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七百九十八章 生死時速(四,很傻很天真,求 票)   
  
正文 第七百九十八章 生死時速(四,很傻很天真,求 票)

第七百九十八章 生死時速(四,很傻很天真,求 票)

從拿到手的圖畫,再對比著面前那頭小象.同樣卷著鼻子,同樣一臉的痞子相,同樣一雙大眼睛潤濕明亮,充滿了純真.尤其是那微微撇著嘴,帶著壞笑的神態,不帶有一絲一毫的差別.

這確實是那頭小象∼!

而且聽剛才的那個少女叫它的名字.也叫做'小白’.連名字都一模一樣.

通體純白,一臉痞子相的戰象本來就已經是舉世無雙.而且名字都相同.這種機率可以稱的上是萬萬分之一.

如果這也是一種巧合的話,比起天上掉一塊流星砸破了腦袋,然後又無意中打通了任督六脈的高手絕對也是比大街上的狗都多了.

海洛德頓時一陣的唏噓,不禁深深地歎息了一聲:現在,這一切都已經對上了.

怪不得他一出現,就有一座戰爭堡壘會失竊呢.而且每到一地,都會惹和雞犬不甯.

怪不得那個雷洛才能如此之高,但是以前卻從沒有耳聞.橫空出世,如慧星一般崛起.

怪不得,他能輕而易舉地搭上海上走私集團.

怪不得德伊波勒一直抓不到.

怪不得會有經濟危機……

雖然他搞不懂為什麼洛林偷偷地潛過來,還要帶著小白和雷歐,有這麼一個致命的破綻.但是卻也不得不承認,這個人確實是藝高人膽大.居然這麼大搖大擺,絲毫也不怕發現.

不過話說回來,就是再大膽的人,也絕對不會想到他居然能干出這麼瘋狂的比傳奇更加傳奇的舉動,所以才斷然不會懷疑.

佩服,真是佩服啊∼!

愛德伍德此時也是張開了雙手,對著天空一陣狂笑:天賜良機啊∼!現在那個痞子終于是要落在我手里了∼!

他豁然轉過了頭去,嘶聲叫道:"洛林呢?他在哪里?快叫他出來見我,哈哈哈哈哈……"

一眾人等看著這兩個巫妖在這兒發神經,不禁全都是面面相覷,很是懷疑他們這也是神經錯亂了,可能要施放什麼可怕的魔法.正猶豫著要不要上前去,先砍他們幾刀再說.

此時,他們猛然聽到愛德伍德的話,不禁全都是一愣:洛林?洛林是誰?

菲奧娜也是怔了一下,然後奇道:"你說誰?"

愛德伍德猛然收聲,然後冷冷地看著菲奧娜,兩眼當中綠芒大盛.

他握緊了手中的白骨法杖,咬牙切齒一字一頓地嘶聲叫道:"誰?當然是那位寫下了無數不朽詩篇的偉大劇作家,日進斗金的商業大享,茹曼帝國奈安總督,堂堂的飛鷹戰神,龍涯草伯爵,洛林."

菲奧娜一時失笑了起來,道:"你失心瘋了吧?那個人我也聽說過,確實是挺厲害的.而且也看過不少他寫的東西.但是你說他會跑到這里來?

這也太誇張了吧.

你直接說我就是生命女神得了."

說著,看了眾人一眼,然後按耐不住一陣咯咯的輕笑.

余下的眾人也是哈哈大笑.

菲奧娜笑了幾聲,但是隨即看到兩人的同情目光,卻再也笑不下去.就感到心底深處慢慢地泛起了一種不祥的預感.

她定了定神,然後道:"你們有什麼證據嗎?"

此時,海洛德歎息道:"可憐的孩子∼!"

愛德伍德也是上前一步,將那張圖畫遞了過去,道:"你好好地看看吧."

菲奧娜愕然地接過了那張圖畫,看了一眼,然後抬起頭來,看著他們兩個,道:"這不過就是一張宣傳畫而己,有什麼了不起的?"

愛德伍德桀桀笑了兩聲,道:"你好好地看看,這是一張普通的宣傳畫嗎?上面畫的可是那只小象吧?"

菲奧娜側頭細看了兩眼,道:"確實有些像.這倒是不差,但是這和那個什麼洛林的有什麼關系?"

愛德伍德森然地笑了一下,道:"你念一下下面寫的那些字."

菲奧娜狐疑地看了他一眼,然後又看了看旁邊的那名巫妖.雖然這兩個全都是亡靈,但是這一個看上去還算是正常一點兒,沒有那麼神經病.

菲奧娜見他也是微微點頭,這才低下頭去,極不情願地低聲念道:"祝賀奈安飛鷹公司開業一百天大典.特推出光棍節跳樓大優惠活動,凡持本宣傳畫,就可以在購買飛鷹公司任意產品之時,抵充二枚金幣.

機會不多,不容錯過.請趕快前來,前一百名還有最高價值五十金幣的神秘大禮包相送."

菲奧娜念到了後來,不禁罵了一句,道:"這是什麼亂七八糟的促銷.這麼狠,讓別人怎麼活啊?這麼不懂規矩,回頭得找人砸了他們的鋪子."

愛德伍德當即也是哭笑不得.在他還是人類的時候就搞不懂那些女人的心理,但是到了現在,成了巫妖更是不懂:為什麼這些女人不管是老幼,關注的目光總是在一些奇怪的地方?

他輕輕地咳了一聲,然後意味深長地提醒道:"看上面,尤其是,'奈安飛鷹公司’這幾個字,這說了什麼?"

菲奧娜迷惑地眨了眨眼睛,道:"這公司怎麼了?挺好的……"

說到這里,突然失了聲音,緊緊地抿著嘴唇,一個字也不說.

愛德伍德心中頓時長長地出了一口氣,然後陰森森地笑了起來,道:"你終于明白過來了.這奈安飛鷹就是指的,聖光大陸茹曼帝國奈安行省的一家公司."

他頓了一下,然後又接著道:"這家公司就是那個洛林開的.而上面的小象,就是他們公司的……那個叫什麼來著,噢,對了,形象代言兼吉祥物."

愛德伍德說到這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沉聲道:"現在你告訴我,這麼一頭小象,怎麼會出現在我們閃族?"

菲奧娜聽了他的話,拿著宣傳畫的手不禁顫抖了一下.但是隨即卻又鎮定了下來.

她不屑地一撇,肯定地道:"陰謀.這一定是人族那邊的陰謀∼!

他們故意這樣做,是想要破壞我們閃族安定團結的大好局面.

搞一張宣傳畫而己,這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虧的你們還是堂堂的亡靈**師,一把年紀都活到狗肚子上了?這麼簡單的事情就看不出來?

噢,畫個小白的畫像,小白就是他們的臥底?

說句不太恭敬的話,這要是在上面畫上大祭司的畫像的話,難道說,大祭司也是他們派來的臥底?

你們的智商就這麼一點兒?"

原本一眾禁衛們也是將信將疑的,但是此時,聽了菲奧娜的分析,也是覺的有理,不禁一個個也是撇著嘴,一臉輕蔑地看著愛德伍德和海洛德兩個.只差沒有直接寫上'白癡’兩個字.

此時菲奧娜更是又加了更惡毒的一句:"怪不得你們老是打敗仗呢?就以你們這種智商,基本上也就跟馬車鍾表什麼的全都無緣了.哪怕是人族那邊派過來一頭豬,也可以輕松地把你們全都揍趴下了."

愛德伍德頓時勃然大怒,上前一步,抬手點指著菲奧娜,嘶聲叫道:"你……你……"

菲奧娜冷笑了一聲,絲毫不讓,挺起了胸膛,道:"我?我什麼我?別忘記了,我可是靈閃的皇家貴族.就算你是亡靈**師,但是無憑無據,又能拿我怎麼樣?"

愛德伍德面對著她囂張的氣焰,不禁一滯.

海洛德雖然對于愛德伍德很有信心,知道他對于洛林恨之入骨,在收集資料之時也是異常的認真.

這個畫絕對不可能是人族特意使出來的計謀.畢竟那畫看上去已經有些日子了,而且下面還標有日期.是遠在那個雷洛出現之前的.

如果人族真的有這個本事,可以未卜先知,提前就做好了陷害的准備,那大家也就別玩了,全都回家洗洗睡覺吧.

但是……但是他也是老油條了.

在大祭司的主持之下,閃族與亡靈法師之間互不干涉,有著一種微妙的平衡.這種事情可是要得罪閃族的.

萬一是假的,回頭必然是迎來大祭司的一頓痛責.而縱然是真的,自己也不過是一個協同的功勞,主要的功勞還是人家愛德伍德的,和自己關系並不大.

對于這種好處不大,壞處多多的事情,海洛德也是樂得在旁邊揀揀便宜.要讓他出頭,那可是萬萬不可能的.

更何況,那樣做的話,落在愛德伍德的眼中,說不定還很有搶功的嫌疑.

此時,就聽愛德伍德冷笑了起來,嘶聲道:"好一個牙尖嘴利的小丫頭.你也不想想.為什麼這兩家公司上面全都帶著一個飛鷹的名字?為什麼那個飛鷹的標志都是一模一樣?難道說,這都是湊巧嗎?"

菲奧娜心中動了一下,但是隨即也是冷笑道:"一樣?你這也太扯強了吧?人族那邊有牧師,我們這邊也暗牧?難道說,他們也是一樣的?人族那邊崇拜光明神,我們這邊敬大魔神.這兩位神都會飛,難道說,他們也是一樣?"

愛德伍德滯了一下,發現在胡攪蠻纏方面,女人永遠都據有天然的優勢.而且每次提出來的反駁也全都是有理有據,光憑著講道理,是遠遠不夠的.

他猶豫了一下,手觸在了腰間某一塊東西,頓時眼中綠光大盛.

愛德伍德笑了起來,看著菲奧娜,道:"好,今天我就讓你心服口服.你看看這個是什麼,這東西總不會是假的吧?"

說著,從腰間摸出了幾塊金幣,扔了過去.

菲奧娜疑惑地接過了那幾枚金幣,道:"這是什麼意思?送錢行賄啊?"

愛德伍德沉聲道:"你看看錢幣正面的頭像吧?那是茹曼帝國發行的金幣.相信你一定可以認出那上面的頭像究竟是誰的."

菲奧娜愣了一下,然後低頭看著手中的金幣,看著上面是一個長的胖胖的小男孩的頭像.那眉眼之間似乎有些熟悉,好像是在什麼地方見過.

菲奧娜心中恍忽了一下,有些茫然地看著那個頭像,就感到自己的思想一下子停滯了一樣.

此時,就聽愛德伍德沉聲說道:"這是茹曼帝國這些年發行的金幣,上面的頭像是帝國小公爺,未來的皇帝,雷歐的頭像.你認出這個人是誰了嗎?"

他看著菲奧娜嬌軀微微顫抖,當即就要得意地笑出來,但是隨即卻看到菲奧娜抬起頭來,眼中流露出淒惋和哀傷,不禁愣了一下.

菲奧娜一時面色慘白.

別的都是可以假冒,甚至偽造的,但是那金幣卻絕無可能.畢竟沒有哪一個人為了偽裝或者陷害,而特意出那麼大流通量的金幣,更何況那金幣還附帶有國家主權效應,更沒有人敢在這上面隨便亂開玩笑.

她看著那幾枚金幣,心中暗道:我真是很傻很天真.

早知道那個痞子來曆不凡,而且在這之前,還跟阿德玲,德伊波勒全都認識.絕對不是什麼省油的燈,但是自己卻還是傻傻的相信了他胡編的謊話,而且就是心中有懷疑,但是也怕會傷著他的自尊,一直都不敢認真地追究.

真的是很傻很天真……

菲奧娜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麼,但是身體一側,就昏了過去.

xxxxxxxx

洛林一句話把里安德斯嚇的魂飛魄散,他可是看出來了,這個檢查組就是憋著勁來找他麻煩的.

這道理里安德斯也明白,要是檢查組不下來查處幾個大案要案,怎麼顯得檢查組的人英明睿智,怎麼撈功勞,沒有功勞怎麼升官.

要說下面的工地不存在問題,那根本是不可能的,就算是准備的很充分,真的讓檢查組查不出問題,但這種情況更嚴重,因為沒有問題就是最大的問題.

不過個問題也是可大可小.

完全是看地方官能不能把檢查組伺候舒服了.

這個檢查組一下來就說要抓人族奸細,然後逮住幾個無足輕重的倒黴鬼屈打成招.

作為一個混跡官場幾十年的老油條,里安德斯心里明白,檢查組的這些動作就是在宣示:別想著糊弄我,我們的胃口可是很大的.

里安德斯不由得在心中暗暗叫苦,看來今次不好好出點血,是不可能順利過關的了.

他早就聽說過京官清苦,摟起錢來不如地方官肆無忌憚,所以一旦下到地方,都要狠狠的敲詐地方官.

里安德斯這一次算是見識到了,心說這幫孫子們可真狠啊∼!

暗暗盤算,倒地要花上多少錢,才能讓這幫家伙們滿意.

至于說泄密了,間諜了什麼的,里安德斯也知道,這根本就是檢查組的領導在做給他看,只要他能把檢查組的人喂飽了,這種事情也就輕飄飄的過了.

聽到洛林一提要去看戰爭堡壘,里安德斯慌忙答應,當先帶路,領著洛林和奧希德他們這一群人族精英搶劫團,向著他們朝思暮想的戰爭堡壘而去.

奧希德和奧巴赫姆他們當下激動的兩眼直冒賊光,又怕被雷閃的人看出破綻來,低著頭走在人群中間.

里安德斯則不停的跟洛林介紹他們的功績,諸如工程進度領先計劃幾天,建築質量比規定的提高多少,節約了多少材料等等.

洛林一路也不說話,只是"嗯,嗯"的點頭應和著里安德斯.

眾人就這麼聽著里安德斯一個人不停的唧唧歪歪,慢慢走到戰爭堡壘跟前.

從它跟前看去,更覺得戰爭堡壘高大宏偉,尤其是上面黑洞洞的炮口,仿佛怪獸的大嘴,隨時都要把人吞噬掉一樣.

眾人沿著戰爭保壘前高高的階梯,一步步走上戰爭堡壘的大門,洛林他們紛紛握上各自的武器,提起精神.

戰爭堡壘的大門,是一扇寬大的石門,此刻正緊緊的關閉著.

里安德斯走上前去,用力的敲響大門,然後里安德斯點頭哈腰的對洛林說道:"請大人稍等,駐守在堡壘內的法師大人,很快就會過來為大人開門."

洛林面無表情的說道:"那就等吧."

只是過了很長時間,還沒有人過來開門,洛林不滿的皺皺眉,轉頭看看里安德斯,奧希德他們這些精英,也漸漸有些沉不住氣,心道不會是被發現了,人家正調集高手准備圍攻我們吧.

奧巴赫姆他們互相看了看,准備一有不對的苗頭,就動手開打,炸開戰爭堡壘的大門,沖進去強搶過來.

洛林突然回頭看了他們一眼,輕微的搖搖頭,示意他們不要輕舉妄動.

足足等了有十分鍾,戰爭堡壘的大門這才輕輕一震,嘎吱吱的向兩旁退開.

門後一個裹在黑袍中的黑暗法師,一臉不悅的看著門外這呼啦啦的一大群人.

里安德斯首先向黑暗法師點頭致意,道:"尊敬的菲尼斯法師大人,這幾位是由神殿派出的檢查組,前來視察工作的."

直呼大祭司顯得很不恭敬,所以閃族人一般都是用神殿來帶指大祭司的.

黑暗法師聞言先是一愣,然後也不擺死人臉了,笑著說道:"原來是上峰所命,諸位大人,怠慢了,怠慢了……"

洛林點點頭道:"菲尼斯大人是嗎,神殿有令,我們這些人敢不效死命,打擾大人了."

菲尼斯法師連連擺手,道:"那里那里,大家都是為了向神殿盡忠嗎,諸位,請進吧."

里安德斯帶著洛林他們跨過門檻,走進了戰爭堡壘內部.

完全石制的地板冰冷光滑,踩在上面感到一股寒氣從腳底往上冒,內部陰冷的很,冰冷的氣息透過衣服,沁的骨頭縫里都是寒的.

室內點了幾盞慘綠色的燈,昏黃搖曳的燈光,照的堡壘第一次有如鬼域.

奧希德他們像是剛進了城的鄉巴佬一樣,處處都覺得新鮮刺激,不住的四下里張望,心道:戰爭堡壘里原來是這個樣子.

菲尼斯法師向他們介紹著戰爭堡壘內部法陣和武器的安裝調試情況,一邊引領著洛林他們走上樓梯,前往高層的控制室.

奧希德在後面偷偷拉拉洛林,眼睛瞟瞟走在前面的里安德斯和黑暗法師,示意要不要動手解決了他們,他看著完整體的戰爭堡壘,兩眼直冒火星,口水都要流下來了,恨不得立刻就搶到手,然後開回去好好研究.

洛林回頭瞪了他一眼,讓他安生下來,然後問道:"菲尼斯法師大人,不知道現在堡壘內,有幾位法師在值守?"

菲尼斯道:"原本應該是有六個人,不過有一個昨天進城去了."

洛林道:"請大人把大家都叫到控制室吧,我們了解一些情況,就不再打擾諸位大人了."

菲尼斯點點頭,說了句:"請諸位稍等."

然後轉身出去召集眾人.

洛林在控制室內轉了一圈,看著各種用來操控戰爭堡壘和武器的法陣,一時間有種眼睛都花了的感覺.

要將它完全運作起來,可是需要不少的人.

奧希德和奧巴赫姆他們自覺的分散到控制室的各個角落,思考准備動手發難.

里安德斯在這里好像很不適應,皺著眉頭,跺著腳不安的來回的走動.

這里的陰氣實在是太重了,才待了這麼一會,洛林就感覺手指跟想要凍僵了了一樣.

等了足足有十幾分鍾,菲尼斯和另外數名黑袍法師,相繼走進了控制室內,他們都審慎的打量著眼前這群不速之客.

洛林瞟了一眼,心道還差一個.

這時一個不滿的聲音在門外響起,"大晚上的,檢查個屁,不能等明天再來,我倒要看看是神殿那個大人物."

說著,一個面容枯槁的老黑暗法師罵罵咧咧的走了進來,看到控制室內站滿了人,他顯示一愣,然後斥責道:"不知道控制室不能進人嗎?嗯?禁衛軍……你又是誰?"

他認出了洛林身上禁衛軍的制服.

里安德斯趕忙解釋道:"這位就是堡壘的負責人,魯因斯**師.**師閣下,這幾位大人是神殿排下的檢查組,專門來視察……"

魯因斯一揮手,不耐煩的道:"我管你是誰,規矩不懂嗎,還有你……"

魯因斯一指旁邊的奧巴赫姆,道:"你們是誰的弟子,見了面怎麼不行禮,沒上沒下的."

他一瞪奧巴赫姆,突然間卻面色一變,脫口嚷道:"你們不是黑暗法師∼!"

幾個黑暗法師都愣住了,洛林一看被識破了,大喝一聲:"動手!"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七百九十七章 生死時速(三,文藝女貴族,求票)    下篇:正文 第七百九十九章 生死時速(五,決勝時刻,求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