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八百七十三章 精采的演出(一發∼!)   
  
正文 第八百七十三章 精采的演出(一發∼!)

第八百七十三章 精采的演出(一發∼!)

求***,求訂閱,求推薦,求收藏.

xxxxx

夜越來越深了,月亮也開始西沉.

而遠處,馬戲團的樂曲聲卻是更加歡快激烈了起來.

洛林心中不由得更是焦急,那節目已經到了最為精彩的**部分,很快就要結束了.而……而阿黛兒她們卻還是沒有來到.

他心中清楚地知道:如果再不動手,很可能就要錯過機會.

洛林有心現在就調頭離開,然後指揮眾人開始戰斗.只要他一聲令下,人族的勇士們一起動手,縱然是強攻也可以將那個戰爭堡壘一舉攻下.

但是在此同時,他們卻要飛速地行動,在最短的時間之內逃離雷閃,只有這樣,以快打慢,才能跳出大祭司的包圍網,勝利大逃亡.

從來都沒有人會低估,也沒有人敢低估亡靈大祭司的強大實力.

一旦耽誤了時間,等大祭司追上來,那麼所有人都將命喪沙場.

但是這樣一來,阿黛兒幾個必然也就會被拋下來.萬一她們在不知情的情況之下,仍然按計劃行事,甚至可能一頭撞進這個地方……

盡管形勢如此的緊迫,但是他仍然抱有著一線的希望,希望著再等一秒鍾,再等一秒鍾的話,說不定她們就會突然出現在自己的眼前.

這種焦急的等待,幾乎都要讓人急的發狂.

就在此時,就聽到遠處傳來了一陣清澈的馬蹄聲響.

洛林怔了一下,還以為是自己等的時間太久,耳朵出現了幻聽.但是隨即卻見遠處一盞發黃的燈光懸在半空當中,從遠處飛速地馳了過來.

那是馬車上掛著馬燈的光芒.

隨即,就見一輛陳舊破爛,滿是灰塵的馬車從黑暗當中馳了出來.

洛林急忙緊走幾步,迎了上去.

那馬夫正快馬加鞭,趕著馬車正在急疾當中,猛然間看到有人從旁邊竄出來.當即嚇了一跳,急忙勒停了馬兒.

那馬車堪堪在距離洛林不到三尺的距離低了下來.

隨即那車夫心有余悸地擦一把頭上冒出的冷汗,然後怒聲喝道:"你眼睛瞎了,沒有看到這馬車嗎……"

那人看到了洛林,那憤怒的聲音隨即低了下來.

洛林定定地看那名車夫,心中一陣狂喜.雖然那車夫一臉的灰塵,但是透過那明亮清澈的眼眸,洛林一眼就認出那人是阿黛兒.

她終于及時趕到了∼!

隨即車門吱扭一聲打了開來.緊接著一個亞麻色頭發,身穿著黑裙白罩侍女打扮的少女也是從車上跳了下來.

旁邊的衛兵們看到她那清純嬌憨的面容,不由得全都一怔:這是誰家的姑娘,真是清純動人∼!

隨即卻見那小姑娘跳下車來,眨了眨明亮的眼眸,隨即歡呼了一聲,向著那個死白頭佬就跑了過去,一邊歡笑著,一邊喊道:"少爺,我們回來了∼!"

那一聲'少爺’,立時讓所有的衛兵們全都是跌破了眼鏡.

他們看著那清澈的小侍女拉著那個死白頭佬的胳膊,一陣的嘻嘻的憨笑.不由得一陣羨慕忌妒恨:這個死白頭佬,居然還有這麼漂亮的一個小侍女.

***,真是暴殄天物啊∼!

那個該死的,令人羨慕的家伙∼!

什麼時候,馬戲團也是這麼吃香了?早知道這樣,當初也應該不去當什麼大頭兵,而是去參加馬戲團的∼!

洛林伸手摟住了薇拉,雖然兩人只是分開了不到三天的時間,但是他已經早就習慣了這個傻丫頭一直陪在自己的身邊,這猛然間一離開,還頗有些不太習慣.

他摟住了薇拉,不僅感到從她身上傳來的陣陣少女的芳香,還有那溫柔嬌挺,彈性驚人的感覺,不禁很是感歎一下,這些天來,薇拉可是又長胖了.

隨即,惡意地搔亂了她那順滑的頭發.

薇拉不由得嬌嗔了一聲:"討厭∼!",然後閃身躲了開去.

菲奧娜看著他們兩個,也是面帶著微笑,從車廂當中跳了下來,然後道:"我可是順利完成任務了."

洛林當即也是一笑,張開了雙手,道:"要不,我也摟你一下?"

他的話音剛落,隨即旁邊的一眾衛兵們不由齊齊惡心地發出"惡∼!'的一聲.

大家原本對于這個死白頭佬的忌妒,一瞬間就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陣快意的幸災樂禍:這個死白頭佬,原來是一個死背背啊∼!

身邊有那麼漂亮的一個小侍女,但是只能看不能吃……

該,活該∼!真是太活該了∼!

雖然這種事情和自己並沒有太大的關系,但是為什麼心情一下子就變得這麼愉快呢?

當眾人的噓聲起來之時,洛林也是已經意識到了不對,不由得一陣大汗.

菲奧娜可是一身男裝,而且臉上還被德伊波勒幾個化妝高手給化了一個中年男子的臉.

而他和她們相處的時間久了,因此上卻老是將她們的打扮給忽略過去.而忘記了她們身上的裝束.

而菲奧娜聽到了眾人的起哄聲,秀眸當中隨即泛起了一陣盈盈的水色,然後急忙輕咳了兩聲,羞愧地急忙躲了開去.

此時,那車夫也是從馬車上跳了下來,笑著向洛林走了過來,輕聲道:"我也回來了."

旁邊的一眾衛兵們頓時瞪大了眼睛,這可是一幕難得的好劇.

剛剛一個小侍女,撲到他的懷里.讓大家以為他是一個配了漂亮女秘書,很有前途的馬戲團老板,很是羨慕忌妒恨了半天.

後來又來一個中年男人,他卻要摟人家.立時暴露了他死背背的真實身份,讓大家心情變愉快了許多.

而現在,又來一個,

也不知道,他們之間會發生怎麼樣的一個情形?

但是此時,他們卻發現,洛林定定地看著那人,一句話也不說.

有人低聲道:"我賭十塊錢,那個死白頭佬肯定是把那人給抱起來."

旁邊有人也是低聲道:"我賭二十,那個死白頭佬肯定是會流著淚,把那人給抱起來……"

正當他們低聲議論之際,隨即在下一瞬間發生的事情,卻是令他們一下子就張大了嘴巴,差一點兒沒有把下巴掉在地上,砸了腳板.

只見洛林一句話也不說,抬起手來,對著那人就是一個耳光扇了過去.

眾人縱然離的很遠,也可以清楚地聽到洛林那一掌所帶起來的呼呼風聲.他們不由得全都一閉眼睛.

隨即'啪’的一聲清脆的聲響傳來.

他們聽到那個響亮的聲音,立時全都是打了一個寒顫,等睜開眼睛再看之際,卻見那車夫己經手捂著臉頰,目中滿是難以置信的神色.

此時,洛林已經怒聲咆哮了起來,道:"我跟你們是怎麼說的?別離的遠了.別離的遠了.一定要盡早趕回來,怎麼還是現在才回事?

你聾了,還是瞎了.沒有聽到我的話嗎?

居然這個時候才回來,以為老子就真不打你嗎?"

這還是洛林第一次發這麼大的脾氣.阿黛兒看著他一臉的怒色,也不由得一陣的心虛膽寒,垂下了頭去,訥訥地道:"我……我……"

就連菲奧娜心中無事,但是看到他暴怒的模樣,卻也不由自主後退了一小步.

旁邊薇拉急忙拉住了他,道:"少爺,你也別怪黛兒姐……"

隨即意識到不對,又趕忙改口"別怪他……"

說著,後怕地吐了一下香舌.旁邊有那麼多的雷閃衛兵,這個當口,要是說錯了話,被他們發現不對,那後果可是極其嚴重的.光是打起來就是小事.少爺一惱了,說不定要扣光自己今年所有的工資的.

她又是頓了一下,這才說道:"我們已經很盡力了,但是路上馬車跑壞了,我們又是半路搶……呃,不對,哈哈,哈哈哈.半路又借了一輛.這才趕回來的."

說完,不由揉了揉自己的秀發,偷眼看著那些衛兵們,又是一陣心虛地干笑.

那些衛兵們看著她,也是一陣的無語:這個丫頭以為別人跟她一樣傻啊?從剛才她的話里,還有那心虛的模樣,一看就知,她這是做賊心虛∼!

她們肯定是半路上搶了別人的馬車,這才趕過來的.

不過,他們卻是眨了眨眼睛,只做未見.

畢竟這緝拿盜賊也不是他們該干的工作.而且馬戲團表演也是將軍大人親自定下的.要是抓了她們,表演不成.那可就是不給將軍大人面子.

最後,這個小姑娘清秀美麗,天真嬌憨,如同一朵嬌美的薔薇,不沾染一絲的紅塵.

縱然是最為下賤的人渣看了,也興不起一絲一毫的其他想法,更別提什麼抓人領功的念頭了.

洛林聽了薇拉解釋,這才感到心頭的火氣略有些減弱,冷哼了一聲,然後看著阿黛兒,道:"快一點,表演馬上就要開始了.下一次……不∼!"

他一步走到了阿黛兒的跟前,然後一伸手托起了她光潔精致的下頜,令她只能看著自己的眼睛.

隨即緊貼了過去,從旁邊看去,兩人之間幾乎都沒有了距離,鼻尖緊貼著鼻尖.

洛林就這樣居高臨下,緊緊地盯著阿黛兒的秀眸,如同一個法西斯教官一般,厲聲說道:"給我記住,絕對沒有下一次了,要是敢再犯,我……我……我……"

他看著阿黛兒美麗清澈的秀眸,一時之間也是想不到什麼有效的威脅,最後只得是怒聲叫道:"我就弄死你∼!"

說著,拎起了她的衣領,怒聲喝道:"聽到了沒有?回答我,聽到了沒有?"

阿黛兒不由一陣心虛,弱弱地道:"聽到了."

面對著洛林霸道狂暴的氣勢,阿黛兒縱然冰雪聰明,身手高強,但是卻也不由得心中怯懦,生不起一丁點兒的抵抗,只是困難地微微扭動脖頸,想要側頭避開他那明亮的視線..

洛林卻是絲毫不讓,用力地托著她的下頜,令她動彈不得,這才怒聲吼道:"給我大聲一點兒,聽到了沒有?"

阿黛兒看著他的眼睛,不由得又是畏縮了一下,然後這才略略提高了聲音,極不情願地道:"聽到了.我聽到了∼!"

洛林這才冷哼了一聲,然後後退了一步,沉聲道:"現在都給我快一點兒.趕緊過去.真是一幫笨蛋,沒有一個讓人省心的."

說著,罵罵咧咧地帶著頭,向著遠處的舞台走去.

看著洛林離開,薇拉頓時如釋重負,長長地松了一口氣,然後拍了拍她那豐滿挺翹,彈性驚人的酥胸,立時引得一陣波濤洶湧.

隨即,反應了過來.然後看了看阿黛兒兩個,俏皮地吐了一下香舌,做了一個鬼臉.然後也是急忙跟上了洛林的腳步.

而菲奧娜卻是頗有些忌妒地看了阿黛兒一眼,然後也是急忙趕了上去.

阿黛兒見洛林離開,也是松了一口氣.

剛剛洛林的氣勢太過霸道.壓的她幾乎都要喘不過氣來.

此時這才感到臉上一陣火辣辣的疼痛,她不由得伸手在臉上摸了一下,隨即痛的倒吸了一口冷氣,從牙縫里發出'嘶’的一聲輕響.

她看著不遠處洛林的背影,不由得惡狠狠地揮了揮拳頭,在心中破口大罵:"那個該死的混蛋,居然敢對姑奶奶下這麼重的手∼!

要是毀了容,回頭就拿刀子砍死他一百遍∼!"

在此同時,心中卻是生起一種奇怪的甜蜜:他居然是這麼在乎自己∼!

俏臉上不由得帶起了一絲的微笑.但是隨即抽動了肌肉,又是感到一陣的疼痛,急忙又是倒抽了一口冷氣,急忙又是伸手捂住.

她一邊小心地揉著臉,突然心中一動,苦笑了起來:"自己挨了打,而且還這麼痛,反而卻是心中高興.這樣好像是有些賤骨頭了一點兒?"

她看著洛林走遠了,當即也是心頭一緊.這要是再走開了,那痞子一急眼,說不定又要打人的.雖然這打在身上,甜在心里,很是賤骨頭了一點兒.但是能不挨打,好像更好.

想到這里,她急忙向著旁邊的衛兵一笑,隨即又是痛的一皺眉頭,然後這才捂著臉頰,勉強道:"這位小哥,麻煩你幫我把馬車趕開.謝謝了."

說著,掏出了幾個錢幣,就要遞過去.

那衛兵笑了一下,伸手擋了下來,然後笑道:"這位大哥,你收起來吧.這馬車我幫你趕過去就是了.

唉∼!

馬戲團的這碗飯看來也是不太好吃.這老板也太混帳了一點兒,動不動就打人.你可是受了苦了."

阿黛兒聽他在背後數落洛林的不是,頓時心頭火起,怒聲道:"要你管.我樂意讓他打,你管得著嗎?"

說完之後,隨即這才意識到了不對,和那衛兵對望了一眼,一時之間怔住了.

一陣寒冷的小風發出呼呼的叫聲,帶著幾片枯黃發干的樹葉,旁若無人地從她的身邊刮過.

阿黛兒這才反應了過來,這一下,她終于確認,自己真的是有些賤骨頭了∼!隨即一轉身,然後慌不擇路,急忙跑開.生怕晚上一步,就聽到那些衛兵們在背後議論自己.

那衛兵也是看著阿黛兒的背影,搖了搖頭,頗是同情地歎道:"唉,這社會找一個工作,吃一碗飯,著實是不容易啊∼!"

說著,走上前幾步,牽著那拉車的馬兒,拖著它直接下了道路,扔在了草地之上.

阿黛兒一路急奔,發現後面沒有傳來嘲笑聲,這才微微地松了一口氣,然後頗是惱怒地咬了咬嘴唇,看著前面的洛林,低聲罵道:"全都是這個該死的混蛋,居然害我出丑∼!回頭找機會一定要好好地收拾他一頓不可∼!"

洛林並不知道她心中的打算,仍然在前面一路急行.

此時,那馬戲應該演到了最為精采的部分,大約再過一會兒就應該已經結束了.

一旦那些士兵們重新回到了戰爭堡壘當中,想要再攻進去,那可就要困難許多.

他帶著三人,快步地回到了會場之上,還不等他走到前排,隨即就聽一聲嘹亮的尖叫聲響起.

那尖叫聲透過了樂隊演奏的樂曲,響徹了整個會場.

緊接著,那音樂聲陡然停了下來.

洛林立時分辯出那聲音是克勞迪婭的,不由得一怔:出了什麼事情?

隨即加快了腳步.

他幾步來到了前排,卻見到令人憤怒的一幕.

只見那名一臉橫肉的潘沙將軍坐在前排的位置上面.

他兩眼盡是瘋狂淫邪的神色,一邊放聲狂笑著,一邊摟住了克勞迪婭的纖腰,絲毫也不顧她的拼命掙紮,然後高聲叫道:"小妞,大爺我可是名符其實的貴族高官.你就從了我吧.雖然你只是一個二奶,但是我保你以後吃香的喝辣的.哈哈哈……"

說著,用力地地伸著那流著口水,滿口黃牙的大嘴,就向著她的臉上吻去.

克勞迪婭一邊掙紮,一邊顫聲叫道:"城守大人,城守大人,您快勸勸將軍……"

卡文森城守卻是笑了一下,然後語重心長地說道:"這位姑娘,你還是從了將軍吧.跟著他,怎麼也不比整天風餐露宿,到處流浪的強?"

潘沙將軍看了他一眼,頓時一陣的大笑,道:"你說的不錯.哈哈哈……你這個死胖子,我越來越看你順眼了,哈哈哈……"

卡文森當即也是淡然地笑了一下,看著克勞迪婭在那里拼命地掙紮,眼中卻是閃過了一絲的淫邪光芒.

克勞迪婭轉頭看向了潘沙將軍身後的那些軍官和士兵們,眼中充滿了哀求的神色,道:"求求你們,求求你們……"

但是那些原本應該守衛百姓的官兵們縱然是有良心的,卻也是避開了她的視線.而更有些人甚至也是睜大了兩眼,放出了如同野獸一般的興奮神色.

而馬戲團的眾人看著那個情形,卻也懾于那名將軍的淫威,全都不敢過去.

克勞迪婭幾乎都要絕望起來,一邊掙紮著,一邊仰起頭看著天空繁星,突然想起了一個名字,喃喃地道:"蘭斯洛……"

緊接著,就聽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你叫我干什麼?"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八百七十二章 精彩的演出(千鈞)    下篇:正文 第八百七十四章 精采的演出(沖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