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七百九十一章 夜航船(求票)   
  
正文 第七百九十一章 夜航船(求票)

第七百九十一章 夜航船(求票)

雖然洛林從窗戶外跳進來,仍然精神抖擻,笑眯眯的看著德伊波勒,甚至還向外面大街上叫好的雷閃人揮揮手.絲毫也看不出有一絲的不妥.怎麼也想不到他是跑了一整天,幾百里的路途.

但是德伊波勒卻感到心底深處某一塊依然柔軟的地方痛了一下.看著洛林的大眼睛變得水汪汪的嫵媚.

洛林坐著車,風塵仆仆的趕了一天,一下車,絲毫也沒有休息,馬上就要處理公務,了解事態.

雖然德伊波勒知道,他所做的這一切並不全都是為了自己,洛林自己打著旗號管自己這趟是維護愛于正義的事業.

但是實際上卻仍然有一大部分是為了她和阿德玲.

他原本可以坐在他的那個總督府里面,數數錢,聊聊天,喝喝茶,欺負欺負不長眼的傻瓜們,和自己幾個天姿國色的女朋友們悠哉游哉地過著舒服的日子,但是為了她和阿德玲兩個,卻甘冒奇險,不遠萬里.來到閃族臥底打探,和亡靈大祭司作對,攪黃了他的戰爭計劃.

以洛林的憊懶性質,只要不是妨礙到他喝酒泡妞,他才不會在乎世界和平.這個世界大了,他在乎的過來嗎.

但這里閃族,他們是人類數千年的仇敵,他們可不會因為洛林不仇視閃族人,就把洛林當拉動雞得屁的游客看待,找個導游帶他四處參觀消費.

只要有一人發現他的身份,叫上一聲,這個痞子就是人族的飛鷹戰神,光明教廷的神聖騎士.

那麼大祭司就會很高興親自出手,煉化成死亡騎士,作為他永琲漸ㄓ.再要麼,抽取他的靈魂,鎖在永琲甄簏貕薴,成為他的又一件戰利品.擺在最顯眼的地方供人參觀.

雖然這有種種的危險,但是他卻還是來了∼!

而且為了自己,也是竭盡全力,費盡了心力.更可貴的是,他也沒有絲毫的怨言.

不管什麼時候見到洛林,總是很樂觀,很沒心沒肺,琢磨著吃女孩子的豆腐,從來不把擔憂放在臉上.

于是德伊波勒和阿德玲也就不擔心了,把一切都放心的交給洛林.

他實在是女孩子們的最佳男友.

想到這里,她低低地嬌呼了一聲,然後和身撲了上去,拼盡全身的力氣,緊緊地摟住了他.然後星眸迷離,微微地揚起了頭,獻上了自己嬌豔的櫻唇.

在以前,洛大爺也算是宅男一些,沒智商二百五的腦子,沒很多小錢錢,也沒個好爹,就那麼吃飽穿暖的養活著自己,玩不起小資情調,就那麼窩在屋子里打打游戲.

雖然面對著漂亮的女孩子偶爾也有些小害羞,但是送上門來的卻也從來沒有客氣過.

而現在經曆過無數次的生死之後,洛林也越發知道珍惜.

平時沒事兒的時候,也是要調戲一下那些個女孩子,動動手了,過個嘴癮了什麼的,放松一下心情.

只差著沒有學習流氓兔同學的先進經驗,滿世界閑逛,逮誰都要下嘴硬親了.

遇到這種送上門來的機會,他自然是不會放過.

兩人一時擁在一起激吻了起來.

也不知過了多久,直到兩人都快喘不過氣了,這才依依不舍地分開.

德伊波勒動情之下,眼中波光盈盈,酥胸起伏,不住地微微嬌喘.俏臉上兩朵紅暈,嬌豔明媚不可方物.令人幾乎不能直視.

嫵媚如同一個成了仙的狐狸精一樣.

洛林一時之間心中大動.德伊波勒本來就性感嫵媚,而且洛林其他的女朋友更顯成熟,熱情起來,端的是異常誘惑,洛林感覺就像醉了一樣.

隨即就聽一陣腳步聲響,緊接著,原本關著的房門輕輕打開.薇拉與雷歐兩個已經進到旅館,沿著樓梯走了上來.

他們兩個雖然單純,但是卻極其敏銳,看到房中的情形,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卻不禁心中生疑,不住地打量洛林兩人.

雷歐來來回回打量了洛林和德伊波勒,奇道:"你們兩個偷吃什麼好東西了?"

洛林不禁老臉一紅,輕咳了一聲.

他四下掃了一眼,又拉開了房門,向外看了一眼.他可知道,這些旅館的侍從們一個個跟狗崽隊一樣,全都有趴在牆角偷聽的習慣.然後把這些當八卦傳來傳去.

洛林檢查了一遍,直到確認無人之後,又回到房中,關好了門窗,這才問道:"現在情況怎麼樣?雷斯特呢?大隊人馬什麼時候能到?"

德伊波勒輕笑了一下,道:"你就放心吧.雷斯特大師已經潛到那戰爭堡壘制造地附近,查看地形去了.那里戒備森嚴,也只有他能靠近.

那大隊人馬按你的計劃,早就已經起程了.應該也是這兩天就到.估計情況好的話……"

她剛說到這里,就聽窗外一陣響動.

"外面有人∼!"洛林頓時一驚.當即手腕一翻,就抽出了手槍.

但是隨即,卻聽到'咕咕,咕咕'的一聲叫聲.

洛林不禁一愣.

德伊波勒此時卻微微一笑,伸手按下了他的手槍.然後打開了窗戶.

只見一只通體全黑的信鴿撲打著翅膀落在了外面的窗台之上.

德伊波勒努著小嘴兒,輕叫了一聲,然後纖指一招.那只鴿子當即就飛了過來,落在了她的手指之上,得意洋洋地叫了兩聲.

德伊波勒伸手從那鴿子的腳上取下了一封信來,然後又從一邊的袋子里拿出了幾粒小米,往地上一撒.

那鴿子當即飛了過去,忙不迭地叼食了起來.

德伊波勒展開了那信一看,然後笑了起來,道:"真是說誰誰到.他們還真的是很極時,今天夜里就到了.行動速度倒是挺快的."

她一邊說著,一邊拉開桌子上的一張地圖,然後如春蔥一般白嫩柔美的纖指沿著地圖上一條直通海洋的大河,溯流而上.最後來到了城市的附近.

她指著上面的一個地點,道:"他們大約凌晨的時分會在這里下船.由咱們負責接應."

洛林探頭看了一眼,只見那里是一處河灘,當即點了點頭.

那河灘處水流變緩,方便登陸.而且那里遠離城市鄉鎮,人煙稀少,也不易引人注意.

這個時代不像後世,沿海城市發達,實際上因為海盜們猖獗,缺乏耕地,海邊沒有多少城鎮.大城都在內河邊上.

他忍不住贊歎了一聲,道:"那幫海盜們辦起事來,倒也真是干脆利索.不愧是縱橫加勒比的白胡子,在短短的時間之內,就已經找到了這麼好的登陸地點."

德伊波勒吃驚地看了他一眼,然後沒好氣的說道:"這有什麼可奇怪啊?別忘記了,他們以前主要是干什麼的?走私啊∼!大哥.海盜光靠搶劫一年才能掙多少錢?他們的大頭還是走私,尤其是海鹽什麼的.

這一條河以前他們可是跑了不知幾百回了.對這里的情況,還不是了如指掌?"

洛林當即很汗了一下.以前也光是聽說白胡子海盜團威震四海什麼的,卻並沒有太往心里去.洛林和雷歐是搞實業和官商勾結的,陸地上的強盜還懂一點,海盜就不太清楚了.

沒想到那幫狗崽子的手居然伸的這麼長,不僅靈閃有他們生意,到了雷閃來,仍然有他們的生意.走私海鹽,這可是比倒黃金都賺錢的生意.

他一時之間憤憤了起來,白胡子海盜團的少幫主尤爾以前一直跟自己哭窮,自己貼了他不少錢,現在看來,丫的肯定沒有少黑自己的錢∼!

果真這幫家伙每一個好東西.

雷歐探頭看了看,發現兩人光顧著說事情,當下覺的無聊.

他也是坐著車顛了一路.雖然那車性能不錯,但是卻也夠受了.更何況,那屁股還腫著,一路上半坐半站,辛苦的很.

因此上,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道:"你們沒事兒吧?沒事兒的話,我去睡覺了.睡眠不足不長個的."

說著,一轉身,拍著嘴就走了出去.

薇拉看了一眼,臉上也是露出了倦容.

洛林笑了笑,道:"你也去吧.這兒沒有別的事情了.你們好好休息就是了.很快就又得准備行動了."

薇拉這才答應了一聲,將手中的一個小包交給洛林,然後踮起腳尖,在他的臉上輕輕地吻了一下,這才轉身出去.

她也是被洛林給調教出來,每天都是得讓洛林潛規則地親上一下,哪一天沒有了,反而是不習慣的.

這旅館臨街二樓的房間,早已經被德伊波勒給包下.因此上,他們出去之後,就到隔壁的房間休息去了.

洛林看著他們離開,從那個包中拿出了幾份文件,扔在了桌子上面,然後道:"這是我趁亂從軍令部里抄來的文件.然後對照著上面的印章,用胡蘿蔔刻了幾個章,偽造出來的文件.

你這方面的經驗豐富,幫我看一下,這里還有什麼破綻沒有.咱們這一次行動,事關重大,千萬馬虎不得的."

德伊波勒橫了他一眼,道:"這還用你教?"

說著,拉了一把椅子坐下來,又移過了幾支燭台,對著那幾份文件認真地檢查起來.

她仔仔細細地看了一遍,又對著亮光檢查了印章,覺的沒有什麼破綻,然後又和洛林聊了一會細節的問題,以及一旦有突發的情況,該怎麼辦.

兩人商議完畢,這才發現,此時天已經黑了下來.但是看看那天色,發覺離出發的時間還早.

這會正是萬家燈火的時候,離月黑風高,殺人放火的時候還得一會.

但是一時之間,卻也找不到什麼可以打發時間的,洛林心里裝著事情,也不覺得太累.

德伊波勒看著洛林,突然心中一跳,然後輕聲道:"要不,咱們做一些愛做的事情?"

洛林正若有所思地看著窗外,頓時虎軀一震,回過了道:"你……你說什麼?"

德伊波勒輕咬櫻唇,百媚橫生地瞟了他一眼,秀眸當中媚的幾乎可以滴出水來.她俏臉紅的如同脂胭一般,然後玉臂輕抬,伸手拔下了腦後束發的金簪.

隨即那一頭亮麗順滑的長發如同瀑布一般傾瀉了下來,披散在了她的肩頭.

她側頭看了洛林一眼,然後秀眸一眨,用自己撩人欲醉的眼神輕輕地一勾.那萬種的風情,只有積年的狐狸精才能真正掌握.令人一見,就深深地陷了那溫柔的陷阱,不能自拔.

洛林當即大步走了過去,然後伸出手去,一手攬住了她的纖腰,一手抄在她的腿彎處,在德伊波勒的低聲驚呼當中,就將她抱了起來.隨即邁步就走向了旁邊的大床……

xxxxxxx

半夜時分,洛林已經帶著眾人,靜悄悄的重新出發.

只是這一次,為了保密起見,洛林已經打發了那車夫自己回去,他親自駕車.

在通過城門之時,那些衛兵們看到他們半夜出發,很是心中奇怪.但是看著他們那豪華的馬車,卻也知道,這些人非富即貴,遠不是自己能惹的起的.

再說了,這些人有些特殊的癖好,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半夜出門會小蜜的事情這里也時常發生.

因此上,只是略略問了幾句,甚至都沒敢往車廂里看,隨即就揮手放行.

洛林駕著馬車,趁著黑夜,一路急行.好在這一路全都是大道,只管著往前跑就行了.倒也不擔心會迷失了路.

到了後半夜時分,馬車從大道上拐下來,試過一段顛簸的小道,他們就已經來到了那一處的河灘邊上.

洛林將馬車停在了一處有林木干草隱蔽地方,然後和德伊波勒兩個跳下了馬車,來到了河灘之上.

此時,已經入冬.天氣晴冷.

夜空當中,萬里無云,繁星閃爍.

一條寬闊的河流在面前滾滾東去,水聲嘩嘩.

和天上璀璨的夜色星河相映成輝.

在這個寂靜的夜里,河水奔湧的聲音遠遠地傳了開去,更顯夜的寂靜.

遠遠的,可以看到天邊處好像橫著幾朵黑云,但是中間不時的有火光閃現,可以知道,那里是住人的村莊.

而且遙遙的,有幾聲狐叫狼嚎的聲音響起,時不時還有夜梟刺耳的嘎嘎叫著飛過.

給人一種身處幻境的不真實的感覺.

德伊波勒擁著一件白色的狐皮,身形如柳,嫵媚妖嬈.眼角眉梢處隱隱還有著一層淡淡的暈光,極是美豔動人.

她看向那河灘處,卻只見一條白色的水帶,根本就沒有船只.然後又抬頭看了看天色.知道自己來的有些早了.

她輕輕地哈了一口氣,看著那白色的霧氣,不禁跺了跺腳,道:"這天兒可真冷啊.我都有點懷念奈安的冬天了,比這里溫暖多了."

但是隨即卻見洛林抬頭看著天空,不知在想著什麼,當即伸手一拉,嬌聲嗔道:"你在看什麼呢?"

洛林看著那片星空,正自魂游天外,被她這猛一拉,頓時回過了神來.

他也不願意多說自己正想著這個宇宙的奧秘,研究這個星空和自己以前看到的有什麼不同.

否則的話,就是德伊波勒不說,自己也會嘲笑自己現在文藝了許多.

他當即一笑,道:"我看著這天空,在想著一件很嚴肅的問題."

德伊波勒一怔.一雙妙目一眨不眨地看著他.

洛林一伸手攬住了她的香肩,在德伊波勒的臉上叭嗒親了一口,然後道:"你說,這天氣要是不這麼冷多好.嗯,比如說春天或者秋天.

咱們趁著夜色,聽著嘩嘩流淌的河水,就在這里很黃很暴力很少兒不宜一次,幕天席地,那是多麼富有詩意的一件事情?"

德伊波勒頓時瞪大了眼睛,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他.隨即忍俊不住,失笑了起來.

她輕啐了一口,然後道:"你個混蛋腦子里就沒有別的東西了嗎?下流,齷齪,肮髒……"

但是隨即,眼中盈盈的波光一轉,然後若有所思地道:"不過,你的意見好像也不錯……"

洛林當即一滯.他總是搞不懂,這些女人的腦子究竟是怎麼長的,一邊說別人下流,然後一轉臉,就又覺的不錯.這真是太虛偽了.

難怪有人說,這母系氏族一直統治了人類好幾萬年,這些女人們每一個在基因里都帶有政治家的天份.

他在一塊石頭上坐了下來,隨即,德伊波勒走了過來,然後一下子……一下子坐在了他的腿上.

洛林看了她一眼,但是隨即看到她氣勢洶洶的秀眸,當即歎了一口氣,認命一般雙手摟著她的纖腰,緊緊的抱住她,做一個人肉板凳,任由她舒舒服服依在自己懷中.

即便是寒冷的冬夜,兩個人依偎在一起,一點都不會覺得冷.

兩人隨便的聊著天,時不時耳鬢厮磨,親昵一下,揩一點兒小油什麼的,時間不知不覺就過了.

洛林還沒感覺到多久,就見天際有一顆明亮的星星緩緩移動了過來,洛林這才意識到,那是船只的夜航時的燈光.

那船只的速度極快,不一會兒的工夫,就已經到了附近,這會正慢慢減速.

洛林當即輕輕地一推德伊波勒,兩人當即一起隱身在了石頭的後面,彈出頭來小心的觀察.

這也是搞情報人員的特性,在情況沒有明了之前,絕對不會輕易現身,暴露出自己的身份的.

誰知道那船上究竟是真的自己人,還是敵人派來玩釣魚的特工?

隨即,就見那船在河灘處一震,停了下來,跟著咕咚一聲,船錨被扔進了水里.

緊接著,有黑影從船上跳了下來.

那人涉著水來到了岸邊,看著空無一人的沙灘,不禁怔了一下,隨即失望地歎息了一聲.

洛林看著那人的體型,當即學著貓頭鷹的叫聲'咕咕'叫了兩聲.

那人當即大喜,也是急忙將手放在嘴前,學著鳥兒叫了兩聲.

德伊波勒看了洛林一眼,見他仍然不動,當即贊許地微微一笑,也是伏在石後,沒有動身.

此時,洛林又叫了兩聲.

對面那人愣了一下,但是卻還是做出了回應.

洛林此時確認無誤,這才放下了心來,緩緩地站起了身來.

別小看他這個重複的動作,里面可是大有文章的.

保不齊就是對方瞎碰瞎撞,自己這一出去,那可就是暴露出身份了.

其實剛才洛林差不多可以確認,這個人的體型實在是太特殊了,洛林認識的人里只有一個是這樣.

所謂的'細節決定命運'一點兒也不錯的.謹慎一百次也不要緊,但是冒失一次,那可就是要命的.

洛林兩人從石後起身,迎了上去.

對面那人卻謹慎地後退了兩步,以手按著刀子,微微俯身,借著星光,盡可能地看向兩人.

洛林微微一笑,道:"尤爾少幫主,怎麼不認識了?"

那人聽了洛林的聲音,這才輕輕地松了一口氣,然後放開了握著刀柄的右手.他略有些歉意地笑道:"閣下,別見怪,咱們干的可都是掉腦袋的生意,尤其是這兩年閃族人越來越精明了,咱們不小心一些不行的."

洛林點了點頭,道:"沒事的."

他頓了一下,看著不遠處的大船,道:"人都來了嗎?"

尤爾笑道:"能來的都來了."

說著,一轉身,對著船上招了招手.

隨即,就見船邊上出現了一群人.

緊接著,一塊長長的跳板滑了下來,從船舷一直伸到了岸邊的沙灘之上.

隨後,那一群人從船上緩步走了下來.

為首的一人一頭的白發,健步如飛,手中拄著一根鑲著寶石的拐杖.

不是別人,正是教廷當中位高權重的紅衣大主教奧巴赫姆∼!

他來到了岸上,然後看著周圍的環境,用力地跺了兩腳,喃喃地道:"***,這就是魔族的土地?老子終于也是踏上一回了."

他心中隱隱升起了一種沖動和自豪.要知道,光明教廷已經有幾百年沒有再踏足這一片土地了.而他是第一個.

奧巴赫姆在激動之下,隱隱覺的自己得要干上一點兒什麼.最後終于決定了下來.他將手中的拐杖往沙灘上重重地一插,然後……然後撩開了衣服,對著那沙灘開始***.

***,這一幫搞政治的沒一個好東西,全都是一個尿性∼!

xxxxxxxx

此時,在雷堡的大魔神殿前,一個身穿黑袍的巫妖緩緩從天空中落下.

正等在門口處的那巫妖當即迎了上去,道:"愛德伍德兄弟,歡迎你的到來∼!"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七百九十章 唯快不破(求票)    下篇:正文 第七百九十二章 丟人丟到國際上(求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