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九百零五章 威逼利誘(求票)   
  
正文 第九百零五章 威逼利誘(求票)

第九百零五章 威逼利誘(求票)

眾人吵了半天,這才達成了一致——讓在這一次行動中立下最大功勞的洛林來決定戰爭堡壘的去向.

他們也全都極是老辣.一個個也是打定了主意,等一下看洛林的決定究竟怎麼樣?萬一不和自己的心意了,到那個時候,再爭吵起來卻也不遲.

眾人紛紛調過了頭來,想要尋找洛林,但是找了一圈,卻根本就沒有看到洛林的影子.

大家不由得一陣奇怪:大家伙兒在這兒吵的都快要炸鍋了,那個痞子卻跑到哪兒去了?

xxxxx

"暈,頭暈,別動.……"洛林低低地呻吟了一聲,然後繼續將頭靠在了克勞迪婭的豐腴的大腿上,臉上露出了一絲幸福的笑容.

克勞迪婭看著他的笑容,不由得心中暗恨,知道這個痞子這又是故意揩油,但是她卻無奈地歎了一口氣,然後微微地挪了兩下,調整了一下姿式,以便讓洛林在自己的腿上枕的更舒服一點兒.

旁邊德伊波勒輕笑了一下,然後伸出粉拳,輕柔而有節奏地給他捶著腿.時不時地還給他按摩兩下.

而在另一邊,阿黛兒也是小心地端著茶,吹的稍稍涼了一些,然後這才溫柔地給他送到了嘴邊.

洛林喝了一口,立時感覺到那杯紅茶芳香濃郁,苦中有甜,甜中帶苦,那微澀香甜的味道在一瞬間,就在口舌之間打了數個滾兒,縱然吞了下去,但是唇齒之間卻仍然帶著一絲絲的香氣.

他當即舒服地歎息了一聲:這才是生活啊∼!縱然是托爾斯的蘇丹,他的幸福生活也不過如此.

但是隨即卻又不禁猶豫了一下,據聽說,那些蘇丹們過的可全都是極其**的,那些的少女們全都不穿衣服,只是披著一件輕紗.

而且,在那宮殿里面,除了蘇丹之外,余下的全都是太監,她們從來都沒見過男人,一個個饑渴的就像是徒步穿過了撒哈拉大沙漠一般.別說是見到了水了,就是見到了尿,也會不顧一切地喝下去的.

那可是自己最為向往的後宮啊.有一天有機會了,一定要過去好好地見識見識,認真參觀學習一下.指不定還能學到一點兒什麼先進的管理經驗什麼的.

就在他舒舒服服地享受著幾個美女的服務的時候,就在此時,外面突然響起了一陣腳步聲.

緊接著,有人高聲叫道:"洛林,洛林,你在哪兒?"

"老大,快出來.我看到你了."

"伯爵,伯爵.你在什麼地方?"

"……"

幾人不由全都是一怔:為了躲清靜,幾個人可是刻意地躲到了這個高塔之上,怎麼就這居然還有人找上來?

洛林不由頗是惱怒,道:"黛兒,去看看誰這麼不長眼,把他罵回去∼!"

阿黛兒抬起了俏臉,嫣然一笑,然後略略地搖了搖頭.

洛林隨即反應了過來,聽剛才的聲音當中,明顯有雷斯特的聲音,要是讓阿黛兒出去了.不管她是多不情願,但是于情于理,她怎麼也不好意思讓自己的外公吃癟的.

洛林不由歎息了一聲,道:"這女兒長大了,果然是心生外向."

阿黛兒聽了,不由得黛眉一揚.

還不等她出聲,此時,洛林已經又接著說道:"不過,我喜歡∼!"

說著,在她白嫩的小手上摸了一把.

阿黛兒忍不住輕啐了一口.但是卻也低下頭,並沒有出聲.

洛林轉頭向著德伊波勒說道:"波麗雅,還是你去吧,不管是誰,你就說……"

德伊波勒嫣然一笑,接著他的話道:"就說,爵爺大人連擋了大祭司三擊,身受重傷,需要好好地靜養.不論何事,都不要輕易打擾,對嗎?"

說完,微微一欠身,站起了身來.

洛林哈哈一笑,道:"沒錯,沒錯."

看著她高聳的豐臀,當即抬起手來,在她的的香臀上重重地拍了一掌.立時引得一陣玉肌顫動.

德伊波勒忍不住低聲驚呼了一聲,回過了頭來,揮著自己的粉拳,對著他惡狠狠地示威了一下,然後這才向著門口走去.

此時,那些人好像已經找到了地方,那門板已經被他們拍的山響.

德伊波勒忍不住一皺眉頭,高聲道:"來了,來了……"

好像是說出話來,就可以讓對方停下手來,少制造一些嘈聲.

隨即,就聽外面有人高聲叫道:"老大,你別躲了.小白都已經聞到你的味了.你是逃不了的.咱們的政策,你也知道,坦白從寬,牢底坐穿,抗拒從嚴,回家過年……"

德伊波勒聽著他的胡說八道,忍不住一陣的好笑,這個小流氓到底是從哪兒學的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她一邊想著,一邊伸手打開了房門.

還不等她出聲,門外的眾人當即歡呼了一聲'門開了,門開了∼!’

緊接著,'呼拉’一聲,大家伙兒就已經一湧而入.

德伊波勒不及防備,立時就被擠到了一邊.

她看著那些人,忍不住頭痛地歎息了一聲,好容易找了一個地方,可以讓洛林好好地休息一下.這一下全都毀了.

雖然洛林並沒有明說,而且還是一如既往一般和她們笑鬧成一團,但是她們卻全都知道,這一段時間以來,將他可是累慘了.

更別提,他還是生生地硬抗了大祭司三次凌厲的攻擊.他表面上的笑鬧,也只是為了讓大家不再擔心而己.實際上,每每行動之際,不由自地緊皺了眉頭,甚至是忍不住發出的悶哼聲,卻也顯出他身體的真實情況.

阿黛兒兩人聽到身後聲音不對,也是忍不住低低地驚呼了一聲,顧不得許多,當即將洛林放在了一邊,然後匆匆地站起了身來.

雖然大家並沒有做那些個很黃很暴力很少兒不宜的奇怪事情,但是剛才的那些實在太過曖昧了,如果讓眾人看了,以後可就沒臉見人了.

洛林被她們很是溫柔地放下來,但是他後腦勺重重地磕在了毛毯之上,忍不住悶哼了一聲.

正如德伊波勒所料,和大祭司的那一仗,確實是傷了他的筋骨和內髒,雖然奧巴赫姆幾個也給他看過了,但是只要是稍一不注意,卻也是痛的直入骨髓.

但是,看到她們關切的眼視,他卻是呲著一口的白牙,笑了一下.示意自己沒事.

此時,眾人已經來到了房中.

雷斯特看著旁邊擺著的茶水,忍不住冷哼了一聲,道:"你倒是挺清閑的,知不知道我們在下面都快吵的翻了天了?"

洛林看著他的大腳在那毛毯一踩一個腳印,一踩一個腳印,忍不住歎息了一聲.本來這個戰爭堡壘當中就沒有什麼好東西,好容易找了兩個乾淨的毯子,這一下又全都報銷了.

他苦笑了一下,然後道:"大師,如果有人叫雷斯特,奧巴赫姆,又或者聖保多祿,再要麼叫奧希德,我不認為,這個世界還有什麼事情,是他們不能解決的."

幾個人聽了他不輕不重地拍的一記馬屁,不由全都有些龍顏小悅.

洛林一邊說著,一邊就要挺身站起,但是努力了幾次,非旦沒有起身,反而是引得一陣的劇烈的咳嗽.

德伊波勒與克勞迪婭兩人看了,不約而同地伸出了手來,就要將洛林從地上扶起來.

但是隨即,阿黛兒卻是一把將她們拉開,然後氣呼呼地道:"不用.你就坐在這兒跟他們說話.真是的,還讓不讓人活了?不知道他受了多重的傷嗎?有事兒沒事兒就跑過來."

她一邊說著,一邊跪坐在洛林的身邊,隨後細心地將一個枕頭拍松了,然後墊在了洛林的背後,讓他坐了起來.

旁邊的眾人看了,也不由得全都面露尷尬.是啊,能當大祭司三擊,而不死的就已經是命硬的像蟑螂一樣了,他正是需要靜養的,自己這些人就這樣沖過來,好像確實是有些不太合適.

看到洛林靠著牆坐好了,奧巴赫姆此時輕咳了一聲,然後道:"其實事情是這樣的……"

他當即將事情的經過簡單地講述了一遍.然後道:"這件事情,大家委實是吵的太過厲害.

而且也是事關重大.

可是這樣吵來吵去的,也著實是不一個辦法.你主意多,所以大家找你,就是想讓你想一個辦法出來."

說完,雙手一攤,認真地看向了洛林.

洛林聽了,也不由得一陣沉吟:這個戰爭堡壘確實是極其敏感.

不管是交到誰的手中,全都是會變成一張王牌.甚至是會改變整個大陸的政治格局.

'戰堡在手,天下我有’之類,像拿了《葵花寶典》的東方不敗的事情,也不是不可能發生.

雖然他也想著,將戰爭堡壘開回到茹曼.但是到時候,大公那個好戰份子,絕對會在第一時間就將這個戰爭堡壘開出去,猖狂地炮轟撒馬爾罕城.

交給其他的國家,像是阿爾摩哈德之類的,他們絕對會開著戰爭堡壘,炮轟茹曼城.

交給魔法師們?他們有了戰爭堡壘的撐腰,肯定會跑到梵帝諾去,要求平等,***什麼的.

而交給教廷,那想都不用想,他們肯定會利用戰爭堡壘,將神的光芒照遍整個大地.甚至搞一個什麼政教合一什麼的.以後當官兒的全都下崗了,大家還上哪兒找飯吃去?還去哪兒貪汙受賄什麼的?還怎麼去公款吃喝拉動消費?

那玩意兒就像是魔戒一樣,誰拿了,誰都想著將它據為己有.再也不拿出來.

而且,除了這個問題之外,還有一個更重要的事情.

為了抵抗未來不久之後,那不死與閃族的聯合入侵,他們還得要盡可能多地建造起戰爭堡壘.

事實上,縱然現在開始,卻也已經遠遠地落在了閃族的後面.要知道,光是這一次他們為了圍追堵截自己,就已經出動了近二十座戰爭堡壘.而除此之外,還有陸續完工的,那累加起來,絕對不會少于一百座∼!

這樣看起來,等到戰爭堡壘爆發,他們最少也得要一百五十座.

而自己這邊,卻要在這短短的時間當中,從一無所有,連基礎的知識都不會.到爆出最少一百座來.

這可是一項極其艱巨的任務∼!

因此上,這個戰爭堡壘的歸屬也極其令人頭痛.

就在他沉吟之際,小白此時卻也是偷偷摸摸地從後面想要擠進來.但是隨即看到克勞迪婭那雙明亮的杏眼,正緊緊地盯著看著自己.

它不由得怔了一下.隨即也頗是感到一陣的心虛.洛林原本在這里休息,可是它卻暴露出洛林的行蹤.

就在此時,克勞迪婭杏眼一轉,發現其他眾人全都緊盯著洛林,當即向著小白微微一笑,然後右手如刀般輕輕一立,緊接著,緩緩地在空氣當中劃了過去.

小白當即嚇的屁滾尿流.當即一縮脖子,飛快地調過了頭去,一溜煙兒就奔下了樓去,最後找了一個牆角躲了起來.

它可不傻,雖然克勞迪婭只是做了一個動作,但是那意思卻是很明顯:要將它的象鞭切了,給洛林好好地燉一碗湯喝.

此時,雷斯特看著洛林一直猶豫不決,當即輕咳了一聲,向著阿黛兒使了一個眼色.示意她在一邊幫忙,也是吹吹風.

阿黛兒當即向他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兒:這個時候想起讓自己用美人計來了.一早的時候,那樣有事兒沒事兒地擋在自己和洛林中間,沒少在這里面添亂的那個人是誰啊?

盡管她心中極是抱怨,但是看到雷斯特眼中的神色,縱然萬般不情願,但是卻還是端起了茶杯,遞了過去,笑道:"洛林,先喝口茶吧.要不然放涼了,就不好喝了."

洛林也沒有在意,伸手接了過去,喝了一口.

但是旁邊聖保多祿那是何等樣人,那可是從教廷那個大染缸里面硬生生地殺出來的,一向極其敏銳.

他只是一眼,就看到雷斯特的打算.不由得心中大怒:好你個雷斯特,居然敢使這種招數,以為誰不會嗎?

他當即也是輕咳了一聲,然後擺出一副和藹可親的嘴臉,道:"洛林啊,這一次事了之後,你可一定要到聖城去看看.梅莉婭剛剛生……"

他說到這里,突然意識到不對,急忙改口,道:"她剛剛收了一個義子.才剛一個月大.這可是一件大喜事,你可一定要到啊."

說完,卻也頗有些後怕地擦了擦額頭上冒出的幾滴冷汗.

洛林不由得一震,喃喃地道:"原來,梅莉婭生……生……收了一個義子?"

不知不覺當中,那聲音都變得有些古怪.

旁邊的眾人看了,不由全都一臉的茫然:怎麼回事?一提起梅莉婭收了一個義子,這氣氛好像有些不太對勁啊?

梅莉婭,這好像是某一個女士的昵稱.她是誰啊?

有些聰明的痞子立時反應了過來——看來那位女教宗陛下與這位爵爺有一手的傳聞是真的.也不知他們是什麼時候就勾搭成奸的.

***,居然連孩子都有了.

看這樣子,時候絕對不短,絕對不短啊∼!

這個消息著實是太勁爆了啊∼!

以後回了家,盡可以跟家里的那些個土包子們好好地八卦一番了,把這個事情說出來,還不把他們的下巴都駭的掉在了地上?

但是看到旁邊站著的奧巴赫姆與聖保多祿,全都更加聰明地選擇了閉上了嘴巴.

開什麼玩笑,這些狂信者一個比一個變態.

再者說了,人家也只是說'收了一個義字’,又沒有說'生了一個娃子’.敢胡亂地說出去,扣上一個造謠的罪名,立馬就會拉出去,上火刑架上玩燒烤的.

旁邊阿黛兒聽了,卻不由得火冒三丈,偷偷地伸出了手去,在洛林的腰間狠狠地掐了一把.

洛林痛的不由一咧嘴.看著阿黛兒一臉的寒霜,卻也只能是心中苦笑:她平時不當一回事,愛鬧愛玩.還說生小孩了,身體會走形,變成粗腰大屁股的胖大媽,結果聽了別人生了小孩,卻心里不平衡,找自己算帳?

此時雷歐聽了,當即歡快地大叫了一聲,道:"真的嗎?有一個小孩了?胖不胖,好不好玩?***,這可真是太好了.現在我也終于熬出頭了.有人可以讓我去好好欺負一下了."

他一邊說著,一邊高興地挽了挽袖子.恨不能那個小孩子就在跟前,好讓他好好地欺負一下.

隨後,他卻也是轉過了頭來,向著洛林叫道:"老大,你想那麼多干什麼?不就是戰爭堡壘嗎?

咱們搶來的,自然是咱們開回家去.到時候,我老頭兒肯定高興.肯定會給咱們很多很多的錢.

我也可以在妮可的面前,好好地露露臉,讓她知道知道,我現在也是很厲害的.省的她一天到晚的只把我當一個小孩子對待.動不動的就是竹筍炒肉片地招呼我."

雷歐這一番話雖然是無心之言,但是旁邊的眾人聽了,卻也不由得直咧嘴:這個小死胖子也著實不是什麼省油的燈啊∼!

這一番話說的,著實是厲害非常.

既有利誘——把戰爭堡壘開回去,就給很多很多的錢.而且又有威逼——要是不開回去,凱瑟琳對小弟我是一頓竹筍炒肉片,但是對大哥你,那就不知道用什麼手段收拾了∼!

奧希德雖然為人實在一點兒,縱然一開始沒有明白雷斯特與聖保多祿兩人搞的小動作,但是經過雷歐的這一番話卻是明白了過來.

他當即上前一步,道:"小子,我可有兩個漂亮的孫女和外孫女兒的,她們還沒有出嫁,回頭介紹你認識.怎麼樣?"

洛林當即苦笑了一下,打了一個哈哈,胡亂地遮掩了過去.

他心中暗道:這個戰爭堡壘不管是弄到哪兒,全都是極其麻煩的.既要保持大陸局勢的平衡,又得要加快建造.這個好地方上哪兒找去?

他突然腦中靈光一閃,想到了一個主意.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九百零四章 聖殿騎士,態度問題(萬字,求票)    下篇:正文 第九百零六章 文明人是如何進行選舉(求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