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八百六十三章 女人的究極武器(求票)   
  
正文 第八百六十三章 女人的究極武器(求票)

第八百六十三章 女人的究極武器(求票)

看到洛林吃驚地瞪大了眼睛,克勞迪婭卻是秀眸一轉,不滿地低聲說道:"你眼睛瞪那麼大干什麼嗎?好像我臉上長了花嗎?"

洛林滯了一下,然後用力地眨了眨眼睛,看著克勞迪婭那激動的略有些緋紅的俏臉,頗有些無語.

雖然他也知道這些女人的思維具有很強的跳躍性,每每說起這件事情,就會想起另一件事情.天馬行空一般.

像那種神馬左右互搏,精神分裂這種事情對她們來說全都是區區的小事.不然的話,當年東方不敗也不會來一個華麗麗的美少女變身,成了女人之後,這才打遍了天下無敵手.

過了好一會兒,看到克勞迪婭挑起了黛眉,他這才喃喃地道:"我知道你們但是……你怎麼會有這種奇怪的想法?"

克勞迪婭像是做賊一樣,偷偷地向著後面的市政廳瞄了兩眼,然後拿出了少女們所特有的,熊熊燃燒著八卦之魂,壓低了聲音鬼鬼祟祟地道:"你看啊,那個死胖子一說起竹杠打屁股來,居然那麼高興,而且你說的越痛,好像他越是高興,到了後來,甚至樂的一臉的褶皺,眼睛都找不到了."

她頓了一下,然後雙手一攤,一臉無辜地道:"你說,這不是變態,又是什麼?"

洛林頗有些頭痛地發現,她說到後來,她那雙明媚動人,閃閃發亮,似乎不沾一絲塵垢美眸深處,卻閃耀起了某種邪惡的趣味.

他不由得低低地呻吟了一聲,這幫可怕的女人.吃飽了沒事之後,這腦子里整天都想的什麼東西啊∼!

克勞迪婭看著他的模樣,當即更感興趣起來,然後伸出雙手摟抱住了他的胳膊,然後撒嬌一樣,不住地扭著嬌軀,嬌聲道:"說嘛,說嘛,你快說說嘛……"

在她撒嬌之際,洛林就感到她那雙嬌挺高聳,彈性驚人的酥胸在有意無意之間,不住地蹭著自己的胳膊.

洛林頓時感到一陣吃不消,急忙抽出了手來,高舉著雙手,道:"停,停.別嗲了.讓人的骨頭都酸了.我說還不行嗎?"

克勞迪婭這才得意地哼了一聲,然後眼巴巴地望著洛林,露出一副期望的神色.

洛林欲言又止,然後歎息了一聲,這才說道:"其實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的."

克勞迪婭頓時一怔,道:"什麼?"

洛林認真地看著她的秀眸,道:"其實,他這是為了升官而己."

克勞迪婭眨了眨眼眸,顯出不解的神色.道:"升官?打屁股就可以升官?而且王子殿下寫了那個字條,他給辦成了這樣,居然還可以升官?"

洛林笑了起來,道:"這很簡單.我舉一個例子.你是馬戲團的老板,每每下一個命令,手下有一個家伙就屁顛屁顛地趕緊去干,但是卻一下子給辦砸了.你會怎麼樣?"

克勞迪婭側頭想了一下,然後道:"當然是很很地訓他一通.甚至是扣他的工資獎金.甚至是用鞭子教訓他一頓也不是不可能的.那個死小白……"

說到後來,她甚至是雙手握拳,秀眸當中都要噴出火來.

洛林在心中奇怪,小白一向眼力架極好,究竟怎麼惹了這個女人.讓她發了這麼大的火,在心底深處對小白很是同情了一秒鍾.然後打了一個響指,道:"沒錯."

克勞迪婭奇道:"沒錯?你也知道沒錯?那麼這里有什麼好處,我怎麼沒有看出來?"

洛林歎了一口氣,道:"你光看了眼前了,告訴我然後呢?"

克勞迪婭怔了一下,喃喃地道:"還有然後?然後……"

她認真地想了一下,緩緩地說道:"既然小白……呃,我是說那個人是緊著給自己辦事的,雖然辦砸了,但是這忠心可嘉.咱們也不能太打擊他的積極性.讓別人看了,也會覺的不好.

而且這人誰能不犯錯的……"

她說到這里,隱隱當中似乎有些明白了過來.

洛林此時笑了起來,道:"所以呢?"

克勞迪婭猶豫了一下,然後不得是承認道:"像這種人自然是得要好好地對待.罵的越狠,也就是期望越高的."

洛林似笑非笑地看著她的俏臉,見她的臉上顯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然後道:"現在還用我再解釋什麼嗎?"

克勞迪婭喃喃地道:"怪不得你越說打的狠,他越高興呢.他這一番做派落到了王子殿下的眼中,王子雖然當時會不高興,但是看他辦事這麼認真,也會記在心里面,這種忠心耿耿的手下,到以後肯定是會大加信任.那時候這升官發財自然也就是滾滾而來了."

她說到這里,不由得很是古怪地看了洛林一眼,然後道:"你們這些人心眼兒怎麼長的,又多又鬼,又那麼地古怪."

洛林苦笑了一下,我這樣的人心眼兒又多又鬼,又古怪?好像看到一個人就以為對方是變態的人似乎沒有資格說這話吧?

克勞迪婭此時發現那個死胖子城守居然不是一個變態,而是一個不折不扣,又貪財怕老婆的官迷混蛋,不由得頗有些失望.

她拉著洛林,向前走了數步,突然想起了一事,然後道:"對了,那個王子殿下的紙條是怎麼回事?我記得王子殿下走的時候,你還沒有趕過來.他寫的字張怎麼會在你的手上?"

洛林四下看了看,然後笑了笑,道:"要是我告訴你了,你可千萬給我沉住氣.知道嗎?"

克勞迪婭心中頓時升起了一種不祥的預感.

她輕輕地吸了一口氣,然後盡可能平靜地道:"我……我沉得住你,你就說吧."

洛林笑道:"那紙條是我偽造的."

克勞迪婭失聲叫道:"什麼?你偽……"

她說到這里,頓時反應了過來,急忙用手捂住了櫻唇,然後轉過了頭去,緊張地四下掃了幾眼,然後又從洛林的肩膀處,向著他的身後掃了好幾眼.

克勞迪婭發現確實沒有人在意,這才急的一跺腳,道:"你……你怎麼干這種事情啊?這可是要殺頭的."

洛林無辜地眨了眨眼睛,道:"那又怎麼樣?"

克勞迪婭看著他,氣的火冒三丈,道:"你……你你還怎麼怎麼樣?殺頭了,那還能怎麼樣?"

洛林無所謂地道:"那又怎麼樣?"

克勞迪婭頓時氣幾乎都要吐血.沒見過這麼不著號的.殺頭了,命都要沒了.他都是擺出這副閑不閑淡不淡的臭德性.讓人看了,十指發癢,幾乎都忍不住要去撓牆.

她猶豫了一下,然後咬了咬牙,道:"不行,我去找城守大人自首,就說我們這文件是拿錯了,這事兒是那個大惡賊洛林惡意搞的破壞……"

說著,就要往市政廳走.

洛林一把拉住了她的衣領,在她的驚呼聲中,伸手一攬,摟住了她那盈盈不堪一握的纖腰,然後一勁使,當即腳前頭後,就將她給扛在了肩上.

廣場上眾人看到這邊的動靜,不由紛紛向著他們投來似笑非笑的目光.

克勞迪婭身為馬戲團長,雖然也是習慣了被眾人注目,但是那卻是在舞台之上,而不是在這大街之上.看到眾人投來的目光,一時間,羞愧的俏臉通紅,纖足來回地踢騰,一陣的掙紮,道:"放我下來.快點兒放我下來."

洛林抬起手來,對著她那高聳渾圓的**就是一巴掌.

隨即就聽'啪’的一聲清脆的聲響傳來.

克勞迪婭頓時感到一陣如電流一般的酸麻從**上傳來,不由得失聲驚叫了一聲.

洛林搓了搓手指,頗有些回味剛剛手掌與那香臀碰觸之際,那嬌嫩彈滑的感覺.然後低聲道:"別動,再動,我還打∼!"

克勞迪婭身體一僵,隨即歎息了一聲,像是認命了一般,在下一秒鍾,嬌軀軟了下來,任由著洛林扛著她向前走去.

洛林看了,不由得歎息了一聲,剛剛打的那一巴掌,手感著實是不錯,又彈又軟.正想著借機會,再打一巴掌呢.結果她就老實了下來.讓自己沒了借口.

他眼珠轉了轉,然後極其果斷地抬起手來,對著克勞迪婭高翹的**就又是一掌.

克勞迪婭忍不住又是失聲叫了一聲,差一點兒沒有哭出來,顫聲道:"我都不動了,你……怎麼還打?"

洛林哈哈一笑,道:"對不起,對不起啊.剛剛手感太好了,一時沒有忍住.就又拍了一巴掌."

"靠,這手感好了,居然也是罪過∼!"克勞迪婭一時恨的牙都倒了,幾乎都要受了內傷.

她有心想要罵上兩句,但是卻也知道,自己遠遠沒有那個白頭佬不要臉.他正沒有借口揩油呢.只要自己敢出一聲,他肯定是敢打屁股.

在這個大廳廣眾之下,要是再挨上三五下,估計全城的人都要知道馬戲團里年青漂亮的女老板被人當眾打了屁股.

說不定晚上,到了表演的時候,他們全都會轟轟地跑過來,然後買了票,坐在觀眾席上,異口同聲地喊著:"我們要看打屁股……"

***,這可是馬戲團,不是什麼sm劇院∼!

洛林等了半天,見她仍然是一動不動,老老實實地趴在自己的肩頭上,不禁頗有些失望地歎了一口氣,這才邁步向前走去.

克勞迪婭聽著洛林的那一聲歎息,不由得心中暗罵,暗暗下定了決心:現在人多,給他留一點兒面子,但是等回去之後,一定要好好地收拾他一頓∼!

在廣場上眾人的注視之下,洛林施施然地扛著克勞迪婭走了過去.而克勞迪婭羞愧的滿臉通紅,虧得有長長的頭發垂下來,擋住了臉,不然的話,她非要當場自殺了不可.

洛林扛著她來到了旅館的門口處,那一眾馬戲團成員們對于他們兩個的打情罵俏,全都已經是見怪不怪了.只是掃上一兩眼,然後就各忙各的.

而那些旅館的侍者們卻仍然感到有些稀奇,有人甚至不解地看了看那些馬戲團的成員,心中奇怪他們怎麼不熟視無睹,根本不過去幫忙.

此時,洛林已經大步走了進來.

他看到那些侍者們投過來的驚奇目光,當即冷哼一聲,道:"看什麼看?沒見過像大爺我這麼帥的人泡妞嗎?"

緊接著,虎軀狂震,亂散著王者霸氣.

一眾侍者們不由得紛紛低下了頭去,避開了他的視線.

旁邊一名侍者卻是笑著道:"這位先生,我們也見過泡妞的,但是像先生您這樣泡妞泡的這麼狂烈,這麼帥的,卻是從來都沒有見到過."

洛林不由驚奇地看了那人一眼,***,沒想到在這個小小的旅館當中也是臥虎藏龍,居然還隱藏著這麼一個馬屁界的絕世高手.

他哈哈大笑了兩聲,然後一探手,將一枚錢幣扔了過去,高聲贊道:"雖然知道你是在拍馬屁,但是卻還是讓大爺感到心情大暢,這是賞你的.希望你不要驕傲,以後再接再勵,爭取取得更好的成績.哈哈哈……"

說著,已經大步地走上了樓梯.

而那名侍者卻也極其敏捷地一伸手,將那錢幣接在了手中.原本以為那只是一枚銀幣,但是展開手一看,卻驚奇地發現這原來卻是一枚金幣.

他不由得低低地驚呼了一聲,然後飛快地將那金幣裝進了貼身的口袋當中,緊接著一躬到地,望著洛林的背影恭聲道:"多謝大人,多謝夫人.兩位走好."

馬戲團眾人頓時一滯,然後互相看了一眼,隨即暴發出了一陣含意不祥的大笑.

而克勞迪婭聽到了眾人的笑聲,不禁是又羞又愧,抬起頭來,惡狠狠地掃了眾人一眼,然後硬著頭皮,做勢揮了揮自己的秀拳.

眾人看到她漲的通紅,幾乎都快要滴出血的俏臉,不由得心中好笑:這位小姐明明都已經成了煮熟的鴨子了,肉都要燉爛了,但是這嘴還是硬的.

但是他們看到克勞迪婭的模樣,卻也全都極為體貼地閉上了嘴巴,一直他們兩人全都上了樓去,這才又是哈哈大笑了起來.

洛林扛著克勞迪婭來到了樓上,進了她的房間,這才將她放在了那張柔軟的大床之上.

克勞迪婭倒在了那床上,隨即柔韌的纖腰一擺,借著床的彈力,當即就跳了起來,然後咬牙切齒地叫道:"你這個混蛋,我跟你拼了∼!"

說著,揮著粉拳,向著洛林就沖了過去.

洛林當即一伸手,將她的秀拳按住,然後轉了過來,對著她高聳的**,就揚起了巴掌,'啪’的一巴掌打過去,隨後就又將她給扔在了床上.

然後拍了拍手,笑道:"服不服?"

但是克勞迪婭卻是一咬牙,嬌聲嗔道:"不服∼!"

說著,再次從床上跳了起來,然後又是沖了過來.抬起腿來,帶著凌厲的風聲,就向著洛林踢了過來.

洛林只得向後一撤身,然後一抬腿,向著克勞迪婭踢過來的腿就迎了過去,隨即碰在了一起.

克勞迪婭頓時感到一陣劇痛傳來,不由失聲驚叫了一聲,然後雙手捂著右邊的小腿,在地上單腳跳了幾下.在劇痛之下,眼睛里不由蒙上了一層晶瑩的水霧,幾乎都要掉下淚來.

洛林看了,不由苦笑一下,關切地道:"怎麼了?痛嗎?"

克勞迪婭惡狠狠地看了他一眼,道:"不用你管∼!"

說著,再次揮著拳頭,向洛林就打了過來.

洛林無奈,伸手按住了她的拳頭,雙手一扭,一個擒拿手就將她給牢牢地按住,緊接著,對著她高聳渾圓的**就又是一巴掌.

痛的克勞迪婭不由悶哼了一聲.

隨即,洛林就將她又重新扔在了床上.

克勞迪婭當即一翻身,又重新從床上坐了起來.然後惡狠狠地瞪大了秀眸,像一只雌豹一般,做勢就要向著洛林再撲過來.

洛林不由感到一陣的頭痛,急忙一伸手,道:"停,停.咱們先暫停一下.我有一個問題要問問你."

克勞迪婭身形一滯,怒道:"有什麼問題?"

洛林想了一下,然後道:"我就是想要問問,你究竟是想要和我打架呢?還是說,你是被打屁股,打得上癮了?"

克勞迪婭不由一滯,先是忍俊不住,失笑了兩聲,隨即卻是勃然大怒,做勢就要向著洛林撲過去,但是隨即卻知道自己打不過洛林,不禁又沮喪了起來.

最後,嚶嚀了一聲,道:"我……我不活了……"

隨即,趴倒在了床上,嚶嚶地抽泣了起來.一邊哭,一邊偷眼看了看洛林,隨即揮著粉拳在那枕頭上用力地砸了兩下.發泄著心頭的怒火.

洛林看了,不由得一歎.

這'一哭二鬧三上吊’對于女人來說,可是堪比西瓜刀,板磚,毒藥,鐵鏈子等等組合體加起來的,空前絕後的大殺器——那個傳說當中的'要你命三千’更加厲害數倍的武器.對付起男人來一向是無往不利的.

這大規模殺傷武器,在曆史的長河當中已經被,像是妹喜,蘇妲己,褒姒,西施,呂雉,武則天等等無數的英雌豪傑全都證明過的,堪稱終極神器的存在.不管是什麼時候,一使出來,自然是神擋殺神,佛擋殺佛.伏尸百萬,血流千里.

這武器既然是神佛都能殺,更何況是洛林?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八百六十二章 城守的煩惱(求票)    下篇:正文 八百六十四章 精采的演出(序,求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