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八百三十八章 與人方便(求票)   
  
正文 第八百三十八章 與人方便(求票)

第八百三十八章 與人方便(求票)

聽到那個聲音,克勞迪婭不由一怔,隨即一伸手,打開了車廂前板的一個小窗,沉聲道:"怎麼回事?"

那車夫道:"小姐,我們到城門了,那些衛兵正在挨個檢查."

克勞迪婭頓時一皺眉頭,道:"檢查?檢查什麼?難道又有哪一個狗官東窗事發,攜款潛逃了?但是這也不應該啊?這些個狗官們全都是官官相衛的,互相掩護都來不及,這種事情又怎麼可能這麼大張旗鼓地搜查?"

她這邊自言自語著,突然心中一動,有些疑慮地向洛林看了一眼.

洛林卻是微微一笑,然後端著那酒杯,略皺著眉頭,啜了一口紅酒,但是隨即厭惡地搖了搖頭,將那杯酒給遠遠地放開了.

這種酒,尤其是不要錢的紅酒,放在以前的話,爵爺自然是來者不拒,有多少都灌多少,甚至還連吃帶拿的,但是現在卻不一樣了.

爵爺的那些位女朋友們哪一個不是非富即貴.她們也全都奉行著淑女界,放之四海皆准的一條普遍真理:男朋友的品行代表著自己的品味.

因此上,在她們的細心調教……呃,細心照顧之下,洛爵爺的品味,早就被那些女朋友們給慣出來了.突飛猛進,一日千里什麼的.和以前絕對是不可同日月而語.

倒是小白吃了半天的食物有些口渴,看到洛林不喝,當即長鼻子一卷,將那個酒瓶給卷了起來,然後咚咚咚咚,全都灌進了自己的嘴巴里面.

只是這個小流氓吃東西極是沒有素質,那酒喝了一瓶,倒有半瓶灑在了地毯之上.

而且小白喝光了之後,左右看了看,隨即看到坐椅上放著的一塊名貴披肩,它也不在意,拿起來,在自己的嘴邊胡亂地擦了一下,隨後挪了挪屁股,找了一個最舒服的姿勢,然後一倒頭,又是呼呼大睡.

這個夯貨∼!

洛林看了,不禁苦笑了一下.

克勞迪婭看了他們兩個,又看看打濕了一大塊的地毯,還有自己那條沾滿了食物碎渣,酒漬,還有小白口水的披肩,心疼的直皺眉頭,但是隨即,她的眼神卻移了開去.

這一對組合完完全全就是標准的流浪藝人,粗魯,無禮,不講衛生.

此時,就聽前面傳來了大聲的爭吵.

克勞迪婭聽著那聲音有些熟悉,不由得心中一怔,正要詢問.

此時,那車夫已經說道:"小姐,您快去看看吧,安德魯波夫家的伊萬和那城門官吵起來了."

克勞迪婭一滯,眼中閃過了一絲寒光,隨即看了洛林一眼,然後恨恨地罵道:"那一幫蠢貨,只會給我找麻煩∼!"

說完,縱身跳下了車去,然後整了整衣襟,臉上重新露出職業性的笑容,隨後這才向前走去.

洛林看著她婀娜多姿的背影,然後輕輕地拍了拍小白的厚背,喃喃地道:"小白啊,我這可不是為了泡妞,而是為了咱們的計劃,為了國家,為了人族.事實上,我這應該也算是為國捐軀.

就沖我這種無私的奉獻精神,就該給我發一個什麼脊背獎什麼的,順帶著再給個三五百萬的……"

小白打了一個酒嗝,然後回過頭來看了他一眼,隨即撇了撇嘴.小白雖然年幼,但是卻也不傻.這種為國捐軀的好事兒,雖然不太懂,但是卻也知道,這種事情真的像洛爵爺說的一樣的話,早就已經是打破腦槳子.

洛林探頭向外看了一眼,只見車隊已經停在了城門口處,而且在那里圍了一大群的人,將整個道路堵的水泄不通.

由于居高臨下,可以清楚地看到,在人群中間,一名斜披著戰甲,歪帶著帽子,露出一頭亂發的軍官一臉的冷笑,手按刀柄,冷冷地看著對面的一個大漢.

那名大漢身材魁梧,足足有近兩米之高,像是炫耀一般,在寒冷的冬天卻也仍然精光著上身,露出棱角分明的肌肉.看上去極是強壯.

他一臉的怒容,惡狠狠地瞪著對面的軍官,如果不是旁邊有人拉著,就已經撲上去了.

洛林看了,不禁輕輕一歎:那個家伙果然是一身的肌肉,就連腦子里長滿了.在光天化日之下和城門官斗,這不是自己找倒黴嗎?

這種事情就應該等到他們下班之後,然後蒙著臉,再從後面敲丫的悶棍.

但是隨即,洛林卻又是心中一凜.不對,這些人一個個面帶風霜,顯然是早早就已經出來跑江湖了,怎麼還會犯這麼低級的錯語?

想到這里,他當即認真地看了起來,卻見那馬戲團中的眾人雖然站在一起,但是隱隱之間卻還是分成了兩派.

其中一派正是那大漢的一幫人.雖然有那大漢在前面***,但是他們當中更多的人卻是雙手抱懷,露出一副看好戲的模樣.

而另一派,卻是一個個面露憤然,緊握了雙拳.

洛林看到這里,不由得心中一動:果然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那個大漢看著雖然粗魯,但是很顯然這件事情絕非是看上去,這麼簡單.

這個馬戲團里面雖然水不深,但是卻也夠混的∼!

此時,克勞迪婭已經走上了前去,巧笑嫣然地和那名軍官說起了什麼.不過那軍官顯然也是惱的狠了,卻神色嚴厲地不住地擺手.

但是克勞迪婭也不著惱,而是繼續地和那軍官說話.最後,那軍官實在拗不過,只得是接過了克勞迪婭遞過來的一個錢袋,用手掂了掂,發覺重量不輕,這才向著城門里揮了揮手,示意眾人進城.

克勞迪婭笑著和那軍官又說了兩句什麼,然後這才一轉身,隨即臉色一變,粉面含霜,恨恨地向著那大漢瞥了一眼.

那大漢卻也是雙手抱懷,呲著滿嘴黑黃色的爛牙,詭異地向她一笑.

克勞迪婭也不說話,而是怒氣沖沖地向著這邊走了過來.

她一回到車上,然後'啪’的一聲,重重地關上了車門,隨即抄起了放在一邊的酒杯,將那一杯酒一飲而盡.

小白很是贊歎地看了她一眼,要知道在它的記憶當中,那一大杯酒可沒有一個女人可以在眨眼之間,就一口喝干的.

克勞迪婭放下了酒杯,低聲罵道:"安德魯波夫一家人.早晚有一天我要……"

她說到這里,突然反應了過來,然後閉上了嘴巴,警惕地看了洛林一眼.

洛林卻是微微一笑,然後道:"前面究竟出了什麼事情?"

克勞迪婭恨恨地罵道:"鬼知道那幫狗官們想要干什麼?大張旗鼓的,居然是要搜捕防范一個帶著一幫女人孩子的年青人,還有一只……"

她說到這里,突然眼中露出了奇怪的神色,打量著洛林和他身邊的小白,然後這才緩緩說道:"還有一只小象."

說著,緊緊地盯著洛林的眼睛.

洛林立時恍然,然後道:"噢∼!是這件事情啊.他們不是已經搜了好多天嗎?當時還很找了我的麻煩,但是人家那只小象是純白色的,和我們家的小白不一樣,我這才算是饒幸多了過去."

克勞迪婭一眨不眨地看著洛林,發現他臉上的神情依然鎮定自如,根本就找不到一絲的破綻.

洛林平靜地迎上了她的目光,眨了眨眼睛,然後道:"你怎麼了?這麼看著我,眼睛一眨都不眨一睛,是不是突然覺得白頭佬其實也挺帥的?不如咱們就湊合一下?"

克勞迪婭冷哼了一聲,然後移開目光,看向了窗外.

此時,隨著城門口處的檢查,馬車不住地前移.只是片刻的工夫,就已經來到了城門之下.

隨即就聽外面響起了一陣敲門聲.

緊接著有人高聲說道:"小姐,麻煩你,打開車門,讓我們檢查一下."

克勞迪婭調整好了表情,重新蒙上了一層笑容,然後這才打開了車門.

洛林看了心中暗歎:怪不得要化上那麼濃的妝,原來不光是為了好看,還得有加百分之九的偽裝的效果.最起碼這樣一來,沒有人可以看到她臉上真實的表情.不管是心中是喜是怒,全都可以很好地掩蓋在那厚厚的化妝品之下.

看來,這哪一行的飯可都是不好吃啊∼!

隨即就見有軍官探頭進來,笑著說道:"迪婭小姐,你認識城主大人,您怎麼不早說呢.我們這只是例行公事,看兩眼就走……"

那軍官突然看到洛林和旁邊的小象,不由一怔,隨即指著洛林,道:"你是什麼人?"

洛林笑了笑,然後道:"我是充滿了浪漫情懷,偉大的詩歌藝術家,四海為家的吟游詩人,追尋著風的腳步,到處傳吟著那些英雄們偉大事跡."

那軍官厭惡地一皺眉頭,低聲罵道:"這幫該死的瘟生,全都是這一副德性∼!飯都吃不飽,還整天的賣弄什麼狗屁的文學.死文藝青年∼!"

洛林沒想到對方會有這麼大的反應,不由得心中一怔:他這麼大的怨氣干什麼?老婆被人搶了?

隨即看著他的表情,突然明白了過來:如果不是同行,不可能有這麼大的怨氣∼!這個軍官年青的時候很有可能也是一個文藝青年∼!

想到這里,他的嘴角不禁露出了一絲的笑意.

那軍官看著他的眼神,立時就覺得在他的目光之下,自己所有的心思全都無所遁形一般,心中一凜.隨即定睛看去,卻發現對方的眼神平淡無光,剛才一閃而過的鋒利眼神好像是自己的錯覺一般.

他頓時有些惱羞成怒,沉聲道:"你一個死瘟生,在迪婭小姐的車廂當中干什麼的?"

洛林呲牙笑了笑,然後道:"一個男人,一個女人,在這個沒有外人的,密閉的車廂當中,還能干什麼?自然是做一些愛……做的事情了."

那軍官愣愣地看了他兩秒鍾,隨即看到克勞迪婭一臉的慍色,立時明白了過來.然後重重地'呸’了一聲,道:"你個死白頭佬,也不撒泡尿照照,看看你究竟都是什麼歲數了,迪婭小姐能看上你?你們是在商量什麼新排的劇本吧?"

洛林翻了翻白眼,道:"這位大人,你不是都知道,你還問?"

那軍官滯了一下,然後轉頭看到里面如同小山一般的小白.當即眼中光芒一閃,沉聲道:""還有這個……這個是什麼動物,長鼻子大豬……"

小白聽了,頓時火冒三丈,惡狠狠地瞪了過來.

mbd∼!小白大爺英帥靚型,在戰象選美界,號稱'百年一遇,萬中一無,超級美男子’,居然敢叫大爺什麼長鼻子大豬?真真是瞎了狗眼∼!

如果不知道'死'字怎麼寫的話,小白大爺不介意好好地教教他∼!

那軍官看到小白眼中閃動的凶光,頓時嚇了一跳.

戰象特有的凜冽殺氣如寒風一般迎面撲來,那軍官就感到頭皮一陣的發麻,差一點兒沒有轉身逃走.

洛林看了,急忙上前一步,擋在了小白的身前,然後道:"這位長官.它叫小白,是一頭象.千萬別搞錯了.是會鬧笑話的."

那軍官立時冷哼了一聲,道:"笑話?我看你就是一個笑話.我現在懷疑你們就是通緝要犯,跟我走一趟吧."

洛林哈哈一笑,道:"這位長官,你別來這一套,我們可是走了好幾個城市了,他們也是要通緝什麼人,我也知道.那些人可是帶著一頭白色的小象.我這可是灰色的.而且你仔細看看,這年齡也不對.那只象可沒有我們家小白年齡大."

那後一句,可是洛林胡說八道的.但是卻也絲毫也不怕被揭穿.

畢竟你指望這幫連大象都不認識,只是一個勁地'長鼻子大豬’'長鼻子大豬’亂叫的人能知道些什麼?

那軍官看了洛林一眼,然後冷冷地道:"什麼白的,灰的.我看著倒是挺一樣的."

洛林一笑,道:"大人,你如果拿一條狗來,你就會發現,它們看我們也是挺一樣的.全都是一個鼻子兩只眼.沒有什麼區別."

那軍官愣了一下,隨即大怒,道:"你什麼意思?罵老爺我是狗嗎?"

洛林哈哈一笑,道:"大人,與人方便,就是與己方便.這是一枚金幣,您拿去喝杯酒去.您別找我的麻煩,我也不麻煩你.討生活而己,沒有必要非要搞的大家斑斑見血."

說著,眼中寒光一閃,輕輕地按在了腰間.

在很多的時候,人必須得要像狼一樣,露出自己的鋒利的牙齒.縱然不去欺負別人,但是卻也得要讓其他的人知道你不好欺負.如果只是像只綿羊,逆來順受,以為可以躲過,但是很多的時候,最終得到的只能是被宰的命運∼!

那軍官看到洛林手按在腰上,中間有金屬的寒光一閃而過.頓時變色,沉聲道:"你威脅我?"

洛林哈哈一笑,道:"談不上什麼威脅,只是提醒大人,我只是一個流浪者,而大人您可是要在這里守城門的,而且你的家人說不定也是住在這個城市當中."

那軍官勃然大怒,隨即看到洛林眼中閃動著鋒利如刀的光芒,頓時打了一個寒戰:那人是一個不折不扣的亡命之徒∼!說不定在下一刻,就會拔出刀來,刺入自己的胸膛∼!

自己有家有業,有房有車,二奶小三也有好幾個,如果對方是一個無權無勢又沒有能力後台的鄉下老百姓的話,為了這麼一點兒小事,欺負一下,敲些錢財,娛樂一下,放松放松心情,倒也無傷大雅.

但是對方是一個亡命之徒,而且還是一個很危險的亡命之徒.光是身上湧現出來的那股冰冷刺骨,有如實質的殺氣,就不知是背了多少條的人命.

再這麼玩,就是對于自己的生命不負責任,對自己的家人不負責任,對自己的二奶小三們不負責任∼!

俗話說,'殺良冒功’,但是卻從來沒有誰說過殺強冒功的.比起老百姓來,那些強盜們著實是太不好殺了.而且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給搭進去了.

不過那軍官卻也不願意示弱,看著洛林冷哼了一聲,然後這才退了出去,緊接著,重重地一甩車門,發出一聲巨響.

隨後,那軍官怒聲叫道:"下一個,快一點兒.下一個∼!"

而此時,馬車卻是一震,然後緩緩地向前馳去.

洛林就感到眼前一暗,顯然是馳進了城門當中.

克勞迪婭睜著一雙秀眸,一眨不眨地看著洛林.

洛林歎了一口氣,道:"我的臉上有花嗎?有話的話,你就說.你這麼看人家,讓人的小心肝一直撲騰撲騰地亂跳,很容易得心髒病的."

克勞迪婭當即輕啐了一口,然後道:"你個死白頭佬,你還敢說自己不是殺手?剛剛那一番話,就已經將你暴露了."

洛林揉了揉自己的鼻子,然後道:"你究竟想要怎麼樣?"

克勞迪婭猶豫了一下,眼中閃過複雜的神色,最後一咬牙,輕聲說道:"我想你幫忙找一下我們馬戲團里安德魯波夫一家的麻煩."

洛林笑了一下,問道:"只是找一找麻煩?我的收費可是很貴的."

克勞迪婭冷笑了一聲,道:"你要多少錢?"

洛林笑了笑,道:"咱們光談錢,是不是有點兒太俗了?就不能談點兒別的?比如說那個很黃,很暴力,很少兒不宜,但是卻又可以讓人很開心的什麼什麼的?"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八百三十七章 你有病嗎?(求票)    下篇:正文 第八百三十九章 秘密與女人的辯證關系(聖誕快樂,求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