你能確定嗎?"

雷斯特冷哼了一聲,道:"這種事情,我能看錯嗎?"

他眯起了眼睛,認真地看著天空中的陰云,然後暗暗算了半天,這才長歎了一聲,道:"我打不過他,但是他也別想抓住我."

雖然他是這樣話,但是語氣當中卻也不禁透出一種驕傲.

洛林看了他一眼,不得不承認,那位大祭司確實是厲害.要知道雷斯特可是一位禁咒大魔導士,一向是眼高于頂的.而現在,僅僅只是確定自己可以從那個老骨***手中逃跑,就已經驕傲了.

那麼,那位大祭司應當是厲害到什麼樣的程度,也就可想而知了.

洛林猶豫了一下,然後道:"他能發現你嗎?"

雷斯特古怪地看了他一眼,道:"當然不能.我好歹也是一位大魔導士.魔法一向是由于共鳴產生的.只要不施展魔法,他自然也就是不可能發現我的."

洛林當即點了點頭,道:"很好.那咱們就按照之前的計劃,馬上開始行動."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

他頓了一下,然後道:"大師,德伊波勒.她是逃犯,而且大祭司對她也熟悉,所以,你帶著她先走.她也是密探出身,策劃指揮也是相當不錯的,等回頭再搶戰爭堡壘之際,可以出一分大力."

雷斯特看了旁邊的那少女一眼,隨即點了點頭.

此時眾人全都知道時間緊迫.他們也全都是成大事之人,因此上,沒有一個人有絲毫的猶豫.

她們縱然心中不舍,但是卻也是匆匆地向德伊波勒道了一聲別.

雷斯特看了洛林,然後歎道:"你這個計劃相當不錯,能將大祭司當成一個猴兒耍,只要能夠成功,就足以名震天下了."

說完,這才和德伊波勒兩人混在了一隊要下鄉征糧的禁衛士兵當中,趕著車子向著城外馳去.

此時,陰云密布,籠罩了整座的城市.

緊接著,一個如同雷霆一般的聲音響起:"六大家族的兔崽子們,到大廣場上來見我∼!"

洛林眾人雖然不是六大家族的兔崽子,但是他們好奇起見,卻也是仗著膽子,偷偷地溜到了廣場附近的樓房當中,然後躲在了樓房里面.

透過了窗戶,用望遠鏡,可以清楚地看到,就在一個灰袍老頭子的面前,六大家族的族長以及那些嫡子們一個個全都被脫了褲子,露出了白花花的屁股,然後被按在地上.

為了防止舞弊,由其他家族的士兵們揮舞著沉重的軍棍,重重地打著屁股,打的啪啪作響.揍的那些位貴族鬼哭狼嚎.

在此同時,阿黛兒來到了後院,然後對著天空重重地一振纖臂.原本停在她戴著鹿皮護腕上的灰鷹當即展翅,發出了一聲尖嘯,隨即飛上了天空.

xxxxxx

海面上陰云密布,就像是有不祥的事情要發生一樣.風吹起海浪,擁擠著向灘頭撲去,然後在礁石上撞個粉碎.

在低沉的鉛陰云之下,有一些奇怪的黑點快速的穿梭飛舞.海鳥在這種天氣下也早早的歸巢,空曠的天空中,這幾個黑點顯得非常顯眼.

這幾個黑點向著一座海島飛快的沖來,然後慢慢降低了高度,這時就能看清,這幾個黑點原來是一身幾個人.

他們各個都是一身純黑色的長袍,手里握著白色的骨杖,凶戾的目光掃視著下面的海島.

尤其是最前面的一個人,或者說他已經不能再稱之為人了,一身泛著光澤,繡著複雜銘紋的黑袍下,是一副骷髏骨架.

露出個骨頭全都是淡黑的顏色,眼眶中,有一對如同燃燒的磷火一樣的綠色眼睛.

只剩骨節的手上握著一把一人多高的骨杖,骨杖晶瑩如玉,發出淡淡的光彩,仗頂鑲嵌著一顆碩大的黑色寶石,時隱時現的黑霧圍繞著黑霧盤旋.

對法師們有認識的人都知道,這是一個巫妖.跟在他身後的,則是數名黑暗法師.

在所有人的理解中,巫妖強大而邪惡,他們沒有感情,視生命如同草芥,瘟疫和死亡永遠伴隨在他們身邊,所到之處寸草不生.

就是被他們看上一眼,靈魂也會被他們邪惡的法術吸走,永世不得安甯.

實際上,在法師們沒有因為自己的長袍的顏色而對立的時代,巫妖是法師中間正常的一員.是法師們對永生的追求.

畢竟,沒有人不想長生不老,尤其是追求無盡法術奧義的法師們.

巫妖也不是誰想做就能做到的,這轉化過程中也有風險,就算是法力高深的大師們也不能保證一定能過成功.

只是亡靈法師的法術為世人所反感,他們的法術恐怖而殘忍.最終和法師群體分道揚鑣,在閃族大陸上自成體系.

後來因為數次大戰,雙方干脆成了仇家.見到對方就像是見到了殺父仇人一樣,一定要往死里打.

巫妖帶著幾個黑暗法師緩慢的繞著小島巡查了一圈,看不到什麼異常東西,他們一拔身形,再次升高,沿著來時的方向回去了.

一直等了很久之後,一聲尖利綿長的鷹嘯聲驟然想起,打破了陰云下的寂靜.

一只鷹在天空上盤旋了幾圈,然後認准一個方向,一頭紮了下去.

雄鷹飛過一片山崖,穿過茂密的林木.

這是突然在樹叢間的陰影中,一個人的身影憑空閃了出來,他一身草綠色的衣服,身上還纏著幾根綠色草藤做的偽裝,頭頂也帶著一定樹枝編的偽裝帽,從他異于人類的尖尖耳朵,瘦長勻稱的身材,可以看出這人是一個精靈族人.

他背上背著一把精致的短弓,腰後的箭筒里插滿了箭矢,腰側掛著一把長刀,腿上綁著幾把飛刀.

這是一個精靈游俠的典型裝扮,他們擅長隱蔽,偵查,突襲,誰都知道,在密林當中,他們就是當之無愧的王者.

這時他伸出手臂,鷹忽閃了兩下翅膀,落在他的手臂上,然後彎著頭,疏理下自己的羽毛.

精靈游俠輕輕撫摸了鷹泛著流光的羽毛,從鷹的腿上摘下一個小管.

從旁邊的草叢里爬起一個人,和精靈游俠差不多的裝備,一臉如柑橘皮一樣皺起的皮膚,正是楓葉丹林三大院子之一的奧巴赫姆,他看看游俠手上的鷹,憂慮的問道:"怎麼回來晚了?"

游俠從手上的皮口袋里掏出一大塊肉干喂給手上的鷹,道:"光說了,它看到那人死人,哦,就是剛才巫妖,那個死人很危險,光要躲開他,一直到他走了光才過來."

光就是這只鷹的名字.

那人也歎了口氣,道:"這幫家伙看來是聞到味了,他們來的越來越頻繁了.今天這已經是第三批了偵查兵了,我們得盡快考慮撤離了."

游俠打了個呼哨,鷹一振翅膀,飛入旁邊的樹林中消失不見了,他點點頭,道:"是啊,看樣子不出五天敵人就要摸上這里了."

說著,他打開手上的小金屬管,從里面倒出一張紙來,不大的紙上,用娟秀的小字寫的密密麻麻,一看就出自一位幽雅的女人之手.

"也許不用."游俠看完手上的紙條,微微一笑,將它遞給身邊的奧巴赫姆,笑著搖搖頭,道:"雷斯特那個老家伙,還真是一如既往的大膽."

奧巴赫姆捏緊紙條上上下下看了幾遍,臉上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低聲驚呼道:"再搶一座完全體……他們還真敢干∼!不過……"

奧巴赫姆皺緊眉頭想了一會,道:"這個還真有可能成功."

精靈游俠贊許的點點頭,道:"雷斯特大師制定的這個計劃很大膽,不過出其不意更能成功,如果真是這樣,我們能選擇的辦法就多了."

奧巴赫姆像是想到了什麼,擰著眉頭思忖了一下,然後呵呵的笑著說道:"我和那家伙共事幾十年了,我了解他,雷斯特這老貨謹慎足夠,野心不足,他想不出這種計劃.

我想這應該還是那個小混球想出來的,也只有他有這種跳躍思維的能力.

這種缺德冒煙的想法,一看就是這小子的風格."

游俠道:"就是你們一直說的那個洛林?我可聽了很多他的傳說了.據說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年青人."

奧巴赫姆暢快的說道:"簡直太有意思了,那小子,就是個混蛋加三級,每次看到他的樣子,就恨不得抽他一頓.

這一大一小兩個不正經混到一起,做事都不計後果,天大的窟窿他們也敢捅.既然他們那里有了行動計劃,這里的東西就可以放棄了,我們就准備撤離吧."

游俠點點頭,又遲疑了一下,道:"現在這片海域的黑暗法師數量太多,被他們發現的話,我們估計走的不安生.我在想……咱們要不要收拾了這些蒼蠅."

奧巴赫姆思索了一下,道:"巴倫丁大師,你是戰術大師,指揮是你的專長,我們這里除了法師就是牧師,我想,做打手還是合格的."

游俠自信的一笑,道:"交給我吧,對付幾個巡邏的前哨而已,雖然這個前哨是個巫妖,但是費不了多大功夫.不過我們需要提前准備一下."

當天下午,天空上的陰云似乎散了一些,陽光透過云層的縫隙投射下來,在遠遠的海面上留下一道道光柱.

十六號基地的巨大洞窟里,一群法師圍著戰爭堡壘中心的立柱,正緊張的忙碌著.

那個負責拆解戰爭堡壘的老法師,正一臉痛惜的表情看著腳下的戰爭堡壘,喃喃的道:"就這麼毀了……就這麼毀了.很多東西我還沒弄懂那."

奧巴赫姆拍拍老法師的肩膀,道:"希奧德大師,現實不允許我們把它帶走,不過等我們回去的時候,很可能已經有一座完整的戰爭堡壘,就像撩起裙子的小妞一樣,在等著我們拆它了."

希奧德法師哭笑不得看著奧巴赫姆,道:"奧巴赫姆,我發現你越老越流氓了,你保證,回去會有座新的."

奧巴赫姆道:"保證不敢,七成可能還是有的,你也了解雷斯特,他那脾氣是屬驢的,弄不到一個戰爭堡壘,他自己都沒臉回去.到時候全是你的,隨便你怎麼玩."

希奧德老眼一瞪,嚴肅的看著奧巴赫姆,道:"這可是你說的啊,出了問題到時候我找你的事."

看著這個以不通世情著稱的老法師,奧巴赫姆也頭疼,心道法師們老了之後怎麼都是這幅老小孩德性.

奧巴赫姆只有點頭應承道:"好好,到時候你來找我,行了吧."

希奧德法師戀戀不舍的看了戰爭堡壘一眼,道:"把東西裝回去吧,記得到時候引爆能量轉換器下面的爆裂水晶,這樣,就能把它炸毀."

這時精靈游俠巴倫丁敏捷的從上面跳下來,急道:"快點准備,他們已經距離不遠了."

希奧德歎了口氣,道:"好了,把它開出去吧."

當一名巫妖帶著三個黑暗法師再一次飛臨小島上空的時候,眼見的黑暗法師突然看到下面小島岸邊的一艘小船,失去了纜繩,正在隨波上下飄蕩.

"有情況∼!"黑暗法師驚叫一聲,當下沖了下去,其他幾個人跟著呼嘯而下.

他們降落到很低的高度,圍著小船轉了一圈,巫妖掃視了一下,道:"附近沒有腳印,他們可能已經來了幾天了,散開搜."

幾個黑暗法師四散分開,在島上小心的巡視起來,很快一個法師看到了傾斜向內的山洞,舉起法杖向天上射了一枚明亮的綠色光團.

巫妖和幾個黑暗法師先後趕到,巫妖在外面仔細觀察了一下這個山洞,道:"見鬼,向內斜的山洞,怪不得在上面看不到,你們,進去看看."

兩個黑暗法師將法杖舉在胸前,小心翼翼的往山洞里面走去.

巫妖則在外面焦急的等待著,雖然他們的職責只是巡查海域,堵住有可能逃跑的人類,後面則有人負責逐島搜查.

這個小島距離大陸很遠,他們曾估計過,以戰爭堡壘當時的能量,不可能飛到這麼遠的地方,這里就不是首要搜查的地區.

加勒比海太大了,而且海中群島眾多,這個時候沒有飛機沒有快艇,憑一群法師和海軍,搜索的進度實在太慢.

他們劃定的最有可能的區域內,還一直有干擾,就是那些藏匿在島上的海盜們,每次發現有可疑人員,大群黑暗法師就上去圍剿,直到把整個小島都翻過來,才知道這里就一群海盜,費勁不說,極大的浪費了時間.

亡靈大祭司給他們的壓力非常大,要不然也不會以巫妖之尊,卻出門干巡邏的活,都是被逼急了.

見有了發現,巫妖心里暗喜,暗暗期望自己這回足夠好運,找對了地方,為了這座戰爭堡壘,亡靈大祭司頒下了豐厚的獎勵.

這時前去探路的兩個黑暗法師連滾帶爬的跑了回來,邊跑邊激動的大叫:"找到了,找到了∼!"

巫妖眼眶中的綠光猛的一亮,跟著就略了過去,只剩白骨的手揪住一個黑暗法師的衣領,急道:"你說什麼,再說一遍."

黑暗法師興奮的大聲嚷道:"我們發現那個戰爭堡壘了,就在里面."

"好∼!"巫妖道:"里面有人嗎?"

黑暗法師搖搖頭,道:"我們查過了,里面沒人,倒是有人活動的痕跡."

"進去看看."巫妖甩開黑暗法師,當先沖了山洞.

被拆成全裸的戰爭堡壘就矗立在山洞中,巫妖跳上平台,繞著中間的金屬柱子轉了兩圈,沙啞刺耳的聲音笑道:"嘎嘎嘎,我說他們怎麼能跑這麼遠,人族這幫家伙倒也機靈.嗯,還是完整的,這倒是個好消息."

幾個黑暗法師跟著跳上平台,笑著對巫妖道:"恭喜老師,這可是大功一件."

巫妖點點頭,指指柱子低的法陣,道:"先把它開出去,然後回去稟報."

"是的,老師."幾個黑暗法師躬身應了一聲,然後在法陣中站定,低低的念了幾聲咒語,金屬住上的魔紋發出淡淡的光芒,戰爭堡壘震動了一下,緩緩的離地升起.

這時嘣的一聲輕響傳來,巫妖瞬間一愣,一道黑影已經飛臨了黑暗法師身前.

每一個巫妖都是活了漫長歲月的老鬼,反應迅速,蒙的躍起飛離平台,同時揮手布下一道防禦屏障.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七百八十二章 皇族內戰,百姓苦(萬字求票)    下篇:正文 第七百八十四章 伏擊巫妖,萬歲?(求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