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九百零三章 突出重圍(下,求票)   
  
正文 第九百零三章 突出重圍(下,求票)

第九百零三章 突出重圍(下,求票)

雖然雙方距離極遠,洛林遠處的大祭司只是一個微小的黑點,但是隱約之間卻可以清楚地看到對方眼中閃過的冰冷與殘酷.

那是一種感覺,看不到,但是卻清晰的感覺得到,亡靈大祭司毫不掩飾他散發處的冷酷殺意.

在下一秒鍾,他就要將那致命的魔法對著自己使出.

為了抵禦亡靈大祭司,奧巴赫姆將自己全部的聖力化為護盾,擋在洛林面前,雷斯特和奧希德也不吝嗇法力,為洛林套上了重重防禦,但只是堪堪擋住了亡靈大祭司一擊.

洛林依為最大保護的龍魂甲在重擊中依然破碎.

這一擊,亡靈大祭司懷著必得的信念,他甚至忽然感覺有些可惜,這個年輕人就這麼死掉了,這個游戲其實還是很好玩的.但是卻就這樣結束掉了.

在他漫長到無聊的生命中,這一場橫跨大陸和海洋的追逐,是難得的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亡靈大祭司見過太多的事情,也經曆過各種的波折,也許是五百年,也許是六百年,他已經太久沒有這種情緒了,

"真是太可惜了∼!"

但是在這個關乎自己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洛林卻感到心中一片的甯靜.

沒有恐懼,沒有懊悔,沒有焦慮,沒有不甘,平靜的好像自己只是一個于此事無關的旁觀者.

天地間那巨大的囂喧聲一瞬間全都消失不見.只余下了一縷淡淡的輕風吹拂臉頰.

他回頭看了一眼,隨即就見到數雙明亮的眼睛正關切地注視著自己,不由得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面對著大祭司的奪命一擊,縱然他可以在薇拉的幫助之下逃開.但是身後的那些人卻絕無可能幸免.

此時,他的心中湧起了沖天的戰意.

無論如何,自己也得要戰斗到底∼!

想到這里,他突然就感到手中的戰魂劍突然跳動了一下,隨即化做了一柄尖刃,刺入了掌心當中,那鮮紅的血立時就流了出來.

洛林感到掌心一痛,不由一皺眉頭:這劍以前挺老實,怎麼會在這個時候突然暴走?

他剛想要拔下,但是看到自己的鮮血在流過了劍身,並沒有滴落,反而是隱入了劍身當中.

洛林不由得心中一動.

記得當初這柄劍好像就是吸了自己的血,這才顯現出它的能力的.難道說,這劍還要吸血?

就在此時,戰魂劍吸血的能力突然暴漲.一時間如江河奔流一般.

洛林就感到自己的血管突突直跳,似乎都要收縮起來.他腦海當中頓時嗡的一聲巨響.

又過了一個瞬間,又好像是過了一個世紀.

洛林感到全身的血液好像都要被吸干了,甚至連骨髓都要被吸出來,那長劍這才終于停下吸血.

他不由心中暗歎:這究竟是神之劍,還是魔之劍.吸起血來,簡直就跟去吃自助餐一樣?

他緩緩地睜開了眼睛,隨即低頭向下看去.

只見手中的戰魂劍再次閃亮了起來,只是這一次卻是不停地閃耀著卻並不是白色,而是血紅色的光芒.

那光芒如同活了過來一樣,不住的流轉,時強時弱,如同人的呼吸一般極有規律.

在此同時,劍上血紅色的光芒緩緩地延伸開來,將他再次籠罩了起來.

隨即一個全身籠罩在血色鎧甲當中的重甲騎士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那一層血紅的鎧甲比起以前那一身的光鎧,顯得更加厚重,如同實質一般.

隱約間,都可以看到那鎧甲上的花紋和裝飾.

鎧甲樣式古樸,紋路簡約,如同古老壁畫中記錄的神之騎士.

極是威武∼!

大祭司在遠處看到這邊的變化,從剛才開始,他就一直袖手旁觀,一臉好正以暇地看著洛林這邊.

很顯然,他有著絕對的信心,要在洛林最強之時,這才出手將他擊敗.

這不僅僅只是為了打擊敵人的自信.而且,還要以在自己的手下面前,好好地立上一威.

告訴他們,我依然是我∼!

就像當年的傻大木同學招開集會,聚集了無數的老百姓搞游行示威.最主要的並不是讓那些米國鬼子們看,而是讓那些老百姓們看.

兄弟我還是很強大的,你們這些狗崽子全都給我老實一點兒,不要動不動地就去當帶路黨.或者拿起家伙來,搞那些個很黃很暴力的事情.

身為過去,現在的絕世強者,一直以來,全都被對方給牽著鼻子走.被玩弄于股掌之間.

尤其是面對著不停增大的損失和不斷的失敗,雖然那些手下們不敢說什麼,但是心中肯定是會有頗多的微詞——我們心中最為神聖,最為強大,比太陽更加偉大的——因為太陽有一天會熄滅,但是我們的偉大的大祭司卻會永遠照耀著我們,溫暖著我們.

他既然如此的強大,如此的厲害.為什麼費盡了力氣,這才抓到一幫像是老鼠一樣到處躲藏的人族的流氓痞子.可我們已經死了那麼多同伴,失去了十幾座戰爭堡壘.

這種事情,對于英明神武的他來說,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

大祭司活過了悠長的歲月,清楚地知道:抱怨就會產生懷疑,而懷疑最終就是動搖那些手下們對于自己的信心.

失去信心就會產生背叛∼!

千余年來,他就是靠著那些手下們的絕對信心和崇拜,統治著他們.一旦發生動搖背叛……

縱然他是絕世的強者,也絕對不可能靠著一個人的力量與整個世界對抗∼!

而他一手構建的黑暗法術的秩序將要崩塌,整個黑暗世界也必將毀滅∼!

此時洛林看著遠處的大祭司遲遲不出手,一眼就看穿了他的意圖.

雖然這對他卻是一件好事,可以讓他有了一個喘息之機,但是爵爺卻是毫不領情.

他當即將手中的長劍挽了一個劍花,然後抬手一指,高聲叫道:"你個老骨棒,咱們再來∼!"

說著,虛劈一劍,然後沉腰坐馬,雙手挽劍,做好了准備.

旁邊的一眾巫妖們聽他口出不遜,當即紛紛尖嘯,大聲鼓噪不己.

那聲音一時之間響徹了整個海面.

但是隨即,也不知大祭司使了一個什麼法子.那些巫妖們立時全都閉上了嘴巴,嘲笑般的看著洛林,等著看他以那種死法灰飛煙滅.

緊接著,大祭司將手中的法杖向猛地一指.

黑色的光芒立時從杖端射出,向著洛林激飛了過來.在瞬間擴大,就要將他完全吞沒.

洛林揮劍猛擋.

但是在下一秒鍾,他卻已經被那黑色的光芒打的倒飛了出去,最後重重地撞在身後的牆上.

那黑色的光芒與他手中的長劍不住地相擊,如同濤濤奔流的河水沖刷在了礁石上一樣.激起了無數的黑色浪花

每每看到,那巨大的浪濤就要將礁石給吞沒,但是在下一個瞬間,卻可以看到,那礁石仍然頑強地挺立在激流當中.

旁邊眾人看了,不由全都擔心地握緊了拳頭.

他們心中一片的焦急,恨不能自己上前,替下洛林,但是他們卻也知道,這個時候,誰上去誰就得死.不僅幫不了洛林,反而還會給了增添無數的麻煩.

奧巴赫姆看著遠處的大祭司,見他似乎仍然一副好事以暇的模樣,對付洛林好像比對付一只螞蟻強不了多少.甚至露出了好奇的態度,想要研究一下洛林身上的鎧甲.

他不由得心中惱怒,緊緊地握住了手中的法杖:那個大祭司也著實是太過狡猾.

隔了如此遠的距離.縱然此時,自己想要在旁邊施法偷襲,卻肯定是會讓他提前發現.

更別提,經過了連番大戰,現在的聖力幾乎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了,奧巴赫姆自己幾乎連路都走不動了.

每一份的力量全都是極其的寶貴.一定要用在最為關鍵的時刻.在這個時候,他心中隱隱都有些絕望.最重要的並不是再去保護誰,而是要盡最大的力量,去讓敵人遭受最大的損失∼!

他轉過頭去,看了旁邊雷斯特與奧希德兩人一眼,卻見他們眼中也是閃著相同的神色,然後一同苦笑著,微微搖了搖頭.他們也無法出手.

此時,大祭司似乎已經是玩的不耐煩了.猛然間,將手中的法杖用力地向前一揮.

那黑色的光芒立時暴漲,如怒濤一般向著洛林就沖了過去.

隨即如同惡龍一般,將洛林完全淹沒了起來.

眾人不由得一陣驚呼.

又過了好一會兒,大祭司一直覺得差不多了,這才將法杖向後一收.

黑色的光芒立時消失,這才顯出了原本被光芒吞沒的洛林的身形.

他當即從牆上翻倒了下來,重重地摔落在地上.

在那面厚厚的圍牆之上,留下了一個近乎半球形的深坑,所見之處,盡是肉眼可見的巨大裂痕.以此可知,剛剛的力量是何等的強大.

旁邊的眾人不由得驚呼了一聲,急忙就要沖上去.但是隨即,卻見洛林微微一動,隨即已經強撐著以劍柱地,緩緩地從地上翻身起來.

他向著眾人艱難地一笑,然後向地上重重地吐出了一口唾沫.

德伊波勒掃一眼,卻見那唾沫一片的鮮紅,極是觸目驚心.她不由得低低地驚呼了一聲,隨即卻是以手掩口,兩眼含淚,關切地看向了洛林.

此時,洛林已經再次走向了門口.只要自己活著,就絕對不容許巫妖們踏進一步∼!

他來到了門口處,然後看著遠處的黑點,笑了笑,然後舉起了手中的長劍,高聲叫道:"這就是你實力?好像不太給力啊,祭老師?"

在天空中觀戰的一眾巫妖看到他的出現,不由得發出了一陣低呼.很多人的眼中顯出不知所措的驚慌.

這個人究竟是什麼做的?居然如此的強悍,連續頂住大祭司凌厲的兩次攻擊?

這已經完全顛覆了他們的認知∼!

大祭司看了,非旦不怒,眼中反而是顯出了一絲的驚奇.

他看著洛林堅強地挺立在門前,不由喃喃地道:"這個年青人倒也有趣∼!但是不能為我所用,真是太可惜了……"

隨即,他眼中再次覆滿了寒冰.對于他來說,千年悠長的歲月已經見過了太多才華橫溢的青年.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也不少.

最為重要的就是,將那人乾淨漂亮地一擊殺死.豎立起自己的絕對權威.

此時,他反而是不用手杖,而伸出了一根手指,遙遙地指向了洛林.

天地間立時充滿了無窮的威壓,令人喘不過氣來.

雖然雙方距離極遠,但是洛林卻感到那一指卻像是近在咫尺,就像是指在自己的鼻子尖處一般,就連腦子里也變的有些昏昏沉沉.

洛林用力地一咬舌尖,巨痛立時傳來.口中也是滿嘴的血腥,但是在那劇痛的刺激之下,他卻是清醒了過來.將手中長劍一揮,擋在了眼前.

緊接著,一個蒼老的聲音響徹了天地.

"年青人,你是這一千年來,第一個逼我使出死亡一指的人∼!

僅此就已經足以令你自豪了."

死亡一指.

一指奪魂∼!

不管是巫妖,還是一眾的人族勇士不由得全都一陣嘩然.

縱然是在當年衛聖戰爭的傳說當中,也沒有人曾經享受過大祭司這樣優厚的***待遇.

能讓他使出如此強大的一擊,也說明,他極是看重對方∼!

但是,洛林此時卻不由得心中奇怪:一千年來,第一個逼他使出死亡一指的人?那麼上一個是誰?不知道有沒有錢?考沒考過四六級?

但是隨即,卻是用力地甩了甩頭,都這個時候了,自己怎麼還想著這麼不相干的事情?

大祭司卻也是淡淡一笑,對于洛林更加欣賞起來.但是這卻並不防礙他向前一伸手,向著洛林的方向點出了那根手指.

立時就見在他指尖的方向出現了一個黑色的旋渦.那個旋渦似乎有一種奇特的力量,將人的靈魂一下子就已經吸了進去.那時間過的飛快.

只是轉瞬之間,就見太陽已經東升西落了數千個輪回,經曆了無數的春夏秋冬.

洛林此時想要掙紮,但是卻感到自己的全身一下子變的僵硬了許多.

旁邊眾人紛紛顯出了驚恐的神色.

他不由心中奇怪,順著眾人的目光低頭看了一眼,卻發現原本遮在左手上的血色鎧甲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緩緩地消失,隨即迅速地向上漫延開來.

在此同時,左手處的皮膚也是緩緩地發黑,變得蒼老了起來.

他當即揮劍向著空中虛斬了下去,就像是要斬斷自己的左手與大祭司的手指之間,那個看不見的連接線一般.

但是他將劍舉在了空中,恍惚間好像是斬到了什麼東西,但是那東西著實太過堅硬,根本就斬不下去.

旁邊奧巴赫姆看到情況危急,也顧不得許多.盡管知道可能是無濟于事,但是卻還是急忙使展聖術,將一個又一個白色的光芒拋向了洛林.

那些原本強大的聖術此時卻好像根本就無濟于事.就像是遇到了烈火的白雪,只是讓他的皮膚微微紅了一下,旋即就再次變得蒼老起來.

雷斯特兩人此時卻是沖到了門前,想要對著遠處的大祭司施放法術,但是最後卻還是頹然放下了.

雙方距離太遠了∼!

縱然是施放了出去,最終可能連對方的衣襟都擦不到.

就在此時,異變突生.

洛林,奧巴赫姆,雷斯特,奧希德幾人心有感應一般,一起抬頭向著天空深處望去.

就見大祭司的身後突然出現了一道熾白色的光芒.那光芒如同一支鋒利的戰矛向著大祭司的後心直飛過去.

大祭司也是極其敏銳,不等戰矛臨體,在瞬間就反應了過來.

他當即也顧不得許多,扔下了洛林,飛快地向著旁邊調轉身體.

就在此時,那支長矛已經飛了過來,當即射中了他的肩膀,隨即透體而出.

長長的矛尖一直鑽出了一尺多長,這才停下.

在那劇痛之下,大祭司不由得悶哼了一聲.在空中晃了一下.被長矛射中的部位立時開始冒出了滾滾的白煙.

大祭司眼是閃過了一絲的厲色,隨即伸出手去,抓住了那長矛的矛頭,也不顧自己的手被矛頭給灼的冒煙,趁著那個長矛還沒有完全消散,立時就將它拔了出來.

隨即,閃電一般轉過了頭去,憤怒地向著身後望去.

只見,遠處一個白點從遠處的云端上飛馳而下.

他們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顯出一匹拍打著雙翅的銀白色飛馬的身影.

在那飛馬之上,一前一後,坐著兩人,前面一個手執著戰盾,長槍的騎士.後面一個身穿白色長袍,手執著法杖的牧師.

"這是?"雷斯特攙起洛林,呆呆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一起.

"銀翼飛馬,我知道.銀翼飛馬."旁邊一個童稚的聲音大聲嚷嚷道,雷歐不知道從那躥了出來,興奮的看著遠處的銀翼飛馬.

"教宗衛隊,是我們自己人."奧巴赫姆拄著法杖,飛快地來到洛林旁邊,指著遠處的白色飛騎,大笑著說道:"是我們自己人,我們的援軍到了."

隨即又是一陣放聲大笑.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九百零二章 突出重圍(中,求月票)    下篇:正文 第九百零四章 聖殿騎士,態度問題(萬字,求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