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八百七十八章 美女與野獸(求月票)   
  
正文 第八百七十八章 美女與野獸(求月票)

第八百七十八章 美女與野獸(求月票)

眾人聽了洛林的話,不由全都一滯.

在這個仍然飄蕩著硝煙與血腥的殺戮之地,洛林卻說出這樣一番話來.令得那些頭腦發熱的勇士們的心神全都為之一清.

他們看著那一地的殘肢斷臂,全都默不作聲.

此時,奧巴赫姆那低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這是確實是一場戰爭.但是正因為血腥的戰爭,我們才要保留著最後的一份清醒,知道我們是為了什麼而戰?

為了殺戮而殺戮?

還是為了悍衛正義?"

旁邊的眾人頓時心神一震.

這句話對于他們來說,全都是異常的熟悉.因為這是當年在衛聖戰爭當中,那位悲天憫人的教宗陛下經常掛在嘴邊的.

每每在大戰之後,看著那些身心疲憊,被戰爭扭曲了人性,甚至神智被殺意刺激到發狂的戰士們,他全都會用這句話,來安撫那些勇士們.讓他們不致于崩潰發瘋,迷失在黑暗當中.

因為保持著那最後的一份清醒,那些高傲的勇士們一直堅信,而且知道,他們所做的一切,全都是為了正義而戰.

而正因為如此,他們這才更加無所畏懼,不怕犧牲,前仆後繼∼!

想到了這里,眾人不由全都是熱血沸騰——自己的故事也必然將像那些先輩們一樣,在世間永遠的流傳.

他們突然有一種曆史的使命感湧上了心頭,然後紛紛舉起了手中的武器,如同他們在遠古戰場上的前輩們一樣,高聲怒吼起來:"正義萬歲∼!"

洛林看著他們的模樣,不由得心中暗罵了一聲:"這個死神棍,打仗的時候不見人影,打完了仗,就跑出來搶我的風頭∼!"

雖然他心中也是清楚地知道,這牧師奶媽全都加狀態加血的,但是看著奧巴赫姆一臉的聖潔的模樣,他就是心頭有些不爽.

但是他也只是想想而己,畢竟剛剛他能以聖騎士出現,神擋殺神,佛擋殺佛,狀態全滿,勇猛無敵.並不是因為'信了春哥’.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可是奧巴赫姆對著他施展了光明神術的結果.

他剛想到這里,隨即卻看到了奧巴赫姆的眼神落在了自己的身上,洛林也不由得尷尬地笑了笑,然後舉起了手中的長劍,有氣無力地裝裝樣子.

在此同時,看著旁邊的雷歐,卻頗有些心中羨慕.

因為,雷歐在奧巴赫姆一臉道貌岸然說話的第一時間,就已經飛快地打開了錢包,將里面的金幣數了一遍,直到確認無誤之後,牢牢地握在手里面,黑漆明亮的大眼睛當中滿是敬惕,緊緊地盯著奧巴赫姆.

那神情當中大有'你敢騙我錢,我就和你拼了∼!’的意思.

奧巴赫姆看著他的模樣,卻也是忍不住挑了挑眉頭,然後假裝沒有看到,將視線從那小流氓的身上移了開去.

眾人收回了長劍,互相看了一眼,突然放聲大笑了起來.

經過剛才那一番心靈的洗禮,他們感到剛剛的疲憊一下子好像減輕了許多.當即紛紛收拾起了東西,開始向著那戰爭堡壘搬運東西,做好撤離的准備.

看著他們在那里忙碌起來,那些馬戲團的成員們一時也不知所措.

他們的身份尷尬,也不知該如何是好.

一開始,克勞迪婭被人調戲的時候,他們就在一邊看著,而到了後來,雙方打了起來.他們還是在一邊看著,等到雙方打完了,他們仍然還在一邊看著.

當中很多人到了現在,甚至還是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一頭的霧水:這幫人究竟是干什麼的?居然敢對抗官軍,更可怕的是,他們居然打贏了.

難道說,他們是哪一個山頭上下來的好漢?

但是從來也沒有聽說過雷閃哪一個山上有這麼響的名頭,這麼厲害的好漢.

居然砸官軍的響窯,這已經不是膽大包天,而是缺心眼兒了∼!

洛林也不理他們,而是看著旁邊緊盯著自己的克勞迪婭,微微一笑,然後走上了前去.

克勞迪婭看他走過來,不由得低呼了一聲,後退了半步.隨即這才意識到不對,俏臉一紅,硬生生地停下了腳步.

洛林看著她,輕輕一歎,道:"我知道我欠你一個解釋,所以……你有什麼問題,就問吧∼!"

克勞迪婭怔了一下,然後大著膽子仔細地端詳著洛林的面容,遲疑了一下,然後小心翼翼地道:"你……你真的是那個什麼什麼,他們口中所說的戰神?"

洛林笑了一下,道:"一點兒虛名而己.不足掛齒."

雖然口中說的謙虛,但是洛爵爺卻是不由自主挺起了胸膛.由此可知,那一點兒虛名,對于洛爵爺來說,並非是不足掛齒,而是有些塞牙了.

克勞迪婭咬了咬嫣紅的櫻唇,然後道:"那你混進我們的馬戲團,就是為了利用我們嗎?"

說完,她心中緊張了起來,明亮的秀眸一眨不眨,緊緊地盯著洛林.

洛林當即一呲牙,露出了最為標准的保險推銷員的微笑,道:"怎麼可能?當時咱們只是偶然碰面的."

他頓了一下,看克勞迪婭似乎有些不信,當即道:"好吧,我就是知道.我就是故意騙你的."

克勞迪婭頓時心中咯噔了一聲,雙眸當中蒙上了一層淡淡的霧氣.在此同時,卻用力地咬住了自己的櫻唇,強忍著不哭出聲來.

洛林不由得苦笑了一下,心中暗道:這女人們的小心眼兒果然是出了名的.而且這小心眼兒好像和胸的大小也沒有任何的關系.

他笑了一下,繼續說道:"是的,我就是故意騙你的.當初在路上的時候,我就知道你們肯定會去搶我的小白.又肯定知道你一定會邀我上車,加入你們的馬戲團."

克勞迪婭頓時一滯.

雖然雷歐一直誇獎她胸大沒腦(這好像不是誇人的話?),但是那也只是和雷歐那樣由明師教出來的,高智商,高學曆,高經驗值,而且百年難得一遇的政治天才來比.

她好歹也是經營這個馬戲團好長的時候,經驗豐富.這正反話,她卻還是聽得懂的.

此時洛林又接著說道:"而且我還知道,我們一定要來這里表演.這個死王八蛋一定會來調戲你.我一定會為了你和他打起來,然後腦子抽筋,拿雞蛋碰石頭,用三十幾人打一個整編師團快一萬,而且全副武裝的士兵……"

克勞迪婭立時'啊’的尖叫了一聲.隨即雙手抱頭,緊緊地捂住了耳朵,道:"我知道,我知道你是為了我這才打,你不要再說了……"

隨即卻是忍不住失聲痛哭了起來.

洛爵爺卻也不說話,只是伸手輕輕地撫著她的秀發.然後說道:"這可是你自己說的,不是我說的."

僅此一句,就充分暴露出了他那人渣的本性.

旁邊眾人不由全都驚愕地看了他一眼,但是看洛林用更加凶狠的目光回瞪了回來,他們全都知趣地移開視線.

在此同時,卻也是心中大歎:看來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看人家這不要臉的程度,估計所有人加在一起,也只有望洋興歎的份了∼!

也怪不得自己泡不到漂亮美媚.

這美媚一哭,一鬧的.是一個男人就得要心軟了.還不是趕緊的安慰.哪兒會想著下黑手啊?

這種時候,還要搬磚砸釘子,將事情給砸實了的,也只有這種面厚心黑下手狠的家伙才能辦得到啊∼!

這將來,要是為了什麼事情,吵起架來.那也是可以當做證握,擺出來講理的.

"當年,我打死打活的,還不是為了你?這話你當年也是承認的.怎麼,現在翻臉不認帳了嗎?"

只要這一句話義正詞嚴地說出來,保管問的對方張口結舌,啞口無言.

眾人對望了一眼,盡皆看到了對方眼中佩服的神色:"這個人居然可以無恥到這種地步∼!"

隨即,各忙各的去了.

克勞迪姨卻是絲毫不知道自己已經掉進了陷阱當中.

她仍然雙手抱著頭,低聲哭道:"可是你是人族,我是雷閃.咱們……咱們……現在又出了捅了這麼一個天大的漏子,我該怎麼辦,該怎麼辦啊……"

做為一個平常人,而且還是一直都接受著"閃族與人族一向不共戴天之仇"的標准的閃族教育.一生所知道的三件事情,就是'賺錢,養家,恨人族的那些狗崽子.’

現在猛然間出了這麼一檔子事情,她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只是感到心頭的茫然.

現在所有人都知道,她這馬戲團和人族有勾結,這雷閃肯定是呆不下去.

只要一露面,肯定會引來無窮無盡的追殺.在對付叛徒方面,所有人,所有的種族全都是一樣——絕對毫不留情.

雷閃再大,卻也沒有她的容身之處.

洛林愕然地道:"什麼該怎麼辦?當然是跟著我去人族那邊了."

克勞迪婭不由得一滯.心中頗有些茫然.

去人族?

那邊……那邊人生地不熟,舉目無親的.而且據說那里的人全都極壞極壞,腐朽墮落,騙子橫行,小偷遍地.沒有一個好人,全都是因為品行不良,而被大魔神所拋棄的人.

洛林拉起了克勞迪婭,看著她哭的如梨花帶雨一般的俏臉,然後一歎.

他伸出手去,溫柔地拭去了克勞迪婭臉上的淚珠,然後道:"信我吧,人族和你們閃族並沒有什麼區別.

而且那里的人全都可以行走在陽光之下,不用擔心被別人給欺男霸女,被貴族們隨意地殺害.被那些官員們敲榨吸血……"

克勞迪婭聽了他的話,不由得心中一陣迷茫:難道自己就真的去那個地方……

此時,阿德玲在旁邊卻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她是閃族人,而且還是閃族貴族當中的貴族.

雖然也是背叛了閃族,但是此時,聽了他將人族描繪的如此動人,而將閃族做賤的不行,當即心中也頗有些不是味道.

阿德玲明媚的秀眸轉了轉,然後很大聲地和德伊波勒小聲說道:"人族有這麼好嗎?我怎麼從來都沒有聽說過."

德伊波勒不由得苦笑了一下.

她雖然心中也不是味道,但是比起了阿德玲來卻是溫柔了許多.並不想在這個時候,給洛林幫倒忙.

就在此時,旁邊雷歐卻是冷哼了一聲,然後傲然說道:"人族就是這麼好.

就算那些死老百姓過的沒有這麼好.但是我們是什麼人?

我們身邊的人卻絕對過的有這麼好,而比這個還要好的多的多的多∼!"

說著,小虎軀一震,狂散王霸之氣.

阿德玲看了,不由得一陣無語.

雷歐說的話一點兒錯沒有.洛爵爺又是長公主的駙馬爺,又是堂堂戰神級的人物,還是現任的教宗陛下的奸夫……呸呸呸,教宗陛下的情人.

除此之外,還是一省的總督,手下小弟無數,打手如云.

不僅是地皮刮的地厲害,還辦了無數工廠,每天也是日進好幾斗金的.

可以說得上是貴族當中的貴族.

有人,有槍,有錢∼!

而且這個痞子還極其的小心眼兒,出了名的睚眦必報.

誰敢讓他的日子過不好,他就讓誰一輩子不好過.

那種傻子曾經出現過,但是隨即全都死光光了.從那之後,再也沒有人敢找洛爵爺的麻煩了.

雖然知道雷歐說的是事實,但是阿德玲看著那小流氓得意洋洋的模樣,不由得心中暗恨.

隨即啐了一口,然後輕聲罵道:"一大一小全都是死不要臉的家伙∼!"

雷歐卻絲毫也不為意,然後用力地揉了揉小鼻子,一拉小白,道:"小白,咱們去摸尸體去.我看那將軍住的房子不錯,那里面肯定藏有不少的寶貝."

小白當即興高采烈地答應了一聲,然後晃著小尾巴,跟在雷歐的身後,向著一邊跑去.

雷歐一邊走,一邊不放心地教訓道:"等一下,那寶箱可得由我來開,你手太黑.每每一摸,就是有金幣也能變成銅板."

小白頓時頗有些失望地哼嘰了一聲,隨即兩個小家伙就已經跑遠了.再有什麼已經聽不清楚了.

薇拉看了,急忙跟了上去.一來,擔心他們的安全.

二來,她也是關心那些財寶.雖然雷歐經常訓小白,實際上,他的手也是有夠黑的.每每也摸不到什麼好東西.

看到她們的身形離開,洛林不由得微微一笑,然後看向了克勞迪婭,道:"你考慮的怎麼樣了?"

克勞迪婭猶豫地了半天,最後這才咬了咬櫻唇,然後說道:"去人族啊……那個地方,雖然你說的這麼好,但是……但是卻不是我的家鄉.

我……我……生在這里,長在這里.雖然走過了雷閃不少的地方,但是……我只有在這里,才感到心里面踏實……"

說到這里,她不由得哽咽了一下,秀眸當中充滿了淚水,深吸了一口氣,這才繼續說道:"所以……所以……對不起."

說著,強忍著淚水,轉過了頭去.

洛林一皺眉頭,道:"那……你們馬戲團的安全?"

克勞迪婭勉強笑了笑,道:"不要緊的.雷閃的馬戲團也多了去了.每天都有馬戲團吃散伙飯,又有馬戲團組織起來.而且我們馬戲團也沒有那麼出名.

雖然出了這麼大的一件事情.我們只要悄悄地離開了這里,然後換一個名字.重打鼓,另開張.誰又能知道我們是誰呢?"

洛林看著她眼中閃過的倔強,不由得一歎,然後道:"既然這樣,那也就沒有辦法了."

克勞迪婭心中一顫,歎息了一聲,喃喃地道:"是啊,沒有其他的辦法了……"

說完,又是悲傷地歎息了一聲,一時間看著洛林,心都要碎了.

洛林長長地歎了一口氣,道:"本來,我還說,如果你去了人族那邊的話,就給你買什麼普拉達了……"

克勞迪婭頓時一震.奇道:"你……你……你說什麼?"

洛林也不理她,繼續說道:"香奈兒了,雅藍詩黛了,路易威登了,破鞋跑車了,瑪莎爾拉蒂,八千尺的無敵海景洋房……"

阿德玲在旁邊聽了,不由得連連搖頭.摟著菲奧娜的香肩,低聲說道:"你說他這許東西的模樣,跟一個拐騙良家婦女的地主惡霸沒有什麼區別?小妞,你從了我吧,以後讓你榮華富貴享用不盡.這也太惡俗了吧?

我跟你打一塊錢的賭,那個漂亮的老板娘肯定不會上當的."

說著,連連搖頭.

果不其然,就見克勞迪婭一直面無表情,定定地看著洛林.

過了好一會兒,她隨即罵了一聲,道:"靠∼!有這些東西,你為什麼不早說?逗人玩的吧?"

旁邊眾人當即'吧嘰'的一聲全都摔了一個四腳朝天.

洛林回頭看了一眼,見他們全都干笑著從地上爬了起來.不由得暗罵了一聲:"這幫痞子活兒都不干,就在這里看爵爺的熱鬧.回頭非得要想法子,好好地收拾一下不可∼!"

但是隨即,看著克勞迪婭那明亮的雙眸,無奈地一攤手,道:"你沒有容我有機會說啊?"

克勞迪婭冷哼了一聲,然後道:"如果我去了人族那邊,是不是每天都可以開宴會,開舞會,什麼事情都不用干?"

旁邊有人笑了一下,然後道:"你也不看看我們爵爺是什麼人.

堂堂的飛鷹戰神,奈安總督.而且刮地皮的手段極是高強,號稱'天高三尺,地薄七分'的狠角色,就是螞蟻過了,也得要掰一條大腿.身家那可是數以十萬的數.你還怕他沒錢嗎?"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八百七十七章 降者不殺(求月票)    下篇:正文 第八百七十九章 美女與野獸(繼,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