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赤血龍騎正文 第九百四十四章 內幕(求月票)   
  
正文 第九百四十四章 內幕(求月票)

第九百四十四章 內幕(求月票)

什麼叫"我這是誇獎她",什麼叫"很對我胃口",大公這分明就是再說自己看上了人家阿爾摩哈德皇後嗎.

此刻,洛林埋藏在心底最深處的八卦之魂,如同1991被薩達姆點燃的科威特油井一樣,熊熊燃燒起來.

這可絕對是難得的好故事.

莎士比亞最為經典宮廷愛情劇.

什麼淒惋,美豔,動人心弦……反正人類五千年來所能用上的常用詞全都能用上.

如果放在後世,換成辮子朝,絕對是穩居各大收視榜的冠軍劇目.

妥妥的.一點兒都不打折扣.

像這種高級素材哪找去?

出于本能,洛林就想要找一支筆給記下來.但是隨即卻又意識到不妥.

這可是自己的便宜老丈人.自己這麼給他往外爆尿,搞大規模的篡改……呃,藝術加工,就算是那老家伙不在意,但是妮可卻是眼睛里不揉沙子的.

想到這里,洛林小心地看來一眼凱瑟琳,見她正一臉不屑的表情,轉過頭去連大公都不看,顯然是在生氣.

嗯,很好.她還沒有意識到∼!

洛林眼珠轉了轉,然後小心地看著大公,問道:"您和她……呃……咳咳咳,咳……深入了解過?"

當初,楓葉丹林聯軍為報仇雪恨,可是駐防阿爾摩哈德首都——皇城阿卜德瓦德足足有半年的時間.

當時,儒略大公接到消息,可是樂的屁顛屁顛的,一溜煙兒就趕了過去.在人家皇城的城門口留下一道自己的氣味之後,志得意滿的進了城.

洛林記得當時他的全副精力正集中在刮地皮上,學著在下崗再就業當中,一不等,二不靠,勇敢大膽走出,最終成功做出一番偉大事來的下崗郵遞員李自成同學.向著那些阿爾摩哈德的貴族們展開一系列的'追贓助餉’活動.

當時摟的那叫一個痛快,那叫一個不亦樂呼.

不過,盡管如此,他卻還是依稀記得那一段時間,儒略大公經常往皇城里面跑.現在想來應該是去騷擾人家伊莎貝拉皇後去了.

洛林心中對伊莎貝拉皇後的印象並不在深刻.只是隱約記得是一個二十***歲許的少婦.

典雅,高貴,堅韌,有毅力,敢于擔當,而且相當地敢于擔當∼!

甚至是頗有些令人敬佩.

在危難之時,以一個女人的身份,挑起了阿爾摩哈德帝國岌岌可危的大梁.

安撫楓葉丹林聯軍,重整阿爾摩哈德軍政系統,一系列手段雷厲風行,而且功效卓著,很短時間就內安撫了阿爾摩哈德中央區惶惶不安的人心.

最讓洛林歎服的是,她毫不猶豫就派出自己的親信,弄死了自己丈夫——阿爾摩哈德皇帝,然後換上一個了傀儡,獨霸了帝國的權力.

伊莎貝拉皇後在這中間展示出的狠辣和果決,深刻的說明她是一個成熟高明的政治家,而不是一個深宮中的花瓶皇後.

同時也讓洛林對她敬而遠之,這種女人,心狠手辣的,絕對惹不起∼!

妥妥是一個武則天∼!

比起'孝欽慈禧端佑康頤昭豫莊誠壽恭欽獻崇熙配天興聖顯皇後’,這種屁本事沒有,光知道***求榮,還以為名字拉的老長就可以遮過去的廢材高明了不知道多少倍.

那絕對的不世出的女強人∼!

光是想想都已經讓人害怕的狠.

洛林很有自知之明,他可還沒活夠,像那種女強人還是少打交道的好.一向有多遠,就躲多遠的.

而儒略大公在這一點上,卻絕對是不怕死的主兒,如撲火的飛蛾,滿懷著熱情,奔著伊莎貝拉皇後就沖上去了.

此時,儒略大公雙手捧著茶杯,慢悠悠的晃著杯子,眼睛出神的望著遠方,像是在回憶什麼東西,然後以一副中年大叔最溫情的口氣感歎道:"她是一個……有與眾不同魅力的女人……"

聽儒略大公七分贊歎,三分遺憾的語氣,洛林終于可以確定,這老家伙在伊莎貝拉皇後那里碰了釘子.

也不知道被發的是'好人卡’呢,還是'好人卡’呢,還是'好人卡’?

洛林一邊想著,一邊在心中松了口氣,暗道:還好,還好∼!

伊莎貝拉皇後是希爾梅莉亞的表姐,希爾梅莉亞是自己的女人,儒略大公要是和伊莎貝拉皇後有一腿,萬一再生一個娃什麼的,這輩份該亂成什麼樣子?

到時候,凱瑟琳非氣的像奧特曼一樣,"biu,biu,biu"的胡亂發飆不可.

洛林在心中感歎,怪不得人都說貴族們**,也非是沒有原因.像那種娶了姑姑娶侄女,甚至母女一鍋端的皇帝,塞里斯的曆史上也不少.

而這個世界的貴族又猶有過之.

身為一個貴族,吃喝無憂,又無事可作,整天除了吃就是玩,玩的也無非是吃喝嫖賭.一個貴族的一生簡單的說就是馬上,桌上,床上.

凱瑟琳重重的哼了一聲,眉頭都快氣得豎起來了.

她板著俏臉,秀眸當中射出冰冷的光芒,注視著儒略大公,厲聲呵斥道:"您說的是殺自己丈夫的魅力嗎?

警告你,不許打她主意∼!"

洛林暗暗偷笑,看來凱瑟琳的強勢真的是天生的,被惹惱了就連她老爸也罵.

而茹曼大公明顯已經習慣了,被凱瑟琳拎著耳朵呵斥了一番,一點也不著惱,只是呵呵的笑了笑,撫了撫自己光亮的頭發.

他搖了搖頭,咂咂嘴,然後這才慢悠悠地說道:"妮可,妮可……你永遠不會了解."

"免了,"凱瑟琳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說道:"這種黑寡婦,我還是不了解的好."

儒略大公偷偷向洛林扮了一個鬼臉,然後一聳肩,道:"妮可,你應該高興,你比她幸運."

凱瑟琳頓時大怒.

她伸手重重地一拍桌子,怒說道:"你什麼意思?不要拿我跟她比∼!"

儒略大公自知失言,也是一縮脖子,干巴巴地笑了一下,然後拍拍自己女兒的肩膀,好言勸慰她道:"別生氣,我的意思可能表達的不對,我想說的是……是,你該高興有我這麼一個父親."

"高興什麼?"凱瑟琳冷哼一聲,沒好氣地問道:"整天給我添亂嗎?"

儒略大公干巴巴地笑了一下,道:"我沒限制你的自由……大陸之上,這麼多國公主中,只有你是最特別的."

洛林不得不點點頭,儒略大公這倒說的也對.

比起別國循規蹈矩的皇室生活,凱瑟琳長公主殿下確實是一個特例.

不光來去自由,連男人都是自己選的.這在皇室中幾乎是不可想象的事情.這其中當然有儒略大公放縱凱瑟琳的原因.

因為公主們都承擔著為國獻身的重要責任,不是說自己想嫁給誰就能嫁給誰的.

當然在世人眼中,凱瑟琳這種行為也顯得她特立獨行,甚至是離經叛道.

這也是為什麼,拉塞爾首相想要拿凱瑟琳去和親的時候,很多人都不反對,

在他們看來,被和親本來就是公主的工作,甚至是義務.

反倒是跟人私奔的公主,才有點不夠敬業.

但是凱瑟琳顯然並不領情.

她冷哼了一聲,然後微微地一揚下巴,一針見血的指出:"你以為我不知道嗎?你只是想找一個人給你干活而己∼!"

緊接著,凱瑟琳拉著洛林,開始痛陳自己的血淚家史.

"我六歲起,您就讓我天天在你的辦公室玩.

八歲的時候,您騙我說是家庭作業,讓我練簽名.

九歲的時候,就讓我簽文件.

我在去楓葉丹林之前,連政務會議都是我替您開的.

而且,我還得帶雷歐,下到各地視察民政……"

凱瑟琳扳著手指,一樁樁一件件地敘說自己這麼多年來的辛苦.

由于跟在洛林的身邊,看了不少的小說,現在她的文學造詣也是極高.

在她的沉痛講述當中,堂堂的長公主殿下完完全全就是一個楊白勞加高玉寶的角色,而且還是干完了活,就是站大樓頂上,都拿不到工錢的那種.

凱瑟琳痛訴了大半天,最後道:"我干了那麼多的工作,結果呢?為了買化妝品,花了五毛錢,你那邊就叫的跟拔牙一樣.

而這個時候,您在做什麼?"

"您要麼在前線打仗,要麼在和貴族們打獵,再要麼就和別的女人鬼魂."凱瑟琳端起茶杯,肯定的說道:"我要是嫁到別國去,誰還替您處理公務,讓您有時間出去瀟灑.

我看呢,就是把黃世仁,南霸天.周扒皮,夏洛克,葛朗台,潑留希金,阿巴貢,老鱉一……這些個全都加在一起,也不如您.就這你還有臉說我?"

凱瑟琳一邊說著,一邊拎起手邊厚厚的一摞文件,在桌子上不斷地拍打.

儒略大公在她如同機關槍一樣的痛斥當中,全身都被打的漏了.

他搓搓鼻子,干笑了兩聲,道:"盡管你說的部分屬實.但是這種生活,你不也挺喜歡的嗎?

如果不是我的悉心教導,你能有今天這樣的成就嗎?"

"哼∼!"凱瑟琳算是承認了大公的說法,她對現在的生活確實非常滿意.,而且如果當初她沒有認真努力,現在也只是嬌柔的小姐一個.早就已經被和親,嫁到哪一個地方去了.

指不定真的跟雷歐說的一樣,嫁到野蠻人那里,每頓飯都得要喝一瓶子的醋,害怕的狠∼!

儒略大公見女兒不再數落自己,終于松了一口氣,當父親的被女兒指著鼻子罵,雖然這也是顯示出了父女深情,但是總歸是很不好意思的事情,尤其是還當著女婿的面.

很損魅力值的.

大公怔了片刻,然後輕輕地咳了一聲,道:"伊莎貝拉,只是一個政治的犧牲品.嫁入皇室她也不可能幸福.還承擔了原本不屬于她的苦難.

這是一個堅強的女人,呵呵……"

儒略大公笑道:"堅強的女人,總是有特別的魅力.你說是吧,洛林"

洛林頓時嚇了一跳,心中暗罵:這老家伙著實是混蛋之極,這是要拉自己下水啊∼!

緊接著,凱瑟琳鋒利如刀的眼神就已經飆了過來.

洛林說'是’不好,說'不是’也不好,只能保持嘴角上揚的高度,傻笑,繼續傻笑.

"對了,洛林,她求我們什麼?"儒略大公終于想起了正事.

洛林揉揉腦門,趕忙說道:"她想要火炮,甚至還想要勝利級戰列艦.但是畢竟事關重大,雷歐給了她一點軍援,就把她的使者打發走了."

儒略大公"嗯"了一聲,把手邊的文件推給洛林,道:"你先看看這個."

文件的提款就是"阿爾摩哈德戰報",洛林心里一震,一頁頁的仔細翻看起來.

對世人競相傳送贊譽的名將阿摩爾,哈杜,洛林心中也非常好奇.他想知道,這個人到底有多麼神奇.

文件詳細描述了阿爾摩哈德新軍和地方軍閥的戰斗經過.

阿爾摩哈德皇後直屬的新軍在前期一路勢如破竹,然後在蘇哥曼省總部,突然遭遇了阿摩爾,哈杜手下一個軍團的襲擊.

新軍因為輕敵戰線拉的過長,側翼暴露,哈杜的手下直接攔腰將他們的戰線截斷.

深入蘇哥曼境內的軍隊被包圍全殲,後續部隊匆忙逃命.

新軍一次就損失了一個半軍團,這對只有不到十個軍團兵力的新軍來說,是沉重的打擊.

哈杜能將一個軍團不動聲色的潛伏到新軍的鼻子底下,在最合適的時機一擊致命,足可以見此人的用兵老辣.

經此一敗,伊莎貝拉皇後的手下紛紛要求撤出蘇哥曼省重整,但是伊莎貝拉皇後力排眾議,反而將自己手中所有的力量都壓了上去.

新軍依靠兵力優勢,在蘇哥曼省和哈杜的諸省聯合軍對峙,雙方以拔點和滲透為主的小規模的戰斗一直不斷,現在戰場成膠著狀態.

儒略大公看看時而皺眉,時而冷笑,時而搖頭的洛林,像是咨詢一樣的道:"現在的戰況,你怎麼看?"

洛林把文件一扔,伸了個懶腰,喝了一口凱瑟琳准備的酸果汁,篤定的道:"新軍必敗無疑,照這麼下去,新軍大概只能撐兩個月了."

儒略大公贊同的一點頭,道:"和我們估計的情況差不多.新軍需要防守的地方太多,兵力被分散了.哈杜可以悠閑的挑選目標,一點點放新軍的血,直到他們承受不了.

我想那個母狼也知道結果,才要找你買大炮."

凱瑟琳疑惑的蹙著眉頭,不解的問道:"既然必敗,那為什麼不把軍隊撤出來?"

儒略大公一笑,挑挑下巴,示意洛林解釋,洛林道:"事情不能這麼看,如果伊莎貝拉皇後不以堅決的態度回擊,那麼哈杜主導的諸省聯保就會成為事實.更多有**傾向的行省就會脫離中央,投入哈杜的陣營.而不是想現在這樣,都在觀望."

凱瑟琳搖搖頭,道:"可是她最終還是要失敗."

儒略大公仰頭哈哈一笑,愉快的說道:"所以她才需要我們.要不我怎麼說她是個特別的女人.

我們茹曼帝國,好不容易在阿爾摩哈德培養出親茹曼的勢力,是絕不可能坐視哈杜的勢力壯大的.

從這種角度來看,她是吃定我們了."

凱瑟琳手指敲著桌面,思索著說道:"這麼說,我們是必須支援她了?聽到這個消息,雷歐倒是會很高興."

儒略大公當然知道自己兒子是什麼德性,被美琳娜給吃的死死的,儒略大公不滿的對洛林嘟噥道:"這小子跟著你別的沒學會,怕老婆倒是學的十足."

洛林氣的直翻白眼,心道你女兒兒子的脾氣還不都是你教出來了.

儒略環抱著雙臂,閉上眼睛沉思了片刻,突然感歎著說道:"阿摩爾,哈杜其人,雄才大略∼!"

然後突然一笑道:"奈何他的運氣不好."

儒略大公暢快的大笑起來,道:"真的沒有什麼事情,比看著你的仇人一次又一次吃癟更開心的事情了."

儒略大公止住笑之後,表情怪異的看著洛林,道:"你知道哈杜最恨的人是誰嗎?"

洛林搖搖頭,他沒聽說過.

儒略大公伸手點點洛林,道:"你∼!"

洛林愣住了,不自覺脫口而出,道:"這怎麼可能?"

凱瑟琳也是一臉的迷惑.

如果是別的,倒也算了.介理這事關男朋友,她當即就關切了起來,拉著她老爸的手臂,道:"不可能吧?洛林能跟他扯上什麼關系?"

儒略大公笑道:"因為洛林這個傻小子壞了他圖謀了十年的好事."

洛林和凱瑟琳都瞪大了眼睛看著儒略大公,等他的解釋.

儒略大公一攤手,道:"其實這也是最近他們開戰之後,我們才知道的.

哈杜的目標的一直都是阿爾摩哈德的皇位.但是他又沒有帕提亞准備篡位的那位將軍的家世.

當初進攻我茹曼之後,可能是功高蓋主.也可能野心有些暴露,引起了阿爾摩哈德皇家的警惕,只能去南方鎮守邊關.

不過,到了後來……"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正文 第九百四十三章 這一家沒一個讓人省心的(求月票)    下篇:正文 第九百四十五章 浮出水面(求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