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九百二十四章 你新來的吧?(求月票)   
  
正文 第九百二十四章 你新來的吧?(求月票)

第九百二十四章 你新來的吧?(求月票)

清晨,當第一縷陽光從天邊照射過來,萬物蘇醒,開始新一天的生活.

在兵士們"嘿喲嘿喲"喊著號子,大力的推動之下,奈德爾城那高大厚重的包鐵城門發出一連串令人牙酸'吱呀吱呀'的呻吟,最後重重地撞在了城牆上.立時發出了'咣當’的一聲巨響.

隨著大門的打開,士兵們撥動絞盤,跟著像成人胳膊一樣粗的鐵鏈發出嘩啦啦的聲音,前面的吊橋也是緩緩地放了下來.

在此同時,更有兵士已經跑過去,將橋前的鐵質拒馬給搬了開去.

奈德爾城內隨日落而關閉,在第二天日出時才會重開,在這中間,只有寥寥數人的命令,才能打開奈德爾的城門.

現在,緊閉了整整一晚的奈德爾城門徹底打開.

原本早就已經等候在了城外的商隊和百姓們看到城門打開,不由得一陣騷動.隨即紛紛從地上站起了身來,然後排好了隊伍,向著城門走了過來.

他們都是奈德爾城周邊的人,趁著一大早進城去工作,或者做點小生意,為了趕這個早市,有的人甚至半夜兩三點就得起來,挑著擔子或者駕著車,在城門口找個靠前的位置.

甚至有精明的商人發現了這里的商機,干脆在城門口附件擺起了賣飯的小攤子,販賣一些農夫們喜歡的快餐.

等著進城的,叫賣的,討價還價的,還有小孩子無憂無慮的嬉鬧,將城門口弄的熱鬧非凡.

見城門打開,擠著的人紛紛嚷著"開了,開了",一邊使勁的往前面擠.

一名肩膀上扛著閃亮銀星的軍官,大部從指揮部里走了出來,雙手叉腰,站在了道路的中間,冷眼看著那些嘈雜紛亂的商隊,隨即用力地一吹起了口中的哨子,高聲叫道:"排好隊,靠右行,敢插隊***的統統關起來反省一天,聽到沒.

靠右行.說你呢,就是你.混蛋.沒有聽到嗎?靠右邊走."

他一邊怒聲高叫著,一邊向著前面走去.

在他的對面的不遠處,一個身穿長袍的中年胖子正愣在原處,帶著一臉驚愕的表情,一眨不眨地看著軍官.

此時,那軍官已經來到了跟前,見這個家伙還傻乎乎的擋在路中間,當即就要張口大罵.但是隨即看到對方長袍上的反光,不由得怔了一下.隨即眯起了眼睛,仔細地看了看他的衣著.

只有有錢人,或者說不是干體力勞動的,才會穿對襟的長袍,窮人一般都是上下兩件的短打扮,好方便自己干活.

果不其然,軍官就見那長袍上,一陣一下細密的縫著華麗的金邊,顯然非富即貴,這一件衣服的價錢差不多頂他半年薪餉,平常人可買不起.

但是看那長袍的色澤,明顯有些陳舊,可見是有不少年頭了,長袍熨的筆挺,沒有一點磨損或者汙跡,看來平時是舍不得多穿.

他立時判斷出,對方的身份,不是一個破落的小貴族,就是一個鄉下的土財主,有點小錢,又極好面子.

這兩種人雖然也極是令人看不起,但是卻比普通的老百姓們要強上太多了.

好歹還靠的上統治階級的邊,如果又一門好親戚,指不定也能在政府里面混個小職位.

不過對方身份雖然不低,但是相對的,也高不到哪兒去,在家門口也許可以在老百姓跟前拽一把,但進了奈德爾城,就得四處作揖.

其實論地位,軍官就感覺自己還比他高了半頭.

對這種人,縱然不能當老百姓一樣隨便打罵,但是喝斥上幾句,卻也沒有什麼問題的.

想到這里,那軍官頓了一下,然後怒聲喝道:"你怎麼搞的?不知道要靠右行嗎?"

那中年人頓時漲紅了臉,道:"你不能這樣無理,這位大人,我是貴族.我是麥多城的撒爾勳爵,世襲是爵位."

說到這里,中年人還驕傲的昂起頭.

很好,果然沒有走眼.這家伙不僅一個鄉下的土財主,而且還是一個鄉下的破落的小貴族——那軍官很是看了對方一眼,心中暗道.

在奈德爾城這幫驕兵悍將的眼里,一個小小的勳爵確實很不起眼,整天出來進去的都是子爵男爵,相熟的還能互相開兩句玩笑,更別說還有長公主和小公爺.

但是在此同時,他卻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強壓下了怒火.

貴族,縱然是一個破落的小貴族,卻也擁有一定的特權.

雖然不用怕他.但是身為貴族,全都有著盤根錯節的關系,一個世襲爵位,即便是最末等的勳爵,也很值錢,這表示他祖上最少也是一個有功勳的高級軍官,家里有一個小村那麼大的莊園封地,有一大堆拐彎的貴族親戚.

萬一那孫子要是告到了元老院,雖然不會拿自己怎麼樣,但是卻也有些麻煩.

他伸手敬了一禮,然後冷冷地道:"麥多城的撒爾勳爵,請您遵守交通規矩,像其他人一樣,靠右手邊行."

說著,伸手示意了一下,這次他說話已經用上了敬語.

撒爾勳爵回頭看了一眼,卻見在旁邊進城的眾人全都以一種奇怪的眼光看著自己:鄙視,戲謔,驚奇,不屑……

那意思就像是再說"就這素質,還貴族那".

撒爾勳爵的臉紅了一下,但是隨即卻感到自己的自尊心受了傷害,當即一揚脖子強自辯道:"什麼靠右行.我在我們村里面,都是隨便走的.就你們這里破規矩多."

說完,雙手叉腰,微微地抬起了頭來,趾高氣揚地看向了那名軍官.

"我們村兒∼!"

好吧,這位勳爵確確實實是一個土包子,估計好多年沒進過城了.

那軍官頭痛地揉了揉額角,要換了普通人,他早一腳把他踢回去了,不過普通人也沒膽量跟一個軍官叫板.

他無奈的妥協道:"好吧,麥多城的撒爾勳爵閣下,既然你到了奈安,就得要按照我們奈安規矩辦.這是咱們總督的命令,請您靠右邊行,好嗎?"

撒爾勳爵撇了撇嘴,一臉的不屑,道:"你早這樣說不就完了?"

說著,重重地一甩袖子,這才走回到了隊伍當中.

軍官撇撇嘴,沖著他的背影揮揮拳頭.

旁邊的眾人全都急忙讓開,給他留了一個位置出來,撒爾當即也是毫不客氣地擠了進去.

排在勳爵前面的一個農夫模樣的人,回過了頭來,看了勳爵兩眼,然後笑道:"這位勳爵大人?您是第一次來奈安啊?"

"是啊."撒爾勳爵點了點頭,隨即奇道:"咦,你是怎麼看出來的?"

那農夫笑了一下,心中暗罵:這還用看嗎?連靠右邊走都不知道,一看就知是一個鄉下來的土包子.

但是他也不說破,而是繼續好心的提醒他,說道:"這位大人,您要是到了城里,可要小心那些個老太太們."

撒爾勳爵頓時一愣,道:"小心老太太們?我為什麼要小心他們……"

那農夫笑了笑,賣弄地道:"這你就有所不知了……"

他剛說到這里,隨即旁邊的軍官已經打斷了那農夫的話,道:"法默爾,少tm說話,快走.到你了.別在這兒堵著."

那農夫回頭看了一眼,發現前面還有人,不禁有些奇怪,剛剛張口,但是隨即就聽軍官說道:"你不是挑著新鮮蔬菜嗎?

大人有令,為了便民服務,你們這些賣菜賣魚的,可以走專用的快捷通道.別在這里廢話了,知道嗎?"

那農夫頓時大喜過望,連聲叫道:"謝大人,謝大人."

說著,和勳爵招呼了一聲,然後拉起了他的車子,飛快地向著城門走了過去.

撒爾勳爵還沒有來得及追問,卻見那農夫已經走遠,只能是眼睜睜地看著他的身影消失在了城門的另一頭,淹沒在密集的人流中.

此時,那軍官指揮著眾人,道:"快一點兒,快一點.別在這兒堵著.趕快往里面走,就算你們不想要快點兒進去,後面還有人趕時間呢.那個誰,別堵著,小心我抽你啊."

人們頓時加快了速度,撒爾勳爵在人流的簇擁之下,身不由己地走進了城中.

在穿過城門之際,他一邊走,一邊奇怪:那個農夫為什麼要他小心老太太們?這真是太奇怪了∼!

他正在思付之際,突然就感到眼前一亮.卻見自己已經來到了城中.

頓時一陣巨大的喧囂已經迎面撲來.

雖然此時正值清晨,但是奈德爾城卻已經早早地就蘇醒了過來.在街道的兩邊盡是擺著一些賣早點的小販們.

他們就在距離城門不遠處的街道上,大聲地叫賣.

潮濕的空氣當中都飄著淡淡的香氣.

稀粥,面包,蛋糕……各種的香氣在空氣當中散發開來,令人不禁食指大動.

撒爾勳爵為了趕早,早早地就已經起來,連早飯都沒有吃,城門口那些商人農夫們才吃的粗食他可看不上.

此時嗅到那淡淡的飯香,頓時就感到肚子里咕咕做響.

他略略地掃了一下,卻見不遠處一個攤子前面,排的人極多.當即打定了主意,既然人多,那也就一定好吃.不過也不知這里賣的是什麼東西?

想到這里,當即也是走了過去.然後交了錢.在一邊等著.

卻見攤主正雙手飛快地拿起了一個上好的熱面包,然後一刀劈開,又拿起了一個烤熱的香腸,幾片的菜葉子胡亂地塞了進去,隨後就遞了過來.

吶呢∼!

面包原來也可以夾著吃的?

撒爾勳爵頓時瞪大了眼睛.拿著那面包很是上看下看了好幾眼.

這玩意兒以前哪兒見過啊?

隨即心痛了起來,不禁喃喃地道:"這一個面包,就要自己一個銀幣.這也太貴了吧?"

擱在平常,一個銀幣就是買上好的白面包,也夠買上滿滿一筐的.

那攤主聽了,當即抬起了頭來,看了他一眼,笑道:"你新來的吧?"

撒爾勳爵點了點頭,然後矜持地道:"是啊,我是麥多城的撒爾勳爵."

那攤主也不理他,用手中的刀子一點面包,自顧自地道:"一看就是土包子.知道這叫什麼嗎?這叫漢堡包∼!

我這是宮廷秘方,皇家特制.

是我們鼎鼎大名的洛林總督大人發明的.

像雷歐小公爺,凱瑟琳長公主,他們平時在家里的早餐也都是吃這個的.尤其是我們奈安的食神,超級美食家薇拉小姐,最喜歡吃這個.

給他們做飯的那禦廚是我表叔.要不然的話,你們這些人能吃上和皇家一樣的東西.

你就美去吧你∼!"

撒爾勳爵頓時恍然大悟,低頭看了看那個面包……呃,漢堡包.隨即發覺,它好像也不是那麼貴了.相反的,甚至是有些物美價廉的意思.

畢竟不管是面包,還是蘿蔔,這玩意兒只要沾了皇家幾個字,那全都是坑爹坑爹的貴.

想想看,這可是皇家吃的,自己吃的和皇帝,長公主吃的一樣,多長面子.

雖然這樣想著,但是撒爾勳爵卻還是幾口就將那個漢堡給吃完了,之後還頗有些意猶未盡地咂了咂嘴:又香又有肉,這玩意兒好像確實不錯.

回頭有機會了,自己也得要學著做幾個不可.

***,不就是把面包切開了,夾著肉吃嗎?這有什麼難的?

他一邊想著,一邊剔著牙縫里的肉絲,一邊漫不經心地向前走去.

也許是那肉太咸了,勳爵頗是感到喉嚨里有些發癢,當即咳了一聲,然後重重地向著地上吐了口痰.

那痰剛剛落地,隨即就見也不知從哪兒跳出了四五個的老太太.

她們一個個雖然打扮不盡相同,但是卻全都拿著一個紅袖箍,往著胳膊上套去,動作異常的敏捷.

在此同時,也是高聲叫道:"罰款,罰款∼!隨地吐痰,罰款五個銀幣∼!"

在那叫喊聲中,她們已經舉著一個小本子沖了上來,將不知所措的撒爾勳爵給團團圍住,讓他想跑也跑不了.

而旁邊經過的路人紛紛向著他投以同情的目光,隨即又匆匆地走了過去.

"罰……罰什麼款?"撒爾勳爵眨了眨眼睛,隨即反應了過來,高聲道:"罰什麼款,我可是貴族∼!"

"貴族啊……"為首的胖大媽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隨即乾淨利索地從本子又撕了一張票子,道:"按奈安法律規定.身為貴族,行為不檢,隨地吐痰,罪加一等.罰十個銀幣."

撒爾勳爵頓時氣結.

他當即將那張票子重重地揉成了一團,然後怒聲叫道:"我可是貴族.我不交,你們想怎麼樣?"

那胖大媽冷笑了一聲,雙手叉腰,高聲叫道:"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你是貴族怎麼樣?難道還想要暴力抗法嗎?"

說著,伸手向著街邊一指,道:"我奉勸你老實一點兒,我們奈安可和其他地方不一樣,官差們可全都認真負責,他們正在巡街呢."

撒爾勳爵轉頭看了一眼,卻見不遠處,幾個身穿著黑色制服,腰掛著短棍的大漢正不懷好意地盯著自己,看那模樣,正等著找什麼借口,然後一擁而上,將自己給抓起來.

貴族雖然有特權,但是交稅和罰款這些,該交就還得交的.

撒爾勳爵猶豫了一下,腦海里隨即浮現出,好漢不吃眼前虧,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退一步海闊天空……等等的絕世警句.

他當即忍氣吞聲,道:"好好好,我認罰.我認罰."

說完,從口袋里面掏了一個金幣遞了過去.

那大媽接過了金幣,仔細地看了兩眼,這才滿意地笑了一下,然後看著撒爾勳爵,耐心地道:"你是新來的吧.既然是一個貴族就得有貴族的樣子.在奈德爾城里面別隨地吐痰什麼.這樣不衛生.

非旦是讓人看不起你,連貴族們都要看不起了."

撒爾勳爵聽了,頓時一頭的大汗:自己這還真是差一點兒把貴族的臉都丟了∼!

他當即連聲答應了幾聲,隨即逃一樣的,飛快地離開了.

撒爾勳爵一連跑出了好幾條街去,看到再無人跟著自己,這才長長地松了一口氣:這個奈安還真是古怪啊∼!

雖然那個什麼宮廷漢堡味道不錯,但是一個胖大媽都敢訓一個堂堂的貴族,而且還侃侃而談,說什麼'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這在自己那個地方完全都是不可想象的.

那些老百姓們誰看了貴族,不是全都嚇的倒退三舍.連句話都不敢說?

他卻不知道,奈德爾的人民連最大個的貴族,未來的皇帝陛下,雷歐小公爺都常見,那個小痞子愛熱鬧,經常和人民打成一片,偷雞摸狗的時候也沒少干.

在奈安人眼里,貴族真沒多大了不起的——雷歐小公爺在我們跟前都不端架子,你端,是不是你認為你比雷歐小公爺還厲害?

撒爾勳爵正想著,隨即就聽到前方傳來了'嗚∼’的一聲長鳴.

緊接著,街上的行人全都不約而同,向著前面跑去.他們一邊跑,一邊高聲叫道:"快點兒,快點兒,船來了."

撒爾勳爵不由自主地也是加快了腳步,隨著人流向前跑去.隨即就見前面出現了一座大河.

人們全都趴在了河的兩岸,向著河中望去.

撒爾勳爵一陣的奇怪,隨即也是向著河中看去.頓時大吃了一驚,幾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只見在那河上出現了一個像船一樣的怪物.中間豎著一個巨大的煙囪,里面冒出了滾滾的濃煙.

在此同時,發出一連串的沉重的'隆隆’的怒吼聲.

"這玩意兒大約是什麼地獄魔獸吧?"撒爾勳爵急忙在胸前劃了一個十字.

旁邊的人打量了他一眼,哂然道:"你新來的吧?"

撒爾勳爵頓時一愣,點了點頭,道:"你怎麼知道?"

那人哂然一笑,道:"居然連蒸氣船都不知道.還能不是新來的?"

撒爾勳爵奇道:"蒸……蒸氣船?"

那人當即斜斜地瞥著撒爾勳爵,

雖然在不久之前,那人也是和撒爾勳爵一樣,但是此時卻擁有了一種'我知道的比你多’的優越感.

他用一種好像是看土包子,實際上也確實是看土包子的眼神,看著撒爾勳爵.道:"這船是我們魔法協會會長,羅琳娜小姐發明的.根本就不用人力,不用風帆,就可以跑的飛快."

撒爾勳爵頓時一愣,一臉的難以置信道:"不……不用人力,就可以跑的飛快,這……這怎麼可能?"

不等他把話說完,此時,河中那船已經升火完成,發出了一聲長鳴,隨即蒸氣機帶動著兩邊的櫓槳,飛快地搖了起來.

那船當即由慢變快,在短短的幾個呼息當中,就消失在了河的另一端.

撒爾勳爵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光明神在上,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但是隨即卻又釋然,也許這用的是什麼魔法吧?

此時,看到那船離開,原本圍觀的眾人也全都是紛紛轉身離開,在此同時,也是意猶未盡地討論著,這船的最快時速,或者比起昨天來,它又快了多少.

撒爾勳爵愣了一下,隨即想起了自己的事情,想要找人打聽一下,但是看到前面不遠處的地面上整齊地放著幾段金屬.

他不由得再次感到奇怪:這是什麼東西?怎麼扔在地上也沒有人管?

他當即走上了前去,卻見那四段金屬並列地放在地上,下面還鋪著粗大的上好方木.

他前後看了看,那幾段金屬全都筆直地伸向了遠方,根本一眼都看不到頭.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撒爾勳爵好奇之下,伸手拔出了一把小刀,然後在那金屬塊上重重地敲了一下,隨即一陣的清越響亮的聲音傳來.

這可絕對是好鋼啊∼!

撒爾勳爵隨即憤怒了起來:這幫奈安人,真是一幫敗家玩意兒.這麼好的鋼鐵就這樣扔在地上,也沒有人管.這能打多少的武器,做多少的工具啊∼!

這已經不是在敗家,這簡直就是在敗家∼!

他眼珠轉了轉,隨即一彎腰,想要試著看能不能扛起一段來.

就在此時,旁邊有人高聲叫道:"嗨∼!還真有偷的啊?別動,別動,說你呢,別動."

緊接著,一個身穿深藍色制服的人已經跑了過來.

他一把將撒爾勳爵給拉到了一邊,道:"你新來的吧?"

撒爾勳爵愣了一下,極是奇怪,道:"你也看出來了?"

那人道:"廢話∼!本地人哪兒有閑著沒事偷鋼軌的?"

撒爾勳爵奇道:"鋼軌?"

那人揮了揮手,道:"跟你說了你也不懂.這可是鐵路.雖然我也不太明白,但是這玩意兒可是總督大人讓修的.沒人敢動.

念你是新來的,什麼也不懂.快走吧,啊∼!這東西不能隨便亂動的.快走,快走."

說著,連攆帶哄地就要將撒爾勳爵趕走.

撒爾勳爵一陣氣苦,他可也是堂堂的貴族,平時也是前呼後擁不少人拍馬屁的,結果到了奈安,卻被人當成一個鄉巴佬.誰逮著誰攆.這也太欺負人了.

他頓了一下,然後道:"對了,你們總督府在什麼地方?"

那人道:"總督府啊,就在前面不遠處,過了橋,最高最大的那個就是.對了,你問這個干什麼?"

撒爾勳爵笑了一下,然後整了整衣衫,道:"我找你們總督有要事相商∼!"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九百二十三章 那就叫鐵通吧(求月票)    下篇:正文 第九百二十五章 《跨越阿爾卑斯山聖伯納隘口的洛林伯爵》(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