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八百四十一章 一世英名東流水(求票)   
  
正文 第八百四十一章 一世英名東流水(求票)

第八百四十一章 一世英名東流水(求票)

洛林聽了克勞迪婭的話,不禁一怔,心中很是奇怪:我是怎麼樣的人?為什麼會突然說出這麼奇怪的話來?

克勞迪婭看著洛林一頭的霧水,突然嫣然一笑,然後親熱地挽住了他的胳膊,笑道:"其實這也沒有什麼了.只不過是取向不同而己.我其實也很開明的,對于這些事情也很看的開的."

說著,長而挺翹的睫毛微微抖動,飛了一個曖昧的眼神過來.

洛林看著她興奮的眼神,不由覺得這種神色好像在什麼地方見到過.

就在此時,就聽到身後傳來了一陣銀玲一般的大笑聲.

洛林轉頭看了一眼,隨即發現,那幾個女人不知道是因為什麼有趣的事情,全都摟在了一起,不住地哈哈大笑,一副奸計得逞,好像坑了別人三五百萬的模樣.

洛林突然心中一動.頓時想起:每每阿黛兒幾個腐女說起那些個什麼事情來的時候,也是這樣眉飛色舞的模樣.

洛林的心一時沉了下來,這才想起:剛才阿德玲不住地給自己整理衣服,而自己卻也是欣然接受,由于太過熟悉,完全忽略了她卻是一個中年男子的打扮.這落在了那些有心人的眼中……

"靠∼!"洛林想到這里,不由得脫口罵了一聲.臉色一下子變得鐵青,然後恨恨地轉過了頭去.

怪不得偉大的哲學家尼采說過:"去找女人嗎?帶上你的鞭子."

原本洛林還以為這老頭兒有很特殊的愛好.不什麼sm就是什麼ms的.

但是現在看來,卻是他的思想太過齷齪了.這些個女人果然不打就不行.哪有這樣,把人往這里面坑的?全都是慣出來的毛病∼!

他看到那幾個女人仍然哈哈哈哈地摟在一起,笑成了一團,當即對著阿德玲揮了揮自己的巴掌.示意過後絕對饒不了她∼!

但是阿德玲卻回了一個白眼,然後又是挑釁地挺起了胸膛,微微一揚下巴.

這個動作當即又是落在了旁邊眾人的眼中,現在就算是沒有明白過來的人,看到他們之間這一種肢體的交流,那也是全都明白了過來,然後齊齊地用那種曖昧的眼神向著洛林看了過來.

洛林這才發現,果然是黃泥落在褲子上,就算不是屎,也是屎了.而且還絕對不能解釋,越解釋卻是麻煩∼!

而那些女人們全都是天生的政治家,對于耍弄這些個小陰謀小詭計全都極為在行.對于這些反應好像是了如指掌一般,看著洛林的臉色發苦,當即更加得意地哈哈大笑了起來.

洛林無奈之下,只得在心中悲憤交加地說一句灰太狼的名言:"我一定會回來報仇的∼!",然後像是逃一樣,拖著克勞迪婭來到了後台,一直到了沒有人地方,這才長長地松了一口氣.

克勞迪婭此時也膽子也是大了許多,笑眯眯地看著洛林,不住地安慰,道:"沒有什麼了,真的沒有什麼.我這個人其實很開明的."

洛林聽了她的安慰,心中更是氣苦.這可是事關我一輩子的清譽啊∼!雖然洛爵爺沒有少泡妞,而且據說,在奈安的地下文化市場都已經有關于洛爵爺偉大英雄事跡的黃色書刊讀物了.

後來凱瑟琳長公主大發雷霆,用霹靂手段很是進行了一段掃黃打非的專項行動,取得了全面的勝利.光是銷毀的各類不健康書藉就足足有萬余本.

還有抓獲的各類相關從業人員都套上了枷鎖,送到了采石場去進行強身健體,有益身心的體育活動.

而奈安,乃至于整個茹曼帝國一時之間,也是河清海晏,天下太平.

但是縱然如此,洛爵爺的名聲可也已經傳出去了.被那一大幫的色狼們奉為了新時代的領軍人物.

到了後世電玩發達的時候,如果也有一個倭國什麼的,指不定也要專門以洛大爺的事跡為原型,編一個什麼《龍崖閣立志傳》《伯爵的野望》什麼的h版的游戲了.

雖然這名聲好像也並不怎麼樣,洛爵爺本著'縱不能流芳千古,也要遺臭萬年’的偉大精神也已經算是默認了下來.沒事的時候,也是偷偷想想自己在流氓界差不多也算是一代宗師了.

在人族那邊一提起洛大爺,大家無一不是抬起頭來,眼角向上四十五度角,然後恭恭敬敬地稱一聲'他老人家’.

結果……結果……

晴天霹靂啊∼!

在這個不出名的城市當中,陰溝里面翻了船.

洛大爺好容易這才積攢下來的名譽值,在眨眼之間,就被那幾個心腸惡毒,極其腹黑的女人給毀壞殆盡了.

一世的英名付之東流啊∼!

這要是讓狗仔隊的那些狗崽子們知道了,還指不定要嚼碎多少的舌頭∼!

此時,克勞迪婭看著洛林的臉色,當即心中異常的高興,一掃剛才被洛林調戲之時的蹩氣委屈,恨的銀牙發癢的感覺也是不知了去向,很是揚眉吐氣.

為了能讓自己的心情更加愉快一些,她就像是那只挑斗著灰太狼的小綿羊一樣,惡意地繼續說道:"沒有關系,真的沒有關系的,現在時代開放了,這世風自然也是日下……"

洛林聽了,頓時火冒三丈:***,這也太欺負人了.還時代開放?還世風日下?爵爺我吃兩天的素,就以為我真的金盆洗手,不當流氓了?

他當即一按克勞迪婭的香肩,然後將她抵在了背後馬車的牆板上.隨即俯下了身來,惡狠狠地瞪著她,充滿了威壓性地將自己的大臉一點兒一點兒靠近了過去.

克勞迪婭先是一驚,本能地掙紮了幾下,但是卻發現自己根本就沒有辦法從洛林的大手當中掙脫出來,心中升起了一種無力感.

隨即看到洛林明亮明澈的雙眼緩緩靠近,幾乎可以從他的瞳孔當中看到自己的倒影.她的芳心當中不由得一慌,感到好像有什麼事情即將發生一般.不由得微微地拱起了香肩,顫聲說道:"你……你想干什麼?你想干什麼?……不……不要過來啊……不要過來……"

那聲音雖然急促,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卻是越來越低,顯的嬌柔無力,就像是一只在大灰狼的利爪之下,發出了無助哀鳴的,可憐的小羊羔一般.

洛林不禁心中暗暗奇怪:女人為什麼在這個時候,總是說什麼'不要過來,不要過來’,難道色狼……呸呸呸,難道自己就真的不過去?

這個就像是抓小偷的時候,拼命地大叫,"站住,站住'一樣.這些個廢話完全沒有一點兒的作用.

呃,不對.

洛林看著克勞迪婭那楚楚可憐的模樣,心中暗道:倒也不是一點兒作用沒有.而是說,好像給人提示一下,甚至是一種邀請:你一定要過來,干一點兒什麼才行.

想到這里,他不禁輕輕一歎:這女人的心態果然是複雜啊∼!光是普普通通的一句話,她們硬是可以表達出三四種的意思出來.

此時,就見克勞迪婭在自己的威脅之下,一臉的慌張,強自伸出手來,無力地按在了自己的胸膛之上.

洛林感到了有阻力傳來,但是卻毫不在意,而是胸膛向前一頂,克勞迪婭的那只纖手立時就無力地縮了回去.只是顫聲道:"不……不要……"

只要是一個正常的男人,在空無一人的暗室,面對著近在咫尺的嫣紅櫻唇,沒有熱血沸騰就已經不錯了,又怎麼可能停下?

洛林當然是一個正常的男人,而且還是一個通過實際行動,來證明自己的取向的男人.在這種情況之下,他又怎麼可能停下?

難道要讓人家真的以為他的取向有問題?

因此上,他並沒了停下.

在下一個瞬間,就已經像惡狼一樣狠狠地親了下去.

克勞迪婭頓時一驚,秀眸在一瞬間大大地張開,顯出了驚奇的神色,但是隨即卻慢慢地緩和了下來,明亮的眼眸當中漸漸地漫上了一層盈盈的水色,最後閉了起來.

在不知不覺當中,她的雙臂已經摟在了洛林的脖頸之上.那雙潔白柔美的纖手十指也深深地插入了洛林濃密的頭發當中.

過了好一陣子,她這才緩緩地從迷失當中清醒了過來,一邊胸膛劇烈起伏,不住地呼吸著新鮮的空氣,一邊頗有些不舍地松開了原本緊緊摟著洛林的雙手.

洛林看著她被自己給親的呼呼直喘,面色緋紅,猶如桃花一般,這才滿意地松開了雙手,心中很是滿意地暗暗想道:這一下,看你還怎麼小看你們家洛大爺∼!

然後這才道:"這女人果然是不收拾不行∼!現在知道大爺我是什麼取向了吧?"

克勞迪婭微微嬌喘著,百媚橫生地了洛林一眼,然後老實地答道:"略略知道了一點兒."

她頓了一下,然後看著洛林似笑非笑的表情,感到自己剛才好像是有些太過軟弱了.突然心中一慌:等等,我才是老板啊∼!怎麼可以低聲下氣地和這個死白頭佬說話.

想到這里,她當即頗有些不服氣地冷哼了一聲,然後高傲地揚起了下巴,道:"不過,你也別太得意了.你的技術委實是不怎麼樣∼!讓人誤解了,也不能怪別人的."

她說完之後,頓時有些後悔.

這種指責,是一個男人都會受不了.氣的兩眼冒火,從地上蹦起來.說不定自尊心都會受到打擊.

但是洛林卻是絲毫都沒有生氣,仍然似笑非笑地看著克勞迪婭.

克勞迪婭在他的注視之下,不由得心里發慌,最後只得是側開臉,避開了他的視線.

但是縱然如此,卻仍然強道:"你看什麼看?沒見過美女嗎?說起來倒也可憐,你這個死白頭佬到了現在都是孤身一個人到處流浪,連一個女朋友都沒有.更別說成家了.要不是我看你可憐,便宜你一下,說不定,你這一輩子到死都不會碰哪一個女人的手指頭呢."

洛林聽了她頗有些惡毒的挖苦,當即輕輕地歎息了一聲,道:"美女,我可憐不可憐的咱們過後再說,只是現在……"

他頓了一下,然後頗有些無奈地道:"現在你是不是先從我的身上下來?"

克勞迪婭怔了一下,然後緩緩地順著洛林的視線向下望去,這才發覺,不知什麼時候,自己那雙引以為傲的修長筆直,曲線完美的雙腿已經緊緊地夾在了洛林的腰上,甚至那雙美腿在洛林的腰後,還緊緊地搭在了一起.

那姿勢要多曖昧有多曖昧∼!

克勞迪婭的俏臉'騰’的一下子就紅透了.縱然隔著厚厚的一層化妝,但是卻也可以看到那俏臉紅的幾乎都要滴出血來.

枉自還說人家怎麼怎麼樣?自己這邊都已經嗨成了這樣,居然到了現在,都沒有發覺.還得要對方提醒這才反應過來.

克勞迪婭恨不能地上有條細縫讓自己鑽進去,一時之間死的心都有了.

她當即匆匆地從洛林身上跳了下來,隨即就要逃走,但是卻是踉蹌了一下.

***,腳麻了∼!

這當時得用了多少的力啊∼!

一世的英名這一下全沒了∼!

她一時羞憤交加,俏臉幾乎都要扭曲了起來,在洛林的注視之下,最後只能是咬牙切齒地低低罵了兩聲,然後強自忍著腳上血液流動所傳來的特有的酸麻,像是一只受了驚嚇的小兔子一樣踉踉蹌蹌地飛快地逃走了.

洛林笑了笑,然後背著雙手,很是心情愉快地聽到外面傳來了一陣物品碰撞之時叮叮當當聲響,

在此同時,還有人們的驚呼聲不住地響起.

"小姐,你怎麼了?"

"小姐,小心."

"小姐……"

那驚呼聲一路地遠去,最後消失不見了.

就在此時,就聽舞台前方傳來了一陣觀眾們熱烈的歡呼聲.

"好啊∼!"

"太棒了∼!"

"……"

那歡呼聲音極大,如同潮水一般震耳欲聾,幾乎都要將諾大的營帳頂蓬給掀翻了.

洛林縱然站在後台,但是那股強大的聲潮卻也讓他感到有些心神不定.

他不禁心中一愣:這是誰在表演?難道有大牌上場?不是說第一天全都是只是暖暖氣氛,由初出茅廬的小演員們上場的嗎?

此時,那歡呼的聲浪如同潮水一般,一陣接著一陣,越來越高,越來越高.

後台的各個馬車當中,原本正在休息的演員員工們也全都被驚動了,紛紛從車中探出了頭來.驚疑不定地聽著前面舞台上的動靜.

他們聽到了那場中仍然傳來的喧鬧之聲,當即不約而同地從車上跳了下來,然後一言不發,埋頭就向著前台沖去.

洛林看著他們沉默的表情,不禁愣了一下.任由著他們紛紛從自己的身邊快速地跑了過去.

隨即,就見克勞迪婭也是拎著裙子,再次從後面沖了過來.

她剛剛平靜了下來,但是看到洛林,俏臉不由紅了一下了.向前緊走了幾步,但是看到洛林仍然站在原地,當即一咬牙,然後跺著纖足,回過了頭來,高聲道:"你還愣著干什麼?沒有聽到外面的動靜,不知道有人在砸我們的場子嗎?"

洛林又是一怔.奇道:"你都沒看,你怎麼知道的?"

克勞迪婭眼中此時恢複了清明,聽著外面的喧鬧,冷冷地道:"這是規矩∼!"

洛林不解地眨了眨眼睛.

克勞迪婭看著這個一頭花白頭發的中年人,歎息了一聲,以前像這種人,她可是連眼角掃一下,都會覺得浪費的.只會高傲地走過去.

但是現在……冷靜了下來,仔細地一想,卻覺得還是和以前一樣.看上一眼,仍然還是浪費.

她不禁沒好氣地道:"真不知道你以前都是怎麼混的∼!"

但是隨即,也不知道是為什麼,還是解釋道:"我們每到一地,先是用小演員們表演,這一來是打廣告,招攬觀眾.

二來,萬一有其他的表演者也在,他們也不會太在意.因為表演不太精彩,這票房流失的也就不嚴重.回過頭來,雙方就會協商一下,該走該留的,大家也好商量.也不會因此而結怨.

畢竟大家都是靠演出吃飯.搞惡性競爭,對誰都沒有好處的."

她頓了一下,聽到外面的歡呼聲越來越高,當即心中焦急了起來,然後一拉洛林的胳膊,一邊往外走,一邊說道:"這是正常情況.但是也要知道,有正常就有例外.

我們剛紮下營地.如果對方也是紮下不久.他們就會派人來,到我們的劇場當中.雖然有官府壓著,不敢***,但是他們卻會打著切磋的名義,故意使出最為精采的表演.

在此同時,也把我們貶的一無是處.最後利用觀眾們,把我們從這個地方攆出去."

洛林聽了,當即也是大張了一回見識,心中暗歎:沒想到這一個小小的馬戲團里面,居然也是這麼地複雜,還有這麼多的潛規則.顧忌這個,顧忌那個.

雖然自己當總督的時候,也是要顧忌很多,牽扯到各方的利益.但是比起這個來,要痛快爽利了許多.

不過這也正常.

要是當老百姓比當官兒還爽快,大家還費那麼多的心思,削尖了腦袋,拼命地想去當官兒干什麼?

他一邊胡思亂想著,一邊身不由己地被克勞迪婭給拉了出來.

兩人來到了舞台的側面,卻見一大群人全都已經站在這里,正向著舞台中間不住地觀望.但是每一個人的臉上卻全都顯出了奇怪的神色.

洛林也由得心中奇怪,然後向著舞台中間看去.仔細一看,也不由得吃了一驚.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八百四十章 原來你是這種人?(求票)    下篇:正文 第八百四十二章 小白也瘋狂(求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